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阿毘达磨大毗婆沙论>阿毘达磨大毗婆沙论卷第25杂蕴第一中补特伽罗纳息第三之三
  • 杂蕴第一中补特伽罗纳息第三之三

    无明缘行取缘有。有何差别。答无明缘行
    者。广说如前。此业缘。世尊说一烦恼。谓无
    明取缘有者。广说如前。此业缘。世尊说一
    切烦恼。谓诸取。是谓差别。问何故复作此
    论。答前虽说所发业自性差别。谓前业在
    过去生。后业在现在生。前业已与果。后业
    未与果。前业是故。后业是新。而未说能发
    缘自性差别。今欲说之故作此论。问何故
    过去业缘但说无明。现在业缘说一切烦恼
    耶。答造过去业时。于多种事不现见故。
    不可知故。但说无明为缘。谓于界趣生洲
    分位依处加行等起相续所缘。皆不可知。界
    者三界。不知过去于何界造此业。趣者五
    趣。不知过去于何趣造此业。生者四生。不
    知过去于何生造此业。洲者四洲。不知
    过去于何洲造此业。分位者。羯剌蓝等
    十种分位。不知过去于何分位造此业。依
    处者。十善不善业道依处。不知过去于何
    依处造此业。加行者。有情数非有情数所起
    加行。不知过去由何加行造此业。等起
    者。贪瞋痴等。不知过去由何等起造此业。
    相续者。男女等。不知过去依何相续造此
    业。所缘者。过去未来现在。或色声香味触
    法。不知过去心缘何等造此业。虽不现见
    亦不可知。而发业位皆有无明故。总说彼
    无明为缘。造现在业时于多种事。皆现见
    故皆可知故。具说一切烦恼为缘。复次过
    去业。已衰朽。已受用。已与果。是故业。无势
    用。不明了故。但说无明为缘。现在业。未衰
    朽。未受用。未与果。是新业。有势用。极明
    了故。说一切烦恼为缘。复次过去业微细难
    觉。若自若他俱不现见。不知何等烦恼所
    发。然烦恼起必有无明。是故但说无明为
    缘。现在业麤显易觉若自若他俱能现见。
    知是彼彼烦恼所发。故说一切烦恼为缘。
    复次过去业性不猛利。其相暗昧顺无明
    故但说无明为缘。现在业性猛利。其相明
    显顺诸取故。具说一切烦恼为缘。问阿罗
    汉所造业。为名无明缘行。为名取缘有
    耶。答不名无明缘行。亦不名取缘有。彼
    无无明亦无取故。然彼业已与果者。当知
    摄在行支分中。未与果者。当知摄在有支
    分中。是彼类故。然非十二有支所摄
    颇有行缘无明不缘明耶。乃至广说。问
    何故此中因明无明而作论耶。答是作论
    者意欲尔故。乃至广说。复次此二俱是根本
    法故。谓杂染品法无明为根本。清净品法
    明为根本。复次此二俱是上首法故。如说。
    无明为上首。无明为前相。生无量种恶不
    善法。及起此类无惭无愧。明为上首。明
    为前相。生无量种清净善法。及起此类增
    上惭愧。复次明与无明近相治故。谓无明
    是明近对治。明是无明近对治。复次明与
    无明互相违故。谓无明违明明违无明。复
    次明与无明互不相摄。而所缘境互相摄
    故。谓俱缘四圣谛俱缘有漏无漏。俱缘有
    为无为故。然诸行名义有宽狭。如说无明
    缘行。阿毘达磨诸论师言。此中意说分位
    缘起。故此行声说五取蕴。尊者妙音说。此行
    声唯说诸业。如说。造作有损害行。彼行
    声说不善业。如说。造作无损害行。彼行声
    说善业。如说。造作诸有为行。彼行声唯说
    思。如说。色心心所法。心不相应行。无为。彼
    行声说不相应行蕴。如说。色受想行识蕴。
    彼行声总说相应不相应行蕴。如说色受想
    行识取蕴。彼行声唯说有漏相应不相应行
    蕴。如说。身语意行。彼身行声说入出息。语
    行声说寻伺。意行声说想思。故彼行声说
    一蕴全。二蕴少分。如说。有罪福不动行。彼
    行声说有漏善不善业。如说。于诸行中
