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瑜伽部上>瑜伽师地论卷24出离地第三之三
  • 出离地第三之三

    复次初夜后夜常勤修习觉寤瑜伽者。云
    何初夜云何后夜。云何觉寤瑜伽。云何常勤
    修习觉寤瑜伽。言初夜者。谓夜四分中过初
    一分是夜初分。言后夜者。谓夜四分中过
    后一分是夜后分。觉寤瑜伽者。谓如说言
    于昼日分经行宴坐。从顺障法净修其心。
    于初夜分经行宴坐。从顺障法净修其心。
    净修心已出住处外洗濯其足。还入住处
    右胁而卧重累其足。住光明想正念正知思
    惟起想巧便而卧。至夜后分速疾觉寤经行
    宴坐。从顺障法净修其心。常勤修习觉寤
    瑜伽者。谓如有一世尊弟子。听闻觉寤瑜
    伽法已。欲乐修学。便依如是觉寤瑜伽。作
    如是念。我当成办佛所听许觉寤瑜伽。发
    生乐欲精进勤劬。超越勇猛势力发起。勇悍
    刚决不可制伏。策励其心无间相续。此中
    云何于昼日分经行宴坐。从顺障法净修
    其心。言昼日者。谓从日出时至日没时。言
    经行者。谓于广长称其度量一地方所。若
    往若来相应身业。言宴坐者。谓如有一或
    于大牀或小绳床。或草叶座结加趺坐。端身
    正愿安住背念。所言障者。谓五种盖。顺障法
    者。谓能引盖随顺盖法。云何五盖。谓贪欲
    盖瞋恚盖。惛沈睡眠盖掉举恶作盖。及以疑
    盖。云何顺障法。谓净妙相瞋恚相黑闇相亲
    属国土不死。寻思追忆昔时笑戏喜乐承事
    随念及以三世。或于三世非理法思。问于
    经行时从几障法净修其心。云何从彼净
    修其心。答从惛沈睡眠盖及能引惛沈睡
    眠障法。净修其心。为除彼故。于光明想
    善巧精恳。善取善思善了善达。以有明俱
    心及有光俱心。或于屏处或于露处往返
    经行。于经行时随缘一种净妙境界。极善
    示现劝导赞励庆慰其心。谓或念佛或法
    或僧。或戒或舍或复念天。或于宣说惛沈
    睡眠过患相应所有正法。于此法中为除
    彼故。以无量门诃责毁呰惛沈睡眠所有
    过失。以无量门称扬赞叹惛沈睡眠永断
    功德。所谓。契经应颂。记别讽诵。自说因缘。
    譬喻本事。本生方广。希法及以论议。为除
    彼故。于此正法听闻受持。以大音声若读
    若诵。为他开示思惟其义。称量观察。或观
    方隅。或瞻星月诸宿道度。或以冷水洗洒
    面目。由是惛沈睡眠缠盖。未生不生已生除
    遣。如是方便从顺障法净修其心。问于宴
    坐时从几障法净修其心。云何从彼净修
    其心。答从四障法净修其心。谓贪欲瞋恚。
    掉举恶作。疑盖及能引彼法。净修其心。为
    令已生贪欲缠盖速除遣故。为令未生极
    远离故。结加趺坐端身正愿安住背念。或
    观青瘀或观脓烂。或观变坏或观膖胀。或
    观食噉或观血涂。或观其骨或观其锁。或
    观骨锁。或于随一贤善定相。作意思惟。或
    于宣说贪欲过患相应正法。于此法中为
    断贪欲。以无量门。诃责毁呰欲贪欲爱。欲
    藏欲护。欲着过失。以无量门。称扬赞叹一
    切贪欲永断功德。所谓契经应颂记别乃至
    广说。为断贪欲。于此正法听闻受持。言善
    通利。意善寻思。见善通达。即于此法如是
    宴坐如理思惟。由是因缘贪欲缠盖未生不
    生已生除遣。如是方便从顺障法净修其
    心。于瞋恚盖法有差别者。谓如是宴坐以
    慈俱心。无怨无敌。无损无恼。广大无量极
    善修习。普于一方发起胜解具足安住。如
