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经疏部二>妙法莲华经文句卷第五下
  • 从长者见是大火下。是第二别譬也。别更
    为四。初长者见火譬。譬上佛见五浊四行偈
    为本。二舍机用车譬。譬上释迦为五浊寝
    大施小始坐道场十七行半偈为本。三等赐
    诸子大车譬。譬上释迦示真实相我见佛子
    等志求佛道者六行偈为本。四长者无虚妄
    譬。譬上我为诸法王二行半偈为本。就初
    见火其文有四。其意但三。一明能见二明
    所见。三明惊怖四广前所见。但成三意。长
    者见标出能见。譬上我以佛眼观见也。是
    大火从四面起者。标出所见。譬上所见六道
    众生也。即大惊怖。譬上为是众生故而起大
    悲心也。而诸子等于火宅内下。广第二所见
    之火也。还是释成惊怖之义。身受心法。即
    宅之四边。从此四边。起净乐等四倒。八苦
    之火众苦皆集。若知身不净苦无常。即烦恼
    火灭。旧有三解。一云。四大为四面。六识并
    托其中。二即四生。三云四倒。依下文。以生
    老病死为四边也。即大惊怖者。念其退大
    善故惊。忧其将起重恶故怖。惊即对慈
    念其无乐。怖即对悲忧其有苦。我虽能于
    此所烧之门安隐得出者。即是释成惊怖慈
    悲之义。虽是未尽之辞。明佛以智慧力能
    寻正教见所诠谛。不为五浊八苦所危故
    名安。四倒暴风所不能动故名隐。萧然累
    外故名得出。而众生不尔。为火所烧。如来
    慈悲犹为忧火所炽故言虽也。经言所烧
    之门者。今问。教为门者。此教为烧为不烧。
    救云。教门不烧佛教为门。能通所烧之人。
    所通之人被烧。名能通门名烧。如门内人
    死名门为衰门实不衰。又问。若尔教是常
    住非有为法。若不尔何故不烧。今解不尔。
    夫门有件有空。非件无以标门。非空无以
    通致。件可灰烬空不可烧。教有能诠所诠。
    若非诠辩无以为教。若非所诠何以得出。
    诠辩可是无常。所诠非复无常。得教下所
    诠故。名安隐得出。能诠磨灭故。言所烧之
    门。不从所烧之门。何由安隐得出。藉于言
    教契于所诠。大经云。因无常故而果是常。
    如此释者。如经于所烧之门也。若小乘无
    常教门。此从所烧门出。若大乘常住教门。文
    字即解脱者。此教即理。体达烧无烧。而安隐
    得出。若就如来权智。即是从所烧门出。若
    就实智体于所烧安隐得出。故先作衣[袖-由+戒]
    几案出之不得。后以无常出之。即此意也。
    乐着嬉戏。着见名嬉着爱名戏。又耽湎四
    见名嬉。唐丧其功名戏。着爱亦尔。耽湎
    五尘名嬉。空无所获名戏。空生徒死而无
    厌离。如彼儿戏。不觉不知者。都不言有火
    名不觉。不解火是热法名不知。既不知
    火热。不畏伤身。名不惊。不虑断命故
    不怖。众生全不觉五阴八苦。不知四倒三
    毒。既不识惑云何忧虑。惑侵法身伤于慧
    命。如是不觉于苦。不知于集。不惊伤道。
    不怖失灭。以不闻四谛教则无闻慧名
    不觉。不得思慧名不知。不得见解名不
    觉。不得思惟解名不知。见谛即惊悟。思惟
    即厌怖又不觉现在苦。不知未来苦。故下
    文云。现受众苦后受地狱等苦即此义。逼
    身者五识也。心者意识心王也。身为八苦
    所逼而心不厌恼也。亦云曾种大乘功德。
    是法身智慧为体。体为四倒所逼。而不知
    不觉。心不厌患者。不厌无常之苦。不患烦
    恼之集也。无求出意者。不修道求灭也。今
    谓火宅本。譬五浊。嬉譬见浊。戏譬烦恼浊。
    不觉不知不惊不怖譬众生浊。火来逼身苦
    痛切已譬命浊。心不厌患无求出意譬劫浊。
    此与五浊相当(云云)。从是长者作是思惟下。
    是第二舍几用车譬。譬上寝大施小。上六行
    半。明大拟不得。后十一行。用小拟得。上不
    得有三。一思大拟宜二无机三息化。今譬
    为二。初用劝门拟宜。二用诫门拟宜。就
    劝诫各三。一拟宜二不受三放舍。劝门三者。
    一从长者作是思惟身手有力下。譬上念
    用大化于三七日中思惟如此事。二从复
    更思惟下。明子不受。譬上无机众生诸根
    钝云何而可度。三从或当堕落为火所烧下。
