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阿毘达磨大毗婆沙论>阿毘达磨大毘婆沙论卷第十_杂蕴第一中智纳息第二之二
  • 杂蕴第一中智纳息第二之二

    问缘一切法非我行相。自体是何。答慧为自
    体。如自体我物相分。自性亦尔。已说自体。
    所以今当说。问何故名为缘一切法非我行
    相。答此慧行一切法起非我相故。名缘
    一切法非我行相。界者此行相。唯欲色界
    无色界中。亦有此行相而不能缘一切法。
    后当广说。地者此行相在七地谓欲界未至
    静虑中间。及根本四静虑。此则总说。若别
    说者。闻所成慧。唯在五地。谓欲界四静虑。
    思所成慧唯在欲界。修所成慧唯在六地。
    谓前说七地中除欲界。四无色地。亦有此行
    相。而不能缘一切法。谓空无边处。非我行
    相。缘四无色。彼因彼灭。一切类智品道。及
    四无色非择灭。一切类智品道。非择灭并一
    切虚空无为。或欲令是一物。或欲令是
    多物。此行相尽能缘。识无边处非我行相。
    缘上三无色。彼因彼灭。一切类智品道。及上
    三无色非择灭。一切类智品道。非择灭并一
    切虚空无为。或欲令是一物。或欲令是多
    物此行相尽能缘。无所有处非我行相。缘
    上二无色。彼因彼灭。一切类智品道。及上二
    无色非择灭。一切类智品道非择灭。及一切
    虚空无为。或欲令是一物。或欲令是多
    物。此行相尽能缘非想非非想处。非我行相。
    缘非想非非想处。彼因彼灭。一切类智品
    道。及非想非非想处非择灭。一切类智品道。
    非择灭并一切虚空无为或欲令是一物。
    或欲令是多物。此行相尽能缘。有余师说。
    空无边处非我行相。缘五地非择灭。谓四
    无色第四静虑。余如前说。乃至非想非非想
    处非我行相。缘二地非择灭。谓彼自地无所
    有处。余如前说。评曰。应知此中前说者
    好。问何故无色地。无缘一切法。非我行
    相耶。答若地中有顺决择分。及彼加行相似
    善根。彼地可有缘一切法。非我行相。无
    色不尔故彼地无。有说。若地中有行谛善
    根。彼地可有如是行相。无色不尔。有说。
    若地中有现观边世俗智。彼地可有如是
    行相。无色不尔。有说。若地中有见道及见
    道加行。彼地中有如是行相。无色不尔。有
    说。若地观胜有此行相无色止胜故彼地
    无。所依者。此非我行相。依欲色界身。初起
    依欲界身。行相者。作非我行相。所缘者。缘
    一切法。念住者。是杂缘法念住。智者是世
    俗智。三摩地俱者非三摩地俱。根相应者
    三根相应。谓乐喜舍。问亦有善忧根能缘
    一切法。何故此行相非彼相应。答互相违
    故。谓此欢行相转。彼戚行相转。故不相应。
    世者此行相堕三世。缘三世及离世。善不
    善无记者。是善缘三种三界。系不系者。欲色
    界系。缘三界系及不系。学无学。非学非无学
    者。是非学非无学。缘三种见所断修所断。
    不断者是修所断缘三种。缘名缘义者。名
    义俱缘。缘自相续他相续。非相续者。三种
    俱缘。闻思修所成者。通三种。加行得。离染
    得。生得者。可言通三种。此则总说。若别说
    者。欲界闻思所成非我行相。唯加行得。
    色界闻所成非我行相。可言加行得可言
    生得。云何可言加行得。谓若此间于自共
    相善。修习者生彼便得。若不尔者生彼不
    得。云何可言生得。谓虽此间善修习已。
    若未生彼终不能得。生彼方得。彼闻所成
    非我行相。必依此间所修加行。生彼得故。
    色界修所成非我行相。是加行得及离染得。
    亦可言是生得。问若欲界没。生第二静虑。
    第二静虑没生初静虑。彼得初静虑非我行
    相不。答若先善修习者得。不尔者不得。乃
    至生第四静虑亦尔。问若欲界没。生无色
    界。无色界没。生初静虑。彼得初静虑非我
