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经疏部二>妙法莲华经文句卷第七上_释药草喻品
  • 释药草喻品

    此中具山川云雨。独以药草标名者。土地
    是能生。云雨是能润。草木是所生所润。所生
    所润通皆有用。而药草用强。有漏诸善悉能
    除恶无漏为最。无漏众中四大弟子。以譬
    领佛譬深会圣心。佛赞善哉甚为希有。述
    其得解以喻其人。故称药草喻品。夫药草
    丛育日久。一蒙云雨扶疏暐晔。芽茎丰蔚
    于外。力用充润于内。譬诸无漏住最后身
    有余涅槃。更不愿求无上佛道。今得闻经
    自乘佛乘兼以运人。文云。我等今日真是
    声闻。以佛道声令一切闻。内外自他具胜
    力用。故称药草喻品。夫药草者。能除四大
    风冷。补养五脏还年驻色。今蒙云雨忽
    成药王。饵之遍治众病变体成仙。譬诸
    无漏闻经破无明惑开佛知见。文云。我等
    今日真是佛子。无上宝聚不求自得。佛子所
    应得者皆已得之。面于佛前得受记[卄/别]。
    嘉着而称微。故言药草喻品。前一番是师弟
    领述。世界悉檀意也。次一番生善为人意也。
    次一番。是对治第一义。两悉檀意也。是名
    因缘释品。余约教本迹观心准例可知。不
    复记(云云)。此品是譬说中第三述成段。旧云。
    述其十三偈叹佛恩深。又述其教作人譬文
    言曲巧。师云。不应偏尔。经称善说如来真
    实功德。备述其领权领实。明文在此。十三
    偈止是二乘齐教荷恩。教作人譬是佛权功
    德耳。今言都述其周遍领解。始天性结缘。中
    间追诱。终于付财。自微自着无量无边诸
    恩德也。其文为二。一略述成。二广述成。略述
    又二。一双述善哉。二领所不及。双述者。一
    善哉述其两处领实。一善哉述其两处领
    权。善说如来真实功德者。真实是述实。功
    德是述权。又华严之拟宜领实也。三藏之诱
    引领权也。方等之体信。般若之领教。俱领
    权实也。法华之付财专论实也。辞致曲巧故
    言善说。皆是佛法故言真实。诚如所言者印
    定之旨也。又从如来复有下。述其领所不
    及。云何不及。谓退进横竖亦横亦竖非横非
    竖皆不及也。所以者何。大云普覆遍荷清
    凉。大雨俱沾无不蒙泽。咸令世间皆得知
    见未曾有法。那忽齐教止领二乘得益。不
    道人天小草。是为退所不及。菩萨名上
    草。亦名小树大树。敷荣郁茂自他饶益而复
    不领。是为进所不及。又十法界同成佛法
    界。那忽止领二乘。余八法界都不涉言。是
    为横所不及。又七方便从浅至深皆入真
    实。余五方便都不在言。是为竖所不及。又
    三世利益未曾暂废。是为亦横亦竖所不
    及。夫山川谿谷(云云)。总言一地。一地能生
    未尝拣择攘彼受此。草木种子皆依于地
    更无余依。一云靉靆无处不密。一雨一味
    不隔枯荣。普润既同普得增长。如来平等
    不可思议。实不先顿后渐初三末一。如龙
    兴庆云普雨于一切身心不降雨除热得
    清凉。是为五乘七方便十方三世平等广大
    甚深博远不可思议无有差别。是为非横
    非竖领所不及。不及之旨非都顿夺。特以
    初心望后心。未穷极地故云不尽耳。又
    初悟初阿。亦具后茶功德。但齐教之领未
    暇进领横竖周遍耳。又权行大士宜应如
    此也。广述成又二。长行偈颂。长行又二。初
    述成开三显一。次从汝等迦叶下结叹。初
    有法譬合。法中又二。初先举法王者。不虚
    劝信也。次于一切法下。正述开三显一。夫人
    王外无所畏内不二言。法王亦尔。众恶已
    尽发言诚谛。旧云。述中根不虚。奖下根信
    受。今言佛法虽多不出权实。权实之外更
    无别法。而言无量者此意难信。故举法王
    劝信。又为下大云譬作本。从于一切法下。
    约教明开权显实。从如来观知下。约智明
    开权显实。由二教显二智。由二智。说二教。
    智教相成也。一切法者。谓七方便横也。对
    一实为竖也。若言不尔。何故二万亿佛所
    初发大心。中间取小。又流转五趣。又十法
    界一人尚具。况七方便耶。此法虽多方便波
    罗蜜照之。罄无不尽。以随其类音。说之
    无不逗会。为人天说戒善。为二乘说谛
    缘。为三藏说事度。为通教说无生。为别
