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经藏 > 涅槃部全>大般涅槃经卷4如来性品第四之一

  • 如来性品第四之一

    佛复告迦叶。善男子。菩萨摩诃萨分别开示大般涅槃。有四相义。何等为四。一者自正。二者正他。三者能随问答。四者善解因缘义。

    云何自正。若佛如来见诸因缘而有所说。譬如比丘见大火聚便作是言。我宁抱是炽燃火聚。终不敢于如来所说十二部经及秘密藏。谤言云是波旬所说。若言如来法僧无常。如是说者为自侵欺。亦欺于人。宁以利刀自断其舌。终不说言。如来法僧是无常也。若闻他说亦不信受。于此说者应生怜愍。如来法僧不可思议。应如是持。自观己身犹如火聚。是名自正

    云何正他。佛说法时。有一女人乳养婴儿。来诣佛所稽首佛足。有所顾念。心自思惟。便坐一面。尔时世尊知而故问。汝以爱念多唅儿酥。不知筹量消与不消。尔时女人即白佛言。甚奇世尊。善能知我心中所念。唯愿如来教我多少。世尊。我于今朝多与儿苏。恐不能消将无夭寿。唯愿如来为我解说。佛言。汝儿所食寻即消化增益寿命。女人闻已心大踊跃。复作是言。如来实说故我欢喜。世尊。如是为欲调伏诸众生故。善能分别说消不消。亦说诸法无我无常。若佛世尊先说常者。受化之徒当言此法与外道同即便舍去。复告女人。若儿长大能自行来。凡所食噉能消难消。本所与苏则不供足。我之所有声闻弟子亦复如是。如汝婴儿。不能消是常住之法。是故我先说苦无常。若我声闻诸弟子等。功德已备堪任修习大乘经典。我于是经为说六味。云何六味。说苦醋味无常咸味无我苦味乐如甜味我如辛味常如淡味。彼世间中有三种味。所谓无常无我无乐。烦恼为薪智慧为火。以是因缘成涅槃饭。谓常乐我。令诸弟子悉皆甘嗜。复告女人。汝若有缘欲至他处。应驱恶子令出其舍。悉以宝藏付示善子。女人白佛。实如圣教。珍宝之藏应示善子。不示恶子。姊。我亦如是。般涅槃时。如来微密无上法藏。不与声闻诸弟子等。如汝宝藏不示恶子。要
    当付嘱诸菩萨等。如汝宝藏委付善子。何以故。声闻弟子生变异想谓佛如来真实灭度。然我真实不灭度也。如汝远行未还之顷汝之恶子便言汝死。汝实不死。诸菩萨等说言如来常不变易。如汝善子不言汝死。以是义故。我以无上秘密之藏付诸菩萨。善男子。若有众生谓佛常住不变异者。当知是家则为有佛。是名正他

    能随问答者。若有人来问佛世尊。我当云何不舍钱财。而得名为大施檀越。佛言。若有沙门婆罗门等。少欲知足不受不畜不净物者。当施其人奴婢仆使。修梵行者施与女人断酒肉者施以酒肉。不过中食施过中食。不着花香施以花香。如是施者施名流布。遍至他方。财宝之费不失毫厘。是则名为能随问答。尔时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食肉之人不应施肉。何以故。我见不食肉者有大功德。佛赞迦叶。善哉善哉。汝今乃能善知我意。护法菩萨应当如是。善男子。从今日始不听声闻弟子食肉。若受檀越信施之时。应观是食如子肉想。迦叶菩萨复白佛言。世尊。云何如来不听食肉。善男子。夫食肉者断大慈种。迦叶又言。如来何故。先听比丘食三种净肉。迦叶。是三种净肉随事渐制。迦叶菩萨复白佛言。世尊。何因缘故。十种不净乃至九种清净而复不听。佛告迦叶。亦是因事渐次而制当知即是现断肉义。迦叶菩萨复白佛言。云何如来。称赞鱼肉为美食耶。
    善男子。我亦不说鱼肉之属为美食也。我说甘蔗粳米石蜜一切谷麦及黑石蜜乳酪苏油。以为美食。虽说应畜种种衣服。所应畜者要是坏色。何况贪着是鱼肉味。迦叶复言。如来若制不食肉者。彼五种味乳酪酪浆生酥熟酥胡麻油等。及诸衣服憍奢耶衣珂贝皮革金银盂器。如是等物亦不应受。善男子。不应同彼尼干所见。如来所制一切禁戒各有异意。异意故听食三种净肉。异想故断十种肉。异想故一切悉断。及自死者。迦叶。我从今日制诸弟子。不得复食一切肉也。迦叶。其食肉者。若行若住若坐若卧。一切众生闻其肉气悉生恐怖。譬如有人近师子已。众人见之闻师子臭亦生恐怖