    是第二如是第三如是。第四上下傍布。普
    遍一切无边世界。发起胜解具足安住。余
    如前说。于掉举恶作盖法有差别者。谓如
    是宴坐。令心内住成办一趣得三摩地。余
    如前说于疑盖法有差别者。谓如是宴
    坐。于过去世非不如理作意思惟。于未来
    世于现在世非不如理作意思惟。我于过
    去为曾有耶。为曾无耶。我于过去为曾
    何有。云何曾有。我于未来为当何有。云何
    当有。我于现在为何所有。云何而有。今此
    有情从何而来。于此殒没当往何所。于如
    是等不如正理作意思惟应正远离。如理
    思惟。去来今世唯见有法。唯见有事。知有
    为有知无为无。唯观有因唯观有果。于实
    无事不增不益。于实有事不毁不谤。于
    其实有了知实有。谓于无常苦空无我一切
    法中。了知无常苦空无我。以能如是如理
    思惟。便于佛所无惑无疑。余如前说。于
    法于僧。于苦于集。于灭于道。于因及因
    所生诸法。无惑无疑。余如前说。又于瞋恚
    盖应作是说。为断瞋恚及瞋恚相。于此正
    法听闻受持乃至广说。于掉举恶作盖应
    作是说。为断掉举恶作及顺彼法。于此正
    法听闻受持乃至广说。于其疑盖应作是
    说。为断疑盖及顺彼法。于此正法听闻受
    持乃至广说。如是方便从贪欲瞋恚。惛沈睡
    眠。掉举恶作。疑盖及顺彼法。净修其心。是
    故说言经行宴坐从顺障法净修其心。如
    是已说由法增上从顺障法。净修其心。复
    有由自增上及世增上。从顺障法。净修其
    心。云何名为由自增上。谓如有一于诸盖
    中随起一种。便自了知此非善法。于所生
    盖不坚执着。速疾弃舍摈遣变吐。又能自
    观此所生盖甚可羞耻。令心染恼令慧羸
    劣是损害品。如是名为由自增上。从顺障
    法。净修其心。云何名为由世增上。从顺障
    法。净修其心。谓如有一于诸盖中随一已
    生或将生时。便作是念。我若生起所未生
    盖。当为大师之所诃责。亦为诸天及诸有
    智同梵行者。以法轻毁。彼由如是世增上
    故。未生诸盖能令不生。已生诸盖能速弃
    舍。如是名为由世增上。从顺障法。净修其
    心。又为护持诸卧具故。顺世仪故。尽夜
    初分经行宴坐。从顺障法。净修其心。从顺
    障法。净修心已。出住处外洗濯其足。洗濯
    足已还入住处如法寝卧。为令寝卧长
    养大种。得增长已长益其身。转有势力转
    能随顺。无间常委善品加行。问以何因缘
    右胁而卧。答与师子王法相似故。问何法相
    似。答如师子王一切兽中勇悍坚猛最为第
    一。比丘亦尔。于常修习觉寤瑜伽。发勤精
    进勇悍坚猛最为第一。由是因缘与师子
    王卧法相似。非如其余鬼卧天卧受欲者
    卧。由彼一切嬾堕懈怠下劣。精进势力薄弱。
    又法应尔。如师子王右胁卧者。如是卧时
    身无掉乱念无忘失。睡不极重不见恶
    梦。异此卧者与是相违。当知具有一切过
    失。是故说言右胁而卧重累其足。云何名
    为住光明想巧便而卧。谓于光明想善巧
    精恳。善取善思善了善达。思惟诸天光明俱
    心。巧便而卧。由是因缘虽复寝卧心不惛
    闇。如是名为住光明想巧便而卧。云何正
    念巧便而卧。谓若诸法已闻已思已熟修习。
    体性是善能引义利。由正念故乃至睡梦亦
    常随转。由正念故于睡梦中亦常记忆令
    彼法相分明现前。即于彼法心多随观。由
    正念故随其所念。或善心眠或无记心眠。是
    名正念巧便而卧。云何正知巧便而卧。谓由
    正念而寝卧时。若有随一烦恼现前染恼
