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瑜伽部上>瑜伽师地论卷23出离地第三之二
  • 出离地第三之二

    云何根律仪。谓如有一能善安住密护根
    门。防守正念常委正念。乃至广说。云何名
    为密护根门。谓防守正念常委正念。广说
    乃至防护意根。及正修行意根律仪。如是
    名为密护根门。云何名为防守正念。谓如
    有一密护根门增上力故。摄受多闻。思惟
    修习。由闻思修增上力故获得正念。为欲
    令此所得正念无忘失故。能趣证故。不失
    坏故。于时时中即于多闻若思若修正作
    瑜伽。正勤修习不息加行。不离加行。如是
    由此多闻思修所集成念。于时时中善能
    防守正闻思修瑜伽作用。如是名为防守正
    念。云何名为常委正念。谓于此念恒常所
    作委细所作。当知此中恒常所作名无间
    作。委细所作名殷重作。即于如是无间所
    作殷重所作。总说名为常委正念。如其所
    有防守正念。如是于念能不忘失。如其所
    有常委正念。如是即于无忘失念得任持
    力。即由如是功能势力。制伏色声香味触
    法。云何名为念防护意。谓眼色为缘生眼
    识。眼识无间生分别意识。由此分别意识。
    于可爱色色将生染着。于不可爱色色将
    生憎恚。即由如是念增上力。能防护此非
    理分别起烦恼意。令其不生所有烦恼。如
    是耳鼻舌身广说当知亦尔。意法为缘生
    意识。即此意识有与非理分别俱行能起
    烦恼。由此意识于可爱色法将生染着。
    于不可爱色法将生憎恚。亦由如是念增
    上力。能防护此非理分别起烦恼意。令其
    不生所有烦恼。如是名为念防护意。云何
    名为行平等位。平等位者。谓或善舍或无记
    舍。由彼于此非理分别起烦恼意善防护
    已。正行善舍无记舍中。由是说名行平等
    位。如是名为行平等位。云何于此非理分
    别起烦恼意能善防护。谓于色声香味触
    法。不取其相不取随好。终不依彼发生
    诸恶不善寻思令心流漏。若彼有时忘失
    念故。或由烦恼极炽盛故。虽离取相及取
    随好。而复发生恶不善法令心流漏。便修
    律仪。由是二相故。能于此非理分别起烦
    恼意能善防护。云何此意由是二相善防
    护已。正行善舍或无记舍。谓即由是二种
    相故。云何二相。谓如所说防护眼根。及正
    修行眼根律仪。如说眼根防护律仪。防护
    耳鼻舌身意根。及正修行意根律仪当知亦
    尔。由是二相。于其善舍无记舍中。令意正
    行。云何于眼所识色中不取其相。言取相
    者。谓于眼识所行色中。由眼识故取所行
    相。是名于眼所识色中执取其相。若能远
    离如是眼识所行境相。是名于眼所识色
    中不取其相。如于其眼所识色中。如是。
    于耳鼻舌身意所识法中当知亦尔。云何
    于眼所识色中不取随好。取随好者。谓即
    于眼所识色中。眼识无间俱生分别意识。
    执取所行境相。或能起贪或能起瞋或能起
    痴。是名于眼所识色中执取随好。若能远
    离此所行相。于此所缘不生意识。是名于
    眼所识色中不取随好。如于其眼所识色
    中。如是。于耳鼻舌身意所识法中当知亦
    尔。复有余类执取其相执取随好。言取
    相者。谓色境界。在可见处能生作意。正现
    在前眼见众色。如是名为执取其相。取随
    好者。谓即色境在可见处能生作意。正现
    在前眼见色已。然彼先时从他闻有如是
    如是眼所识色。即随所闻名句文身。为其
    增上为依为住。如是士夫补特伽罗。随其
    所闻种种分别眼所识色。如是名为执取
    随好。如于其眼所识色中。如是。于耳鼻舌
    身意所识法中当知亦尔。又此取相及取随
    好。或有由此因缘。由此依处。由此增上。
    发生种种恶不善法令心流漏。或有由此
