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释经论部下>十住毘婆沙论卷第七_分别法施品第十三
  • 分别法施品第十三

    菩萨于财施应如是修学又应修学法施如说
     众施法施最  智者应修行
    一切布施中第一最上最妙。所谓法施。是施
    智者所应行。问曰。何故但言智者应行法
    施。答曰。不智者若行法施即说异论。说
    异论故自失利亦失他利。问曰。何谓异
    论。答曰。佛欲灭度时告阿难。从今日后
    依修多罗莫依人。阿难云何名依修多罗
    不依人。有比丘来作是言。我现从佛闻现
    从佛受。是法是善是佛所教。是比丘语莫
    受莫舍。审谛听已应以经律捡其所说。若
    不入修多罗不入毘尼。又复违逆诸法相
    义。应报是比丘言。是法或非佛所说。或长
    老谬受。何以故。是法不入修多罗不入毘
    尼。又复违逆诸法相义。是则非法非善非
    佛所教。如是知已即应除却。复有比丘来
    作是言。彼住处有大众。有明经上座善说
    戒律。我现从彼闻。现从彼受。是法是善是
    佛所教。是比丘语莫受莫舍。审谛听已应
    以经律捡其所说。若不入修多罗不入
    毘尼。又复违逆诸法相义。应报是比丘言。
    长老彼比丘僧法相善相。或作非法非善说。
    或长老谬受。何以故。是法不入修多罗不
    入毘尼。又复违逆诸法相义。是则非法非
    善非佛所教。如是知已即应除却。复有比
    丘来作是言。彼住处多诸比丘。持修多
    罗持毘尼持摩多罗迦。我现从彼闻现从
    彼受。是法是善是佛所教。是比丘语莫受
    莫舍。审谛听已应以经律捡其所说。若不
    入修多罗不入毘尼。又复违逆诸法相
    义。应报是比丘言。长老彼比丘僧法相善
    相。或作非法非善说。或长老谬受。何以故。
    是法不入修多罗不入毘尼。又复违逆诸
    法相义。是则非法非善非佛所教。如是知
    已即应除却。复有比丘来作是言。彼住处
    中有长老比丘。多知多识人所尊重。我现从
    彼闻现从彼受。是法是善是佛所教。是比
    丘语莫受莫舍。审谛听已应以经律捡其
    所说。若不入修多罗不入毘尼。又复违逆
    诸法相义。应报是比丘言。长老彼诸比丘
    法相善相。或作非法非善说。或长老谬受。何
    以故。是法不入修多罗不入毘尼。又复违
    逆诸法相义。是则非法非善非佛所教。如
    是知已即应除却。是四名异论。是故言智
    者不依异论而行清白法施。问曰。云何知
    诸施中法施第一。答曰。经说有二施财法
    施。二施之中法施为上。复次
     决定王经中  赞说法功德
     及说法仪式  应常修习行
    若菩萨欲以法施众生者。应如决定王大
    乘经中称赞法师功德及说法仪式随顺修
    学。谓说法者应行四法。何等为四。一者广
    博多学能持一切言辞章句。二者决定善知
    世间出世间诸法生灭相。三者得禅定慧。
    于诸经法随顺无诤。四者不增不损如所
    说行。说法者处师子座复有四法。何等为
    四。一者欲升高座。先应恭敬礼拜大众
    然后升座。二者众有女人应观不净。三者
    威仪视瞻有大人相。敷演法音颜色和悦人
    皆信受。不说外道经书心无怯畏。四者于
    恶言问难当行忍辱。处师子座复有四法。
    何等为四。一者于诸众生生饶益想。二者
    于诸众生不生我想。三者于诸文字不
    生法想。四者愿诸众生从我闻法者于阿
    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不退转。处师子座复
    有四法。何等为四。一者善能安住陀罗尼
    门。深信乐法。二者善得般舟三昧。勤行精进
    持戒清净。三者不乐一切生处。不贪利养。
    不求果报。四者于三解脱心无有疑。又能
    善起诸深三昧具足威仪。忆念坚固有念
    安慧。不调戏不轻躁。不无羞不痴乱。言
    无错谬守护诸根不贪美味。善摄手足