    有五过患。有怖有畏有苦触。无我我所。
    诸有智者不见此行。能离诸行。有说。彼行
    声说不善法。以说彼行有怖有畏有苦
    触故。有说。彼行声说五取蕴。以说彼行
    无我我所。诸有智者不见此行能离诸行
    故。如说。诸行无常有生灭法。有说。彼行声
    说一切有为法。第三句说由生灭故。有说。
    彼行声但说五取蕴。第四句说彼寂为乐
    以寂乐名唯显择灭非无漏法有择灭故。
    如说。有罪行无罪行。彼行声说善不善业。
    如说。三妙行三恶行。彼行声说善不善业。
    及贪瞋邪见。无贪无瞋正见。如说。一切行无
    常。一切法无我。涅槃寂静。彼行声说一切有
    为法。此中行声亦说一切有为法。以明无明
    俱为缘故
    颇有行缘无明不缘明耶。答无何以故无。
    如是行唯以无明为缘非明故。颇有行缘
    明不缘无明耶。答无。何以故无。如是行唯
    以明为缘非无明故。颇有行缘无明亦
    缘明耶。答有。何以故。诸行种类有十一种。
    欲界有四。谓善。不善。有覆无记。无覆无记。
    色界有三。谓善。有覆无记。无覆无记。无色
    界有三。如色界说。及无漏行为十一种。此
    中欲界善行。明与无明俱非其因。但作三
    缘。谓等无间。所缘。增上。不善行。以无明为
    四因。谓相应。俱有。同类。遍行。亦作四缘。明
    非其因但作二缘。谓所缘增上。欲界有覆
    无记行。以无明为四因如前说。亦作四
    缘明非其因。但作一缘谓增上。欲界无覆
    无记行。除无明异熟。无明非其因。但作三
    缘。谓除因缘。明非其因。但作一缘谓增上
    缘。无明异熟以无明为一因。谓异熟因。但
    作三缘谓除所缘。无明异熟非意地故。明
    非其因。但作一缘谓增上缘。色界善行。明
    与无明俱非其因。但作三缘。谓除因缘。色
    界有覆无记行。以无明为四因。谓相应俱
    有同类遍行。亦作四缘。明非其因。但作二
    缘。谓所缘增上。色界无覆无记行。无明非
    其因。但作三缘。谓除因缘。明非其因。但作
    一缘谓增上缘。如说。色界三行。无色界三
    行说亦尔。无漏行除初明及彼俱得无明
    非其因。但作二缘谓所缘增上。以明为三
    因。谓相应俱有同类。亦作四缘。初明无明
    非其因。但作二缘谓所缘增上。明亦非其
    因。但作一缘谓增上缘。初明俱得明无明
    俱非其因。但作一缘谓增上缘。是谓此处
    略毘婆沙。故一切行皆得以明无明为缘
    理善成立。以增上缘无不遍故
    颇有行不缘无明亦不缘明耶。答无。所
    以者何。无一有情从久远来。不于圣道谤
    言非道。先谤道已。彼于后时造作增长感
    大地业。或于后时造作增长感小王业。或
    于后时造作增长感大王业。或于后时造
    作增长转轮王业由此因。由此缘由彼圣
    道展转感得大地所有城邑聚落人非人畜。
    谷稼药草树木丛林。增长滋茂。如是前心四
    缘于后心但为一增上缘。此中正说无漏圣
    道谤道邪见。于诸有漏善业及果皆能作
    缘。显一切行无有不缘明无明者。以增
    上缘展转相望无不有故。感大地业者。谓
    能感得大地山林河海园苑药草等物。于彼
    自在统领受用。感小王业者。谓能感据堡
    坞王位。感大王业者。谓能感据川原王
    位。转轮王业者。谓能感据一主地等力轮
    等位。如屈厦拏没鲁茶至那天子等。复次
    感小王业者。谓能感据川原王位。感大王
    业者。谓能感据一主地位。如屈厦拏没鲁
    茶等。转轮王业者。谓能感据一洲等位。
    复次感小王业者。谓能感据一主地位。感
    大王业者。谓能感据一洲王位。转轮王业
    者。谓能感据二洲等位。复次感小王业者。
    谓能感据一洲王位。感大王业者。谓能感
    据二三洲位。转轮王业者。谓能感据四洲
    王位。有作是说。感小王业者。谓能感据
    转轮圣王所使王位。感大王业者。谓能感
    得转轮王太子位。转轮王业者。谓能感得