    即是放舍善诱。譬上无机息化我宁不说
    法疾入于涅槃也。长者作是思惟下譬上三
    七日思惟也。身手等者。引下合譬云但以神
    力及智慧力。以释此譬。身譬神通荷负。手
    譬智慧提拔。依三昧断德则有神通。依智
    慧智德则有说法。智断之力能成法身。此
    之智断还从劝诫两门入。劝即为人悉檀。诫
    即对治悉檀。此二悉檀。为第一义悉檀而
    作方便。如来初欲劝门拟宜众生令众善
    奉行成就十力无畏一切种智。而众生不堪。
    次欲以诫门拟宜令诸恶莫作证大涅槃。
    众生不堪无机息化。故知念用大乘。秖
    是劝诫两悉檀。神通智断耳。故上文云。定慧
    力庄严以此度众生。即其义也。前叹长者。其
    年衰迈即譬智断。智断即是身手力也。衣[袖-由+戒]
    几案者。三藏法师云。衣[袖-由+戒]是外国盛花之器。
    贡上贵人用此贮之。旧云。衣襟譬大乘因。
    几案譬大乘果。初拟大乘因果。是则无机
    也。旧又云。此物譬大乘戒定慧。初七思惟
    所得法。此如用衣[袖-由+戒]。二七思惟众生根缘。
    如用几。三七思惟树地恩如用案。云此
    义出阿含经。今取合譬文。若我但以神力及
    智慧力赞如来知见力无所畏者。众生不能
    以此得度。神力即是身。慧力即是手。如前
    说。知见譬衣[袖-由+戒]。无畏譬几十力譬案。如来
    以神通。发动此三法。以智慧宣说此三
    法无机息化。衣[袖-由+戒]几案等。略中广之异耳。
    略说名如来知见。知即一切种智。见即佛
    眼。名略义玄。譬如衣[袖-由+戒]一足而多含。处中
    说。即名四无所畏。用对四谛如几。于法小
    广。于物小安隐。或作广说名为十力。横竖
    该括。如案多足则无倾覆也。于法则广物
    则大安。于三七日中思惟。欲作如此广
    略佛法。而众生不堪。故言衣[袖-由+戒]几案也。复
    更思惟下。第二明子不受。譬上无机。惟
    有一门而复狭小。门义如上说。今更明通
    别。别者。一谓一理。一道清净门谓正教。
    通于所通。小谓不容断常七方便等。教理
    宽博则非狭小。众生不能以此理教自通。
    将谈无机故言狭小耳。通者。理纯无杂故
    言一。即理能通故言门。微妙难知故言狭
    小。教者。十方谛求更无余乘。唯一佛乘故言
    一。此教能通故言门。此教微妙凡夫不知
    出处。是不知权不知入处。是不知实。二
    乘因闻少知出要永不知入。菩萨虽自知
    出亦不知入。夺七方便皆不知入出。上
    文云。若我赞佛乘。众生没在苦。不能以教
    自通。将谈无机故言狭小。行者圆因自
    行。行大直道无留难故。故名为一。善行
    菩萨道。直至道场故名为门。妙行难行方
    便无机。故言狭小耳。旧解。人天小善故云
    幼稚。无大乘善名未有所识。今明二万佛
    所教无上道。大乘善根微弱名幼稚。若闻
    大乘能生谤毁。名未有所识也。恋着戏处
    者。前明善弱此明恶强。即是因时深着见
    爱。果时深着依正。欲界着六尘。色界着禅
    味。无色界着定。上文云。众生诸根钝。着乐
    痴所盲。不堪闻大乘也。或当堕落为火所
    烧。指此二句名放舍善诱也。堕落有二。一
    者幼稚忆本戏处故堕落。二都无识执物
    不坚故堕落。譬着五欲堕在三途。二者善
    弱无识。谤毁大乘堕落三途也。从为说怖
    畏下。第二对治门三者。一拟宜对治。诫怖
    令出。对治之相如大品中说。四念是摩诃
    衍。以不可得故。异于小乘也。既着戏处
    故。说怖事令得免五浊火烧五阴舍。宜应
    舍离。若久住着必断善根。故云无令为火之
    所烧害。从父虽怜愍下。即是子不受诫也。
    不惊不畏者。不生闻思如上说。不识八苦
    五浊能烧善根。如不知火。不识阴界入法
    是诸苦器。如不识舍。不知丧失法身之
    由。如不知何者为失。从但东西走戏视父
    而已。指此二句为放舍苦言也。皆背明向
    闇如东西。生死往还速疾如驰走。于中起
    见爱如戏也。虽用大拟不从大教。故言
    视父而已。从长者即作是念此舍已为大火
    所烧下。即是第二用车譬。譬上寻念过去佛
    所行方便力十一行偈。上文有四。今譬亦四。
