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阿毘达磨大毗婆沙论>阿毘达磨大毗婆沙论卷第五_杂蕴第一中世第一法纳息第一之四
  • 杂蕴第一中世第一法纳息第一之四

    世第一法。当言一心多心耶。乃至广说。问
    何故作此论。答虽已说彼相应差别。而未
    显示现前多少。今欲显示唯一刹那。故
    作斯论复次为欲遮遣他宗义故。如分别
    论者执。世第一法。相续现前。彼说相续总
    有三种。一时相续。二生相续。三相似相续。
    世第一法。虽无前二。而有后一。今欲遮遣
    彼所执义显世第一法唯一念现前。复次为
    令疑者得决定故。谓先已说。若心心所法。
    为等无间入正性离生。是谓世第一法。勿
    有生疑。如心所法既有多种心亦应然。
    为令彼疑得决定故。显心所法虽有多
    种而心唯一。由此因缘。故作斯论。世第一
    法当言一心多心耶。答应言一心。问如前
    已说。未来修者。亦得名为世第一法。是则
    此法应有多心。而言一心斯有何意。答此
    中但说现在前者故言一心。问今于此中
    何故不说未来修者。答应说而不说者。当
    知此义有余。此中复有多复次释。前已说
    故今不说之。虽说一心而未释义。何故
    此法非多心耶。非但有言义则可了。答从
    此心心所法无间。不起余世间心唯起出
    世心。世间心者谓有漏堕有心。即所遮止第
    二念等世第一法。出世心者。谓无漏断有心。
    即所引起苦法智忍相应之心。若当起余
    世间心者。为劣为等为胜。无有是处。为
    分别故假设斯问。劣等胜者。对前刹那。但
    有三故。若当劣者应不能入正性离生。何
    以故。非以退道能入正性离生故。谓非衰
    退萎悴坠落破坏之道能入正性离生。要以
    胜进增盛勇猛坚固之道。能入正性离生
    故。若当等者。亦不能入正性离生。何以故。
    先以此类道不能入正性离生故。谓此初
    后品类。相似如初刹那。有障碍有留离。无
    势力故。不能入正性离生。后诸刹那亦
    应如是如初刹那。不能无间引起圣道。后
    诸刹那亦应如是。品类同故。则应究竟不
    能证入正性离生。如是应无解脱出离。
    若当胜者。先应非世第一法。后方是世第
    一法。以世第一法声。显最胜等义故。问
    先者既非世第一法。为是何法。答是增上
    忍。问何故见道唯胜加行无间。引生于修
    道。中引生圣道。通劣等胜。答以见道是未
    曾得道。要多功用。加行作意。方能现前。是
    故唯胜加行。引起修道。既是本曾得道。
    不多功用。加行作意而现在前。故劣等胜皆
    能引起。然世第一法与第一法。为因缘增
    上缘。因缘者有三因。谓相应因。俱有因。同
    类因。此是总说。若别说者。过去与过去为
    二因。谓相应俱有。与未来为一因。谓同类
    未来与未来为二因。谓相应俱有。现在与
    现在为二因。谓相应俱有。与未来为一因。
    谓同类增上缘者。谓不碍生及唯不障
    世第一法。当言退不退耶。乃至广说。问何
    故作此论。答虽已说彼一心非多。而未分
    别为退不退。今欲分别故作此论。复次为
    止他宗显正义故。谓或有执。世第一法亦
    有退者。为止彼意。显示此法决定不退故
    作斯论。世第一法当言退不退耶。答应言
    不退。虽有此说应更显示不退因缘。非但
    有言义便显了。何故此法定不退耶。答世第
    一法。随顺谛趣向谛临入谛。此彼中间。无
    容得起不相似心。令不得入圣谛现观。
    问云何名为随顺谛。趣向谛。临入谛耶。有
    说此中现观说名为谛。谓世第一法。随顺
    现观。趣向现观。临入现观。有说此中道谛
    说名为谛。谓世第一法。随顺道谛。趣向道
    谛。临入道谛。有说此中见道说名为谛。谓
    世第一法。随顺见道。趣向见道。临入见道。
