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瑜伽部上>瑜伽师地论卷17思所成地第十一之二
  • 本地分中思所成地第十一之二

    应发勤精进。常坚固勇猛。恒修不放逸。五
    支善安住者。此颂显示由被甲方便。无退
    精进故。修习五支。不放逸故。令所修学清
    净殊胜。五支不放逸者。谓去来今先时所作
    及俱所行
    当隐自诸善。亦发露众恶。得诸衣服等。麤妙
    皆欢喜。少随于世务。麤弊亦随转。受杜多功
    德。为寂离烦恼者。此二颂中显示远离眷
    属贪欲多欲不知足因故。及远离多欲不知
    足障。净学因故。学得清净
    当具足威仪。应量而摄受。终无有所为诈现
    威仪相者。此颂显示具足威仪故。不于他
    前诡现相故。凡所摄受善知量故。为修
    梵行资持寿命。有所受故。学得清净
    不自说实德。亦不令他说。虽有所方求。而非
    现异相。从他边乞求。终不强威逼。以法而获
    得。得已不轻毁者。此二颂中显示远离绮
    言说故。诡现相故。强威逼故。以所得利转
    招利故。令所修学清净殊胜
    不耽着利养。及所有恭敬。亦不执诸见。增益
    与损减者。此颂显示不耽着利养恭敬故。
    不执着五种恶见故。令所修学清净殊胜
    不着顺世间。无义文呪术。亦不乐畜积。无义
    长衣鉢者。此颂显示不执着诸恶见因。外
    道邪论以能障碍取蕴解脱。彼所制造名
    顺世间。及远离耽着利养恭敬因。长衣鉢
    等因。清净故学得清净
    恐增诸烦恼。不染习居家。为净修智慧。当亲
    近贤圣者。此颂显示远离所治因。亲近能
    治因故。学得清净
    不畜朋友家恐发忧悲乱。能生苦烦恼。才起
    寻远离者。此颂显示若亲近居家。生忧悲
    散乱。增长诸烦恼。能为众苦因。由亲近彼。
    能生众苦。烦恼才生。寻即除遣。如是显示
    对治之因
    不受于信施。恐加害疮皰。于如来正法。尝无
    有弃舍者。此颂显示不贪着利养恭敬。不
    坚执诸恶邪见。不虚受用信施。不毁谤正
    法。亦能远离贪着后世诸欲。及能生起诸
    恶见因。如是所学清净殊胜
    于他愆犯中。无功用安乐。常省自过失。知已
    速发露者。此颂显示远离作意求觅他人所
    有过失。于自善品无有散乱常生欢喜。
    于自过失如实了知。发露悔除离增上慢。
    由此因缘学得清净
    若犯于所犯。当如法出离。所应营事中。能勇
    励自作者。此颂显示出离所犯。及能远离
    贪受他人恭奉侍卫。由此因缘学得清净
    于佛及弟子。威德与言教。一切皆信受。观大
    罪不谤者。此颂显示信圆满故于能诽谤
    见大罪故学得清净
    于极甚深法不可思度处。能舍旧师宗。不坚
    执自见者。此颂显示远离安住自见取故
    清净殊胜
    常乐居远离。及边际卧具。恒修习善法。坚精
    进勇猛者。此颂显示若身若心皆远离故。习
    近顺定诸卧具故。远离一切不善寻思。纯
    修白净诸善法故。非沈掉等诸随烦恼所
    摧蔽故。能善圆满正加行故。增上心学方
    便殊胜。无有欲生欲。不憎恶憎恶。离睡眠睡
    眠。时不居寂静。离恶作恶作。无希虑希虑。一
    切种恒时。成就正方便者。此二颂中。显示
    远离贪欲瞋恚。惛沈睡眠。掉举恶作。及疑
    盖故。于诸善法生起欲故。于诸欲中极
    憎厌故。为修善品方便加行。有所堪任。
    及心安静。于时时间习睡眠故。若心沈没。
    或虑彼生于净妙相。思惟作意。及游行时。
    不居静故。于先所犯便生忧悔。于所不
    犯无忧悔故。后后殊胜生希虑故。殷重无
    间正方便故。增上心学转得清净。引发与觉
    悟。及和合所结。有相若亲昵。亦多种喜乐。侵
    逼极亲昵。名虚妄分别。能生于欲贪。智者当
    远离者。此二颂中。显示八种处妄分别。能
