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阿毘达磨大毗婆沙论>阿毘达磨大毗婆沙论卷第24杂蕴第一中补特伽罗纳息第三之二
  • 杂蕴第一中补特伽罗纳息第三之二

    问乐受及不苦不乐受与爱为缘是事可尔。
    爱着此受四方追求可意事故。如何苦受
    亦与爱为缘。而此经总说受缘爱耶。尊者
    世友作如是说。苦作爱缘胜余二受。故世
    尊说苦受所逼便爱乐具。爱乐具故便于
    乐受起贪随眠。相续增长。有余师说。三受
    与爱皆作胜缘。乐受义言我能起爱令有
    相续胜余二受。谓有情类贪着我故。四方
    追求造善恶行。由此诸有相续无穷。苦受
    义言我能起爱。令有相续胜余二受。谓诸
    有情为我所逼贪爱乐受。四方追求造善
    恶行。由此诸有相续不绝。不苦不乐受义言
    我能起爱。令有相续胜余二受。谓于欲界
    下三静虑我尚起爱造善恶行。令有相续。
    况于上地无苦乐处而不能耶。胁尊者言。
    三受皆能为缘起爱。识身论说。若有三受未
    断未知。能起诸爱引众苦果。故知三受皆
    是爱缘。问云何三受皆能起爱。答爱有五种。
    一和合爱。二不和合爱。三别离爱。四不别离
    爱五愚爱。乐受未生起和合爱。乐受已生起
    不别离爱。苦受未生起不和合爱。苦受已生
    起别离爱。不苦不乐受未生起和合爱。不苦
    不乐受已生起不别离爱。于中多分生长愚
    爱。问爱即取摄。何故此经说爱缘取。答初
    生爱位以爱声说。增广爱位以取声说。复
    次下品名爱上品名取。故无有失。问受缘
    爱爱缘取。此二种何差别。答若爱以受为因
    名受缘爱。若爱以爱为因名爱缘取。复次
    若爱是受果名受缘爱。若爱是爱果名爱缘
    取。如因果生。所生养所养增所增引所引
    转随转。应知亦尔。复次若爱为爱因名受
    缘爱。若爱为业因名爱缘取。复次若爱
    以爱为果名受缘爱。若爱以业为果名爱
    缘取。如因果生。所生养所养增所增引所引
    转随转应知亦尔。问何故前际缘起无明为
    初。后际缘起爱为初耶。答此二烦恼俱是本
    故。谓无明是前际本。有爱是后际本。复次。
    前际烦恼位已灭坏故难可了知。故说无明。
    后际烦恼位正现在前。求当有故说名为
    爱。复次。无明有七事故。说在前际缘起之
    初。一该五部。二遍六识。三通三界。四是随
    眠性。五能起重身语业。六与断善根作胜
    加行。七是遍行性。爱唯有六事故。说在
    后际缘起之初。谓前七事中除遍行性。复
    次。无明有三事故。说在前际缘起之初。
    一常为元首。二与一切烦恼相应。三是遍
    行性。爱于后有能引胜故。说在后际缘起
    之初。复次无明有四事故。说在前际缘起
    之初。一有漏无漏缘。二有为无为缘。三是遍
    行非遍行。四自界他界缘。爱唯有漏缘有为
    缘。非遍行自界缘故。说在后际缘起之初。
    更有余义。后当广说。取缘有者。若有烦恼。
    复能发业牵后有果。非无烦恼有缘生者。
    若有能引后有诸业。后有当生非无引业。生
    缘老死者。谓若有生便有老死。问何故三
    有为相中生独立一支。老死共立一支耶。
    胁尊者曰。世尊于法功能差别能善了知。
    余无此能故。于此事不须征诘。复有说
    者。诸法生时生有作用。故独立支。诸法灭
    时老死无常俱有作用。故合立支。有余师
    说。生令诸法相续增长。故独立支。老死令
    诸法不相续不增长。故合立支。或复有说。
    生令诸法和合作用。故独立支。老死令诸
    法离散无用。故合立支。尊者世友作如是
    说。生令诸法从未来入现在。故独立支。老
    死令诸法从现在入过去。故合立支。尊者
    妙音作如是说。生作用胜独办一事。故独
    立支。老死作用劣共办一事。故合立支。如
    强力人独办一事。劣则不尔。问病何故不
    立有支。答无有支相故。复次。若法一切
    时。一切处。一切有者。立有支。病非一切
    时。非一切处。非一切有。故不立有支。如
    尊者薄矩罗说。我于佛法出家。年过八十
    尚不忆有少头痛。况余身病。彼在欲界赡