    教说次第开如来藏。是名述其领开三
    也。从其所说法下。约教述其显实也。地者
    实相也。究竟非二故名一。其性广博故名为
    切。寂而常照故名为智。无住之本立一切
    法故名为地。此圆教实说也。凡有所说皆
    令众生到此智地。显实之文灼然如日。云
    何闇寱作余解耶。例大品广历诸法皆
    摩诃衍。衍即大乘乘即实相。实相即一切智
    地。上文云唯此一事实指此地也。余二则
    非真。指七方便也。此约渐顿二教。述其开
    权显实也。从如来观知一切诸法下。约智
    述开权显实。观一切归趣。是能照权也。究
    竟明了者能照实也。二智所照偏圆两境通
    达无碍。故能说权实二教。此举智释教也。
    知所归趣是识药。深心所行是知病。病
    药俱是权法。权法各有归趣。戒善等近趣
    人天。若作缘义低头举手远趣佛果。念处
    道品等近趣涅槃。若作福德庄严。汝等所
    行是菩萨道远趣宝所。乃至六度通别等法。
    近远归趣途辙不同可解。又戒善是人天药。
    谛缘度是三乘人药。乃至通别等亦可解。深
    心所行有二种。深心着于依正。又深心着
    所执之法。着依正者。起深重十恶障人天
    乘。着所执法。起四倒三道六蔽四住五住
    等。障诸圣乘。当知深心病相不同。权智照
    之通达无碍。又于诸法究尽明了者。实智所
    照也。一切权法无不入实故言究竟。实智
    所知故言了。佛眼所见故言明。若此智照
    此药此病。不照彼药彼病。彼智照彼不能
    照此。种别不同者。权智照也。一智遍照
    一切药一切病。实智照也。能示众生如此圆
    境智。故言一切智慧也。又一切法者。谓十
    法界也。十法各各相欲不同。各获果报归
    趣亦异。知诸法尽者名知病。知一切深心
    所著。名知药。药有深浅。大品云。如实智知
    贪欲心瞋痴心。以如实智知名知深心。如
    理通达无有障碍。若戒善谛缘度等一切法
    药。悉用如实智知者。名通达无碍。又权智
    文中。通达无碍者。约权论实。实智文中。又
    于诸法诸法者。约实论权。二文亘现者。此
    明实是权实权是实权。当知究竟非权非
    实。非差别非不差别以智方便权有差
    别。悉到智地则无差别。如地无差别草木
    若干若干无若干无若干若干。又如约心
    论法约法论心。心有诸数法无诸数。心不
    离法法不离心。无数而数数而无数耳。权
    实亦尔(云云)。从譬如下。第二譬说。文为二。
    初譬说。后复宗称叹。譬有开合。开为二。
    一差别譬。譬上述权教权智。二无差别譬。
    譬上述实教实智也。三草二木纤浓不等
    故言差别。一地一雨普载普润故无差别。若
    观其末派。谓各各不同。若究其根荣莫
    非地雨。内合方便智照七五各异实智往照
    终归一实。一实七五七五一实。差别无差别。
    无差别差别(云云)。差别譬有六。一土地二卉
    木三密云四注雨五受润六增长。初土地譬。
    旧总举三千土地。别出山川谿谷。为五乘
    习因。谷受水多譬菩萨。谿譬支佛川譬声
    闻。山高受润少譬人天乘。今谓习因应譬
    种子受润增长。而土地山川虽有受润。阙
    于种子增长二义。又下文合譬云。普遍世界
    天人脩罗。颂偈云。于诸天人一切众中。皆不
    以土地等譬习因。今所不用。今以大千世
    界。譬众生世间。山川谿谷土地。譬五阴世
    间。世界无别法。为山川谿谷土地所成。众
    生无别法。为五阴所成。土地既通譬识阴。
    山川谿谷譬四阴。能依草木虽依土地等。
    土地等非即草木。草木质干但名草木。草木
    种子更无别名。但取能生之功名种子。所
    生质干名草木。皆植根于地。地则本也。内
    合习因习果。虽依五阴。五阴非即因果。要
    依于阴得有习因。增长成办名习果。果因
    依阴而起。则山川土地譬成。草木种子受润
    增长譬悉成也。又更显别譬者。山虽高峻
    亦有洿隆等五相。乃至土地虽平。亦有丘
    池等五相。即譬五乘五阴。山高譬菩萨五
    阴。川譬支佛谿譬声闻。土地譬天。谷下譬
    人。一一五阴皆有习因习果所依。犹如山
    川谿谷土地皆为种子质干等所依也。又用
    三千大千世界。譬正因之理通为一切所依
    也。山川谿谷土地。譬众生阴界入果报色心
    也。草木丛林譬众生习因。此三法不相离。