    其心。于此烦恼现生起时。能正觉了令不
    坚着。速疾弃舍。既通达已令心转还。是名
    正知巧便而卧。云何名为思惟起想巧便而
    卧。谓以精进策励其心。然后寝卧。于寝卧
    时时时觉寤。如林野鹿不应一切纵放其
    心。随顺趣向临入睡眠。复作是念。我今应
    于诸佛所许觉寤瑜伽。一切皆当具足成办。
    为成办故。应住精勤最极浓厚加行欲乐。
    复作是念。我今为修觉寤瑜伽。应正发起
    勤精进住。为欲修习诸善法故。应正翘勤
    离诸嬾堕起发具足。过今夜分至明清
    旦。倍增发起勤精进住起发具足。当知此
    中由第一思惟起想。无重睡眠。于应起时
    速疾能起终不过时。方乃觉寤。由第二思
    惟起想。能于诸佛共所听许师子王卧。如
    法而卧无增无减。由第三思惟起想。令善
    欲乐常无懈废。虽有失念而能后后展转
    受学令无断绝。如是名为思惟起想巧便
    而卧。云何至夜后分速疾觉寤经行宴坐。
    从顺障法净修其心。夜后分者。谓夜四分
    中过后一分名夜后分。彼由如是住光明
    想。正念正知思惟起想巧便而卧。于夜中分
    夜四分中过于一分。正习睡眠。令于起时
    身有堪能。应时而起。非为上品惛沈睡眠
    缠所制伏。令将起时闇钝薄弱嬾堕懈怠。
    由无如是闇钝薄弱嬾堕懈怠。暂作意时
    无有艰难。速疾能起。从诸障法净修心者。
    如前应知。如是广辩初夜后夜常勤修习觉
    寤瑜伽已。复云何知此中略义。谓常勤修
    习觉寤瑜伽所有士夫补特伽罗。略有四种
    正所作事。何等为四。一者乃至觉寤常不
    舍离所修善品。无间常委修善法中勇猛
    精进。二者以时而卧不以非时。三者无染
    污心而习睡眠非染污心。四者以时觉寤
    起不过时。是名四种常勤修习觉寤瑜伽。
    所有士夫补特伽罗正所作事。依此四种正
    所作事。诸佛世尊为声闻众宣说修习觉
    寤瑜伽。云何宣说。谓若说言于昼日分经
    行宴坐。从顺障法净修其心。于初夜分经
    行宴坐。从顺障法净修其心。由此言故宣
    说第一正所作事。谓乃至觉寤常不舍离所
    修善品。无间常委修善法中勇猛精进。若复
    说言出住处外洗濯其足。还入住处右胁
    而卧重累其足。由此言故宣说第二正所作
    事。谓以时而卧不以非时。若复说言住光
    明想。正念正知思惟起想巧便而卧。由此言
    故宣说第三正所作事。谓无染污心而习睡
    眠非染污心。若复说言于夜后分速疾觉
    寤经行宴坐。从顺障法净修其心。由此言
    故宣说第四正所作事。谓以时觉寤起不过
    时。此中所说住光明想。正念正知思惟起
    想巧便卧者。显由二缘无染污心而习睡
    眠非染污心。谓由正念。及由正知。复由二
    缘以时觉寤起不过时。谓由住光明想。及
    由思惟起想。此复云何由正念故。于善所
    缘摄敛而卧。由正知故于善所缘若心退
    失起诸烦恼。即便速疾能正了知。如是名
    为由二缘故无染污心。而习睡眠非染污
    心。由住光明想及思惟起想。无重睡眠非
    睡眠缠能远随逐。如是名为由二缘故以
    时觉寤起不过时。如是宣说常勤修习觉
    寤瑜伽。所有略义。及前所说广辩释义。总说
    名为初夜后夜常勤修习觉寤瑜伽。云何名
    为正知而住。谓如有一。若往若还正知而
    住。若覩若瞻正知而住。若屈若伸正知而住。
    持僧伽胝及以衣鉢正知而住。若食若饮若
    噉若尝正知而住。若行若住若坐若卧正知
    而住。于觉寤时正知而住。若语若默正知而
    住。解劳睡时正知而住。若往若还正知住者。