    所念不忘。乐行头陀分别世间出世间法。
    心无疑悔言辞章句不可穷尽。为诸听者
    求安隐利不求他过。有如是法应处师
    子座。复有四法。一不自轻身。二不轻听
    者。三不轻所说。四不为利养。佛告阿难。
    说法者应说何法。阿难。所可说法不可示
    不可说无相无为。世尊。法若尔者云何可说。
    阿难。是法甚深。如来以四相方便而为演
    说。一以音声。二以名字。三以语言。四以义
    理。又以四因缘而为说法。一者为度应度
    众生。二者但说色受想行识名字。三者以种
    种文辞章句利益众生。四者虽说名字而
    亦不得。譬如鉢油清净无垢。于中观者自
    见面相。阿难。汝若见若闻智慧男子若持戒
    女人若圣弟子能作是说我于鉢油见实
    人不。世尊我不闻不见智慧男子持戒女人
    若圣弟子能作是言我于鉢油见真实人。
    何以故。智者先知鉢油非有何况有人。但
    以假名说言鉢油而见人相。阿难。如来亦
    复如是。但以名字假有所说。阿难。如来以
    四因缘而为说法。众生闻者心得安乐。种
    涅槃因。如来说法音声遍满十方世界。众生
    闻者心得欢喜。离诸恶趣生兜术天。如来
    声中无男无女。男不取女相女不取男相。
    如来音者不恼众生不坏诸法。但为示现
    音声之性。说法者应习行是事。应随所行
    而为法施。施者受者所得果报。后当广说

    归命相品第十四

    上已解说财施法施。今更分别
     白衣在家者  应多行财施
     余诸善行法  今当复解说
    是二施中。在家之人当行财施。出家之人当
    行法施。何以故。在家法施不及出家。以
    听受法者于在家人信心浅薄故。又在家
    之人多有财物。出家之人于诸经法读诵通
    达为人解说在众无畏。非在家人之所
    能及。又使听者起恭敬心不及出家。又若
    欲说法降伏人心不及出家。如说
     先自修行法  然后教余人
     乃可作是言  汝随我所行
    是事出家者所宜。非在家者所行。又说
     身自行不善  安能令彼善
     自不得寂灭  何能令人寂
     是故身自善  能令彼行善
     自身得寂灭  能令人得寂
    善法寂灭。是出家者之所应行。又出家之人
    于听法者恭敬心胜。又出家之人若行财
    施则妨余善。又妨行远离阿练若处空闲
    林泽。出家之人若乐财施悉妨修行。如是
    等事。若行财施必至聚落与白衣从事多
    有言说。若不从事无由得财。若出入聚
    落见闻声色。诸根难摄发起三毒。又于持
    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心薄。又与白衣从
    事。利养垢染发起爱恚悭嫉烦恼。惟心思
    惟力。而自抑制心志。弱者或不自制。或乃
    致死。或得死等诸恼苦患贪着五欲舍戒
    还俗故名为死。或能反戒多起重罪。是名
    死等诸恼苦患。以是因缘故。于出家者称
    叹法施。于在家者称叹财施。如是广说在
    家菩萨所行财施。余诸善行今当说之。发
    心菩萨先应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从
    三归所得功德。皆应回向阿耨多罗三
    藐三菩提。复次
     归依佛法僧  菩萨所应知
    菩萨应当如实善解归依佛归依法归依
    僧。问曰。云何名为归依佛。答曰
     不舍菩提心  不坏所受法
     不舍大悲心  不贪乐余乘
     如是则名为  如实归依佛
    菩提心者。发心求佛不休不息不舍是心。
    不坏所受法者。谓菩萨各受所乐善法
    戒行。是行应行是不应作。若应诸波罗蜜。
    若应四功德处。如是等种种善法。为利益
    众生故。受持修行不令毁缺。大悲心者欲
    度苦恼众生为求佛道乃至梦中亦不离
    大悲。不贪余乘者。深信乐佛道故。不贪
    声闻辟支佛乘。有是法故。当知如实归
    依佛。问曰。云何名为归依法。答曰
