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瑜伽部上>瑜伽师地论卷22出离地第三之一
  • 出离地第三之一

    如是已说趣入地。云何出离地。嗢拖南曰
     若世间离欲  如是出世间
     及此二资粮  是名出离地
    谓若由世间道而趣离欲。若由出世道而
    趣离欲。若此二道所有资粮。总略为一名
    出离地。云何名为由世间道而趣离欲。谓
    如有一于下欲界观为麤相。于初静虑离
    生喜乐。若定若生观为静相。彼由多住如
    是观时便于欲界而得离欲。亦能证入最
    初静虑。如是复于初静虑上。渐次如应一
    切下地观为麤相。一切上地观为静相。彼
    由多住如是观时便于乃至无所有处而
    得离欲。亦能证入乃至非想非非想处
    如是名为由世间道而趣离欲。除此更无
    若过若增
    云何名为由出世道而趣离欲。谓如有一
    亲近善士。于圣法中已成聪慧。于圣法中
    已得调顺。于苦圣谛如实知苦。于集圣
    谛如实知集。于灭圣谛如实知灭。于道
    圣谛如实知道。既得成就有学智见。从此
    已后渐修圣道。遍于三界见修所断一切法
    中。自能离系自得解脱。如是便能超过三
    界。如是名为由出世道而趣离欲
    云何名为二道资粮。嗢拖南曰
     自他圆满善法欲  戒根律仪食知量
     觉寤正知住善友  闻思无障舍庄严
    谓若自圆满。若他圆满。若善法欲。若戒律仪。
    若根律仪。若于食知量。若初夜后夜常勤
    修习觉寤瑜伽。若正知而住。若善友性。若
    闻正法若思正法。若无障碍。若修惠舍。若
    沙门庄严。如是等法是名世间及出世间诸
    离欲道趣向资粮
    当知此中若自圆满若他圆满若善法欲。此
    三如前修集种子诸劣缘中已辨其相
    云何戒律仪。嗢拖南曰
     戒律仪当知  辨三亏满十
     六异门三诤  胜功德十种
    戒律仪者。谓如有一安住具戒。广说乃至
    受学学处。云何名为安住具戒。谓于所受
    学所有学处。不亏身业。不亏语业。无缺无
    穿。如是名为安住具戒。云何名为善能守
    护别解脱律仪。谓能守护七众所受别解
    脱律仪。即此律仪众差别故成多律仪。今
    此义中唯依苾刍律仪处。说善能守护别解
    脱律仪。云何名为轨则圆满。谓如有一或
    于威仪路。或于所作事。或于善品加行处
    所。成就轨则。随顺世间不越世间。随顺毘
    奈耶。不越毘奈耶。云何名为于威仪路。成
    就轨则。随顺世间不越世间。随顺毘奈耶。
    不越毘奈耶。谓如有一于所应行于如
    所行。即于此中如是而行。由是行故不为
    世间之所讥毁。不为贤良正至善士。诸同
    法者。诸持律者。诸学律者。之所呵责。如于
    所行。于其所住所坐所卧当知亦尔。如是
    名为于威仪路成就轨则。随顺世间不越
    世间随顺毘奈耶不越毘奈耶。云何名为
    于所作事成就轨则。随顺世间不越世
    间。随顺毘奈耶不越毘奈耶。谓如有一
    于其所作。若衣服事若便利事。若用水事若
    杨枝事。若入聚落行乞食事。若受用事若荡
    鉢事。若安置事若洗足事。若为敷设卧具等
    事。即此略说。衣事鉢事复有所余如是等
    类诸所应作名所作事。如其所应于所应
    作于如所作。即于此中如是而作。由是
    作故不为世间之所讥毁。不为贤良正至
    善士。诸同法者。诸持律者。诸学律者。之所呵