    一者拟宜三车譬。譬上寻念过去佛亦作
    三乘化也。二者父知先心所好譬。譬上作是
    思惟时十方佛皆现。三者叹三车譬。譬上正
    施三乘思惟是事已即趣波罗柰也。四者适
    子所愿譬。譬上受行悟入是名转法轮也。大
    乘化功为父命。众生大善为子命。大善若尽
    即子命断。子命断则化功亦废即父命断。前
    言苦痛切已犹是未死。今云必为所焚。即
    有死义也。上文于所烧之门安隐得出。今
    云若不时出必为所烧。此义云何。前得出者。
    即是法身出。今言若不时出。即是应身同
    疾。众生有善与应身时出。众生善断不与
    应身时出。即是俱为所焚也。今欲应身拟
    宜令其时出也。从我今当设方便欲设
    权也。从知子先心下。第二明有得度之
    机也。其昔曾习小。是知先心。性欲不同。是
    知各有所好。又知众生昔曾习大。习大未
    浓是为大弱。厌老病死故以小接。是为小
    强。如身子六心中退。本曾习大名知先心。
    中厌老死名各有所好。从而告之言下。
    第三是叹三车希有譬。譬上正转法轮也。
    此即为三。谓劝示证。玩好希有下。即是劝
    转。如此种种下。即是示转汝等于此火宅宜
    速出来皆当与汝。即是证转也。从尔时诸子
    闻父所说下。第四适子所愿譬。譬上受行悟
    入。前偈本略今譬事广。广明修因至果。依
    六句解释。一适愿者。机教相称此即闻慧也。
    勇锐者即是思慧。思心动虑思慧方便也。互
    相推排者。推四真理排伏见惑。邪正未决
    名为互相。此入修慧属煖顶位也。竞者。竞
    取胜理也。此是忍法位竞取胜理。初观三
    十二谛竞趣真道。后缩观趣苦法忍也。共
    者。是世第一法位。同观一谛。与苦法忍四
    观不别也。驰走者。入见道十五心。速疾见
    理。譬上便有涅槃音。见道之中分得涅槃
    也。争出者。思惟道也。争出三界成无学果。
    断思惟尽方出火宅。即譬上偈及以阿罗
    汉法僧差别名也。观心解者。中道正观直观
    实相。心法相称名适所愿。境无边故。观亦无
    边名勇。境研心利名锐。心境相研。名互相
    推排。心王心数缘境速疾。名竞共驰走。遍
    历一切阴界入等无非实相。名为出火宅
    也(云云)。是时长者见诸子等下。是别譬中。第
    三等赐诸子大车譬。譬上显真实相。此文
    为四。一父见子免难欢喜譬。譬上我即作
    是念所以出于世至今我喜无畏两行一句
    偈为本。二诸子索车譬。譬上大乘机发我见
    佛子等志求佛道者咸以恭敬心皆来至我所
    两行偈为本。三等赐诸子大车譬。譬上于诸
    菩萨中正直舍方便但说无上道三句为本。
    四诸子得车欢喜譬。譬上菩萨闻是法疑网
    皆已除一偈为本。上法说中先明机发。次
    说障除佛喜无畏。今譬中先明免难。后明
    索车。若具足论应作四句。有先障除后机
    发。如四大声闻等于三藏中障除。大品末
    法华初大机始发。二障未除大乘机发。如华
    严中及法华中诸凡夫众得入佛慧者。余两
    句如上说。若大机先动后障除。如方便品
    所说。若先除障后机动。如今所说。机动障
    除互现。共成一意也。又方便品。明佛喜无
    畏。此中诸子欢喜。以子喜故其父亦喜。此
    亦互现。共成一意也。就免难中具二义。谓
    免难欢喜。若子未免难。父则忧念。若得离
    火心即泰然。故免难欢喜得为一譬。以子
    欢喜其父亦喜。得譬佛喜也。四衢道中者。
    旧云。四浊障除如四达路。更得一浊除。如
    露地坐。今不尔。五浊直明垢障之法。未论
    治道。不应譬衢道。衢道正譬四谛。四谛观
    异名为四衢。四谛同会见谛。如交路头。见
    惑虽除思惟犹在不名露地。三界思尽名
    露地。住果不进故云而坐。不为见思所
    局。故云泰然。生灭度安隐想。故言欢喜
    也。各白父言下。第二是索车譬。文云。愿赐
    我等三种宝车。文无索字义者。依此请辞
    明索车耳。有人云。二乘索车菩萨不索。作
    十难难之。一云。二乘出三界外。至许车
    处索果车。菩萨未至许处。那忽索车。二云。
    大乘经无菩萨索小乘果。故知不索。三云。
    所化菩萨从初发心。终至补处。皆是凡夫不