    部洲生。尚无少病。况余界余处。病不遍故
    不立有支。问此契经说老死缘愁悲苦忧
    恼。何故愁等不立有支。答无支相故。谓愁
    等五散坏有支。如霜雹等害诸苗稼。复次
    愁等非一切时。非一切处。非一切有。犹如
    疾病。是故愁等不立有支。问此愁等五不
    应但说老死为缘。以无明等十二有支为
    缘生故。答此经应说无明缘行及愁等五
    乃至。生缘老死及愁等五。而不说者是有
    余说。复次应知此经以终显始。老死为缘
    既生愁等。应知乃至无明亦尔。复次老死位
    中多起愁等。是故偏说。复次。老死位中。所
    起愁等多是上品。是故偏说。复次。造恶业
    者。毁净戒者。于此住中多生愁等。是故
    偏说。如契经说。若男若女造身语意三种恶
    行。或破尸罗。临命终时恶趣相现。如日欲
    暮大山峰影来覆其身。当于尔时。身心惊怖
    生大苦恼。乃至广说。是故但说老死为缘。
    问无明为有因不。老死为有果不。设尔何
    失。若有者。缘起支应有十三或十四。若无
    者。无明无因老死无果。应是无为。答应
    作是说。无明老死虽有因果。而非有支。
    故无十三十四支失。无明因者。谓不如理
    作意。老死果者。谓愁悲苦忧恼复有说者。
    无明有因。谓前无明。老死有果。谓后老死。
    过去未来无明老死有多刹那。故无十三十
    四支失。有余师说。无明有因。谓前老死。老
    死有果。谓后无明。以现在爱取即过去无
    明。现在名色六处触受即未来老死。若说
    受缘爱即说老死缘无明。犹如车轮上下回
    转。终而复始。如是有支无始相续。虽有因
    果而无十三十四支失
    复次世尊为受化者。施设缘起少多不定。
    谓或有处说一缘起。谓一切有为法总名缘
    起。如说。云何缘起。谓一切有为法。或复有
    处说二缘起。谓因与果。或复有处说三缘
    起。谓三世别。或烦恼业及事为三。无明爱取
    说名烦恼。行有是业。余支是事。或复有处
    说四缘起。谓无明行及生老死。现在八支摄
    入四种。谓爱取入无明。有入行。识入生。名
    色六处触受入老死。或复有处说五缘起。谓
    爱取有及生老死。前际七支摄入此五。谓无
    明入爱取。行入有。识入生。名色六处触受
    入老死。或复有处说六缘起。谓三世中各
    有因果。或复有处说七缘起谓无明行识名
    色六处触受。后际五支摄入此七。谓爱取入
    无明。有入行。生入识。老死入名色六处触
    受。或复有处说八缘起。谓现在八支。过去未
    来四支摄入此八。谓无明入爱取。行入有。
    生入识。老死入名色六处触受或复有处
    说九缘起。如大因缘法门经说。或复有处
    说十缘起。如城喻经说。或复有处说十一
    缘起。如智事中说。或复有处说十二缘起。
    如余无量契经中说
    复次。此十二支缘起法。即烦恼业苦展转为
    缘谓烦恼生业。业生苦。苦生苦。苦生烦
    恼。烦恼生烦恼。烦恼生业。业生苦。苦生
    苦。烦恼生业者。谓无明缘行业生苦者。
    谓行缘识。苦生苦者。谓识缘名色。乃至
    触缘受。苦生烦恼者。谓受缘爱。烦恼生
    烦恼者。谓爱缘取。烦恼生业者。谓取缘有。
    业生苦者。谓有缘生。苦生苦者。谓生缘老

    复次。此十二支缘起法。有二续三分。二续者。
    谓识与生能续生故。三分者。谓烦恼业事。无
    明爱取是烦恼。行有是业。余支是事。有余
    师说。二续者。谓行有续后有故。三分者。
    谓三世。又十二支。摄为三聚。谓烦恼业
    苦如名三聚。亦名三集三有三道。随相应

    复次。此十二支缘起法。有根有茎有枝有
    叶有花有果。犹如大树。此中根者谓无明
    行。茎者谓识名色。枝者谓六处。叶者谓触受。
    花者谓爱取有。果者谓生老死。此十二支缘
    起法树。或有花有果。或无花无果。有花有
    果者。谓异生及学。无花无果者。谓阿罗汉。
    问此十二支缘起法。几刹那。几相续。答二刹
    那。谓识与生。余皆相续。问此十二支缘起
    法。几染污。几不染污。有作是说。五染污。谓
    无明识爱取及生。余通染污不染污。评曰。彼
