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经疏部二>法华文句记卷第二(上)
  • 迦叶缘起传中最广。岂可具书。迦叶是姓故
    云氏也。负图者。如此方河图。十二游经云。
    佛成道第三年始度五人。第四年化大迦叶
    及三兄弟。第五年化目连身子。聚落多人所
    居。但胜人当名。畏胜王者民物不合胜
    王耳。三舍者舍此已下是也。后时佛语等者
    增一云。佛在迦兰陀与五百比丘俱。时迦
    叶乞食前至佛所。却坐一面。佛言。汝年老
    长大志衰根弊。可舍乞食及十二头陀。亦
    可受请并受长衣。迦叶曰。我不从佛教。若
    如来不成佛。我作辟支佛。辟支佛法尽寿行
    兰若行。佛言。善哉善哉。多所饶益。若迦叶
    行头行在世者。我法久住增益人天。三恶
    道灭成三乘道。十住婆沙。十二头陀一一各
    具十种功德。广在第十四卷十二头陀品中
    增一四十六在增十一文中。树下露坐合之
    为一。故知法相不可一准。大论四十九。说
    无生忍为十二头陀。属通非藏。故今约教
    极在涅槃。有无同异具如止观第四记。四神
    三昧者。四神足定也。由四神足有此四用。无
    形者。能隐没故。无量意者。知他心故。清净
    积者。能变秽故。不退者。能入恶故。言四定
    者。此是必定定得诸禅及以无漏。能善简择
    戒法具足。由是诸事得无退转。文陀竭王
    者。顶生王也。天人咸等者。增一云。迦叶闻
    天人称为佛师。起鸣佛足云。佛是我师
    我是弟子。又迦叶下如别译阿含第二十云。
    佛在迦兰陀迦叶共阿难。入城乞食。阿难
    云。日时未至。且往比丘尼精舍。迦叶如言。
    诸尼遥见来欢喜敷坐具竟。迦叶即为尼
    说法。时偷罗难陀心不甘乐。即私云。长老
    迦叶在阿难前说法。如贩针儿至针师门
    求欲卖针。终不可售。迦叶亦尔。在阿难前
    而说于法。迦叶天耳遥闻语阿难言。何足
    可怪。迦叶于比丘尼前作师子吼。从座而
    起即还所止。今文从迦叶语尼言去文。即
    迦叶师子吼文也。又别译阿含乞食法。从家
    至家不足便止有云。至七家不足便止。四
    大弟子者。迦叶。宾头卢。罗云。军屠鉢汉。文
    列七大。若并本族大及诸天恋慕为慈悲
    大。合为九大。若以此为四悉者。姓及舍受
    即世界。三行大即为人。闻名覩行皆生善。
    故第四印可即是对治。以佛印可息疑怪
    故。位与慈悲即第一义。见理入位故。集法
    持法并入位之功。集法中引肇公者。明集
    法功多。又文中位大者。不独论无学位也。
    以德高望重所掌职大。云云者。因缘纵多并
    为四悉摄尽。次约教中先约事境。次且约
    下乃约谛观以分教别。事境中云离五怖
    者。王贼水火恶子。二是衣等者。从初次第以
    数对之。但文中阙次第乞。下之三教并以
    初事为境。说者须委解。十二头陀各作八
    十八使三十七品等。头陀既尔况余劣行。忝
    预道流闻此胜法。而不自省心行耶。相似
    相续者。念念生灭迷谓相续。凡夫不了妄谓
    为常。三受俱苦适意之受。其实苦也。动非
    自在动故无我。通教者。事境指前。但约行
    相以辨谛观。亦应可见。别教法身为所依
    者。期心法身修二德故。文后云云者。不委
    明横竖位位抖擞。别位横竖自他门户不可
    卒备故也。圆教既云住处即二。验知即是本
    有三德。修得亦然。一即一切等者。不出三
    德。一即一切行衣也。一切即一慧食也。非一
    非一切身处也。云云者。未明行相且对头
    陀。约本迹中云舍法爱者。既云与如来
    同得。即舍真似两爱也。乃至随在何地。地
    地离爱。故论久本本地三德。迹示五味头
    陀事中衣等。凡释本迹大旨。如前明数中
    辨。观下云云者。亦不暇具述诸观次第。圆
    头陀者。正当不生不生之三德也。故下三人
    复对三德。其理宛同。刹者。应云刹摩。此云
    田。即一佛所王土也。今名刹柱者。表田域
    故。故诸经中多云表刹。若欲明四悉者。初