    善男子。如人噉蒜臭秽可恶。余人见之闻臭舍去。设远见者犹不欲视。况当近之。诸食肉者亦复如是。一切众生闻其肉气。悉皆恐怖生畏死想。水陆空行有命之类悉舍之走。咸言此人是我等怨。是故菩萨不习食肉。为度众生示现食肉。虽现食之其实不食。善男子。如是菩萨清净之食。犹尚不食。况当食肉。善男子。我涅槃后。无量百岁。四道圣人悉复涅槃正法灭后。于像法中当有比丘。似像持律少读诵经。贪嗜饮食长养其身。身所被服麤陋丑恶。形容憔悴无有威德。放畜牛
    羊担负薪草。头须发爪悉皆长利。虽服袈裟犹如猎师。细视徐行如猫伺鼠。常唱是言。我得罗汉。多诸病苦眠卧粪秽。外现贤善内怀贪嫉。如受哑法婆罗门等。实非沙门现沙门像。邪见炽盛诽谤正法。如是等人破坏如来所制戒律正行威仪。说解脱果离不净法。及坏甚深秘密之教。各自随意反说经律。而作是言。如来皆听我等食肉。自生此论。言是佛说互共诤讼。各自称是沙门释子。

    善男子。尔时复有诸沙门等。贮聚生谷受取鱼肉。手自作食。执持油瓶宝盖革屣。亲近国王大臣长者。占相星宿勤修医道畜养奴婢。金银琉璃车磲马瑙颇梨真珠珊瑚虎珀璧玉珂贝。种种果蓏学诸伎艺。画师泥作造书教学。种植根栽蛊道呪幻。和合诸药作倡伎乐。香花治身樗蒱围碁学诸工巧。若有比丘能离如是诸恶事者。当说是人真我弟子。

    尔时迦叶复白佛言。世尊。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因他而活。若乞食时得杂肉食。云何得食应清净法。佛言。迦叶。当以水洗令与肉别然后乃食。若其食器为肉所污。但使无味听用无罪。若见食中多有肉者则不应受。一切现肉悉不应食食者得罪。我今唱是断肉之制。若广说者即不可尽。涅槃时到。是故略说。是则名为能随问答

    迦叶。云何善解因缘义。如有四部之众来问我言。世尊。如是之义如来初出。何故不为波斯匿王说是法门深妙之义。或时说深。或时说浅。或名为犯。或名不犯。云何名堕。云何名律。云何名波罗提木叉义。佛言。波罗提木叉者。名为知足。成就威仪无所受畜。亦名净命。堕者名四恶趣。又复堕者。堕于地狱乃至阿鼻。论其迟速过于暴雨。闻者惊怖。坚持禁戒不犯威仪。修习知足。不受一切不净之物。又复堕者。长养地狱畜生饿鬼。以是诸义故名曰堕。波罗提木叉者。离身口意不善邪业。律者入戒威仪深经善义。遮受一切不净之物及不净因缘。亦遮四重十三僧残二不定法三十舍堕九十一堕四悔过法众多学法七灭诤等。或复有人尽破一切戒。云何一切。谓四重法乃至七灭诤法。或复有人诽谤正法甚深经典。及一阐提具足成就尽一切相无有因缘。如是等人自言我是聪明利智。轻重之罪悉皆覆藏。覆藏诸恶如龟藏六。如是众罪长夜不悔。以不悔故日夜增长。是诸比丘所犯众罪终不发露。是使所犯遂复滋蔓。是故如来知是事已。渐次而制不得一时。

