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毘昙部三>阿毘昙毘婆沙论卷第21杂揵度无义品第七上
  • 杂揵度无义品第七上

     诸他修苦行  当知无义俱
     毕竟无有利  如陆地船箄
    如此章及解章义。此中应广说优波提舍。问
    曰。何故作此论。答曰。虽一切阿毘昙尽皆说
    佛经然此品偏多。所以者何。此论品多以经
    为论。复次所以作此论者。此是佛经。佛经中
    说。佛在优楼频螺村尼连禅河边菩提树下。
    成佛未久。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远离苦行。
    于此苦行。快得解脱。以自愿力故。今得第一
    菩提。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深生爱乐。一心不
    乱。摄耳听法。尔时恶魔波旬。作如是念。沙门
    瞿昙。今在尼连禅河边优楼频螺村菩提树
    下。坐为弟子说法。乃至摄耳听法。我今应往
    为作留难。尔时恶魔。化作婆罗门摩纳婆像。
    往诣佛所。到已说如是偈言
     汝今舍苦行  众生清净道
     若更行余道  毕竟无有净
    此偈义者。时魔语世尊言。汝舍古先苦行
    之道所依耶。不能令人净而生净想。魔以无
    是净。种种苦行是净道。佛语恶魔。非我不能
    行于苦行而舍之也。我谛观察此道。不能断
    烦恼。以无所能故。而我舍之。以是事故。而说
    此偈
     诸他修苦行  当知无义俱
     毕竟无有利  如陆地船箄
    诸修苦行。有何义耶。答曰。或有说者。此法之
    外所行。尽言为他说法者。谓八圣道。及圣道
    方便。除此余是也。以道是邪道故。与无义
    俱。以是事故说。诸他修苦行当知无义俱。复
    有说者。他者言下贱。非他言妙胜。诸外道所
    行苦行。是下贱法。所以者何。以计我故。是故
    说诸修苦行当知无义俱。复有说者。他言不
    死。不死者恶魔也。是故世尊。告不死者。诸
    他修苦行当知无义俱。复有说者。诸为生天
    修苦行者。是苦行皆言不死苦行。以是事故。
    而作是说。诸他修苦行当知无义俱。必竟无
    有利如陆地船箄。无用邪见所行苦行。不能
    断结。无用亦如是。时魔复语佛言。若种种苦
    行是邪行者。汝以何道。而自净耶。尔时世尊。
    即说此偈
     我修戒定慧  如是究竟道
     今已逮清净  无有上菩提
    佛经虽作是说。而不广分别。此论即是佛经
    优波提舍。佛经是此论根本诸佛经中所不
    说者。今欲说故。而作此论
    问曰。世尊何故说诸他修苦行当知无义俱。
    答曰。此是老死道。近老死法。随顺老死法。不
    能以是法得尽老死道。所以者何。众生欲度
    老死海。行此苦行。此诸邪见。所行苦行。还令
    众生没老死海。尊者瞿沙说曰。一切增长法
    是无义。一切寂灭法是有义。邪见苦行苦
    行。是随顺增长法。以随顺增长故。不能生寂
    灭法。众生欲度老死海故。修诸苦行。而此苦
    行。必令众生堕老死海。所以者何。以行邪方
    便。邪方便者。为生天故。行此苦行。是故言堕
    老死海中
    又世尊言。正身结跏趺坐。系念在前。乃
    至广说。问曰。如一切威仪尽中行道。何故但
    说结跏趺坐。答曰。或有说者。此是旧所行
    法所以者何。过去恒河沙诸佛。及佛弟子。尽
    行此法。复有说者。能生他人恭敬心故。若
    结跏趺坐起于恶觉犹生他人恭敬之心。是
    故欲生他人恭敬心故。复有说者。此法非是
    世俗爱欲法故。余威仪者。世俗用之。复次
    此法能生三种菩提道故。声闻辟支佛佛菩
    提。不以余威仪得。但以是得。复次此法行道
    时。随顺安隐。非余威仪故。复次此法能坏魔
    军。如佛世尊结跏趺坐能破烦恼及天魔军。
    复次此法能适可天人心故。复次此法不与
    外道共故。余威仪与外道共。云何名结跏趺
    坐。尊者波奢说曰。跏趺坐者。累两足正观
    境界。则得随顺定。跏趺坐。云何系念在前。
    面上故名系念在前。复次背烦恼在后。正观
    寂灭在前。故名系念在前。复次背生死在后。
    正观涅槃在前。故名系念在前。复次背色等
    境界在后。正观所缘在前。故名系念在前。复
    次系念在眼中间。故名系念在前。复次以胜
    慧力。正观境界。念念不散故名系念在前。
    复次念与不贪。俱缘于境界。故名系念在前。
    复次系念在眉中间。故名系念在前
    观青想等。乃至广说。问曰。何故系念在面上
    耶。答曰。无始以来。男于女身起欲心。女于男
    身起欲心。多因于面。复有说者。以面是七入
    所依处。行者欲观察诸入故。复有说者。面是
    随顺不净观。所以者何。面上有七孔流出不
    净。以此处多出不净故。行者偏观。复有说