    是世界族姓住处不同故。毘婆尸下为人也。
    共立刹柱以为善因。佛作下是对治。见佛
    即能除恶故也。佛即语云下第一义。能于小
    乘见真理故。佛作十神变者。文中一往且
    列十事。然律论文不专此十。又文中虽列事
    未委悉。增一瑞应广明其事。今略出之使文
    可见。增一云。佛入迦叶窟毒龙放火等。佛
    收毒龙住于鉢内。至迦叶所迦叶请住。三
    月供养。时至请食。佛言。前去。便往阎浮树
    取阎浮果。乃至云。沙门虽神不如我道真。
    次往东弗婆提。取毘梨勒果。次往瞿耶尼。
    取呵梨勒果。次往郁单越。取自然粳粮(皆如
    前云沙门等)又于阎浮提。取呵摩勒果。欲作大
    祀。五百弟子欲破薪斧举不下。迦叶问佛。
    佛言。欲得下耶。斧即下。下又不举(如前)。欲
    然火火不然。欲灭火火不灭(如前)。迦叶念
    欲大祀。必有诸王贵人来。瞿昙端正。若人
    见者令我失利。若明日不来我则大幸。佛
    知已且往北方取粳粮。瞿耶尼取乳汁。往
    阿耨池食暮还石窟中。迦叶问。昨何不来。
    佛言。我知汝心我不来。具为说前事。又因
    四天王来听法夜有光明。明日问佛佛具为
    说。次帝释梵王来亦尔。迦叶问能令我祖父
    来听法不。佛便令来(云云)。恒水卒长。迦叶恐
    佛为水所溺。使弟子往看。水不没足在水
    上行(如前)佛言。汝是盲人目无所覩。如是神
    变固云道真。佛云。汝能水上行不。今方共水
    上行(云云)。汝若不舍邪见。令汝长劫受苦。
    闻已头面礼佛求悔。乃告弟子合随所宜。
    我师世尊。语弟子言。我见降龙时已有心
    归佛。乃至五百弟子皆闻善来得成沙门
    果。并以术具投之于水。随流而下。二弟复
    有五百弟子。见火具下(云云)。亦皆善来以成
    沙门。佛欲至迦毘罗卫。问佛。何以至彼。佛
    言。一切诸佛俱有五事。一转法轮。二为父
    说法。三为母说法。四当导凡夫立菩萨
    行。五授菩萨记。是以至彼为父说法。父王
    因令千释出家。以自围绕。约教者。亦应具
    列四教解三人行德。而列五味者味摄教
    故。约本迹中以三人对三德者。圆德必一
    人具三。但一人偏从所表一德为名。既是
    共表体同性一故也。观中亦尔。初得中道次
    遮边倒。后照边谛。故知三德即不思议圆无
    生也。释舍利子引生经等。亦具四悉。初是
    世界以明宿世及胎中故。难陀下生善。以
    令国人生信及见頞鞞能生善故。调达下
    对治。能治调达及度差故。中含下第一义。
    叹与佛等故。昔者等者。彼经五卷。出第一
    卷。今更略出令文可见。彼释着我所中云。
    昔无数劫甥舅俱为官御织师。见藏中好物
    便生贪心。即共议云。吾等织作勤苦。具知藏
    物好丑。宁可共取用解贫乏。后人定间盗
    得无赀。监觉白王(下如疏文)后时复来。甥语舅
    言。舅年衰弱恐为守者所得。令从地窟却
    入。如他人见我力强壮便能济舅。果如甥言。
    甥知不济恐明人识。辄截头留身而去。王
    令弃尸(如疏)王令微伺伺之不密。甥因教
    童儿执火舞戏猥闹投火。伺者不觉(如疏)王
    复出女严饰玑珠。安置房舍于大水边(如疏)
    王先教女(如疏)女执其衣。其曰。用执衣为。
    汝执我手。其甥凶黠先备死人(如疏)王曰如
    此方便无双当奈之何。女妊娠十月生男
    端正。使乳母抱周遍国界。令有鸣者捉之。
    终日不获。甥为饼师住炉下。小儿啼哭。饼
    师与饼而鸣。乳母白王。王云。何不缚来。乳
    母曰。儿饥饼师与饼不意是贼。王又令如
    近儿者捉来。甥又沽醇酒唤乳母及伺者
    饮。伺者大醉盗儿而去(如疏)前后各二百五
    十骑。甥在中央不下。王因往入骑中捉
    之云。汝是前盗不。前后捉汝何不得耶。稽
    首答曰。乞此余命。王曰。卿聪黠天下无双。
    随卿所愿(如疏)兼则相不祥者。在道以相
    则之。所则之相凡属己者。皆悉不祥。师事
    沙然梵志等者。增一云。舍利子与目连二人
    求道无克。乃问师。师云。我自历年求道无