    责。如是名为于所作事成就轨则。随顺世
    间不越世间。随顺毘奈耶不越毘奈耶。
    云何名为于诸善品加行处所成就轨则。
    随顺世间不越世间。随顺毘奈耶不越
    毘奈耶。谓于种种善品加行。若于正法受
    持读诵。若于尊长修和敬业参觐承事。若
    于病者起慈悲心殷重供侍。若于如法宣
    白加行。住慈悲心展转与欲。若于正法请
    问听受翘勤无堕。于诸有智同梵行者。尽
    其身力而修敬事。于他善品常勤赞励。常
    乐为他宣说正法。入于静室结跏趺坐系
    念思惟。如是等类诸余无量所修善法。皆说
    名为善品加行。彼于如是随所宣说善品
    加行。如其所应于所应作于如所作。即于
    此中如是而作。由是作故不为世间之所
    讥毁。不为贤良正至善士。诸同法者。诸持
    律者。诸学律者。之所呵责。如是名为于诸
    善品加行处所。成就轨则。随顺世间不越
    世间。随顺毘奈耶不越毘奈耶。若于如是
    所说行相轨则差别悉皆具足。应知说名轨
    则圆满。云何名为所行圆满。谓诸苾刍略有
    五种非所行处。何等为五。一唱令家。二婬女
    家。三酤酒家。四国王家。五旃荼罗羯耻那家。
    若于如是如来所制非所行处能善远离。
    于余无罪所有行处知时而行。如是名为
    所行圆满。云何名为于微小罪见大怖畏。
    谓于诸小随小学处。若有所犯可令还净。
    名微小罪。于诸学处现行毁犯。说名为罪。
    既毁犯已少用功力而得还净。说名微小。
    由是因缘名微小罪。云何于中见大怖畏。
    谓作是观。勿我于此毁犯因缘无复堪能。
    得所未得触所未触证所未证。勿我由
    此近诸恶趣往诸恶趣。或当自责。或为
    大师诸天有智同梵行者以法呵责。勿我由
    此遍诸方维恶名恶称恶声恶颂遐迩流
    布。彼于如是现法当来毁犯因生诸非爱
    果见大怖畏。由是因缘于小随小所有学
    处。命难因缘亦不故犯。或时或处失念而
    犯。寻便速疾如法发露令得还净。如是名
    为于微小罪见大怖畏。云何名为受学学
    处。谓于先受别解脱戒白四羯磨。受具戒
    时从戒师所得闻少分学处体性。复从亲
    教轨范师处。得闻所余别解脱经。总略宣
    说过于二百五十学处。皆自誓言一切当
    学。复从所余恒言议者同言议者常交往者
    有亲爱者闻所学处。复于半月常所宜说
    别解脱经。闻所学处一切自誓皆当修学。
    以于一切所应学处皆受学故。说名获得
    别解律仪。从此以后于诸学处。若已善巧便
    能无犯。设有所犯寻如法悔。若诸学处未
    得善巧未能晓悟。由先自誓愿受持故。
    得于今时求受善巧欲求晓悟。于如前
    说诸所学处。从亲教师或轨范师如先请
    问。既得善巧及晓悟已。随所教诲无增
    无减。复能受学。又于尊重及等尊重所说学
    处。若文若义能无倒受。如是名为受学学
    处。如是广辨戒律仪已。云何应知此中
    略义。谓于是中世尊显示戒蕴略义有三
    种相。一者无失坏相。二者自性相。三者自性
    功德相。此复云何。谓若说言安住具戒。由
    此显示尸罗律仪无失坏相。若复说言能善
    守护别解律仪。由此显示尸罗律仪自性
    相。若复说言轨则所行皆悉圆满。由此显示
    别解律仪如其所受观他增上自性功德
    相。所以者何。由他观见如是轨则所行圆
    满。未信者信信者增长。由是发生清净信
