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毘昙部三>阿毘昙毘婆沙论卷第五_杂犍度智品第二
  • 杂犍度智品第二

    颇有一智知一切法耶。如此章及解章义。是
    中应广说。优波提舍。问曰。何以作此论。答
    曰。为止他义故。如摩诃僧只部作如是说。自
    体能知自体。如灯是照性。能自照亦能照他。
    彼智亦尔。是智性。能自知亦能知他。昙摩掘
    部。作是说。智能知相应法。弥沙塞部。作是
    说。智能知共有法。彼作是说。智有二种。一时
    共生。一与心相应。一不与心相应。心相应智。
    知心不相应法。心不相应智。知心相应法。犊
    子部。作是说。人能知非智。为止如是诸异义
    故。而作此论。颇有一智知一切法耶。答曰。无
    也。若复有此智生一切诸法无我。此智何所
    不知耶。答曰。不知自体。是为便止摩诃僧只
    意。不知相应。便止昙摩掘部意。不知共有。便
    止弥沙塞部意。以智知不以人知。便止犊子
    部意。此中作问作答。作难作通。如说颇有一
    智知一切法耶。此则是问。答曰。无也。此则是
    答。若复有此智生一切诸法无我。此智何所
    不知。此则是难。答曰。不知自体不知相应不
    知共有。此则是通。问曰。谁作此问。谁作此答。
    或有说者。毘婆闍婆提问。育多婆提答。如毘
    婆闍婆提问。育多婆提言。颇有一智知一切
    法耶。育多婆提答无也。毘婆闍婆提复难。若
    此智生一切法无我。此智何所不知。育多婆
    提。作如是通。不知自体不知相应不知共有。
    复有说者。弟子问师答。复有说者。无有问者。
    无有答者。但作经者。有如是意。若有人问。颇
    有一智知一切法。我当答无也。彼复作此
    难。若此智生一切诸法无我此智何所不知
    我当答言不知自体不知相应不知共有。此中
    说一智者。是一刹那智。是故说不知自体。乃
    至广说。若作是说。此十智中。颇有一智知一
    切法耶。可作是答有。谓等智是也。如是九八
    七六五四三亦如是。若作是说。此二智中。颇
    有一智知一切法也。答曰有。谓等智也。颇即
    彼等智。能知一切法不。答曰知。若一刹那顷。
    等智除自体相应共有。能知余一切法次第
    二刹那生。能知前刹那等智及相应共有。是
    故等智二刹那顷。一智能知一切法。上言一
    智不知者。言一刹那一智。问曰。以何等故。自
    体不知自体。答曰。或有说者。诸法除自体。于
    他有缘生义。自体于自体。无长无损。无害无
    利。无育养无坏。无增无减无因无缘。无次第。
    复有说者。若自体知自体者。则与世间现喻
    相违。犹如指端不能自触。如眼瞳黑不自见
    黑。如刀不自割。是故自体不知自体。复有说
    者。若自体知自体者。则无二处法。如世尊说。
    眼缘色生眼识。乃至意缘法生意识。复有说
    者。若自体知自体者。则无三等触。如世尊说。
    眼缘色生眼识。是三等触。然有此触生。是以
    无有自体能知自体。复有说者。若自体知自
    体者。则无邪见。若邪见能自知我是邪见。此
    则正见。不名邪见。复有说者。若自体知自体
    者。此智毕竟性能自知。不能知他。然能知他。
    是故不知自体。复有说者。若自体知自体者。
    则无取所取。如取所取。智所知亦如是。复有
    说者。若自体知自体者云何知耶。为知自体
    是自体。为知他体亦如知自体耶。为知他体
    是他体。为知自体亦如知他体耶。若知自体
    是自体。若知他体是他体。是则为正。若知
    自体如知他体。是则为邪。若此智生。能知自
    体。亦知他体者。一智则有二作相。有二作相
    则有二智。有二智则有众多自体。问曰。若自