    行相不。有说。不得。以极远故。如是说者。
    若先善修习者得。不尔者不得。乃至生第
    四静虑亦尔。问若初静虑没。生第二静虑。
    第二静虑没。生初静虑。彼得初静虑非我行
    相不。答若先善修习者得。不尔者不得。
    生余地亦尔。问何等补特伽罗得此行相。
    为但圣者。为通异生。有作是说。唯圣者
    得。非诸异生。如是说者。异生亦得。问异生
    有二种。谓内法外法。何等异生得此行相。
    有作是说。内法者得。非外法者。彼着我
    故。不能修习空无我见。如是说者。外法异
    生亦得此行相。然与内别。谓内法者。亦加
    行得亦生得。亦得亦在身亦成就。亦现在前。
    外法异生。唯生得而不在身成就。不现
    在前。以着我故。问云何起非我行相耶。
    答若生欲界。起欲色界非我行相。俱能缘
    一切法。若生初静虑。起初静虑非我行相。
    不定者亦能缘一切法。定者唯缘从初静
    虑乃至有顶。起上三静虑非我行相。亦唯
    能缘从初静虑乃至有顶。若生第二静虑。
    起第二静虑非我行相。不定者能缘一切
    法。定者唯缘从第二静虑乃至有顶。起
    第三第四静虑非我行相。亦唯能缘从第
    二静虑乃至有顶。若生第三第四静虑。如
    理应说。若生欲界色无色界。起无色界非
    我行相。缘法分齐如前已说。问欲色二界非
    我行相。何者缘法多耶。答色界非我行相。若
    不定者。所缘法与欲界等。若定者则所缘法
    少于欲界。谓不能缘自随转色。欲界非我
    行相。无随转色故。能缘一切色故。有说。
    言有身念住。缘一切色无有受心。法念住
    缘一切受心法。问此缘一切法非我行相。
    为有漏为无漏耶。答是有漏非无漏。所以
    者何。有世俗非我行相。尚不能缘一切法。
    如顺决择分。何况无漏非我行相。能缘一切
    法耶。以此行相别谛缘故。如诸邪见尚无
    一时缘二谛者。况缘多耶。如所对治能对
    治亦尔。问有漏非我行相。能断烦恼不。答
    不能断。问若尔圣者何故起耶。答令根转
    利入圣道故。复次由四缘故圣者起之。一
    为现法乐住故。二为观本所作故。三为游
    戏功德故。四为受用圣财故。问此非我行
    相。为欣作意俱。为厌作意俱耶。设尔何
    失。若欣作意俱者。云何缘可厌法。若厌作意
    俱者。云何缘可欣法。答应作是说。欣作意
    俱。问若尔云何缘可厌法。答彼瑜伽师。于
    可欣法生欣尚故。设于无量可厌聚中。有
    一可欣则生欣乐。何况多耶。如铜钱聚上
    置一金钱。便于此聚总生欣乐。此亦如是。
    故无有失
    颇有二心展转相因耶。乃至广说。问何故
    作此论。答为止他宗显己义故。谓或有
    执。因缘无体。为止彼宗欲明因缘实有体
    性。或复有执。一补特伽罗。有二心俱生。如
    大众部。为止彼宗明一补特伽罗无二心
    俱生。或有外道。引世现喻执后为前因。彼
    作是说。现见泉涌。后逼于前。令其涌泒。此
    中后水为前水因。如是诸法行三世时。未
    来世逼令入现在。现在世逼令入过去。故
    未来世为现在因。现在复与过去为因。为
    止彼宗欲明后法非前法因。若是因者。便
    违内外缘起诸法。违内法缘起者。谓应行
    缘无明。乃至老死缘生。父母因子。眼色
    因眼识。乃至意法因意识。又应羯逻蓝因
    頞部昙。乃至壮因于老。如是等违外法缘
    起者。谓应种子因芽。乃至花因于果。如
    是等复有大过。谓应未造业而受果。受果
    已方造业。其事云何。应先受苦乐异熟。
    后造善恶业。先得律仪不律仪果。后受律
    仪不律仪戒。先堕地狱后造无间。先作轮
    王后造彼业。先得无上正等菩提。然后乃
    修六到彼岸。若未作业先受根者。应已作
    业而便失坏。是则应无解脱出离。是故不
    可后为前因。由此因缘故作斯论。颇有
