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毘昙部一>阿毘达磨法蕴足论卷第五-神足品第八之余
  • 神足品第八之余

    心三摩地胜行成就神足者。云何心。云何三
    摩地。云何胜。云何胜行。而名心三摩地胜行
    成就神足耶。此中心者。谓依出家远离所生
    善法。所起心意识。是名心。三摩地者。谓心
    增上所起。心住等住。近住安住。不散不乱。摄
    止等持。心一境性。是名三摩地。胜者。谓心增
    上所起八支圣道。是名胜。胜行者。谓有苾刍。
    依过去心得三摩地。是谓心三摩地。彼成就
    心三摩地已。为令已生恶不善法断故。起欲
    广说乃至。为令已生善法坚住。乃至持心。彼
    所有欲若勤若信。乃至若舍。是名胜行。即此
    胜行。及前所说心三摩地。总名心三摩地胜
    行成就神足。如依过去心。依未来现在善不
    善无记欲界系色界系无色界系学无学非学
    非无学见所断脩所断非所断心。广说亦尔。
    复有苾刍。于诸善法住下羸劣弱极弱心。彼
    作是念。我今不应于诸善法住下羸劣弱极弱
    心然。我理应于诸善法安住不下不羸不劣不
    弱不极弱心。彼由此心增上力故。得三摩地。
    是谓心三摩地。彼成就心三摩地已。为令已
    生恶不善法断故。起欲广说乃至。为令已生
    善法坚住。乃至持心。彼所有欲若勤若信。乃
    至若舍。是名胜行。即此胜行。及前所说心三
    摩地。总名心三摩地胜行成就神足。复有苾
    刍。生起恶心。彼作是念。我今不应生起恶心。
    然我理应断除恶心脩集善心。彼由此心增
    上力故。得三摩地。是谓心三摩地。彼成就心
    三摩地已。为令已生恶不善法断故。起欲广
    说乃至。为令已生善法坚住。乃至持心。彼所
    有欲若勤若信。乃至若舍。是名胜行。即此胜
    行。及前所说。心三摩地总名心三摩地胜行
    成就神足。复有苾刍。生起贪瞋痴俱行恶心。
    彼作是念。我今不应生起贪瞋痴俱行恶心。
    然我理应断除贪瞋痴俱行恶心脩集无贪
    无瞋无痴俱行善心。彼由此心增上力故。得
    三摩地。是谓心三摩地。彼成就心三摩地已。
    为令已生恶不善法断故。起欲广说乃至。为
    令已生善法坚住。乃至持心。彼所有欲若勤
    若信。乃至若舍。是名胜行。即此胜行及前所
    说心三摩地。总名心三摩地胜行成就神足。
    复有苾刍。生起不离贪瞋痴恶心。彼作是念。
    我今不应生起不离贪瞋痴恶心。然我理应断
    除不离贪瞋痴恶心脩集离贪瞋痴善心。彼
    由此心增上力故。得三摩地。是谓心三摩地。
    彼成就心三摩地已。为令已生恶不善法断
    故。起欲广说乃至。为令已生善法坚住。乃至
    持心。彼所有欲若勤若信。乃至若舍。是名胜
    行。即此胜行。及前所说心三摩地。总名心三
    摩地胜行成就神足。复有苾刍。于诸善法安
    住不下乃至不极弱心。彼作是念。我于善法
    安住不下乃至不极弱心。甚为应理。彼由此
    心增上力故。得三摩地。是谓心三摩地。彼成
    就心三摩地已。为令已生恶不善法断故。起
    欲广说乃至。为令已生善法坚住。乃至持心。
    彼所有欲若勤若信。乃至若舍。是名胜行。即
    此胜行。及前所说心三摩地。总名心三摩地
    胜行成就神足。复有苾刍。生起善心。彼作是
    念。我今生起如是善心。甚为应理。彼由此心
    增上力故。得三摩地。是谓心三摩地。彼成就
    心三摩地已。为令已生恶不善法断故。起欲
    广说乃至。为令已生善法坚住乃至持心。彼
    所有欲若勤若信。乃至若舍。是名胜行。即此
    胜行。及前所说心三摩地。总名心三摩地胜
    行成就神足。复有苾刍。生起无贪无瞋无痴
    俱行善心。彼作是念。我今生起无贪无瞋无