    习依阴入阴入不出法性。如草木依山川。
    山川依世界(云云)。六文宛然云何作义。又次
    第如此。云何间糅经文。抄着前后耶。所生
    卉木下。第二所生卉木譬。卉是草之都名。木
    是树之总称众草成丛众树成林。治病力用
    胜者称为药。如善法中皆能治恶。而无漏
    善治惑义胜。下卉木中。树林枝榦覆荫广
    器用大。故喻二菩萨。种类若干者。五乘七善
    因果种子故言若干。即是种类各有称谓即
    是名也。各有体相即是色也。密云下。第三
    密云譬。云有形色覆荫。下文有雷声远震。
    覆荫譬佛慈悲。形色譬佛应世。雷声譬佛
    言教。密云即三密也。慈悲即意密。形色即身
    密。雷声即口密。弥布者遍也。既密又遍故
    言弥布也。以慈悲熏应身说法遍十法界。
    故言弥布也。经律异相云。云有五色。青者
    风多赤火多。黄白地多黑水多。有四电师。东
    身味南百主西阿竭罗北阿祝蓝。四电鬪诤
    是故有雷。又水火风地鬪故有雷。五事无
    雨。一风起吹。二火起焦。三阿修罗手接入
    海。四雨师淫乱。五国王不理治。雨师瞋故
    不雨(云云)。一时等注下。第四注雨譬。譬用
    口密八音四辩。宣注法雨利润众生。其
    泽普洽下。第五沾润譬。法宝普雨七种众生。
    心地所有。习因种子。即生闻慧名为沾洽。
    枝叶根茎者。信为根戒为茎。定为枝慧为
    叶。次第相资故譬此四也。小根茎等即人
    天信戒。中根茎等即二乘信戒。大根茎等即
    菩萨信戒。诸树大小下。第六增长譬。更复略
    牒明其草木随分受润。习报两因善法既
    蒙法雨。习报两果各得增长。称其种性者。
    明施权称机。小者不过分。大者不减少。
    即是七种习报两因也。花果敷实者。习报二
    果也。又云增长即三义。称其种性即是增长
    之由。由设教称机也。各得增长正明增长。
    花果敷荣即增长之相也。虽一地所生下。大
    段第二一地一雨无差别譬。显于一实也。此
    有三。一一地所生。道前心地所生。终因道
    后智地。二一云所雨。一音所宣一乘法门。
    开发道中五种善根。终是一音平等之教。三
    三草二木禀益不自觉知。五种善根蒙佛法
    雨随分增长。而不自知五种之因皆依一
    佛性。亦不自知五乘之教皆是大乘。亦不
    自知同归佛慧。唯有如来能知也。迦叶当
    知如来下合譬也。合差别譬为二。先正合。
    次提譬帖合。差别譬有六。今合不次第。开
    譬明机前论众生。合譬明应前合如来。如
    来是化主也。此中第一正合上第三密云。亦
    兼合第一世界。此中第二合上第四注雨譬。
    此中第三合上第一世界山川谿谷譬。此中
    第四合上第二草木。此中第五合上第五沾
    润此中第六合上第六增长譬也。合譬次第
    者。明如来应世则有八音说法。说法即有
    受化众生。众生闻法各沾道润。得润是同
    不无差别增长(云云)。第一合密云。先举佛
    身密合云有形。后举佛口密合云有声。
    如来亦复如是出现于世即是正合应身出
    世也。如大云起即举譬帖合。明如来大慈
    现身覆育一切也。以大音声者。即是举佛
    口密。合云有声也。天人阿脩罗者。别举三
    善道。禀口密之益也。即是三乘根性三十
    子。别禀声益也。如彼大云。即是举譬帖合
    云有声也。遍覆大千者。通举一切皆是佛子
    俱蒙口密益也。或时但合五譬。将普遍世
    界下。兼合世界土地也。世界即是国土世间。
    天人修罗即是假名五阴世间。假名合上世
    界。五阴合上山川谿谷也。于大众中而唱
    下。即是第二合上第四注雨譬。先标章门。
    次劝听受。章门有六。一十号。谓如来应供
    等。二四弘。谓未度令度等。三三达。谓今世
    后世等。四一心三智。谓知者具足。五五眼。
    谓见者。六三业共智慧行。知道谓意不护。
    开道谓身不护。说道谓口不护。亦称为导
    师。谓知道者等也。汝等天人下。劝物听受。
    佛八音诠吐六种法门。从多为论劝三善
    道。宜应往听法也。尔时无数亿种乃至而听
    法。此中第三合上第一山川譬。揽果报而
    有众生。如依山川得有世界等。百千万亿
    者。即是十法界众生也。今正语七方便众生
    差别。配如上说。或从汝等天人者。皆合山
    川譬也。如来于时乃至精进懈怠。即是第四