    二心展转相因耶。答无。所以者何。无一补
    特伽罗非前非后。二心俱生。又非后心为
    前心因。此中无者。即止拨无因缘实体。谓
    无二心展转相因。然有余法互为因义。
    无一补特伽罗等者。即止大众部执。一补
    特伽罗有二心俱生。一补特伽罗者。遮多补
    特伽罗。非前者遮过去。非后者遮未来。此
    则显示一补特伽罗现在一刹那顷无有二
    心。有别诵言。非曾非当非现一补特伽罗
    二心俱生。此则显示一补特伽罗三世。一
    刹那顷皆无二心。又非后心为前心因者。
    此即止外道执后为前因。显示后法非前
    因义。此中俱依五因作论故答言无。若
    依六因应答言有。以能作因皆遍有故。
    无一补特伽罗等者。遮相应俱有因义。又
    非后心为前心因者。遮同类遍行异熟因
    义。皆不遮者。谓能作因。如说二心无互为
    因义。如是二受二想。二思二触。二作意二
    胜解。二欲二念。二定二慧等。诸心所法二眼。
    乃至二身等诸色法。二命根二众同分等。心
    不相应行法同类。皆无互为因义
    颇有二心。展转相缘耶。乃至广说。问此中不
    应先作此论。应先作此论。何故无一补特
    伽罗。乃至广说。所以者何。先说无一补特伽
    罗。非前非后二心俱生。虽作是说。而未说
    其因缘。故次应说。何故无一补特伽罗。乃
    至广说。而不先作是说者。有何意耶答是
    作论者意欲尔故。乃至广说。有说。阿毘达
    磨为显诸法性相故说。不应求其次第。但
    不违法相。若先若后。俱不应责。有说。论
    有二种。一根本论。二傍生论。此中颇有二
    心。展转相因相缘等者。是根本论。何故无
    一补特伽罗等者。是傍生论。二根本论。理
    应先说。一傍生论理应后说。故此先说。
    颇有二心展转相缘耶。乃至广说。问何故作
    此论。答欲令疑者得决定故。谓前说无二
    心展转相因。勿谓亦无二心展转相缘。
    为除此疑。显有二心展转相缘。复有说者。
    为止拨无所缘缘体者。意显所缘缘体性
    实有。故作斯论
    颇有二心展转相缘耶。答有。如有心起无
    未来。心即思惟。此起第二心。乃至广说。问
    此中但应总答言。有不应更说。如有等言。
    所以者何。如说若法与彼法为所缘。此法
    与彼法。有时非所缘耶。答无。时非所缘故。
    答虽总言有于义已足。而为饶益诸弟子
    等。令得明了故复重说。如有等言。如有
    心起无未来。心即思惟。此起第二心者。谓
    先起一刹那邪见。或唯谤未来邪见聚。或
    总谤未来有漏诸蕴。后起第二刹那邪见。
    或唯谤过去邪见聚。或总谤过去诸蕴。彼
    二邪见。相应心展转相缘。如邪见后生邪
    见于彼谤无。如是邪见后生有身见。于彼
    执我我所。边执见计。断常见取执。第一戒禁
    取执能净疑犹豫贪染。恚憎慢自举无明
    不了。又邪见后或生正见。于彼起非常苦
    空非我。因集生缘。是有是实是性是分。有
    因有起。有处有事行相。或生无覆无记心。
    于彼起非如理。非不如理行相。是名邪见。
    相应心与诸有漏心。展转相缘。如邪见心
    余染污心应知亦尔。此中且说邪见为门。
    同染污故。如有心起有未来。心即思惟此
    起第二心。问何故复作此论。答前说邪见
    心。与有漏心展转相缘。今欲说正见心。与
    有漏心展转相缘。故作此论。谓先起一刹
    那正见或唯于未来正见聚。或总于未来
    有漏诸蕴。起有行相。后起第二刹那正见。
    或唯于过去正见聚。或总于过去有漏诸
    蕴。起非常等行相。如正见后生正见。于彼
    起非常等行相。如是正见后或生邪见。于
    彼谤无有身见。执我我所。广说乃至无明
    不了。又正见后或生无覆无记心。于彼起
    非如理非不如理行相。是名正见。相应心与
    诸有漏心。展转相缘。如正见心。无覆无记心
    应知亦尔。同不染故。如有心起无未来道。
