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经藏 > 阿含部下>杂阿含经23
  • (六○四)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尔时。世尊晨朝着衣持恪9仓畋惹鹕氤瞧蚴场H缳仕
     身色如金山  端严甚微妙
     行步如鹅王  面如净满月
     世尊与众俱
    时。世尊以足践城门限地。作六种震动。如偈所说
     大海及大地  城郭并诸山
     牟尼足所践  动摇如浪舟
    佛变现如是神力。时。诸民人高声唱言。奇特未尝有法。变现神力。如佛世尊。入城示现如是种种未曾有法。如偈所说
     地下即成平  高地反为下
     由佛威神故  荆棘诸瓦砾li4
     皆悉不复见  聋盲及瘖哑
     即得见闻语  城郭时乐器
     不击妙音出
    时。彼世尊光相普照。如千日之焰。如偈所说
     世尊身光明  普照城邑中
     民人蒙佛光  凉若栴檀涂
    时。世尊顺邑而行。时。彼有两童子。一者上姓。二者次姓。共在沙中嬉戏。一名闍耶。二名毘闍耶。遥见世尊来。三十二大人相庄严其体。时。闍耶童子心念言。我当以麦糗qiu3。仍手捧细沙。着世尊阒小J薄酬A耶合掌随喜。如偈所说
     见大悲世尊  通身一寻光
     勇颜覩du3世尊  心生大敬信
     捧沙即奉施  得离生老际
    时。彼童子而发愿言。以惠施善根功德。令得一天下一繖san3盖王。即于此生得供养诸佛。如偈所说
     牟尼知彼心  及彼意所愿
     受果增善根  及福田力故
     即以大悲心  受其奉施沙
    时。闍耶以此善根。当得为王。王阎浮提。乃至得成无上正觉。故世尊发微笑。尔时。阿难见世尊发微笑。即便合掌向佛。而白佛言。世尊。诸佛世尊阿罗诃三藐三佛陀。非无因缘而能发微笑。今佛世尊以何因缘而发微笑。如偈所说
     世尊离调笑  无上世中尊
     齿白如珂玉  最胜今发笑
     勇猛勤精进  无师而自觉
     妙言令乐闻  无上柔软音
     而记彼童子  梵音远清彻
     无上两足尊  记彼施沙果
    尔时。世尊告阿难曰。如是。如是。如汝所说。诸佛无有因缘亦不发笑。我今笑者。其有因缘。阿难当知。于我灭度百年之后。此童子于巴连弗邑统领一方。为转轮王。姓孔雀。名阿育。正法治化。又复广布我舍利。当造八万四千法王之塔。安乐无量众生。如偈所说
     于我灭度后  是人当作王
     孔雀姓名育  譬如顶生王
     于此阎浮提  独王世所尊
    阿难。取此阒兴┲场I嶙湃缋淳写Α5毙斜舜Α0⒛咽芙獭<慈°沙。舍经行处。阿难当知。于巴连弗邑。有王名曰月护。彼王当生子。名曰频头娑罗。当治彼国。彼复有子。名曰修师摩。时。彼瞻婆国有一婆罗门女。极为端正。令人乐见。为国所珍。诸相师辈见彼女相。即记彼女。当为王妃。又生二子。一当领一天下。一当出家学道。当成圣迹。时。彼婆罗门闻彼相师所说。欢喜无量。即持其女。诣巴连弗邑。种种庄严。庄严其体。欲嫁与修师摩王子。相师云。应嫁与频头娑罗王。彼女当生福德子。子当绍王基。婆罗门即以其女嫁与此王。王见其女。端正有德。即为夫人。前夫人及诸婇女见是夫人来。作是念言。此女极为端正。国中所珍。王若与彼相娱乐者。弃舍我等。乃至目所不视。诸女辈即使学习剃毛师业。彼悉学已。为王料理鬓发。料理之时。王大欢喜。即问彼女。汝何所求欲。女启王言。唯愿王心爱念我耳。如是三启,时。王言。我是刹利灌顶王。汝是剃毛师。云何得爱念汝。彼女白王言。我非是下姓生。乃是高族婆罗门之女。相师语我父云。此女应嫁与国王。是故来至此耳。王言。若然者。谁令汝习下劣之业。女启王言。是旧夫人及婇女令我学此。王即敕言。自今勿复习下业。王即立为第一夫人。王恒与彼自相娱乐。仍便怀体。月满生子。生时安隐。母无忧恼。过七日后。立字无忧。又复生子。名曰离忧。无忧者。身体粗涩。父王不大附捉。情所不念。又王欲试二子。呼宾伽罗阿。语婆罗门言。和上观我诸子。于我灭后。谁当作王。婆罗门言。将此诸子出城金殿园馆中。于彼当观其相。乃至出往彼园。

