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经疏部二>妙法莲华经文句卷第四上
  • ○从尔时世尊告舍利弗汝已殷懃三请岂
    得不说下。广明开三显一。凡七品半文为
    三。一为上根人法说。二为中根人譬说。三
    为下根人宿世因缘说。亦名理事行。例如
    大品亦为三根(云云)。今以十义料拣。一有
    通有别。二有声闻无声闻。三惑有厚薄。
    四根转不转。五根有悟不悟。六领解无领解。
    七得记不得记。八悟有浅深。九益有权实。
    十待时不待时。一明通别者。初周别名法
    说。通则具三。如优昙花时一现耳。即譬说。
    若我遇众生。尽教以佛道。即因缘说也。中
    周别名譬说。通则亦三。我先不言皆为化
    菩萨故。又合譬于一佛乘分别说三。即是
    法说。于二万亿佛所常教化汝。即因缘说。
    若谓此文属法说者。可取长者闻已惊入
    火宅方宜救济。即因缘说。下周别名宿世
    因缘。通亦具三。涅槃时到众又清净令入
    佛慧。是法说。有一导师是譬说。而作三周
    者。从多从正从略从傍。欲令名字不滥。
    各据一意耳。问。三周为三根人。一周通有
    三说者。一说应具三根。答。法说非止逗上
    中之上。又有中下。从正略傍故言逗上根
    人耳。余二周亦如是。二明有声闻无声
    闻者。光宅定有实行声闻。若言无实权何
    所应。开善解无实行声闻。引胜鬘三乘初
    业不愚于法。外凡已知一乘。宁有二乘犹
    执小果。经明有者权也。此二家偏执乖经
    失义。若定有者。经那言无声闻弟子但化
    诸菩萨。若定无者谁入化城。亦无三可会
    权何所引。若言实有为权所引者。亦应实
    有三藏佛。复为权三藏佛所引。若实无此
    佛。但有权佛者。何意不许但有权声闻
    无实声闻耶。此义不例。实有断界内惑
    者。呼此为实而权者应之。何处有断界内
    惑佛。而有权佛应此佛。今明有无不可偏
    执。若从长者实智往观则无客作人。若就
    穷子根性。则便自谓作人。法华论有四种声
    闻。一决定。二上慢。三退大。四应化。前二未
    熟不与授记。后二与记。若依今经应有
    五一久习小今世道熟。闻小教证果。如
    论是决定声闻。二本是菩萨积劫修道。中
    间疲厌生死退大取小。大品称为别异善
    根。佛且成其小道为说小教。齐教断结
    取果。是退大未久习小来近理应易悟。如
    论是退菩提声闻。三以此二故。诸佛菩萨内
    秘外现。成就引接令入大道。如论是应化
    声闻。四若见权实两种能出生死。欣乐涅
    槃修戒定慧。微有观慧未入似位薄有
    所得。谓是证果。此名未得谓得未证谓证。
    如论即是增上慢声闻。五者大乘声闻。以佛
    道声令一切闻。若从决定退菩提两种。即
    有声闻。若从大乘理无灰断永住化城。终
    归宝所。实者既尔则无有权故无声闻。若
    增上慢者。既未入位则非实。又非应化则
    非权。若得此意有无冷然何须苦诤。复次
    秪就大乘声闻。复论有无。若权作应化。外
    现小迹内隐大德。则谓无大乘声闻。若从
    自行发迹显本。则言有大乘声闻。今开三显
    一正意。为决定退大声闻令成大乘声闻。
    自行既立即能化应声闻。若得此意则达
    有无也。第三惑有厚薄者。瑶师云。三根得
    果已后游观无生。无生之理是一。及其出
    观缘三教则异。将必异之三教。惑于无生
    之一理。谓教既三理岂容一。又将一理惑
    于三教。理既是一教宁得三。踟蹰理教之