     亲近说法者  一心听受法
     念持而演说  名为归依法
    说法者于佛深法解说敷演。开示善恶断
    诸疑惑。常数亲近往至其所。供养恭敬一心
    听受。以忆念力执持不忘。思惟筹量随顺
    义趣。然后为人如知演说。以是法施功德。
    回向佛道。是名归依法。问曰。云何名为归
    依僧。答曰
     若诸声闻人  未入法位者
     令发无上心  使得佛十力
     先以财施摄  后乃以法施
     深信四果僧  不分别贵众
     求声闻功德  而不证解脱
     是名归依僧  又应念三事
    声闻人者成声闻乘。未入法位者。于声闻
    道未得必定。能令此人发佛道心而得十
    力。若入法位者终不可令发无上心。设或
    发心亦不成就。如般若波罗蜜中尊者须菩
    提所说。已入正法位。不能发无上心。何
    以故。是人于生死已作障隔。不复往来
    生死。发无上心先以财施。摄者。以衣服
    饮食卧具医药所须之物摄。出家者以衣服
    饮食卧具医药杂香涂香摄。在家者以摄因
    缘生亲爱心。所言信受然后法施。令发无
    上道心果。僧者四向四果。众者于佛法中。
    受出家者相。具持诸戒未有果向不分
    别。如是僧以离恩爱奴故名为贵僧。信乐
    空无相无愿。而不分别戏论。依止是僧名
    为归依僧。求声闻功德而不证解脱者。
    知是僧持戒具足禅定具足智慧具足解
    脱具足解脱知见具足三明六通心得自
    在有大威德。舍世间乐出魔境界。利誉
    称乐不以为喜。衰毁讥苦不以为忧。常
    行六舍得八解脱随佛所教。有行道者
    有解脱者行一道者。破二种烦恼。善知三
    界。善通四谛善除五盖。安住六和敬法。具
    足七不退法八大人觉。舍离九结得声闻十
    种力。成就如是诸功德者。名为佛弟子
    众求如是功德。不求其解脱。何以故。深
    心信乐佛无碍解故。是名归依僧。复次若
    闻章句文字法。即得念实相法。名为归命
    法。若见声闻僧即念发菩提心诸菩萨众
    是名归依僧。见佛形像即念真佛是故
    归依佛。问曰。云何名为念真佛。答曰。如无
    尽意菩萨经中说念佛三昧义。念真佛者。
    不以色。不以相。不以生。不以性。不以
    家。不以过去未来现在。不以五阴十二入
    十八界。不以见闻觉知。不以心意识。不
    以戏论行。不以生灭住。不以取舍。不以
    忆念分别。不以法相。不以自相。不以一
    相。不以异相。不以心缘数。不以内外。不
    以取相觉观。不以入出。不以形色相貌。
    不以所行威仪。不以持戒禅定智慧解脱
    解脱知见。不以十力四无所畏诸佛法。如
    实念佛者。无量不可思议。无行无知无我
    我所。无忆无念。不分别五阴十二入十八
    界。无形无碍无发无住无非住。不住色
    不住受想行识。不住眼色不住眼识。不
    住耳声不住耳识。不住鼻香不住鼻识。
    不住舌味不住舌识。不住身触。不住身
    识。不住意法不住意识。不住一切诸缘。
    不起一切诸相。不生一切动念忆想分别
    等。不生见闻觉知。随行一切正解脱相。心
    不相续灭诸分别。破诸爱恚坏诸因相。
    除断先际后际中际。究畅明了无有彼此。
    无动故无喜。不受味故无乐。本相寂灭故
    无热。心无所营故解脱。相无色故无身。不
    受故无受。无想故无结。无行故无为。无知
    故无识。无取故无行。不舍故非不行。无处
    故无住。空故无来。不生故无去。一切忆念心
    心数法及余诸法。不贪不着不取不受不然不
    灭。先来不生无有生相。摄在法性过眼色
    虚空道。如是相名为真念佛。又念法者。佛
    法是善说。得今世报无有定时。可得观
    察善。将至道智者。内知初中后善言善义
    善淳善无杂具足清净。能断贪欲能断瞋
    恚能断愚痴。能除慢心能除诸见能除疑
    悔。能除憍贵能除诸渴。破所归趣断相续
    道。尽爱离欲寂灭涅槃。如是相名为念法。
    以空无相无愿。不生不灭毕竟寂灭无比无