    尔时有善男子善女人。白佛言。世尊。如来久知如是之事。何不先制将无。世尊。欲令众生入阿鼻狱。譬如多人欲至他方迷失正路随逐邪道。是诸人等不知迷故皆谓是道。复不见人可问是非。众生如是迷于佛法不见正真。如来应为先说正道。敕诸比丘。此是犯戒此是持戒。当如是制。何以故。如来正觉是真实者知见正道。惟有如来天中之天。能说十善增上功德及其义味。是故启请应先制戒。

    佛言。善男子。若言如来能为众生宣说十善增上功德。是则如来视诸众生如罗睺罗。云何难言将无。世尊。欲令众生入于地狱。我见一人有堕阿鼻地狱因缘。尚为是人住世一劫若减一劫。我于
    众生有大慈悲。何缘当诳如子想者令入地狱。

    善男子。如王国内有纳衣者。见衣有孔然后方补。如来亦尔。见诸众生有入阿鼻地狱因缘。即以戒善而为补之。善男子。譬如转轮圣王先为众生说十善法。其后渐渐有行恶者。王即随事渐渐而断。断诸恶已然后自行圣王之法。

    善男子。我亦如是虽有所说不得先制。要因比丘渐行非法。然后方乃随事制之。乐法众生随教修行。如是等众乃能得见如来法身。如转轮王所有轮宝不可思议。如来亦尔不可思议。法僧二宝亦不可思议。能说法者及闻法者皆不可思议。是名善解因缘义也。菩萨如是分别开示四种相义。是名大乘大涅槃中因缘义也

    复次自正者。所谓得是大般涅槃。正他者。我为比丘说言。如来常存不变。随问答者。迦叶。因汝所问故。得广为菩萨摩诃萨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说是甚深微妙义理。因缘义者。声闻缘觉不解如是甚深之义。不闻伊字三点而成解脱涅槃摩诃般若成秘密藏。我今于此阐扬分别为诸声闻开发慧眼。假使有人作如是言。如是四事云何为一非虚妄耶。即应反质是虚空无所有不动无
    碍。如是四事有何等异。是岂得名为虚妄乎。不也世尊。如是诸句即是一义。所谓空义。自正。正他。能随问答。解因缘义。亦复如是。即大涅槃等无有异

    佛告迦叶。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作如是言。如来无常。云何当知是无常耶。如佛所言。灭诸烦恼名为涅槃。犹如火灭悉无所有。灭诸烦恼亦复如是故名涅槃。云何如来为常住法不变易耶。如佛言曰。离诸有者乃名涅槃。是涅槃中无有诸有。云何如来为常住法不变易耶。如衣坏尽不名为物。涅槃亦尔。灭诸烦恼不名为物。云何如来为常住法不变易耶。如佛言曰。离欲寂灭名曰涅槃。如
    人斩首则无有首。离欲寂灭亦复如是。空无所有故名涅槃。云何如来为常住法不变易耶。如佛言曰

     譬如热铁  捶打星流  散已寻灭
     莫知所在  得正解脱  亦复如是
     已度婬欲  诸有淤泥  得无动处
     不知所至

    云何如来为常住法不变易耶。迦叶。若有人作如是难者名为邪难。迦叶。汝亦不应作是忆想。谓如来性是灭尽也。迦叶。灭烦恼者不名为物。何以故。永毕竟故是故名常。是句寂静为无有上。灭尽诸相无有遗余。是句鲜白常住不退。是故涅槃名曰常住。如来亦尔常住无变。言星流者。谓烦恼也。散已寻灭莫知所在者。谓诸如来烦恼灭已不在五趣。是故如来是常住法无有变易。