    有说此中苦谛说名为谛。谓世第一法。随
    顺苦谛。趣向苦谛。临入苦谛。有说此中苦
    法智忍名谛。谓世第一法。随顺苦法智忍。
    趣向苦法智忍。临入苦法智忍。然于此中
    随顺有二。一趣向随顺。二临入随顺。世第一
    法。于苦法智忍。具二随顺。为等无间缘。引
    生彼故。此彼中间。无容得起不相似心
    者。谓此世第一法。彼苦法智忍中间。无容
    得起有漏堕有不相似心。令不得入圣谛
    现观者。谓令苦法智忍不得现前。问世第
    一法。既是有漏与无漏心。可不相似。何故
    乃说有漏堕有心名不相似。无漏断有心
    名相似耶。答世第一法。厌恶有漏。趣向无
    漏。故说有漏名不相似。无漏名相似。背此
    向彼故。犹如有人为自亲里之所苦恼。依
    附他人以为救护。于自亲里作他人想。于
    他人处作亲里想。此亦如是。复有说者。世
    第一法。以与苦法智忍同办一事。谓舍异
    生性等。故说有漏。名不相似。无漏名相似。
    同办一事故。为于前义。乃至愚夫。亦能解
    了。故说现喻。譬如壮士渡河渡谷渡
    山渡崖。中间无能回转。彼身还至本处。
    或往余处。先所发起。增上身行未至所趣。
    必不止息。世第一法亦复如是。随顺谛。趣
    向谛。临入谛。此彼中间。无容得起不相似
    心。令不得入圣谛现观。此中渡河者。
    谓从此岸往趣彼岸。渡谷者。谓从此边
    往趣彼边渡山者。谓从此峰往趣彼峰
    渡崖者。谓从高趣下。或如有人。从屋
    [木*脊]堕。未至地顷。便起是心。我当腾踊却
    还本处。彼如意不无如是事。假使彼人。
    或以神力。或以呪术。或以药物。还至本处。
    可有是事。然从世第一法。未至苦法智忍。
    中间能起不相似心。令不得入圣谛现观。
    无有是处。为令此义转得明了。故今复举
    第二现喻。如赡部洲。有五大河。一名殑伽。
    二名阎母那。三名萨落瑜。四名阿氏罗筏
    底五名莫醯。如是五河。随顺大海。趣向大
    海。临入大海。中间无能回转。彼流还至
    本处。或往余处。彼决定能流入大海。世第
    一法。亦复如是。随顺谛。趣向谛。临入谛。
    彼此中间。无容得起不相似心。令不得
    入圣谛现观。问前喻今喻。有何差别。又前
    于义。有何不尽而更须说第二喻耶。有
    说。二喻于义无别。欲令前喻所显义理转
    复增明。故说今喻。有说。二喻亦有差别。前
    喻为遮不如理事。后喻为显如理事故。
    复次前以内分具足为喻后以外分具足
    为喻。复次前喻为止内分留难。后喻为止
    外分留难。如五大河流入大海。无能回彼
    还至本处谓令还入无热恼池。无能转彼
    往趣余处。谓使傍流或左或右。前喻回转准
    此应知。彼五大河未入海顷。颇有能令不
    入海不。无如是事。假使有人。或以神力。
    或以呪术。或以药物。令至本处。可有是
    事。然世第一法。未至苦法智忍。中间能起
    不相似心。令不得入圣谛现观。无有是
    处。尊者造此发智论时。住在东方。故引
    东方。共所现见。五河为喻。而实于此赡部
    洲中。有四大河眷属各四。随其方面流趣
    大海。谓即于此赡部洲中。有一大池名无
    热恼。初但从彼出四大河。一名殑伽。二名
    信度三名缚刍四名私多。初殑伽河。从池
    东面金象口出右遶池一匝流入东海。次
    信度河。从池南面银牛口出。右遶池一匝
    流入南海。次缚刍河。从池西面吠琉璃马
    口出。右遶池一匝流入西海。后私多河。从
    池北面颇胝迦师子口出。右遶池一匝流入
    北海。殑伽大河。有四眷属。一名阎母那。二
    名萨落瑜。三名阿氏罗筏底四名莫醯。信
    度大河。有四眷属。一名毘[竺-二+跛]奢。二名蔼罗
    筏底。三名设呾荼卢。四名毘呾婆多。缚刍
    大河。有四眷属。一名筏刺弩。二名吠呾刺
    尼。三名防奢。四名屈惷婆。私多大河。有四