    示。如念佛义中说。又念法有三种。从佛法
    是善说。至具足清净名为道。能断贪欲至
    寂灭涅槃。名为涅槃。空等至无比无示名
    为法体。又念僧者如先说僧功德。念是三
    宝得决定心。以如是念求于佛道而行
    布施。是名归依佛。为守护法而行布施。
    是名归依法。以是布施起回向心。成佛
    道时摄菩萨声闻僧。是名归依僧

    五戒品第十五

    如是在家菩萨。能修善人业。远离恶人业。如说
     修起善人业  如法集财用
     堪则为重任  不堪则不受
    善人业者。略说善人业。自住善利亦能利
    人。恶人业者。自陷衰恼令人衰恼。如法
    集财用者。不杀不盗不诳欺人。以力集财
    如法用之供养三宝济恤老病等。堪受能
    行者则为重任。不堪行者则不受。若菩萨
    于今世事及后世事。若自利若利他如先
    所说必能成立。若知不堪行者此则不受复次
     世法无忧喜  能舍于自利
     常勤行他利  深知恩倍报
    世间法者。利衰毁誉称讥苦乐。于此法中心
    无忧喜。舍自利勤行他利者。菩萨乃至未
    曾知识。无因缘者所行善行舍置自利助
    成彼善。问曰。舍自利勤行他利此事不然。
    如佛说。虽大利人不应自舍己利如说
    舍一人以成一家。舍一家成一聚落。舍
    一聚落成一国土。舍一国土以成己身。舍
    己身以为正法
     先自成己利  然后乃利人
     舍己利利人  后则生忧悔
     舍自利利人  自谓为智慧
     此于世间中  最为第一痴
    答曰。于世间中为他求利犹称为善以为
    坚心。况菩萨所行出过世间。若利他者即
    是自利。如说
     菩萨于他事  心意不劣弱
     发菩提心者  他利即自利
    此义初品中已广说。是故汝语不然。深知恩
    倍报者。若人于菩萨所作好事应当厚报。
    又深知其恩。此是善人相。复次
     贫者施以财  畏者施无畏
     如是等功德  乃至于坚牢
    施贫以财者。有人先世不种福德。今无方
    便资生俭少。如是之人随力给恤。施无畏
    者。于种种诸怖畏。若怨贼怖畏饥饿怖畏水
    火寒热等。菩萨于此众怖畏中教喻诸人。
    安隐欢悦令无怖畏。如是功德最坚牢。最
    在后者于诸忧者为除其忧。于无力者而
    行忍辱。离慢大慢等。于诸所尊深加恭敬。
    于多闻者常行亲近。于智慧者谘问善恶。
    自于所行常行正见。于诸众生不谄不曲
    不作假爱。求善无厌多闻无量。诸所施作
    坚心成就。常与善人而共从事。于恶人中
    生大悲心。于善知识非善知识。皆作坚固
    善知识想。等心众生不吝要法。如所闻者
    为人演说。诸所闻法得其趣味。于诸五欲
    戏乐事中生无常想。于妻子所生地狱想。
    于资生物所生疲苦想。于产业事生忧恼
    想。于诸所求破善根想。于居家中生牢狱
    想。亲族知识生狱卒想。日夜思量得何利
    想。于不牢身得牢身想。于不坚财生坚财
    想。复次
     在家法五戒  心应坚牢住
    在家菩萨以三自归行上诸功德应坚住
    五戒。五戒是总在家之法。应离杀心慈愍
    众生。知自止足不贪他物。乃至一草非与
    不取。离于邪婬厌恶房内。防远外色目
    不邪视。常观恶露生厌离想。了知五欲究
    竟皆苦。若念妻欲亦应除舍。常观不净心
    怀怖畏。结使所逼离欲不着。常知世间为
    苦无我应发是愿。我于何时心中当得不
    生欲想。况复身行远离妄语。乐行实语不
    欺于人。心口相应有念安慧如见闻觉知
    而为人说。以法自处乃至失命言不诡异。
    酒是放逸众恶之门。常应远离不过于口。
    不狂乱不迷醉。不轻躁不惊怖。不无羞
    不戏调。常能一心筹量好丑。是菩萨或时乐
    舍一切而作是念。须食与食须饮与饮。若
    以酒施应生是念。今是行檀波罗蜜时随
    所须与。后当方便教使离酒得念智慧
    令不放逸。何以故。檀波罗蜜法悉满人愿。