    复次迦叶。诸佛所师所谓法也。是故如来恭敬供养。以法常故诸佛亦常。迦叶菩萨复白佛言。若
    烦恼火灭如来亦灭。是则如来无常住处。如彼迸铁赤色灭已莫知所至。如来烦恼亦复如是灭无所至。又如彼铁热与赤色灭已无有。如来亦尔。灭已无常灭烦恼火便入涅槃。当知如来即是无常。善男子。所言铁者名诸凡夫。凡夫之人虽灭烦恼灭已复生故名无常。如来不尔灭已不生是故名常。迦叶复言。如铁赤色灭已还置火中赤色复生。如来若尔应还生结。若结还生即是无常。佛言。迦叶。汝今不应作如是言如来无常。何以故。如来是常。善男子。如彼燃木灭已有灰。烦恼灭已便有涅槃。坏衣斩首破瓶等喻亦复如是。如是等物各有名字。名曰坏衣斩首破瓶。迦叶。如铁冷已可使还热。如来不尔断烦恼已毕竟清凉。烦恼炽火更不复生。迦叶。当知无量众生犹如彼铁。我以无漏智慧炽火。烧彼众生诸烦恼结。

    迦叶复言。善哉善哉。我今谛知如来所说诸佛是常。

    佛言。迦叶。譬如圣王素在后宫。或时游观在于后园。王虽不在诸婇女中。亦不得言圣王命终。善男子。如来亦尔。虽不现于阎浮提界入涅槃中不名无常。如来出于无量烦恼入于涅槃安乐之处。游诸觉华欢娱受乐

    迦叶复问。如佛言曰。我已久度烦恼大海。若佛已度烦恼海者。何缘复共耶输陀罗生罗睺罗。以是因缘当知如来未度烦恼诸结大海。唯愿如来说其因缘。佛告迦叶。汝不应言如来久度烦恼大海。何缘复共耶输陀罗生罗睺罗。以是因缘当知如来未度烦恼诸结大海。善男子。是大涅槃能建大义。汝等今当至心谛听。广为人说莫生惊疑。若有菩萨摩诃萨住大涅槃须弥山王。如是高广悉能令入葶苈子[米*会]。其诸众生依须弥者亦不迫迮。无来往想如本不异。唯应度者见是菩萨以须弥山内葶苈[米*会]复还安止本所住处。

    善男子。复有菩萨摩诃萨住大涅槃。能以三千大千世界置葶苈[米*会]。其中众生亦无迫迮。及往来想如本不异。唯应度者见是菩萨以此三千大千世界置葶苈[米*会]。复还安止本所住处。

    善男子。复有菩萨摩诃萨住大涅槃。能以三千大千世界内一毛孔。乃至本处亦复如是。

    善男子。复有菩萨摩诃萨住大涅槃。断取十方三千大千诸佛世界。置于针锋如贯枣叶。掷着他方异佛世界。其中所有一切众生不觉往返为在何处。唯应度者乃能见之。乃至本处亦复如是。

    善男子。复有菩萨摩诃萨住大涅槃。断取十方三千大千诸佛世界。置于右掌如陶家轮。掷置他方微尘世界。无一众生有往来想。唯应度者乃见之耳。乃至本处亦复如是。

    善男子。复有菩萨摩诃萨住大涅槃。断取一切十方无量诸佛世界悉内己身。其中众生悉无迫迮。亦无往返及住处想。唯应度者乃能见之。乃至本处亦复如是。

    善男子。复有菩萨摩诃萨住大涅槃。以十方世界内一尘中。其中众生亦无迫迮往返之想。唯应度者乃能见之。乃至本处亦复如是。

    善男子。是菩萨摩诃萨住大涅槃。则能示现种种无量神通变化。是故名曰大般涅槃。是菩萨摩诃萨所可示现如是无量神通变化。一切众生无能测量。汝今云何能知如来习近婬欲生罗睺罗

    善男子。我已久住是大涅槃种种示现神通变化。于此三千大千世界百亿日月百亿阎浮提种种示现。如首楞严经中广说。我于三千大千世界或阎浮提示现涅槃。亦不毕竟取于涅槃。或阎浮提示入母胎令其父母生我子想。而我此身毕竟不从婬欲和合而得生也。我已久从无量劫来离于婬欲。我今此身即是法身随顺世间示现入胎。