    者。非因照不于自面而生于爱。以不生爱故。
    系念在面。复次以面上能生猗乐。然后遍身。
    犹如受欲时。男女根边生乐。然后遍身。复
    次面上速能生欲心故。如见眼耳鼻口好相
    即生欲心。问曰。系念在面者。为是初行。为
    是已行。为是久行人耶。答曰。是久行人。行人
    有三种。谓初行已行久行。初行者。往至冢间。
    善取死尸相。谓若青若胀。若烂若坏。若骨若
    琐。若骨琐。善取如是相已。复观脚骨踝骨
    膞骨膝骨脑骨臗骨腰骨脊骨臂骨手骨腕
    骨肩骨项骨额骨齿骨髑髅骨。于冢间。善取
    如是相已。忆而不忘。速还住处。洗足坐绳牀
    上若草敷上。忆念所见死尸。我身亦尔。如是
    名为初行。行者于所观境界。能令广亦能令
    略。云何名广。如观自身骨。观所坐牀。亦复是
    骨。次观屋舍所住之坊僧伽阿蓝村落田地
    所有国土人民乃至大海内所有大地。皆观
    是骨。是名为广。云何为略。舍大海内所有骨。
    观一国土所有骨。舍国土内骨。乃至舍观外
    骨。唯观己身骨。能作如是广略观。是名已
    行。舍自脚骨。观自踝骨。舍踝骨。乃至观髑髅
    骨。髑髅骨有二种。有左分右分。若舍左分。观
    于右分。若舍右分。观于左分。舍于二分。系念
    眉间。是名久行。是时名为始入。身念处观。
    不净观。或有缘少自在多。或有自在少缘多。
    或有缘少自在少。或有缘多自在多。初句者。
    谓能数数观自身。于所观境界。不能令转
    广。第二句者。谓能观大海内骨。不能令此观
    数数现在前。第三句者。谓唯观自身。不能
    令此观数数现在前。第四句者。谓能观大海
    内骨。复令此观数数现在前。不净观。或有缘
    无量非自在无量。或有自在无量非缘无量。
    或有缘亦无量自在亦无量。或有缘亦非无
    量自在亦非无量。初句者。谓行者能观大海
    内骨。不能令此观数数现在前。第二句者。谓
    能观自身骨。数数现在前。不能令此观广。第
    三句者。能观大海内骨。数数现在前。第四
    句者。能观自身骨。不能令此观数数现在前。
    是名行者观于骨想。云何观揣食。不净想行
    者。观手中若器中食。此食为从何处来。知从
    仓中种种谷中来。观仓中谷。复从何来。知从
    田中种种种子中来。复观以何长养种子。知
    以粪水。粪复从何来。知从屎尿粪扫聚中来。
    如是观时。见不净物。还增益不净物。行者或
    时入村乞食。或在僧中。欲入村时。所受用水。
    而作尿想。所嚼杨枝。作臂骨想。所取衣。作人
    肉想。带作肠想。鉢作髑髅想。杖作髀骨想。
    行石道上时。作髑髅骨想。若至村时。见墙壁
    屋舍。作骨聚想。见男女大小。作骨人想。其所
    得食糗。作骨糗想。盐作碎齿想。种种菜。作发
    想。[麸-夫+并]作皮想。饭作虫想。羹作脓粪秽想。生
    酥乳酪作脑想。酥油蜜石蜜。作人肪想。蒱
    桃浆。作血想。肉作人肉想。若入僧时。所受
    净草。作人发想。得糗等。作骨糗想。余如前
    说。问曰。行者何故作如是想耶。答曰。彼行者
    作是念。无始已来。不净为净念。应观此物。
    不净即作不净想。能作如是想者。能对治欲
    爱。复次欲对治欲爱故。作如是观。义言行者
    作师子吼。语不净分。我无始已来。取汝净
    相。今欲广取汝不净相
    问曰。何以说不净观系念在前。不说阿那波
    那念观界方便耶。答曰。或有说者此说初起
    方便。如说不净观系念在前。亦应说阿那波
    那念观界方便。而不说者。当知此说有余。复
    有说者。随多分故。诸比丘。多修不净观。少有
    修阿那波那念者。是故说不净观。不说阿那
    波那念。尊者瞿沙说曰。随其入法时。所用系
    念在前。不必以不净观也。尊者迦旃延子。解
    佛经故。佛经说。正心系念在前。除世贪心住
    无贪法中。乃至断疑盖亦如是。五盖之中。何
    者最重。谓贪欲盖。不净观。是贪欲盖近对治。
    不净观。次第亦能断余盖。亦能起禅。是故以
    不净想系念在前。问曰。不净观体性是何。答
    曰。是无贪。若取其想应共有。则体是五阴。
    诸阿练若。说体是慧。所以者何。佛经说若能
    善摄诸根。是名见不净观。复有说者。不净观
    体。是厌厌名想。应心数法在如是等。是名
    心数法中。评曰。不应作是说。说是不贪者好。
    若取相应共有体。是四阴五阴
    界者。是欲色界。地者是十地。谓欲界中间禅
    根本四禅四禅边。身者在欲界。行者非十六
    行别行不净行。缘者缘欲界色入。问曰。此为
    缘欲界一切色入不。答曰。尽缘。问曰。若然者。
    何以尊者阿尼卢头。不能于快意天身作不
    净观耶。曾闻尊者阿尼卢头。于一林中。跏趺
    坐禅。有四快意天女。自化其形。端正极妙。来
    诣尊者阿尼卢头所。作如是言。尊者阿尼卢