    心即思惟此起第二心。问何故复作此论。答
    前说邪见心。与有漏心。展转相缘。今欲说
    邪见心。与无漏心展转相缘。故作此论。谓
    先起一刹那邪见谤未来道。后入正性离
    生。起苦忍苦智。或集忍集智。于彼过去邪见
    聚。起非常苦空非我。因集生缘行相。如是
    二心展转相缘。应知此中遮刹那遮流注。
    不遮时分。不遮众同分。不遮无始以来。
    遮刹那者。谓必无有前刹那起邪见谤圣
    道。第二刹那即能入正性离生故。遮流注
    者。谓必无有一流注中。先起邪见谤圣道。
    后即能入正性离生。不遮时分者。谓初日
    分时。起邪见谤圣道。中日分时。即能入正
    性离生。中日分时。起邪见谤圣道。后日分
    时。即能入正性离生。夜三分亦尔。如是昼
    夜半月月时年诸位皆悉不遮。况众同分。无
    始已来。如邪见疑无明应知亦尔。同缘道
    故。如有心起有未来道。心即思惟此起第
    二心。问何故复造此论。答前说正见心。与
    有漏心展转相缘。今欲说正见心。与无漏
    心展转相缘。故造斯论。谓先起一刹那正
    见。或唯于未来无漏心。或总于未来无漏
    诸蕴。起有行相。后起圣道。或惟于过去正
    见聚。或总于过去有漏诸蕴。起非常苦空非
    我。因集生缘行相。如是二心展转相缘。应
    知此中诸有欲令唯共相作意无间起圣
    道者。彼遮刹那。不遮流注等。遮刹那者。
    此有未来道心行相。是自相作意故。诸有
    欲令二种作意无间皆起圣道者。彼亦不
    遮刹那。如有二知他心者。彼二心展转相
    缘。问何故复作此论。答前说自相续心。与
    自相续心展转相缘。今欲说自相续心。与
    他相续心展转相缘。故作斯论。问此中说何
    等二知他心者。彼二心互相缘耶。答此中说
    根等地等道等。二知他心者。彼二心展转相
    缘。根等者。谓同利根中根软根。地等者。
    谓同依初静虑。乃至同依第四静虑。道等
    者。谓同有漏。同无漏。同法智品。同类智品。
    同学同无学。问彼二心云何相缘。答但缘彼
    心。非彼心所缘及能缘行相。若缘彼心所缘
    及能缘行相者。则有自缘之过。问亦有余
    智俱心展转相缘。何故但说他心智俱。答
    是作论者。意欲尔故。乃至广说。有说。应说
    而不说者。当知此义有余。有说。此中但说
    明了不杂易可知者。余智不尔。问有多种
    他心智。此中为说何者。答说加行得离染
    得者。问何故不说余耶。答是作论者意欲
    尔故。乃至广说。有说。应说而不说者。
    当知此义有余。有说。此中但说名义胜
    者。谓加行得。离染得者。是修所成。通慧所摄
    四支五支。胜静虑果。有说。此智于境无有
    谬失。余则不尔。是以不说。今因此文动尔
    焰海。如说。二心展转相缘。应知受等诸心
    所法相缘亦尔。又亦应说部界善等诸心相
    缘。部者。谓见苦所断心。与见苦集修所断
    心展转相缘。见集所断心。与见苦集修所断
    心。展转相缘。见灭所断。有漏缘心展转相
    缘。见道所断。有漏缘心展转相缘。见道所
    断。无漏缘心与无漏心。展转相缘。应知无
    漏心亦展转相缘。修所断心展转相缘。修所
    断心与无漏心展转相缘。应知修所断心。
    与见苦集所断心展转相缘者。谓善无覆无
    记。与无漏心。展转相缘者唯善。界者欲界
    心。与欲色界及不系心。展转相缘。色界心
    与色无色界及不系心。展转相缘。无色界
    心。与无色界及不系心。展转相缘。应知
    无色界心。与色界心展转相缘者。谓空无边
    处近分。善等者。谓善不善无记心。各与三种
    心。展转相缘。唯除不善异熟。以彼唯在
    五识身故。余无覆无记心。有展转相缘义。
    又此中所说。邪见谤因谤果者。有四句差
    别。谓或依因谤果。或依果谤因。或不依
    因谤果。或不依果谤因。依因谤果者。如