    痴俱行善心。甚为应理。彼由此心增上力故。
    得三摩地。是谓心三摩地。彼成就心三摩地
    已。为令已生恶不善法断故。起欲广说乃至。
    为令已生善法坚住。乃至持心。彼所有欲若
    勤若信。乃至若舍。是名胜行。即此胜行。及前
    所说心三摩地。总名心三摩地胜行成就神
    足。复有苾刍。生起离贪瞋痴善心。彼作是念。
    我今生起离贪瞋痴善心。甚为应理。彼由此
    心增上力故。得三摩地。是谓心三摩地。彼成
    就心三摩地已。为令已生恶不善法断故。起
    欲广说乃至。为令已生善法坚住。乃至持心。
    彼所有欲若勤若信。乃至若舍。是名胜行。
    即此胜行。及前所说心三摩地。总名心三摩
    地胜行成就神足。一切心三摩地。皆从心起。
    是心所集。是心种类。是心所生。故名心三摩
    地胜行成就神足
    观三摩地胜行成就神足者。云何观。云何三
    摩地。云何胜。云何胜行。而名观三摩地胜行
    成就神足耶。此中观者。谓依出家远离所生
    善法所起。于法简择。极简择。最极简择。
    解了等了近了。机黠通达。审察聪叡。觉明慧
    行。毘鉢舍那。是名观。三摩地者。谓观增上所
    起。心住等住。近住安住。不散不乱。摄止等
    持。心一境性。是名三摩地。胜者。谓观增上所
    起八支圣道。是名胜。胜行者。谓有苾刍。依
    过去观。得三摩地。是谓观三摩地。彼成就观
    三摩地已。为令已生恶不善法断故。起欲广
    说乃至。为令已生善法坚住。乃至持心。彼所
    有欲若勤若信。乃至若舍。是名胜行。即此胜
    行。及前所说观三摩地。总名观三摩地胜行
    成就神足。如依过去观。依未来现在善不善
    无记欲界系色界系无色界系学无学非学非
    无学见所断脩所断非所断观。广说亦尔。复
    有苾刍。于诸善法。住不审观。彼作是念。我
    今不应于诸善法住不审观。然我理应于诸
    善法安住审观。彼由此观增上力故。得三摩
    地。是谓观三摩地。彼成就观三摩地已。为令
    已生恶不善法断故。起欲广说乃至。为令已
    生善法坚住乃至持心。彼所有欲若勤若信。
    乃至若舍。是名胜行。即此胜行。及前所说观
    三摩地。总名观三摩地胜行成就神足。复有
    苾刍。生起恶观。彼作是念。我今不应生起恶
    观。然我理应断除恶观脩集善观。彼由
    此观增上力故。得三摩地。是谓观三摩地。
    彼成就观三摩地已。为令已生恶不善法断
    故。起欲广说乃至。为令已生善法坚住乃
    至持心。彼所有欲若勤若信。乃至若舍。是
    名胜行。即此胜行。及前所说观三摩地。总
    名观三摩地胜行成就神足。复有苾刍。生
    起贪瞋痴俱行恶观。彼作是念。我今不应
    生起贪瞋痴俱行恶观。然我理应断除贪瞋
    痴俱行恶观。修集无贪无瞋无痴俱行善
    观。彼由此观增上力故。得三摩地。是谓观三
    摩地。彼成就观三摩地已。为令已生恶不善
    法断故。起欲广说乃至。为令已生善法坚住
    乃至持心。彼所有欲若勤若信。乃至若舍。是
    名胜行。即此胜行。及前所说观三摩地。总名
    观三摩地胜行成就神足。复有苾刍。生起不
    离贪瞋痴恶观。彼作是念。我今不应生起不
    离贪瞋痴恶观。然我理应断除不离贪瞋痴
    恶观脩集离贪瞋痴善观。彼由此观增上力
    故。得三摩地。是谓观三摩地。彼成就观三摩
    地已。为令已生恶不善法断故。起欲广说乃
    至。为令已生善法坚住乃至持心。彼所有欲
    若勤若信。乃至若舍。是名胜行。即此胜行。及
    前所说观三摩地。总名观三摩地胜行成就
    神足。复有苾刍。于诸善法。安住审观。彼作是
    念。我于善法。安住审观。甚为应理。彼由此
    观增上力故。得三摩地。是谓观三摩地。彼成
    就观三摩地已。为令已生恶不善法断故。起