    克为道无耶。他日师疾。舍利弗在头。目连
    在脚。命欲终时乃笑。二人俱问笑意(如疏)
    二人笔受(如疏)由是发誓。若得甘露必与共
    尝。中含第二至宁可尽者。彼七车喻经云。
    舍利子见满慈子(如疏)彼第二七法品中。广
    述缘起。言生处安居者。经云生地即本生
    处也。生处诸比丘白佛。称说满慈子等(如疏)
    白澈(音析)光悦也。若析音美色也。二义俱通。戒
    净等者。准净名疏云。戒净者正语业命。心净
    者正精进念定。见净者正见正思惟。断疑净
    者是见道。知道非道净者亦名分别净。道迹
    知见净者亦名行净。此二是修道。道迹智断
    净亦名涅槃净。即无学道。至约教中方分
    教别。后二须用同体见思。此以有余称无
    余者。七净始从事戒终至智断。皆是有余。
    报终入灭方证无余。七净乃是无余之门。若
    即以七净为无余者。故知乃以有余称无
    余耳。无余必假七净。方至。故云离七亦无。
    拘萨罗者。舍卫。婆鸡帝者。地名。未知里数。
    作师子吼者。杂含舍利子师子吼经中。佛说
    一句义三问身子三不能答。佛少开已入
    于静室。舍利子集诸比丘。语言。佛未示我
    事端即不能答。我于七日七夜演其法而
    不能穷。佛命目连往只洹唤身子等者。
    佛在阿耨达泉五百比丘俱。阿难侍佛坐金
    莲华。七宝为茎。五百皆集。时龙王云。此众
    空缺不见舍利弗。愿佛遣一比丘唤。时舍
    利弗在只洹补故衣(五纳只是杂色)舍利弗曰。汝先
    去至彼我即来。目连云。汝神力可胜我耶。
    乃令前去。目连曰。若不时去吾捉汝臂。将
    向彼泉。舍利弗言。目连试弄我。舍利弗即
    解衣带着地。语目连言。汝能举此衣带
    不。然后捉吾臂将去。于时目连念。舍利弗
    轻弄于我。目连曰。此必有意事不徒然。申
    手取带不动一毫。尽其神力亦不能动。舍
    利弗取带系阎浮树枝令举。时阎浮提地
    一切皆动。舍利弗言。目连尚能动阎浮提地。
    何况此带。今当系余天下。乃至三天下皆
    能动之如动轻衣。次系须弥山小千中千
    大千。皆能动之。是时天地大动。唯佛座及
    阿耨达池不动。龙王问佛。何故地动。佛答
    (如疏)龙王曰。谁神力胜。佛言。舍利弗胜。龙王
    曰。前何故云目连神通第一。佛言。目连能
    住一劫。舍利弗住多劫。他云边际定者。秖
    此定耳。舍利弗入三昧目连不知名。舍利
    弗复作是念。目连动于大地。蠕动死者无数
    我躬闻佛说如来座者不可移动。今以此
    带系之。目连复举所以不动。今云他方佛
    座脚小异耳。目连自念。不于神力有退乎。
    欲往佛所而问其事。目连舍至世尊所。遥
    见舍利弗在佛前坐。又念。佛弟子中我神
    力第一。然今不如舍利弗耶。便往问佛。将
    无不失神力耶。我前发今在后到。佛言。
    汝神力不退。但舍利弗所入汝不识耳。龙王
    闻此甚大欢喜。诸比丘私论。佛弟子中目连
    神力第一。今不如舍利弗。便于目连起轻
    薄心。佛告目连。汝现神力。目连礼佛即于
    佛前。往东方七恒沙界。佛名奇光。往鉢缘
    上行。彼众见谓虫示彼佛。彼佛云。西方七
    恒沙界(云云)。彼佛令现神力莫令诸比丘起
    轻想。乃至令鉢囊盛五百等着梵天。一足
    蹋梵天一足蹋须弥。说偈声满只园。诸比
    丘闻不知所在。问佛。佛言。在彼界(云云)。诸比
    丘白佛。令目连归(云云)。彼比丘欲来。佛令将
    来。佛为说六界法令还目连送归(云云)。如般
    若中说者。彼经富楼那说破菩提见。故是
    通意。诸贤圣自说己法等者。此中释通教。
    因引般若共菩萨行必破菩提法轮等见。方
    名菩萨。故引诸大乘经中凡诸菩萨自说己
    证。皆为利生或对佛述解。非如凡夫自
    谓己见而称己能。故云妄有所说。释目连
    中。吉占等者。父名吉占。其父初生时相者占
    之言吉。因以为名。目伽略兮度五字。并是
    西音。故论第十释如来语密中。引目连寻
    声。彼佛告云。目伽路子度何故来此。目连乃