    合上第二卉木譬。旧云。此文长出不合上。
    今明上譬中。有卉木差别大小不同。此中明
    根有利钝行有进怠。正是习因深浅。与卉
    木义同。岂非合譬而言长出。于时者。若论
    渐初。即是鹿苑初说三乘时。若论中间处
    处得论于时。利钝者。总判三途因恶果苦。
    不能受道名为钝。七种方便闻教得益。名
    为利。别判人天但受果报不肯受道。名为
    钝。三乘根性断惑出界。名为利。又声闻观
    生灭。名为钝。菩萨观不生灭。名为利。通别
    圆(云云)。三途放逸名怠。人天持五戒十善为
    精。人天不厌苦为怠。二乘怖畏无常为
    精。二乘贪证不求作佛为怠。菩萨志求
    佛道为进(云云)。从随其所堪至快得善利。
    即第五合上第五受润譬。随其所堪。即是
    称会机宜。无增减之失。欢喜得善利。即是
    各蒙法润受益也。是诸众生闻是法已。第
    六合上第六增长譬。现世安隐后生善处者。
    即是报因感报果。合花敷增长。亦得闻法乃
    至入道者。即是习因牵习果。合上果实增
    长。闻是法已合上增长之由。现世安隐正
    合增长。后生善处者。是合增长之相也。佛
    如大云普覆一切。三途亦得沾润增长。如
    说般若方等明地狱得益也。又诸经中。亦
    说龙鸟鬼神等闻法得道。若火灭汤冷。即
    是现世安隐。或生天上人中。即是后生善处。
    于天人中修道。即是以道受乐。若人天闻
    法持戒福德扶身。鬼龙不犯。即是现世安
    隐。或天还生天人还生人。或天人互生。即
    是后生善处。生能悟解即是以道受乐。二乘
    闻法得有余涅槃。是现世安隐。如下文云
    是人于所得功德生灭度想。我于余国作
    佛。更有异名。此人于彼国得闻是经。指
    方便有余之土是善处。于彼闻经是得道受
    乐。若生身菩萨。闻卢舍那佛说法得无生
    忍。即现世安隐。后生净满世界。为法身眷
    属。即是善处以道受乐。离诸障碍者。即是现
    世安隐。任力所堪渐得入道。即后世以道受
    乐。五乘者。五戒乘出三途苦。十善乘出人
    道八苦。声闻乘出三界无常苦。缘觉乘出从
    他闻法苦。菩萨乘出内无利智外无相好
    苦。是为五乘。问但应以人天为世间乘余
    是出世间乘。又佛为实乘余是权乘。又佛
    为果乘余是因乘。又应为三乘。人天为下
    二乘为中佛为上。又人天名不断烦恼乘。
    二乘名断烦恼乘。佛名非断非不断乘。又人
    天名不断。佛名断。二乘名亦断亦不断。又
    凡夫贤圣。非凡非圣。有空非有非空等乘(云
    云)。大论明五善根。胜鬘辨四藏。与三草二
    木云何。人天为二善。二乘为一。佛菩萨为
    五。开大合小。五乘开小合大。四藏合凡
    开圣。五乘则凡圣俱开。随缘不同耳。如彼
    大云下。第二提譬帖合六意者。大云帖合
    第一形声两益。雨于一切帖合第二六章法
    门。卉木丛林帖合第四受化众生利钝怠进
    习因深浅。如其种性具足蒙润。帖合第五受
    润得法利。各得生长帖合第六现世安隐增
    长也。如来说法一相下。第二合无差别譬。
    上开三今合亦三。但不次第。一相一味下。双
    合一地一雨。所谓下。双释一地一雨。其有
    众生下。合上而诸草木各有差别。所以者何
    下。释于差别如来能知差别无差别。一相
    者。众生之心同一真如相。是一地也。一味者。
    一乘之法同诠一理。是一雨也。昔于一实
    相。方便开为七相。于一乘法分别说有七
    教。佛知究竟终归一相一味也。所谓下。双
    释一相一味。众生心性即是性德。解脱远离
    寂灭三种之相。如来一音说此三法即是三
    味。此三相则以为境界。缘生中道之行。终
    则得为一切智果。故言究竟至于一切种
    智也。合草木差别譬。如后解不重记。有时
    作三意合。一无差别意。合上一地一雨。二
    差别意合上草木差别。三如来能知释成两
    意。无差别者。谓一相一味。一相合上一地
    也。解脱相者无生死相。离相者无涅槃相。
    灭相者无相亦无相。唯有实相故名一相。
    一相即无住本立一切法。无住无相即无差
    别也。立一切法即有差别。差别如卉木。无差
    别如一地。地虽无差别。而能生桃梅卉木
    差别等异。桃李卉木虽差。而同是一坚相。
    若知地具桃李。即识实中有权。解无差别