    眷属。一名萨梨。二名避魔。三名捺地。四名
    电光。如是且说有大名者。然四大河。一一
    各有五百眷属。并本合有二千四河。随其
    方面流趣大海。如是所说。二千四河未入
    海顷。颇有能令不入海不。无如是事。假
    使有人。或以神力。或以呪术。广说乃至。令
    不得入圣谛现观。无有是处
    复次世第一法。与苦法智忍作等无间缘。
    无有一法速疾回转过于心者。可于尔时
    能作障碍令不得入圣谛现观。是故此法
    决定不退。此中复次难释如前。谓此前文但
    是方便开纵论道。今所说者乃是根本遮夺
    论道故。应言复次及如本文说。此中意说。
    世第一法。与苦法智忍。作等无间缘。此正
    灭位取果与果。彼苦法智忍次必现前。若法
    与彼法为等无间缘。正灭位中取果与果。
    若法若有情若呪术。若药物若佛若独觉。若
    到彼岸。诸声闻等。能作障碍。使第二念不
    现前者。无有是处。此中所言。无有一法
    速疾回转过于心者。应知即是苦法智忍相
    应之心。此心必定速疾现前。无有余法速疾
    回转过于此故。如世尊说苾刍当知。我不
    见一法速疾回转犹如心者。乃至广说。彼
    契经文。如后定蕴当广分别。以佛说心速
    疾回转过余法故。世第一法无间刹那。苦法
    智忍必现在前。是故此法决定不退
    于此义中复有分别。问何缘世第一法定不
    退耶。答加行广大故。安足坚牢故。加行广大
    者。谓彼所习施戒闻思修所成善。悉以回向
    解脱涅槃心无所著。施者即是庄严心施。戒
    者即是别解脱戒。闻所成者。谓于圣教决
    择文义思所成者。谓不净观持息念。念住三
    义观七处善。修所成者。谓煖顶下中忍。安足
    坚牢者谓增上忍。由世第一法。加行广大。安
    足坚牢。故定不退。复次以此法后总证三
    界见所断断。非于三界见所断断有还退
    者。是故不退。复次以此法后总证非想非
    非想地见所断断。非于非想非非想地见所
    断断有还退者。是故不退。复次以此法后
    必起忍智。非于忍智有还退者。是故不
    退。复次以此法后必起见道以为重镇决
    定无有退。见道者是故不退。问因论生论。
    何缘见道定不退耶。答以彼见道是速疾道
    无留难道。非中起道是故不退。复次以彼
    行者堕在见道。大法駃流为流[漂*寸]激无
    容可退。其心慢缓方可退故。如人堕在山
    谷暴流为流所[漂*寸]无得暂住。行者亦尔
    是故不退。复次退者多起烦恼现前。住见
    道时无覆无记。有漏善心尚不得起。何况
    得起烦恼之心。是故不退。复次以住见道。
    总证三界见所断断。非于三界见所断断
    有还退者。是故不退。复次以住见道总证
    非想非非想地见所断断。非于非想非非想
    地见所断断有还退者。是故不退。复次若
    从见道有还退者。应见谛已还不见谛。
    应得果已还不得果。应现观已还不现观。
    应入正性离生已。还不入正性离生。应
    成圣者已还作异生。应住定聚已还住不
    定聚。勿有如是众多过失。是故见道决定
    不退。有作是说。以此善根唯一刹那无
    有能退半刹那者。是故不退。或有说者。以
    此善根似无间道。非住无间道可有退者。
    是故不退。复有说者。以此善根是顺胜分。
    非住顺胜分可有退者。是故不退。然有三
    种顺决择分。一顺退分。二顺住分。三顺胜分。
    谓顺退者。名顺退分。若顺住者。名顺住分
    顺胜进者。名顺胜分。煖具三种。顶亦具
    三。有说。唯二除顺住分。以顶位是进退际
    故。忍亦有二。除顺退分。世第一法。唯顺胜
    分。是故此位定无退理问此中三分。一切皆
    是顺决择分善根所摄。与后定蕴所说四分
    有何差别。答所依各异。谓此但依随顺见
    道。总立一种顺决择分。于中义别复开三
    种。后定蕴中。总依有漏修所成善。建立四