    欲广说乃至。为令已生善法坚住。乃至持心。
    彼所有欲若勤若信。乃至若舍。是名胜行。即
    此胜行。及前所说观三摩地。总名观三摩地
    胜行成就神足。复有苾刍。生起善观。彼作是
    念。我今生起如是善观。甚为应理。彼由此观
    增上力故。得三摩地。是谓观三摩地。彼成就
    观三摩地已。为令已生恶不善法断故。起欲
    广说乃至。为令已生善法坚住。乃至持心。彼
    所有欲若勤若信。乃至若舍。是名胜行。即此
    胜行。及前所说观三摩地。总名观三摩地胜
    行成就神足。复有苾刍。生起无贪无瞋无痴
    俱行善观。彼作是念。我今生起无贪无瞋无
    痴俱行善观。甚为应理。彼由此观增上力故。
    得三摩地。是谓观三摩地。彼成就观三摩地
    已。为令已生恶不善法断故。起欲广说乃至。
    为令已生善法坚住。乃至持心。彼所有欲若
    勤若信。乃至若舍。是名胜行。即此胜行。及前
    所说观三摩地。总名观三摩地胜行成就神
    足。复有苾刍。生起离贪瞋痴善观。彼作是念。
    我今生起离贪瞋痴善观。甚为应理。彼由此
    观增上力故。得三摩地。是谓观三摩地。彼成
    就观三摩地已。为令已生恶不善法断故。起
    欲广说乃至。为令已生善法坚住乃至持心。
    彼所有欲若勤若信。乃至若舍。是名胜行。即
    此胜行。及前所说观三摩地。总名观三摩地
    胜行成就神足。一切观三摩地。皆从观起。
    是观所集。是观种类。是观所生。故名观三摩
    地胜行成就神足
    云何此四。名为神足。此中神者谓所有神。
    已有神性。当有神性。今有神性。彼法即是变
    一为多。变多为一。或显或隐。智见所变。墙
    壁石等。坚厚障物。身过无碍。如履虚空。能于
    地中。或出或没。自在无碍。如身处水。能于坚
    障。或在虚空。引水令流。如依迥地。结跏趺
    坐。凌空往还。都无滞碍。犹如飞鸟。此日月
    轮。有大神用。具大威德。申手扪摸。如自应
    器。不以为难。乃至梵世。转变自在。妙用难
    测。故名为神。此中足者。谓于彼法。精勤脩
    习。无间无断。至成就位。能起彼法。能为彼
    依。故名为足。复次此四胜定。亦名为神。亦
    名为足。用难测故。能为胜德所依处故。复次
    四神足者。是假建立。名想言说。谓为神足。过
    殑伽沙佛及弟子。皆共施设如是名故。复次
    四神足者。即前所说欲勤心观四三摩地胜
    行成就总名神足

    念住品第九之一

    一时薄伽梵。在室罗筏。住逝多林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苾刍众。吾当为汝略说脩习四
    念住法。谓有苾刍。于此内身。住循身观。若
    具正勤正知正念。除世贪忧。于彼外身住循
    身观。若具正勤正知正念。除世贪忧。于内外
    身住循身观。若具正勤正知正念。除世贪
    忧。于内外俱受心法三。广说亦尔。是现脩
    习四念住法。过去未来苾刍脩习四念住法。
    应知亦尔。云何于此内身住循身观。若具正
    勤正知正念。除世贪忧。内身者。谓自身。若在
    现相续中。已得不失。于此内身。循身观者。谓
    有苾刍。于此内身。从足至顶。随其处所。观察
    思惟。种种不净。秽恶充满。谓此身中。唯有
    种种发毛爪齿尘垢皮肉筋脉骨髓髀肾心肺
    肝胆肠胃肪膏脑膜脓血肚脂泪汗涕唾生
    熟二藏大小便利。如是思惟不净相时。所起
    于法简择极简择。最极简择。解了等了近
    了。机黠通达。审察聪叡。觉明慧行。毘鉢舍那。
    是循内身观。亦名身念住。成就此观。现行
    随行。遍行遍随行。动转解行。说名为住。彼观
    行者。能发起勤精进。勇健势猛炽盛难制。励
    意不息。复能于此。急疾迅速。名具正勤。彼观