    答言等。乃是彼佛称此五字而命目连。即
    是二土音轻重耳。文中路字者误作略字。子
    字误作兮字。同名者多者。如中含三十五
    云。有算数目连。善知算法。彼经佛在舍卫
    鹿母堂。算数目连中后仿佯。至佛所问讯。
    却坐白佛。愿有所问。佛言。恣汝所问。乃至
    云。我以算法存命。归佛出家存本俗业故
    云也。瞿墨善知法相目连不一。故别标大。
    见贵与取重文语从异其义一也。皆以德
    行重之耳。舍利弗才高而智明。目揵连族豪
    而神爽。爽亦明也。艺谓六艺。略如释签。然
    西方智艺有殊此土。以有得禅者故。故四
    韦陀所摄甚广。此中因缘亦具四悉。初是世
    界。释论去为人。外道下对治。涅槃下第一义。
    左面弟子者。所以以身子目连为转法轮
    左右弟子者。通因定生即定慧一双。以此
    二法为一切法之根本。亦是福慧一双。悲多
    现通亦是悲智一双。成破法轮准此可知。
    簸峨者。倾侧貌也。有作[跳-兆+叵][跳-兆+我]有作[跳-兆+叵][跳-兆+我]。并
    不见所出。准文选江海赋云。阳侯砐硪以
    岸起。砐字(五合切)今作簸者。扇动意耳。难陀等
    者。增一二十八云。佛在给孤独园。帝释白
    佛。如来在世应行五事。母在三十三天
    须行说法。佛默然受(云云)。于是便往(云云)。龙嗔
    放火大风阎浮提洞然。阿难白佛云何有此
    大烟火耶。佛具答。迦叶那律等各起白佛。欲
    降此龙。佛皆言。此龙力暴难可化度。卿可
    安坐。目连白佛。佛亦止之。又问。汝云何降。
    答言。先以极大身恐怯。次以极小身钻齧。
    然后以常身降之。佛言。善哉。汝能堪任。佛
    复诫言。固心勿乱恐为所娆。目连礼佛足
    至山上。现十四头绕山十四匝。龙见恐怖
    自相谓言。我今试降为胜我不。二龙即以
    尾掷大海水不至忉利。目连以尾掷水水
    至梵宫。并洒二龙。二龙知劣极大嗔恚。雷
    电霹雳放大火焰。目连自念。夫龙鬪者皆以
    烟火霹雳。设我亦尔。阎浮叨利悉皆被害。乃
    化为小形(云云)。二龙伏退。念言。四生龙中无
    出家者。此龙威力乃尔。身毛皆竖。尊者知龙
    心伏。乃复常身于龙眼睫上行。二龙于是
    始知非龙。叹曰。甚奇甚奇。白目连曰。何为
    相恼。何所诫耶。目连曰。汝昨有念云此秃
    沙门恒飞我上耶。龙曰。如是。目连曰。须弥
    山者是诸天路。非汝居处。龙曰。愿恕其过。
    从今已去愿为弟子。目连曰。汝莫归我归
    我所归。龙曰。我归如来。目连将二龙至舍
    卫。目连曰。世尊今为无量大众说法。莫作
    汝形。龙曰。如是。乃作端正人佛为说法为
    优婆塞。时波斯匿王来问烟火事(云云)。佛具答
    (云云)王见二龙不起。二龙嗔复念。国中人民于
    我无恶(云云)二龙便于匿王宫上现大霹雳
    等。尊者变为优昙华。龙嗔复雨大山。复变
    为饼食。龙倍嗔而雨刀剑复变为好衣。龙
    更嗔复变为七宝。匿王不知。便云。阎浮有
    德不过于我。宫内常有如是等物。当作轮
    王乎。龙又自念。何无势力一至如斯。念已
    始复知是目连之力。见已便去。王得七宝饭
    等不敢自受。将至佛所以事白佛。佛令
    供养目连。王得目连力。王问。何故尔耶。佛
    具答。王方知(云云)。调达引五百等者。增一四
    十七云。佛在拘留园。时提婆达兜三白佛
    欲出家。佛再不许。便作是言。此沙门怀嫉
    妒心。我今宜自剃头修梵行。何用是沙门
    为。有一比丘名修陀。头陀乞食。达兜往彼
    头面礼足。愿教威仪。比丘便教次从学通。
    此比丘教云。当知心意识轻重。知已复知
    四大轻重。知已当修自在三昧。次修勇猛
    三昧。次修心意三昧。次修自识三昧。如是
    不久便得神足。依言修习名称远闻。至三
    十三天。采优鉢罗华上太子膝上(云云)广受
    供养欲破僧行舍罗等。具如止观第一记。
    时舍利弗目连自相谓曰。试共往彼听说何
    等。彼见欢喜谓来归之。一切诸人咸有此念。