    分。若顺退者。名顺退分。若顺住者。名顺住
    分。若顺胜进者。名顺胜进分。若顺圣道者。
    名顺决择分。是故此彼所依各异
    问颇有世第一法。缘有所缘法耶。缘无所
    缘法耶。缘有所缘法。亦缘无所缘法耶。非
    缘有所缘法。亦非缘无所缘法耶。答有
    缘有所缘法者。谓若世第一法。缘心心所
    法。缘无所缘法者。谓若世第一法。缘色心
    不相应行。缘有所缘法。亦缘无所缘法者。
    谓若世第一法。缘心心所法。及缘色心不相
    应行。非缘有所缘法。亦非缘无所缘法者。
    谓随心转色。及随心转心不相应行。世第一
    法。问颇有住一刹那顷。当得缘有所缘法。
    世第一法耶。缘无所缘法。世第一法耶。缘
    有所缘法。亦缘无所缘法。世第一法耶。非
    缘有所缘法。亦非缘无所缘法。世第一法
    耶。答有。谓住增上忍时。当得如上所说四
    句。世第一法。问颇有住一刹那顷。当得世
    第一法非彼所缘耶。当得彼所缘非世第
    一法耶。当得世第一法及彼所缘耶。不当
    得世第一法。及彼所缘耶。答有。住增上忍
    时。应作此四句。且依未至定。入正性离生
    者。住增上忍时。当得世第一法。非彼所
    缘者。谓未至定所摄。世第一法中。除缘当
    现在前。所依世第一法。诸缘所余境。世第一
    法。当得彼所缘。非世第一法者。谓上五
    地所摄。世第一法中。缘当现在前。所依世第
    一法。当得世第一法。及彼所缘者。谓未至
    定所摄。世第一法中。缘当现在前。所依世第
    一法。不当得世第一法及彼所缘者。谓上
    五地所摄。世第一法中。除缘当现在前。所
    依世第一法。诸缘所余境。世第一法。如依未
    至定。入正性离生者。住增上忍时。作此四
    句。依上五地入正性离生者。住增上忍时。
    应知亦尔。问颇有成就世第一法。不成就
    彼离系得耶。答应作四句。成就世第一法。
    不成就彼离系得者。谓若依此地。入正性
    离生。彼未离此地染。成就彼离系得。不成
    就世第一法者。谓若依此地。入正性离生。
    彼命终生上地。成就世第一法。亦成就彼
    离系得者。谓若依此地入正性离生。彼已
    离此地染。不命终生上地。不成就世第一
    法。亦不成就彼离系得者。谓若未能入正
    性离生位。有余依彼有漏离系得。作如是
    言问颇有圣者。成就世第一法。不成就彼
    离系得耶。答应作四句。成就世第一法。不
    成就彼离系得者。谓若依此地入正性离
    生。彼未离此地染。成就彼离系得。不成就
    世第一法者。谓若依此地入正性离生。彼
    命终生次上地。成就世第一法。亦成就彼
    离系得者。谓若依此地入正性离生。彼已
    离此地染。不命终生上地。不成就世第
    一法。亦不成就彼离系得者。谓若依此地
    入正性离生。彼命终超次上地。生余上地
    有余依一切世第一法。及彼一切离系得。
    作如是言。问颇有成就世第一法。不成就
    彼离系得耶。答应作四句。第一句者。谓
    若依未至定。或初静虑。静虑中间。入正性
    离生。彼未离初静虑染。第二句者。谓若依
    此地入正性离生。彼命终生上地。若未得
    世第一法。生欲色界已。离初静虑染。及生
    空无边处。第三句者。谓若依此地入正性
    离生已。离初静虑染。不命终生上地。第四
    句者。谓除前相
    尊者此中。七门分别。世第一法。谓初云何世
    第一法。乃至第七世第一法。当言退不退
    耶。于中前三门是根本论。后四门是因生
    论。世第一法。由此七门。分别显示。极为明

    云何顶乃至广说。问先应说煖。后方说顶。
    如何于此先说顶耶。答如前已说。此中逆
    说。异生身中净染诸法。故先说顶后方说
    煖。问若尔此中应先说忍。何故于此超说
    顶耶。答先已说忍而不彰显。谓先已说若
    当胜者。先应非世第一法。后方是世第一