    处。心无厌恶言不讥毁。若异于此具足尸
    罗轨则所行皆圆满者。观他增上所有功德
    胜利应无。与此相违过失应有。若复说言
    于微小罪见大怖畏受学学处。由此显示
    别解律仪如其所受观自增上自性功德相。
    所以者何。虽由如是轨则所行皆悉圆满
    获得如前观他增上功德胜利。然由毁犯
    净戒因缘当生恶趣。或无堪能得所未
    得。如前广说。若能于彼微小罪中见大怖
    畏。于先所受上品学处能正修学。由是因
    缘身坏已后当生善趣。亦有堪能得所未
    得。如前广说。由是因缘说此名为别解律
    仪。如其所受观自增上功德胜利。复有异
    门。谓佛世尊此中略显三种戒性。一受持戒
    性。二出离戒性。三修习戒性。谓若说言安
    住具戒。由此显示受持戒性。若复说言
    能善守护别解律仪。由此显示出离戒性。
    所以者何。别解律仪所摄净戒。当知说名
    增上戒学。即依如是增上戒学。修增上心
    增上慧学。由此能得一切苦尽究竟出离。
    如是出离用增上戒以为前行所依止处。
    是故说此别解律仪名出离戒性。若复说
    言轨则所行皆悉圆满。于微小罪见大怖
    畏受学学处。由此显示修习戒性。所以者
    何。若由如是所说诸相别解律仪修习净
    戒。名善修习极善修习。如是一种尸罗律仪
    现前宣说。当知六种又即如是。尸罗律仪
    由十因缘当知亏损。即此相违十因缘故当
    知圆满。云何十种亏损因缘。一者最初恶
    受尸罗律仪。二者太极沈下。三者大极浮
    散。四者放逸懈怠所摄。五者发起邪愿。六者
    轨则亏损所摄。七者净命亏损所摄。八者堕
    在二边。九者不能出离。十者所受失坏。云
    何名为最初恶受尸罗律仪。谓如有一王
    所逼迫而求出家。或为狂贼之所逼迫。或
    为债主之所逼迫。或为怖畏之所逼迫。或
    不活畏之所逼迫而求出家。不为沙门性。
    不为婆罗门性。不为自调伏。不为自寂
    静。不为自涅槃。而求出家。如是名为最初
    恶受尸罗律仪。云何名为大极沈下。谓如有
    一性无羞耻恶作羸劣。为性慢缓于诸学
    处所作慢缓。如是名为太极沈下。云何名
    为太极浮散。调如有一坚执恶取非处恶
    作。于不应作诸恶作中浪作恶作非处。于
    他起轻蔑心或恼害心。于其非处强生晓
    悟。如是名为太极浮散。云何放逸懈怠所
    摄。谓如有一由过去世毁犯所犯。于此毁
    犯由失念故。一类不能如法还净。如由
    过去。由未来世由现在世当知亦尔。谓毁
    犯所犯。于此毁犯由失念故。一类不能如
    法还净。又非先时于所毁犯发起猛利无
    犯乐欲。谓我定当如如所行如如所住。如是
    如是行于所行。如是如是住于所住。于
    所毁犯终不毁犯。由是因缘随所行住。
    如是如是毁犯所犯。由此成就前际俱行
    后际俱行中际俱行先时所作及俱随行所有
    放逸。又自执取睡眠为乐偃卧为乐胁卧
    为乐。性不翘勤为性懒惰不具起发。于
    诸有智同梵行者。不能时时觐问供事。是
    名放逸懈怠所摄。云何名为发起邪愿。谓
    如有一依止邪愿修行梵行。言我所有若
    戒若禁。若常精勤若修梵行。当得生天或
    余天处。或复爱乐利养恭敬而修梵行。谓
    因此故从他希求利养恭敬。即于如是利
    养恭敬深生染着。如是名为发起邪愿。云
    何轨则亏损所摄。谓如有一于威仪路或所
    作事或诸善品加行处所所有轨则。不顺世