    行者。能起于法简择。乃至毘鉢舍那。复能
    于此所起胜慧。转成上品上胜上极。能圆满
    极圆满。名具正知。彼观行者。具念随念。专念
    忆念。不忘不失。不遗不漏。不失法性。心明记
    性。名具正念。于诸欲境诸贪等贪。执藏防护
    坚着。爱乐迷闷。耽嗜遍耽嗜。内缚悕求。耽
    湎苦集。贪类贪生。总名为贪。顺忧受触。所
    起心忧。不平等受。戚受所摄。总名为忧。彼观
    行者。脩此观时。于世所起贪忧二法。能断能
    遍知。远离极远离。调伏极调伏。隐没除灭。是
    故说彼除世贪忧。复有苾刍。于此内身。观察
    思惟诸界差别。谓此身中。唯有种种地界水
    界火界风界空界识界。如是思惟诸界相时。
    所起于法简择。乃至毘鉢舍那。是循内身
    观。亦名身念住。住具正勤正知正念。除世贪
    忧。皆如前说。复有苾刍。于此内身。观察思惟
    多诸过患。谓此身者。如病如痈。如箭恼害。
    无常苦空非我转动。劳疲羸笃。是失坏法。
    迅速不停衰朽非恒。不可保信。是变坏法。如
    是思惟身过患时。所起于法简择。乃至毘鉢
    舍那。是循内身观。亦名身念住。住具正勤正
    知正念。除世贪忧。亦如前说。云何于彼外身。
    住循身观。若具正勤正知正念。除世贪忧。外
    身者。谓自身。若在现相续中未得已失。及他
    有情所有身相。于彼外身。循身观者。谓有
    苾刍。于他身内。从足至顶。随其处所。观察思
    惟。种种不净。秽恶充满。谓彼身中。唯有种种
    发毛爪齿。广说乃至。大小便利。如是思惟不
    净相时。所起于法简择。乃至毘鉢舍那。是循
    外身观。亦名身念住。住具正勤正知正念。除
    世贪忧。亦如前说。复有苾刍。于他身内。观察
    思惟诸界差别。谓彼身中。唯有种种地界水
    界火界风界空界识界。如是思惟诸界相时。
    所起于法简择。乃至毘鉢舍那。是循外身
    观。亦名身念住。住具正勤正知正念。除世
    贪忧。亦如前说。复有苾刍。于他身内。观察思
    惟多诸过患。谓彼身者。如病如痈。广说乃至。
    是变坏法。如是思惟身过患时。所起于法
    简择。乃至毘鉢舍那。是循外身观。亦名身
    念住。住具正勤正知正念。除世贪忧。亦如前
    说。云何于内外身。住循身观。若具正勤正知
    正念。除世贪忧。内身者。谓自身。若在现相续
    中。已得不失。外身者。谓自身。若在现相续
    中。未得已失。及他有情所有身相。合说二种。
    名内外身。于内外身。循身观者。谓有苾刍。合
    自他身。总为一聚。从足至顶。随其处所。观察
    思惟。种种不净。秽恶充满。谓此彼身。唯有种
    种发毛爪齿。广说乃至大小便利。如是思惟
    不净相时。所起于法简择。乃至毘鉢舍那。
    是循内外身观。亦名身念住住具正勤正知
    正念。除世贪忧。亦如前说。复有苾刍。合自
    他身。总为一聚。观察思惟诸界差别。谓此彼
    身。唯有种种地界水界火界风界空界识界。
    如是思惟诸界相时。所起于法简择。乃至毘
    鉢舍那。是循内外身观。亦名身念住。住具正
    勤正知正念。除世贪忧。亦如前说。复有苾刍。
    合自他身。总为一聚。观察思惟。多诸过患。谓
    此彼身。如病如痈。广说乃至是变坏法。如是
    思惟身过患时。所起于法简择。乃至毘鉢舍
    那。是循内外身观。亦名身念住。住具正勤正
    知正念。除世贪忧。亦如前说。云何于此内受。
    住循受观。若具正勤正知正念。除世贪忧。内
    受者。谓自受。若在现相续中。已得不失于此
    内受。循受观者。谓有苾刍。于此内受。观察思
    惟内受诸相。受乐受时。如实知我受乐受。
    受苦受时。如实知我受苦受。受不苦不乐
    受时。如实知我受不苦不乐受。受乐身受时。