    生婬欲。所有贪爱。从初方便次第生起。乃
    至究竟。由远离故。诸所修学清净殊胜。引
    发分别者。谓能引发于可爱事不正思惟相
    应之心所有分别。觉悟分别者。谓即于彼可
    爱事中。觉悟贪缠相应分别。和合所结分别
    者。谓即于彼可爱事中所有分别。有相分别
    者。谓即于彼可爱事中。执取种种净妙相
    状所有分别。亲昵分别者。谓于已得所爱事
    中。勇励相应所有分别。喜乐分别者。谓即于
    彼所得事中。种种受用悕慕爱乐种种门转
    所有分别。侵逼分别者。谓两根会时所有分
    别。极亲昵分别者。谓不净出时所有分别。诸
    欲令无饱众多所共有。是非法因缘。能增
    长贪爱。贤圣所应离。速趣于坏灭。仗托于
    众缘危逸所依地者。此二颂中显示八种现
    法后法如其所应诸欲过患。若能观见即是
    断除欲爱方便
    诸欲如枯骨。亦如软肉段。如草炬相似。犹
    如大火坑。譬如蟒毒蛇。亦如梦所见。如借
    庄严具。如树端熟果。如是知诸欲都不应
    耽乐者。此中广引如前所说令无饱等。于
    诸欲中。八种过患。一切世间共成譬喻。显示
    诸欲过患深重。又为显示于诸欲中具有
    如是众多过患。分明可了。何有智者于彼
    耽乐。又彼诸欲如枯骨故。令无饱满。如段
    肉故。众多共有。犹如草炬。正起现前极烧
    恼故。非法因缘。如大火坑生渴爱故。增长
    贪爱。如蟒毒故。贤圣远离。如梦见故。速
    趣坏灭。犹如假借庄严具故。仗托众缘。犹
    如树端烂熟果故。危亡放逸所依之地
    当听闻正法。常思惟修习。先观见麤静。次
    于修一向舍烦恼麤重。于断生欣乐。于诸
    相观察。得加行究竟。能离欲界欲。及离色
    界欲。入真谛现观。能离一切欲。证现法涅
    槃。及余依永尽者。此中显示由了相等七种
    作意世出世道皆清净故。证得有余及无余
    依二涅槃果。增上慧学究竟清净。听闻正法
    常思惟言。显示了相作意。常修习言。显示
    胜解作意。由起胜解而修习故。先观见麤
    静言。显示远离作意。于修习一向等言。显
    示摄乐作意。于诸相观察言。显示观察作
    意。加行究竟言。显示加行究竟作意。能离
    欲界欲及离色界欲入真谛现观能离一
    切欲等言。显示世间出世间加行究竟果
    作意
    已释意趣义圣教伽他。今当建立体义伽他。
    如颂言
     于身语意诸所有  一切世间恶莫作
     由念正知离诸欲  勿亲能引无义苦
    今此颂中所言恶者。谓诸恶行。于一切种。
    一切因缘。一切处。所所有恶行皆不应作。
    云何于一切种不作恶耶。谓由身语意不
    造众恶故。云何于一切因缘不作恶耶。
    谓由贪瞋痴所生诸恶。终不造作故。云何
    于一切处所不作恶耶。谓依有情事处及
    非有情事处不造众恶故。云何由念正知
    远离诸欲。谓断事欲及断烦恼欲故。云何
    断事欲。谓如有一于如来所证正法毘柰
    耶中。得清净信。了知居家迫迮犹如牢狱
    思求出离。广说乃至。由正信心舍离家法。
    趣入非家。然于欲贪犹未永离。如是名为
    断除事欲。云何断烦恼欲。谓彼既出家已。
    为令欲贪无余断故。往趣旷野山林。安居
    边际卧具。或住阿练若处。乃至或在空闲静
    室。于诸事欲所起一切烦恼欲摄妄分别贪
    为对治故。修四念住。或复还出依近聚落
    村邑而住。善护其身。善守诸根。善住正念
    而入聚落。或复村邑游行。旋反。去来。进止。
    恒住正知。为解睡眠及诸劳倦。彼即于是
    四念住中善安正念为依止故。为欲永
    断欲贪随眠。修习对治。又即以彼正知而
    住。为依止故。远离诸盖。身心调畅有所堪
    能。炽然方便修断寂静。彼由如是念及正
    知为依止故。便能证得烦恼欲断。远离诸
    欲。乃至于初静虑具足而住。如是能于受