    云何为往。云何为还。云何往还正知而住。
    所言往者。谓如有一往诣聚落往聚落间。
    往诣家属往家属间。往诣道场往道场间。
    所言还者。谓如有一从聚落还聚落间还。
    从家属还家属间还。从道场还道场间还。
    所言往还正知住者。谓于自往正知我往。
    及于自还正知我还。于所应往及非所往
    能正了知。于所应还及非所还能正了知。
    于应往时及非往时能正了知。于应还时
    及非还时能正了知。于其如是如是应往
    及不应往能正了知。于其如是如是应还
    及不应还能正了知。是名正知。彼由成就
    此正知故。自知而往自知而还。往所应往
    非非所往。还所应还非非所还。以时往
    还不以非时。如其色类动止轨则礼式威
    仪应往应还。如是而往如是而还。如是名
    为若往若还正知而住。若覩若瞻正知住者。
    云何为覩。云何为瞻。云何覩瞻正知而住。
    所言覩者。谓于如前所列诸事。若往若还
    先无觉慧。先无功用。先无欲乐。于其中间
    眼见众色是名为覩。所言瞻者。谓于如前
    所列诸事。若往若还。觉慧为先。功用为先。
    欲乐为先。眼见众色。谓或诸王或诸王等。
    或诸僚佐或诸黎庶。或婆罗门或诸居士。或
    饶财宝长者商主。或余外物房舍屋宇殿堂
    廊庙。或余世间众杂妙事。观见此等是名为
    瞻。若复于此覩瞻自相能正了知。于所应
    覩于所应瞻能正了知。于应覩时于应
    瞻时能正了知。如所应覩如所应瞻能正
    了知。是名正知。彼由成就此正知故。自知
    而覩自知而瞻。覩所应睹瞻所应瞻。于
    应覩时于应瞻时而正瞻覩。如所应覩
    如所应瞻。如是而覩如是而瞻。如是名
    为若覩若瞻正知而住。若屈若申正知住者。
    云何为屈。云何为申。云何名为若屈若申
    正知而住。谓彼如是覩时瞻时。若往为先若
    还为先。或屈申足或屈申臂。或屈申手。或
    复屈申随一支节。是名屈申。若于屈申所
    有自相能正了知。若所屈申能正了知。若
    屈申时能正了知。若如是屈。及如是申能正
    了知。是名正知。彼由成就此正知故。于屈
    于申自知而屈自知而申。于所应屈于所
    应申而屈而申。于应屈时于应申时而
    屈而申。如所应屈如所应申如是而屈如
    是而申。如是名为若屈若申正知而住。持
    僧伽胝及以衣鉢正知住者。云何持僧伽胝。
    云何持衣。云何持鉢。云何持僧伽胝及以
    衣鉢正知而住。谓有大衣或六十条或九条
    等。或两重刺名僧伽胝。被服受用能正将护。
    说名为持。若有中衣若有下衣。或持为衣
    或有长衣。或应作净或已作净。如是一切
    说名为衣。被服受用能正将护。说名为持。
    若堪受持或铁或瓦乞食应器。说名为鉢。
    现充受用能正将护。说名为持。若于如是
    或僧伽胝或衣或鉢。所有自相能正了知。于
    所应持或僧伽胝或衣或鉢。或净不净能
    正了知。若于此时或僧伽胝或衣或鉢。已
    持应持能正了知。若于如是或僧伽胝或衣
    或鉢。应如是持能正了知。是名正知。彼
    由成就此正知故。于所应持或僧伽胝或
    衣或鉢。自知而持。于所应持。于应持时
    而能正持。如所应持如是而持。如是名为
    持僧伽胝及以衣鉢正知而住。若食若饮若
    噉若尝正知住者。云何为食。云何为饮。云
    何为噉。云何为尝。云何若食若饮。若噉若
    尝正知而住。谓诸所有受用饮食总名为食。
    此复二种。一噉二尝。云何为噉。谓噉饼糗
    或饭或糜或羹或臛。或有所余造作转变可