    间违越世间。不顺毘奈耶违越毘奈耶。
    如前广说。是名轨则亏损所摄。云何净命
    亏损所摄。谓如有一为性大欲不知喜足
    难养难满。常以非法追求衣服饮食卧具
    病缘医药及诸资具。不以正法。又为贪求
    种种衣服饮食卧具病缘医药资具因缘。方
    便显己有胜功德。矫诈构集非常威仪。为
    诳他故恒常诈现诸根无掉诸根无动诸
    根寂静。由是令他谓其有德。当有所施
    当有所作。所谓承事供给衣服饮食卧具病
    缘医药及诸资具。又多凶悖强口矫傲。修
    饰其名执恃种姓。或求多闻或住持法。
    为利养故亦复为他宣说正法。或佛所说
    或弟子说。或自宣说己实有德。或少增益。
    或于他前方便现相为求衣服。或求随一
    沙门资具。或为求多或求精妙。虽无匮乏
    而现被服故蔽衣裳。为令净信长者居士
    婆罗门等知其衣服有所匮乏。殷重承事
    给施众多上妙衣服。如为衣服。为余随一
    沙门资生众具亦尔。或于净信长者居士婆
    罗门所。如其所欲不得称遂。或彼财物有
    所阙乏。求不得时即便强逼。研磨麤语而
    苦求索。或彼财物无所阙乏。得下劣时便
    对施主。现前毁弃所得财物。如是告言。咄
    哉男子。某善男子。某善女人。方汝族姓及以
    财宝。极为下劣又极贫匮。而能惠施如是
    如是多妙悦意资产众具。汝望于彼族姓尊
    贵财宝丰饶。何为但施如是少劣非悦意
    物。彼由如是或依矫诈或邪妄语。或假现
    相或苦研逼。或利求利种种状相。而从他
    所非法希求所有衣服饮食卧具病缘医药
    诸资生具。非以正法而有所求。由非法
    故说名邪命。如是名为尸罗净命亏损所
    摄。云何名为堕在二边。谓如有一耽着受
    用极乐行边从他所得。或法非法所有衣服
    饮食卧具病缘医药及诸资具。爱玩受用不
    观过患不知出离。是名一边。复有一类
    好求受用自苦行边。以无量门而自煎迫
    受极苦楚。谓依棘刺或依灰坌或依木
    杵或依木板。或狐蹲住或狐蹲坐修断瑜
    伽。或复事火。谓乃至三承事于火。或复升
    水。谓乃至三升上其水。或一足住随日而
    转。或复所余如是等类修自苦行。是第二
    边。如是名为堕在二边。云何名为不能出
    离。谓如有一或戒或禁由见执取。谓我因
    此若戒若禁当得清净解脱出离。一切外道
    所有禁戒。虽善防护虽善清净。如其清净
    不名出离。如是名为不能出离。云何名
    为所受失坏。谓如有一都无羞耻不顾沙
    门。毁犯净戒习诸恶法。内怀腐败外现
    贞实。犹如净水所生蜗牛螺音狗行。实非
    沙门自称沙门。实非梵行自称梵行。如是
    名为所受失坏。略由如是十种因缘名戒
    亏损。世尊或说尸罗亏损。或时复说尸罗艰
    难。当知于彼诸因缘中由二因缘。谓不能
    出离。及所受失坏。由余因缘当知唯说尸
    罗亏损。与此安立黑品因缘。相违白品所有
    因缘。当知说名尸罗圆满尸罗清净。有处世
    尊宣说尸罗名为根本。如伽他说
     若善住根本  其心便寂静
     因圣见恶见  相应不相应
    有处世尊宣说尸罗名庄严具。如伽他说
     苾刍苾刍尼  戒庄严圆满
     于不善能舍  于善能修习
    有处世尊宣说尸罗名为涂香。如伽他说
     苾刍苾刍尼  戒涂香圆满
     于不善能舍  于善能修习
    有处世尊宣说尸罗名为薰香。如伽他说
     阿难有香类  顺风善能薰