    间回遑得失。以理惑教此有得义。以教惑
    理此有失义。上根以理惑教情多。初闻法
    说顺情即悟。下根以教惑理情多。闻法说
    无三。逆其计谓故三闻乃解。中根处二楹
    之际。法说不悟譬说便了。今谓此释三根
    未必应尔。三人踟蹰何等理教。若回遑小
    乘理教则疑惑未尽。尚非初果断结之人。
    若回遑大乘理教。大乘条然永异。何曾与小
    乘相滥。而言踟蹰耶。若以小惑大。以大
    惑小。尔前未斥方便。那忽游观出入。预有
    踟蹰。既预踟蹰即已疑生执动。非始今日。
    若先动执生疑。闻开三显一即应领解。那
    忽犹有惊疑。进退无据故不用此解。今明
    根有利钝者。皆论大乘根性。惑有厚薄者。
    约别惑为言耳。即为四句。一惑轻根利。二
    惑重根利。三惑轻根钝。四惑重根钝。若别惑
    轻大根利初闻即悟。若惑重根利再闻方晓。
    若惑轻根钝三闻乃决。第四句虽复三闻不
    能得悟。止为结缘众耳。或可初两句根利
    同为上根。或可中间两句为中下根(云云)。复
    次约初品无明三重。覆初住中道。若初法说
    上根之人。三重无明一时俱尽。开佛知见
    入菩萨位得菩提记。中根断二重无明。下
    根断一重。次譬说时。中根断第三重尽。开
    佛知见入菩萨位得授记[卄/别]。下根进断二
    重。次闻因缘说。下根断三重尽。开佛知见
    入菩萨位也。例如小乘十六心未满不得
    名初果。十六心满名须陀洹也。四明转根
    不转根者。旧云上根初闻法说即悟。而中
    根转同上根。下根进同中根。若譬说时中根
    前已成上。即能得悟。下根成上。次因缘说
    时。下根已同于上故即得悟。若尔转下成
    上。因缘说时皆悉是上为利则均那得犹
    称钝者待因缘说耶。若转成上即同上悟。
    若其未悟犹受钝名。则无转根之义。例如
    身子一闻目连再听同得初果。若二皆利则无
    复优劣。若犹称利钝转根义不成。夫众生
    心神不定。遇恶缘转利为钝。遇善缘转
    钝为利。先世值佛闻法自有转下中为
    上。俱于法说得悟。自有转下为中。闻譬
    说得解。下者不转三周乃了。如此转根不
    同旧释。譬三刀斫木利一中二钝者三下。
    利钝之名。不失木断之处是同。问。三根入初
    住位犹有利钝不。答。真修体显则无差降
    问。若尔初住已上。更起缘修有优劣不。答。
    此同位人无复胜负。真修体融宁得有异
    耶。五明有悟不悟者。经中多明菩萨为上
    根缘觉中根声闻下根。若言菩萨上根。应
    并在法说中得悟缘觉并在譬说中得解
    声闻并在于因缘中得悟耶。然经中一往
    判出三根。至于悟解义未必然。今经但见
    声闻得解。不见支佛者。支佛是中根。既值
    佛出世入声闻数。随根得悟故。不别标缘
    觉耳。故身子请偈云。其求缘觉者。比丘比
    丘尼。依此文即知缘觉入四众中摄也。又
    法师品云。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求
    声闻者。求支佛者。岂无缘觉得解耶。旧云
    菩萨是上根。不必皆利从多为上。而执心
    易转。原其域怀求佛。但执过三百已即
    求近果。此疑易悟。三根菩萨同在法说得
    解。上者或在略说。中者或在广说之初。下
    者与身子齐。今明菩萨语通。但使发大心
    悉是菩萨。何必并是利根。及身子尚少。岂
    得初周之前已并得悟。若尔流通寿量。何
    意有诸菩萨节节得悟无生忍者发菩提
    心者。旧云寿量中悟。皆是法身增道损生。今