    时。阿育王母语阿育言。承王出金殿园馆中。观诸王子。于我灭后。谁当作王。汝今云何不去。阿育启言。王既不念我。亦复不乐见我。母复言。但往彼所。阿育复启。母复敕令往。今便往去。愿母当送饮食。母言。如是。当出城去。时。出门逢一大臣。名曰阿[少/兔]nou4罗陀。此臣问阿育言。王子今至何所。阿育答言。闻大王出在金殿园馆。观诸王子。于我灭后。谁当作王。今往诣彼。王先敕大臣。若阿育来者。当使其乘老钝象来。又复老人为眷属。时。阿育乘是老象。乃至园馆中。于诸王子中地坐。时。诸王子各下饮食。阿育母以瓦器盛酪饭。送与阿育。如是诸王子各食饮食。时。父王问师言。此中谁有王相。当绍我位。时。彼相师视诸王子。见阿育具有王相。当得绍位。又作是念。此阿育。王所不应。我若语言当作王者。王必愁忧不乐。即语言。我今总记。王报言。如师所教。师言。此中若有乘好乘者。是人当作王。时。诸王子闻彼所说。各念言。我乘好乘。时。阿育言。我乘老宿象。我得作王。时。王又复语师言。愿更为观授记。师复答言。此中有第一座者。彼当作王。诸王子各相谓言。我坐第一座。阿育言。我今坐地。是我胜座。我当作王。复语师。更为重观。师又报言。此中上器.上食。此当得王。乃至阿育念言。我有胜乘.胜座.胜食。时。王观子相毕。便即还宫。时。阿育母问阿育言。谁当作王。婆罗门复记谁耶。阿育启言。上乘.上座.上器.上食。当作王子。自见当作王。老象为乘。以地为坐。素器盛食。粳米杂酪饭。时。彼婆罗门知阿育当作王。数修敬其母。其母亦重饷婆罗门。即便问言。大王崩后。谁当作王。师答言。此不可说也。如是乃至三问。师言。吾当语汝。慎勿使人知。汝生此子。名曰阿育。是其人也。夫人白言。我闻此语。欢喜踊跃。若王闻者。于师所不生敬信。师今可还本住处。若子作王者。师当一切得吉利。尽形供养。时。频头罗王边国德叉尸罗反。

    时。王语阿育。汝将四兵众。平伐彼国。王子去时。都不与兵甲。时。从者白王子言。今往伐彼国。无有军仗。云何得平。阿育言。我若为王。善根果报者。兵甲自然来。应发是语时。寻声地开。兵甲从地而出。即将四兵。往伐彼国。时。彼诸国民人闻阿育来。即平治道路。庄严城郭。执持吉瓶之水。及种种供养。奉迎王子。而作是言。我等不反大王及阿育王子。然诸臣辈不利我等。我等是故背违圣化。即以种种供养王子。请入城邑。平此国已。又使至伐佉qu1沙国时。彼二大力士为王平治道路。推诸山石。又复诸天宣令此国。阿育当王此天下。汝等勿兴逆意。彼国王即便降伏。如是。乃至平此天下。至于海际。时。修师摩王子出外游戏。又复遇逢一大臣。臣不修礼法。王子即使人打拍其身。大臣念言。此王子未得王位。用性如是。若得王者。不可而当。又闻阿育得天下。得坏五百大臣。我等相与立阿育为王。领此天下。又。德叉尸罗国反。诸臣共议。令修师摩王子去。王亦应可。即便往彼国。不能降伏。时。父王复得重疾。王语诸臣。吾今欲立修师摩为王。令阿育往至彼国。时。诸臣欲令阿育作王。以黄物涂阿育体及面手脚已。诸臣白王言。阿育王子今得重疾。诸臣便庄严阿育。将至王所。今且立此子为王。我等后徐徐当立修师摩为王。时。王闻此语。甚以不喜。忧愁不乐。默然不对。时。阿育心念口言。我应正得王位者。诸天自然来。以水灌我顶。素缯zeng1系首。寻声诸天即以水灌阿育顶。素缯系首。时。王见此相貌。极生愁恼。即便命终阿育王如礼法殡葬父王已。即立阿[少/兔]楼陀为大臣。时。修师摩王子闻父崩背。今立阿育为王。心生不忍。即集诸兵。而来伐阿育。阿育王四门中。二门安二力士。第三门安大臣。自守东门。时。阿[少/兔]楼陀大臣机关木象。又作阿育王像。像即骑象。安置东门外。又作无烟火坑聚。以物覆之。修师摩既来到时。阿[少/兔]楼陀大臣语修师摩王子。欲作王者。阿育在东门。可往伐之。能得此王者。自然得作王。时。彼王子即趣东门。即堕火坑。便即死亡

    尔时。有一大力士。名曰跋陀罗由陀。闻修师摩终亡。厌世。将无量眷属。于佛法中出家学道。加勤精进。逮得漏尽。成阿罗汉道阿育王正法治化。时。诸臣辈我等共立阿育为王故。轻慢于王。不行君臣之礼。王亦自知诸臣轻慢于我。时。王语诸臣曰。汝等可伐花果之树。植于刺棘。诸臣答曰。未尝见闻却除华果而植刺树。而见除伐刺树而植果实。乃至王三敕令伐。彼亦不从尔时。国王忿诸大臣。即持利剑。杀五百大臣。又时。王将婇女眷属。出外园中游戏。见一无忧树。华极敷盛。王见已。此华树与我同名。心怀欢喜。王形体丑陋。皮肤粗涩。诸婇女辈。心不爱王。憎恶王故。以手毁折无忧华树。王从眠觉。见无忧树华狼藉在地。心生忿怒。系诸婇女。以火烧杀。王行暴恶。故曰暴恶阿育王。时。阿[少/兔]楼陀大臣白王言。王不应为是法。云何以手自杀人。诸臣婇女。王今当立屠杀之人。应有所杀。以付彼人。王即宣教立屠杀者。彼有一山。名曰耆qi2梨。中有一织师家。织师有一子。亦名耆qi2梨。凶恶挝打系缚小男小女。及捕水陆之生。乃至拒逆父母。是故世人传云凶恶耆qi2梨子。时。王诸使语彼。汝能为王斩诸凶人不。彼答曰。一切阎浮提有罪者。我能净除。况复此一方。时。诸使辈还启王言。彼人已得凶恶者。王言。觅将来也。诸使呼彼。彼答言。小忍。先奉辞父母。具说上事。父母言。子不应行是事。如是三敕。彼生不仁之心。即便杀父母已。然后乃至。诸使问曰。何以经久不速来也。时。彼凶恶具说上事。诸使者以是事具启王。王即敕彼。我所有罪人。事应至死。汝当知之。彼启王言。为我作舍。王乃至为其作舍屋室。极为端严。唯开一门。门亦极精严。于其中间。作治罪之法罗列。状如地狱。彼狱极为胜好。