    法。先者是何。谓增上忍。既已说忍。故今说
    顶。问尊者何故覆相说忍。而不彰显广说
    忍耶。答亦应彰显广说忍相。谓云何忍何
    故名忍。忍当言何界系。及因生论。皆应广
    说。而不说者。有何意耶。答是作论者意欲
    尔故。谓作论者。随自意欲。或显或隐。或广
    或略。而作此论。不应征诘。尊者此中彰显
    广说世第一法。隐略说忍。于顶及煖显
    略而说。有余师说。若契经中。显了说者。
    尊者于此彰显而说。忍于经中不显了说。
    是故于此覆相说之。问岂不经中显了说
    忍。如世尊说。若有一类成就六法。于现
    法中。必不能得远尘离垢。于诸法中生净
    法眼。云何六法。一不乐闻法。二虽闻说
    法而不嘱耳。三虽嘱耳听。而不安住奉
    行教心。四于未证善法不勤求证。五于已
    证善法不勤守护。六不成就顺忍。应知白
    品与此相违。忍于此经既彰显说。尊者何
    故覆相说耶。彼作是言。经中虽说顺忍。而
    不说顺谛忍。故非显说。问顺忍顺谛忍。有
    何差别。义无异故。应知前说为善。问因论
    生论。何故此忍独名顺谛。非煖顶耶。答
    亦应说顺谛煖顺谛顶。而不说者。当知此
    是有余之说。义皆有故。复次言顺谛者。
    谓极随顺圣谛现观。忍极随顺圣谛现观。
    煖顶不尔故偏说忍。复次忍邻近见道。煖
    顶不尔故。复次忍与见道相似。煖顶不尔
    故。谓见道位唯法念住。恒现在前忍位亦尔
    煖顶不然。谓彼初位虽但起法念住。而增
    进位。亦得起余三念住故。复次忍位。必有
    不出意乐趣入圣道。煖顶不尔故。复次修
    观行者。于忍位中乐别观谛。于顶位中
    乐别观宝于煖位中乐别观蕴故。复次煖
    止缘谛下愚。顶止缘谛中愚。忍止缘谛上
    愚故。复次煖止缘谛麤愚。顶止缘谛中愚。
    忍止缘谛细愚故。复次煖起缘谛下明
    顶起缘谛中明。忍起缘谛上明故。复次煖
    起缘谛麤明。顶起缘谛中明。忍起缘谛细
    明故。复次煖得缘谛下信。顶得缘谛中信。
    忍得缘谛上信故。复次煖得缘谛麤信。顶
    得缘谛中信。忍得缘谛细信故。复次以忍
    位中。或时以十六行相。观察圣谛。或时以
    十二行相。观察圣谛。或时以八行相。观察
    圣谛。或时以四行相。观察圣谛。煖顶位中。
    但以十六行相。观察圣谛故。复次以忍位
    中无杂作意。煖顶位中有杂作意故。谓煖
    顶位。数数复起欲界善心观欲界苦。为间
    杂已。复能引此善根现前。忍位不尔。复次
    以忍位中唯别作意别观诸谛。煖顶位中不
    如是故。谓煖顶位。虽别作意别观诸谛。而
    于中间。修总行相总观诸谛。谓观一切有
    漏皆苦。观一切行皆是无常。观一切法皆空
    无我。唯观涅槃是真寂静。复次以忍位中有
    时相续。有一刹那观察圣谛。煖顶位中唯
    有相续观圣谛故。复次以忍位中渐略观
    谛。极能随顺。趣向涅槃。如适他方。以多
    贸少。煖顶位中不如是故。以如是等种种
    因缘。忍名顺谛。煖顶不尔。问世第一法。何
    故不立顺谛名耶。答虽复此位一切皆胜。
    而于四谛不遍观察故。不建立顺谛之

    问忍为几念住。答现在唯一。杂缘法念住。未
    来具四似见道故。问忍为几缘。答为四缘。
    谓因等无间所缘增上缘。为因缘者。谓
    与彼相应俱有同类等法为因缘。为等
    无间缘者。谓与世第一法为等无间缘。
    为所缘缘者。谓与能缘此心心所法为
    所缘缘。为增上缘者。谓除自性与余一切
    有为法为增上缘。问忍有几缘。答有四缘。
    有因缘者。谓此相应俱有同类法。有等无
    间缘者。谓已生顶。有所缘缘者谓四圣谛。
    有增上缘者。谓除自性余一切法。问忍当
    言何界系。答应言唯色界系。问忍当言
    有寻有伺。无寻唯伺。无寻无伺耶。答应言
    三种。问忍当言乐根相应。喜根相应。舍根