    语舍利弗。汝能为诸比丘说法不。我今背
    痛便累足而卧。舍利弗为说法已。目连将
    诸比丘去(云云)后因造逆(云云)为火所烧遂入
    阿鼻。阿难问佛当生何处。佛答(云云)。杂含二
    十九等者。彼文甚广。又增一四十四亦云。佛
    在给孤独。阿难问佛。如毘婆尸佛弟子几
    时生瑕秽。佛言。初八万四千年。后八十七六
    三二十至十二。次第对七佛。帝释与修罗
    战。具如止观第五记。佛梵声深远如止观第
    一记。佛求侍者。如止观第六记。约教中十
    四变化者。具如释签。故以十四变化释四
    禅耳。此乃一切罗汉并得。次观等四俱解脱
    人方乃具之。以具观禅必得灭受想定。次
    十一切欲令神通广普故耳。练熏修如止
    观第九及法界次第中。十一切具如法界次
    第。事禅具如玄文及次第禅门。十八变如止
    观第十记。又有人云。十八变者谓震动等。今
    为颂曰。震动及炽然。流布与示现。转变及
    来往。卷舒众像身。往同趣隐显。自在并制他
    施辨与忆念。施安及放光。又有人云。身上出
    火等。依空起慧者。空即谛境。依境生智通
    属智性。故云以空慧心。次第等者。三谛功
    用通名神通。初地已去别名感应。三谛次第
    故云深入。独菩萨法故且云过于二乘。其
    实超于两教三乘。言不以二相等者。不二即
    实相。见土即神通。依理而见故云不二相
    见也言云云者。令分别之。前二修得后二
    发得。藏依事禅通依真理。别地前助圆任
    运发。前二名通名化。后二名密名应。前二
    调伏物后二见物机。前二可破坏。后二不
    可坏前二在教道。后二在证道。前二身通
    唯现在。后二通三世。前二圣位方修通。后
    二凡位俱修通。前二随依皆可修。后二必
    须有胜依。愿得通应在前文因缘释中。然
    亦可以四愿表教。今文中初教从事通教
    从真。后二在理故从容在此。言云云者。更
    有多缘皆在愿得。亦有不愿任缘得者。即
    如那律箭挑灯缘。引令入极云云者。分别
    五味如前。观心中欻有等者。三观意也。实
    相是中境。无有无心契中境。故云通至。次
    释旃延中。初因缘具四悉者。初是世界。增
    一去为人。与外道论对治及第一义。断见及
    世典各有破邪及得道故也。言文饰者。善
    赞咏故。言扇绳者。若作肩乘二字并误。以
    其生时父已去世。此儿碍母不得再嫁。如
    扇系绳。亦可言好肩好肩胛故。言思胜者。
    思是慧数。论义功强得思胜名。所引长含十
    重问答者。借彼迦叶童女比丘破弊宿文。
    以之为例。计断者计死后神灭。故以不灭
    为难。若计常者反增其计。故应别以念念
    不住破之。第一重中言今之日月等者。初
    反质答者。如今日月为自立耶。为为他
    耶。若为他者为天为人。秖缘天人他故。故
    有明日。若无他世应唯今日。若无明日亦
    无昨日。以今日即是昨之明日。言析薪者。
    具缘有火如有神。缘谢无火如无神。岂
    析无神之身而能见神。如析阙缘之本。
    而欲见火者远矣。言贝声者。人身是色为
    眼所见。神则非色云何可见。如贝可见声
    不可见。若欲于可见中求不可见者。须
    更具缘缘既阙已更反转求。终无得理。神亦
    如是。缘具在身缘阙神去。至第八番无理
    可难。但云执久拒而固违。第九答中两商
    人者。正邪二见。鬼如汝师。汝师虽僻亦假
    称智。故诈为人像说邪干正。以邪涅槃
    而云安乐。故云前路丰米草也。旧米草者。
    世正见也。新米草者。出世正见。人是能乘行
    者。牛是所乘之智。信邪师鬼言如汝弃旧。
    尚失人天况复涅槃。故云人牛皆死为邪
    所噉。坏世出世故云皆噉。次一商者。世正
    见人得出世正见方弃人天有漏诸法。我
    说正见汝何不弃。辞理既穷固拒亦息。又
    世典者。增一第八云。佛在释翅尼拘留园与
    五百人俱。集普义堂。时世典婆罗门往释
    种所。作如是言。诸君颇有人能与我论不。
    诸释言。此中二人正觉众中无黠无闻。言语
    丑拙不别去就。若与论者当供与千两纯