    不应作是说。此中说分位缘起故。应作
    是说。一切皆通染污不染污。前所说五支中。
    心心所法唯是染污。余通染污及不染污。有
    作是说。识生二支心心所法定是染污。余皆
    不定。问此十二支缘起法。几是异熟。几非
    异熟。有作是说五非异熟。七是异熟。评曰。
    彼不应作是说。此中说分位缘起故。应
    作是说。一切皆通异熟非异熟。然无明识
    爱取生时。心心所法定非异熟。余通二种。
    有作是说。识生二支心心所法定非异熟。
    余皆不定。问此十二支缘起法。几有异熟。
    几无异熟。有作是说。行有二支定有异熟。
    余通二种。评曰。彼不应作是说。此中说分
    位缘起故。应作是说。一切皆通二种。问此
    十二支缘起法。几欲界。几色界。几无色界。有
    作是说。欲界具十二支。色界有十一支除
    名色。无色界有十支。除名色六处。色界应
    作是说。识缘六处彼无未起四根时故。无
    色界应言识缘触。彼无有色及五根故。评
    曰。应作是说。三界皆具十二有支。问色界
    生时诸根顿起。云何有名色位。无色界无
    色无五根。云何有名色。六处位耶。答色界
    五根虽定顿起。而生未久。根不猛利。尔时
    但是名色支摄。无色界虽无色及五根。而
    有名及意根。彼应作是说。识缘名。名缘意
    处。意处缘触。是故三界皆具十二
    复次。相似有支还令相似有支相续。谓欲界
    有支还令欲界有支相续。色无色界有支亦
    尔。唯除受位。此位或能令不相似有支相
    续。谓生欲界若未离欲染。起欲界爱取
    有现在前。引未来生老死。彼有现在一爱
    一取一有未来一生一老死。若已离欲染。未
    离初静虑染。起初静虑爱取有现在前引
    未来生老死。彼有现在二爱二取二有未来
    二生二老死。如是乃至已离无所有处染未
    离非想非非想处染。起非想非非想处爱取
    有现在前引未来生老死。彼有现在九爱九
    取九有未来九生九老死。彼欲界殁生非想
    非非想处。昔时非想非非想处。现在爱取
    今为过去无明。现在有今为过去行。未来生
    今为现在识。未来老死今为现在名意触受。
    昔时余地若现在若未来诸支。今非过去
    非未来非现在所以者何。因果展转相
    比说有。彼地因果俱不成就故。非过去未
    来现在。彼非想非非想处殁生无所有处。
    昔时无所有处。现在爱取今为过去无明。
    现在有今为过去行。未来生今为现在识。
    未来老死今为现在名意触受。昔时余地若
    现在若未来诸支。今非过去非未来非现
    在。所以者何。因果展转相比说有。彼地因
    果俱不成就故。非过去未来现在。彼无所
    有处殁展转乃至还生欲界。昔时欲界。现
    在爱取今为过去无明。现在有今为过去行。
    未来生今为现在识。未来老死今为现在名
    色六处触受。昔时余地若现在若未来诸支。
    今非过去非未来非现在。所以者何。因果
    展转相比说有。彼地因果俱不成就故。非
    过去未来现在
    复次。若生欲界诸根成就能造能引后有
    业者。彼无明位现在前时。一支现在谓无明。
    余支未来。从无明位至行位时。二支现在
    谓无明行。余支未来。从行位至识位时。二
    支过去谓无明行。一支现在谓识。余支未来。
    从识位至名色位时。二支过去谓无明行。
    二支现在谓识名色。余支未来。如是乃至
    从取位至有位时。二支过去谓无明行。
    八支现在谓识乃至有。二支未来谓生老死。
    从有位至生位时。十支过去谓无明乃至
    有。一支现在谓生。一支未来谓老死。从
    生位至老死位时。十支过去谓无明乃至有。
    二支现在谓生老死。尊者望满作如是言。
    无明行位现在前时。二支现在谓无明行。
    十支未来。八在次后生谓识乃至有。二在
    第三生谓生老死。生老死位现在前时。二支
    现在谓生老死。十支过去。八在次前生谓识
    乃至有。二在第三生谓无明行。识等八位现
    在前时。八支现在谓识乃至有。二支过去
    谓无明行。二支未来谓生老死。如说生欲
    界。说生色无色界应知亦尔。复次。诸契