    言不尔。有六百八十万亿那由他恒河沙人。
    得无生法忍。此人始得此忍。当知寿量之
    前未是法身。故知菩萨得悟不可局在初
    周之初也。问。菩萨得悟通于始终。二乘得
    悟亦应至后。答。三周定父子天性已竟。则
    皆名菩萨。设在后悟同名菩萨悟也。六明
    有领解无领解者。若三乘同悟。何意但见声
    闻领解其二则无。今明无佛出世名独觉。
    闻佛说十二因缘法名缘觉。既入声闻数
    中得悟领解。皆不别出大意可见。身子迦
    叶等。悉是中乘根性。故声闻领解兼得缘觉
    无劳别出也。又四众中。有发缘觉心者。其
    人得悟即不一也。信解品云。密遣二人追
    捉将还即是其义。菩萨不领解者。声闻之教
    不明得佛。今经开其归大之路。自恐解
    谬故对佛述解。菩萨不尔故无领解。又其
    意有三。一菩萨本意求佛。设有异执而执
    轻终归取佛。无有不得之虑。今闻三周之
    说。但是正其观慧故不须领解。二菩萨悟
    大处处有文。二乘作佛始自今教。逐要流
    传。故略菩萨领解。胡文或有汉略不书耳。
    三菩萨位行深绝。诸新小菩萨不敢领解。说
    寿量竟弥勒总都领解。初从无生法忍。终
    讫余有一生在。则是具足领解更求何物
    (云云)。七得记不得记者。若同皆领解。何故声
    闻得记。不见缘觉菩萨受记。此亦三意。一
    者昔明二乘入正位不能发心。何由得记
    今既悟大。欣斯别决故为记劫国也。菩萨
    发心求佛行成自满。故不欣急求佛亦不
    促授。又前教处处授菩萨记。此是恒说逐要
    传译如前(云云)。二菩萨亦有别记。调达龙女
    岂非记耶。又法师品云。求声闻者。求辟支
    佛者。求佛道者。如是等类。咸于佛前闻
    法华经。我皆与授记。当得三菩提。此岂非
    皆记耶。三二乘昔来未曾得八相记。故记
    其劫国。菩萨先已曾记。故不重明耳。浅近
    之记初住已得。非菩萨所欣。菩萨所欣乃是
    圆极妙觉远记耳。故寿量品中。始从发心
    讫一生得。妙因斯满极果顿圆。此乃授法身
    记[卄/别]何谓无记耶。问。若小悟大。应同授法
    身记。那得授八相记耶。答。八相是应记。既
    得应记知必有本。欲使物知闻共结来
    缘。故与应记耳。又此二乘若闻寿量。即同
    损生得法身记也。八明悟有浅深者。一往
    同破无明入证初住。细寻必应明晦。初闻
    法说尚入佛慧。更闻譬说岂不重明。又闻
    因缘理自增进。更闻寿量弥复优深。如听
    法人重闻胜前。单复厚薄方之可知也。九
    明权实得益不同者。一云实行得益。权行正
    为接引影响不论其益。今明不尔。若至寿
    量权实悉得益。增道弥高损生弥尽。邻圆
    际极唯一生在。岂非权者益耶。所以初为
    影响共熟实行。后说极果则自道明。文云
    出入息利乃遍他国。息利在他即是己利实
    行得益由于权引。化功归己权亦得益。故
    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何必须待
    寿量耶(云云)。又我自欲得此真净大法即是
    自益也。十明待时不待时。尔前不悟必待
    法华悟者。名为待时。法华前教已解者。名
    不待时。何故尔。佛有显密二说。若显说为
    论。法华之前二乘未悟大道。要须五味调
    熟会在法华。故云。说时未至故。今正是其
    时决定说大乘。此即待时也。若密教为论。
    未必具待五味在法华方会。尔前密有入
    者故名不待时。此乃大判时不时。若就三
