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释经论部下>十住毘婆沙论卷第四_调伏心品第七
  • 调伏心品第七

    问曰。如上品说。三发心必成。余四不必成。
    云何为成。云何不成。答曰。若菩萨发菩提
    心行。失菩提心法。是则不成。若行不失菩
    提心法。是则必成。是故偈说
     菩萨应远离  失菩提心法
     应一心修行  不失菩提法
    远离名除灭恶法不令入心。若入疾灭。失
    名若今世若后世忘菩提心。不复随顺修
    行。应远离如是法。若不失菩提法。不忘
    菩提心。应常一心勤行。问曰。何等法失菩
    提心。答曰
     一不敬重法  二有憍慢心
     三妄语无实  四不敬知识
    有是四法者。若于今世死时。若次后世。则
    忘失菩提心。不能自知我是菩萨。不复
    发愿。菩萨行法不复在前。不恭敬法者。法
    名诸佛所说上中下乘。取要言之。是诸佛
    如来所用教法。于此法中不恭敬供养尊重
    赞叹。不生希有想难得想宝物想满愿想。是
    法能失菩提心。慢心者。自高其心。未得谓
    得未证谓证。空无相无愿。若无生忍法。若
    六波罗蜜。若菩萨十地。如是等及诸余从修
    生者。于此法中未得谓得。妄语者。有属
    突吉罗。有属波夜提。有属偷兰遮。有属
    僧伽婆尸沙。有属波罗夷。或有人言。有第
    六妄语。是妄语心生忏悔。上五妄语初轻后
    重。第六者最轻。属波罗夷者。自无过人法。
    若口言若形示。趣以方便现有此德。属僧
    伽婆尸沙者。若口言若形示。于彼比丘四事
    中。以一一有根无根事谤。属偷兰遮者。欲
    以有根无根事谤而说不成。属波夜提者。
    以无根僧伽婆尸沙事谤。属突吉罗者。除
    入四种罪余妄语是。自心除灭者。若说戒
    时自知有小罪。不得向他说。即自心悔。
    问曰。是妄语者。但在比丘不在白衣。而此
    论通在家出家。答曰。凡知事实尔。而异知
    说者。此论中说是总相妄语。以有众生分别
    故。事分别故。时分别故。五众罪分别故。住处
    分别故。则有轻重。虽轻妄语习久则重。能
    失菩提心。众生分别者。断善根邪见者。及
    余深烦恼者。是则为重。事分别者。若说过
    人法破僧是。时分别者。出家人妄语则重。
    五众罪分别者。如波罗夷僧伽婆尸沙罪则
    重。住处分别者。僧中妄语若证时则重。不
    恭敬善知识者。不生恭敬畏难想。多行此
    四法。则失菩提心。问曰。但是四法能失菩
    提心。更有余法。答曰
     吝惜最要法  贪乐于小乘
     谤毁诸菩萨  轻贱坐禅者
    吝惜要法者。师所知甚深难得之义。多所
    利者。贪着利养恐与己等故。秘惜不说。
    贪乐小乘者。不得大乘滋味故。贪乐二
    乘。谤诸菩萨者。无罪而言有罪名为谤。
    菩萨义先已说。此人无过而妄加其罪。若实
    有罪而论说者。此虽有罪比前为轻。何以
    故。经说。诸菩萨若实有罪若无有罪。皆不
    应说。轻贱坐禅者。若在家出家为断诸烦
    恼故勤行精进。为遮一切烦恼集助佛
    道法。此人或不善论议。或无才辩。或无重
    威德。无智之人而轻贱之。则得重罪。复次
    若于善知识其心怀结恨。亦有谄曲心。贪
    诸利养等。善知识义先已说。于此教化说法
    者生嫌恨心。如嫌父母得重罪。谄者心佞
    媚。曲者身口业现有所作。贪利养等者。贪着
    利乐称誉。以此法坏质直心故。不能深
    起善根。如恶色染衣更不受好色。复次
     不觉诸魔事  菩提心劣弱
     业障及法障  亦失菩提心
    不觉魔事者。若不知诸魔事。则不能制
    伏。若不制伏则失菩提心。问曰。何等是诸
    魔事。答曰。说应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