    头。我是快意天。能于四处。自在变化。若欲见
    我身何色者。我悉能现。以娱乐之。是时阿尼
    卢头。作是思惟。我今应当作不净观。即起初
    禅不净观。而不能令此观现在前。乃至欲起
    第四禅不净观。亦复不能。复作是念。彼是种
    种色。若当纯是一色。我则能起。即语天女言。
    诸姊妹。尽作青色。是时天女。即作青色。复作
    不净观。犹故不能。复作是言。诸姊妹。尽作黄
    色。是时天女。即作黄色。复起不净观。犹故不
    能。复语之言。诸姊妹。尽作赤色。是时天女。即
    作赤色。复起不净观。犹故不能。问曰。尊者阿
    尼卢头。何故语诸天女作种种色耶。答曰。彼
    作是念。移转其色。我或能起不净观。复次欲
    观彼色好不好相故。如是语。复作是念。白色
    随顺骨相。彼若作白色者。我能作不净观。即
    语言。姊妹。汝作白色。是时天女。即作白色。
    起不净观。犹故不能。复作是念。此诸天女。端
    正殊妙。即时默然。闭目不看。是时天女。忽然
    不现。如是义云何通耶。答曰。彼尊者阿尼卢
    头。虽不能观。余利根者能。如尊者目犍连
    舍利弗辟支佛佛。问曰。有能于佛身作不净
    观不耶。答曰。一切声闻辟支佛能观。而不能
    作不净想。所以者何。佛身极明净。极妙极胜。
    无诸过咎。众生乐见故。是故一切声闻辟支
    佛。不能作不净观。唯佛能观。复有说者。声
    闻亦能观。所以者何。不净有二种。一是色过
    患。二是色缘起。不能观色过患。而能观色缘
    起。不净观。复有二种。一是总相。二是别相。
    能观总相。不能观别相。念处者。根本而言。非
    念处方便而言。是身念处智者。与等智相应。
    根者。总与三根相应。定者。不与定相应。过
    去未来现在者。是三世法。缘过去未来现在
    者。过去即缘过去法。现在者即缘现在法。未
    来不生者。缘三世。当生者。缘未来。善不善无
    记者是善。缘善不善无记者三种尽缘。缘无
    记法多。三界系者欲色系。缘三界者缘欲界。
    学无学非学非无学者。是非学非无学。缘学
    无学非学非无学者缘非学非无学。见道断
    修道断无断。是修道断。缘见道断修道断不
    断者。是缘修道断。缘自身他身者。缘自身亦
    缘他身。缘名缘义者是缘义是离欲得。方便
    得者。亦是离欲亦是方便。离欲得者离欲界。
    欲得初禅地者乃至离三禅。欲得第四禅地
    者。最后身凡夫人圣人。得曾所得。亦得未曾
    得。其余凡夫。得曾所得。离欲得者。离欲时得。
    后作方便。起现在前。佛不以方便起现在前。
    辟支佛起下方便。声闻或作中方便。或作上
    方便。起现在前不净观。有作方便而得。后作
    方便起现在前。问曰。何等人能起不净观耶。
    答曰。凡夫圣人俱能。圣人者。从须陀洹。乃
    至阿罗汉。何处起者。答曰。先作是说。欲界中
    是三方。非郁单越。欲界天中。不能使初行现
    在前。所以者何。以无青等死尸故。先于人中
    得。后于彼起现在前。闻思修者。是三种。欲界
    者是闻思修。色界者是闻修。问曰。观一切
    是骨。而一切非骨。云何此观非颠倒耶。答曰。
    能断结故。非是颠倒。问曰。观房舍是骨。此观
    何所缘耶。答曰。或有说者。缘本所见冢间骨
    琐复有说者缘房舍中所有虚空界。评曰。此
    是虚想。观其所观。即缘彼法。如是说者妙。
    问曰。此不净观。为在意地。为在六识身耶。答
    曰。是意地缘于形色。非五识身。问曰。若是意
    地非五识身者。此经云何通。如说。眼见色作
    不净思惟。答曰。先眼识见色。后意地作不净
    思惟。复有说者。从其门从其道。如六喜观行。
    是意识地。从眼门道生。乃至身门道生。是故
    说六不净观。当知亦如是。问曰。从眼门道生
    不净观。作如是说者可尔。如彼经说。耳闻声。
    鼻嗅香。身觉触。意知法。作不净思惟。此云何
    通。所以者何。除色入余入。非不净观境界。答
    曰。或有说者。不净观不缘声等。更有胜行。能
    厌离声等。复有说者。为色爱所覆。修不净观。
    为声香味触法爱所覆。亦修不净观。故作如
    是说。复有说者。行者观形色是不净。形色所
    依声香味触法。更以胜不净观厌离行观。故
    作如是说。复有说者。行者善修不净观。能伏
    作色。复欲伏于声等境界。若能伏者善。若不
    能者。还修不净观。犹如鬪军时。先安营垒。然
    后出阵。与怨共鬪。若胜怨者善。若不胜者。便
    还营垒。彼亦如是。是故作如是说。经说。有
    五现见三昧。云何为五。如说。汝等比丘。当
    如实观察此身。从足至顶发。种种不净。充满
    其中。所谓发毛爪齿薄皮厚皮。筋脉肉骨心
    肺脾肾。肝胆澹荫大小肠胃。屎尿涕唾口
    中流涎。肪[月*册]髓脑及以脑腕。脓血汗泪生藏
    熟藏。犹如有人。于门窗向观见仓中种种杂