    出三界。义则无索。能化菩萨三十三心。见
    倾思未尽。三十四心便是佛。佛从谁索。四
    二乘果在正使门外。佛果在习气无知门外。
    二乘断正使尽不见车。是故索。菩萨未断
    习与无知那忽索。五明二是方便可言索。
    文云唯此一事实。余二则非真。以此推之
    但二索一不索。六从大品已来。至法华已
    前。佛因佛果皆是方便者。付穷子财此之珍
    宝。皆应是方便。若付财是真实。则大品等
    明佛乘。已是真实那忽更索。七方便品偈。
    叙昔说小是方便。不叙大是方便。当知佛
    子大乘非方便那忽有索。八若三人索者何
    无领解。领解无故。故知不索也。九合赐车。
    文云。见诸众生出三界苦。得涅槃乐。故赐
    以大乘。菩萨不证涅槃那忽索。十诸子安
    坐故就父索。二乘果满不修行。故安坐可
    得有索。菩萨行未息。无安坐义那忽索。
    私以总别。驳之。索是求请之别名。在意名
    求索。在口名请索。在身名乞索。如蒙者
    求知。如饥者请食。如迷者问道。凡居不
    达之地。何有不索之理。由索故许与。许与
    故欢喜。今文具有请与欢喜。法说中千二百
    人。身子为首。慇懃三请。菩萨众中弥勒
    为首。佛口所生子。大数有八万。合掌以敬
    心。欲闻具足道。譬说之初。身子为中根人
    请。又总为四众请。傍为下根请。文云。善哉
    世尊。愿为四众说其因缘。法说许云。汝已
    殷勤三请岂得不说。譬说许云。当以譬喻
    更明此义。因缘许云。我及汝等宿世因缘。吾
    今当说。法说竟身子欢喜。譬说竟迦叶等欢
    喜。宿世说竟楼那欢喜。又合譬文云。令诸
    子等日夜劫数常得游戏。与诸菩萨乘是
    宝乘直至道场。以喜故知与。与故知请。三
    周三义明文炳然。何故偏言二索一不索。别
    驳其一。齐三藏明菩萨不断惑。依法华
    有四句。谓障除大机动。障未除大机动。机
    动则知索。其二云。大乘经无菩萨索小乘
    果。大品云。三乘之人。同以无言说道。断烦
    恼入涅槃。断烦恼入涅槃同。何故不索。
    其三云。三十三心名菩萨。三十四断思尽即
    成佛。佛从谁索。此犹三藏义。见障未除大
    机尚动。况三十三心而当不动。动即知索。
    其四。菩萨未断习气无知不应索。断尽成
    佛佛从谁索。此三乘通教义。具缚障存尚大
    机动。况残习无知耶。其五。唯此一事实。实即
    是真那忽复索。被会绝待之唯一。一外更无
    法。昔待二之唯一。一外更有法。一名同而
    体异。闇执瓦砾鱼目。谓夜光月形。愚岂而
    智愍(云云)。其六。般若已来法华已上。与付财
    法同。不应有索。汝不闻共不共般若。不
    共不须索。共者不应不索(云云)。其七。方便
    品初。昔说小是方便。不叙昔说大是方便。
    大非方便。是故不索者。汝不闻寿量品中。
    我少出家得三菩提。乃至中间若小若大若
    己若他皆我方便。诸佛亦然。宁得不索。其
    八。若菩萨索菩萨应领解。领解既无故知不
    索。汝不闻法说竟。天龙四众皆领解。其非
    菩萨谓是何耶。又法师品中。三乘皆与记。
    若不领解那忽与记。其九。出三界苦得安
    隐乐。乃赐乃索。菩萨未出未证。是故不索。
    犹是三藏义耳。其十。诸子安坐尔乃赐车。二
    乘行息名安坐。菩萨行不息非安坐。那忽
    索车。犹是前义耳。自有行息索行未息索。
    又菩萨行行。即是乘乘。乘由索得何谓不
    索。观其诡累三藏。故设此十难。管见一斑
    都非大体。今当为尔分别说之。自有不断
    惑不索车。三藏菩萨是。自有断惑索车。
    通教菩萨是。自有亦断惑亦不断惑亦索
    亦不索。别教菩萨是。自有非断惑非不断
    惑非索非不索。圆教菩萨是。又历五味乳
    味两意。一亦断亦不断。亦索亦不索。二非
    断非不断。非索非不索。酪味一意不断不
    索。生酥备四意。熟酥但三意。醍醐一意。宏
    纲大统其义如此。于一一句一一意。复各四
    句。谓障除机动。障未除机动。障亦除亦未
    除机动。障非除非不除机动。斯宗不见执
    一非三深可悲愍。世人执车数不同。说
    车体不同。或言初说三车。后会二归一。或
    言初说有三。后会三归一。或言初说有四。