    金。世典心念。此国中人多诸虚伪。设得胜
    者何足为奇。或得我便乃为愚者所伏。
    思是事已。乃云。我不论。语已便去。道逢槃
    特。世典念言。我今当往问彼人义。便往问
    曰。汝字何等(如疏)迦旃延天耳遥闻。作槃特
    形而语之曰。汝若言我但有神足不堪论
    者。吾当报汝向义。更引喻汝汝字何等。世
    典曰。梵天。又问。丈夫乎。答丈夫。又问。人乎。
    答是人。又问。人亦丈夫岂非繁重。盲与无
    目此义不同。世典曰。何名为盲答犹如不
    见。今世后世生者灭者。善业恶业不如实
    知。永无所覩称之曰盲。云何无目。答即是
    无有如上智眼。世典曰(如疏)又问。五阴有缘
    生无缘生。答有非无缘。又问。五阴何缘。答
    爱为缘。又问。何者是爱。答生是。又问。何者
    是生。答爱是生(如疏)世典闻已得果。命终槃特
    报诸释令办薪而闍维之。为起偷婆。又长
    含中外道诸计甚广。如云不得手障形不
    得两臂中间食。二人中间食。二刀中间食。二
    杵中间食。二家中间食。又云。先言义者不
    得食。不得两器食。一餐一咽至七餐止。
    更益不过三度。或一日一食二日。或至七
    日一食。食米食菜牛粪鹿粪树根华果等。自
    落者食。或草衣树衣毛衣皮衣莎衣留鬓留
    须等。当举一足常坐座(今世已有)常蹲卧棘卧
    粪卧瓜。三日一浴一夜三浴。如是等于我
    法中名不净法。如是等略须识之。比有执
    专坐者。未契大道。言专坐者。以不卧为
    功。不以不行为德。岂有居暗室。乃四仪
    同凡。覩来众则端拱若圣。君子之行尚阙。
    菩萨之道永亏。自任胸襟无教可准。使后
    辈不鉴者许之尚之。覩行动者。轻若刍芥
    佛犹四仪动作。岂未学者过之。夫道在心不
    在事法。由己非由人。既不能缩德露疵
    且显晦均等。约教释中皆云破断常者。凡
    云论者。以破邪为先。故各于当宗以立
    能破。依总持四辩者。且以俗谛三昧而为
    总持。四辩者。具如法界次第。以药逗病破
    断常者。入爱见假先破断常故。又破断
    常有二种义。一以诸观共破界内见惑断
    常。则四教皆以见惑为境。具如止观第十。
    二者展转长短不同。则三教皆破界内见惑。
    唯有别教先破界内断常。次破空有断常。
    后破空假断常。圆教一念破三断常。观心论
    义中言往复者。智研境为往。境发智为
    复。数观数发数往数复。释阿[少/兔]楼驮中。种
    姓等广在贤劫等经。大论亦广释。姓刹利也。
    若言瞿昙者。具如下述。若作四悉者。初
    是世界。仁贤劫下为人。那律下对治。佛广下
    第一义。言无猎者。免非猎得故云也。具如
    后文。稗饭虽轻以尽所有及田胜故。故得
    胜报。亦可于此广明施相。但于此中非
    急。始民主至善思者。善思生懿摩并及四
    铁轮。合八万四千二百一十王。具如律中。言
    草创者。草亦初也。如布衣初遇。汝当解王
    衣者。令脱王服被瞿昙衣。使随师姓。此
    方古俗皆从师为姓。如竺道生本不姓竺。
    但事竺法汰为弟子耳。自安公来令同一
    释种。译十诵律乃见其文。律云。四河入海
    无复河名。四姓出家同一释种。四子被猜者。
    是次母之子为长母所猜。贤愚经者彼经具
    列宿昔施食遇兔等缘。略如今文。眠是眼
    食者。如止观第四记。佛与八百为作衣者。
    佛在舍卫。那律语阿难言。倩诸比丘作三
    衣。我衣坏。阿难房房语诸比丘。又往娑罗
    逻岩中俱萨罗梵音不同
    诸比丘如言。佛见阿难问言。汝作何事。阿
    难具答。佛言。汝何不倩佛。佛与诸比丘为
    舒张截割。诸比丘缝一日即成。因说迦絺那
    (云云)。约教中两重者。初重论发。次重论修。四
    教通论发者。意明修成。虽少不等大体不
    殊。肉眼虽失天眼复成望后故论次第不
    次第。具如止观第五记。亦应明开显等。此
    中正明天眼兼明四眼耳。观心中不云慧
    眼者。阙耳。应云观因缘定心。即天眼空心
