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经疏部二>妙法莲华经文句卷第六下
  • 尔时穷子佣赁下。第二父子相见譬。近领
    火宅中见火。远领方便中五浊意为三。一
    明穷子佣赁领火宅所见之火法说所见五
    浊。二父见子领火宅长者见法说中佛眼见
    也。三欢喜适愿领火宅中惊怖法说中起大
    悲心。法譬并明父前见子。此中明子前见
    父。就佛则灵智。先知机后起应。故言父
    先见子。若约众生必先机而后应。故言子
    先见父。机应不可思议。不后不前故前
    后互举也。今取文便但为二段。一子见父
    二父见子。此两段中各复为四。初子见父四
    者。一见父之由。由求衣食。二见父之处。处
    在门侧。三见父之相踞师子牀。四生畏
    避悔来至此。见父之由。由厌苦欣乐推
    求理味渐渐积习遂成出世善根。故言佣赁
    展转。以此善根能扣佛慈悲。故言遇到父
    舍。父喻道后法身。舍喻无缘慈悲。大小二
    机双扣此舍。有大机故。故言遥见其父。有
    小机故住在门侧。若唯小无大则应不见
    尊特之身。父不应言我财物库藏今有所
    付。若唯大无小。不应住立门侧。子不应
    言非我佣力得物之处也。见父之处者即
    是门侧。二观为方便即门二边。圆中之机当
    门正见。二乘偏真故言门侧。但空三昧偏真
    慧眼。傍窥法身耳。遥见其父。正见有二种。
    一近见。二远见。今言大机始发扣召事远。
    是故言遥。又机微非应赴。名之为遥也。踞
    师子牀者。圆报法身安处空理。无复通别二
    惑八魔等畏。故云踞师子牀也。华严说。第
    一义空四无所畏为牀也。宝几承足者。定慧
    为足实谛为几。无生定慧依真如境也。婆
    罗门。旧云。高良大姓八地已上也。刹利者七
    地已还也。居士内凡夫等。旧云。此经中明法
    身。非常住法身也。乃是他方应身将应此
    土。即为此间之法身。故有内凡诸人围遶。
    今谓不尔。若作他方佛者。子父机应体用
    着脱。皆不成如前说。又不容小机扣此大
    机扣彼。亦不应结大缘于彼结小缘于此。
    亦不应双结在此双应在彼。如是大惑乱。
    今明胜应应菩萨。即卢舍那尊特身。大机所
    扣者也。劣应应小乘。丈六弊衣小机所扣者
    也。今经明常住醍醐与涅槃等。法身圆顿
    与华严等。所譬长者威德侍卫刹利婆罗
    门恭敬围遶。悉指华严中眷属皆无异也。
    所说法相如彼所明亦复无别。婆罗门名净
    行。贵族高洁即等觉离垢菩萨也。刹利即是
    王种。九地已下初地已上也。居士富而不贵。
    即三十心也。真珠璎珞者。即戒定慧。陀罗尼
    三昧四璎珞也。价直千万者即四十地功德。
    以严法身也。吏民僮仆者。异门明义。即是
    禀方便教。断通惑者。名为民。禀别教断
    通惑者。名为吏。若同门明义者。还是方便
    波罗蜜也。内与实智同。外与机缘同。喻如
    吏民有内奉外役之义也。白拂者。即是权智
    之用也。左右者。右即入空智用。拂四住尘。
    左即入假智用。拂无知尘。此二为中道方
    便故言侍立(云云)。覆以宝帐者。真实慈悲也。
    垂诸花幡者。花即四摄。幡即神通。香水洒地。
    降注法水洒诸菩萨心地以淹惑尘。亦是
    定水洒散心也。散众名花者。布以七净花。
    谓戒定慧断疑道非道知见净断知净也。戒
    者。摄律仪等三种戒也。定者首楞严等也。慧
    者实智慧也。断疑者。已度二谛之疑也。道
    非道净者。行于非道通达佛道也。知见净
    者。智德圆满了了见佛性也。断知者。断德
    成就无明永尽也。罗列宝物者。罗列诸地真
    实功德也。出内如前释(云云)。威德特尊者。光
    明无边色像无边相海巍巍堂堂。此义须作
    舍那之佛。岂得作余释耶。穷子见父有大
    力势下。是第四见父畏避。大力势者。智大故
    名大力。神通大故名大势。如上身手有力
    义也。恐怖者。小机劣弱怯惧大道也。悔来
    至此者。佛本欲以大法拟之。应不称机但
    有退大之意。故言悔来至此也。窃作是念
    者。机中潜密冥有此事。非是显对见胜应
    身也。或是王王等者。波旬是王徒辈为等。
    小机灰断无言说道绝于色像。既见胜应之
    像。非天人所及。所说法相迥异二乘。小智
    薄德未曾见闻。便谓是魔是魔所说。略开三
    显一。身子狐疑将非魔作佛恼乱我心耶。
    若初用大逗小疑佛为魔。有过今日也
    复次胜应譬长者。长者即表报身佛故是王
    等。法身是报师。师即如王。诸经多名是经
    王。智契于法即是智与法等。故名报佛为
    等。此乃大乘法报。非是小乘得益之处故。
    或是王王等也。非我佣力得物之处者。小机
    不能受大化也。不如往至贫里乃至衣食
    易得者。净名云。能以贫所得法。度斯下劣