    谷。谓胡麻粳米大。小诸豆大麦小麦等。比丘
    如实观察此身。亦复如是。若能如是观者。是
    名初现见三昧。复次比丘。如实观察此身。乃
    至广说。除去血肉。唯观白骨。识于中行。若
    能如是观者。是名第二现见三昧。复次比丘。
    如实观察此身。乃至广说。观于骨身。识于中
    行。亦住今世。亦住来世。若能如是观者。是名
    第三现见三昧。复次比丘。如实观察此身。乃
    至广说。但观骨身。识在中行。住于来世。不住
    今世。若能如是观者。是名第四现见三昧。复
    次比丘。乃至观身白骨。识在中行。不住今世。
    亦不住来世。若能如是观者。是名第五现见
    三昧。问曰。此五现见三昧。谁之所有。答曰。
    第一第二现见三昧。凡夫圣人所有。第三者。
    是须陀洹斯陀含所有。第四者。阿那含所有。
    第五者。阿罗汉所有。问曰。第一第二三昧。是
    现见可尔。所以者何。因现见生故。观识行时。
    云何是现见。答曰。现见是其方便。从现见生
    故。亦名现见。诸法立名处多。或以自体故
    立名。或以所依故立名。或以相应故立名。或
    以对治故立名。或以行。或以缘。或以行缘故
    立名。或以方便故立名。自体立名者。如谛如
    阴。谛者。体是逼切故名苦谛。乃至体是求故
    名道谛。体是色故名色阴。乃至体是识故名
    识阴。所依立名者。如眼识依眼生故名眼识。
    乃至意识依意生故名意识。相应立名者。如
    意业意行。如意触生爱。此法与意相应故立
    名。对治立名者。如法智比智。若法对治欲界。
    是名法智。若法对治色无色界。是名比智。
    行立名者。如苦智集智。所以者何。此智缘同
    行不同。缘立名者。如无相三昧。缘无十想
    法故。名无相行。缘立名者。如灭智道智。所以
    者何。此二智行不同。缘亦不同。方便立名者。
    如他心智空处识处五现见三昧。以现见为
    方便。生此定故。名现见三昧。问曰。不净
    观。何故名现见三昧耶。答曰。能生现见三昧

    问曰。何故佛不净观。独名无上耶。答曰。或有
    说者。佛不净观。能胜伏一切境界故。独名无
    上。声闻辟支佛所有不净观。不能胜伏一切
    境界。如尊者阿尼卢头。不能胜伏境界。不名
    无上。复有说者。佛不净观是骨观。观骨是骨。
    观筋肉等是筋肉。乃至广说。评曰。若作是说
    通。佛是少境界。不净观者。如前说者好。能胜
    一切境界故。独称无上
    如佛告目揵连提舍梵天。何以不为汝说第
    六人住无相。乃至广说。问曰。何故作此论。答
    曰。此是佛经。佛经中。佛住舍卫国只陀林
    中给孤独精舍。尔时有三梵天。身光明照
    曜。以夜初分。来诣佛所。到佛所已。顶礼佛足。
    在一面立。时一梵天白佛言。世尊。婆翅多国。
    有众多比丘尼命过。第二梵天。复白佛言。世
    尊。彼命过者。有是有余涅槃者。第三梵天。复
    白佛言。世尊。彼命过者。有是无余涅槃者。时
    诸梵天。说是语已。绕佛三匝。忽然不现。尔时
    世尊。过此夜已。使敷牀坐。于僧中坐已。告诸
    比丘。作如是言。昨夜初分。有三梵天。光明照
    曜。来诣我所。乃至第三梵天。说是语已。绕我
    三匝。忽然不现。尔时大目揵连。在彼众中。作
    是思惟。彼天有如是知见。言是有余涅槃无
    余涅槃者。是何天耶。尔时大目揵连。随其所
    应。即入三昧。三昧力故。于只陀林。忽然不现。
    住梵天上。去提舍梵天不远。尔时目揵连。从
    三昧起。诣提舍梵天所。到已作如是言。提舍。
    何等梵天。有如是知见。知是有余涅槃。知是
    无余涅槃。问曰。如目揵连知见。胜于梵天。百
    千万分。何以问于梵天耶。答曰。欲显提舍梵
    天功德故。此天本是目揵连弟子。得阿那含
    果。有大功德。彼诸梵天。无有识者。欲显彼功
    德令诸梵众恭敬尊重故。是以问之。时提舍
    梵天。答目揵连言。此梵身诸天。有如是知见。
    能知有余涅槃者。尔时目揵连。问提舍梵天。
    一切梵身诸天。尽有此知见。知有余涅槃无
    余涅槃不也。提舍梵天答曰。非一切梵身
    天有如是知见。乃至广说。此诸梵天。虽有天
    寿妙色名誉。而不知足。不知如实最上远离
    法者。无是知见。若诸梵天。有寿色名誉。而行
    知足。能知如实最上远离法者。有如是知见。
    尊者目揵连。复问提舍梵天。此诸梵天云何
    能知。提舍言。尊者目揵连。若诸比丘。得阿
    罗汉道是俱解脱。是诸梵天。作是思惟。若此
    大德有身之时。人天皆见。若身坏命终。人天
    更不复见。不但俱解脱。若比丘得阿罗汉。是
    慧解脱。是诸梵天。作是思惟。此比丘得阿罗
    汉是慧解脱。此大德有身之时。人天皆见。乃
    至广说。不但慧解脱也。若比丘是身证。此大
    德亦能胜进。得无学根见到信解脱语亦如
    是。问曰。彼诸梵天。何以不说坚信坚法耶。答