    善男子。此阎浮提林微尼园。示现从母摩耶而生。生已即能东行七步唱如是言。我于人天阿修罗
    中最尊最上。父母人天见已惊喜生希有心。而诸人等谓是婴儿。而我此身无量劫来久离是法。如来身者即是法身。非是肉血筋脉骨髓之所成立。随顺世间众生法故示为婴儿。南行七步示现欲为无量众生作上福田。西行七步示现生尽永断老死是最后身。北行七步示现已度诸有生死。东行七步示为众生而作导首。四维七步示现断灭种种烦恼四魔种性。成于如来应正遍知。上行七步示现不为不净之物之所染污犹如虚空。下行七步示现法雨灭地狱火。令彼众生受安隐乐。毁禁戒者示作霜雹。于阎浮提生七日已又示剃发。诸人皆谓我是婴儿初始剃发。一切人天魔王波旬沙门婆罗门。无有能见我顶相者。况有持刀临之剃发。若有持刀至我顶者无有是处。我久已于无量劫中剃
    除须发。为欲随顺世间法故示现剃发。我既生已父母将我入天祠中。以我示于摩醯首罗。摩醯首罗即见我时合掌恭敬立在一面。我已久于无量劫中舍离如是入天祠法。为欲随顺世间法故示现如是。我于阎浮提示现穿耳。一切众生实无有能穿我耳者。随顺世间众生法故示现如是。复以诸宝作师子璫用庄严耳。然我已于无量劫中离庄严具为欲随顺世间法故作是示现。示入学堂修学书疏。然我已于无量劫中具足成就。遍观三界所有众生无有堪任为我师者。为欲随顺世间法故示入学堂故名如来应正遍知。习学乘象盘马捔力种种伎艺亦复如是。于阎浮提而复示现为王太子。众生皆见我为太子于五欲中欢娱受乐。然我已于无量劫中舍离如是五欲之乐。为欲随顺世间法故示如是相。相师占我若不出家当为转轮圣王王阎浮提。一切众生皆信是言。然我已于无量劫中舍转轮王位为法轮王。于阎浮提现离婇女五欲之乐。见老病死及沙门已出家修道。众生皆谓悉达太子初始出家。然我已于无量劫中出家学道。随顺世法故示如是。我于阎浮提示现出家受具足戒精勤修
    道。得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罗汉果。众人皆谓是阿罗汉果易得不难。然我已于无量劫中成阿罗汉果。为欲度脱诸众生故坐于道场菩提树下以草为座摧伏众魔。众皆谓我始于道场菩提树下降伏魔官。然我已于无量劫中久降伏已。为欲降伏刚强众生故现是化。

    我又示现大小便利出息入息。众皆谓我有大小便利出息入息。然我是身所得果报悉无如是大小便利出入息等。随顺世间故示如是。我又示现受人信施。然我是身都无饥渴。随顺世法故示如是。

    我又示同诸众生故现有睡眠。然我已于无量劫中。具足无上深妙智慧远离三有。进止威仪头痛腹痛背痛木枪洗足洗手洗面漱口嚼杨枝等。众皆谓我有如是事。然我此身都无此事。我足清净犹如莲花。口气净洁如
    优鉢罗香。一切众生谓我是人我实非人。

    我又示现受粪扫衣浣濯缝打。然我久已不须是衣。众人皆谓罗睺罗者是我之子。输头檀王是我之父。摩耶夫人是我之母。处在世间受诸快乐。离如是事出家学道。众人复言。是王太子瞿昙大姓。远离世乐求出世法。然我久离世间婬欲。如是等事悉是示现。一切众生咸谓是人然我实非。善男子。我虽在此阎浮提中数数示现入于涅槃。然我实不毕竟涅槃。而诸众生皆谓如来真实灭尽。而如来性实不永灭。是故当知是常住法不变易法。

    善男子。大涅槃者即是诸佛如来法界。

    我又示现阎浮提中出于世间。众生皆谓我始成佛。然我已于无量劫中所作已办。随顺世法故复示现于阎浮提初出成佛。

    我又示现于阎浮提不持禁戒犯四重罪。众人皆见谓我实犯。然我已于无量劫中。坚持禁戒无有漏缺。

    我又示现于阎浮提为一阐提。众人皆见是一阐提。然我实非一阐提也。一阐提者云何能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我又示现于阎浮提破和合僧。众生皆谓我是破僧。我观人天无有能破和合僧者。