    用欲乐行边。劣鄙秽性诸异生法。若断若知。
    何等名为引无义苦。谓如有一若诸沙门或
    婆罗门。行自苦行。于现法中以种种苦自
    逼自切。周遍烧恼。自谓。我今由现法苦所
    逼恼故。解脱当苦。虽求是事而自煎逼。彼
    于此事终不能得。然更招集大损恼事。如
    是名为引无义苦。诸圣弟子能于如是受
    用自苦行边。能引非圣无义苦法善了知已。
    远而避之不亲不近。亦不承事。复次今当
    略辩上所说义。云何略辩。谓诸有情有二种
    满。一增上生满。二决定胜满。增上生满者。谓
    往善趣。决定胜满者。谓爱尽离欲寂灭涅
    槃。于此二满及与障碍能断能证。是名略
    义。若于一切种。一切因缘。一切处所。不作
    恶行。彼便能断增上生满所有障碍。亦能证
    得增上生满。若于受用欲乐行边。及于受
    用自苦行边。决定远离彼便能断决定胜
    满所有障碍。亦能证得决定胜满。当知是
    名此中略义
     应说想众生  依应说安住
     不了知应说  而招集生死
     若了知应说  于说者无虑
     由无有此故  他不应讥论
     若计等胜劣  彼遂兴诤论
     于三种无动  等胜劣皆无
     断名色爱慢  无着烟寂静
     无恼悕不见  此彼天人世
    此四颂中。初言应说者。谓一切有为法。所
    以者何。诸有为法皆三种言事之所摄故。今
    此义中说妙五欲以为应说。又妙五欲诸余
    沙门婆罗门等。从施主边以言求索故。名
    应说。又诸君主于妙五欲从仆使等。以言
    呼召而受用之。由是因缘亦名应说。又
    诸受欲者。于妙五欲不能自然善知过患。
    惟除诸佛及佛弟子。为其宣说彼过患已
    乃能了知。由是因缘亦名应说。诸受欲者。
    于诸欲中不正思惟而取其相。亦取随好
    即于彼欲便生爱染。受用耽嗜。乃至坚着。
    又于诸欲不如实知有众过患。所谓诸欲
    无常虚伪。空无有实败坏之法。犹如幻事
    诳惑愚夫。甚少爱味多诸过患。亦不如实
    了知如是少味多患。诸欲出离。所谓于彼
    欲贪调伏。乃至超越。是其出离。彼既如是
    不见过患。不知出离而受诸欲。由是因
    缘。便于欲界生为根本所有诸行。深起乐
    着。又复造作生为根本所有业已。受欲界
    生。生已死灭。生已殒殁。如是故言应说想
    众生。依应说安住。不了知应说而招集生
    死。若遇善士得闻正法。如理作意。则于
    诸欲如实了知过患出离。所谓诸欲无常虚
    伪。广说乃至。欲贪超越。彼于如来所证正法
    毘奈耶中。得清净信。便于诸欲深见过患
    转复增胜。遂能舍离若少若多财宝。库藏。眷
    属游从。以正信心舍离家法。趣于非家。所
    谓一切生老病死皆悉永灭。如是出家。无
    所愿求。修行梵行。谓我由此持戒精进修
    梵行故。当得生天或异天处。彼无如是邪
    祈愿故。于己不见不恐不虑他所讥论。
    谓他不应如是讥论。怨尤呵责告言。贤首
    汝今何为成就盛年舍现妙欲。不随亲戚
    之所愿乐。而更悕求待时诸欲誓修梵行
    耶。如是故言若了知应说于说者无虑。
    由无有此故。他不应讥论
    此即成就清净尸罗及清净见。何以故。由见
    颠倒发起于慢慢所持故与余沙门婆罗
    门等共兴诤论。由此因缘。说如是见为
    诤根本。若有沙门或婆罗门。依等胜劣诤根
    本见心现高举。由此因缘。遂与余沙门婆
    罗门等递相诤论。依止我胜我等我劣三种
    慢类。立己为胜或等或劣。若圣弟子。非我
    我所我慢所动。乃至亦非我当非有想非无
    想所动。了知诸行皆众缘生。于诸行中惟
    见法性。尚不以己校量于他为胜等劣。况
    起见慢而兴诤论。彼圣弟子。虽我他所
    显扬自宗摧伏他论。然于诸法惟为法性
    缘于慈悲。谓当云何。若有于我所说妙义