    也。但空之理不含万德非如来藏。故言贫
    里。偏空称于小智。故言肆力有地也。衣食
    易得者。能得有余涅槃无漏衣食。行行衣惠
    行食也。若久住此或见逼迫强使我作者。行
    大乘道经无量劫。故言久住。我本厌怖生
    死。若修大乘必入生死。广学万行。故言逼
    迫。我本乐小。而今令我发大乘菩提心。是
    为强使。舍大取小故言疾走也。时富长者
    下。第二父见子譬。亦有四。一父见子处。
    二见子便识。三见子欢喜。四见子适愿。
    见子处者。即师子牀也。如来法身。居第
    一义空无畏之境。明照机也。见子便识者。
    知是往日结缘众生也。心大欢喜者。佛恒
    伺子机。今机来称慈。是故欢喜。即是领
    法说而起大悲。火宅即大惊怖。彼明拔苦
    故言惊怖。此明与乐故言欢喜。即作是念
    库藏今有所付者。是见子适愿。昔见众生
    退大取小贫里求食资生艰难。常欲与财
    无机不得。今日机来称大慈心。故言库藏
    今有所付。我常思念者。明其非但贫无大
    财。又流转生死众苦所逼。为大悲所痛。
    故言常思念之。虽欲救拔无机叵济。故
    云无由见之。今有可度机生。故云而忽自
    来。称大悲心故云甚适我愿。我虽年朽犹
    故贪惜者。释于适愿之由。由一期化讫故
    言年朽。未见大机法无委付。将来之徒从
    谁得脱。为可度者故言贪惜。今机自来
    无此忧念。故我愿得适也。即遣傍人急追
    将还下。第三明追诱譬。近领火宅舍几用
    车。远领法说寝大施小。此文为二。初遣傍
    人追。次遣二人诱。前追领上身手有力。而
    不用之。但方便品总诫劝为一。释文为三。
    火宅开劝出诫。释各为三。而放舍文略。长
    行合劝不合诫。而息化文广。偈中但颂诫
    不颂劝。又不颂息化。皆有出没。火宅长行
    诫劝释各有三。今则并领。即遣傍人疾走往
    捉。领上劝门之拟宜。穷子惊愕领上劝门之
    无机。强牵将还领上诫门之拟宜。穷子自念
    无罪。至闷绝躃地。领上诫门之无机。从父
    遥见下。并领劝诫之息化。此探取佛意。佛
    虽劝门拟宜无机。意犹未息。更作诫门拟
    宜。事不获已。然后息化也。遣傍人者。初劝
    门拟宜也。智是能遣。教是所遣。理义为正
    教义为傍。从佛出大乘十二部拟宜众生。
    无机不受于其如乳。故言遣傍人也。又
    傍人者。傍臣佐等也。即是遣法身菩萨为
    说大乘。如华严中令四菩萨说四十地。即
    是遣傍人也。疾走往捉者。大乘明义显露
    正直。用此赴机疾趣菩提。故大车中云。其
    疾如风。若以菩萨为傍人者。菩萨自有
    神力。又被佛加亦能令彼疾入菩提。穷子
    惊愕即劝门无机。既现无机纵昔曾发废久
    不忆卒闻大教。乖心故。惊不识故愕。称怨
    大唤者。小乘以烦恼为怨。生死为苦。若劝
    烦恼即菩提。即大唤称怨枉。若闻生死即涅
    槃。即大唤称苦痛。无机不受劝门也。我不
    相犯者。我不干求何意用大化我。此领劝
    门二意未领息化。次再唤不来执之逾急
    者。领拟宜诫门也。前明劝善犹是容与。
    我当为说怖畏之事。即是急切。虽强牵将还
    者。诫以苦言令其远恶。内既无机外逼大
    化。即是强牵将还也。自念无罪者。领不受
    诫门也。罪者慈悲也。众生罪故入生死狱。
    菩萨亦同罪入狱。二乘人无大悲。名为无
    罪令入生死。即是而被囚执也。无大方便
    而入生死。必当永失三乘慧命。故言必死。
    思此等事故。言转更惶怖也。强以大教。小
    智不解故言闷绝。即起诽谤必堕三途。故
    言躃地。亦是迷闷溺无明地。从父遥见之。
    即是第三放舍劝诫息大乘化。就此为四。
    一思惟息化。二释息化。三正息化。四息化
    得宜。初有两意。一知大志弱。二知小志强。
    父遥见者。小去大远故名为遥。是结缘子故
    言为见。而语使言者。约教为使者。智本
    说教智知无机。智息故教息。约人为使者。
    语诸菩萨不须现汝尊妙之身令二乘见。
    净名中摄汝身香。无令彼诸众生而起惑
    着。普贤入此娑婆。促身令小。皆是其义也。
    勿强将来者。既无大机恐伤其善根。故言
    勿强也。私谓不须此人者。思惟息劝门拟
    宜。勿强将来者。思惟息诫门拟宜也。冷水
    洒面者。第二知有小志。宜以灰断理水
    除见思之热。面者。厌生死名背。向涅槃
    如面也。醒悟者。开小逗机得离烦闷悟
    四真谛也。莫复与语者。决定应息大乘教
    也。所以者何下。第二释息化之意。正厌苦
    欣空。亲狎下劣无慈悲心。即畏难大法。且
    任其小志抑佛本怀。所以息化也。审知二
    万亿佛所曾发道心非都无大机也。且息
    大化佛意未已。更俟后期。不语他人者。于
    昔小乘教中。随他意语方便覆护称是声闻。