    即慧眼。释劫宾那中。初是世界。是比丘下
    为人。中夜下对治。豁然下第一义。祷星等者。
    尔雅云。天驷房。注云。龙为天马。故房四星
    谓之天驷星也。即东方七宿中第四宿也若
    准西方宿复不定。具如止观第十记约教
    中皆云栖者。依如来所证处。以释宿也。则
    当教明佛分齐不同。释憍梵中初文含四
    悉故不分之。至后自结。翻牛齝者。过去
    世时曾作比丘。过他粟田摘看生熟。后五
    百岁作牛偿之。今得无学尚有余习。结四
    悉名在中间总释前后文也。故又云去。重
    释前四悉意也。次佛灭去重更别释第一
    义也。水说偈者。论云。憍梵般提稽首礼。妙
    众第一大德僧。闻佛灭度我随去。如大象
    去象子随。约教中皆着示者。若作垂示义
    兼本迹。若作教示正当约教。约观心中正
    用丈夫牛王。而通取白牛引驾。释离婆多
    因缘中。初是世界。假和合去为人对治。增一
    去。第一义。故且约争尸一缘秖具二悉。若
    依争尸缘自具四悉者。假和合世界也。易
    度即为人。问人即对治。闻说即第一义。二
    鬼争尸缘在止观第七记。引增一重证第
    一义耳。有口失缘在金藏经。约教中还寄
    争尸。以为义本。别教云非己有等者。凡
    别教中立佛界者。有其三意。一者以理性
    为佛界。二者以果头为佛界。三者以初地
    去分名佛界。今言十界皆非己者。指初地
    去分佛界耳。若指果头应云九界非己有
    耳。圆教中非我非他者。非真非缘复非共
    离。又非己有不同前两。非他有不同别
    教。前约教则寄假合。今本迹观心并约星宿。
    皆随便耳。见佛如星般舟中意。观心下云
    云者。应广引般舟三昧(云云)释毕陵伽广明
    慢缘。在止观第二记。若约此为四悉者。五
    百世世界也。忏悔具二悉。引增一即第一
    义。观心后云云者。三观总别俱是第一义。所
    破之惑俱得是麤说等也。释薄拘罗因缘
    中。初文是世界。年一百六十去生善。身乐去
    是对治。故增一云。寿命等是第一义。昔施呵
    梨勒者。过去毘婆尸佛时。以呵梨勒施一
    头痛比丘。自是已来而常无病。言持一戒
    四戒庄严者。少分优婆塞受时俱五期心多
    少。增一云。佛语优迦尼。夫食者长善灭恶
    可以食之。若长恶灭善则不可食。持戒破
    戒亦复如是。多毁犯下云云者。应分别之。
    如云。若破一戒当堕地狱。若持一戒得
    生人中。再三问能持不者。令三自归。故
    持一戒得名少分。乃至满分。报恩第六。五
    戒不许五种贩卖。一畜生直卖者得。二弓箭。
    三沽酒。四压油。五五大染色。罽宾已来麻中
    无虫处听。流沙诸国染多杀生。秦地染青
    亦多杀虫。前四皆云不贩者得。藏中有一
    卷五戒经。分为五品。甚是持五戒者所要。
    塔犹有是力者二义。一者舍利之力。二者护
    塔神力。本迹中大寂定者。秖是大般涅槃。长
    寿去寄迹事以立本德。本住真常迹现长
    寿。本居极乐迹示无病。本八自在迹居不
    夭。本住圆净迹示闲静。释俱絺罗因缘中。
    虽对身子为成舅德且从舅说。族姓即世
    界。见姊即为人。弃家至堕负对治。即低头
    去并属第一义。中含五十八。舍利子与俱絺
    罗论有多番。初舍利子问。云何不善。云何
    不善根。俱絺罗答。身是不善贪等是不善根。
    问何者是智慧。答四谛是。问何者是识。知色
    声香味触法者是。问识何所依。答依寿。问
    寿何所依。答不别有依。依寿有燸如因
    油有灯。更有多番。释难陀因缘文甚略。亦
    云放牛者。大论云。频婆娑罗王请佛及比
    丘僧。三月安居。语放牛人令近处住。令日
    日送乳酪酥等。终竟三月。王甚惭之令其
    见佛。其乃与诸同辈议云。曾闻一切智人
    即净饭王子。彼生在王宫颇知放牛事不。
    乃入竹园端坐问佛。佛为说十一事等。具
    如止观第二记。因发心出家成无学果。从
    本为名故云放牛。言善欢喜者。从初慕
    道为名。欢喜中胜故云善也。欣乐是善喜之
    别名耳。若以此义立四悉者。翻名即世界。