    转轮王位。有余师说。感小王业者。谓能感
    得轮王太子未灌顶位。感大王业者。谓能
    感得轮王太子已灌顶位。转轮王业者。谓
    能感得转轮王位。由此因者。谓由此所造
    善业。由此缘者。谓由此谤道邪见。由彼圣
    道者。谓由彼所谤圣道。由此因缘及彼圣
    道。展转感得大地所有有情无情内外异熟
    及增上果。其事云何。如诸外道厌世增减。
    复厌世间怨憎会苦爱别离苦。在家迫迮犹
    如牢狱。而便出家。既出家已。为解脱故。受
    持种种非理苦行。执为清净能证解脱。如如
    依止苦行邪道。如是如是圣道转远。远圣
    道故不证解脱。便作是念。虽有解脱而
    无圣道。若当有者我何不得。我修如是难
    行苦行。经久不得故知无道。既谤道已舍
    所受持。作是思惟。修福业者。尚于生死
    不得如意自在快乐。况不修福。既思惟已。
    种种方便求诸财宝。设大施会因发愿言。
    愿我此福。能感大地内外物等。得作小王。
    或作大王或作轮王。统摄自在随其所愿
    皆得果遂。又如内道厌患世间寿命财位
    或增或减。又厌世间怨憎会苦爱别离苦。
    在家迫迮犹如牢狱。流转生死受诸剧苦。
    为解脱故而便出家。既出家已。少欲喜足
    精勤苦行。初夜后夜曾不睡眠。依止山岩
    受小大七。结跏趺坐端身静虑。始从日
    没至日出时。专注思惟所受定相。炽然精
    进经历多时。由二因缘不得圣道。一善根
    未熟。二起邪加行。善根未熟者。谓依佛法
    极速三生。方得解脱。第一生中种解脱分。
    第二生中修令成熟。第三生中既成熟已。
    引起圣道能证解脱。彼先未种解脱分善。
    故此生中善根未熟。起邪加行者。谓彼受
    持颠倒对治。以是事故不得圣道。便作是
    念。虽有解脱而无圣道。若当有者我何不
    得。我修如是精进苦行。经久不得故知无
    道。既谤道已舍所受持。作是思惟。修福业
    者。尚于生死不得如意自在快乐。况不修
    福。既思惟已。种种方便求诸财宝。设大施
    会供侍病者敬养有德自作教他。见作随
    喜。修诸福业炽然无倦。因斯发愿。愿我此
    福能感大地内外物等。得作小王。或作大
    王或作轮王。统摄自在随其所愿皆得果
    遂。既居王位以法治国。令内外物皆悉滋
    茂。若无圣道谤道邪见无由得生。故彼圣
    道为此邪见近增上缘。若无邪见施俱善心
    无由得起。故染污法为不染污近增上缘。
    若无施福不得王位。若无王位诸内外物
    无由滋长。故有情数为诸外物近增上缘。如
    是前心四缘者。谓邪见俱心具有四缘。彼相
    应俱有法等是彼因缘。疑等是彼等无间缘。
    圣道是彼所缘缘。除彼自体。余一切法皆
    是彼增上缘。于后心但为一增上缘者。谓
    前心四缘与后施俱心但为一增上缘。问后
    施俱心亦有四缘。因缘者。谓彼相应俱有法
    等。等无间缘者。谓次彼前心心所法。所缘
    缘者。谓所舍物及受施者。增上缘者。谓除
    彼自体。余一切法。如是后心四缘于前心
    亦为一增上缘。此中何故不说。答亦应说
    而不说者。应知此是有余之说。有作
    是说。以前类后其义可知。故不复说。有
    余师说。前心于后为缘义顺。非后于前。是
    故不说。问后心四缘皆入前心四缘中摄。
    彼增上缘。除自摄余一切法故。何缘乃说前
    心四缘与后心作一增上缘。答此中应说。
    前心四缘亦与后心具作四缘。而但说作
    一增上者。应知此说近增上缘。谓前邪见近
    增上缘不入后心。前三缘摄后心所有。近
    增上缘不入前心。前三缘摄如余处说。眼
    识四缘。谓彼相应俱有诸法是彼因缘。次
    彼前灭心心所法是彼等无间缘。色是彼所
    缘缘。眼是彼增上缘。如彼唯说近增上缘。
    此亦应尔。故无有失。有作是说。前邪见
    心增上缘内。理实具有后心四缘。然增上
    缘其义宽遍一切处有。是故偏说。问若尔后
    心亦是前心增上缘摄。既说前心四缘于后