    时。彼凶人启王言。今从王乞愿。若人来入此中者。不复得出。王答言。如汝所启乞愿。当以与汝。时。彼屠主往诣寺中。听诸比丘说地狱事。时。有比丘讲地狱经。有众生生地狱者。地狱即执彼罪人。以热铁钳钳开其口。以热铁丸着其口中。次融铜灌口。次复铁斧斩截其体。次复杻械枷锁检系其身。次复火车鑪lu2炭。次复铁镬huo4。次复灰河。次复刀山剑树。具如天五使经所说。彼屠主具闻比丘说是诸事。开其住处。所作治罪之法如彼所说。案此法而治罪人。又一时。商主将其妇入于大海。入海时。妇便生子。名曰为海。如是在海十有余年。采诸重宝。还到本乡。道中值五百贼。杀于商主。夺彼宝物。尔时。商主之子见父伤死。及失宝物。厌世间苦故。于如来法中出家学道。还其本土。游行诸国。次至巴连弗邑。过此夜已。晨朝着衣持恪H氤谴蔚谄蚴场N笕胪郎鄙嶂小J薄1吮惹鹨<崂铩<鸪佃zlu2炭等治诸众生。如地狱中。寻生恐怖。衣毛皆竖。便欲出门。时。凶恶即往。执彼比丘言。入此中者。无有得出。汝今于此而死。比丘闻其所说。心生悲毒。泣泪满目。凶主问曰。汝云何如小儿啼。尔时。比丘以偈答曰
     我不恐畏死  志愿求解脱
     所求不成果  是故我啼泣
     人身极难得  出家亦复然
     遇释师子王  自今不重覩
    尔时。凶主语比丘曰。汝今必死。何所忧恼。比丘复以哀言答云。乞我少时生命。可至一月。彼凶不听。如是日数渐减。止于七日。彼即听许。时。此比丘知将死不久。勇猛精进。坐禅息心。终不能得道。至于七日。时。王宫内人有事至死。送付凶恶之人。令治其罪。凶主将是女人着臼jiu4中。以杵擣dao3之。令成碎末。时。比丘见是事。极厌恶此身。呜呼。苦哉。我不久亦当如是。而说偈言
     呜呼大悲师  演说正妙法
     此身如聚沫  于义无有实
     向者美女色  今将何所在
     生死极可舍  愚人而贪着
     系心缘彼处  今当脱锁木
     令度三有海  毕竟不复生
     如是勤方便  专精修佛法
     断除一切结  得成阿罗汉
    时。彼凶恶人语此比丘。期限已尽。比丘问曰。我不解尔之所说。彼凶答曰。先期七日。今既已满。比丘以偈答曰
     我心得解脱  无明大黑闇
     断除诸有盖  以杀烦恼贼
     慧日今已出  鉴察心意识
     明了见生死  今者愍人时
     随顺修圣法  我今此身骸
     任尔之所为  无复有吝惜
    尔时。彼凶主执彼比丘着铁镬huo4油中。足与薪火。火终不然。假使然者。或复不热。凶主见火不然。打拍使者。而自然火。火即猛盛。久久。开铁镬盖。见彼比丘铁镬huo4中莲华上坐。生希有心。即启国王。王即便严驾。将无量众。来看比丘。时。彼比丘调伏时至。即身升虚空。犹如鴈yan4王。示种种变化。如偈所说
     王见是比丘  身升在虚空
     心怀大欢喜  合掌观彼圣
     我今有所白  意中所不解
     形体无异人  神通未曾有
     为我分别说  修习何等法
     令汝得清净  为我广敷演
     令得胜妙法  我了法相已
     为汝作弟子  毕竟无有悔
    时。彼比丘而作是念。我今伏是王。多有所导。摄持佛法。当广分布如来舍利。安乐无量众生。于此浮阎浮提。尽令信三宝。以是因缘故。自显其德。而向王说偈言
     我是佛弟子  逮得诸漏尽
     又复是佛子  不着一切有
     我今已调伏  无上两足尊
     息心得寂静  生死大恐怖
     我今悉得脱  有离三有缚
     如来圣法中  获得如是利
    时。阿育王闻彼比丘所说。于佛所生大敬信。又白比丘言。佛未灭度时。何所记说。比丘答言。佛记大王。于我灭后。过百岁之时。于巴连弗邑。有三亿家。彼国有王。名曰阿育。当王此阎浮提。为转轮王。正法治化。又复广布我舍利。于阎浮提立八万四千塔。佛如是记大王。然大王今造此大地狱。杀害无量民人。王今宜应慈念一切众生。施其无畏。令得安隐。佛之所记大王者。王当如法修行。而说偈言