    后会三归一。所以出经勿信人语。此文
    引昔佛为声闻说应四谛法。为缘觉人说
    应十二因缘法。为菩萨人说应六波罗蜜
    法。今佛说三数亦如此。华严第八云。下劣
    厌没者。为示声闻道。根钝乐因缘。为说缘
    觉道。根利有慈悲。为说菩萨道。无上乐大
    事。说无量佛法。三十六又云。三解脱法出
    声闻乘。无诤法出缘觉乘。六度四摄出大
    乘。知一切法出佛乘。又第九地说声闻乘相
    支佛乘相菩萨乘相如来乘相。地论释第二
    地。观十不善集坠三途十善集生天。上十
    善与四谛观智合成声闻。又上十善与不
    从他闻观智合成缘觉。又上十善与具足
    清净观智合。成菩萨地。又上上十善与一
    切种一切佛法合成佛。璎珞第十三云。十方
    佛说三乘。一乘中又开三合九乘。九乘悉
    会入平等大慧。圣说如此不能融通。互相
    是非非法毁人过莫大焉。今约教分别之。
    若说三乘法门异而真谛同者。三藏教也。若
    说三乘法门同真谛皆同者通教也。若说三
    乘三三九乘。若说四乘浅深阶级各各不同
    而同入平等大慧者。别教也。若说三乘九
    乘四乘一一皆与平等大慧相应无二无异
    者。圆教也。又历五味分别。乳味但明菩萨
    乘佛乘。酪味但明异三乘。生酥味备明三乘
    四乘九乘各各分齐不相滥。熟酥味唯除
    异三乘。余如生酥也。醍醐中纯说佛乘。
    无复余乘也。若识此意异说无妨。若不知
    者秖增诤论耳。世人明佛乘乘体有异。
    光宅取佛果究竟尽无生二智。为车体。远
    出五百由旬之外对昔为高。具含万德对
    昔为广。庄严取因总万行为体。上求为
    高下化为广。旧不取功德。功德与凡夫
    共。唯取智慧为体。旧又取福慧共为体。
    文云。乘是三车。以无漏根力觉道禅定解脱
    三昧。而自娱乐。岂但智慧耶。又一师但取
    有解为体。空解无动故不取。尽无生智即
    有解也。又一小乘取空慧为车体。文云我
    等长夜修习空法(云云)。大乘亦以实慧方便
    为车体。车体譬有。有有运动故也。私谓诸
    师释佛乘之体。而竞指具度。何异众盲触
    象诤其尾牙。依天台智者。明诸法实相正是
    车体一切众宝庄校皆庄严具耳。至赐车文
    中当点出。旧解。小车者小果也。果有有为
    无为功德。正取有为以譬车运。运入无余
    也。有为果中具有福慧。以慧为正福属具
    度。其慧有十。而八智通因果。尽无生智唯
    是果位。乃取二智以譬车果。以是义故车
    在门外。若依大品云。是乘从三界出。到
    萨婆若中住。若未出时。已乘是乘争出火
    宅。何故复言车在门外。若先在外乘何而
    出。然但乘通因果。三十七品断见思惑。皆
    是因乘。尽无生智皆名果乘。要因因乘断除
    惑尽。方得果乘尽无生智。故言车在门外。
    但果正因傍。就果为言车在门外。若内因
    断结运义名乘。外果不运何得名乘。然果
    无断惑之运。要以尽无生智。入无余涅槃。
    方是好运也。若乘因到果。何意方更索车。
    旧云机索情索。机索者可解。情索者。佛说
    尽无生教。罗汉证此果。已用神通天眼。试
    观未来。犹见变易生死浩然。自疑所得尽
    无生证。若实无生云何见有。如其浩然昔
    非究竟情中从佛索先所许是为情索。若
    寻经文文无此语。若推索义义不应然。
    文无可解。推者下文云。自于所得生灭度
    想。既以天眼见有生死。何故复起灭度之
    想。此则自相矛盾。又佛灭后罗汉。不值余
    佛不能决了。既自以天眼照见生死。何
    须见佛而决了耶。又初禅天眼。尚不见二
    禅况见变易。亦与摄大乘乖也。又罗汉得
    无漏业。用天眼见变易未来生死果报者。
    即时人修五戒十善。应自见其未来果报。
    当知界外果报。岂是天眼所见耶。不用此
    判情索也。今言情索者。昔日依教谓尽无
    生能入无余。而于方等中。见菩萨不思议。
    闻净名弹斥。若我所得是实。大士不应折
    挫。若我非实。佛不应说真。故云茫然不
    知所云。至大品中领知大法。闻此乐大
    心起。方欲进修大乘。而不能知得与不
    得。此等皆是情中已索大乘之义。故身子领
    解提昔疑情。见诸菩萨授记作佛不豫斯