    噉可食。能持生命。如是等类皆名为噉。亦
    名为食。云何为尝。谓尝乳酪生酥熟酥油
    蜜。沙糖鱼肉醯鮓。或新果实。或有种种咀
    嚼品类。如是一切总名为尝亦名为食。云
    何为饮。谓沙糖汁或石蜜汁。或饭浆饮或钻
    酪饮。或酢为饮或抨酪饮。乃至于水总名为
    饮。若于如是若食若饮若噉若尝。所有自
    相能正了知。若于一切所食。所饮所噉所
    尝能正了知。若于尔时应食应饮。应噉应
    尝能正了知。若于如是应食应饮。应噉
    应尝能正了知。是名正知。彼由成就此正
    知故。于自所有若食若饮若噉若尝。自知而
    食自知而饮。自知而噉自知而尝。于所应
    食于所应饮。于所应噉于所应尝。正食
    正饮正噉正尝。应时而食应时而饮。应时
    而噉应时而尝。如所应食乃至如所应尝。
    如是而食乃至如是而尝。如是名为若食
    若饮。若噉若尝正知而住。若行若住广说乃
    至若解劳睡正知住者。云何为行。云何为住。
    云何为坐。云何为卧。云何觉寤。云何为语
    云何为默。云何名为解于劳睡。云何于行
    广说乃至于解劳睡正知而住。谓如有一
    于经行处来往经行。或复往诣同法者所
    或涉道路。如是等类说名为行。复如有一。
    住经行处。住诸同法阿遮利耶邬波拖耶
    及诸尊长等尊长前。如是等类说名为住。
    复如有一或于大牀或小绳床。或草叶座
    或诸敷具。或尼师檀结加趺坐。端身正愿
    安住背念。如是等类说名为坐。复如有一
    出住处外洗濯其足。还入住处。或于大牀
    或小绳牀。或草叶座或阿练若。或在树下
    或空闲室。右胁而卧重叠其足。如是等类
    说名为卧。复如有一于昼日分经行宴坐。
    从顺障法净修其心。于初夜分于后夜分
    经行宴坐。从顺障法净修其心。说名觉寤。
    复如有一常勤修习如是觉寤。于未受法
    正受正习令得究竟。所谓契经应颂记别广
    说如前。即于如是已所受法。言善通利。谓
    大音声若读若诵。或复为他广说开示。于时
    时间。与诸有智同梵行者。或余在家诸贤
    善者。语言谈论共相庆慰。为欲劝励及求
    资具。如是等类说名为语。复如有一随
    先所闻随先所习。言善通利究竟诸法。独
    处空闲。思惟其义。筹量观察。或处静室
    令心内住等住安住及与近住。调伏寂静最
    极寂静一趣等持。或复于彼毘鉢舍那修瑜
    伽行。如是等类说名为默。复如有一于其
    热分极炎暑时。或为热逼或为劬劳便生
    疲倦。非时惛寐乐着睡眠是名劳睡。若复
    于行广说乃至于解劳睡所有自相能正了
    知。于所应行乃至于应所解劳睡能正了
    知。于应行时乃至于应解劳睡时能正了
    知。如所应行乃至如所应解劳睡能正了
    知。是名正知。彼由成就此正知故。于其
    自行乃至于其自解劳睡正知而行。乃至正
    知而解劳睡。若所应行乃至若所应解劳睡。
    即于彼行乃至于彼解于劳睡。若时应行
    乃至若时应解劳睡。即此时行乃至此时
    解于劳睡。如所应行乃至如所应解劳睡。
    如是而行乃至如是而解劳睡。如是名为
    于行于住。于坐于卧。于其觉寤于语。
    于默于解劳睡。正知而住。复次如是正知
    而住。云何次第为显何事。谓如有一依止
    如是村邑聚落亭逻而住。作是思惟。我今
    应往如是村邑聚落亭逻。巡行乞食。如是
    乞已出还本处。又于如是村邑等中。或有
    居家我不应往。何等居家。谓唱令家。或酤
    酒家。或婬女家。或国王家。或旃荼罗羯耻那
    家。或复有家。一向诽谤不可回转。或有居