     当行哀愍心  莫恼诸群生
     当修习佛法  广布佛舍利
    时。彼阿育王于佛所极生敬信。合掌向比丘作礼。我得大罪。今向比丘忏悔。我之所作甚为不可。愿为佛子。受我忏悔。舍心勿复责。我愚人今复归命。而说偈言
     我今归依佛  无上胜妙法
     比丘诸众尊  我今尽命归
     我今当勇猛  奉受世尊敕
     于此阎浮提  普立诸佛塔
     种种诸供养  悬缯及幡幢
     庄严世尊塔  妙丽世希有
    时。彼比丘度阿育王已。乘空而化。时。王从地狱出。凶主白王言。王不复得去。王曰。汝今欲杀我耶。彼曰。如是。王曰。谁先入此中。答曰。我是。王曰。若然者。汝先应取死。王即敕人。将此凶主著作胶舍里。以火烧之。又敕坏此地狱。施众生无畏。时。王欲建舍利塔。将四兵众。至王舍城。取阿闍世王佛塔中舍利。迁复修治此塔。与本无异。如是取七佛塔中舍利。至罗摩村中。时。诸龙王将是王入龙宫中。王从龙索舍利供养。龙即与之。王从彼而出。如偈所说
     罗摩罗村中  所有诸佛塔
     龙王所奉事  守护而供养
     王从龙索分  诸龙开怀与
     即持此舍利  渐进于余方
    时。王作八万四千金.银.琉璃.颇梨箧。盛佛舍利。又作八万四千四宝瓶。以盛此箧。又作无量百千幡幢繖盖。使诸鬼神各持舍利供养之具。敕诸鬼神言。于阎浮提。至于海际。城邑聚落满一亿家者。为世尊立舍利塔。时。有国名著叉尸罗。三十六亿家。彼国人语鬼神言。三十六箧舍利与我等。起立佛塔。王作方便。国中人少者。令分与彼。令满家数。而立为塔。时。巴连弗邑有上座。名曰耶舍。王诣彼所。白上座曰。我欲一日之中。立八万四千佛塔。遍此阎浮提。意愿如是。如偈赞曰
     大王名阿育  于先八塔中
     各取其舍利  于此阎浮提
     建立诸佛塔  八万及四千
     纵广殊妙胜  一日都使毕
    时。彼上座白王言。善哉。大王。克后十五日月食时。令此阎浮提起诸佛塔。如是乃至一日之中。立八万四千塔。世间民人。兴庆无量。共号名曰法阿育王。如偈赞曰
     王圣种孔雀  安乐世间人
     于此阎浮提  建立胜妙塔
     本名为恶王  今造胜妙业
     共号名法王  相传至于后
    王已建八万四千塔。欢喜踊跃。将诸群臣往诣鸡雀精舍。白耶舍上座曰。更有比丘。佛所授记。当作佛事不。我当往诣彼所供养恭敬。上座答曰。佛临般涅槃时。降伏阿波罗龙王.陶师旃陀罗.瞿波梨龙。诣摩偷罗国。告阿难曰。于我般涅槃后。百世之中。当有长者。名瞿多。其子名曰优波崛多。当出家学道。无相佛教授于人。最为第一。当作佛事。佛告阿难曰。遥见彼山不。阿难白佛。见也。世尊。佛告阿难。此山名优留曼茶。是阿兰若处。名那茶婆低。随顺寂静。而偈赞曰
     优波崛比丘  教授最第一
     名闻振四方  最胜之所记
     于我灭度后  当得作佛事
     度诸众生类  其数无有限
    时。王问上座曰。尊者优波崛今已出世不。上座答曰。已出世。出家学道。降伏烦恼。是阿罗汉。共诸无量比丘眷属一万八千。住在优留曼茶山中阿兰若处。哀愍众生。如佛说净妙法。度无量诸天及人。令入甘露城。王闻已。欢喜踊跃。即敕群臣。速办严驾。将无量眷属往诣彼所。修敬供养优波崛多时。臣白王言。彼圣既在王国。宜当遣信奉迎之。彼自当来。王答臣曰。不宜遣信至彼所。应当自往。彼不宜来也。而说偈曰
     汝得金刚舌  那能不断坏
     谏jian4我莫往彼  亲近田舍人
    王即遣信。往彼尊者所言。某日当来尊所。时。尊者思惟。若王来者。无量将从。受诸大苦。逼杀害微虫.聚落人民。作是念已。答使者曰。我当自往诣王所。时。王闻尊者自来。欢喜踊跃。从摩偷罗至巴连弗邑。于其中间。开安舟航。于航悬诸幢盖。时。尊者优波崛愍念王故。将一万八千阿罗汉众。随于水道径至王国。时。国中人启王言。尊者优波崛将一万八千比丘众来至。王闻。大欢喜踊跃。即脱璎珞。价直千万。而授与之。王将诸大臣眷属。即出往尊者所。为下食。五体投地。向彼作礼。长跪合掌。而作是言。我今领此阎浮提。受于王位。不以为喜。今覩尊者。跃踊无量。如来弟子。乃能如是。如覩于佛。而说偈言
     寂灭已度世  汝今作佛事
     世间愚痴灭  如日照佛世
     为世作导师  说法中第一
     众生可依怙  我今大欢喜
    时。王敕使者宣令国界。尊者优波崛比丘今来此国。如是唱言
     欲得富贵者  远离贫穷苦
     常处天上乐  解脱涅槃者
     当值优波崛  修敬今供养
     未见诸佛者  今覩优波崛