    周。亦是待时不待时。迹本二门。亦是待时不
    待时。致有前后悟入即此意也。问。有一种
    根性非密非显二时不摄者。应是失时永
    不得悟耶。答。余经或谓此为失时。今经不
    尔。此人虽于密显两时不悟。虽生灭度
    之想。而于彼土得闻是经。故无失时。乃
    是待彼土之时耳。问。五千起去应是失时
    答。此等应以如来灭度后弘经人受益也
    问。身子初周为四众三根请。譬周为中下
    请。云何言佛各为三根人三周说法耶。答。
    此语不便请则普请说亦普说。但上根智利
    闻法得悟。中根处中闻譬得悟。下根居下
    闻三得悟。汝当随义云何随语(云云)。问。宿
    世是过去事法。譬是当现事不。答。经无文义
    推应尔。引三归一。三望一。一则是当。举
    事为譬。譬即是现。准后望前应如所问
    问。旧以五浊障大。四句料拣如前说。有人
    断见与无明合共为障。指法华论云无烦
    恼人有染慢不知一乘法身常住者是也。
    若博地不执涅槃。而不闻法者。即是无明
    独为障。若尔为当三周闻法已破无明。为
    当未闻法破无明。若闻法已破。则无明非
    是障。若未闻法而能破无明者。都虑无有
    障。是义云何。答。是他人立义今为其通。譬
    如灯生闇灭不可定其前后。虽不前后闇
    定是障(云云)。问。胜鬘云。三乘初业不愚于法
    自知当觉。优婆塞戒经第十四云。二乘自知
    得菩提。且取小乘果。又十三云。知之者易
    行之者难。虽知一乘而取罗汉。彼两经皆
    言知。今经云何三根之后犹自不知。初疑后
    悟此义云何。答。此经亦云知。文云若实得罗
    汉不信此法无有是处。除佛灭后现前
    无佛。此人虽生灭度之想。若遇余佛便得
    决了。凡有三意。前明知。次明不知。后会归
    知。非永不知。又身子云。今于佛前皆堕疑
    惑。我今不知是义所趣。又大通佛时。声闻
    多生疑惑。彼见佛闻法尚疑不知。况不见
    闻那忽得知。若执二文更相矛盾。秖增
    诤竞于道何益。论者止可论余事。声闻成
    圣能知不能知。唯佛境界非尔所谙。今试
    融之三乘初业初业为二。若久远为初业。
    曾闻于大则不愚于法。若取中忘今日学
    小始修念处。为初业者。是则不知其义如
    此。若得此意。权为初业是则能知。实是初
    业则不能知。有人言。利者能知钝者不能
    知。此应四句。权为利钝示俱不能知。权
    为利钝。示俱能知。权为利钝。闻则能知不
    闻不知。权为利钝。俱示非知非不知。今不
    取此判。但取权者内心了了久知实行者未
    得入大是故不知。于义自显(云云)。问。缘觉
    出无佛世。云何三周得有缘觉。答。释论云
    缘觉独觉。独觉出无佛世。缘觉愿生佛世。
    华严云。菩萨下兜率放光照之。觉即舍身
    不觉徙之。大经云彗星。中论云。支佛出世
    佛法已灭。此是独觉人也。愿生佛世者先
    得初果十四生未满值佛即成罗汉。不值
    佛即成独觉。其既值佛亦不舍寿亦不被
    移。愿见佛故二果三果例然。又有部行缘
    觉。在无佛世师徒训化也。此应有二种。佛
    去世后无文字。众生根钝故。支佛不说法。
    此非部行也。部行者能说法也。又有变化
    缘觉。宜应见者现缘觉身。今三周之座。有
    缘觉者其义可解
    ○初周法说文为五。一从殷勤三请岂得不
    说下讫卷。正是法说。二从第二卷初讫偈
    颂。是身子领解。三从吾今于天人下。讫佛
    所护念。是佛述成。四从汝于来世。讫宜应
    自欣庆。是与授记。五从四众讫尽回向佛