    说。妙行恶行无果异熟。依果谤因者。如
    说。一切士夫补特伽罗所受苦乐无因
    无缘。不依因谤果者。如说。无有化生
    有情。不依果谤因者。如说。无有妙行恶

    问缘有四种。此中何故但说因及所缘。非
    余二耶。答是作论者意欲尔故。乃至广说。有
    说。应说而不说者。当知此义有余。有说。
    彼二亦在此所说中。谓若说因缘。应知已
    说等无间缘。如无二心展转为因。亦无二
    心展转为等无间故。若说所缘缘。当知已
    说增上缘。如有二心展转为所缘。亦有二
    心展转为增上故。何故无一补特伽罗。乃
    至广说。问何故复作此论。答为止他宗显
    己义故。谓或有执。等无间缘。体非实有。为
    遮彼意。欲显实有等无间缘。或有执。一补
    特伽罗二心俱生为重遮彼显唯一心。有
    说。此文是傍生论。前说无一补特伽罗。非
    前非后。二心俱生。未说所以。今欲说之。故
    作斯论。何故无一补特伽罗。非前非后二心
    俱生。答无第二等无间缘故。谓心心所法生
    必依止等无间缘。既无第二等无间缘。故必
    无一补特伽罗。非前非后二心俱生。此复应
    问。何故无第二等无间缘。故复答言。有情
    一一心相续转故。谓有情心。法尔一一相续
    而转。无二无多。此是展转更相答义。有说。
    此文重答前问谓先问言。何故无一补特伽
    罗。非前非后二心俱生。今重答言。有情一
    一心相续转。谓一一有情由法尔力。但有一
    心相续而转。所以者何。未来心聚。必由现在
    和合故生。不和合则不生。现在但有一和
    合故。令未来心一一而起。犹如多人经于
    狭路。一一而过尚无二并。何况有多。又
    如牛羊圈门狭小一一而出。无二无多。如
    是有情未来心聚。依现和合一一而生。设
    现在世有多和合。为开次者。则应一时有
    多心起。但无此事故一一生。又由和合有
    先后故。假使先有修道和合。后见道者则
    应修道。先见道生但无此事故。先起见道。
    由此无一补特伽罗。非前非后。二心俱生。
    于此义中复有分别。谓何故无一补特伽
    罗。非前非后二心俱生。尊者世友说曰。于
    一刹那身。唯有一心。依彼转故无有二。
    复次于一刹那命根唯一心。依彼转故无
    有二。复次于一刹那。唯有一类众同分
    心。依彼转故无有二。大德说曰。法生时和
    合唯一无二。不可一和合有二果生故。
    一刹那心唯有一。复有说者。若有二心俱
    生。则应不可调伏。如今一心刚强[怡-台+龙]悷。犹
    难调伏况二心耶。若心不可调伏。则无得
    解脱义。故一相续无二心俱。或有说者。
    若一相续二心俱生。则有杂染清净。俱时起
    过。谓一心杂染。一心清净。如是则无得
    解脱理。又应一时生善恶趣。复次若一相
    续二心俱生。何妨有三。若有三者。应一时
    受三界异熟。是则界坏亦无解脱。复次若一
    相续三心俱生。何妨有四。若有四者。应
    一时受四生异熟。是则生坏亦无解脱。复次
    若一相续四心俱生。何妨有五。若有五
    者。应一时受五趣异熟。是则趣坏亦无解
    脱。复次若一相续五心俱生。何妨有六。
    则应一时六识俱起应一时取一切境界。
    复次若一相续六心俱生。何妨有百。若有
    百者何妨有千。乃至何妨无数俱起。若尔
    诸法从未来世。应一时生。于现在世一时
    而灭。是则应无未来现在。以观未来现在
    故。说有过去。未来现在无故过去亦无。若
    无三世则无有为。若无有为则无无为。如
    是则一切法皆无。是为大过。是故无有二
    心俱生。有余师说。若一相续二心俱生。则
    应受等诸心所法亦二俱生。则一刹那应有
    十蕴。则有情坏。有情坏故所依身坏。所依
    坏故则五部坏。五部坏故则对治坏。对治
    坏故则遍知坏。遍知坏故沙门果等一切皆
    坏。勿有此过。故一相续无二心俱。问如一