    家我所应往。谓刹帝利大族姓家。或婆罗
    门大族姓家。或诸居士大族姓家。或僚佐家。
    或饶财家。或长者家。或商主家。又有居家。
    我虽应往。不应太早太晚而往。若施主家
    有遽务时亦不应往。若戏乐时若有营搆
    严饰事时。若为世间弊秽法时。若忿竞时
    亦不应往。又如所往如是应往不与暴
    乱恶象俱行。不与暴乱众车恶马恶牛恶
    狗而共同行。不入闹丛不蹈棘刺。不踰
    垣墙。不越坑堑。不堕山岸不溺深水。
    不履粪秽。应随月喻往施主家。具足惭
    愧远离憍傲荡涤身心。不求利养不希
    恭敬。如自获得所有利养心生喜悦。如是
    于他所得利养心亦喜悦。不自高举不轻
    蔑他心怀哀愍。又应如是自持其心往
    施主家。岂有出家往诣他所要望他施。
    非不惠施广说乃至要当速疾而非迟缓。
    又作是心。我于今假往施主家。所受
    施物应知其量。又我不应利养因缘矫诈。
    虚诳现惑乱相以利求利。得利养已无染
    无爱。亦不耽嗜饕餮。迷闷坚执湎着而受
    用之。复于已往或正往时观见众色。于此
    众色一分应观。或有一分所不应观。于
    不应观所有众色。当摄其眼善护诸根。于
    所应观所有众色。应善住念而正观察何色
    类色。所不应观。谓诸伎乐戏笑欢娱。或余游
    戏所作歌舞音乐等事。如是复有母邑殊
    胜幼少盛年美妙形色。或复有余所见众色
    能坏梵行。能障梵行。能令种种诸恶不善
    寻思现行。如是色类所有众色不应观。视何
    色类色是所应观。谓诸所有衰老朽迈上气
    者。身伛偻凭杖。战掉者身或诸疾苦。重病者
    身脚肿手肿腹肿面肿。肤色萎黄疮癣疥癞。
    众苦逼迫身形委顿。身形洪烂诸根闇钝。或
    有夭丧死经一日。或经二日或经七日。被
    诸乌鹊饿狗。鸱鹫狐狼。野干种种暴恶傍生
    禽兽之所食噉。或命终已出置高牀上施
    幰帐。前后大众或哀或哭。以其灰土尘坌身
    发。生愁生苦生悲。生怨生忧生恼。如是
    等类所有众色。我应观察观是众色。能顺
    梵行能摄梵行。能令诸善寻思现行。不应
    摇身摇臂。摇头跳踯。携手叉腰竦肩入施
    主家。不应辄坐所不许座。不应不审观
    座而坐。不应放纵一切身分。不应翘足
    不应交足。不太狭足不太广足。端严而坐。
    不应开纽不轩不磔。亦不褰张而被法
    服。所服法衣并皆齐整。不高不下不如象
    鼻。非如多罗树间房穗。非如龙首非如
    豆抟。而被法服不应持鉢预就其食。不
    应持鉢在饮食上。不应置鉢在杂秽处
    若坑涧处若崖岸处。又应次第受用饮食。不
    应以饭覆羹臛上。不以羹臛覆其饭上。
    不应饕餮受诸饮食。不应嫌恨受诸饮食。
    不太麤食不太细食。不应圆抟食。不应
    舐手不应舐鉢。不振手食。不振足食。不
    应齧断而食其食。从施主家还归住处。
    于昼夜分在自别人所经行处往反经行。
    非于他处非不委处。非不恣处非不与处
    而辄经行。非身劬劳非身疲倦。非心掉举
    所制伏时而习经行。为修善品为善思惟。
    内摄诸根心不外乱而习经行。不太驰速
    不太躁动。亦非一向专事往来而习经行。
    时时进步时时停住而习经行。如是于自所
    居住处自院自房自别人处僧分与处。非于
    他处非不委处。非不恣处习经行已。复
    于大牀或小绳床或草叶座。或尼师坛或阿
    练若树下冢间。或空闲室结加趺坐。端身
    正愿安住背念而习宴坐。于夜中分如法
    寝息。于昼日分及夜初分。修诸善品不应