    如实知我受乐身受。受苦身受时。如实知我
    受苦身受。受不苦不乐身受时。如实知我受
    不苦不乐身受。受乐心受时。如实知我受乐
    心受。受苦心受时。如实知我受苦心受。受不
    苦不乐心受时。如实知我受不苦不乐心受。
    受乐有味受时。如实知我受乐有味受。受苦
    有味受时。如实知我受苦有味受。受不苦不
    乐有味受时。如实知我受不苦不乐有味受。
    受乐无味受时。如实知我受乐无味受。受苦
    无味受时。如实知我受苦无味受。受不苦不
    乐无味受时。如实知我受不苦不乐无味受。
    受乐耽嗜依受时。如实知我受乐耽嗜依受。
    受苦耽嗜依受时。如实知我受苦耽嗜依受。
    受不苦不乐耽嗜依受时。如实知我受不苦
    不乐耽嗜依受。受乐出离依受时。如实知我
    受乐出离依受。受苦出离依受时。如实知我
    受苦出离依受。受不苦不乐出离依受时。如
    实知我受不苦不乐出离依受。如是思惟内
    受相时。所起于法简择乃至毘鉢舍那。是循
    内受观。亦名受念住。成就此观现行随行。乃
    至解行。说名为住。彼观行者。能发起勤精进。
    乃至复能于此。急疾迅速。名具正勤。彼观行
    者。能起于法简择。乃至能圆满极圆满。名
    具正知。彼观行者。具念随念。乃至心明记性
    名具正念。于诸欲境诸贪等贪。乃至贪类贪
    生。总名为贪。顺忧受触。所起心忧。不平等
    受。戚受所摄。总名为忧。彼观行者。脩此观时。
    于世所起贪忧二法。能断能遍知。乃至隐没
    除灭。是故说彼除世贪忧。复有苾刍。于内诸
    受。观察思惟。多诸过患。谓此诸受。如病如痈。
    广说乃至是变坏法。如是思惟受过患时。所
    起于法简择。乃至毘鉢舍那。是循内受观。亦
    名受念住。住具正勤正知正念。除世贪忧。皆
    如前说。云何于彼外受。住循受观。若具正勤
    正知正念。除世贪忧。外受者。谓自受。若在现
    相续中。未得已失。及他有情所有诸受。于彼
    外受。循受观者。谓有苾刍。于他诸受。观察思
    惟外受诸相。受乐受时。如实知彼受乐受。受
    苦受时。如实知彼受苦受。受不苦不乐受时。
    如实知彼受不苦不乐受。广说乃至。受乐出
    离依受时。如实知彼受乐出离依受。受苦出
    离依受时。如实知彼受苦出离依受。受不苦
    不乐出离依受时。如实知彼受不苦不乐出
    离依受。如是思惟外受相时。所起于法简
    择。乃至毘鉢舍那。是循外受观。亦名受念住。
    住具正勤正知正念。除世贪忧。亦如前说。复
    有苾刍。于外诸受。观察思惟。多诸过患。谓彼
    诸受。如病如痈。广说乃至是变坏法。如是思
    惟受过患时。所起于法简择。乃至毘鉢舍那。
    是循外受观。亦名受念住。住具正勤正知正
    念。除世贪忧。亦如前说。云何于内外受。住循
    受观。若具正勤正知正念。除世贪忧。内受者。
    谓自受。若在现相续中。已得不失。外受者。
    谓自受。若在现相续中。未得已失。及他有情
    所有诸受。合说二种。名内外受。于内外受。
    循受观者。谓有苾刍合自他受。总为一聚。观
    察思惟自他受相。受乐受时。如实知受乐受。
    受苦受时。如实知受苦受。受不苦不乐受时。
    如实知受不苦不乐受。广说乃至。受乐出离
    依受时。如实知受乐出离依受。受苦出离依
    受时。如实知受苦出离依受。受不苦不乐
    出离依受时。如实知受不苦不乐出离依受。
    如是思惟诸受相时。所有于法简择。乃至毘
    鉢舍那。是循内外受观。亦名受念住。住具正
    勤正知正念。除世贪忧。亦如前说。复有苾刍。
    合自他受。总为一聚。观察思惟诸受过患。谓
    此彼受。如病如痈。广说乃至是变坏法。如是
    思惟受过患时。所起于法简择。乃至毘鉢舍
    那。是循内外受观。亦名受念住。住具正勤正