    慧波罗蜜时。及说大乘所摄深义时。不疾
    乐说。若乐说于其中间余缘散乱。若书读解
    说论议听受等。骜慢自大其心散乱。缘想余
    事妄念戏笑。互相讥论两不和合。不能通
    达实义。从座而去作是念。我于此中无有
    受记心不清净。亦不说我城邑聚落居家
    生处。是故不欲闻法不得滋味从座而
    去。舍大乘所说诸波罗蜜。及于声闻辟支佛
    自调度经中求萨婆若。若书读解说听受等
    时。欲乐说余种种事。破散般若波罗蜜。所
    谓说方国聚落城邑园林帅事贼事。兵甲器
    仗憎爱苦乐父母兄弟男女妻子衣服饮食卧
    具医药资生之物。心则散乱失般若波罗蜜。
    又说贪恚痴怨家亲属好时恶时歌舞伎乐忧
    愁戏笑经书文颂往世古事国主帝王地水
    火风五欲富贵及利养等世间诸事。令心喜
    悦。若魔化作比丘比丘尼形。以声闻辟支佛
    经因缘令得而作是言。汝应习学是经舍
    本所习。听法之人不乐听受。说法者其心懈
    怠各有余缘。听者须法而说者欲至余方。
    说者乐说而听者欲至余方。说者多欲贪诸
    利养。听者无有与心。听者信心乐欲闻法。
    而说者不乐为说。说者乐说听者不乐。或
    时有说地狱诸苦。不如此身尽苦早取涅
    槃是最为利。说畜生无量苦恼饿鬼阿修罗
    种种过恶。说诸生死多有忧患汝于此身
    早取涅槃是最为利。又称赞世间尊贵富
    乐。称赞色无色界功德快善。生此中者是
    为大利。称赞须陀洹乃至阿罗汉果功德之
    利。汝于此身证此诸果。是汝大利。又说
    法者乐于眷属。听法者不欲随从。说法者
    欲至饥乱不安隐国土。语听者言。汝今何
    用随我至此诸国。即生厌懈而不随逐。说
    法者贵敬檀越数行问讯。使听法者不得
    听受。于深法中令生疑惑。此非诸佛所说
    经法。我所说者是佛经法。若菩萨能行是
    法得证实际。如是等种种因缘两不和合。
    当知是等悉是魔事。取要言之于一切善
    法有障阂者皆是魔事。菩提心劣弱者。诸
    烦恼有力故。道心劣弱无有势力。于阿耨
    多罗三藐三菩提志愿永绝。业障者谁有
    种种业障。此中说能令求大乘人退转者。
    是法障者乐行不善法。恶空无相无愿及诸
    波罗蜜等诸深妙法。如是四法能失菩提心。复次
     许施师而诳  其罪甚深重
     人无有疑悔  强令生疑悔
     信乐大乘者  深加重瞋恚
     呵骂说恶名  处处广流布
     于诸共事中  心多行谄曲
     如此四黑法  则失菩提心
    施师不与者。应施师物若许若未许而后
    不与。若与非时与非处与不如法与。此是
    世间外道法。佛法中从师得经法。若有财
    物供养法故则以与师。若无无咎无有疑
    悔。令生疑悔者。此人实不破戒。有少罪
    相而言大罪。若破正命威仪若破正见皆
    令生疑悔。瞋大乘人者。有人乘大乘无
    上乘如来乘大人乘一切智人乘。乃至初发心
    者于此人中深生瞋恚呵骂讥论。说其恶
    名令广流布。共事谄曲心者。于和上阿闍
    梨诸善知识所。不以直心亲近。习行曲心
    故。乃至未曾所识亦行谄曲。四黑法者。黑
    名垢秽不净。能失菩提心。如说
     转此五四法  世世修善行
     如是则不失  无上菩提心
    五四合为二十法。是失菩提心。转此法修
    习行。世世不忘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转
    者转上五四法。所谓恭敬法破慢心远离
    妄语。深尊重善知识。余应如是知。问曰。以
    何等法世世增长菩提愿。又后复能更发大
    愿。答曰
     乃至失身命  转轮圣王位
     于此尚不应  妄语行谄曲
     能令诸世间  一切众生类