    为增上缘。是则自体应与自体为增上缘。
    便违宗义。答此中应说前心四缘于后但
    作一增上缘。除其自性。而不说者先已
    说故。谓前品中已说诸识。除其自性。余一
    切法为能作因故不复说。若于余论余蕴
    余日所说语言尚可为证。况于此论此蕴
    此日次前品说而不为证。有说。此中说近
    增上故无有失
    复次若依因缘说者。此中依言显所约义。
    谓约因缘而作论者得有三句。前约四缘
    而作论故但有俱句。颇有行缘无明不缘
    明耶。答有。谓无明异熟及染污行。此中无
    明异熟以无明为一因。谓异熟因。明非其
    因。染污行以无明为四因。谓相应俱有同
    类遍行。明非其因。颇有行缘明不缘无明
    耶。答有。谓除初明。诸余无漏行。谓余无漏
    行以明为三因。谓相应俱有同类因。无明
    非其因颇有行缘无明亦缘明耶。答无。何
    以故。明与无明相去远故。必无一行以二
    为因。如有颂言
     虚空大地相去远  海彼此岸亦复远
     日出没处斯亦远  正法邪法远中远
    颇有行不缘无明亦不缘明耶。答有。谓
    除无明异熟。诸余无覆无记行。及初明善有
    漏行。问此中所除无明异熟何者是耶。答
    谓欲界三十四随眠。及彼相应俱有生等所
    感异熟。如是名为无明异熟。有作是说。欲
    界三十四不善随眠得所感异熟。亦名无明
    异熟。得与所得同一果故。有余师说。不善
    身语业所感异熟。亦名无明异熟。能起所起
    同一果故。评曰。二俱非理能得所得能起所
    起。展转相望非俱有因故。不同一果故。随
    眠得及身语业所感异熟。非无明异熟。是故
    初说于理为善。诸余无覆无记行者。谓一切
    善法异熟一切不善身语业及彼生等异熟。
    一切不善得及彼生等异熟。一切长养色及
    彼诸得生等。一切等流法。及彼诸得生等。一
    切威仪路工巧处通果心相应俱有法。及所
    起身语业诸得生等。如是诸行明与无明俱
    非其因。然非无因。谓或有四因。或有三因。
    或有二因。如理应说。初明者谓现行苦法智
    忍。无明非其因无漏性故。明亦非其因。若
    俱若前。俱无明故。然非无因彼有相应俱
    有因故。问初明俱得亦明无明俱非其因。然
    非无因。彼俱生等能与彼为俱有因故。此
    第四句何故不说。前第二句何故不除。答
    此亦应说。前亦应除。而不尔者是有余说。
    有作是说。此已摄在第二句中。是苦法忍
    俱有法故。彼不应作是说。得与所得非俱
    有因。前已说故前说为善。依如是义有问
    答言。颇有一刹那顷有二十四得。与苦法
    智忍俱生。是苦法智忍种类。而与苦法智
    忍互无因义耶。答有。谓依第四静虑入正
    性离生者。苦法智忍现在前时。有六地各四
    行相苦法智忍得俱时现前。彼与苦法智忍
    互无因义。善有漏行者。谓一切善有漏五蕴
    明与无明俱非其因。然非无因。谓或有三
    因或有二因如理应说。由此故说若依因
    缘因明无明行有三句
    问何故名无明。无明是何义。答不达不解不
    了是无明义。问若尔除无明诸余法。亦不达
    不解不了。何故不名无明。答若不达不解不
    了以愚痴为自相者是无明。余法不尔故
    非无明。问何故名明。明是何义。答能达能
    解能了是明义。问若尔有漏慧亦能达能解
    能了何故不名明。答若达解了能于四谛
    真实通达说名为明。诸有漏慧虽达解了而
    于四谛不能真实通达故不名明。如暖
    等四顺决择分虽能猛利推求四谛。而未
    真实通达四谛不名为明。复次若达解了
    能于四谛究竟通达说名为明。诸有漏慧
    虽达解了而于四谛不能究竟通达故不
    名明。复次若达解了能于四谛决定通达
    说名为明。诸有漏慧虽达解了而于四谛
    不能决定通达故不名明。复次若达解了
    能于四谛见已非复不见。知已非复不知。
    现观已非复为无知犹豫邪智所伏。说名为