    经中。佛为所化说缘起法。或因为门。或果
    为门。或俱为门。问为何所化。以因为门。
    说缘起法。乃至为何所化。以俱为门。说
    缘起法。答为愚因者。以因为门说缘起法。
    为愚果者。以果为门说缘起法。为愚因
    果者。以俱为门说缘起法。复次为初修业
    者。以果为门说缘起法。为超作意者。以因
    为门说缘起法为已串习者以俱为门
    说缘起法。复次为乐略者。以因为门说缘
    起法。为乐广者。以果为门说缘起法。为乐
    广略者。以俱为门说缘起法。复次为利根
    者。以因为门说缘起法。为钝根者。以果为
    门说缘起法。为中根者。以俱为门说缘起
    法。问若为钝根者以果为门说缘起法。彼
    便得解者。后身菩萨。于诸有情根最为胜。
    何因缘故以果为门观缘起法。答过去菩萨
    过殑伽沙数。皆以果为门观缘起法。未来
    亦尔。故今菩萨住最后身。亦作是观。复次
    菩萨亦观无明缘行展转乃至生缘老死。如
    是顺观多于二乘或复有时修习逆观。故
    不可说唯果为门。复次菩萨现见老病死
    苦。作是思惟。此老病死何缘而有。知由生
    有。复思惟。生何缘而有。知由有有。乃至广
    说。由先见果故作是观。复次有净居天。为
    发菩萨厌有心故现老病死。菩萨见已厌
    有出家。既出家已随先所见。以果为门观
    缘起法。复次顺现观故。谓菩萨后谛现观时
    先观苦谛。今学现观故先观果。复次先作
    是说。为初修业者以果为门说缘起法。菩
    萨亦是初修业者。故果为门观缘起法。菩
    萨虽复无量劫来修缘起观。而最后身创起
    此故名初修业。复次菩萨往劫初修业时。以
    果为门观缘起法。今虽串习如本修时。
    以果为门观缘起法。如人于树虽数上
    之后。若上时还从根上。复次欲现焚烧生
    死树故。如人烧树。先焚枝叶后及其根。
    菩萨亦尔。以果为门观缘起法。随所观处
    令永不生。胁尊者言。不以菩萨以果为
    门观缘起故便名钝根。然观行者总有二
    种一随爱行。二随见行。随爱行者。以果为
    门观缘起法。依无愿三摩地入正性离生。
    随见行者。以因为门观缘起法。依空三摩
    地入正性离生。唯除菩萨。菩萨虽是随爱
    行者以果为门观缘起法。而能依空三摩
    地。入正性离生。故有问言。颇有随爱行者。
    以果为门观缘起法。而依空三摩地入正
    性离生耶。答有如诸菩萨
    如契经说。佛告苾刍。我未证得三菩提时。
    独居静处作是思惟。世间众生虽恒为生
    老死苦之所逼害。而不能如实了知出离
    彼法。复作是念。谁有故老死有。此老死谁
    为缘。作是念已便起现观。生有故老死有。
    此老死生为缘。复作是念。谁有故生有。此
    生谁为缘。作是念已便起现观。有有故生
    有。此生有为缘。如是乃至复作是念。谁有
    故名色有。此名色谁为缘。作是念已便起
    现观。识有故名色有。此名色识为缘。复作是
    念。谁有故识有。此识谁为缘。作是念已便
    起现观。名色有故识有。此识名色为缘。便
    作是念。我齐此识心应转还。所以者何。名
    色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处。乃至广说。
    问菩萨观此缘起法时。未得见道真无漏
    慧。云何得说起现观耶。答尔时未得真实
    现观。由世俗智现见缘起。似现观故立现
    观名。问菩萨何故逆观缘起。唯至于识心
    便转还为智力穷。为尔焰尽。设尔何失。若
    智力穷。不应正理。菩萨智见无边际故。若
    尔焰尽。理亦不然。行与无明犹未观故。答
    应作是说。非智力穷。非尔焰尽。但由菩萨
    于行无明先已观故。谓先观有即已观行
    先观爱取已观无明。问先观老死已观名
    色六处触受。先观生已观识。于名色等应
    不重观。答先略后广。先总后别。无重观失。
    问若尔生识无广略异。何为重观。答厌畏
    生故再观无失。谓我世尊先菩萨位厌老病
    死。逾城出家。作是思惟。此老死苦由谁而
    有。即便现见由续生心。复思此心由谁而
    起。即知由业。复思此业从何而生。知从烦