    时。王严饰国界。平治道路。悬缯幡盖。烧香散华。及诸伎乐。举国人民皆出奉迎尊者优波崛。供养恭敬。尔时。尊者优波崛白王言。大王。当以正法治化。哀愍众生。三宝难遇。于三宝中。常以供养恭敬。修念赞叹。广为人说。所以者何。如来.应供.等正觉知人见人。常为记说。我之正法。寄在国王。及我比丘僧等。而说偈曰
     世雄人中尊  正胜妙大法
     寄付于大王  及我比丘僧
    时。王白优波崛曰。我已建正法。而说偈曰
     我已造诸塔  庄严诸国界
     种种兴供养  幡幢及诸宝
     广布佛舍利  遍于阎浮提
     我兴如是福  意愿悉已满
     自身及妻儿  珍宝及此地
     今已悉舍施  供养贤圣塔
    时。尊者优波崛赞王言。善哉。善哉。大王应行如是法。而说偈言
     舍身及财命  世世无所忧
     受福无有穷  必得无上觉
    时。王请尊者优波崛入城。设种种座。请尊者就座。众僧令往鸡雀精舍。白尊者曰。尊者颜貌端正。身体柔软。而我形体丑陋。肌肤粗涩。尊者说偈曰
     我行布施时  净心好财物
     不如王行施  以沙施于佛
    时。王以偈报曰
     我于童子时  布施于沙土
     今获果如是  何况余妙施
    尊者复以偈赞曰
     快哉善大王  布施诸沙土
     无上福田中  植果无穷尽
    时。阿育王告诸大臣。我以沙布施于佛。获其果报如是。云何而不修敬于世尊。王复白优波崛言。尊者。示我佛所。说法.游行处所。当往供养礼拜。为诸后世众生摄受善根。而说偈言
     示我佛说法  诸国及住处
     供养当修敬  为后众生故
    尊者言。善哉。善哉。大王能发妙愿。我当示王处所。为后众生。时。王将四兵军众。及持种种供养香华.幡幢。及诸伎乐。便将尊者发去。尊者隆频林。此是如来生处。而说偈言
     如来初生处  生时行七步
     顾视诸四方  举手指天上
     我今最后生  当得无上道
     天上及于人  我为无上尊
    时。王五体投地。供养礼拜。即立佛塔。尊者白王言。大王欲见诸天见佛生时行七步处不。王白言。愿乐欲见。时。尊者举手。指摩耶夫人所攀树枝。而告彼树神曰。树神。今现。令王见之。生大欢喜。寻声即见。住尊者边。而作是言。何所教敕。我当奉行。尊者语王言。此神见佛生时。王以偈问神曰
     汝见严饰身  生时青莲华
     足行于七步  口中有所说
    神以偈答曰
     我见相好身  生时二足尊
     举足行七步  口中有所说
     于诸天人中  我为无上尊
    时。王问神言。佛生有何瑞应。神答言。我不能宣说妙胜诸事。今略说少分
     光明能彻照  身体具相好
     令人喜乐见  感动于天地
    时。王闻神所说欢喜。施十万两珍宝而去。又将王入城里。语言。此处菩萨现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庄严其体紫磨金色。时。王向此处作礼。兴种种供养。又将王至天寺中。语王言。太子生时。令向彼神礼。时。诸神悉礼菩萨。时。诸民人为菩萨立名。今是天中天。时。王复以种种供养。又将示处语王言。此处父王以菩萨示诸婆罗门。瞻其相德。王复种种供养。又示。此处菩萨学堂。此处学乘象。此处学乘马.乘车.弓弩。如是学一切伎术处。此处是菩萨治身。此处菩萨六万夫人游戏处。此处菩萨见老.病.死人。此处菩萨坐阎浮提树下。坐禅得离欲。树影不离身。父王向其作礼。此处菩萨将百千天神。出城而去。此处菩萨脱璎珞。与车匿遣马还国。而说偈曰
     菩萨于此处  脱璎珞及冠
     授与于车匿  遣马还于国
     独行无有侣  便入学道山
    又此处菩萨从猎师。易袈裟衣。被此衣已。而为出家。此处是仙人所稽请处。此处瓶沙王与菩萨半国处。此处问优蓝弗仙人。此处菩萨六年苦行。如偈所说
     苦行于六年  极受诸苦恼
     知此非真道  弃舍所习行
    此处二女奉菩萨乳糜。如偈所说
     大圣于此中  受二女乳糜
     从此而起去  往诣菩提树
    此处迦梨龙赞叹菩萨。如偈所说
     此处迦梨龙  赞叹诸菩萨
     当随古时道  证无上妙果
    时。王向尊者而说偈曰
     我今欲见龙  彼龙见佛者
     从此趣菩提  证得胜妙果
    时。尊者以手指龙宫。语曰。迦梨龙王。汝以见佛。今当现身。时。龙王寻声即出。住在尊前。合掌白言。何所教敕。时。尊者语王曰。此龙王见佛。赞叹如来。时。王合掌向龙。而说偈曰