    事。呜呼自责欲以问世尊。为失为不失。即
    是指昔方等已有情索也。今加口索者。因
    闻方便品初偈略闻佛说并是方便。即复
    执今方便疑昔未极。故云我今不知是义
    所趣。动宿疑情故发言三请。索求昔日所
    说之实。机在大乘情求昔实。又情求大乘
    口问昔实。六度通教例尔。从舍利弗尔时
    下。三等赐大车。有两章两广两释。一等子。
    二等车。以子等故则心等。譬一切众生等
    有佛性。佛性同故等是子也。第二车等者以
    法等故无非佛法。譬一切法皆摩诃衍。摩
    诃衍同故等是大车。而言各赐者。各随本
    习四谛六度无量诸法。各于旧习开示真
    实。旧习不同故言各。皆摩诃衍故言大车。
    其车高下。广车为二。一广叙车体。次释有
    车之由。叙车体中先叙高广。次明白牛后
    明傧从。假名车有高广相。譬如来知见深
    远。横周法界之边际。竖彻三谛之源底。故
    言高广也。众宝庄校者。譬万行修饰也。周
    匝栏楯者。譬总持持万善遮众恶。四面悬
    铃者。譬四辩下化也。张设幰盖者。譬四无
    量。众德之中。慈悲最高普覆一切也。珍琦
    杂宝而严饰之者。真实万善严此慈悲。大经
    云。慈若具足十力无畏。名如来慈。慈中行
    布施等(云云)。宝绳交络者。譬四弘誓坚固大
    慈心也。垂诸花缨者。譬四摄神通等悦动
    众生也。亦譬七觉妙鬘也。重敷綩綖者。譬
    观练熏修一切诸禅重沓柔软也。安置丹枕
    者。车若驾运随所到处须此支昂。譬即动
    而静即静而动。若车内枕者休息身首。譬
    一行三昧息一切智一切行也。丹即赤光。
    譬无分别法也。驾以白牛者。譬无漏般若
    能导谛缘度一切万行到萨婆若。白是色本。
    即与本净无漏相应。体具万德如肤充。烦
    恼不染如色洁。又四念处为白牛。四正勤
    中二世善满如肤充。二世恶尽如色洁。四如
    意足称行者心。如形体姝好。筋譬五根住
    立能生义也。力譬五力摧伏干用义也。行
    步平正以譬定慧均等。又譬七觉调平。其疾
    如风者。八正道中行。速疾到萨婆若。仆从
    者。譬方便波罗蜜能屈曲随人给侍使令。众
    魔外道二乘小行。皆随方便智用故。净名
    云。皆吾侍也。又果地神通运役随意。即仆从
    也。次所以者何下。释有车之由者。由财富
    藏溢。譬果地福慧圆满。名财富无量库藏充
    溢。行藏理藏。一切法趣檀尸忍等。是趣不
    过者。是约行为如来藏。一切法趣阴入界
    根尘等。是趣不过。即是约理明如来藏。自
    行此行理名充。化他名溢。实智满名充。
    权智用名溢。入中道名充。双照故名溢。
    非但藏多又皆充溢。何法不是摩诃衍。故
    大乘无量也。而作是念下。即是广明心等。文
    为二。一广心等。二释。广心等者。财富无量
    是子无偏。是故心等。若富而非子。是子而
    贫则不得等。今七宝大车其数无量。若教若
    行皆摩诃衍。即财多也。各各与之不宜差别
    者。不移本习而示真实。如身子。于智慧
    开佛知见。具一切佛法。目连于禅定开佛
    知见。具一切佛法。余人例尔。又方等般若。
    念处正勤根力觉道。种种异名皆开示实相。
    历一切法亦复如是。故言无量也。所以者
    何以我下。是释两等。初释财多。尚周一国
    况复诸子。譬大圆因遍该善恶况佛知见
    耶。次释子等者非子尚充况是子耶。譬佛
    无缘者尚度况有缘子耶。寻文可解。从是
    时诸子各乘大车下。第四适愿欢喜。譬上受
    行悟入。本求羊鹿水牛期出分段。今得白
    牛尽于变易。过本所望岂不欢喜。从于意
    云何下。第四不虚譬。譬法王不妄。一问二答
    三述叹。问如文。舍利弗言下。第二答为二。
    一免难不虚。亦名以重夺轻不虚。二不乖本
    心不虚。亦云过本望不虚。各为三。谓标章解
    释况结。标免难如文。何以故下。第二释者。
    命重身轻全身免火。已得大宝济于重命。
    岂应有虚。结免八苦之火全五分之身已
    是大宝。况二万佛所大乘慧命圆因成就佛
    知见开宁是虚妄。次世尊若是下。第二不乖
    本心。初标不乖本心章。本知无三意令不
    谤。不谤者已不乖本心。释云。本知无小。