    即是差别。若知桃李坚相。即识权中有实。
    解差别即是无差别。以是义故。以一相合
    上一地譬也。一味即是实教纯一无杂。例
    一相可解。解脱者。无分段变易二边业缚。
    故名解脱相。离相者。得中道智慧。此慧能
    远离二边无所著。故名离相。灭。相者二边
    因灭得有余涅槃。二边果灭得无余涅槃。故
    名灭相。句句例作差无差别义。准一相可
    解。究竟至于一切种智者。若得二边灭相。
    即是通别二惑尽。入佛知见。以一切种智心
    中行般若。初发毕竟二不别故言究竟。此
    即佛之智慧。故言一切种智也。从其有众
    生闻如来法不自觉知者。即是明差别义。从
    此下明差别者。众生是山川假实之差别。
    亦是种子之差别。如来即是云闻法即是雨。
    读诵修行即是润。功德即增长。如此等差别
    皆不能知也。就文为五。一众生不知。二如
    来能知。三举譬帖合众生不知。四牒前结
    释如来能知。五释疑。其有众生者。举不知
    之人。法谓闻一音之法。持说者是正明
    不知。持说不同修行各异。人天作戒善之
    解。三乘作谛缘度解。解既不同即是差别。
    所得功德不自觉知者。明五人虽各禀教。
    不知佛是一味无差别教。亦不知七种方
    便各各作解。而各执己解为实。此则不知
    于权。亦不识实。即是差别不自觉知也。第
    二如来能知。略减数举十境合为四意。一
    约四法知。二约三法知。三约二法知。四
    约一法能知。约四法者。谓种相体性。种者
    三道是三德种。净名云。一切烦恼之俦为如
    来种。此明由烦恼道即有般若也。又云。五
    无间皆生解脱相。此由不善即有善法解
    脱也。一切众生即涅槃相不可复灭。此即
    生死为法身也。此就相对论种。若就类论
    种。一切低头举手悉是解脱种。一切世智三
    乘解心即般若种。夫有心者皆当作佛即法
    身种。诸种差别如来能知。一切种秖是一
    种。即是无差别。如来亦能知。差别即无差别。
    无差别即差别。如来亦能知。相体性。约十法
    界十如中释。若论差别即十法界相。若论
    无差别即一佛界相。差别无差别如来能知。
    差即无差无差即差。如来亦能知。体性例然
    可解。从念何事下。约三法明如来能知。
    三法者即是三慧。仍有三重。一三慧境。二三
    慧体。三三慧因缘。念何事是明三慧用。念
    取于所念之事。即是三慧境。从云何念者。
    念是记录所闻之法。正是念慧之体也。从以
    何法念下。即是三慧取境闻法是其因缘。
    又三慧境境智因缘合故。得有三慧法。复
    名因缘也。如此三乘三慧。昔谓境体因缘
    有异。即是差别。若入圆妙三慧。即无差别。
    此有差别无差别如来能知。又差即无差。无
    差即差。如来亦能知。从以何法下。约二法
    明如来能知。以何法即是因。得何法即是果。
    五乘之因各得其果。即是差别。众生如佛如。
    一如无二如。唯是一因一果。即无差别差别
    无差别。如来亦能知。差即无差无差即差。
    如来亦能知。从众生住于种种之地。是约一
    法如来能知。七方便住于七位。故言种种
    之地。此即差别。如来用如实佛眼见之。如
    众流入海失于本味。则无差别。随他意语
    以智方便而演说之。则如来能知差别。其
    所说法皆悉到于一切智地。则如来能知无
    差别(云云)。从如彼卉木下。第三举譬。帖合
    众生不知也。从如来知是下。第四牒前总
    结能知也。一相一味等。如前释。一相一味
    解脱离灭等。为缘分别。即是一中无量。究竟
    涅槃终归于空。即是无量中一。此是牒前重
    释无差别也。何者。一相一味解脱离灭。若
    是二乘法体。犹是差别言宣。今作大乘究竟
    涅槃终归于空。即通无差别。究竟涅槃结前
    诸句皆非二乘有余无余。乃是究竟涅槃也。
    常寂灭相者。结诸句非是小乘寂灭。乃是常
    住寂灭。上文云。诸法从本来常自寂灭相。即
    此义也。终归于空者。非是灰断之空。乃是中
    道第一义空。郑重抵掌简实异权。旧云终
    归于空者。虽复神通延寿无量示现复倍上
    数。寿尽终归灰断。故言终归空。此苦佛苦
    经那可言。光宅云。终归入有余。舍无常身
    智也。有人难此解。若尔与二乘何异。经文
    举两究竟。初究竟至于一切种智。此举智