    恼。复思烦恼依谁而生。即知依事。复思此
    事由谁而转。即知此转由结生心。菩萨尔时
    便作是念。一切过患皆由此心。故于此心
    深生厌异。虽无广略而更重观。齐识转还
    义属于此。问无明既略何为不观。答隔行
    支故。谓观缘起必依次第。不可越行而
    观无明。有作是说。先观有缘生时已观业
    名色。后观名色缘识时即观异熟名色。若
    复观行缘识。亦观业名色。与前不异故不
    重观。有余师说。先观有缘生时。已观远缘。
    后观名色缘识时。即观近缘。若复观行缘
    识。亦观远缘。与前不异故不重观。如近
    远。在此在彼现前不现前此众同分余众同
    分。应知亦尔。或有说者。先观有缘生时已
    观前生缘。后观名色缘识时即观俱生缘。
    若复观行缘识亦观前生缘。与前不异故
    不重观。复有说者。先观有缘生时已观转
    缘。后观名色缘识时即观随转缘。若复观行
    缘识亦观转缘。与前不异故不重观。或复
    有说。避无穷过故不重观。谓先观老死即
    观此生名色六处触受。先观生即观此生识。
    后观名色六处触受即观前第二生老死。后
    观识即观前第二生生。若复观无明行应
    观前第三生。若尔亦应观第四生。如是展
    转便为无穷。故不重观无明及行。尊者世友
    作如是说。何故齐识心便转还。以识乐住
    识住中故。谓识不欲舍于识住。识住者即
    名色。故观识已还观名色。复作是说。识与
    名色互为缘故。复作是说。此二展转为因
    果故。大德说曰。何故齐识心便转还。以度
    识支无所缘故。犹如尺蠖行至草端。上无
    所缘即便退下观心亦尔。唯应至识。余非
    其境故便退还。胁尊者言。何故齐识心便转
    还。缘转还故。谓前已说识缘名色。今复更
    说名色缘识。前为因者今转为果。境转还
    故心亦转还。尊者妙音作如是说。何故齐
    识心便转还。识是生死众苦本故。谓我菩萨
    厌生死苦。逾城出家推寻世间老病死苦。
    谁为根本。谓结生心。复推此心由谁而
    引。谓业。复推此业由谁而发。谓烦恼。复推
    烦恼依谁而起。谓事。复推此事谁为根本。
    谓结生心。便作是念。此结生心恒为生死众
    苦根本。深可厌患。齐此应还修真对治。尊
    者设摩达多说曰。何故齐识心便转还。以未
    来生可比知故。谓先观见有缘生时。知现
    在生是众苦本。后复观见名色缘识。知过去
    生是众苦本。便作是念。现在过去生死众苦。
    既生为本。未来亦然。故不复须更观余境。
    是故齐识心便转还。由诸有支皆有三世。
    尊者望满所说义成。如说。无明行位现在前
    时。二支现在乃至广说。如契经说。佛告苾
    刍。我于尔时作如是念。谁不有故老死不
    有。谁灭故老死灭。作是念已便起现观。生
    不有故老死不有。生灭故老死灭。如是乃
    至复作是念。谁不有故行不有。谁灭故行
    灭。作是念已便起现观。无明不有故行不
    有。无明灭故行灭。行灭故识灭。乃至广说。
    问何缘菩萨流转分中但观十支。还灭分中
    具观十二支耶。答菩萨憎恶流转故但观
    十支爱乐还灭故具观十二支。复次流转
    分中多诸过患。牵心劣故但观十支。还灭分
    中多诸功德。牵心胜故具观十二支诸契经
    中。或说缘起如灯。或说缘起如火聚。或
    说缘起如城。问世尊何故说缘起法如
    灯如火聚如城耶。答随所现见即以为
    喻。谓所化生现见灯者。即以灯喻显缘
    起法。若所化生现见火聚。即以火聚。显
    缘起法。若所化生现见城者。即以城喻
    显缘起法。复次若所化生闻说灯喻解缘
    起者。佛说如灯。若所化生闻说火聚解
    缘起者。说如火聚。若所化生闻说如城
    解缘起者。佛说如城。复次若所化生有
    下品爱取者。佛则为说缘起如灯。若所化
    生有中品爱取者。佛则为说缘起如火聚。
    若所化生有上品爱取者。佛则为说缘起
    如城。如三品爱取。三根三乐应知亦尔
    如世尊说。无明缘行取缘有。乃至广说。问
    何故作此论。答为欲分别契经义故。谓契
    经说。无明缘行取缘有。虽作是说而不广