    因缘。由此依处。由此增上。不生种种恶不
    善法令心流漏。若于此中执取其相。执取
    随好。不如正理。由此因缘。由此依处。由
    此增上。发生种种恶不善法令心流漏。彼
    于如是色类境界。远离取相及取随好。云
    何名为恶不善法。谓诸贪欲及贪所起诸身
    恶行。诸语恶行。诸意恶行。若诸瞋恚若诸愚
    痴及二所起诸身恶行。诸语恶行。诸意恶行。
    是名种种恶不善法。云何由彼令心流漏。
    谓若于彼彼所缘境界。心意识生游行流散。
    即于彼彼所缘境界。与心意识种种相应。
    能起所有身语恶行。贪瞋痴生游行流散。是
    名由彼令心流漏。如是于眼所识色中。乃
    至于意所识法中。执取其相及取随好。由
    是发生种种杂染。彼于取相及取随好能远
    离故。便不发生种种杂染。若由忘念或由
    烦恼极炽盛故。虽独闲居由先所见眼所
    识色增上力故。或先所受耳鼻舌身意所识
    法增上力故。发生种种恶不善法。随所发
    生而不执着。寻便断灭除弃变吐。是名于
    彼修行律仪。若于其眼所识色中应策眼
    根。及于其耳鼻舌身意所识法中应策意
    根。即便于彼作意策发。如是策发令不杂
    染。由是因缘于此杂染防护眼根。广说乃
    至防护意根。如是名为防护眼根。广说乃
    至防护意根。若于其眼所识色中。不应策
    发所有眼根。及于其耳鼻舌身意所识法中。
    不应策发所有意根。即便于彼遍一切种
    而不策发。不策发故令不杂染。由是因
    缘于此杂染修根律仪。如是名为能正修
    行眼根律仪。广说乃至能正修行意根律仪。
    如是应知已广分别根律仪相。云何当知
    此中略义。此略义者。谓若能防护。若所防
    护。若从防护。若如防护。若正防护。如是一
    切总略为一名根律仪。今于此中谁能防
    护。谓防守正念及所修习常委正念。是能
    防护。何所防护。谓防护眼根。防护耳鼻舌
    身意根。是所防护。从何防护。谓从可爱不
    可爱色。广说乃至从其可爱不可爱法而正
    防护。如何防护。谓不取相不取随好。若依
    是处发生种种恶不善法令心流漏。即于
    此处修行律义防守根故。名修律仪。如
    是防护。何者正防护。谓由正念防护于意
    行平等位。是名正防护。又略义者。谓若防
    护方便。若所防护事。若正防护。如是一切总
    略为一名根律仪。此中云何防护方便。谓防
    守正念常委正念。眼见色已不取其相不
    取随好。广说乃至意知法已不取其相不
    取随好。若依是处发生种种恶不善法令
    心流漏。即于是处修行律仪防守根故。
    名修律仪。如是名为防护方便。云何名为
    所防护事。所谓眼色乃至意法。如是名为所
    防护事。此中云何名正防护。谓如说言由
    其正念。防护于意。行平等位。名正防护。又
    根律仪略有二种。一者思择力所摄。二者修
    习力所摄。思择力所摄根律仪者。谓于境界
    深见过患。不能于此所有过患除遣断灭。
    修习力所摄根律仪者。谓于境界深见过
    患。亦能于此所有过患除遣断灭。又由思
    择力所摄根律仪故。于所缘境令烦恼缠
    不复生起。不复现前。而于依附所依随眠。
    不能断除不能永拔。由修习力所摄根律
    仪故。于所缘境烦恼随眠不复生起。不复
    现前。一切时分依附所依所有随眠亦能断
    除。亦能永拔。如是思择力所摄根律仪。修
    习力所摄根律仪。有此差别。有此意趣。有
    此殊异。当知此中思择力所摄根律仪。是资
    粮道所摄。修习力所摄根律仪。当知堕在离
    欲地摄。云何名为于食知量。谓如有一由
    正思择食于所食。不为倡荡。不为憍逸。
    不为饰好不为端严。乃至广说。云何名为
    由正思择食于所食。正思择者。如以妙慧
    等随观察段食过患。见过患已深生厌恶。