    意令不毁堕恶。既无毁因不堕恶果。不
    与小车不乖本意。结云。自知财富无量。
    欲饶益其子。与一大车过本所望是故不
    虚。结前章云方便救济。似譬断德神通
    之力。结后章云财富无量。似譬智德辩说
    之力。前是子等故不虚。后是财等故不虚。
    佛告舍利下。第三叹述。有二善哉者。述其
    二不虚也。问。佛何不自说不虚。答。佛许三
    与一自说为难。身子说不虚取信为易。舍
    利弗如来亦复下。第二合譬。光宅开十譬。但
    合七不合三。七中正合五。兼第五第八。不
    合第七第九。故知十譬繁而不会。今合总
    别二譬。总中有六。今文皆合小不次第。今
    初第一合上第一。上长者名行位号德业。合
    云如来亦复如是。先合位号。如来无量德
    号。略举十义如上说。一切世间。将处所以
    定名行。上云国邑聚落。合直云一切世间。
    通指同居有余自体。皆是妙色妙心果报之
    处。如来遍应三处。即一切世间。合上国邑
    聚落也。于诸怖畏下。合上叹内外德。内是
    年高衰迈。识达则多。譬如来智断。于诸怖畏
    无明永尽。合上衰迈显断德也。成就无量
    知见。合其年高显智德也。力无畏等。合上
    外德财富无量也。神力者。深修禅定能得
    神通。合上田也。智慧力。智必照境。如身
    之托处。合上宅也。具足方便波罗蜜。合上
    诸仆从也。从大慈大悲下。第二合上第四。
    慈悲是施化之本。一切是五道。恒为慈悲所
    被。合上五百人。也。而生三界火宅下。第三
    合上第二其家也。为度众生下。第四合上
    第六。众生有缘亲者前度。合上三十子也。
    生老病死等下。第五合上第五炊然火起譬
    也。教化令得三菩提下。第六合上第三。教能
    诠理寻理起行即得菩提。故知教理共用。
    合上唯有一门譬也。若讲说令前后可解。
    一一须提方便品譬本来勘[打-丁+束]之。后去例
    尔。从见诸众生下。第二合别譬。别譬有四。
    今合第一见火譬。譬有三意。其文有四合亦
    四。但譬中惊怖在前。诸子恋着戏处在后。
    合中不觉不惊在前。拔苦与乐在后。互现
    辨其不定耳。今以一见字。第一合上第一
    能见之眼。即是如来寂照智眼能见也。诸众
    生为生老下。第二合上第二所见之火从四
    面起。此中明八苦为火。四苦如文。贪着追
    求求不得苦。后受地狱天上人间。是五阴苦。
    爱离怨会如文。此之八苦。从四倒四面起
    也。从众生没在其中下。第三合上第四所
    见火譬诸子不觉不知等也。不观苦集故
    不厌。不观道灭故不求解脱。虽遭大苦不
    以为患。合上心不厌患无求出意也。从佛
    见此已便作是念下。第四合上第三起惊
    怖。我虽能于此所烧之门安隐得出意也。应
    拔其苦难者。即大悲之力。与无量乐者。即
    大慈之力也。从如来复作是念下。合第二
    舍几用车譬。上譬有劝诫。今但合劝不合
    诫。法说中亦劝善不明诫恶。故劝修为正。
    诫恶是傍。亦是劝善即诫恶。诫恶即劝善。今
    合劝善。即知合诫恶也。上劝文有三。谓拟
    宜无机息化。拟宜有身手衣[袖-由+戒]等。但以神力
    者。合上身力及智慧力者。合上手力也。赞
    如来知见合衣[袖-由+戒]也。力无所畏合几案也。
    若佛初出即用此拟众生。不能以此得度
    也。所以者何下。释不得度。合上第二子不
    受劝譬。正由五浊障重未免生死等火。大
    乘微妙不能得入。故言何由能解佛之智
    慧。此一句即合上唯有一门而复狭小。小故
    不能解智。不解智慧者。即是行为门意
    也。如彼长者虽复身手有力而不用之。合上
    第三放舍善诱无机息化。或当堕落为火所
    烧也。此文无放舍语譬及譬本。息化意甚
    分明也。息化文为二。先牒前后三譬。次正
    合息化。牒前一譬正帖合息化。牒后两譬
    傍成息化也。虽复身手有力而不用之。此
    牒前身手救子不得譬。以合息化。如来亦
    寝大化也。但以殷勤下。牒施三之譬也。就
    然后各与下。牒第三等赐大车譬也。如来
    亦复如是下。十六字正合第三息化也。从
    但以智慧方便下。合用车救得譬。上文有
    四。此中亦四。但以智慧下。合第一拟宜三