    辩。经是此论所依根本。彼未辩者今应分
    别。复次为令疑者得决定故。谓行与有体
    俱是业。或有生疑其体无别。为显差别故
    作斯论。云何无明缘行。云何取缘有。答无
    明缘行者。此显示业先余生中造作增长。
    得今有异熟。及已受异熟。取缘有者。此显
    示业现在生中造作增长。得当有异熟此显
    示业者。此佛世尊显了开示已造今造一
    切不善善有漏业。先余生中者。显示此业
    在先世余众同分中已尽已灭已离已变。造
    作增长者。显示此业发起圆满从烦恼生
    能得果故。得今有异熟者。显示此业感得
    此生诸果异熟。及已受异熟者。显示此业
    已受前生诸异熟果所有前生造作增长。
    善不善业彼异熟果。若今熟。若已熟者。当
    知皆在行支分中。现在生中者。显示此业
    唯在此生众同分中。造作增长非余生中。
    得当有异熟者。显示此业得未来生诸果异
    熟。所有今生造作增长。善不善业彼异熟果。
    于此生中果未熟者。当知皆在有支分中。
    问何故过去生所造业果已熟者名行。现在
    生所造业于此生中果未熟者名有耶。答过
    去生所造业果。已熟者。已衰朽。已受用。已
    与果。已办事。无势力。不能更引后有异熟。
    然已造作已迁变故。说名为行。现在生所
    造业。于此生中果未熟者。与彼相违说名
    为有。有作是说。过去生所造业果已熟者。
    是故业故说名为行。现在生所造业于此生
    中果未熟者。是新业故说名为有。有余师
    说。过去生所造业果已熟者。已与果故说
    名为行。现在生所造业于此生中果未熟
    者。未与果故说名为有
    问造作增长有何差别。有说。此二无有差
    别。所显业体无差别故。有说。此二亦有差
    别。谓名则差别。名造作。名增长故。复次义
    亦有差别。谓有由一善恶行生善恶趣。有
    由三善恶行生善恶趣。由一者。加行时唯
    造作。成满时具二种。由三者。作一二唯
    造作。若作三具二种。复次有由一无间业
    堕地狱。有由五无间业堕地狱。由一者。加
    行时唯造作。成满时具二种。由五者。作四来
    唯造作。若作五具二种。十善不善业道亦尔。
    复次有由多业感一生果。如诸菩萨。由
    三十二百福业故感最后身。造三十一百福
    业来唯造作。造三十二百福业满具二种。
    复次故思造业具二种。非故思者唯造作。
    复次先思造业具二种。率尔造者唯造作。
    复次有加行业具二种。无加行者唯造作。
    复次三时定业具二种。时不定者唯造作。复
    次处定受业具二种。处不定者唯造作。复
    次定受果业具二种。不定受者唯造作。复
    次不善业恶趣受者具二种。人天受者唯
    造作。善业人天受者具二种。恶趣受者唯
    造作。复次不善业。以不善业为眷属者具
    二种。以善业为眷属者唯造作善业。以
    善业为眷属者具二种。以不善业为眷
    属者唯造作。复次不善业。在耶见愚因果
    身中者具二种。在正见不愚因果身中者
    唯造作。善业与上相违。复次不善业。在破
    戒破见身中者具二种。在破戒不破见身中
    者唯造作。善业。在具戒具见身中者具二
    种。在不具戒具见身中者唯造作。复次不善
    业。在坏加行坏意乐身中者具二种。在坏
    加行不坏意乐身中者唯造作。善业。在具加
    行具意乐身中者具二种。在具意乐不具加
    行身中者唯造作。复次若业作已不舍不
    吐不依对治者具二种。若业作已能舍能
    吐依对治者唯造作。复次若业三时恒觉
    悟者具二种。若不尔者唯造作。复次若业作
    已无变悔者具二种若业作已有变悔者
    唯造作。复次若业作已恒忆念者具二种。若
    业作已不恒忆念唯造作。复次若业作事究
    竟具二种。若不究竟唯造作。复次若业数作
    具二种。若不数作唯造作。复次若业作已欢
    喜赞叹回向果者具二种。若不尔者唯造作。
    复次明了心作具二种。不明了者唯造作。诸
    如是等是谓差别

    说一切有部发智大毘婆沙论卷第二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