    然后吞咽。云何名为观见过患。谓即于此
    所食段食。或观受用种类过患。或观变异种
    类过患。或观迫求种类过患。云何受用种类
    过患。谓如有一将欲食时。所受段食色香
    味触皆悉圆满甚为精妙。从此无间进至口
    中。牙齿咀嚼。津唾浸烂。涎液缠裹。转入咽
    喉。尔时此食先曾所有悦意妙相一切皆舍。
    次后转成可恶秽相。当转异时状如变吐。
    能食士夫补特伽罗。若正思念此位秽相。于
    余未变一切精妙所受饮食。初尚不能住
    食欣乐。况于此位。由如是等非一相貌。渐
    次受用增上力故。令其饮食净妙相没过患
    相生。不净所摄。是名于食受用种类所有过
    患。云何转变种类过患。谓此饮食既噉食已。
    一分消变至中夜分或后夜分。于其身中
    便能生起养育增长。血肉筋脉。骨髓皮等。非
    一众多种种品类诸不净物。次后一分变成
    便秽。变已趣下展转流出。由是日日数应洗
    净或手或足或余支节。误触着时若自若他
    皆生厌恶。又由此缘发生身中多种疾病。
    所谓痈痤干癣。湿癣疥癞。疸疔上气。[病-丙+牙]嗽
    皰浆。哕噎干消。癫痫寒热。黄病热血。阴[病-丙+追]。
    如是等类无量疾病。由饮食故身中生起。
    或由所食不平和故。于其身中不消而
    住。是名饮食变异种类所有过患。云何追求
    种类过患。谓于饮食追求种类有多过患。
    或有积集所作过患。或有防护所作过患。或
    坏亲爱所作过患。或无厌足所作过患。或
    不自在所作过患。或有恶行所作过患。云
    何名为于食积集所作过患。谓如有一为
    食因缘。寒时为寒之所逼恼。热时为热之
    所逼恼。种种策励劬劳勤苦。营农牧牛商
    估计算。书数雕印及余种种工巧业处。为得
    未得所有饮食或为积聚。如为饮食。为饮
    食缘当知亦尔。如是策励劬劳勤苦方求之
    时。所作事业若不谐遂。由是因缘愁忧燋
    恼。拊胸伤叹悲泣迷闷。何乃我功唐捐无果。
    如是名为于食积集所作过患。云何名为
    于食防护所作过患。谓所作业若得谐遂。
    为护因缘起大忧虑。勿我财宝当为王贼
    之所侵夺。或火焚烧或水漂荡。或宿恶作
    当令灭坏。或现非理作业方便当令散失。
    或诸非爱或宿共财当所理夺。或即家中
    当生家火。由是当令财宝亏损。如是名
    为于食防护所作过患。云何于食能坏亲
    爱所作过患。谓诸世间为食因缘多起鬪
    诤。父子母女兄弟朋友尚为饮食互相非毁。
    况非亲里为食因缘而不展转更相鬪讼。
    所谓大族诸婆罗门刹帝利种长者居士。为
    食因缘迭兴违诤。以其手足块刀杖等互
    相加害。是名于食能坏亲爱所作过患。云
    何于食无有厌足所作过患。谓诸国王刹
    帝利种位登灌顶。亦于自国王都聚落不
    住喜足。俱师兵戈互相征讨。吹以贝角扣
    击锺鼓挥刀槃槊放箭[矛*(替-曰+贝)]矛。车马象步交
    横驰乱。种种戈仗伤害其身。或便致死或
    等死苦。复有所余如是等类。是名于食无
    有厌足所作过患。云何因食不得自在所
    作过患。谓如一类为王所使讨固牢城。因
    遭种种极热脂油。热牛粪汁。及鎔铜铁而
    相注洒。或被戈杖伤害其身。或便致死或
    等死苦。复有所余如是等类。是名因食不
    得自在所作过患。云何因食起诸恶行所
    作过患。谓如有一为食因缘。造作积集身
    诸恶行。如身恶行语意亦尔。临命终时。为
    诸重病苦所逼切。由先所作诸身语意种
    种恶行增上力故。于日后分见有诸山或
    诸山峰垂影悬覆近覆极覆。便作是念。我自
    昔来依身语意所造诸业唯罪非福。若有
    其趣诸造恶者当生其中。我今定往。如是
    悔已寻即舍命。既舍命已随业差别生诸
    恶趣。谓那洛迦傍生饿鬼。如是名为因食
    恶行所作过患。如是段食于追求时。有诸