    相应耶。答应言三根相应。问忍当言一心
    多心耶。答应言或多心或一心。以增上忍
    一刹那故。问忍当言退不退耶。答应言不
    退。如是等义。依上所说。世第一法。如理应

    问缘何谛忍后入正性离生耶。有作是说。
    缘道谛忍后入正性离生问若尔云何所缘
    行相。不成倒错。若倒错者。云何不与入正
    性离生而作留难。答此于所缘行相。虽有
    倒错。而于入正性离生不作留难。所以者
    何。已串习故。谓修行者于此串习已成
    径路自在现前。如见道中。缘欲界忍智。后
    缘有顶忍智现在前。缘有顶忍智。后缘欲
    界忍智现在前。缘苦谛行相。后缘集谛行
    相现在前。缘集谛行相。后缘灭谛行相现
    在前。此等所缘行相。虽有倒错。而于现观
    不作留难。已串习故此忍亦尔。若作是说。
    缘道谛忍。后入正性离生者。则有三心。
    同一所缘。同一行相。谓世第一法。苦法智忍。
    苦法智相应二心。同一行相。不同一所缘。
    谓苦类智忍。苦类智相应二心。同一所缘。
    不同一行相。谓集法智忍。集法智相应余心。
    不同一所缘。不同一行相。如是说者。缘苦
    谛忍。后入正性离生。所以者何。见道是无
    漏善根。有大势力。虽所缘行相有倒错。而
    于现观不作留难。忍是有漏善根。无大势
    力。若所缘行相有倒错者。则于入正性离
    生便作留难。故修行者住忍位中。所缘行
    相。先广后略。由此得入正性离生。谓彼先
    以四行相观欲界苦。次以四行相观色无
    色界苦。次以四行相。观欲界诸行因。次以
    四行相。观色无色界诸行因。次以四行相。
    观欲界诸行灭。次以四行相。观色无色界
    诸行灭。次以四行相。观欲界诸行道。后以
    四行相。观色无色界诸行道。齐此名下忍。
    从此以后。渐渐略之。谓复以四行相。先观
    欲界苦。次观色无色界苦。乃至最后观欲界
    诸行道。渐次略去色无色界诸行道。复以四
    行相。先观欲界苦。次观色无色界苦。乃至
    最后观色无色界诸行灭。渐次略去一切诸
    行道复以四行相。先观欲界苦。次观色无
    色界苦。乃至最后观欲界诸行灭。渐次略去
    色无色界诸行灭。复以四行相。先观欲界
    苦。次观色无色界苦。乃至最后观色无色界
    诸行因。渐次略去一切诸行灭。复以四行
    相。先观欲界苦。次观色无色界苦。后观欲
    界诸行因。渐次略去色无色界诸行因。复以
    四行相。先观欲界苦。后观色无色界苦。渐
    次略去一切诸行因。复以四行相。观欲界苦。
    渐次略去色无色界苦。彼于欲界苦。以四
    行相。相续观察。复渐略之。至一行相二刹
    那观察。如苦法智忍及苦法智。齐此名中
    忍。彼复于欲界苦。一刹那观察如苦法智
    忍。此名上忍。从此无间复一刹那观欲界
    苦。名世第一法。从此无间生苦法智忍。展
    转乃至。生道类智。譬如有人。欲从己国
    适于他国。多有财产不能持去。遂以易
    鋀犹嫌其多。复以易金犹嫌金重。复以
    贸易大价宝珠。持此宝珠随意所往。行者
    亦尔。先广观察上下诸谛。后渐略之。乃至
    唯以一刹那心。观欲界苦。次生世第一法。
    次生苦法智忍。展转乃至生道类智。若如
    是说缘苦谛忍。后入正性离生。则有四心。
    同一所缘。同一行相。谓增上忍。世第一法。苦
    法智忍。苦法智相应二心。同一行相。不同一
    所缘。谓苦类智忍。苦类智相应。二心同一所
    缘。不同一行相。谓集法智忍。集法智相应余
    心。不同一所缘。不同一行相问世第一法。
    亦如忍有三品耶。答一相续中则无。多相续
    中则有。谓佛种性是上品。独觉种性是中
    品。声闻种性是下品。依六种性。三根说亦尔

    说一切有部发智大毘婆沙论卷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