     汝见金刚身  我师无畴匹
     面如净满月  为我说彼德
     十力之功德  往诣道场时
    时。龙王以偈答曰
     我今当演说  足践于地时
     大地六种动  光耀倍于日
     遍照三千界  而趣菩提树
    时。王如是等处处种种供养。及立塔庙时。尊者将王至道树下。语王曰。此树。菩萨摩诃萨以慈悲三昧力破魔兵众。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说偈言
     牟尼牛王尊  于此菩提树
     降伏恶魔军  得胜菩提果
     天人中特尊  无能与等者
    时。王舍无量珍宝。种种供养。及起大塔庙此处四天王各持一恪7钌嫌诜稹:衔汇。此处于贾客兄弟所受诸饭食。此处如来诣波罗奈国时。阿时婆外道问佛。此处仙人园鹿野苑。如来于中为五比丘三转十二行法轮。而说偈言
     此处鹿野苑  如来转法轮
     三转十二行  五人得道迹
    时。王于是处兴种种供养。及立塔庙。此处如来度优楼频螺迦叶等仙人为道。此处如来为瓶沙王说法。王得见谛。及无量民人.诸天得道。此处如来为天帝释说法。帝释及八万诸天得道。此处如来示大神力。种种变化。此处如来至天上。为母说法。将无量天众。下于人间。王复种种供养。及立塔庙,时。尊者语阿育王。至鸠尸那竭国。言。此处如来具足作佛事毕。于无余般涅槃而般涅槃。而说偈言
     度脱诸天人  修罗龙夜叉
     建立无尽法  佛事既已终
     于有得寂灭  大悲入涅槃
     如薪尽火灭  毕竟得常住
    时。王闻是语。忧恼迷闷擗地。时。诸臣辈以水洗心面。良久得稣。啼泣涕零。如是乃至兴种种供养。立大塔庙时。王复白尊者曰。我意愿欲得见佛诸大弟子佛之所记者。欲供养彼舍利。愿为示之。时。尊者白王言。善哉。善哉。大王能发如是妙心。时。尊者将王至舍卫国。入只桓精舍。以手指塔。此是尊者舍利弗塔。王当供养。王曰。彼有何功德。尊者曰。是第二法王。随转法轮。而说偈言
     一切众生智  比于舍利弗
     十六之一分  以除如来智
     如来转法轮  是则能随转
     彼有无量德  谁复能宣说
    时。王生大欢喜。舍十万两珍宝。供养其塔。而说偈言
     我礼舍利弗  解脱诸恐怖
     名称普于世  智慧无有等
    次。复示大目揵连塔。王应供养此塔。王复问曰。彼有何功德。尊者答曰。是神足第一。以足指践地。地即震动。至于天宫。降伏难陀跋难陀龙王。而说偈曰
     以足指动地  至于帝释宫
     神足无与等  谁能尽宣说
     二龙王凶暴  见者莫不怖
     彼于神足力  降伏息瞋恚
    时。王舍十万两珍宝。供养此塔。以偈赞曰
     神足中第一  离于老病死
     有如是功德  今礼目揵连
    次。复示摩诃迦叶塔。语王言。此是摩诃迦叶塔。应当供养。王问曰。彼有何功德。答曰。彼少欲知足。头陀第一。如来施以半座及僧伽梨衣。愍念众生。兴立正法。即说偈曰
     功德田第一  愍念贫穷类
     着佛僧伽梨  能建于正法
     彼有如是德  谁能具宣说
    时。王舍十万两珍宝。供养是塔。以偈赞曰
     常乐于寂静  依止林薮间
     少欲知足富  今礼大迦叶
    次。复示尊者薄拘罗塔。此是薄拘罗塔。应当供养。王问曰。彼有何功德。尊者答曰。彼无病第一。乃至不为人说一句法。寂然无言。王曰。以一钱供养。诸臣白王。功德既等。何故于此供养一钱。王告之曰。听吾所说
     虽除无明痴  智慧能鉴察
     虽有薄拘名  于世何所益
    时。彼一钱还来至王所。时。大臣辈见是希有事。异口同音赞彼。呜呼。尊者。少欲知足。乃至不须一钱,复示阿难塔。语王言。此是阿难塔。应当供养。王曰。彼有何功德。答曰。此人是侍佛者。多闻第一。选集佛经。而说偈曰
     奉持牟尼恪 ∧钪聊芫龆
     多闻之大海  辩才柔软音
     能悦天人众  善知三佛心
     一切悉明了  功德之宝箧
     最胜所称叹  降伏烦恼诤
     如是等功德  应当修供养
    王即舍百亿两珍宝。而供养其塔。时。诸臣白王言。何故于此布施供养皆悉胜前。王曰。听吾所说心中所以
     如来之体身  法身性清净
     彼悉能奉持  是故供养胜
     法灯常存世  灭此愚痴冥
     皆由从彼来  是故供养胜
     如大海之水  牛迹所不容
     如是佛智海  余人不能持