    在家菩萨以酒施者是则无罪。以是五戒福
    德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护持五戒
    如护重宝如自护身命。问曰。是菩萨但
    应护持五戒。不护持诸余善业耶。答曰
     菩萨应坚住  总相五戒中
     余身口意业  悉亦复应行
    在家五戒已说其义。受此五戒应坚牢住。
    及余三种善业亦应修行。复次在家菩萨所
    应行法
     随应利众生  说法而教化
    是菩萨于诸众生。随有所乏皆能施与。若
    在国土城郭聚落林间树下。是中众生随所
    利益说法教化。所谓不信者为说信法。不恭
    敬者为说礼节。为少闻者说多闻法。为悭
    贪者说布施法。为瞋恚者说和忍法。为懈
    怠者说精进法。为乱意者。说正念处。为愚
    痴者解说智慧。复次
     随诸所乏者  皆亦应给足
    诸众生有所乏少皆应给足。有人虽富犹
    有不足。乃至国王亦应有所乏少。是故
    先虽说贫穷者施财。今更说随所乏少而
    给足之。复次
     诸有恶众生  种种加恼事
     谄曲怀憍逸  恶骂轻欺诳
     背恩无返复  痴弊难开化
     菩萨心愍伤  勇猛加精进
    诸恶众生以种种恶事侵娆菩萨。菩萨于
    此心无懈厌不应作是念。如是恶人谁能
    调伏谁能教化谁能劝勉。令度生死究竟
    涅槃。谁能与此往来生死。谁能与此和合同
    事。诸恶无理谁能忍之。我意止息不复共
    事。我悉舍远不复共事。亦复不能与之和
    合。是恶中之恶无有返复。何用此等而共
    从事。菩萨知见众生恶罪难除。应还作
    是念。是等恶人非少。精进能得令住如所
    乐法。为是等故我当加心勉力勤行亿倍
    精进后得大力乃能化。此恶中之恶。难悟
    众生如大医王。以小因缘便能疗治众生
    重病。菩萨如是除烦恼病。令住随意所乐
    功德。我于重罪大恶众生。倍应怜愍起深
    大悲。如彼良医多有慈心疗治众病。其病
    重者深生怜愍勤作方便为求良药。菩萨
    如是于诸众生烦恼病者悉应怜愍。于恶
    中之恶烦恼重者深生怜愍。勤作方便
    加心疗治。何以故
     菩萨随所住  不开化众生
     令堕三恶道  深致诸佛责
    菩萨随所住国土城邑聚落山间树下。力能
    饶益教化众生。而懈厌嫌恨贪着世乐。不
    能开化令堕恶道。是菩萨即为十方现在
    诸佛。深所呵责甚可惭耻。云何以小因缘
    而舍大事。是故菩萨不欲诸佛所呵责
    者。于种种谄曲重恶众生。心不应没随力
    饶益。应以诸方便勤心开化。譬如猛将将
    兵多所伤损王则深责以诸兵众。无所知
    故王不责之

    知家过患品第十六

    菩萨如是学。应知家过恶。何以故。若知过
    恶或舍家入道。又化余人令知家过出
    家入道。问曰。家过云何。答曰。如经中说。佛
    告郁迦罗。家是破诸善根。家是深棘刺林
    难得自出。家是坏清白法。家是诸恶觉观住
    处。家是弊恶不调凡夫住处。家是一切不善
    所行住处。家是恶人所聚会处。家是贪欲瞋
    恚愚痴住处。家是一切苦恼住处。家是消尽
    先世诸善根处。凡夫住此家中不应作而
    作不应说而说。不应行而行。在此中住。
    轻慢父母及诸师长。不敬诸尊福田沙门婆
    罗门家是贪爱忧悲苦恼众患因缘。家是
    恶口骂詈苦切刀杖系缚考掠割截之所住
    处。未种善根不种已种能坏。能令凡夫在
    此贪欲因缘而堕恶道。瞋恚因缘愚痴因缘
    而堕恶道怖畏因缘而堕恶道。家是不持
    戒品。舍离定品。不观慧品。不得解脱品。
    不生解脱知见品。于此家中生。父母爱兄
    弟妻子眷属车马。增长贪求无有厌足。家
    是难满如海吞流。家是无足如火焚薪。家
    是无息觉观相续如空中风。家是后有恶
    如美食有毒。家是苦性如怨诈亲。家是障
    碍能妨圣道。家是鬪乱种种因缘共相违诤。
    家是多瞋呵责好丑。家是无常虽久失坏。家