    一句领解。如是如是正修行者。令彼长夜
    获得大义利益安乐。亦令如来正法久住。
    不依见慢及为利养恭敬因缘而兴诤论。
    如是不为悕求现法诸妙欲故誓修梵行。
    彼由如是修梵行故。远离邪愿及诸邪见。
    弃舍贪求利养恭敬。于一切种皆得清净。
    晖光炽然无不普烛。诸天世人惟当赞美。
    不应讥论。又能超度生老病死。如是故言
    若计胜等劣彼遂兴诤论。于三种无动等
    胜劣皆无
    言名色者。谓五取蕴。若有于彼观见为苦。
    当谛现观。于五取蕴尽见苦时。于五取蕴
    所有贪爱由意乐故。皆说为断。非随眠故。
    彼若即如己所得道转更修习。于其我慢
    无余断灭成阿罗汉。诸漏永尽。由已证得
    阿罗汉果。心善解脱。便于自身自身众具。缠
    及随眠。皆悉永断。离爱离憍离诸放逸。彼
    由如是离爱离憍离放逸故。名烟寂静。
    无有烧恼亦无悕望。云何名为烟寂静耶。
    烟名为爱。何以故。如世间烟是火前相。能
    损眼根便为扰乱令不安住。爱亦如是是
    贪瞋痴火之前相。能损慧眼乱心相续。谓能
    引发无义寻思。彼于此爱已断已知。乃至
    令其于当来世成不生法。名烟寂静。彼既
    如是烟静离着。虽复追求命缘众具非不
    追求。然能解脱贪爱追求。所求无染。云何
    无恼。谓彼如是现追求时。若他自施或劝
    余施。施时殷重非不殷重。精而非麤。多而
    非少。速而非缓。然不爱味。于所得物无染
    受用。不生耽吝乃至坚着。如是受用命资
    具时。不为贪恼之所烧恼。若彼施主自不
    能施。或障余施。设有所施。现不殷重不
    现殷重。乃至迟缓而不急速。然不嫌恨。由
    此因缘不生恚恼。又于受用所得物时。不
    戚不念。无损害心及瞋恚心。如是不为瞋
    恼所恼。又于所得若精若麤。于受用时。深
    见过患。善知出离。安住正念。远离愚痴。如
    是不为痴恼所恼。云何无悕。悕名悕望。
    系心有在。彼不擎鼻内怀贪愿往趣居
    家。谓刹帝利大宗叶家。或婆罗门长者居士
    大宗叶家我当从彼获得上妙应所噉食。乃
    至。财宝。衣服。肴膳。诸坐卧具。病缘医药。供
    身什物。如是追求及与受用。于此财物都
    无悕望。又彼恒常安住死想。谓过夜分入
    昼分中。复过昼分还入夜分。于其中间我
    有无量应死因缘。如经广说。所谓发风。乃
    至。非人之所恐怖。由此因缘所为追求所
    为受用所有财物。于此寿命亦无悕望。如
    是无着烟寂静。无烧恼无悕望故。于此
    天人帝释自在世主天等。所有因中都不可
    见。于彼天人诸因果中亦不可见。又于此
    四洲天人世间及彼余处都不可见。又于
    此世界天人世间及彼余处都不可见。如
    是故言断名色爱慢。无着烟寂静无恼悕
    不见此彼天人世
    复次初颂显示待时诸欲。于欲邪行。及邪行
    果。第二颂中。显示舍欲应正道理。净修梵
    行仍被讥论不应道理。及待时欲。如第二
    颂第三亦尔。第四颂中。世尊显示现所证法
    永离炽燃。乃至智者内自所证。又初颂中宣
    说诸欲是应说相显待时欲。由彼诸欲非
    才须时即便称遂。要以言说为先。然后追
    求受用。又显于彼由想安住不了知故起
    于邪行及招生死邪行果报。第二颂中。显
    于诸欲能了知故。离邪愿故。修梵行故。
    离邪见故。离见根本我慢种故。远离耽着
    利养恭敬故弃舍诸欲应正道理。由此因
    缘。他所讥论不应道理。又显诸欲是待时
    性。所以者何。若于先世不作福者。今虽用
    功。于所乐欲不能果遂。或惟今世造作
    福者。即于此时其所乐欲亦不谐偶。由
    此因缘后方成办。所以诸欲名曰待时。第四
    颂中。显示见断烦恼断故。即于现在证初
    沙门及沙门果。又修所断烦恼断故。即于现
    在证后沙门及沙门果。断贪爱故。断我慢