    十万释即为人。佛说放牛事即对治。得果即
    第一义。约教中云欢喜住者。住无欢喜之名。
    但约别地。证道既同故借地以名住。释孙
    陀罗难陀因缘中。初是世界。四月下为人。妇
    即下对治。云云者。文略。义当后时得道是
    第一义。弥沙塞者彼律乃是跋难陀。且以名
    同释之。俱端正故。地狱天堂已后文。广如
    止观第二记。本迹观心如前者。如前难陀中
    释。富楼那因缘中初是世界。是人去为人增
    一下第一义。欲还本去对治。叹满者重举第
    一义。须菩提中初文世界。常修下为人。空是
    最胜行即业也。现报复胜故云善吉。住无诤
    去对治。佛忉利下即第一义。观心中列四句
    者。虽通诸观于修空行。其义更便。言法
    身者。且顺前第一义中意。非独此中必云
    法身。释阿难因缘中。初是世界。中含下为
    人。自誓下对治。育王下第一义。宗社者。具
    如止观第四记。本迹中约欢喜地以释本
    住。地即住也。约观中相似乃至相应者。亦
    可通取名字。言云云者。具述观相。释罗睺
    罗因缘中。约往世今世及祖王欢喜。并世界
    也。诸能破障边多是为人。诸所破障边多是
    对治。后得道是第一义。准杂宝藏经。罗云
    是佛得道夜生。以罗云六年在胎。若佛十九
    出家。乃成二十四得道。若三十成道乃成二
    十五出家。不同见别不须和会。乃至诸释起
    谤及息谤等。具在彼经事不可具。未曾有
    经复甚委悉。宝女等者。瞿毘罗云。我常与耶
    输进止共俱未曾有过。言宝女者。是天种
    不孕。佛不出家当为轮王。天送宝女以
    为侍者。或云。是罗刹女。如天帝释亦妻修
    罗女。大论十九云。耶输陀罗菩萨出家时自
    觉有娠。菩萨六年苦行。故怀妊亦六年。乃
    令诸释有疑。因佛还国。罗云以一器百味
    饮食及欢喜丸。以上于佛。佛变五百罗汉
    与佛不殊。罗云送食直至佛所。诸比丘空
    鉢而坐。章安云。宝女能生千子。法显传云。
    王妃生肉团如瓜。瓜有千[柬*瓜][柬*瓜]生一子
    有千子。此与大论文复小异。而佛索令出
    家者。未曾有经佛令目连从瞿姨索。瞿姨
    不肯。空声告曰。汝遇定光佛世买华之时。
    愿为他妻好丑不离。所有尽舍唯留父母。
    今何以惜子。问。文中何故不云瞿姨。但云
    耶输。答。昔时瞿姨是今日耶输。今日瞿姨乃
    是天女。故罗云以沙弥之年者。中含第三
    云。佛乞食讫至温泉罗云住处。罗云为敷坐
    具汲水洗足。佛取水器泻留少水。问罗
    云。见不。答见。佛言。我说彼道少亦复如是。
    次令水尽。次令器覆。皆答佛。佛言。彼道尽。
    彼道覆。皆语罗云。当作是意不得戏笑妄
    语。而说偈言。人狂一往谓妄语是。不畏后
    世无恶不作。说是颂已。问罗云曰。如人
    照镜欲见其面见净不净。如是罗云。将
    己身业观于彼净及以不净善不善已作当
    作。皆当受善恶果报。乃至口意亦复如是。
    一一观察。四大罗汉名。如前。佛敕云。吾法
    灭尽然后涅槃。准宝云经第七佛记十六罗
    汉令持佛法。至后佛出方得入灭。彼经一
    一皆列住处人名众数等。故诸圣者皆于佛
    前。各发誓言。我等以神力故。弘护是经
    不般涅槃。宾头卢罗云在十六数。却不云
    迦叶。本迹中云八种障等者。意云。本住无
    障迹示十障。障涅槃者。谓生死障使不
    得入涅槃故。即前文中初八番是。一种障
    生死者。障使不得至于生死。即第九是。次
    被佛敕不得涅槃。故障无余即第十是。又
    前八文障义小异。一二三兼六年在胎。为胎
    等障故云覆障。第四谓宿世常障故云覆
    障。第五为疑所障故云障。第六约父不许
    为父所障故云障。余准可知。观心例前者
    具如诸文。今应云即假故障涅槃。即空故
    障生死。即中故障非生死非涅槃。乃至三
    惑。能障三观所障之惑。有思议不思议等

    法华文句记卷第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