     唯有阿难尊  一闻悉受持
     终无忘失时  是故供养胜
    尔时。王如是种种供养。向尊者合掌。而作是言
     我今受此形  不复负此身
     修无量功德  今为人中主
     我今取坚实  造立诸塔庙
     庄严在于世  如星庄严月
     奉佛弟子法  应行诸礼节
     我今悉已作  稽首尊者足
     蒙尊者恩力  今见胜妙事
     快获大善利  从是分别法
    尔时。王供养上种种事。恒偏至菩提道场树。此树下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世间希有珍宝供养之事。供养菩提树。时。王夫人名曰低舍罗絺多。夫人作是念。王极爱念于我。我亦念王。王今舍我去。持诸珍宝至菩提树间。我今当作方便杀是菩提树。树既枯死。叶便凋落。王当不复往。彼可与我常相娱乐。即唤呪师。语咒师言。汝能杀菩提树不。彼答曰。能。与我千两金。时。夫人即与千两金钱。呪师往菩提树间。以呪咒树以綖系树。时。树渐渐枯死。叶即萎落。未即枯死。其叶凋落。白夫人曰。复应以热乳浇树。乃可令枯。夫人白王。我今欲以乳供养菩提树。王曰。随卿意耶。如是乃至以热乳浇之。树即枯燥。时。诸夫人白王言。菩提树忽然枯死。叶叶变落。而说偈言
     如来所依树  名曰菩提者
     于是得正觉  具足一切智
     大王今当知  是树今枯死
     叶色亦变异  不知何以故
    时。王闻是语。即迷闷擗地。诸人辈以水浇王心面。良久而稣。即便泣泪言
     我见菩提树  便见于如来
     今闻彼树死  我今亦随没
    时。彼夫人见王忧愁不乐。而白王言。主勿忧恼。我当喜悦王心。王曰。若无彼树。我命亦无。如来于彼树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彼树既无。我何用活耶。夫人闻王决定语。还复以冷乳灌菩提树下。彼树寻复更生。王闻以乳溉灌树还得生。日日送千瓮乳溉灌其本。树还复如先。诸夫人辈白王言。菩提树今复如先。无复有异。时。王闻已。即生欢喜。诣菩提树下。覩于菩提树。目不暂舍。而说偈言
     诸王所未作  瓶沙持国者
     我今应供养  我今浴菩提
     诸乳及香水  华香及涂香
     当复供养僧  贤圣五部众
    时。王各办四宝瓮。金.银.琉璃.颇梨。盛诸香乳。及诸香汤。持种种饮食。幡幢.宝盖各有千种。及种种花香伎乐。受持八支斋布萨。着白净衣服。执持香鑪lu2。在于殿上。向四方作礼。心念口言。如来贤圣弟子在诸方者。怜愍我故。受我供养。而说偈言
     如来贤圣子  正顺寂诸根
     离诸三界欲  诸天应供养
     今当悉来集  受我微心惠
     哀愍副我意  令法种增长
     常乐于寂止  解脱诸所著
     如来之真子  从法而化生
     诸天所供养  哀愍于我故
     今当悉来集  副我之微意
     诸圣在处处  罽宾多波婆
     大林离波多  阿耨大池边
     江河山薮间  如是一切处
     诸圣在中者  今当悉来集
     哀愍于我故  副我之微意
     又在于天上  尸梨沙宫殿
     香山石室中  神通具足者
     今当悉来集  哀愍于我故
    时。王如是语时。三十万比丘悉来集。彼大众中十万是阿罗汉。二十万是学人及凡夫比丘。上座之座无人坐。时。王问诸比丘。上座之座。云何而无人坐。时。彼大众中有一比丘。名曰耶舍。是大阿罗汉。具足六通。白王言。此座。上座之座。余者岂敢于中而坐。王复问曰。于尊者所。更有上座耶。尊者答曰。更有上座。大王。佛之所说。名曰宾头卢。是上座。应坐此处。王大欢喜。而作是言。于中有比丘见佛者不。尊者答曰。有也。大王。宾头卢者。犹故在世。王复白曰。可得见彼比丘不。尊者曰。大王。不久当见。寻当来至。时。王生大欢喜。而说偈言
     我今快得利  摄受于我故
     令我自目见  尊者宾头卢
    时。尊者宾头卢将无量阿罗汉。次第相随。譬如鴈王乘虚而来。在于上座处坐。诸比丘僧各修礼敬。次第而坐。时。王见尊者宾头卢头发皓白。辟支佛体。头面礼足。长跪合掌。覩尊者颜貌。而说偈言
     我今之王位  统领阎浮提
     不以为欢喜  今得见尊者
     我今见尊者  便是见生佛
     心怀大踊跃  胜见于王位
    复白尊者曰。尊者见世尊耶。三界所尊仰。时。尊者宾头卢以手举眉毛。视王而言
     我见于如来  于世无譬类