    曰。或有说者。若是彼天境界者则说。坚信坚
    法。非其境界。是故不说。复有说者。若是诸梵
    所行法者则说。此法非其所行。是故不说。尔
    时目揵连。闻提舍梵天所说心生欢喜。随
    其所应。即入三昧。以三昧力。从梵天没。到只
    陀林。尔时尊者目揵连。从三昧起。往诣佛所。
    顶礼佛足。在一面坐。先共提舍梵天所论说
    事。具以白佛。尔时世尊。告目揵连言。提舍梵
    天。不说第六人行无相耶。尔时大目揵连。即
    从座起。合掌向佛。而白佛言。世尊。今正是时。
    唯愿世尊说第六人行无相。若诸比丘闻已。
    当奉行之。佛告目揵连。谛听善思念之。我今
    当说。目连当知。若比丘。不观一切相入心无
    相三昧。是名第六人行无相。佛经虽作是说。
    而不分别。佛经是此论所为根本。此论是佛
    经优波提舍。诸经所不说。今欲说故而作此

    云何第六人行无相。答曰。坚信坚法。是第六
    人行无相人。所以者何。七种圣人。摄一切圣
    人。提舍梵天。已说五种。不说此二种。是以知
    之。问曰。此二人。何以说行无相者耶。答曰。
    彼尊者不可施设立名。在此在彼。乃至广说。
    问曰。此是二人。何以说一耶。答曰。即如文
    说。此二俱不可施设立名。在此在彼。以义同
    故。说名为一。复有说者。此二俱不起不相似
    心。复有说者。此二所行心等。俱有十五心故。
    复有说者。此二俱不起期心故。复有说者。此
    二俱是不可施设。俱是无言说。俱是速疾道。
    以是义故。二人为第六人。问曰。彼五人是行
    无相人耶。何以说此行无相者。名第六行无
    相人。答曰。彼五人者。非行无相人。唯此名
    行无相人。问曰。若然者。何以说此是第六行
    无相人。答曰。此是数法第六。非是行无相第
    六。余处亦说已害第五常行。前四非是常。
    唯第五者是常。以数法故。第五者是常。非
    四尽是常。如说。第六增上。五亦如是。如是
    以数法故言第六。非无相故言第六也。问曰。
    此所说无相无相解脱门。不动法心解脱。亦
    说是无相。非想非非想处。亦说是无相。此四
    有何差别。答曰。此中说见道是无相。所以者
    何。此是速疾道。不起期心。若人入此法者。不
    可施设。在此在彼。故说无相。无相解脱门。言
    无相者。以缘无十相法故言无相。不动法心
    解脱。言无相者。不为诸烦恼相所覆蔽。亦不
    更生烦恼相。故言无相。非想非非想处。言无
    相者。以彼处愚劣不猛利不决定所行以疑。
    彼无了了想相。无了了非想相。是故言无相。
    见道有十五心。第十六心俱道比智是修道。
    声闻能知见道中二心。谓苦法忍。苦法智。若
    欲观第三苦比忍心。是时乃知第十六道比
    智相应心。辟支佛知见道中三心。谓苦法忍。
    若法智。若欲知苦比忍时。是时乃知第八集
    比智相应心。佛世尊。知见道中所更相续心。
    问曰。何故声闻知见道中二心。辟支佛知三
    心。佛悉知耶。答曰。他心智。知相似境界。不
    知不相似境界。世俗知世俗心心数法。无漏
    知无漏心心数法。法智知法智分。比智知比
    智分。声闻辟支佛。作方便他心智。乃现在前。
    行者欲入见道。声闻他心智现在前。是时知
    见道中二心。谓苦法忍俱心。苦法智俱心。行
    者入比智分。声闻作比智分他心智方便。起
    比智分他心智现在前。欲知第三心。乃知第
    十六心。行者欲入见道。辟支佛作法智分他
    心智方便。行者入见道。辟支佛起法智分他
    心现在前知二心。谓苦法忍苦法智。行者入
    比智分。辟支佛作比智分他心智方便。起比
    智分他心智现在前。欲知第三苦比忍心。乃
    知第八集比智心。佛不作方便。他心智现在
    前。如行者起见道中一一刹那现在前。佛亦
    起他心智。知见道一一所更相续心
    问曰。有能施坚信坚法人食者不也。答曰不
    能。若施衣服牀座则能。食则不能。所以者何。
    此是速疾道故。若入此道。必不起期心。不可
    施设。在此在彼。是故不能施其食。问曰。若不
    能施其食者。优伽长者经云何通。如说。居士
    此是须陀洹。此是向须陀洹。乃至广说。答曰。
    此是天语此天。或有说。是魔王眷属。欲娆乱
    居士心故。复有说者。彼天是余鬼。欲欺诳
    居士故。作如是说。复有说者。此天是居士家
    中受记祠神。欲令居士心生欢喜。亦欲示现
    情相亲近故。作如是说。复有说者。此天是彼
    居士本日亲属。欲示其福田非福田故。作如
    是说。问曰。天于居士。纵令极亲。非其境界。
    何由而知。答曰。向须陀洹果有二种。一是假
    名。二是真实。若真实者。非其境界。若假名
    者。是其境界。复有说者。有能施其食者。而
    彼未食。所以者何。如行者入见道。若弟子。若
    比坐。为其受食。若檀越以食着其草上。若衣