     于诸菩萨众  而生恭敬心
     若有人能行  如是之善法
     世世得增长  无上菩提愿
    菩萨以是法世世增长菩提愿。又复能
    生清净大愿。若以实语故。死失转轮王位。
    及失天王位。犹应实说不应妄语。况小因
    缘而不实语。又于眷属及诸外人离于谄
    曲。又从初发心已来。一切菩萨生恭敬心。
    尊重称赞如佛无异。又当随力令住大乘

    阿惟越致相品第八

    问曰。是诸菩萨有二种。一惟越致。二阿惟越
    致应说其相。是惟越致是阿惟越致。答曰
     等心于众生  不嫉他利养
     乃至失身命  不说法师过
     信乐深妙法  不贪于恭敬
     具足此五法  是阿惟越致
    等心众生者。众生六道所摄。于上中下心
    无差别。是名阿惟越致。问曰。如说于诸佛
    菩萨应生第一敬心。余则不尔。又言亲近
    诸佛菩萨恭敬供养。余亦不尔。云何言
    于一切众生等心无二。答曰。说各有义不
    应疑难。于众生等心者。若有众生视菩
    萨如怨贼。有视如父母。有视如中人。于
    此三种众生中。等心利益欲度脱故无有
    差别。是故汝不应致难。不嫉他利养者。
    若他得衣服饮食卧具医药房舍产业金银
    珍宝村邑聚落国城男女等。于此施中不
    生嫉妒。又不怀恨而心欣悦。不说法师
    过者。若有人说应大乘空无相无作法若
    六波罗蜜若四功德处若菩萨十地等诸大乘
    法。乃至失命因缘。尚不出其过恶。何况加
    诸恶事。信乐深妙法者。深法名空无相无
    愿及诸深经。如般若波罗蜜菩萨藏等。于此
    法一心信乐无所疑惑。于余事中无如是
    乐。于深经中得滋味故。不贪恭敬者。通
    达诸法实相故。于名誉毁辱利与不利等无
    有异。具此五法者。如上所说。于阿耨多
    罗三藐三菩提不退转不懈废。是名阿惟
    越致。与此相违名惟越致。是惟越致菩萨
    有二种。或败坏者。或渐渐转进得阿惟越
    致。问曰。所说败坏者其相云何。答曰
     若无有志干  好乐下劣法
     深著名利养  其心不端直
     吝护于他家  不信乐空法
     但贵诸言说  是名败坏相
    无有志干者。颜貌无色威德浅薄。问曰。非
    以身相威德是阿惟越致相。而作此说
    是何谓耶。答曰。斯言有谓不应致疑。我说
    内有功德故身有威德。不但说身色颜貌
    端正而已。志干者所谓威德势力。若有人能
    修集善法除灭恶法。于此事中有力名为
    志干。虽复身若天王光如日月。若不能
    修集善法除灭恶法者。名为无志干也。
    虽复身色丑陋形如饿鬼。能修善除恶乃
    名为志干耳。是故汝难非也。好乐下劣法
    者。除佛乘已余乘比于佛乘。小劣不如故
    名为下。非以恶也。其余恶事亦名为下。二
    乘所得于佛为下耳。俱出世间入无余涅
    槃故不名为恶。是故若人远离佛乘信乐
    二乘。是为乐下法。是人虽乐上事。以信
    乐二乘远离大乘故亦名乐下法。复次下
    名恶事。所谓五欲又断常等六十二见一切
    外道论议。一切增长生死。是为下法。行此
    法故名为乐下法。深著名利者。于布施财
    利供养称赞事中。深心系念善为方便。不
    得清净法味故贪乐此事。心不端直者。其
    性谄曲喜行欺诳。吝护他家者。是人随所
    入家。见有余人得利养恭敬赞叹。即生嫉
    妒忧愁不悦。心不清净计我深故。贪着利
    养生嫉妒心嫌恨檀越。不信乐空法者。
    诸佛三种说空法。所谓三解脱门。于此空
    法不信不乐不以为贵。心不通达故。但
    贵言说者。但乐言辞不能如说修行。但
    有口说不能信解诸法得其趣味。是名
    败坏相。若人发菩提心。有如是相者。当知
    是败坏菩萨。败坏名不调顺。譬如最弊恶马
    名为败坏。但有马名无有马用。败坏菩萨
    亦如是。但有空名无有实行。若人不欲