    体不知自体者。摩诃僧只喻云何通。答曰。此
    喻不必须通。所以者何。此喻非修多罗毘尼
    阿毘昙中说。不可以世俗现喻难贤圣法。贤
    圣所作法异世俗所作法异若必欲通者。当
    云何通。答曰。应说其喻过。若喻有过。所喻法
    亦有过。云何喻有过。答曰。灯无根无心。非众
    生数。彼智亦非根非心。非众生数耶。复次
    灯众微尘所成。彼智亦众微尘所成耶。若不
    尔者。则不相似。复次如灯体性是照。不若是
    照性。复何所照。若体性非照。应当是闇。则无
    明性。为破闇故取灯。若灯体性是闇。则有大
    不相似过。以何等故。不知相应。答曰。同缘一
    法生故。是诸心心数法。同缘一法生。以同缘
    一法故。不能展转相缘。如众多人仰视虚空。
    不能展转自相见面彼亦如是。复次若慧缘
    自相应受。彼受为自缘为缘他。若自缘者。有
    上自缘之过。若缘他者则不与慧共同一缘。
    以何等故。不知共有法。答曰。以逼近故。如以
    铜筹盛安闍那药着于眼中。以逼近故。眼不
    得见。问曰。云何名共有法。答曰。彼回转身口
    业生住无常是也。西方沙门作如是说云何
    共有法。慧生时所依阴身。是共有法。问曰。如
    汝所说。慧生时所依身。是共有法。若然者。眼
    识生则不自见身众色差别。如眼识余识亦
    尔。彼作是说。五识生时。能各自缘所依。意识
    不能。问曰。意能缘一切法。汝先言不能。是则
    不然。复次若慧生时所依身。是名共有法者。
    则有大过。何以知之。如苦忍生时。便于自身
    不得决定。是名于苦得少决定。彼作是言。若
    苦法忍。不尽决定。苦法智生。尽得决定。如道
    法忍不尽决定。道法智生尽得决定。彼亦如
    是者。彼不应作是说。所以者何。于道得决定
    时异。于苦得决定时异。问曰。其事云何。答曰。
    如道谛所断邪见。总谤一切道。欲令于道少
    分决定无有是处。为分别故。设使于道少分
    决定。便能断谤道邪见。何况尽决定。唯除
    一刹那相应共有法。如身见或计色是我乃至
    计识是我。若苦法忍生时。于所依身。不得正
    决定者。所缘身我见则不应断。所以者何。以
    苦忍不见我见所缘身故。如身见于苦谛所断
    烦恼为首。若其不断则余结不断。余结不断
    则无于苦究竟得正决定。若于苦不得究竟正
    决定。于集灭道亦不得究竟正决定。以是事
    故苦法忍现在前。于所依身。亦见是苦得正
    决定。何以知之。如说苦法忍所缘。世第一法
    亦缘。彼世第一法。缘欲界五阴尽无有余。
    颇有一识识一切法。乃至广说。问曰。以何等
    故。智后次说识。答曰。或有说者。彼作经者意
    欲尔。乃至广说。复有说者。此是经论旧法。如
    经说。长老摩诃拘郗罗。往长老舍利弗所问
    言。长老舍利弗。所言智者云何为智。次作是
    问。所言识者云何为识。乃至广说。如波伽罗
    那论中说。云何知法。次问云何识法。如此
    义等。先说智次说识。如尊者昙摩难提说。若
    以智以识。有所观察。此事必定。彼作经者。亦
    随顺旧法。是以先说智次说识。复有说者。识
    即智。智即识唯长一字。何者闍那秦言智。毘
    闍那秦言识。长一字者所谓毘也。为断如是意
    欲说差别义故。先说智次说识。复有说者。以
    此俱是根本法故。增长法中识为根本。寂灭
    法中智为根本。复有说者。俱是元首法故。如
    说道品法中谁为元首。所谓智也。生死法中
    谁为元首。所谓识也。复有说者。此俱是依法
    故。如说依智不依识。亦说如行五根识。尽依
    意识。复有说者。若说智则说数法。所未说者
    唯是心。是故先说智次说心。复有说者。十二