    刹那有多心所。而无前过心亦应尔。尊者
    世友说曰。心所虽多而与心同一。等无间缘
    之所引起。如心是一受等亦一。故无有过。
    大德说曰。心与受等一和合生。如心是一
    受等亦一。故无有过。复有说者。心与受等
    一作意生。如心是一受等亦一。虽皆名心
    所而体类各异。故无有失
    问如前所说。等无间缘自体是何。答除阿
    罗汉最后心心所法。诸余过去现在心心所
    法。是谓等无间缘自体。问何故阿罗汉最后
    心心所法。非等无间缘耶。答彼心心所法。
    若是等无间缘者。彼后应有心心所法生。若
    尔便无究竟解脱。有余师说。彼亦是等无间
    缘。彼后心心所法不生者。有余缘故。非
    彼为碍。设当生者亦与作缘。犹如意根意
    界意处。彼不应作是说。所以者何。等无间
    缘依作用立。若法与彼法作等无间缘。
    无法无有情。无呪术无药物等。能为障
    碍令彼不生。意根界处。依根相故立。虽
    后识不生。而有根等相故。得名根等问何
    故阿罗汉最后心有意根等相而无等无间
    缘相耶。答意根界处。不必观于后法。故立
    观心所等。亦得名故。等无间缘。观后法立
    后不生故。不说为缘。复次不生法中。有
    意识相。故最后心是意根等。不生法中无等
    无间相。以杂乱住故。是以最后心等。不立
    等无间缘。问等无间缘。以何为相。答体即
    是相。相即是体。不应离体别求其相。尊者
    世友说曰。能开避义。是等无间缘相。复次
    与次第义。是等无间缘相。复次与作用义。是
    等无间缘相。复次能生心义。是等无间缘相。
    复次能引发心义。是等无间缘相。复次能
    警觉心义。是等无间缘相。复次能令心相
    续义。是等无间缘相。大德说曰。能引生无
    间心义。是等无间缘相。尊者婆末罗说曰。
    能令未已生心续已生心义。是等无间缘相。
    阿毘达磨者说曰。能令各别自相法无间生
    义。是等无间缘相。各别自相法者。谓受想
    等心所。及心自相各别。俱时而生无容有
    二。有余师说。令相似法无间生义。是等无
    间缘相。已说体相。所以今当说。问何故名
    曰等无间缘。答此缘能引等无间法。是故名
    曰。等无间缘
    问前后刹那。诸心所法。或多或少。云何名
    等。如欲界心所多非色界。色界心所多非
    无色界。善心所多非不善。不善心所多非
    无记。有漏心所多非无漏。如何可说此缘
    能引等无间法耶。答。依事等说。不依数
    等。故无有过。若一心中。有一想二受等者
    可不名等。以一心中受等心所随所应生。
    各唯有一。是故名等。问为心但与心。受
    等但与受等。作等无间缘。为不尔耶。相似
    相续沙门说曰。心但与心作等无间缘。受等
    亦尔。各与自类作等无间缘。彼不应作是
    说。所以者何。若必尔者。应善心还生善心。
    不善心还生不善心。无记心还生无记心。贪
    心还生贪心。恚心还生恚心。痴心还生痴
    心。如是便无究竟解脱。又诸心所。或少或
    多。少生多时。便应缘阙。多生少时。便应
    果减。如是则一心聚中。有从缘生。有不从
    缘生。有作缘者。有不作缘者。又无漏心
    聚。应无缘而生。应作是说。心与心亦与
    受等。受与受亦与心等。作等无间缘。余心所亦尔
    问为心与心。作近等无间缘非受等。受等
    与受等。作近等无间缘非心等。为不尔
    耶。相似相续沙门说曰。心与心作近等无间
    缘非受等。受等与受等。作近等无间缘
    非心等。彼不应作是说。所以者何。前已说
    能开避义是等无间缘相。开避义中。无远
    近故。应作是说。前生心聚与后生心聚。作
    等无间缘。无有差别。如豆等聚

    说一切有部发智大毘婆沙论卷第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