    [袖-由+戒]上。如余经说。婆陀利于意云何。若比丘
    是坚信。我语之言。汝于污泥。以身为桥。我欲
    从上而过。为违我言不。答言不。此亦说假名
    须陀洹向。非是真实。所以者何。真实须陀洹
    向者。不起不相似心。闻佛所说故。复有说者。
    此中亦说真实须陀洹向。问曰。彼不起不相
    似心。能闻佛所说。云何言是真实耶。答曰。
    虽不闻佛所说。以深心敬重佛故。假令见道
    可起者。亦当随顺佛言。是故佛作是言。有如
    是功德者。随顺我言。何况汝无功德者也
    如说。世尊转法轮。地神唱言。乃至广说。问
    曰。何故作此论。答曰。为断疑故。人谓地神有
    现前了了智。知佛转法轮。非是比相智。欲说
    地神无有现前了了智。有比相智。知佛转法
    轮故。而作此论
    问曰。转法轮非是生得智境界。地神云何
    知耶。答曰。以五事故知。一世尊起世俗心故
    知。问曰。何故世尊起世俗心。答曰。见三阿僧
    只劫所行今有果报。生欢喜故。起世俗心。复
    有说者。见本所立弘誓今已果故。复有说者。
    见本所立愿今已果故。复有说者。欲饶益他
    意令满足故。以是事故。世尊欲令他知起世
    俗心。乃至畜生亦知。何况地神。世尊或起世
    俗心。舍利弗等诸大声闻。入顶第四禅。以愿
    智力。尚不能知。或时起世俗心。乃至畜生亦
    能知。二者亦告他。问曰。佛何故告他耶。答曰。
    欲现善说法中所言诚谛故。复有说者。欲现
    三阿僧只劫所行有果报故。复有说者。欲显
    憍陈如是世良福田故。复有说者。欲令人天
    生信敬心故。复有说者。欲现非如世师吝法
    已破法吝故。复有说者。欲现己身是大人法
    故。复有说者。欲现己身是聪明人故。如说。有
    三事是聪明相。谓所思是善。所行是善。所言
    是善。以是事故告他。三者彼尊者亦起世俗
    心。问曰。彼尊者何故起世俗心耶。答曰。彼尊
    者令无始生死今有边故。除无量苦。断恶道
    因。生决定聚得见真谛故。复有说者。见本所
    立誓本所立愿本所行事今有果故。起世俗
    心。四者彼尊者亦告他。问曰。何故告他耶。答
    曰。欲现善说法中所言诚谛故。复次欲现世
    尊三阿僧只劫所行今有果故。复次欲现佛
    法有大威势故。亦欲现色身为世福田故。复
    次欲生五人等欣仰心故。复次欲显现如来
    大功用故。复次欲现佛法是神变出离法故
    告他。五者从大威德天边闻。问曰。何者是大
    威德天耶。答曰。或有说者。是净居天。复有
    说者。是欲界天。见真谛者。复有说者。是欲界
    天。曾见过去佛者。所以者何。过去诸佛。转法
    轮时。有如是相。今现是相。知佛欲转法轮。即
    便告他。从彼得闻
    问曰。云何是法轮义。答曰。或有说者。法体法
    性义。是法轮义。复有说者。选择法义。是法轮
    义。复有说者。能现见法义。是法轮义。复有说
    者。净法眼义。是法轮义。复有说者。对治非法
    轮义。是法轮义。所以者何。如六师自言。是
    天人师。亦转法轮。然其轮是八邪道。是故对
    非法轮。是法轮义。问曰。何等是轮义。答曰。
    速疾义。是轮义。复有说者。舍此趣彼义。是轮
    义。复次破烦恼义。是轮义
    问曰。何故此轮名梵法轮耶。答曰。以梵世在
    初具圣道故。名梵法轮。第二第三禅不在初。
    亦不具圣道。第四禅。虽是佛身初得。而不具
    圣道。复次梵行者。身中可得故。名梵法轮。复
    次对非梵行故。名梵法轮。复次破非梵烦恼
    故。名梵法轮。复次如来等正觉是梵。彼分别
    解说施设显现。名梵法轮。复次以梵音说故。
    名梵法轮。复次若具有八圣道处。名梵法轮。
    复次若有三界见道修道所断烦恼对治法可
    得处。名梵法轮。不善无记。有报无报。能生二
    果。能生一果。无惭无愧相应。无惭无愧不相
    应。有聚体。无聚体。忍对治。智对治。可得处。
    名梵法轮。复次若有九断知果道。名梵法轮。
    余三禅中。有五断知果道。无色中。有一断知
    果道。初禅中。俱有九断知果道。故名梵法轮。
    亦如经说四十法。二十是不善分。二十是善
    分。若分别解此四十法。名梵法轮(四十法者如十邪道自称
    胜有十谤十直道十正见等十直亦如是)。问曰。如善法随顺法轮。可
    是梵法轮。不善法不随顺法轮。云何言是梵
    法轮耶。答曰。不以善不善体言是法轮。以缘
    善不善智。名梵法轮。所以者何此是寂静。无
    有过咎。不害于他。故名梵法轮
    问曰。何故说见道是法轮修道非法轮耶。答
    曰。或有说者。速疾义。是法轮义。见道是速疾
    道。不起期心道故。复有说者。舍此趣彼。是法
    轮义。见道舍苦趣集。舍集趣灭。舍灭趣道。复
    有说者。以四事故名法轮。一舍此。二趣彼。三
    未选者选。四已选者不舍。舍此者。见道中舍