    不说随自意语云是菩萨也。使者语之
    下。第三正明息化。我今放汝。即是知大机
    弱。随意所趣。即是知小善强。以此二缘故
    息大化也。穷子欢喜下。第四即是息化称
    机。不为大教所逼。是故欢喜。无谤大罪
    得免三途故言从地。有小善生故言而
    起。又前拟宜大法迷闷不解卧无明地。今
    逗以小可得醒悟。故言从地而起。于四谛
    中欲求道法。故言往至贫里以求衣食。或
    于四见之中求道。故言贫里。将欲诱引下
    是密遣二人诱引。此为二。一齐教近领三
    车救子。远领波罗柰施权。次从又以他日
    下。取意领法身地久照方便非道树始知
    用小。早鉴众生致难尊特亲狎垢衣。故追
    领往前以成今解。问。四大弟子。何因能知
    法身久照。答。推近知远。若始道树知无大
    机。不应兜率降神正慧托胎乃至现有烦
    恼纳妃生子三十四心后身断结。验知脱
    大小相海微妙璎珞。更着麤弊丈六垢衣。其
    已久矣。今初且释齐教领者。譬喻品文有
    四。一用方便拟宜。二知先心三叹三车。
    四适其所愿。方便品亦四。今领亦四。从将
    欲诱引下。是领上拟宜。时二使人即求穷子
    既已得之。领上知子先心有机也。具陈上事
    领上叹三车希有。穷子先取其价下。领上
    适愿争出火宅也。初将欲诱引者。既息大
    化不容孤弃。欲设方便。故言将欲。密遣
    二人者。四弟子齐己分领。不涉菩萨。故言
    二人。约法是因缘四谛。约理是有作真俗。
    约人是声闻缘觉。初拟大乘云密遣傍人。
    表一实谛一大乘教一菩萨人。今明方便隐
    实为密。指偏真为遣。约教隐满字为密。
    指半字言遣。约人内秘菩萨行故言密。
    外现是声闻故言遣。形者。二乘教中不修
    相好。但说苦无常不净。即是形色憔悴也。约
    人。则诸菩萨隐其本色示以迹形。非了义
    说。无有十力无畏。名无威德也。汝可诣彼
    者。即以小教拟小机也。大教明理直实。故
    言疾走往捉。小教明理迂隐。故云徐语。此
    有作处者。见修两道是断惑作处也。倍与汝
    直者。五戒十善止出三途。今四谛十二因缘
    能出生死。是为一倍。又外道六行但能伏
    惑。今修四谛则能断惑得至涅槃。是为
    二倍也。穷子若许者。有机是许即设教。无
    机是不许不设教。欲何所作者。二乘唯欲
    除惑取证。不论净佛国土成就众生。所
    以言雇汝除粪。我等二人亦共作者。二乘钝
    根凭教行行方能修业。约理者即是智谛
    相资也。约人即权人共实人修行也。时二
    使人即求穷子者。第二审知有机。故言
    已得。领上知先心也。具陈上事下。第三
    陈说雇作。领上叹三车也。除苦集之粪。
    取道灭之价。穷子先取其价寻与除粪下。第
    四寻即为作。领上适愿争出火宅也。二乘
    慕果行因。所以先取也。其父见子愍而怪
    之者。怪不求佛道。愍其取阿罗汉。所失
    者大所得者寡。故言怪也。齐此领法譬中
    意其文竟。从又以他日下。第二是取意领。
    灵智先照久设权谋崎岖随逐。非止树下
    始见因缘。已如上说。此文为四。一又以他
    日取意领先以权智久欲拟宜。二见子憔
    悴。是久知方便是其玩好。三脱妙着麤。领
    久知须叹三车。四亲教子作。久知适愿受
    行今初。又者郑重辞也。将欲取意领法身
    之地久知大小之机(一三)施化。重述佛意故标
    章称又也。他日者。二乘自谓方便为己。非
    二乘法为他。即拟法身也。日者时也亦智
    也。依法身之时。用智照机。故言他日。若从
    此义实智照实为自。权智照方便为他。齐
    教领。领化身用事为己日。非化身用事为
    他日。若就如来。自行权实之智皆名为己。
    如来化他权实之照。皆名为他。如来自他
    权实之照。照实为己照权为他。此之探领
    法身之时。用化他之权智。照于权机若有若
    无。照用权事若可若否。皆是权智所照。故
    言他日。若从此义。齐教领领化他之权事。
    故二乘称己事。探领领自他之权。此权非
    二乘事。故称为他。虽有两意他日俱成。今
    依二乘所领。又逐他日之文。以探领领法
    身中照机也。牖窗者。偏见则小。表权智照
    彼偏机也。遥者小去大悬。故名为遥。见子
    者。昔曾种大称之为子。以大拟之故言为
    见。窗牖偏狭未宜大化。故息大而施小也。
    羸瘦下。第二是领先知有小玩好也。修因
    智力少为羸。修因福力少为瘦。内怖无常
    为憔。外遭八苦为悴。四住为粪土。无知
    为尘坌也。即脱璎珞下。第三是领先知须
    叹三车希有也。脱妙服。譬隐报身无量功
    德。四十二地戒定慧陀罗尼等璎珞。寂灭忍
    细软上服。大小相海严饰之具。容服若盛子
    则惊畏。二乘不宜见此相好。是故脱之。更
    着麤弊者。现丈六形是麤。生忍法忍是弊