    入中。二入能缘。所谓意入法入。若说智即说
    法入。若说识即说意入。复有说者。此六识各
    别行境界。如眼识识色。耳识识声。鼻识识香。
    舌识识味。身识识触。意识唯识法。为止如是
    意欲说意识能缘一切法故。次智说识。复有
    说者。智能缘一切法故。次智说识。复有说者。
    智能缘总相别相。识唯缘别相。为止彼人意
    欲说识能缘总相别相故。次智说识。复有说
    者。智行相似不相似境界。识唯行相似境界。
    为止彼人意欲说识行相似不相似境界故。次
    智说识。复有说者。欲止犊子部意故。彼说智
    是道支。识是有枝。彼依佛经。作如是说。识
    缘名色故。知是有枝。云何圣道。所谓正见。
    乃至正定。是故说智是道支。为止如是意欲
    说智识俱是有枝俱是道支故。次智说识。复
    有说者。止譬喻者意。譬喻者说。智之与识。是
    次第生法。不一时生。为止彼人意故。作如是
    说。若此智生一切法无我。此智何所不知。此
    智必有相应识。便止彼人识智次第生意故。
    如智能缘一切法无我。识亦如是余文如上
    说。颇有一识识一切法。此中亦有问有答。有
    难有通。应如智文说。如说有缘一切法无我
    行。问曰。此何处经中说。答曰。如偈说
     若能以智观  一切行无我
     能生厌苦心  是道得清净
    此偈当知说诸行无我。问曰。如说能生厌苦
    心。此云何能缘一切法。答曰。有说者初半偈
    说一切法无我行。后半偈说缘苦谛行。复有
    说者。初半偈是观行时。后半偈说是见苦
    时。复有说者。此偈举说缘苦时无我行。所以
    者何。无漏法非是可厌法。问曰。若然者云何
    是缘一切法无我行。答曰。一切有二种。有少
    分一切。有一切一切。此中说少分一切。非一
    切一切。余经亦说。一切皆炽然。无漏法不炽
    然。当知说少分一切。彼亦如是说少分一切。
    复有说者余经亦说。一切行无常。一切行无
    我。涅槃寂静。此经即说一切法无我行。评曰。
    且置佛经说与不说。如是说者好。应有缘一
    切无我法行。所以者何。行者在初行地。必
    有如是观现在前。是以说之。问曰。如空行亦
    能缘一切法。此中何以不说。答曰。或有说者。
    彼作经者意欲尔。乃至广说。复有说者。应说
    而不说者。当知此义是有余之说。复有说者。
    如空行有所以空。有所以不空。有所以空者。
    如自中无他。有所以不空者。以自故不空无
    我行无。如此分别。是以尊者和须蜜作如是
    说。我不说一切诸法悉空。问曰。以何等故。有
    漏无我行。能缘一切法。无漏无我行。唯缘于
    苦。答曰。或有说者。有漏无我行。于观行中势
    用胜。无漏无我行。得正决定时。自分中胜。如
    初观行时。行者必观一切法是无我。是以有
    漏无我行势用胜。能缘一切法。无漏无我行。
    于自分中明了故胜。是以不缘一切法。复有
    说者。无漏无我行。能对治四倒。如四倒所缘。
    彼无漏无我行亦缘有漏无我行。不能对治
    四倒。是以能缘一切法。复有说者。无漏观谛
    有分齐。有漏观谛无分齐。复有说者。无漏者。
    对治烦恼。非一切法是烦恼性。有漏者。不对
    治烦恼。是以能缘一切法。问曰。如有漏无我
    行不能尽缘一切法。彼作是念。一切诸法无
    我。云何非是邪也。答曰。或有说者。彼缘多分。
    不缘少分。缘多分者。如大海水。少分不缘者。
    如海水一渧。复有说者。随其所行。随其境
    界。尽缘自体。相应共有。非其所行。非其境界。
    是以不缘。问曰。缘一切法无我行。体性是何。
    答曰。慧是体是性。乃至广说。已说体性。今当
    说所以名无我行。答曰。此行无我法故。名无