    道。是四众欢喜。初有长行偈颂。长行为三。
    一许。二受旨。三正说。许文为三。一顺许。二
    诫许。三拣许。汝已三请是顺许。汝今谛听
    是诫许。谛听是闻慧。善思是思慧。念之是
    修慧。大经明四善法。为大涅槃因。一善知
    识如来也。余者可解。说是语时是拣众许。
    五千在座故如来三止今将许说。威神遣去
    故名拣众。五浊障多名罪重。执小翳大
    名根深。未得谓得名上慢。未得三果未
    证无学。有如此失者。谓障执慢三种之失
    也。而不制止者。上闻开三显一。言略义隐
    犹未生谤。足作系珠因缘。去则有益。若
    闻广开三显一。乖情起谤住则有损。是故
    不制止也。此众无复枝叶者。枝叶细末
    不任器用。此等执方便之方便。于大非器。
    大品云。攀附枝叶弃于根本。是人为不黠。
    即是此义也。退亦佳矣者。既以小自翳。复
    妨他大光。今退无谤法之愆。复无障他之
    过。故云佳矣。上枝叶未去如来三止。贞实
    愿闻故身子四请。师弟鉴机非徒靳固也
    问。佛大慈悲。何不神力使其住而不闻如华
    严中聋哑。何不增状毒鼓如喜根胜意。答。
    各有所以。华严末席始开于渐。未破小执
    故在座而隔。今诸佛法久后。要当说真实。
    正欲灭化破庵。宜须拣遣。若去住俱谤。
    宜如喜根强说。今去则有益那忽令住。住
    则有损那忽不遣。喜根以慈故强说。如来
    以悲故发遣。问。五千在座即不蒙益去有
    何益。答。此非当机。是结缘人耳。已如上说。
    昔大通佛时。亦有无量众生心生疑惑。世
    世与师俱生。今皆得度此人亦尔。说大经
    时万五千亿人。于是经中不生信心。是人
    于未来亦当得信。例此益在不久。金光
    明中。时阎浮提有二种人。亦是斯例意。汝今
    善听即结许也。受旨如文。从如是妙法下。
    是正广说文为二。一明四佛章。广上诸佛
    权实。二明释迦章。广上释迦权实。上句逗
    少。是文略。总云诸佛。是人略。但开三显一。
    是义略。此中章句多。是文广。明五佛是人
    广。明六番是义广。六者一叹法希有。二说
    无虚妄。三开方便。四示真实。五举五浊释
    权。六拣伪敦实。叹法令生尊重。说无虚
    谬止其诽谤。开方便使莫执小。示真实
    使其悟大。举五浊示必施三。拣伪要必
    真实。于五章中。一一应备六义。而前后互
    出不具足者。盖如来巧说。使略而无阙诣
    而不烦文耳。又六义前后亦复无在(云云)。四
    佛章为两。初总明诸佛。次列三世。总章
    应具六。今但四。一叹法。二无虚妄。三开
    方便。四示真实。阙二义者指后文也。叹法
    中法譬双叹。时乃说之者。诸佛同出五浊。必
    前开三如今世尊。四十余年始显真实。久久
    稀疏故言时乃说之。久不说者。为人不堪
    故。时未至故。五千未遣故。今人已堪时已
    至。五千已去决定说大乘。故言时乃说之。
    优昙花者。此言灵瑞。三千年一现。现则金轮
    王出。表三乘调熟已后方说妙法授法王
    记。又隔跨酪生苏熟苏三味已后。乃说醍
    醐(云云)。观心观心即中。名为瑞。此观通一
    切法至实相。名为灵(云云)。汝等当信者。劝
    信无虚妄法也。此理至深。理与昔异。此言
    至妙。言与昔反。此行至普。行与昔乖。此人
    至胜。胜于昔劣。还指客作四种之麤而今
    皆妙。恐物生谤故劝信也。信无虚妄人说
    无虚妄法也。从随宜所说下。是开方便
    也。文为三。谓开释结。初明佛道随三种机