    也。尘土坌身者。现有烦恼有为有漏也。执
    除粪下。但治见思有漏之法。不论诸地清
    净智慧也。左手喻实右手喻权。权用便易自
    以此法断结成佛。又用此化人。状有所畏
    者。示同怖生死。又有寒风马麦之报也。
    语诸作人下。第四亲教子作譬也。即是道品
    中七科法门。以显除粪之相。领上诸子心各
    勇锐互相推排竞共驰走争出火宅也。一者
    语作人譬。譬四念处是外凡位。二令勤作勿
    得懈息譬。譬四正勤。三咄男子勿复余去譬。
    譬四如意足。四好自安意下。名安慰譬。譬
    五根。五所以者何下。名无五过譬。譬五力。
    此前四句是第二内凡位。六即时长者字以
    为子譬。譬八正。七虽欣此遇下。名教常令
    除粪譬。譬七觉。此二句是第三圣位也。今初
    语诸作人者。即是说三藏示四念处。是除
    粪之器。断结之境故。遗教云。常依念处行
    道能破四倒。领火宅中适愿勇锐。即是闻
    慧也。第二勿得懈息者。即是令勤修四念
    处也。若起懈息不能灭二恶。不能生二
    善。以二勤故能发煖火。对火宅互相推排。
    入修慧煖位也。以方便故。得近其子者。念
    处未得理火温心。犹为疏外不可附近。
    以初得煖方便。则可附近也。第三咄男子
    者。咄是惊觉亦是责数。上正勤中纷动即是
    智法。如男子是阳性。如意足是定法。如女
    人是阴性。良以正勤策动不得与真相应
    故咄惊责数。令舍散入静。故咄男子也汝
    常此作勿复余去者。念处正勤动不专一不
    名为常。四如意中定不异缘。思惟则定思惟
    则断。定断专一故常。不纷动故勿复余去。
    此犹在互相推排中。即是顶法之位也。当加
    汝价者。煖法意观中不能发真。如意观中
    能发无漏故言加价。若有所须者。漏无漏
    善助道正道。皆从如意观求。欲须即得。四
    禅体含支林如盆器。生空麤如米。法空细
    如面。此即正道。四谛下十六谛观。无常如
    盐苦如醋。此即助道。如米[麦*丏]难食须盐
    醋和之。正道难显须助道助之。莫自疑难
    者。结上正助。审在如意观中故令勿疑。决
    定可办如己物想故言勿难。亦有老弊使
    人者。若欲直取通以代手足如使人驱役
    者。如意观中亦有此通。但通劣弱事同老
    弊。虽不丁壮亦堪运役。又以正道求理。
    正道弱未能发真。欲须助道。九想十想八
    背舍等。助道使人者。如意观中亦有此法。若
    得助助正。即成共解脱人也。第四好自安
    意者。得五根安固难坏也。我如汝父者。忍
    解邻真似像未实。故言如父。亦是如子。勿
    复忧虑者。令其安意破坏见思也。第五我
    老汝少者。佛居道终已具智断。故言老大。
    汝居道始未有智断。故名为少壮。此即忍
    法位也。无五过者。得五力离五恶法也。
    得信力故不欺。精进力故不怠。念力故不
    瞋。定力故不恨。慧力故不怨言。余作人者。
    远指外道。诸见求理名余作人。近指煖等
    四位未免五过。亦名余作人。此文无五过
    即五力也。自今已后如所生子者。下忍十六
    刹那时节犹长。中忍虽复缩观。亦未是一刹
    那。若上忍世间最后一刹那心。邻真逼圣故
    名此位为如所生子。即世第一法位也。第
    六即时长者更与作字名之为儿者。得八正
    入见道中竞共驰走。故言名之为儿。世第
    一法与真不久故言即时。阿含说五种佛
    子。四果及辟支佛名佛真子。菩萨不断结
    子义未成。尔时穷子虽欣此遇下。第七常令
    佣作譬。譬虽为子思惟未尽犹居学位未
    得无难故二十年常令除粪。亦复自知不
    任绍大。正是依教修行尽苦耳。故云犹故
    自谓客作贱人。若得初果厌小乐大。大乘
    机发者。即应授以大乘。又不须进断其余
    残结。正由不舍小志大机不发。以是且
    令依教尽漏。故言由是之故二十年中常
    令除粪。二十年者。见谛一解脱一无碍。思惟
    九无碍九解脱。故言二十年。又云见思二道
    中断结。名二十年。又云五下分五上分。为
    二十年也。又云犹于二乘法中断思惑故。
    名二十年。又云依二使人。共断余结故。名
    二十年也。从有二乘之机而来感佛。故云
    自见子来已二十年。若住二乘位转大乘
    教。名为于二十年中执作家事也。二十语同
    各有所以。指此一句。即是争出三界火宅
    位也。过是已后下。是第四领付家业譬。近
    领火宅等赐大车。远领法说中无上道。就
    此为二。初领后付。又各为二。共领火宅等
    赐车中四意。亦是方便品显实四意。初章二
    者。一心相体信。即领上免难。二委以家业。
    渐以通泰成就大志。即领上索车。后章二
    者。一付家业。即领等赐大车。二得付欣悦。
    即领上得车欢喜也。由心相体信。故得委
    以家业。家业既谙悉备知见则成就大志。