    知正念。除世贪忧。亦如前说
    云何于此内心。住循心观。若具正勤正知正
    念。除世贪忧。内心者。谓自心。若在现相续
    中。已得不失。于此内心。循心观者。谓有苾
    刍。于此内心。观察思惟内心诸相。于内有贪
    心。如实知是内有贪心。于内离贪心。如实知
    是内离贪心。于内有瞋心。如实知是内有瞋
    心。于内离瞋心。如实知是内离瞋心。于内有
    痴心。如实知是内有痴心。于内离痴心。如实
    知是内离痴心。于内聚心。如实知是内聚心。
    于内散心。如实知是内散心。于内沈心。如实
    知是内沈心。于内策心。如实知是内策心。于
    内小心。如实知是内小心。于内大心。如实知
    是内大心。于内掉心。如实知是内掉心。于内
    不掉心。如实知是内不掉心。于内不静心。如
    实知是内不静心。于内静心。如实知是内静
    心。于内不定心。如实知是内不定心。于内定
    心。如实知是内定心。于内不脩心。如实知
    是内不脩心。于内脩心。如实知是内脩心。
    于内不解脱心。如实知是内不解脱心。于内
    解脱心。如实知是内解脱心。如是思惟内心
    相时。所有于法简择。乃至毘鉢舍那。是循内
    心观。亦名心念住。成就此观。现行随行。乃至
    解行。说名为住。彼观行者。能发起勤精进。乃
    至复能于此急疾迅速。名具正勤。彼观行者。
    能起于法简择。乃至能圆满极圆满。名具正
    知。彼观行者。具念随念。乃至心明记性。名具
    正念。于诸欲境诸贪等贪。乃至贪类贪生总
    名为贪。顺忧受触。所起心忧。不平等受。戚受
    所摄。总名为忧。彼观行者。脩此观时。于世所
    起贪忧二法。能断能遍知。乃至隐没灭除。
    是故说彼除世贪忧。复有苾刍。于内诸心。观
    察思惟多诸过患。谓此心者。如病如痈。广说
    乃至是变坏法。如是思惟心过患时。所起于
    法简择。乃至毘鉢舍那。是循内心观。亦名
    心念住。住具正勤正知正念。除世贪忧。皆如
    前说。云何于彼外心。住循心观。若具正勤正
    知正念。除世贪忧。外心者。谓自心。若在现相
    续中。未得已失。及他有情所有诸心。于彼外
    心。循心观者。谓有苾刍。于他诸心。观察思惟
    外心诸相。于外有贪心。如实知是外有贪心。
    广说乃至。于外解脱心。如实知是外解脱心。
    如是思惟外心相时。所起于法简择。乃至毘
    鉢舍那。是循外心观。亦名心念住。住具正勤
    正知正念。除世贪忧。亦如前说。复有苾刍。于
    外诸心。观察思惟多诸过患。谓彼心者。如病
    如痈。广说乃至是变坏法。如是思惟心过患
    时。所起于法简择。乃至毘鉢舍那。是循外心
    观。亦名心念住。住具正勤正知正念。除世贪
    忧。亦如前说。云何于内外心。住循心观。若具
    正勤正知正念。除世贪忧。内心者。谓自心。若
    在现相续中。已得不失。外心者。谓自心。若在
    现相续中。未得已失。及他有情所有诸心。合
    此二种。名内外心。于内外心。循心观者。谓有
    苾刍。合自他心。总为一聚。观察思惟自他心
    相。于有贪心。如实知是有贪心。广说乃至于
    解脱心。如实知是解脱心。如是思惟诸心相
    时。所有于法简择。乃至毘鉢舍那。是循内
    外心观。亦名心念住。住具正勤正知正念。
    除世贪忧。亦如前说。复有苾刍。合自他心。
    总为一聚。观察思惟多诸过患。谓此彼心。
    如病如痈。广说乃至。是变坏法。如是思惟
    心过患时。所起于法简择。乃至毘鉢舍那。
    是循内外心观。亦名心念住。住具正勤正知
    正念。除世贪忧亦如前说

    说一切有部法蕴足论卷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