     身作黄金色  三十二相好
     面如净满月  梵音声柔软
     伏诸烦恼诤  常处于寂灭
    王复问曰。尊者何处见佛。尊者曰。如来将五百阿罗汉。俱初在王舍城安居。我尔时亦复在中。而说偈言
     大牟尼世尊  离欲相围遶
     在于王舍城  结于夏三月
     我时在彼众  恒住如来边
     大王今当知  我目见真佛
    又复。佛住舍卫国时。如来大作神力。种种变化。作诸佛形。满在诸方。乃至阿迦尼吒天。我尔时亦在于中。见如来种种变化神通之相。而说偈言
     如来神通力  降伏诸外道
     佛游于十方  我亲见彼相
    又复。如来在天上与母说法时。我亦在于中。与母说法竟。将诸天众从天上来。下僧迦奢国。时。我见此二事。天人受福乐。优波罗比丘尼化作转轮圣王。将无量眷属。乘空而来。诣世尊所。我亦见此。而说偈言
     如来在天上  于彼结夏坐
     我亦在于中  牟尼之眷属
    又复。世尊住舍卫国。五百阿罗汉俱。时。给孤独长者女适在于富楼那跋陀那国。时。彼女请佛及比丘僧。时。诸比丘各乘空而往彼。我尔时以神力合大山。往彼受请。时世尊责我。汝那得现神足如是。我今罚汝。常在于世。不得取涅槃。护持我正法。勿令灭也。而说偈曰
     世尊受彼请  五百比丘俱
     时我以神力  挑大山而去
     世尊责罚我  住世未灭度
     护持我正法  勿令法没尽
    又复。如来将诸比丘僧入城乞食。时。王共二童子沙土中戏。逢见佛来。捧于尘沙。奉上于佛。时。世尊记彼童子。于我灭度百岁之后。此童子于巴连弗邑当受王位。领阎浮提。名曰阿育。当广布我舍利。一日之中。当造八万四千塔。今王身是也。我尔时亦在于中。而说偈曰
     王于童子时  以沙奉上佛
     佛记于王时  我亦亲在中
    时。王白尊者曰。尊者今住在何处。尊者答王曰。在于北山。山名揵陀摩罗。共诸同梵行僧。王复问曰。有几眷属。尊者答。六万阿罗汉比丘。尊者曰。王何须多问。今当施设供养于僧。食竟。使王欢喜。王言。如是。尊者。然我今先当供养佛念所觉菩提之树。然后香美饮食施设于僧。敕诸群臣。唱令国界。王今舍十万两金。布施众僧。千瓮香汤。溉灌菩提树。集诸五众。时。王子名曰拘那罗。在王右边。举二指而不言说。意欲二倍供养。大众见之。皆尽发笑。王亦发笑。而语言。呜呼。王子。乃有增益功德供养。王复言。我复以三十万两金供养众僧。复加千瓮香汤。洗浴菩提树。时。王子复举四指。意在四倍。时。王瞋恚。语臣曰。谁教王子作是事。与我兴竞。臣启王言。谁敢与王兴竞。然王子聪慧利根。增益功德。故作是事耳时。王右顾视王子。白上座曰。除我库藏之物。余一切物。阎浮提夫人.婇女.诸臣.眷属。及我拘那罗子。皆悉布施贤圣众僧。唱令国界。集诸五众。而说偈曰
     除王库藏物  夫人及婇女
     臣民一切众  布施贤圣僧
     我身及王子  亦复悉舍与
    时。王.上座及比丘僧。以瓮香汤洗浴菩提树。时。菩提树倍复严好。增长茂盛。以偈颂曰
     王浴菩提树  无上之所觉
     树增于茂盛  柯条叶柔软
    时。王及诸群臣生大欢喜。时。王洗浴菩提树已。次复供养众僧。时。彼上座耶舍语王言。大王。今大有比丘僧集。当发淳信心供养。时。王从上至下。自手供养。时。彼有二沙弥。得食已。各以糗qiu3团欢喜丸。更互相掷zhi4。王见即笑而言。此沙弥作小儿戏。供养讫已。王还上座前立。上座语王言。王莫生不信敬心。王答上座。无有不敬心。然见二沙弥作小儿戏。如世间小儿。以土团更互相掷。如是二沙弥以糗qiu3团.以欢喜丸。更互相掷。上座白王言。彼二沙弥是俱解脱阿罗汉。更相奉食。王闻是已。增其信心。而作是念。此二沙弥能展转相施。我今亦当于一切僧人施绢.劫贝。时。二沙弥知王心所念。二沙弥共相谓言。令王倍增敬信。一沙弥持镬huo4授与王。一沙弥授以染草。王问彼沙弥。用作何等。二沙弥白王言。王因我故。施与众僧绢及劫贝。我欲令大王染成其色。施与众僧。时。王作是念。我虽心念。口未发言。此二达士得他心智。而知我心。王即稽首敬礼众僧。而说偈言
     孔雀之族姓  内外亲眷属
     因此惠施故  悉皆获大利
     遭值良福田  欢喜应时施
    时。王语沙弥言。我因汝等施僧衣。施僧衣已。复以三衣并四亿万两珍宝。嚫chen4五部众。嚫愿已。复以四十亿万两珍宝。赎取阎浮提宫人.婇女。及太子.群臣。阿育王所作功德。无量如是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