    我行
    界者。在欲色界无色界中。亦有缘一切法无
    我行。而不能普缘一切法。地者。在七地。谓欲
    界未至禅中间。根本四禅空处亦有。而不能
    缘一切法。问曰。为能缘几所法。答曰。缘四无
    色阴。诸彼因。诸彼灭。诸彼比智分。诸比智分
    非数缘灭。诸无色非数缘灭及虚空。虚空与
    众生。若言是一。若言是异。彼空处无我行尽
    能缘。识处亦有无我行。而不能缘一切法。问
    曰。能缘几所法。答曰。缘三无色阴。诸彼因。
    诸彼灭。诸彼比智分。诸比智分非数缘灭。三
    无色非数缘灭。除一切虚空。彼识处无我行
    尽能缘。不用处。缘二地。非想非非想处缘一
    地。余如上说。复有说者。空处无我行能缘。如
    上所说法。复缘五地。非数缘灭四无色第四
    禅如是识处缘四地。不用处缘三地。非想非
    非想处缘二地非数缘灭。评曰。不应作如是
    说。如前说者好。所依身者。依欲色界身初生
    依欲界身后依色界。所以者何。初生依欲界
    身。命终生色界。依色界身。重起现在前。行者
    唯行无我行。缘者。缘一切法。念处者坏缘
    法念处。智者等智。三昧相应者不与三昧相
    应。根相应者。三根相应。谓喜乐舍。第三禅与
    乐根相应。初禅二禅喜根相应。未至中间禅。
    及第四禅。舍根相应。欲界二根相应。谓喜舍。
    问曰。如善忧根相应能缘一切法。此中何以
    不说与相应。答曰。体性相违。无我行体性欣
    尚。忧根体性愁悴。是以不与相应。世者。当
    言在过去未来现在。缘世者缘过去未来现
    在及非世法。善不善无记者当言善。缘善不
    善无记者。当言三种缘。欲色无色界系者。当
    言欲色界系亦无色界系。缘欲色无色界系
    法者。当言缘欲色无色系法亦缘非系法。是
    学无学非学非无学者。当言非学非无学。缘
    学无学非学非无学者。当言三种缘。见谛断
    修道断不断者。当言修道断。缘见道断法修
    道断法不断法者。当言三种缘。缘名缘义者。
    当言二俱缘。缘己身缘他身者。当言缘己身
    他身亦缘非己非他。闻慧思慧修慧者。当言
    是三种慧。欲界是闻慧思慧。色界是闻修慧。
    无色界是修慧。方便得生得者。当言是方便
    得是生得。如色界闻慧。可言是方便亦可言
    是生得。云何言方便得。答曰如于此间修总
    相别相生彼则得。若不修习。虽生彼不得云
    何亦可言生得。答曰。此虽修习。不生彼间。不
    名生得。欲界命终生二禅中。二禅命终生初
    禅中。彼为得不。答曰。或有说者。不得。所以
    者何。以远故。若即二禅得修习。生初禅中。则
    得。初禅命终。生二禅中。初禅地法尽舍。二禅
    命终。还生二禅。彼为得不。答曰。得欲界命终。
    生无色界中。无色界命终。还生无色界中。彼
    为得不。答曰。或有说者。不得以远故。复有说
    者。若即无色修习。还生无色界则得。问曰。为
    是圣人能生此法。为凡夫人能生此法。答曰。
    圣人亦能凡夫亦能。凡夫有二种。有内道凡夫
    有外道凡夫。何道凡夫能生此法。答曰。内道
    亦能外道亦能。内道凡夫。亦方便得。亦生处
    得。外道凡夫。唯生处得。复有说者。外道凡夫。
    唯生处得。不起现在前。所以者何。以计我故
    问曰。云何起缘一切法。无我行现在前。答曰。
    生欲界中。起现在前时。缘一切法。生欲界中。
    起色界者现在前。亦缘一切法。若生初禅。不
    入定现在前时。亦缘一切法。若入定现在前
    时。缘初禅乃至非想非非想处。生初禅起二
    禅三禅四禅者现在前。亦缘初禅乃至非想
    非非想处。若生二禅不入定现在前时。能缘
    一切法。若入定现在前时。缘二禅乃至非想