    果对二乘智非究竟。二举究竟涅槃常寂
    灭相终归于空。此举断对二乘断非究竟。
    究竟之文。知非小乘空也。龙印云。大涅槃
    空无法相无烦恼故名空。终归常住第一
    义空。忠师云。终归第一义空智慧。有人云。
    佛果无累故言空。注者云。空有洞遣乃名
    空。古诸师皆不作小解。光宅何意独然。佛
    知是已观众生下。第五断物疑。佛昔既知始
    末皆一。何不鹿苑即为说实。释云。观众生
    心欲。随三悉檀而将护之。恐其诽谤故不
    即说也。汝等迦叶下。第二复宗称述欲释
    疑。疑者。闻佛无量功德。谓四弟子齐教领
    解何必是实。故佛称述虽未及佛地齐教
    不虚也。亦是引发下根。令同得悟。文为
    二。初述二释。先叹希有者。凡夫有反复闻
    能得益。菩萨是已事解不多奇。无为正位
    能舍证入实甚为希有。能知随宜说法述
    能领开三。次言能信受。即述其领显一。所
    以者何释述意。明佛于一道说三深玄
    难解而汝能信也。私谓。前文云如来复有
    无量功德汝等说不能尽。后文云汝等甚为
    希有者。佛恩普被犹如云雨靡不覆润。佛
    恩普载犹如大地靡不生成。岂有为一机
    一方。而已。故言汝等说不能尽。佛恩虽普
    众生日用不自觉知。如三草二木植根乎
    地禀润乎雨而不能知。汝等能知始终十
    恩甚为希有。未度令度等。述其知佛四弘誓
    恩甚为希有。众生现世安隐后生善处以道
    受乐。述其知大慈与乐恩甚为希有。既闻
    法已离诸障碍任力所能渐得入道。述其知
    大悲拔苦恩甚为希有。轮王释梵是小药草。
    述其知劝善除热恼恩甚为希有。知无漏
    法能得涅槃及缘觉证是中药草。述其知除
    诸热见爱恩甚为希有。上草小树是为耻
    小慕大。述其知遮丑之恩甚为希有。大树
    是述其庄严之恩甚为希有最实事一地一
    雨。述其知付财坐座身心财法自在安乐
    之恩甚为希有。佛述其差别叹者。叹十恩
    文尽。若述其无差别叹者。即是一大恩也。
    偈有五十四行半。颂上开显。开显有法譬。
    今皆颂。初四行颂法说。次五十行半颂譬
    说。法说复二。先举法王二则开显。今初半
    偈颂法王不虚。下三行半颂开显。上文二教
    二智今亦具颂。初一行半颂二教。后二行颂
    二智。初随众生下半行颂权教。次如来尊重
    下。第二一行颂实教。次有智若闻下一行。颂
    释权智。后是故迦叶下一行。颂释实智。随
    种种缘说种种教。悉为令得大乘正见。自
    此之前皆名邪见也。此颂是如来四悉檀
    意。破有法王即对治意。随众生欲即世界意。
    智闻信解疑悔永失是为人意。令得正见第
    一义意。三悉檀即颂上以智方便而为演说。
    令得正见颂上到一切智地(云云)。迦叶当知
    譬如下五十行半。颂上譬说。初十行半颂开
    譬。次四十行颂合譬。上开二譬。今初九偈半
    颂差别譬。次一行颂无差别譬。上差别有
    六。今亦颂六。而不如长行开譬。如合次
    第也。初三行颂第三云譬。其雨普等下。第
    二一行颂第四注雨譬。次山川险谷下。第三
    一句。颂第一土地山川譬。次幽邃下。第四二
    句。颂第二卉木譬。次大小诸树下。第五两行
    三句。颂第五受润譬。一切诸树下。第六二
    行。颂第六增长譬。云譬应身。应身随智慧
    行故言慧云。能具十二部法故言含润也。
    若应身不说法。如须扇多多宝者。此云不
    含润也。身放大光如电耀。口震四辩如
    雷声也。九十五种邪光不现故言掩蔽。除
    九十八种恼热。如地上清凉也。如可承揽
    者。应身降世似同三有。有心往取实不可
    得也。八音四辩宣注法雨。四方俱下一时俱
    闻。亦云四等也。凡有心者皆蒙利润。故言
    率土充洽也。此则成上。又成下山川譬也。
    山川险谷一句。颂第一土地。即是七方便众
    生五阴。今蒙法雨身口柔软。如土地得泽
    也。幽邃所生者。是颂上第二众生习因差别。
    譬众生久远所植习因隐在阴界入内故
    言幽邃。今蒙法雨悉得开发故言所生。百
    谷语通取五谷。譬五乘能生百善也。甘蔗
    蒲萄譬定慧。干地普洽譬未信者令信也。
    余譬如文。如其体相性分大小下一行。颂第
    二无差别譬。上文有三。此中略不颂一地。
    而所生兼之。初二句颂所生所润。次一句颂