    宜说方便。故言随宜。而佛意在实物莫能
    解。故言意趣难解也。所以者何释也。举今
    佛之权能。释诸佛之方便。巧慧同故借此释
    彼。如我以无数方便者。诸佛开权亦如我
    也。是法非思量者。此有两义。或作结开权。
    或正作显实。结开权者佛意难知。唯佛与
    佛能了。禀教者谓三。诸佛知一耳。作显实
    者。即属后文。文为五。一标胜人法。二标出
    世意。三重示。四正释。五结成标人法者。举
    无分别法唯是佛所知。佛以无分别智。解知
    无分别法。即是显实法也。所以者何下。二标
    出世意者。为两。初总次分字。总者诸佛觉
    如实之相。乘此实道出应于世。秖令众生
    得此实相。唯为此事出现于世。曾无他事。
    除诸法实相。余皆名魔事。分字释者。一则
    一实相也。非五非三非七非九。故言一也。
    其性广博。博五三七九。故名为大。诸佛出
    世之仪式故名为事。众生有此机感佛。故
    名为因。佛乘机而应故名为缘。是为出世
    之本意。而今开三者。为一弄引耳。如人
    欲取先当与之。虽说种种道。其实为一乘。
    即此义也。舍利弗云何下。三重标者。将欲分
    别。更重提起为解释之端。又此大事佛所尊
    重。如释论中明。父王欲多闻太子名。数数
    说之无有厌足(云云)。诸佛世尊下。第四正释
    者。先出诸解。旧云。四一。谓果一。人一教一。
    因一。果一者。初两句据说者。后两句据受
    者。就说者。一往于前因门。略说果理。先开
    佛知见。卒终于后果门广显果理。示佛知
    见。约受者。先因门略开。始得悟解。后果
    门广得深入理趣。今不用此解。何者经明
    四句。皆云为令众生。语意悉主前机得益。
    非关化主。应作所化人开悟。那即分两句。
    作能化者开示耶。又正是因门说法。开三显
    一之时。那得分出两句为果门中说耶。果
    门因缘未会。那得预说。若尔六瑞初兴。佛
    未起定。应是略说。五千未去。应是广说。
    二处既其不然。果门安得如此。下方未出
    分身未集那得以因门二句为果门耶。次
    光宅云。初一句是开除开出。昔方便说三
    令除五浊。开出大乘觉悟知见道理。先虽
    为人开说此理。不说所以。更示况此理
    令生闻慧。虽闻未悟所以。更广分别开悟
    思慧。既信悟得意。即令发心学佛知见。令
    得修慧入佛知见道理。今亦不用。何者汝
    同旧命章云是果一。四句皆应作果义。云
    何用三慧消文。因果矛盾前后相违。又三
    慧多种。此经正破二乘。决定不用三藏中
    三慧。菩萨方便与二乘同者。盖是通意。又
    不可用。若作别三慧。是菩萨法都非佛法。
    若作圆三慧。圆三慧来开佛知见。消经不
    可。若作余三慧去经逾远。若作圆三慧。果
    一义不成。都不可用(云云)。次地论师云。第
    五恒沙得八分解。即三十心位为开。从初
    地至六地。见思尽解转分明如示。七地至
    八地。空有并观无碍如悟。十地为入。引经
    十地名为眼见。今亦不用。何者此经明开
    佛知见。佛以一切种智知。佛以佛眼见。开
    此智眼乃名佛知见。云何取第五恒沙生
    八分解犹未入地。称之为开。如此论开
    非开佛眼。如此之知非一切种智知。不
    与经会故不用(云云)。有人解。初句是理后三
    句是略解。谓八苦五浊障当果是闭。今教除
    五浊。佛果知见显故名开。秽累除而理显名
    清净。后三句是闻思修。难此同前。有人言
    三乘别教为开。三乘通教为示。抑扬为悟。