    作败坏菩萨者。当除恶法随法受名。问
    曰。汝说在惟越致地中。有二种菩萨。一者
    败坏菩萨。二者渐渐精进后得阿惟越致。败
    坏菩萨已解说。渐渐精进后得阿惟越致者。
    今可解说。答曰
     菩萨不得我  亦不得众生
     不分别说法  亦不得菩提
     不以相见佛  以此五功德
     得名大菩萨  成阿惟越致
    菩萨行此五功德。直至阿惟越致。不得我
    者。离我着故。是菩萨于内外五阴十二入
    十八界中求我不可得。作是念
     若阴是我者  我即生灭相
     云何当以受  而即作受者
     若离阴有我  阴外应可得
     云何当以受  而异于受者
     若我有五阴  我即离五阴
     如世间常言  牛异于牛主
     异物共合故  此事名为有
     是故我有阴  我即异于阴
     若阴中有我  如房中有人
     如牀上听者  我应异于阴
     若我中有阴  如器中有果
     如乳中有蝇  阴则异于我
     如可然非然  不离可然然
     然无有可然  然可然中无
     我非阴离阴  我亦无有阴
     五阴中无我  我中无五阴
     如是染染者  烦恼烦恼者
     一切瓶衣等  皆当如是知
     若说我有定  及诸法异相
     当知如是人  不得佛法味
    菩萨如是思惟即离我见。远离我见故则
    不得我。不得众生者。众生名异于菩萨
    者。离贪我见故作是念。若他人实有我者。
    彼可为他因有我故以彼为他。而实求我
    不可得。彼亦不可得故无彼亦无我。是故菩
    萨亦不得彼。不分别说法者。是菩萨信解
    一切法不二故无差别故一相故作是念。
    一切法皆从邪忆想分别生虚妄欺诳。是菩
    萨灭诸分别无诸衰恼。即入无上第一义
    因缘法不随他慧
     实性则非有  亦复非是无
     非亦有亦无  非非有非无
     亦非有文字  亦不离文字
     如是实义者  终不可得说
     言者可言言  是皆寂灭相
     若性寂灭者  非有亦非无
     为欲说何事  为以何言说
     云何有智人  而与言者言
     若诸法性空  诸法即无性
     随以何法空  是法不可说
     不得不有言  假言以说空
     实义亦非空  亦复非不空
     亦非空不空  非非空不空
     非虚亦非实  非说非不说
     而实无所有  亦非无所有
     是为悉舍离  诸所有分别
     因及从因生  如是一切法
     皆是寂灭相  无取亦无舍
     无灰衣不净  灰亦还污衣
     非言不宣实  言说则有过
    菩萨如是观信解通达于说法中。无所分
    别。不得菩提者。是菩萨信解空法故。如
    凡夫所得菩提。不如是得作是念
     佛不得菩提  非佛亦不得
     诸果及余法  皆亦复如是
     有佛有菩提  佛得即为常
     无佛无菩提  不得即断灭
     离佛无菩提  离菩提无佛
     若一异不成  云何有和合
     凡诸一切法  以异故有合
     菩提不异佛  是故二无合
     佛及与菩提  异共俱不成
     离二更无三  云何而得成
     是故佛寂灭  菩提亦寂灭
     是二寂灭故  一切皆寂灭
    不以相见佛者。是菩萨信解通达无相法。
    作是念
     一切若无相  一切即有相
     寂灭是无相  即为是有相
     若观无相法  无相即为相
     若言修无相  即非修无相
     若舍诸贪着  名之为无相
     取是舍贪相  则为无解脱
     凡以有取故  因取而有舍
     谁取取何事  名之以为舍
     取者所用取  及以可取法
     共离俱不有  是皆名寂灭
     若法相因成  是即为无性