    过患。于受用时。有诸过患。于转变时。有诸
    过患。又此段食有少胜利。此复云何。谓即此
    身由食而住依食而立。非无有食。云何名
    为有少胜利。谓即如是依食住身。最极久
    住或经百年。若正将养或过少分。或有未
    满而便夭没。若唯修此身暂住行非为妙
    行。若于如是身暂时住而生喜足非妙喜
    足。亦非领受饮食所作圆满无罪功德胜利。
    若不唯修身暂住行。亦不唯于身暂时住
    而生喜足。而即依此暂时住身修集梵行
    令得圆满。乃为妙行亦妙喜足。又能领受
    饮食所作圆满无罪功德胜利。应自思惟。我
    若与彼愚夫。同分修诸愚夫同分之行。非
    我所宜。我若于此下劣段食少分胜利。安住
    喜足。亦非我宜。若于如是遍一切种段食
    过患。圆满知已。以正思择。深见过患而求
    出离。为求如是食出离故。如子肉想食
    于段食。应作是念。彼诸施主甚大艰难积
    集财宝。具受广大追求所作种种过患。由悲
    愍故求胜果故。如割皮肉及以刺血而
    相惠施。我得此食宜应如是方便受用。谓
    应如法而自安处。无倒受用报施主恩。令
    获最胜大果大利大荣大盛。当随月喻往
    施主家。荡涤身心安住惭愧。远离憍傲
    不自高举。不轻蔑他。如自获得所有利
    养心生喜悦。如是于他所得利养。心亦喜
    悦。又应如是自持其心往施主家。岂有出
    家往诣他所。要望他施。非不惠施。要望他
    敬非不恭敬。要多非少要妙非麤。要当速
    疾而非迟缓。应作是心。往施主家。设不
    惠施终不于彼起怨害心及瞋恚心而相
    嫌恨。勿我由此起怨害心及瞋恚心。增上缘
    力。身坏已后生诸恶趣多受困厄。设不恭
    敬而非恭敬。设少非多设麤非妙。设复迟
    缓而非速疾。亦不于彼起怨害心及瞋恚
    心而相嫌恨。如前广说。又我应依所食段
    食发起如是如是正行。及于其量如实了
    达。谓我命根由此不灭。又于此食不苦耽
    着。才能随顺摄受梵行。如是我今住沙门
    性。住出家性。受用饮食。如法清净远离众
    罪。由是诸相以正思择食于所食。云何所
    食。谓四种食。一者段食。二者触食。三者意等
    思食。四者识食。今此义中意说段食。此复云
    何。谓饼糗饭羹。臛糜粥酥油糖蜜鱼肉。葅鮓
    乳酪。生酥姜盐酢等种种品类。和杂为抟
    段段吞食。故名段食。所言食者。所谓餐噉
    咀嚼。吞咽尝啜饮等。名之差别。云何名为
    不为倡荡。谓如有一乐受欲者。为受诸
    欲食于所食。彼作是思。我食所食令身饱
    满令身充悦。过日晚时至于夜分。当与
    姝妙严饰女人共为嬉戏欢娱受乐倡掉纵
    逸。言倡荡者。于此圣法毘奈耶中。说受欲
    者。欲贪所引。婬逸所引。所有诸恶不善寻
    思由此食噉。所食噉时令其诸根皆悉掉举。
    令意躁扰令意不安令意不静。若为此
    事食所食者。名为倡荡食于所食。诸有多
    闻圣弟子众。以思择力深见过患。善知出
    离而食所食。非如前说诸受欲者食于所
    食。是故名为不为倡荡。云何名为不为憍
    逸。不为饰好。不为端严。谓如有一乐受
    欲者。为受诸欲食于所食。彼作是思。我今
    宜应多食所食饱食所食。随力随能食噉
    肥腻。增房补益色香味具精妙饮食。过今夜
    分至于明日。于角武事当有力能。所谓
    按摩拍鞠托石跳踯蹴蹋。攘臂扼腕挥戈
    击剑。伏弩控弦投轮掷索。依如是等诸
    角武事。当得勇健肤体充实。长夜无病久
    时少壮。不速衰老寿命长远。能多噉食数数
    食已。能正消化除诸疾患。如是为于无病
    憍逸。少壮憍逸。长寿憍逸而食所食。既角
    武已复作是思。我应沐浴。便以种种清净
    香水沐浴其身。沐浴身已梳理其发。梳理
    发。已种种妙香用涂其身。既涂身已复以
    种种上妙衣服。种种花鬘种种严具。庄饰其