    由意志通泰故。得付与家业。与家业故是
    则欢喜。由有远近。若不先教佣作与一日
    之价。岂得相体委业付财。内合由三藏断
    结堪并闻大集受折净名转教般若而
    致付财耳。当知佣作取价即是远由。体信
    委业即是近由。又前诱引譬中。有齐教领。始
    自道树终讫出宅。又有探领。始自法身终
    讫思尽。今领亦二。始探领慈悲四位调熟。
    终领付财究竟一味。远近始终合论五味。何
    者。即遣傍人。傍人所说乃譬华严圆顿。此教
    最初。傍人譬牛。所说譬乳。内合从佛出十
    二部经。即初味也。以此拟二乘人。无机不
    受迷闷躃地。于其全生如乳味也。次明密
    遣二人说除粪法。此譬息大之后鹿苑说
    三。于小即信革凡成圣。如转乳为酪。内
    合从十二部出修多罗。即第二味也。次明
    心相体信入出无难。譬三藏之后说方等
    净名扬大折小二乘闻大不谤折小不退。
    良以三藏断结取一日价故。得恣其褒贬。
    若未断结不堪闻扬大。如前不受劝门。
    亦不堪闻折小。如前不受诫门。而今不
    谤不退者。心相体信故也。亲既证小则信
    大不虚。得涅槃价故体折不瞋。虽非己
    事而不疑谤。此心淳熟如从酪出生苏。内
    合从修多罗出方等经。第三味也。次明长
    者自知将死不久下。譬方等心相体信入出
    无难已后委以家业。使其领教为大菩萨
    说摩诃般若。既领知众物贯统法门。心明
    口辩弥益慕乐。但恨住小非是己分。脱更
    开许岂不乐哉。于是心渐通泰成就大志。
    如似生苏出于熟苏。是从方等出摩诃般
    若。第四味也。次临欲终时而命其子者。此譬
    般若之后判天性定父子会三归一付
    财与记说法华之教。开佛知见示真实
    相菩萨疑除声闻作佛悉以如来灭度而
    灭度之。如从熟苏出于醍醐。是从摩诃般
    若出大涅槃。即第五味也。四大弟子深得
    佛意。探领一化五味之教。始终次第其文出
    此也。领家业文为二。一相体信。二命领
    业。就体信复二。先明体信。二犹居本位。
    今初相者是互相信也。谓于三藏中得涅槃
    价此既不虚。今为菩萨说此大乘亦复非
    虚。此即子信父也。佛知此等见思已断闻
    必不谤无漏根利闻微生信。此即父信子
    也。由此见尊特身。闻大乘教。名此为入。复
    被诃折。犹见丈六说小乘法。名此为出。大
    小出入而无疑难也。第二然其所止犹在本
    处者。虽复入出无难得闻大乘。而谓是菩
    萨之事非己智分。不肯回小向大。犹居罗
    汉不言未来当得作佛。此领大集净名生
    苏之教也。从世尊尔时长者有疾下。第二
    委以家业。此领大品佛命转教般若熟苏
    之教也。就此为二。一命知家事。二受命领
    知。二章各为四。初四者。一明时节。二正命
    知家事。三诫令体我心。四敕无令漏失。
    初将死不久者。有机则应为生。机尽应谢为
    死。今化机将毕。应谢非久也。语穷子言我
    今多有下。第二命知家事。金即别教理。银即
    通教理。大品所明真谛不出此二。而云多
    有者。理则非多约种种门亦得言多。例
    如空非十八。约破十八法名十八空也。
    劝学中明一切法门。皆是珍宝也。仓是定门。
    即百八三昧。库是慧门。十八空境也。通别两
    种定慧仓库。包藏一切禅定智慧无所阙
    少。内充外溢故云盈溢。其中多少者。说于
    般若。则有广略二门。菩萨行般若。应知略
    广相。略则为少广则为多。自行为取化他
    为与。大品中云汝当为菩萨说。故云汝
    悉知之。我心如是下。第三诫体我心者。佛
    以般若为心。汝今传灯当随佛意说也。
    又二乘人本解是析法空。命当体此意者。
    命转教用诫令同我体法空也。昔时被命
    谓传灯与他。今乃知佛令我识体之门。故
    言当体此意。今我与汝便为不异者。释此有
    三。一被加令说与佛不异。二就理以诸法
    皆如故得不异。善吉如。如来如。一如无二
    如。故言便为不异。三就今时。始悟父子天
    性本来不异。而二乘人自谓被加异耳。宜
    加用心下。第四敕无令漏失也。汝为菩萨
    说般若教无令漏失。二者就理此即汝法
    后时当用。是故无令漏失也。即受教敕下。
    第二受命又为四。一正受命领知。二无悕
    取。善吉虽说般若。自谓我无其分也。三未
    舍劣心犹居本处者。住罗汉位。虽复慕
    大亦未定言欲作菩萨也。未舍下劣心
    者。虽复耻小。亦未定言舍于小证也。四
    复经少时父知子意下。即是领上索车譬。鄙
    弃先心欲求大道大机发也。问。何时名少
    时。答。一云说般若竟。于异处游观。寻思
    所领大乘法门生心贪乐。为失为不失。如
    此等寻思。即是大乘机发时也。此时去法
    华未远故言少时。又当说无量义时大乘