    能润。则是颂无差别也。而各滋茂颂差别
    不自知也。佛亦如是出下四十行。颂第二
    合譬。初三十五偈颂合差别。次如是迦叶下
    五行。颂合无差别。上合差别譬。前正合后
    譬帖。今颂亦先合。次便举譬帖。初一行颂
    合云譬。上两句以身合云。下两句举譬帖
    合。次既出下。第二有八行半。颂第二合雨
    譬。上先标章门。次劝听受。既出下三行略
    颂十号。次一行半颂四弘。六章门中。但颂
    二章也。充润一切下一行半。是颂四弘誓。
    诸天人下第二四行颂劝听受。我观一切下。
    第三四行。颂第三合上山川譬。山川譬七
    种五阴众生。如雨注不择谿谷。佛平等说
    故无彼此。有机为此无机为彼。植善为
    爱憎逆为憎。佛事为自魔事为他。应初为
    来应后为去。入实为坐出权为立。佛观
    众生为若此。即是等雨山川之意。颂上无
    数亿种众生来至佛所而听法也。贵贱上
    下下。第四二行。颂上第四如来于时观是
    众生合第二所生草木丛林。贵贱乃至利
    钝。约七方便传传作之也。一切众生闻我
    法者下。第五十一行。颂上种种无量皆令欢
    喜合受润譬。文为三。初一行总明受润。次
    或处人天下。第二七行别明受润。次三行结
    所润能润。有人解。人天为小草。二乘为中
    草。外凡为大草。内凡为小树。初地至七地
    为大树。有人以内凡为大草。初地至七地
    为小树。八地为大树。有人以三十心为大
    草。初地至六地为小树。七地去为大树。然
    三草二木佛自合喻明文朗然。云何师心反
    佛违经耶。就别受润中文为五。初一行人
    天俱未断惑合为小草。次知无漏法下。第
    二二行明二乘。俱有断证合为中草。次求
    世尊处下。第三一行明六度。志求作佛化
    他。胜二乘独为上草。次又诸佛子下。第四
    一行半明通教。已断通惑誓扶余习涉有
    化他。望下为优比上为劣。故名小树。次
    安住神通下。第五一行半明别教。自行化他
    高广为胜。故名大树。约三菩萨各作三树。
    六度约三僧只。通教约七八九地。别教约
    三十心。佛平等说下。第三三行。结所润能
    润又二。初一行半。举譬帖释所受润。虽明
    七种七种为少如海一滴。佛以此喻一行
    半。明能润佛智多如海也。我雨法雨下八行
    半。颂第六诸众生闻此法已合欢喜增长譬
    又二。前两行总颂增长又二。初一行总颂
    增长。次一行举譬帖释。次诸佛之法下六行
    半。别明增长为四。初一行半。明人天增长。
    普得具足。是颂现世安隐。渐次修行。是颂
    后世以道受乐。次声闻下。第二一行半颂二
    乘增长。住最后身有二解。一云。二乘此身若
    不值佛。身未必无后。由见佛故成最后
    身。即是增长义。二云。二乘得有余涅槃住
    最后身。得佛五味调熟得入法华。闻大乘
    得解即是增长。若诸菩萨智慧坚固下。第三
    一行半。是通教增长。坚固是体法慧。了达三
    界是断惑尽。复有住禅下第四二行。是别教
    增长(云云)。问。一云一雨。与一音同异。答。下地
    以一音。令他闻一法。佛以一音随类各
    解。今一云一雨。正是随类之一音也。有人解。
    法身不二名一。从法身出音故言一音。有
    人言。一时并出众声故言一音。有人言。五
    音之中随用一音。大论明一音报众声。不
    言并出。亦不言是法身出音。毘婆沙言。佛
    以一音说四谛。五人闻人语。八万诸天闻
    天语。地狱夜叉各闻同其语。唱告至梵天
    是为梵音。亦是佛报得清净音声最妙号为
    梵音。若报得梵音。则人所不闻闻亦不解。
    如是迦叶下第二五行。颂上无差别譬。又为
    二。前一行半。颂无差别之差别。后三行半。
    颂差别无差别。譬如大云如一味雨。即颂
    合上一味雨无差别也。润于人华各得成
    实。即是颂上差别也。次迦叶当知以诸因缘
    下。即是明权权即差别。合上所生也。今当
    为汝者即是显实。实即无差别。合上一地
    也。非灭度者未度变易也。独言二乘者。
    为其保证强也。人天不计果为涅槃。菩萨
    不中间取证也。是菩萨道者。菩萨行道亦
    须断通惑。汝已断尽即是菩萨道。法华论
    谓。发心退已还发。前所修善不灭同后得
    果。二乘智断是菩萨道者。二乘执其果故。