    身。此中沐浴理发涂香名为饰好。既饰好已
    复以种种上妙衣服花鬘严具。庄饰其身名
    为端严。如是总名为饰好故为端严故
    食于所食。彼既如是憍逸饰好身端严已。
    于日中分或日后分。临欲食时饥渴并至。
    于诸饮食极生悕欲。极欣极乐不见过
    患不知出离。随得随食复为数数倡荡憍
    逸饰好端严。多食多饮令身充悦。诸有多闻
    圣弟子众。以思择力深见过患。善知出离
    而食所食。非如前说诸受欲者食于所食。
    唯作是念。我今习近所不应习所应断
    食。为欲永断如是食故。云何名为为身
    安住食于所食。谓饮食已寿命得存。非不
    饮食寿命存故名身安住。我今受此所有
    饮食。寿命得存当不夭没。由是因缘身得
    安住。能修正行永断诸食。云何名为为暂
    支持食于所食。谓略说有二种存养。一有
    艰难存养。二无艰难存养。云何名为有艰难
    存养。谓受如是所有饮食。数增饥羸困苦
    重病。或以非法追求饮食。非以正法。得已
    染爱耽嗜饕餮。迷闷坚执湎着受用。或有食
    已令身沈重。无所堪能不任修断。或有
    食已令心迟钝不速得定。或有食已令入
    出息来往艰难。或有食已令心数为惛沈睡
    眠之所缠扰。如是名为有艰难存养。云何
    名为无艰难存养。谓受如是所有饮食。令
    无饥羸。无有困苦及以重病。或以正法
    追求饮食。不以非法。既获得已不染不爱。
    亦不耽嗜饕餮。迷闷坚执湎着而受用之。如
    是受用身无沈重有所堪能。堪任修断
    令心速疾得三摩地。令入出息无有艰难。
    令心不为惛沈睡眠之所缠扰。如是名为
    无艰难存养。若由有艰难存养。寿命得存身
    得安住。此名有罪亦有染污。若由无艰难存
    养。寿命得存身得安住。此名无罪亦无染
    污。诸有多闻圣弟子众。远离有罪有染存养。
    习近无罪无染存养。由是故说为暂支持。
    问云何习近如前所说无罪无染所有存养。
    以自存活。答若受饮食为除饥渴为摄梵
    行。为断故受。为令新受当不更生。为当
    存养力乐无罪安隐而住。如是习近无罪
    无染所有存养。而自存活。云何名为为除
    饥渴受诸饮食。谓至食时多生饥渴。气力
    虚羸希望饮食。为欲息此饥渴缠逼气力
    虚羸。知量而食。如是食已令于非时不
    为饥羸之所缠逼。谓于日晚或于夜分乃
    至明日未至食时。如是名为为除饥渴
    受诸饮食。云何名为为摄梵行受诸饮食
    谓知其量受诸饮食。由是因缘修善品
    者。或于现法或于此日。饮食已后身无沈
    重有所堪能。堪任修断令心速疾得三摩
    地。令入出息无有艰难。令心不为惛沈睡
    眠之所缠扰。由是速疾有力有能。得所
    未得。触所未触。证所未证。如是名为
    为摄梵行受诸饮食。云何名为为断故
    受受诸饮食。谓如有一由过去世食不知
    量。食所匪宜不消而食。由是因缘于其
    身中。生起种种身诸疾病。所谓疥癞皰浆嗽
    等。如前广说。由此种种疾病因缘。发生身
    中极重猛利炽然苦恼不可意受。为欲息除
    如是疾病。及为息除从此因缘所生苦受。
    习近种种良医所说饶益所宜。随顺医药
    及受种种悦意饮食。由此能断已生疾病。
    及彼因缘所生苦受。如是名为为断故受
    受诸饮食。云何名为为令新受当不更生
    受诸饮食。谓如有一由现在世安乐无病
    气力具足。不非量食不食匪宜。亦非不
    消而更重食。令于未来食住身中成不消
    病。或于身中当生随一身诸疾病。所谓疥
    癞皰浆嗽等。如前广说。由是因缘当生身
    中如前所说种种苦受。余如前说。如是名
    为为令新受当不更生受诸饮食。云何名
    为为当存养力乐无罪安隐而住受诸饮
    食。谓饮食已寿命得存是名存养。若除饥
    羸是名为力。若断故受新受不生是名为