    故。如是显示现所证法。又离着故。烟寂静
    故。显示永离炽燃及至智者自内所证。彼得
    如是内所证法。云何令他当得了知。由无
    烧恼无所悕望。相所表故。此中前三颂。显
    示世尊为诸天说。苾刍不能显扬如来圣
    教大义。而我独能。说是语时彼既领悟。于
    苾刍所生陵蔑心。及于自身心生憍慢皆
    得除灭。第四颂中。广显如来圣教大义
     欲贪所摧蔽  我心遍烧然
     惟大仙哀愍  为说令寂静
     由汝想颠倒  令心遍烧燃
     是故常远离  引贪净妙相
     汝当修不净  常定于一境
     为贪火速灭  数数应浇灌
     观非妙诸行  为苦为无我
     亦系念于身  多修习厌离
     修习于无相  坏慢及随眠
     由于慢现观  当证苦边际
    云何想颠倒。谓于不净境舍不净相。不正
    思惟。取净妙相及取随好。云何远离引贪
    净相。谓如有一见少盛色应可爱乐诸母
    邑已。便摄诸根而不随念。云何常定一境
    修习不净。谓如有一先以巧便取于贤善
    三摩地相。所谓青瘀乃至白骨。或骨琐相。即
    以此相于现所得可爱境界系念思惟。如
    前所取后亦如是。又于内身或自或他。观
    察种种不净充满。谓此身中有发有爪。乃至
    便利种种不净。云何观察非妙诸行以之为
    苦。谓如有一作是思惟。见少盛色应可爱
    乐诸母邑已。所生贪爱受用悕望。即是集
    谛为众苦因。由此故生。生已老死愁叹忧苦
    种种扰恼从此而生。云何观察非妙诸行以
    为无我。谓如有一作是思惟。于我身形女
    身形中。都无有我及有情等。谁能受用谁
    所受用。唯是诸行。唯是诸法。从众缘生。云
    何系念于身多修厌离。谓如有一性是猛
    盛欲贪种类。由是猛盛欲贪类故。虽摄诸
    根。然被贪欲损坏其心。虽复作意思惟不
    净苦及无我。亦为欲贪损坏其心。由此因
    缘。彼依不净或苦无我。作意思惟。权时厌毁
    违逆不顺。于身念住系念在前亲近修习。
    若多修习。彼由多住如是行故。便能断此
    猛盛欲贪。若摄诸根不为欲贪损坏其心。
    若复作意思惟不净苦及无我。亦不贪欲
    损坏其心。彼由修习如是行故。诸欲贪缠
    但现行断。非随眠断。又此欲贪缠及随眠。略
    于二种补特伽罗相续可得。一于异生相
    续可得。二于有学相续可得。虽有一分有
    学身中亦不可得。然于下贪由永断故。已
    得安隐。上贪未断。不得安隐。无学身中中
    界妙界所有贪欲尚不可得。何况劣界。以
    无学者下上贪断。于一切分已得安隐。了
    知是已未离欲贪一分学者。于后无学心
    生愿乐。见般涅槃寂静功德。不复思惟一
    切相故。恒正思惟无相界故。于无相定勤
    修学故。又即于此多修习故。永断三界修断
    我慢。由此断故。说名无学离三界欲。上下
    贪断已得安隐。一切苦因皆舍离故。证得一
    切众苦边际。如是故。言修习于无相。坏慢
    及随眠。由于慢现观当证苦边际
    复次今当略辨上所说义。谓显贪欲由是
    而生由是寂静及彼寂静。当知是名此中略
    义。云何贪欲由是而生。谓五因故。一由净
    妙想。二由欣乐乐。三由有情想。四由猛盛
    贪。五由随眠有余未尽。云何贪欲生已由
    是寂静。谓五因故。一由作意思惟不净。二
    由作意思惟于苦。三由作意思惟无我。四
    由系念多修厌离。五由随眠无余永灭。云
    何寂静。谓此寂静略有二种。一者现行寂静。
    二者永断随眠当来不起。由前四种寂静
    因缘。成初寂静。由第五因第二成就
     云何苾刍多所住  越五暴流当度六
     云何定者能度广  欲爱而未得腰舟
     身轻安心善解脱  无作系念不倾动
     了法修习无寻定  愤爱惛沈过解脱
     如是苾刍多所住  越五暴流当度六