     若无有性者  此即无有相
     若法无有性  此即无相者
     云何言无性  即为是无相
     若用有与无  亦遮亦应听
     虽言心不着  是则无有过
     何处先有法  而后不灭者
     何处先有然  而后有灭者
     是有相寂灭  同无相寂灭
     是故寂灭语  及寂灭语者
     先亦非寂灭  亦非不寂灭
     亦非寂不寂  非非寂不寂
    是菩萨如是通达无相慧故无有疑悔。不
    以色相见佛。不以受想行识相见佛。问
    曰。云何不以色相见佛。不以受想行识
    相见佛。答曰。非色是佛。非受想行识是佛。
    非离色有佛。非离受想行识有佛。非佛
    有色。非佛有受想行识。非色中有佛。非
    受想行识中有佛。非佛中有色。非佛中有
    受想行识。菩萨于此五种中不取相。得至
    阿惟越致地。问曰。已知得此法是阿惟越
    致。阿惟越致有何相貌。答曰
     般若已广说  阿惟越致相
    若菩萨观凡夫地声闻地辟支佛地佛地。不
    二不分别无有疑悔。当知是阿惟越致。阿
    惟越致。有所言说皆有利益。不观他人长
    短好丑。不悕望外道沙门有所言说。应知
    即知应见便见。不礼事余天。不以华香幡
    盖供养。不宗事余师。不堕恶道不受女
    身。常自修十善道。亦教他令行。常以善法
    示教利喜。乃至梦中不舍十善道。不行十
    不善道。身口意业所种善根。皆为安乐度
    脱众生。所得果报与众生共。若闻深法不
    生疑悔。少于语言利安语和悦语柔软语。
    少于眠睡行来进止心不散乱。威仪庠雅
    忆念坚固。身无诸虫。衣服卧具净洁无垢。
    身心清净闲静少事。心不谄曲不怀悭嫉。
    不贵利养衣服饮食卧具医药资生之物。于
    深法中无所诤竞。一心听法常欲在前。
    以此福德具足诸波罗蜜。于世技术与众
    殊绝。观一切法皆顺法性。乃至恶魔变现
    八大地狱化作菩萨而语之言。汝若不舍
    菩提心者当生此中。见是怖畏而心不舍。
    恶魔复言。摩诃衍经非佛所说。闻是语时
    心无有异。常依法相不随于他。于生死
    苦恼而无惊畏。闻菩萨于阿僧只劫修集
    善根而退转者。其心不没。又闻菩萨退为
    阿罗汉得诸禅定说法度人心亦不退。常
    能觉知一切魔事。若闻萨波若空大乘十
    地亦空可度众生亦空诸法无所有亦如
    虚空。若闻如是惑乱其心欲令退转疲厌
    懈废。而是菩萨倍加精进深行慈悲。意若
    欲入初禅第二第三第四禅而不随禅生
    还起欲界法。除破憍慢不贵称赞心无瞋
    碍。若在居家不染着五欲。以厌离心受
    如病服药。不以邪命自活。不以自活因
    缘恼乱于他。但为众生得安乐故处在居
    家。密迹金刚常随侍卫人及非人不能坏乱。
    诸根具足无所缺少。不为呪术恶药伏人
    害物。不好鬪诤不自高身不卑他人。不
    占相吉凶不乐说众事。所谓帝王臣民国
    土疆界。战鬪器仗衣物酒食。女人事古昔事
    大海中事。如是等事悉不乐说。不往观听
    歌舞伎乐。但乐说应诸波罗蜜义。乐说应诸
    波罗蜜法令得增益。离诸鬪讼常愿见
    佛。闻他方现在有佛愿欲往生。常生中国
    终不自疑我是阿惟越致非阿惟越致。决定
    自知是阿惟越致。种种魔事觉而不随。乃至
    转身不生声闻辟支佛心。乃至恶魔现作
    佛身。语言汝应证阿罗汉。我今为汝说法。
    即于此中成阿罗汉。亦不信受。为护法故
    不惜身命常行精进。若说法时无有疑
    难。无有阙失。如是等事名阿惟越致相。能
    成就此相者。当知是阿惟越致。或有未具
    足者。何者是未久入阿惟越致地者。随后
    诸地修集善根。随善根转深故。得是阿惟越致相

    十住毘婆沙论卷第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