    我又示现于阎浮提护持正法。众人皆谓我是护法悉生惊怪。诸佛法尔不应惊怪。

    我又示现于阎浮提为魔波旬。众人皆谓我是波旬。然我久于无量劫中离于魔事。清净无染犹如莲花。

    我又示现于阎浮提女身成佛。众人皆言。甚奇女人能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来毕竟不受女身。为欲调伏无量众生故现女像。怜愍一切诸众生故。而复示现种种色像。

    我又示现阎浮提中生于四趣。然我久已断诸趣因。以业因故堕于四趣。为度众生故生是中。我又示现阎浮提中作梵天王。令事梵者安住正法。然我实非而诸众生咸皆谓我为真梵天。示现天像遍诸天庙亦复如是。

    我又示现于阎浮提入婬女舍。然我实无贪婬之想。清净不污犹如莲花。为诸贪婬嗜色众生。于四衢道宣说妙法。然我实无欲秽之心。众人谓我守护女人。我又示现于阎浮提入青衣舍。为教诸婢令住正法。然我实无如是恶业堕在青衣。

    我又示现阎浮提中而作博士。为教童蒙令住正法。我又示现于阎浮提入诸酒会博弈之处。示受种种胜负鬪诤。为欲拔济彼诸众生。而我实无如是恶业。而诸众生皆谓我作如是之业。

    我又示现久住冢间。作大鹫身度诸飞鸟。而诸众生皆谓我是真实鹫身。然我久已离于是业。为欲度彼诸鸟鹫故示如是身。我又示现阎浮提中作大长者。为欲安立无量众生住于正法。又复示作诸王大臣王子辅相。于是众中各为第一。为修正法故住王位。

    我又示现阎浮提中疫病劫起多有众生为病所恼。先施医药然后为说微妙正法。令其安住无上菩提。众人皆谓是病劫起。

    又复示现阎浮提中饥饿劫起。随其所须供给饮食。然后为说微妙正法。令其安住无上菩提。又复示现阎浮提中刀兵劫起。即为说法令离怨害。使得安住无上菩提。

    又复示现为计常者说无常想。计乐想者为说苦想。计我想者说无我想。计净想者说不净想。若有众生贪着三界。即为说法令离是处。度众生故为说无上微妙法药。为断一切烦恼树故。种植无上法药之树。为欲拔济诸外道故说于正法。虽复示现为众生师。而心初无众生师想。为欲拔济诸下贱故。现入其中而为说法。非是恶业受是身也。如来正觉如是安住于大涅槃。是故名为常住无变。如阎浮提东弗于逮西瞿耶尼北郁单越亦复如是。如四天下三千大千世界亦尔。二十五有如首楞严经中广说。以是故名大般涅槃。

    若有菩萨摩诃萨安住如是大般涅槃。能示如是神通变化而无所畏。迦叶。以是缘故汝不应言罗睺罗者是佛之子。何以故。我于往昔无量劫中已离欲有。是故如来名曰常住无有变易

    迦叶复言。如来云何名曰常住。如佛言曰如灯灭已无有方所。如来亦尔。既灭度已亦无方所。

    佛言。迦叶。善男子。汝今不应作如是言。灯灭尽已无有方所。如来亦尔既灭度已无有方所。善男子。譬如男女然灯之时。灯炉大小悉满中油。随有油在其明犹存。若油尽已明亦俱尽。其明灭者喻烦恼灭。明虽灭尽灯炉犹存。如来亦尔。烦恼虽灭法身常存。善男子。于意云何。明与灯炉为俱灭不。

    迦叶答言。不也世尊。虽不俱灭然是无常。若以法身喻灯炉者。灯炉无常。法身亦尔应是无常。

    善男子。汝今不应作如是难如世间言器。如来世尊无上法器。而器无常非如来也。一切法中涅槃为常。如来体之故名为常。复次善男子。言灯灭者即是罗汉所证涅槃。以灭贪爱诸烦恼故喻之灯灭。阿那含者名曰有贪。以有贪故不得说言同于灯灭。是故我昔覆相说言。喻如灯灭。非大涅槃同于灯灭。阿那含者非数数来。又不还来二十五有。更不受于臭身虫身食身毒身。是则名为阿
    那含也。若更受身名为那含。不受身者名阿那含。有去来者名曰那含。无去来者名阿那含

    大般涅槃经卷第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