    机发。何以知然。无量义中明七种方便无量
    渐顿从一法生。既闻此说思惟昔之三藏
    三乘悉从一法生。如是三乘亦应入一。
    如是思时渐已通泰大心即发。故言成就大
    志也。临欲终时下。第二正付家业。又为二。
    谓一付业。二欢喜。初有四。一付业时。二命
    子聚众为证。三结会父子。四正付家业。初
    付时。临欲终者是明时节。化缘将讫。灵山
    八载说法华经。唱入涅槃时也。而命其子
    下。第二聚众。即是二万亿佛所受化之徒。
    名之为子。大机熟人十方云集也。上四众围
    绕者是也。并会亲族者。旧云分身如亲族。十
    地如国王。九地如大臣。八地如刹利。七地
    如居士。北人用分身为亲族。多宝为国王
    也。十地为大臣。八地为刹利。三十心为居
    士。若尔迹门说法。分身多宝并未现前。何得
    指此耶。彼解云。正是身子怀疑之时。于法
    华中未能生信。是故多宝分身一时来证。
    若疑除信解受记已竟。复用多宝何所证
    耶。故知法说之时多宝已出。但出经者言不
    叠安。为作次第置因门后耳。今谓此是人
    情无以取据。说迹门近事未用古证。若
    说本门远事。必须先证昔。今不用彼解
    依萨云经(云云)。今明十方法身菩萨影响者
    为亲族。影响之众多是释迦昔日同业。并共
    如来于二万亿佛所共开化之。于其悉是
    伯叔之行。故用此为亲族。国王者。一切渐
    顿诸经。无不称所诠之处为经王。当机益
    物兴废有时。部部不同名之为国。皆言第
    一即是王。又此经会通诸教。岂非聚集国
    王。故无量义中先已收集。彼云。初说四谛十
    二缘生。次说方等十二部经。次说摩诃般若
    华严海空。此则普集诸经。融通渐顿会入
    此典。故名会国王也。弥勒等诸大菩萨。皆
    是等觉为大臣。初地至九地为刹利。法王
    种性中生。三十心为居士。此等皆从释迦
    受化。诸君当知下。第三结会父子。实从我
    受学实是我子。从我起解是我所生。我实曾
    于二万亿佛所尝教大法。故我实是父。于
    某城中者。此经西国文多度此甚少。或可
    说昔名字国土如大通智胜因缘。今简略
    名字直言某甲。是诸众生背此大乘。起无
    明闇遁入生死。故言舍吾逃走。备经六
    趣。故云五十余年。昔在本城怀忧推觅。自
    昔法身地中。常以二智观觅可化之机也。
    始于今日感应道交。故云忽于是间会遇见
    之。今我所有下。第四正付家业。一切大乘
    万行万德。故云一切所有也。先所出内是
    子所知者。追指昔日大品领教所委有广
    略般若共不共法。是汝所知即是汝有。故
    法华但明佛之知见。不更广说一切行相
    也。穷子闻父此言下。第二即是得付欢
    喜。领上各乘大车得未曾有。自顾无心希
    望佛道。而今忽闻得记作佛。故云不求自
    得也。三藏中本心不求。方等中耻小望绝
    故不求。般若中虽领非己分故不求。如
    此不求而今自得也。世尊大富长者下。第
    二合譬光宅合之。或前或后释之甚略。今
    但依文点意不复子派。合譬略者。贵在
    得意不俟费辞。大富长者。合父子相失
    譬。譬文有四。但合父子总得余意。如来合
    父似则合子。似有二义。一取大机为子。
    昔未逃逝既非真位。犹居外凡故云似也。
    取小机为子者。小机似像大乘根性耳。子
    既逃父贬之言似(云云)。问。初释品云已得
    入真。此那言似。答。此合子逃父时是故言
    似。品初明子开悟时。汝问非也。从如来常
    说我等为子下合父子相见譬。但合长者见
    子便识。从我等以三苦故下。合追诱譬。上
    有傍追二诱。今合亦二。上初遣傍追。次再
    追。次放舍。今合两门之无机。何为见捉自
    念无罪。合无大机也。乐着小法者。合有小
    志不合放舍。今日世尊令我等下。合二诱
    譬。上有齐教探领。今合二意。从蠲除下。
    合齐教具陈上事。从我等于中勤加精进
    下。合上寻与除粪。得至涅槃下。合上先取其
    价也。从然世尊先知我等下。合上探领。上
    譬有四今合三。不合正教作。指上勤加除
    粪即兼之。不更合也。上言遥见。今言
    先知。上言羸瘦憔悴。今言心着弊欲。上言
    即脱璎珞更着麤弊。今言便见弃舍不为分
    别宝藏之分。从以方便力说如来智慧下。
    合付家业譬。上有由有付。今合亦二。由为
    两。一相信。二委业。今合亦二。一相信有二。
    先合体信。以方便力说如来智慧者。旧云。
    如来智慧之因。持作二乘之果。今明带三乘
    方便。说大乘实相。故言以方便力。于我等
    前说大乘法。亦是合出入无难。以方便力
    出辩二乘。以佛智力入明实相。若不体信
    岂于我前明佛慧耶。从我等从佛得涅槃
    一日之价下。合犹在本处也。从我等又因
    如来智慧下。合领家业。上有命有受今但