    明。诸有漏慧虽达解了而于四谛不能如
    是。故不名明。复次若达解了断所断法。
    令其究竟无力增长说名为明。诸有漏慧
    虽达解了而无此力。故不名明。复次若达
    解了破坏诸有说名为明。诸有漏慧虽达
    解了而增长有故不名明。复次若达解了能
    断续有续老死法。能令生死究竟断灭说名
    为明。诸有漏慧虽达解了无如是力故不
    名明。复次若达解了。趣苦灭行。及趣诸有
    世间生死老死灭行说名为明。诸有漏慧虽
    达解了。而趣苦集行。及趣诸有世间生死老
    死集行故不名明。复次若达解了非身见
    事。非随眠事。非颠倒事。非贪瞋痴慢。安
    足处无垢秽浊。不堕诸有苦集谛摄故说
    为明。诸有漏慧虽达解了与上相违故不
    名明。复次若达解了无无明者说名为明。
    诸有漏慧虽达解了有无明故不名为明。
    复次能疗病呪说名为明。谓世间人鬼魅所
    着明呪能疗。如是圣道能疗众生诸烦恼病
    故说为明。诸有漏慧不能究竟疗烦恼病
    故不名明。复次诸有漏慧随顺二品。以于
    二品俱作三缘故不名明。亦非无明如
    人于他怨家亲友俱随顺者。彼人于他非
    亲非怨此亦如是。复次有漏慧品能谤明
    故不名为明。有漏善慧虽顺于明而能引
    生谤道邪见如叛臣故不名为明。复次诸
    无漏慧于四圣谛照了明净。如昼分眼见
    诸色像故说为明。诸有漏慧于四圣谛
    见不明净。如夜分眼见诸色像故不名

    问除明为因法及非明法余法。几界几处几
    蕴摄。答一界一处一蕴摄。此中除明为因法
    者。谓除初明诸余无漏慧。及非明法者。
    谓一切有漏法及除无漏慧。诸余无漏法。
    余法者。谓初明彼一界一处一蕴摄者。谓法
    界法处行蕴摄。问除心为因法及非心法余
    法。几界几处几蕴摄。答二界一处一蕴摄。此
    中除心为因法者。谓除现行苦法智忍相应
    心诸余无漏心。及非心法者。谓十一处。
    余法者谓现行苦法智忍相应心。彼二界一
    处一蕴摄者。谓意界意识界意处识蕴摄。
    问若法是明彼法是明因耶。答应作四句。
    有法是明非明因。谓未来明。有法是明因
    非明。谓过去现在除无漏慧诸余无漏行。
    及未来明相应俱有法。有法是明亦明因。
    谓过去现在诸无漏慧。有法非明非明因。
    若说彼类。谓未来无漏得。及彼生等。若不
    说彼类。谓除前相。问若法是明彼法明为
    因耶。答应作四句。有法是明非明为因。
    谓初明。有法明为因非明。谓明相应俱有
    法及除初无漏得并彼生等。诸余无漏得并
    彼生等。有法是明亦明为因。谓除初明。诸
    余无漏慧。有法非明非明为因。若说彼类
    谓初无漏得及彼生等。若不说彼类谓除
    前相。复次有随信行道及随法行道。此中随
    信行道与随信行道为因。亦与随法行道
    为因。随法行道唯与随法行道为因。非随
    信行道。以彼劣故有作是说。随信行道亦
    唯与随信行道为因非随法行道。以见道
    中随信行者必不转为随法行故。评曰彼不
    应作是说。同一相续有可得义。复是胜道
    如何非因。是故前说于理为善。复次有信
    解道及见至道。此中信解道与信解道为
    因。亦与见至道为因。见至道唯与见至道
    为因。非信解道以彼劣故。复次有时解脱
    道及不时解脱道。此中时解脱道。与时解脱
    道为因。亦与不时解脱道为因。不时解脱
    道唯与不时解脱道为因。非时解脱道以
    彼劣故。复次有见道修道无学道。此中见
    道与见道为因。亦与修道无学道为因。修
    道与修道为因。亦与无学道为因。非见道
    以彼劣故。无学道唯与无学道为因。非见
    修道以彼劣故。复次有声闻道独觉道佛
    道。此中声闻道唯与声闻道为因。非余
    二道以极远故。独觉道唯与独觉道为因。
    非声闻道以彼劣故。及极远故。亦非佛道
    以极远故。佛道唯与佛道为因。非余二
    道以彼劣故。及极远故。复次圣道亦依男