    非非想处。若生二禅起三禅四禅者现在前
    亦缘二禅乃至非想非非想处。生三禅四禅
    亦如是。无色中缘一切法无我行。若生欲界。
    若生色界。若生无色界现在前。缘一切法。如
    上说。问曰。欲界者缘法多。色界者缘法多。答
    曰。色界者若不入定。所缘与欲界等。若入定
    欲界者多非。色界者。所以者何。不自缘定共
    色故。应作是说。不入定时。无有不缘一切色
    身念处。无有缘一切受受念处。无有缘一切
    心心念处。无有缘一切法法念处
    问曰。一切法无我行。为是欣尚行。为是厌离
    行。若是欣尚行者。云何缘苦集。若是厌离行
    者。云何缘可欣尚法。答曰。应作是说。是欣
    尚非厌离行。问曰。若是欣尚行者。云何能
    缘苦集。答曰。虽缘苦集。故是欣尚行。所以者
    何。设使彼多缘有漏法。少缘无漏法。而于无
    漏法故是欣尚行。如铜钱[卄/积]上置一金钱。铜
    钱虽多。得一金钱。犹生欣尚。彼亦如是。问曰。
    此行为断结不耶。答曰。不断。问曰。若不断
    结。何用起现在前。答曰。欲令心猛利故。心若
    猛利。能入圣道
    问曰。空行无我行。有何差别。答曰。对治我是
    无我行。对治我所是空行。复次对治五我见
    是无我行。对治十五我所见。是空行。复次对
    治己见。是无我行。对治己所见。是空行。我爱
    我所爱亦如是。复次阴非是我。是无我行。我
    不入阴中。是空行。复次见眼无我生悦适。是
    无我行。见我不入眼中生悦适。是空行。乃至
    意入亦如是。复次性空义。是无我行。行空义
    是空行
    颇有二心展转相因耶。问曰。何以作此论。答
    曰。为止外道意故。外道作如是说。后心是前
    心因。所以者何。如水流时。后水能逼前水
    驶流。如是法生。未来世法逼驶现在。现在
    逼驶过去。如是未来法是现在因。现在法是
    过去因。为断如是意故。明后心非前心因。
    若当后是前因者。则违内外因缘生法。如世
    尊说。无明缘行。乃至生缘老死。若后是前因。
    应当行缘无明。乃至老死缘生。如说眼缘色
    生眼识。若后为前因。应当缘眼识生色。如父
    母是儿因。若然者应儿是父母因。违如是等
    内缘生法。云何与外缘生法相违。如种子为
    牙因。乃至花为果因。若然者应牙为种子
    因。乃至果为花因。若后为前因。复有大过。何
    以故。不作业而受果。已作业而无果故。云何
    不作业而受果。答曰。如先受善不善果。然后
    作善不善业。先受律仪不律仪戒果。然后受
    律仪戒。先受阿毘地狱果。然后作五逆业。先
    受转轮圣王果。然后修转轮圣王业。先得阿
    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然后行诸波罗蜜。若尔
    不作业而受果。已作业应无果。作业而无果。
    则无解脱出要之道。若后是前因。则有如是
    大过。复次所以作此论者。如摩诃僧只部说
    二心俱生。为止如是意故作此论。复次或有
    说者。言因缘无体性。今欲分明因缘体性故
    作此论。颇有二心展转相因耶。答曰。无耶。
    所以者何。无有一人前后二心俱生。复有说
    者。言前者诸过去心无二俱生者。言后者诸
    未来心无二俱生者。是故答言。一人前后二心
    不俱生。复有说者。言前者除过去世。言后者
    除未来世。不俱者欲明现在一刹那无二心俱
    生。若作是说。无有一人前后二心俱生。此则
    止二心俱生者意。次作是说。非未来心与前
    心因。此则止后与前作因者意。复有说者。若
    作是说。无有一人前后二心俱生。此则止相
    应共有因义。次作是说。非未来心与前心因。
    此则止相似因一切遍因报因义。此中依五