    乐。若以正法追求饮食不染不爱。乃至
    广说而受用之。是名无罪。若受食已身无
    沈重。有所堪能堪任修断如前广说。如是
    名为安隐而住。是故说言由正思择食于
    所食。不为倡荡。不为憍逸。不为饰好。不
    为端严。乃至广说。是名广辨于食知量。
    云何应知此中略义。谓若所受食若如是
    食。当知总名此中略义。何者所食。谓诸段
    食即饼糗饭羹臛糜粥。如前广说。云何而食。
    谓正思择食于所食。不为倡荡。不为憍
    逸。不为饰好。不为端严。乃至广说。复次
    应知此中略义。谓为摄受对治。为远离欲
    乐行边。为远离自苦行边。为摄受梵行。受
    诸饮食。云何为摄受对治受诸饮食。谓如
    说言由正思择食于所食。云何为远离欲
    乐行边受诸饮食。谓如说言不为倡荡。不
    为憍逸。不为饰好。不为端严。食于所食。
    云何为远离自苦行边受诸饮食。谓如说
    言为除饥渴。为断故受。为令新受当不
    更生为当存养若力若乐。食于所食。云何
    为摄受梵行受诸饮食。谓如说言为摄
    梵行。为得无罪安隐而住。食于所食。复次
    应知此中略义。谓有二种。一无所食。二有
    所食。无所食者。谓一切种都无所食。无所
    食故即便夭没。有所食者。有其二种。一
    平等食。二不平等食。平等食者。谓非极少
    食。非极多食。非不宜食。非不消食。非染污
    食。不平等食者。谓或极少食。或极多食。或
    不宜食。或不消食。或染污食。当知此中由
    平等食非极少食。令身饥羸未生不生已
    生断灭。由平等食非极多食。身无沈重
    有所堪能堪任修断。如前广说。由平等食
    非不宜食。非不消食。能断故受不生新
    受。由是因缘当得存养若力若乐。由平等
    食非染污食。当得无罪安隐而住。由极
    少食。虽存寿命而有饥羸亦少存活。由
    极多食。如极重担镇压其身。不能以时
    所食消变。由不消食或住身中。成不消
    病。或生随一身诸病苦。如不消食。由不宜
    食当知亦尔。此不宜食有差别者。谓于身
    中集诸过患。由此复触极重病苦。由染污
    食。非法追求诸饮食已。有染有爱耽嗜饕
    餐。如前广说而受用之。由此受用平等所
    食。及以远离不平等食。故说于食平等所
    作。即此于食平等所作。广以诸句宣示开
    显。所谓说言由正思择食于所食。不为倡
    荡。不为憍逸。不为饰好。不为端严。如前
    广说。此中说言。由正思择食于所食。不为
    倡荡。不为憍逸。不为饰好。不为端严。为
    身安住为暂支持。由此遮止都无所食。若
    复说言为除饥渴。为摄梵行。广说乃至安
    隐而住。由此遮止不平等食。云何遮止不
    平等食。谓若说言为除饥渴。由此遮止所
    食极少。若复说言为摄梵行。由此遮止所
    食极多若复说言为断故受。为令新受当
    不更生。由此遮止不消而食食所匪宜。
    若复说言为当存养为当得力。由此显示
    不极少食不极多食。若复说言为当得乐。
    由此显示消已而食及食所宜。若复说言为
    当无罪安隐而住。由此显示无染污食。所
    以者何。若以非法追求饮食。得已染爱如
    前广说而受用之。名染污食亦名有罪。若
    于善品勤修习者。于住空闲瑜伽作意。受
    持读诵思惟义中。由彼诸恶不善寻思。令
    心流漏令心相续。随顺趣向临入而转。由
    是因缘不安隐住。此安隐住复有二种。一
    者远离所食极多。由是因缘身无沈重。有
    所堪能堪任修断。如前广说。二者于食不
    生味着。由是因缘远离诸恶寻思扰动不
    安隐住。是故如此一切诸句皆为宣示开显
    于食平等所作如是名为广略宣说于食知量

    瑜伽师地论卷第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