    合受。受有四。一受命。二无希取。三不舍
    下劣。四渐通泰。今但合二。初合受命领业。
    而自于此下。合无希取兼得诸也。无志愿
    者。明佛加威力令如佛心而说也。故我
    不志愿。所以者何下。释无希取意。以方
    便力随小乘心说言无分。由此不知真
    是佛子。所以不取。佛以方便力随我等说者。
    佛带方便力。以实相法共二乘说。我等不
    识不共之意。故非佛子。今我等方知下。合
    付家业。上有二有付有喜。今合亦二。上付
    业有四。今则总合付与。付有二。一明佛
    本于大无吝。二释无吝。正由乐小不早
    付大耳。此经中下举今证昔。今理唯一故
    知昔三非实。但为未堪。故于大前毁呰小
    心。欲令舍伪取真。定知非吝。然佛实以大
    乘而教化也。我等说本无心下。合欢喜。亦
    是于三不求之意也。八十六行半偈。初七十
    三行半颂上。次十三行叹佛恩深。初又二。初
    二行颂法说。后七十一行半颂譬说。法说中
    不颂不求。但颂自得。颂譬说又二。初四十
    一偈颂开譬。次三十偈半颂合譬。上开有
    四。父子相失相见委业付财今皆颂。初十三
    行颂父子相失。上相失譬有四。一子背父。
    二父求子。三子渐还。四父念子。今颂亦四。
    但不次第。初一行半。颂第一子背父去。次
    第二七行。颂弟二父求子不得。次第三二
    行。超颂第四忧念转深。次第四二行半。追
    颂第三渐还近父。上四文各二。今初。譬如
    下一行半。但颂子背父而去。不颂向国而
    还也。火宅中明长者所王国邑聚落语宽。
    此中明穷子轮回三界名诸国。六道名五
    十余年也。其父忧念下。第二七行是颂父求
    子不得。上亦有二。今颂亦二。初半行颂
    觅子不得。求之既疲下六偈半。颂不以
    失一子废家业事。四方推求者不同于上。
    上四方是约四谛推理。今四方是观四生
    中。觅可度之机也。造立舍宅者。有余国中
    有余涅槃也。起慈悲舍。依性空宅也。往来
    者众者。诸土菩萨来往听法也。而年朽迈下。
    第三二行。超颂第四忧念转深。上文有二。
    此但颂先失子今苦。无所委付。是故忧耳。
    尔时穷子求索衣食下。第四二行半。追颂上
    第三渐还向父。上文有二。今颂亦二。初二
    行颂近父之由。由求衣食也。渐次经历下
    半行。颂正近父城也。初近父由中。从邑至
    邑者。根尘相涉如邑。十八界如国。修有漏
    善如有所得。修二乘善如无所得。不得
    大乘法食为饥饿。无大力用为羸。无大功
    德为瘦。有无善上起见思如疮癣。从佣
    赁下七行半偈。颂第二父子相见。上文有
    二。今颂亦二。初六行半颂子见父。次一行
    颂父见子。上子见父文有四。今颂三。初半
    行颂见父之由。由佣赁遂至父舍也。次尔
    时长者下。第二二行半。颂第三见父之相
    也。上明见父之处。处是门侧。今言长者于
    其门内者。兼得处也。施大宝帐等。正见父
    相处踞师子座也。法身是师是王。报应是
    长者。注记券疏即是授记明修行也。私谓
    以广显略为注。授决为记。四弘誓为券。
    修行为疏。穷子见父下三行半。颂第四生
    畏避之心。长者是时下一行。颂第二父见
    子。上文有四。一见处。二见即识。三见欢喜。
    四者适愿。今但颂二。上半颂见子之处。遥
    见下第二半行。颂见子即识也。即敕使者
    追捉将来下。第三十行半。颂上追诱譬。今初。
    三行颂傍追。上傍人追文有三。一唤子不
    来。二再唤不来。三放舍。今初三句颂初唤
    无机不来。次迷闷下第二一句。颂再唤不来。
    次是人下第三二行。颂无机。即是上释放
    舍意也。即以方便下。第二七行半。颂密遣
    二人诱引。上文有二。今颂亦二。初三行颂
    雇作譬。次四行半颂教作譬。上雇作文有
    四。一设方便。二求之即得。三陈雇作。四取
    价除粪。今但颂二。初二行颂第一设方便。
    穷子闻之下一行。颂第四取价除粪也。今
    初设方便。眇目是偏空。矬者竖短不穷实
    相之源。陋者横狭无摩诃衍众善庄严也。
    非四无畏名无威。异常乐我净名无德。次
    穷子闻之下。第二取价。净六根房五阴舍
    也。长者于牖下。第二四行半。颂上教作。上
    文有四。今颂亦四。初半行颂牖中。念子愚
    劣下。第二半行颂羸瘦。于是长者着下。第三
    一行颂脱妙着麤。方便附近下。第四二行
    半。颂正教作。上有七科法门。语者。即合
    四念处也。令勤作者。即四正勤也。既益汝价
    下一行。颂四如意足也。油涂足能履深水
    如神通。又油能除风。定是无乱也。饮食充
    足。即上米[麦*丏]也。荐席厚暖。即是观练熏修
    定。能除散动也。如是苦言汝当勤作半行。
    总颂上第四安慰第五无五过。根力既成乃