    太急。如是寝时应如前说住光明想。正念
    正知思惟起想。于夜后分速疾觉寤。或于
    语论或于读诵勤修加行。或为修断闲居
    宴默思惟法时。应当远离顺世典籍绮字
    绮句绮饰文词能引无义。不能令证神通
    等觉究竟涅槃。复于如来所说正法。最极甚
    深相似甚深空性相应随顺缘性。及诸缘起。
    殷重无间善摄善受。令坚令住令无失坏。
    为成正行不为利养恭敬称誉。又于是法
    言善通利。慧善观察。于喧杂众不乐习近。
    不乐多业不乐多言。于时时间安住正
    念。与诸有智同梵行者。语言谈论。共相庆慰
    乐兴请问。乐求诸善无违诤心。言词称量
    言词合理。言词正直言辞寂静。乐勤为他
    宣说正法。又应宴默于恶不善所有寻思不
    乐寻思。又于非理所有诸法不乐思惟。于
    自所证离增上慢。于少下劣差别证中不
    生喜足。于上所证中无退屈。善能远离不
    应思处。时时修习止观瑜伽。乐断乐修无
    间修习殷重修习。又于热分极炎暑时。勇猛
    策励发勤精进。随作一种所应作事。劳倦
    因缘遂于非时发起惛睡。为此义故暂应
    寝息。欲令惛睡疾疾除遣。勿经久时损减
    善品障碍善品。于寝息时或关闭门。或令
    苾刍在傍看守。或毘奈耶隐密轨则。以衣蔽
    身在深隐处。须臾寝息令诸劳睡皆悉除
    遣。如是名为正知而住。先后次第。谓依行
    时及依住时。又于善品先未趣入。心兴加
    行如理作意俱行妙慧说名正知。即此正知
    行时住时一切成办无所减少。如是名为
    正知而住。当知此中若往若还。若覩若瞻。若
    屈若申。持僧伽胝及以衣鉢。若食若饮若噉
    若尝正知而住。由是名为于村邑等如法行
    时正知而住。若行若住若坐若卧。若习觉寤
    若语若默若解劳睡正知而住。由是名为
    于其住处如法住时正知而住。如是应知已
    广分别正知而住。复云何知此中略义。谓于
    行时有五种业。于其住时有五种业。行时
    住时正知而住有四种业。如是名为正知而
    住。所有略义云何。行时有五种业。一者身
    业。二者眼业。三者一切支节业。四者衣鉢业。
    五者饮食业。如是名为行时五业。谓若说
    言若往若还。此言显示行时身业。若复说
    言若覩若瞻。此言显示行时眼业。若复说
    言若屈若申。此言显示行时一切支节业。若
    复说言持僧伽胝及以衣鉢。此言显示行时
    衣鉢业。若复说言若食若饮若噉若尝。此言
    显示行时饮食业。云何名为住时五业。一者
    身业。二者语业。三者意业。四者昼业。五者夜
    业。谓若说言若行若住若坐。此言显示住时
    身业。若复说言若语。此言显示住时语业。
    若复说言若卧若默若解劳睡。此言显示住
    时意业。若复说言若习觉寤。此言显示住
    时昼业夜业身业语业。又若卧者。此言显示
    住时夜业。当知是名住时五业。云何名为
    行时住时正知而住所有四业。谓初依彼行
    业住业起如是业。即于彼业安守正念
    不放逸住。当知此业正念所摄不放逸摄。
    若于是事是处是时。如量如理如其品类
    所应作者。即于此事此处此时。如量如理
    如其品类正知而作。彼由如是正知作故。
    于现法中无罪无犯。无有恶作无变无
    悔。于当来世亦无有罪。身坏死后不堕
    恶趣。不生一切那落迦中。为得未得积习
    资粮。如是名为正知而住。所有略义前广分
    别。今此略义一切总名正知而住

    瑜伽师地论卷第二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