     如是定者能度广  欲爱而未得腰舟
    此因天女所问伽他。暴流有六。谓眼暴流。
    能见诸色。乃至意暴流。能了诸法。佛圣弟
    子。有学见迹。于随顺喜眼所识色。不住
    于爱。于随顺忧眼所识色。不住于恚。于
    随顺舍眼所识色。数数思择安住于舍。彼
    设已生。或欲贪缠。或瞋恚缠。或愚痴缠三身
    为缘。所谓喜身忧身舍身而不坚着。乃至变
    吐由是因缘。于属三身诸烦恼缠。得不
    现行轻安而住。如是名为得身轻安。而未
    能得心善解脱。由彼随眠未永断故。彼
    于后时又能永断属彼随眠。即于属彼诸
    烦恼中。远离随缚。如是乃名即于三身贪
    瞋痴所心善解脱。如于眼所识色。乃至于
    身所识触当知亦尔。如是已断五下分结。
    越五暴流。谓越眼暴流能见诸色。乃至越
    身暴流能觉诸触。如是越度五暴流已。余
    有第六意暴流在。为当越度复修无作无
    动系念。云何无作。谓于涅槃心生愿乐。不
    为我慢之所倾动。无所思惟亦无造作。
    又不为彼计我我所当来是有。乃至我当非
    想非非想等之所倾动。无所思惟亦无造
    作。云何无动。谓不为彼上分诸结缠绕其
    心。无动无变亦无改转。又于随一寂静诸
    定。不生爱味恋慕坚着。云何系念。谓为断
    彼上分诸结。于其内身住循身观。如是乃
    至广说念住。彼由如是修无作故。断诸生
    爱。修无动故。断诸定爱。此离现行。说名为
    断。修系念故。为令一切上分诸结无余永
    断。修习对治。如是修习无作系念不倾动
    故。能令一切上分诸结无余永断。是名越
    度第六暴流。谓意暴流能了诸法。复有差
    别。云何无动。言无动者。是慈善根无瞋性
    故。由此因缘诸圣弟子。于萨迦耶断除邪
    愿。修奢摩他毘鉢舍那。由彼慈故。修奢摩
    他。由念住故。修毘鉢舍那。如是正修行者。
    于能随顺断上分结三心修习。速得圆满。
    谓于上身无耽染心。于下有情无愤恚心。
    不放逸者。于上下境无染污心。余如前说。
    如是名为越五暴流当度第六。云何了法。
    谓于苦法能了能观。于集灭道法能了能
    观。云何修习于无寻定。谓能了知如是法
    已。又复安住居家诸欲依持断灭及弃出中。
    或于阿练若处。或于树下空闲。于随顺喜
    眼所识色所有喜身。于随顺忧眼所识色
    所有忧身。于随顺舍眼所识色所有舍身。
    于此所缘无欲寻缠。心多安住。乃至亦无
    所生家世相应寻缠。心多安住。设起欲寻乃
    至家世相应寻等。即能如实了知出离。不为
    欲寻之所障碍。乃至不为家世相应寻所
    障碍。而能静虑审虑谛虑。由此方便。由此
    道修能断喜身染爱过失。能断忧身愤恚
    过失。能断舍身惛沈过失。诸缠断故。身得
    轻安。随眠断故。于欲界系三身染污心善解
    脱。彼于尔时名已越度广大欲爱。谓于诸
    色乃至诸触。遍流行爱。若和合爱。若增长
    爱。若不离爱。若不合爱。若退减爱。若别离
    爱。或于欲界复受生爱。复有差别。云何修
    习于无寻定。谓已得无寻无伺静虑。余如前

    复次今当略辨上所说义。谓彼天女略问世
    尊三种要义。一者下分结断。二者上分结断
    方便。三者即彼下分结断方便及如彼善断。
    如是问已。尔时世尊随应而答。谓由身轻
    安心善解脱。答彼所问下分结断非断方便。
    由无作系念不倾动。答彼所问上分结断方
    便非断。而于彼断天女类前亦即领解。惟
    余下分结断方便及如彼善断。尔时世尊先
    以修无寻定。广说差别。答断方便。谓若能
    断如断所断。此中了法说名能断。修无寻
    定说名如断。所断愤过谓瞋恚品。所断爱过
    谓贪欲品。所断惛沈过谓愚痴品。如是名为
    能如所断。如是广答断方便已。唯有所余
    如善断在。复由第二修无寻定差别因缘。