    身亦依女身。此中依女身圣道与依女身
    圣道为因。亦与依男身圣道为因。依男
    身圣道唯与依男身圣道为因。非依女
    身圣道以彼劣故。有作是说。彼二圣道展
    转为因随其利钝。彼说非理。男女二身胜
    劣定故。依彼圣道胜劣亦定有余师说。彼
    二圣道展转非因依类别故。彼说非理。先
    于女身入圣道已后转为男。所起圣道应
    无因故。由是此中前说为善。复次有说一
    道有说多道。说一道者。不言见道即是修
    道及无学道。见修无学三道异故。但说圣
    道依男女身。此二身中圣道是一。说多道
    者。言二身中圣道各别依类别故。说多
    道者复有二种。一作是说。依女身圣道于
    女身中。亦得亦在身亦成就亦现在前。依
    男身圣道于女身中。得而不在身成就不
    现在前。依男身圣道于男身中。亦得亦在
    身亦成就亦现在前。依女身圣道于男身
    中。不得不在身不成就不现在前。以依
    男身得圣道。后必无更受女身义故。又彼
    所依定鄙劣故。二作是说。依女身圣道于
    女身中。亦得亦在身亦成就亦现在前。依
    男身圣道于女身中。不得不在身不成
    就不现在前。依类别故。于男身中说二
    圣道应知亦尔。彼说非理。先依女身得圣
    道已后转为男应更得道。是故次前所说为
    善。如是见道衣九处身。谓人三洲除北俱
    卢及六欲天。此九皆能入见道故。说一道
    者。言九依身见道是一依类同故。谓彼所依
    男女同类。说多道者。言九依身见道各别依
    处异故。说多道者。复有二种。一作是说。
    依赡部洲身见道于赡部洲身中。亦得亦
    在身亦成就亦现在前。依余八处身见道于
    赡部洲身中。得而不在身成就不现在前。
    二作是说。依赡部洲身见道于赡部洲身
    中。亦得。亦在身亦成就亦现在前。依余八
    处身见道于赡部洲身中。不得不在身不
    成就不现在前。彼说非理。依赡部洲身得
    预流果已后生余处应更得果。然无此义。
    是故次前所说为善。于余八身说二见道
    应知亦尔。如是修道依三界身说一道者。
    言三界身修道是一。说多道者言三界身修
    道各别。说多道者复有二种。一作是说依
    欲界身修道于欲界身中。亦得亦在身亦成
    就亦现在前。依上二界身修道于欲界身
    中。得而不在身成就不现在前。二作是说。
    依欲界身修道于欲界身中。亦得亦在身
    亦成就亦现在前依色无色界身修道于欲
    界身中。不得不在身不成就不现在前。
    彼说非理。依欲界身得不还果后生上界
    应更得果。然无此义。是故次前所说为善。
    于上界身说二修道应知亦尔。二乘无学
    道亦准此应知。如是无上正等菩提依赡部
    洲百年位身。乃至依此八万岁身。说一道
    者言依百年位身无上菩提即是乃至依八
    万岁身无上菩提。说多道者。言依百年位
    身无上菩提乃至依八万岁身无上菩提其
    体各别。说多道者复有二种。一作是说。依
    百年位身无上菩提于百年位身中。亦得亦
    在身亦成就亦现在前。依余位身无上菩提
    于百年位身中。得而不在身成就不现在
    前。二作是说。依百年位身无上菩提于百
    年位身中。亦得亦在身亦成就亦现在前依
    余位身无上菩提于百年位身中。不得不
    在身不成就不现在前。问若尔何故施设
    论说诸佛功德一切平等。答由三事故。一
    修行等。谓一切佛皆三大劫阿僧企耶修四
    波罗蜜多圆满得无上菩提故。二法身等。谓
    一切佛皆成十力四无畏等无量无边胜功
    德故。三利益等。谓一一佛皆度无量无边有
    情令解脱故复次根等。谓一切佛皆住上
    上根故。复次戒等。谓一切佛皆得上上戒
    故。复次道等。谓一切佛皆成上上道故。评
    曰。此中次前所说为善依同类故

    说一切有部发智大毘婆沙论卷第二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