     逆风亦能薰  顺逆薰亦尔
    有处世尊宣说尸罗名为妙行。如伽他说
     身妙行能感  可爱诸异熟
     于现法当来  语妙行亦尔
    有处世尊宣说尸罗名为律仪。如伽他说
     诸有惠施主  具戒住律仪
     有阿笈摩见  及有果正见
    复有说言。安住具戒。善能守护别解律仪。乃
    至广说。问何缘世尊宣说尸罗名为根本。
    答能建立义能任持义。是根本义。由此尸罗
    建立任持一切世间及出世间。能引无罪最
    胜第一快乐功德。令生令证。是故尸罗说
    名根本。譬如大地建立任持一切药草卉
    木丛林令生令长。如是尸罗如前广说。问
    何缘世尊宣说尸罗名庄严具。答诸余世间
    耳环指环腕钏臂钏及以宝印金银鬘等妙
    庄严具。若有成就幼稚黑发少年盛壮姝妙
    形色而服饰之少增妙好。非有成就朽老
    衰迈齿落发白年逾八十或九十者而服饰
    之当有妙好。唯除俳戏令众欢笑。若遭
    病苦财货匮乏亲戚丧亡。当尔服之亦无妙
    好。戒庄严具于一切类于一切时若有服
    者皆为妙好。是故尸罗名庄严具。问何缘世
    尊宣说尸罗名为涂香。答由此所受清净
    无罪妙善尸罗。能正除遣一切所受恶戒为
    因身心热恼。譬如最极炎炽热时涂以栴檀
    龙脑香等一切郁蒸皆得除灭。是故尸罗说
    名涂香。问何缘世尊宣说尸罗名为薰香。
    答具戒士夫补特伽罗遍诸方域。妙善称誉
    声颂普闻。譬如种种根茎香等随风飘颺遍
    诸方所悦意芬馥周流弥远。是故尸罗名为
    薰香。问何缘世尊宣说尸罗名为妙行。答
    由此尸罗清净善行。能趣妙药往妙天趣。
    向妙安隐故名妙行。问何缘世尊宣说尸
    罗名为律仪。答由此尸罗清净善法。是防
    护性。是息除相。是远离体故名律仪。又戒
    律仪有三种观清净因相。何等为三。一观
    身业。二观语业。三观意业。云何观察如是
    诸业。令戒律仪皆得清净。谓希当造及欲
    正造。身作业时如是观察。我此身业为能
    自损及以损他是不善性能生众苦招苦异
    熟。为不自损亦不损他是其善性能生诸
    乐招乐异熟。如是观已。若自了知我此身
    业自损损他。是不善性能生众苦招苦异
    熟。即于此业摄敛不作亦不与便。若自了
    知我此身业不损自他是其善性。余如前
    说。即于此业而不摄敛造作与便。复于过
    去已造身业。亦数观察我此身业为能自
    损。余如前说。如是观已。若自了知我此身
    业自损损他。余如前说。便于有智同梵行
    所。如实发露如法悔除。若自了知我此身
    业不损自他。余如前说。便生欢喜昼夜安
    住多随修学。如是彼于去来今世所造身业。
    能善观察能善清净。如于身业。于其语业
    当知亦尔。由过去行为缘生意。由未来行
    为缘生意。由现在行为缘生意。即于此意
    数数观察我此意业。为能自损。余如前说。
    如是观已。若自了知我此意业是其黑品即
    于此业摄敛不起不与其便。若自了知我
    此意业是其白品。即于此业而不敛摄发
    起与便。如是于彼去来今世所起意业。能善
    观察能善清净。所以者何。去来今世所有沙
    门若婆罗门。于身语意三种业中。或已观察
    或当观察或正观察。或已清净或当清净或
    正清净。或已多住或当多住或正多住。一切
    皆由如是观察如是清净。如佛世尊曾为
    长老罗怙罗说
     汝今罗怙罗  于身语意业