    堪苦言。又以软语半行。总颂第六作字第
    七令常作。并是子位也。长者有智下。第四十
    行。颂上第四领付家业。上文有二。今颂亦二。
    今初三行半。颂付业之由。次六行半。颂正付
    业。初由中有二。今颂亦二。初长者有智下半
    行。总颂心相体信。即入出也。经二十年下。
    第二三行。颂委领家业。上委业有命有受。
    今但颂受命。上受命有四。今但颂三。初一行
    半颂受命。次犹处门下。第二一行。颂犹居
    本位未舍劣心。次父知子心下。第三半行。
    颂通泰大志大乘机动也。初二十年者。不得
    同上。上除见思名二十。此明执作家事。或
    言转大乘教教诸菩萨。断大乘别惑见思。
    名二十年。或言说般若时长。凡二十年。或
    言住二乘位。转大乘教为二十年。仁王般
    若云。二十八年说摩诃般若。从欲与财物
    下。第二六行半。颂第二正付家业。上文有
    二。今颂亦二。初四行半颂正付业。次二行
    颂得付欢喜。上正付业有四。今但颂三无
    时节。初欲与下一行。颂上第二集亲族。于
    此大众下。第二有二行半。颂上第三定父子
    天性。凡我所有下。第三一行。颂上第四正付
    与也。子念昔贫下。第二二行。颂得付欢喜
    也。佛亦如是下。三十偈半。颂合譬。佛亦如是
    合第一父子相失也。知我乐小一句。合父
    子相见譬也。未曾说言二句。颂合第三追
    唤譬。上合有二。一合再唤不来。二合放舍。
    今总颂其意耳。而说我等下一行。颂上合
    密遣二人诱引譬。上合齐教探教二章。今此
    一行但总颂其意耳。佛敕我等下二十八行
    半。颂合第四领家业。上合有二相信委业。
    今初十八行半。但颂合委业。次十行颂合
    正付。上受命中唯有二。一受命。二无希取。
    今初一行长颂命领知。上领所无也。最上道
    即是空般若。更无过其上也。次下十七行
    半。正领受命及无希取等。无不舍及通泰。
    我承佛教有五行。颂正受命。佛子闻法
    得记者。明转教益他也。尔时谓转教教化
    菩萨不言为我。如彼穷子下十二行半。颂
    第二无希取。此文广上也。于中又二。初一
    行牒前譬帖合。次我等虽说下。第二十一行
    半。正合无希取。又为三。初一行正颂无希
    取。次我等内灭下九行半。具智断故无希
    取。又为三谓标释结。初为二。初一行标断
    德具故无希取。次我等若闻下。第二一行。
    标智德具故无希取。所以者何下六行。双
    释智断二章。次我等虽为下。第三一行半。
    结释自无希取。次导师见下。第三一行。明
    佛见舍我。合无希取也。如富长者下十行。
    颂正付业。上合有二。一正付业。二得付欢
    喜。今颂亦二。初三行颂正付。次七行颂得
    欢喜。初三行中。上总合正付业。今亦总颂。
    但初一行半牒譬帖合。次一行半正颂合也。
    我等今日下七行。颂第二得付欢喜也。得
    道者。得实相道也。得果者。分得大乘习果
    也。此二句明开佛知也。于无漏法得清净
    眼者。此二句明开佛见见实相理也。昔日
    见无漏不落凡夫。今日见无漏。不落二
    乘也昔日慧眼见空。今净眼见中。持戒报
    者。昔持戒梵行共显无漏。灰身灭智无人
    受此果报者。今日梵行能得无漏。即了因
    取果义。持戒即缘因义。清净眼所见理。即正
    因义。我等真是声闻者。即大乘真位也。十信
    以一音。遍满三千界似道非真。入十住即
    是真也。真阿罗汉有三义。此中但举应供一
    义也。若不生变易杀通别惑。是不生杀贼
    义。堪为十法界福田。即应供义。应供杀贼
    互相显也。下十三行。叹佛恩深难报如文。
    私谓世尊大恩者一佛始建慈悲。拔六道苦
    与四圣乐。普十法界入四弘中。此如来室
    恩二如来行菩萨道示教利喜。曾教我大乘
    虽复中忘智愿不失。盖如来室清凉温煖。
    大慈与乐恩。三众生遭苦视父而已。佛伺
    其宜如犊逐母。备行六度以利众生。盖如
    来室遮寒障热。大悲拔苦恩。四佛成道已。
    应受无为寂灭之乐。而隐其神德。用贫所
    乐法五戒十善。冷水洒面令得醒悟。盖是
    佛衣遮贪欲热恩。五示老比丘像。方便附
    近与一日价。盖是佛衣除见寒爱热恩。六
    过是已后。心相体信弹诃贬斥。令耻小慕
    大。盖佛衣遮丑陋恩。七命领家业。金银
    库藏皆悉令知。盖是佛衣与我庄严恩。八
    会亲族定父子付以家业无上宝聚不求
    自得。盖如来座恩。九十既坐座已。身意泰然
    快得安隐。以佛道声令一切闻。一切天人
    普于其中应受供养。盖如来座令我具足。
    自行化他恩。世尊大恩两肩荷负所不能
    报。此之谓也

    妙法莲华经文句卷第六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