    苦。趣彼者。趣集。未选择选择者。是集。已选择
    不舍者。是苦。复有说者。上下义。是法轮义。
    犹如轮辐。或时在上。或时在下。见道亦尔。或
    时智忍缘欲界苦在下。或时智忍缘于有顶
    在上。缘于有顶已。复缘欲界。是故上下义。是
    法轮义。复有说者。降伏四方天下义。是法轮
    义。如转轮王所有轮宝。则能降伏四方天下。
    行者亦尔。以见道轮降伏四谛四方天下。复
    有说者。独如辐毂辋法。辐用持辋。毂用持辐。
    见道苦忍苦智集忍集智如辐。灭忍灭智如
    毂。道忍道智如辋。所以者何。此忍智缘一切
    道故。法智缘法智分。比智缘比智分。复有说
    者。见道所断结。能生非法八邪法轮。见道能
    对治此法。故名法轮。尊者瞿沙说曰。八圣道
    一时在此身中转。故名法轮。正见正觉正精
    进正念如辐。正语正业正命如毂。正定如辋。
    此八法皆是中道中修。故名法轮
    佛在波罗奈国。初转法轮。问曰。菩提树下。
    已转法轮。何以言波罗奈国初转法轮。答
    曰。转法轮有二种。一在自身。二在他身。在菩
    提树下。是自身转法轮。波罗奈国。是他身
    转法轮。以在波罗奈国他身中初转法轮故。
    名初转法轮。复有说者。转法轮有二种。有
    共不共。如声闻辟支佛。是共法轮。佛是不共
    法转。以转共法轮故。言初转法轮。复有说者。
    以最初得无我证人故。言初转法轮。复有说
    者。若是时得胜辟支佛者。言初转法轮。所以
    者何。辟支佛亦于自身。能转法轮。不能于他
    身而转法轮。唯佛能于他身而转法轮。复有
    说者。若于三阿僧只劫所行得其果处。名初
    转法轮。所以者何。佛若欲于过去诸佛所般
    涅槃者。即得随意。所以身心不解。作百
    千苦行者。但欲利益他故。若我得无上智时。
    当令无量众生。于生死牢狱。而得解脱。如是
    愿行。于波罗奈国。而得满足。故名初转法
    轮。复有说者。能降伏他故名轮。犹如国王降
    伏城村一切人民故得名为王。不但降伏宫
    人。彼直名之为王。如是能降伏他身。名为
    法王。不独己身名为法王。问曰。若圣道所在
    身中。即自身名转法轮者。何以名佛转法轮
    耶。答曰。或有说者。以觉悟故。言佛转法轮
    所以者何。随彼身中有圣道。若不以佛语光
    照。则圣道不生。若以佛语光照。则彼身中圣
    道便生。如池水中。虽有波头摩拘物头分陀
    利华。若日光不照。则不开不敷不香。日光
    若照。则开敷香。彼亦如是。复有说者。虽有
    圣道在彼身中。若不以如来言说之手而转
    之者。则圣道不生。如转轮王。若不以金轮宝
    置右手中以左手转之。作如是言。我今轮
    宝。当有所降伏者。是时诸神则不为转行其
    轮。若以轮宝。置左手中。以右手旋之。是时
    诸神则为转行其轮。然转其轮者是神。而王
    受其名。彼亦如是。复有说者。彼身中虽有圣
    道。若不得如来缘显发者。则圣道不生。犹如
    仓中有诸种子。若不以缘发者。牙则不生。
    彼亦如是。复有说者。彼身中虽有圣道。若如
    来不以善巧方便名句味身除彼身中障碍者。
    则圣道不生。若除其障碍。则圣道生。复有说
    者。有二因二缘。生于正见。一从他闻法。二内
    自思惟。如从他闻法。名佛转法轮。如内自思
    惟。言身中自有圣道。如是得于人身。成就四
    法者。名多有所作。如近善知识。从其闻法。名
    佛转法轮。如内自思惟。如法修行。言身中有
    圣道
    问曰。如住苦法忍时。已转法轮。何以道比智
    时言转法轮耶。答曰。或有说者。住苦法忍时。
    虽转法轮。而转义未足。道比智时。转义乃足。
    复有说者。以道比智时有五事应。一得未曾
    得道。二舍曾得道。三断烦恼同一味故。四顿
    得八智。五修十六行。是时名转法轮。憍陈如
    汝解法耶。乃至广说。问曰。此五人皆是解
    法者。何以独问憍陈如耶。答曰。或有说者。
    以憍陈如先见圣谛后乃余者。憍陈如见圣
    谛时。余者方在达分善根。复有说者。以本愿
    故。先告憍陈如。汝解法耶。答言已解。乃至广
    说。问曰。世尊何故。三问憍陈如耶。答曰。或
    有说者。憍陈如见圣谛已。世尊起于知见。观
    前后际。为憍陈如应在恶道阴界入多。为我
    于三阿僧只劫所经刹那须臾顷多。作是观
    时。见憍陈如应在恶道阴界入多。非我三阿
    僧只劫所种刹那须臾顷多。佛见是已。作是
    思惟。我于三阿僧只劫修集无量苦行。今得
    无上智。但能使憍陈如应在恶道阴界入在
    不生法中。不更为余事者。于我便足。是以三
    问。复有说者。憍陈如能缘缚一切众生身。一
    切众生。亦能缘缚憍陈如身。憍陈如见谛已。
    佛作是念。我今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更