    因作论故。答曰。无若依六因作论者。应答言
    有。以有所作因故。如二心二受二想二思二
    触二作意二解脱二念二定二眼乃至二身
    二命根二身种类。如是等则无展转因义
    颇有二心展转相缘。乃至广说。问曰。不应先
    作是论。应先作此论。以何等故。一人前后二
    心不俱生。然后应次作此问。颇有二心。前后
    展转相缘。应作是说。而不说者有何意耶。答
    曰。或有说者。彼作经者意欲尔。乃至广说。复
    有说者。论有二种。一是根本。二是傍生。诸作
    是问。颇有二心展转相因。颇有二心展转相
    缘。此是根本论。以何等故。一人前后二心不俱
    生。是傍生论。是以先论根本。次问傍生。复有
    说者。阿毘昙应以相求不以次第。若前若后。
    俱无有过。但莫违其相。不应责次第。颇有二
    心展转相缘。问曰。何以作此论。答曰。前说无
    有二心展转相因。亦谓二心无展转相缘义。
    欲断如是疑故。而作是论。颇有二心展转相
    缘耶。复有说者。或有言境界缘无体性。为止
    彼人如是意欲分明境界缘有实体性故作此
    论。问曰。颇有二心展转相缘耶。答曰。有。问
    曰。若答言有。此言便足。所以者何。如说若法
    是彼境界缘。或时不作境界。无有是事。以何
    等故复作是说。若生无当来心耶。答曰。不应
    作是说。所以说者。欲饶益弟子令受义时分
    明了了故。颇有二心展转相缘耶。答曰。有。若
    发意思惟无有未来。问曰。其事云何。答曰。邪
    见生言无未来。次后复生邪见。言无过去邪
    见。亦言无过去诸法。是名二心展转相缘邪见。
    次生身见。身见复计过去邪见为我。如身见。
    边见计断常亦如是。见取计过去胜第一。戒取
    计净能至解脱计是乘疑犹豫计二里。想受
    计好妙适意。恚计不好妙不适意。慢计自
    高自举。无明于彼。愚冥不知。如是等名染污
    心展转相缘。善心云何。答曰。如正见计过去。
    是无常苦空。无我因集有缘。是有是性分。是
    有因是有缘。如是等名善心邪见展转相缘。
    不隐没无记心云何。答曰。非是巧便。非是不
    巧便。是名无记心邪见展转相缘。若发意思
    惟有未来。其事云何。答曰。如正见生言有未
    来。次后生正见。言有过去。亦言有过去诸法。
    是名二心展转相缘。身见计过去正见为我。
    乃至不隐没无记缘过去正见亦如是。若发意
    思惟无未来道。问曰。何以复作此论。答曰。先
    说有漏心相缘。今欲说无漏心相缘。问曰。其
    事云何。答曰。若发意思惟无未来道。此心与
    邪见相应。缘无未来道。后得正决定。缘过去
    法。作无常苦空无我因集有缘。此中言后时
    者。遮一念。遮相续。不限时不限身。不限无始
    已来。以何等故不限时。答曰。或有初夜谤道
    中夜得正决定。中夜谤道后夜得正决定。或
    有后夜谤道昼得正决定。有昼谤道夜得正
    决定。或有一日一夜谤道。一日一夜得正决
    定。如是半月一月。一时一岁。乃至一身。当
    知亦如是。若发意思惟有未来道。此心与正
    见相应。缘有未来道。次后生无漏道。缘过去
    正见。是无常苦空无我因集有缘。如是正见。
    缘未来道。未来道生。还缘正见。是名展转相
    缘。后时者如说。总相观后。能入圣道者。遮一
    刹那顷。不限相续。不限时不限身。乃至不限
    无始生死已来。如说三种正观。后能入圣道。
    不限一刹那顷。乃至不限无始生死已来。如
    二知他心智。亦展转相缘。问曰。何以复作此
    论。答曰。前说己身相缘法。今欲说他身相缘
    法故。如二知他心展转相缘。问曰。此中为说
    何等二知他心。答曰。此中说根同。同利根。同