    答其善断。言善断者。谓毕竟断。远分断一
    切杂染断。由了知法故。释毕竟断。由修
    无寻定故。释远分断。由贪瞋痴缠及随眠
    一切断故。释一切杂染断。当知是名此中
    略义。又彼天女依诸有学未得胜意。已离
    欲贪未离上贪。而兴请问。意名腰舟。如
    经说惭轴意腰舟。于此腰舟犹未得者。说
    彼名为未得腰舟。此中何等名为腰舟。谓
    于诸结善解脱心
     常有怖世间  众生恒所厌
     于未生众苦  或复已生中
     若有少无怖  今请为我说
     天我观解脱  不离智精进
     不离摄诸根  不离一切舍
     我观极久远  梵志般涅槃
     已过诸恐怖  超世间贪着
    今此颂中。始从欲界乃至有顶诸萨迦耶。皆
    名世间。此中义者。意在欲界有乐有苦有情
    世间。若诸有情十资身具之所摄养无所
    匮乏。身康无病。年未衰老名为有乐有情
    世间。与此相违。当知有苦有情世间世间
    众生少分有乐。多分有苦。诸有有乐有情世
    间。常怀恐怖。勿我财宝王所侵夺。广说乃
    至。勿由此缘遭诸苦难。勿或风热于内发
    动。乃至或人或非人等侵损我耶。如是惧
    虑未来财宝变坏之苦及身坏苦。心常怖
    畏。诸有有苦有情世间。现为众苦逼切身
    心。有苦有忧有愁有箭。有诸扰恼恒不
    安住。如是故言常有怖世间众生恒所厌
    于未生众苦或复已生中。由是因缘彼天现
    见诸有有乐有情世间乐非决定。请问如来
    有决定乐无怖畏处。尔时世尊即为彼天
    方便示现。惟圣教中有如是处。非诸外道。
    谓如有一住正法外所有沙门或婆罗门。
    于现法中及当来世诸欲过患。不如实知。
    由不知故。悕求未来诸欲差别舍现法欲
    求后法欲。精勤受学所有禁戒。虽复安住
    如是禁戒。然无智慧。不护根门。不守正
    念。无常委念。乃至广说。彼不调摄诸根门
    故。于他所惠少小利养及与恭敬。尚生爱
    味。随起恋着何况广大。如是精勤受禁戒
    者。远离智慧密护根门。于现法欲尚不能
    断。况后法欲。又即于彼有一沙门若婆罗
    门。于欲过患。粗了知故。能越现法后法诸
    欲。而复欣求上离欲地。于非解脱起解脱
    想。断弃诸欲便臻远离。彼由精勤数多修
    习正思惟故。离欲欲界乃至离欲无所有
    处。由此因缘。舍下自体爱上自体。由爱
    彼故。于当来世尚不解脱下地自体。何况
    上地。如是弃舍财宝自体迷失道者。虽
    复安住勇猛精勤。而不能得一向快乐无
    怖畏处。何以故。彼外道师尚于是处不见
    不识。况能为彼诸弟子等当广开示。如
    是外道师及弟子所制论中。决定无有众苦
    边际。与此相违。善说正法毘柰耶中。当知
    具足一切义利。乃至定有众苦边际。依此
    密意佛为彼天说如是言。天我观解脱不
    离智精进。不离摄诸根。不离一切舍
    复次今当略辨上所说义。谓为显示恶说邪
    法毘柰耶中师及弟子皆有衰损。善说正法
    毘柰耶中。皆具吉祥。于一切苦能证边际。
    当知是名此中略义。尔时彼天闻佛世尊
    答所请问。欢喜踊跃即以四种无上功德
    赞叹如来。谓佛世尊难出现故。出已能成
    利他行故。亦能建立自利德故。于自他利
    离染心故。我观极久远梵志般涅槃者。此
    赞世尊难出现德。已过诸怨者。此赞世尊
    利他行德。已过诸怖者。此赞世尊建自利
    德。超世间贪欲者。此赞世尊于自他利离
    染心德。如是四种功德差别当知。复有三
    种差别谓难出现故。难可见故。建立自利
    利他行故。见者则能成就大义成大义者。
    离染心故。遍一切生亦无众罪。如是众德
    诸佛世尊最为殊胜故。以此相赞叹如来

    瑜伽师地论卷第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