    是众苦求衣食等方便守护。家是多疑处犹
    如怨贼。家是无我颠倒贪着假名为有。家是
    技人虽以种种文饰庄严现为贵人。须臾
    不久庄严还作贫贱。家是变异会必离散。家
    如幻假借和合无有实事。家如梦一切富
    贵久则还失。家如朝露须臾灭失。家如蜜
    渧其味甚少。家如棘丛受五欲味恶刺伤
    人。家是鍼嘴虫。不善觉观常唼食人。家污
    净命多行欺诳。家是忧愁心多浊乱。家是众
    共王贼水火恶亲所坏。家是多病多诸错
    谬如是长者在家菩萨。应当如是善知家
    过。复次
     菩萨应当知  在家之过恶
     亲近于布施  持戒善好喜
     若见诸乞人  应生五三想
    在家菩萨应如是知家过患。当行布施持
    戒善好。布施名舍贪心。持戒名身口业清
    净。善名善摄诸根。好喜名同心欢乐。五三
    想名见乞儿应生五三想。初三者善知识
    想转身大富想。裨助菩提想。又有三想。折
    伏悭贪想。舍一切想。贪求一切智慧想。又
    有三想。随如来教想。不求果报想。降伏
    魔想。又有三想。见来求者生眷属想。不
    舍摄法想。舍邪受想。又有三想。离欲想。
    修慈想。无痴想。今当解第五三想。菩萨因
    来求者。令三毒折薄舍所施物生离欲想。
    于求者与乐因缘故。瞋恨心薄名修慈想。
    是布施回向无上道则痴心薄。是名不痴
    想。余想义应如是知。复次
     菩萨因求者  具六波罗蜜
     以是因缘故  见求应大喜
    六波罗蜜者。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
    以因求者能得具足。以是利故。菩萨遥见
    求者心大欢喜作是念。行福田自然而至。
    我因此人得具足六波罗蜜。所以者何。若
    于所施物心不贪惜。是名檀波罗蜜。为阿
    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施与。是名尸罗波罗蜜。
    若不瞋乞者是名羼提波罗蜜。当行施时
    不虑空匮心不退没。是名毘梨耶波罗蜜。
    若与乞者若自与时心定不悔。是名禅波
    罗蜜。以不得一切法而行布施不求果
    报。如贤圣无所著。以是布施回向阿耨多
    罗三藐三菩提。是名般若波罗蜜。复次
     所施物果报  种种皆能知
     悭惜在家者  亦知种种过
    所施物所获功德利物。悭惜在家所有过
    恶菩萨于此皆悉了知。问曰。若施得何功
    德。若惜在家有何过咎。答曰。菩萨以真智
    慧如是知。施与已是我物。在家者非我物。
    物施已则坚牢。在家者不坚牢。物施已后
    世乐。在家少时乐。物施已不忧守护。在家
    者有守护。苦物施已爱心薄。在家者增长
    爱。物施已无我所。在家者是我所。物施已
    无所属。在家者有所属。物施已无所畏。
    在家者多所畏。物施已助菩提道。在家者
    助魔道。物施已无有尽。在家则有尽。物施
    已从得乐。在家从得苦。施已舍烦恼。在
    家增烦恼。施已得大富乐。在家不得大富
    乐。施已大人业。在家小人业。施已诸佛所
    叹。在家愚痴所赞。复次
     于妻子眷属  及与善知识
     财施及畜生  应生幻化想
     一切诸行业  是则为幻师
    在家菩萨。于妻子等应生幻化想。如幻化
    事但诳人目。行业是幻主。妻子等事不久
    则灭。如经说。佛告诸比丘。诸行如幻化诳
    惑愚人无有实事。当知因业故有业尽则
    灭。是故如幻作是念
     我非彼所有  彼非我所有
     彼我皆属业  随业因缘有
     如是正思惟  不应起恶业
    父母妻子亲里知识奴婢僮客等。不能为
    我作救作归作趣。非我非我所。五阴十二
    入十八界。尚非我非我所。何况父母妻子
    等。我亦不能为彼作救作归作趣。我亦属
    业随业所受。彼亦属业随业所受。好恶果
    报如是三种筹量。一有义趣。二见经说。三