     应数正观察  念诸佛圣教
     罗怙罗汝应  学是沙门业
     若能于此学  唯胜善无恶
    若于如是身语意业审正思择。诸此诸业
    为能自损。广说如前。是名观察。若于一
    分摄敛不作亦不与便。广说乃至发露悔除。
    复于一分而不敛摄造作与便。广说乃至
    便生欢喜。昼夜安住多随修学。是名清净。
    如是清净尸罗律仪。应知有十功德胜利。
    何等为十。谓诸所有具戒士夫补特伽罗。自
    观戒净便得无悔。无悔故欢欢故生喜。
    由心喜故身得轻安。身轻安故便受胜乐。
    乐故心定。心得定故能如实知能如实见。
    实知见故便能起厌。能起厌故便得离染。
    由离染故证得解脱。得解脱故便自知见
    我已解脱乃至我能于无余依般涅槃界当
    般涅槃。如是所有具戒士夫补特伽罗。尸罗
    清净增上力故获得无悔。渐次乃至能到涅
    槃。是名第一尸罗律仪功德胜利。复有所余
    具戒士夫补特伽罗。于临终时起如是念。
    我已善作身语意行。非我恶作身语意行。
    乃至广说。若有其趣作福业者作善业者
    作能救济诸怖畏者之所应往。我于斯
    趣必定当往。如是获得能往善趣。第二无
    悔由无悔恨所有士夫补特伽罗。名贤善
    死贤善夭逝贤善过往。是名第二尸罗律仪
    功德胜利。复有所余具戒士夫补特伽罗。遍
    诸方域妙善称誉声颂普闻。是名第三尸罗
    律仪功德胜利。复有所余具戒士夫补特伽
    罗。寝安觉安远离一切身心热恼。是名第四
    尸罗律仪功德胜利。复有所余具戒士夫补
    特伽罗。若寝若觉诸天保护是名第五尸罗
    律仪功德胜利。复有所余具戒士夫补特伽
    罗。于他凶暴不虑其恶。无诸怖畏心离
    惊恐。是名第六尸罗律仪功德胜利。复有所
    余具戒士夫补特伽罗。诸喜杀者怨雠恶友
    虽得其隙。亦常保护了知此是具戒士夫补
    特伽罗。或为善友或住中平。是名第七尸
    罗律仪功德胜利。复有所余具戒士夫补特
    伽罗。一切魍魉药叉宅神非人之类。虽得
    其便虽得其隙。而常保护。谓具尸罗增上
    力故。是名第八尸罗律仪功德胜利。复有
    所余具戒士夫补特伽罗。法无艰难从他
    获得种种利养。所谓衣服饮食卧具病缘医
    药及诸资具。由依尸罗增上因力。国王大臣
    及诸黎庶饶财长者及商主等恭敬尊重。是
    名第九尸罗律仪功德胜利。复有所余具戒
    士夫补特伽罗。一切所愿皆得称遂。若于欲
    界愿乐当生或刹帝利大族姓家或婆罗门
    大族姓家或诸居士大族姓家或诸长者大族
    姓家或四大王众天或三十三天或夜摩天或
    覩史多天或化乐天或他化自在天众同分
    中。由戒净故即随所愿当得往生。若复愿
    乐入诸静虑现法乐住或有色天众同分中
    若住若生。由戒净故便得离欲所愿皆遂。
    若复愿乐寂静胜解。超过色定入无色定
    具足安住。或无色天众同分中当得往生。
    余如前说。若复愿乐当证最极究竟涅槃。
    由戒净故便证一切究竟离欲。是名第十
    尸罗律仪功德胜利。如是已说戒蕴。广辨
    戒蕴亏损。戒蕴圆满。戒蕴异门。戒蕴观察及
    以清净戒蕴所有功德胜利。于此宣说明了
    开示一切种相最极圆满资粮所摄尸罗律
    仪。若有自爱乐沙门性婆罗门性诸善男
    子。应勤修学

    瑜伽师地论卷第二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