    不作余事。但断憍陈如及一切众生展转缘
    缚者。于我便足。是故三问更相吞噉。更相断
    命。说亦如是。复有说者。为近诽谤故。佛本为
    菩萨时。出迦毘罗城。是时迦毘罗诸释遣侍
    者五人。二人是母亲。三人是父亲。二人言受
    欲得净。三人言苦行得净。当于菩萨修苦行
    时。言受欲得净者。即便舍去。言苦行得净者。
    而故给侍菩萨。菩萨舍苦行处已。酥油涂身。
    食诸饭食。彼言苦行得净者。心生恼乱。即便
    舍去。是时菩萨身力转增。诣菩提树。降伏
    众魔。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成正觉已。遍
    观世间。谁先应闻法。我当为说。见郁陀迦子。
    应先得闻。是时有天。即便白言。郁陀迦子。昨
    日命终。尔时如来亦说知见。知昨日命终。复
    作是念。谁次应闻法。我当为说见阿兰迦兰。
    次应得闻。天复白言。阿兰迦兰丧来七日。佛
    亦说知见。知阿兰迦兰丧来七日。佛作是念。
    阿兰迦兰。不闻我法。便为大失。问曰。佛已成
    道。应为彼人说法。而不为说。云何不名教化
    失时。尊者瞿沙说曰。佛初成道。心爱敬法。不
    思余食。未观众生谁应得度。复有说曰。如来
    大悲。未及彼人。而便命终。复有说者。佛未分
    众生立为三聚。复有说者。受佛化者。必须根
    熟。彼根未熟。而便命终。又诸根成熟。必由
    自心。彼人慢意行禅自称是一切智。必须久
    时诸根乃熟。问曰。若此人根未熟者。佛何以
    言彼人不闻我法便为大失。答曰。若彼人不
    命终者。佛能除其自称一切智心。亦生信佛
    是一切智。心亦可先令憍陈如前诸根得熟
    而得受化。若彼一人佛得道后。四十二日。
    有余命者。能令彼人于我法中大得利益。而
    彼命行尽故。世尊舍之。若有众生应受化者。
    如来能自住寿。如待须跋陀罗等。若能住他
    寿命者。无有是处。复有说者。佛本为菩萨时。
    是彼人弟子。若当彼人不命终者。当示其师
    法。亦令彼人知佛所得法。非是彼人本所受
    法。以是事故。言彼人大失。佛作是念。谁次应
    闻法。天复白言。阿若憍陈如等五人。次应得
    闻亦起知见。知阿若憍陈如等次应闻法。
    佛复作是念。今在何所。天复白言。在波罗
    奈国。佛亦起知见。知在波罗奈国。于时世
    尊。渐次向波罗奈国。趣彼五人。是时五人。
    见世尊来。即共立制。如修多罗广说。憍陈如
    见真谛已。佛告之言。汝于法解耶。乃至广说。
    汝今观我有懈慢耶。多行法耶。于离欲法有
    退失耶。我得甘露法耶。是时憍陈如。极生惭
    愧。而答佛言。今观世尊。无有懈慢。不行多
    法。于离欲法。亦无退失。得甘露法。我悉证
    知。以是事故。而三问之。复次欲满本誓愿故。
    曾闻此贤劫中。有王名恶行。有仙人名忍辱。
    时王除去男子。将诸伎女。游戏林间。种种
    快意。时王疲厌而便眠卧。时诸伎女。为花
    果故。于林树间。处处求觅。是时仙人。于自住
    处。闲静禅思。时诸伎女。遥见仙人。即诣其
    所。顶礼足已。在一面坐。是时仙人。为诸伎
    女。说欲过患。时王眠觉。四方观视。不见侍
    人。作是思惟。将无有人将我伎女去耶。其
    王即时瞋恚拔剑。遍林树间。而推求之。见诸
    伎女坐仙人边。心生是念。今此大鬼将我
    伎来。前问之言。汝是谁耶。仙人答言。我是
    仙人。王复问言。汝于此间何所作耶。仙人
    答言。行忍辱道。王作是念。此人见我瞋恚。自
    称忍辱。我今当试为实尔不。复更问言。汝得
    初禅耶。答言不得。汝乃至得非想非非想定
    耶。答言不得。其王闻已。瞋恚转增。语仙人
    言。可申汝臂。以刀断之。而问之言。汝是何
    人。仙人答言。是忍辱人。如是复断一臂。亦
    断两足。割其耳鼻。令仙人身。使为七分。复问
    之言。汝是何人。仙人答言。是忍辱人。仙人语
    王。今何故生疲厌心。汝若以刀割我身体。令
    如微尘者。我言忍辱。终无有异。尔时仙人。复
    作是念。如彼今日断我身体使为七分。我得
    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先以大悲。令汝修
    七种道断汝七使。时恶行王者。今憍陈如是。
    忍辱仙人者。今世尊是。憍陈如见真谛已。
    佛之威力。自见己身。本是恶行王。断仙人身。
    使为七分。亦忆本誓愿。是时世尊告憍陈如。
    非我违本誓耶。遵本所愿耶。是时憍陈如。即
    从座起。极怀惭愧。白佛言。世尊。不违本誓。
    遵本所愿。我愚小作是罪。今重忏悔。以本愿
    满故。三问阿若憍陈如

    阿毘昙毘婆沙论卷第二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