    见现事。不应为父母妻子等起身口意毫
    厘恶业。复次
     菩萨于妻所  应生三三想
     亦复有三三  又复有三三
    在家菩萨应生三想。所谓三者。妻是无常
    想失想坏想。又有三想。是戏笑伴非后世
    伴。是共食伴非受业果报伴。是乐时伴非苦
    时伴。又有三想。是不净想臭秽想可厌想。又
    有三想。是怨家想恼害想相违想。又有三
    想。罗刹想毘舍闍鬼想丑陋想。又有三想。入
    地狱想入畜生想入饿鬼想。又有三想。重担
    想减想属畏想。又有三想。非我想无定属
    想假借想。又有三想。因起身恶业想起口
    恶业想起意恶业想。又有三想。欲觉处想
    瞋觉处想恼觉处想。又有三想。枷杻相锁
    械相缚系相。复有三相。遮持戒相。遮
    禅定相。遮智慧相。复有三相坑相罗
    网相围合相。复有三相。灾害相疾病
    相衰恼相。复有三相。罪相黑耳相灾
    雹相。复有三相。病相老相死相。复有三
    相。魔相魔处相畏相。复有三相。忧愁
    相懊恼相啼哭相。复有三相。大豺狼
    相大摩竭鱼相大猫狸相。复有三相。黑
    毒蛇相鱣鱼相夺势力相。复有三相。无
    救相无归相无舍相。复有三相。失相
    退相疲极相。复有三相贼相狱卒相
    地狱卒相。复有三相。留相缚相结相。
    复有三相。泥相流相[漂*寸]相。复有三
    相。械相锁相[米*离]粘相。复有三相。猛
    火聚相刀轮相草炬相。复有三相。无利
    相刺棘相恶毒相。复有三相。陵上相
    覆映相贪着相。复有三相。恨相鞭杖
    相刀槊相。复有三相。忿恚相诤讼相
    打棒相。复有三相。怨憎会相离爱相闹
    相。取要言之。是以一切臭恶不净相。一
    切衰浊相。是一切不善根相。是故在家菩
    萨。于妻子见如是相。应生厌离心出家
    修善为善。若不能出家。不应于妻起诸
    恶业。复次
     若于子偏爱  即以智力舍
     因子行平等  普慈诸众生
    在家菩萨。若自知于子爱心偏多。即以智
    力思惟舍离。智力者应如是念。菩萨平等
    心。乃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高下心者则
    无菩提。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从一相无
    相得。不从别异相得。我今求阿耨多罗三
    藐三菩提。若于子所爱心偏多即有高下不
    名平等。即是别相非是一相。若如是者去
    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则为甚远。是故我不
    应于子偏生爱心。尔时于子应生三相。
    一于我为贼佛说等慈破令不等。爱心偏
    多故。二为贼害因是子故。破诸善根遮
    正智命。三我因是子逆道中行不行顺道。
    即时因子于诸众生等行慈心应作是念。
    子从余处来我亦从余处来。子至异处我
    去异处。我不知彼去处。彼不知我去处。
    彼不知我来处。我不知彼来处。是子非我
    所有。何为无故横生爱缚。如说
     彼我不相知  所来所去处
     彼我云何亲  而生我所心
    复次无始生死中。一切众生曾为我子。我亦
    曾为彼子。有为法中无有决定此是我子彼
    是他子。何以故。众生于六道中转轮互为
    父子。如说
     无明蔽慧眼  数数生死中
     往来多所作  更互为父子
     贪着世间乐  不知有胜事
     怨数为知识  知识数为怨
    是故我方便莫生憎爱心。何以故。若有善
    知识。常种种求利益。若有怨贼。常种种生
    无益相。有此憎爱心则不得通达诸法平
    等想。心高下者死后生邪处。正行者生正行
    处。是故我不应行邪行。于众生行平等。
    当得平等萨婆若

    十住毘婆沙论卷第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