    中根。同下根。同是初禅地他心智。乃至第四
    禅地他心智。同有漏。同无漏。同是法智分。同
    是比智分。问曰。彼云何相缘。答曰。俱缘彼
    心。不缘彼心所缘。若缘心所缘。是则自缘心。
    不名缘他心。问曰。此中为说何等知他心智。
    答曰。此中说得证他心智通者。问曰。亦更有
    余能知他心智。此中何以不说。答曰。或有说
    者。彼作经者意欲尔。乃至广说。复有说者。此
    应说而不说者。当知此义是有余之说。复有
    说者。此中说名义俱好者。复有说者。若体性
    是通。若体性是修。若是离欲得。若是四支五
    支禅果。此中说之。复有说者。若智知他心。如
    实无谬是中说之。因此事故。扰动智海。如二
    心展转相缘。诸数法亦如是。亦应分别五识
    种界善染污不隐没无记威仪工巧。彼五识
    不能展转相缘。各行境界故。意识能展转相
    缘。缘一切法故。苦谛所断心。与集谛所断心。
    能展转相缘。苦谛所断心。与修道所断心。展
    转相缘。集谛所断心。与修道断心。展转相
    缘。灭谛所断。有漏缘使展转相缘。亦能缘无
    漏缘使。无漏缘使不能缘有漏缘使。道谛所
    断有漏缘使。展转相缘。亦能缘无漏缘使。无
    漏缘使不能缘有漏缘使。无漏缘使于道展
    转相缘。修道所断善不善隐没无记。能缘五
    行所断心。其余修道所断。展转相缘不断心。
    如苦忍苦智。集忍集智。能缘五行所断心道
    缘道。随其所应展转相缘。界者欲界色界。展
    转相缘。欲界不系法展转相缘。欲界无色界
    无展转相缘。色界无色界及不系心展转相
    缘。善者能缘三种。善染污不隐没无记。染污
    能缘三种。善染污不隐没无记。善报无记心
    缘三种。善染污不隐没无记。不善报无记无
    展转缘。所以者何。意地无不善报无记。如说
    颇业身受受报非心耶。答曰。有诸不善业威
    仪无记心展转相缘。其事云何。答曰。威仪有
    二种。一是威仪。二是威仪心。威仪者谓色香
    味触。威仪心者能起威仪心是也。四识是威
    仪方便。非起威仪心。意识是威仪方便。亦是
    起威仪心。彼四识能缘威仪。不能缘起威仪
    心。意识能缘威仪亦能缘起威仪心。复有说
    者。因威仪心更生意识。能缘十二入。是能展
    转相缘。工巧无记心展转相缘。其事云何。答
    曰。工巧有二种。一是工巧。二是工巧心。工巧
    谓色声香味触。工巧心者能起工巧心者是。
    五识是工巧方便。非起工巧心。意识是工巧
    方便。亦是起工巧心。五识能缘工巧。不能缘
    起工巧心。意识能缘工巧。亦能缘起工巧心。
    复有说者。因工巧心更生意识。能缘十二入。
    是能展转相缘邪见。或以因谤果。或以果谤
    因。或不以果谤因。或不以因谤果。云何以因
    谤果。如说此善恶业无果报。云何以果谤因。
    如说是人诸所受报无因无缘。云何不以果谤
    因。众生烦恼无因无缘。云何不以因谤果。如
    说无过去未来现在。是名不以因谤果。此邪
    见苦谛所断。先说二心展转相因。展转相缘
    者此中说二缘义所谓因缘境界缘。问曰。以
    何等故。此中不说次第缘威势缘耶。答曰。或
    有说者。彼作经者意欲尔。乃至广说。复有说
    者。应说而不说者。当知此是有余之说。复有
    说者。此义以入彼所说中。其事云何。若说因
    缘当知已说次第缘。所以者何。如说二心无
    展转相因。当知二心亦无次第缘。若说境界
    缘。当知亦说威势缘。所以者何。如说二心展
    转相缘。当知二心亦展转威势缘。是名已入
    彼所说中

    阿毘昙毘婆沙论卷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