    车也。为说三乘下。合上第二知子先心也。
    而作是言下。合上第三叹三车希有。上有劝
    示证今亦具合。但不次第。第一合上第二。
    汝等莫得乐住三界下。是示其尽无生处也。
    三界是示苦谛。勿贪麤弊乃至生爱等。示其
    集谛。速出三界示其灭道。灭道即是示其三
    界外有智断三乘之果。故令速出三界当
    得三乘。三乘正取道灭为体也。我今为汝
    保任此事终不虚者。是第二合上第三必与
    证得不虚也。复作是言汝等当知下。第三
    合上第一叹希有。如此三乘是诸佛方便。引
    物仪式故众圣所称。得无生智为自在。得
    尽智为无繁。我生已尽不受后有。名无所
    依。所作已办梵行已立。名无所求也。从若
    有众生内有智性下。合第四适子所愿譬上
    有真似等四位。今合亦四。但上总今别。三乘
    各为四。皆引上譬来帖合也。内有智性者。
    宿习三乘乐欲。成三乘智性。故佛施三乘之
    教也。内有智乃至从佛闻法信受。合上闻父
    所说玩好之物适其愿故。合上闻慧也。殷勤
    合上心各勇锐思慧也。精进合上第二推
    排。推是推理排是排恶。恶去故精理明故
    进。合上修慧也。欲速出下。合上第三竞共
    驰走也。是名声闻乘。合上第四争出火宅。
    三乘修行。皆有此四。而辟支佛求自然慧者。
    辟支是法行人。从他闻法少。自推义多故
    取譬鹿。鹿不依人。自然者。从十二缘门
    入。此门本自有之。非佛天人所作。名自然
    慧不从他闻。复名自然慧也。菩萨称一切
    智者。不同二乘乃是佛智。菩萨望此修
    因。即是大乘兼运之意也。如彼长者见诸子
    等安隐得出下。合第三等赐大车譬。上文有
    四。一免难。二索车。三等赐。四欢喜。今略不
    合第二第四也。但合免难义兼索车。合
    等赐义兼欢喜。今双牒免难赐车二譬。然
    后双合二譬。如彼长者下。牒免难。自惟财
    富下。牒等赐。如来亦复如是下。合免难。门
    有三义。入义。出义。别义。若三界为宅五阴
    为舍。由迷色心而入色心即是入宅。生死
    之门。若作出者。是乘从三界出。即是禀佛
    通教下所诠为门。若别义者。即是禀别教
    下所诠为门也。今言佛教门者。正是藏通
    二教。教下之理共为门。得出三界而免难
    也。如来尔时便作是念下。合等赐也。上等
    赐。先列二章门。二广说。三释出。今合阙略。
    文小不次第。如来尔时便作是念我有无量
    智慧力下。第一合上第四释有车之由。上
    云财富无量库藏充溢也。是诸众生皆是我
    子下。第二合上第五广等心。上云我财物
    无极不应以下劣小车也。不令有人独得灭
    度。皆以如来灭度而灭度之。岂非合等心
    义。是诸众生脱三界下。第三合上第一等心
    章门。上云各赐诸子等也。诸佛禅定解脱
    等下。第四合上第二标车章门。皆是一相一
    种下。第五合上第三正广大车。通合上高
    广乃至仆从等。一相是实相。即法身。一种是
    种智。般若能生净妙之乐。乐即无苦名为解
    脱。三德高广具足庄严收罗众德。名摩诃
    衍。合上大车譬也。如彼长者以三车下。合
    第四不虚譬。上答有二。一全身命。二不乖本
    心。各有三别。今但合不乖本心兼得全身。
    何者佛意本为除其五浊。五浊既尽大善自
    全。上不乖心有三。一标次释三况。今但合
    释合况也。初牒三车诱引。后与大车譬。次
    合如来初说三乘诱导然后但以大乘。此
    合解释不乖本心。上云先作是意我以方便
    令子得出也。何以故下。合上第三况出不
    虚。即是长者自知财富无量。欲饶益诸子。
    故许三与一。非是虚也。此释小异于前。前
    意为令诸子得出意不在三。既出不与亦
    非虚妄。今明如来出世。本欲说大但为小
    智乐着三界。故以方便诱引既已。得出还
    与大乘即称本心。故言能与众生大乘之
    法但不尽能受也。若华严中能受。即为与大
    不俟开一为三。不能受者。以方便力于
    一佛乘分别说三。三由众生非佛本意。故
    用此释成不乖本心不虚也

    妙法莲华经文句卷第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