    斥言是菩萨道。道即因也。问。菩萨亦有果。
    信解云。得道得果。大品云。有法是菩萨
    道。无法是菩萨果。何故不言是菩萨果。答。
    此义亦应得。今言若道若果皆是佛因。因即
    是道也
      释授记品
    梵音和伽罗此云授记。诸经破受记。净名云。
    从如生得记。从如灭得记。如无生灭则
    知无记。思益云。愿不闻记名。大品云。受记
    是戏论。今经云何。答若见有记记人此见
    须破。菩萨誓记此记须与。世谛故记第一
    义故无。四悉适时如下说。若通途记如法师
    品初。若别与记如三周后说。若正因记如
    常不轻。若缘因记如法师品十种供养。若了
    因记如授三根人。若正因记则广。若缘了记
    则狭。或迟记或速记。或佛记如此文。或菩萨
    记如不轻。虽无劫国之定亦得是记。复悬
    记如化城品未来弟子是也。他经但记菩
    萨不记二乘。但记善不记恶。但记男不
    记女。但记人天不记畜。今经皆记。若首
    楞严有四种记。今经具之。未发心与记。如
    常不轻品。发心现前无生。三周记是也。璎珞
    第九八种授记。己知他不知。众人尽知己不
    知。己众俱知己众俱不知。近觉远不觉。远
    觉近不觉。俱觉俱不觉。己知他不知者。发
    心自誓未广及人。未得四无所畏。未得善
    权故。众人尽知己不知者。发心广大得无畏
    善权故。皆知者。位在七地无畏善权得空
    观故。皆不知者。未入七地未得无着行
    (云云)。远者不觉者弥勒是也。诸根具足不舍
    如来无着之行故。近者不觉。此人未能演
    说贤圣之行。师子膺是也。近远俱觉者。诸根
    具足不舍无着之行。柔顺菩萨是也。近远俱
    不觉者。未得善权不能悉知如来藏。等行
    菩萨是也。余经又云。近知者从现佛得记
    也。如弥勒等。远知者。不从今佛从当佛
    得记。如佛语弊魔弥勒当与汝记。近远俱
    知者。今当佛俱与记也。近远俱不知者。今当
    佛俱不记也。元诸佛本为大事因缘出世。
    令众生开示悟入佛之知见。今大事已显。
    佛已说竟众生已入。畅佛本怀众生愿满法
    应与记。如父遇子岂不付财。又行人无量
    世行愿愿在今佛。文云。其本愿如此故获
    斯记。此两缘是世界悉檀故记。又二乘闻经
    改小入大圆因已足。因必招果故如来与
    记。时众咸知发愿。愿为生身法身内外眷
    属。或愿但生彼土饶益众生。此两是为人
    悉檀与记。又授二乘记。破欲退大入小
    菩萨。何者。若定有二乘可退为小。今无二
    乘何所可退。又破欲发二乘心者。彼证自
    舍我何为取。又破未改小者则便改小。将
    证小者即不取证。此四对治悉檀与记。又
    无生现前。必由实解开佛知见不谬。又明
    了佛性故与受记。小乘入实决定作佛。若
    尔一切众生亦有佛性。何不与记。然众生
    但正无缘。今闻经信解缘正具足。开佛知
    见知佛性。见佛法见佛性。此两第一义悉
    檀与记。此四记摄上诸受记尽(云云)。授记亦
    云受记受决受[卄/别]。授是与义受是得义记是
    记事。决是决定[卄/别]是了[卄/别]。中根人闻法譬二
    周开三显一。具足领解如来述成。虽自知作
    佛。而时事未审。若蒙佛诚言授其当果劫
    国决定近远了[卄/别]则大欢喜。今从佛授与得
    名。故言授记品。此文是譬说第四段。上三
    段皆以譬喻说之。此中授记亦用譬喻。论
    记何意无第五段。一解云。指上指下略不
    论耳。又云。草喻中明一切受润各得增长。
    审知四众皆获利益。经家略不出耳。文为
    二。一正与中根授记。二许为下根宿世之
    说。初又二。先授迦叶次授三人。并有长行
    偈颂。迦叶长行中有六。一行因。二得果。三
    劫国名字庄严。四寿命。五正像久近如文。
    六国净。三弟子中复二。一请记二与记。请
    记中七偈。初一行正请。次二行半开譬。次二
    行半合譬。次一行结三人记。各有行因得果
    劫国寿命法住数量。悉如文。从我诸弟子
    下二行半。许为下根更说宿世。此人已闻
    法譬。复见上中受记。而犹疑不了深生愧
    耻。欲增进其道。先许总记更说宿缘(云云)

    妙法莲华经文句卷第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