    法华为入。又人解。三乘通为开。抑扬为示。
    无量义为悟。法华为入。此二解擘三句向
    他经。裂一句置法华。擘裂穿凿伤害诬[言*罔]
    其过大矣。有人言。三十心是开。初地至六
    地为示。七地至九地为悟。十地为入。此
    人傍通挟别。作如此语。未见法华奇异
    何俟称叹耶。有人引华严缨珞仁王摄大
    乘十七地论五凡夫等皆有五十二位。地前
    有四十心。何不用之。此人谬引华严。华严
    不明十信。纵使诸部明地前四十心位者。
    皆非断道。何因用此解开佛知见。皆漫语
    耳。有人引释论四智总别一时而得。不应
    用此解开示悟入。开示悟入似有浅深。又
    四智位高。开示通浅深。此应非例。此人
    但见释论四智之一时。不见开示之一时。
    有人言。非空非有是开。能空能有是示。空有
    不二是悟。了空有不二而二是入。此人约
    二谛作解。尚不能拔出二乘。宁是法华一
    意。有人言。达三谛理为开。三谛分明为示。
    不见三谛一异为悟。任运顺流为入也。此
    人约逦迤三谛作义。尚不出菩萨法。宁是
    佛法。有人解。佛知见者。一切智总相为知。
    一切种智别相为见。此亦不然。释论明一切
    智是声闻智。道种智是菩萨智。一切种智是
    佛智。此是历别一切种智。非三智在一心
    中。何以二乘之知别佛之见。释圆佛知见
    耶。有人解。尽智烦恼清净名知。无生智因
    果。患累毕竟无生名见。此人取通家佛名
    教。解究竟佛。都不相应。如上诸师漫取诸
    经中语。都不见法华大意。法华论云。一无
    上义。除一切智更无余事。如经开佛知见。
    为令众生得清净故出现于世。二同义。声闻
    辟支佛。佛性法身平等故。如经欲示众生佛
    知见故出现于世。佛性法身更无差别。故三
    不知义。谓二乘人不知究竟唯一佛乘故。
    如经欲悟佛知见出现于世。四为令证不
    退转地现与无量智业故。如经欲令众生
    入佛知见故。论言次第。初开佛知见为无
    上。次示三乘同有佛性法身。虽明佛智无
    上。但恐佛独有。故第二明三乘同有。虽三
    乘同有。而二乘不悟。示其令知。虽知而
    不得不退。故第四令得不退。又一番约菩
    萨。开如前。示者诸菩萨有疑者。令知如实
    修行故。悟者未发菩提心令发心故。入者
    已发菩提心令入法故。第三番约凡夫。开
    如前。示者示其有法身佛性故。悟者令外
    道众生觉悟故。入者令入大菩提故。今师
    作四解不乖论。论句句释。今一句作四释。
    论明证不退转地。今作四位释。论知如来能
    证实。今作四智释。论明同义。今作观心释。
    论明不知究竟处。今作四门释(云云)。今释
    显实无量法皆一也。如玄义中十妙。则是十
    种一也。若和旧解且作四一。若无量一者。
    一色一香无非中道。此义可知。若作十一
    者。帖文整足虽不次第十义无减。所以者
    何。我以无数方便种种因缘演说诸法。此
    自是开权之文耳。从是法非思量分别之所
    能解显理一。唯有诸佛乃能知之显智一。
    唯以一大事者。小须分别。一则是理。大则是
    智。事则是行。理发智智导行。逐此义便是
    显行一。知见者。智知于理眼见谛法。谛
    法无为则无分别。以无为故而有差别。约
    此知见论开示悟入。以略拟广则有四十
    位。是显位一。又取结四句文明一。一即
    法身。大即般若。事即解脱。是秘密藏即显三
    法一。出现于世显感应一。但教化菩萨显
    眷属一。诸有所作显神通一。唯以佛之知
    见示悟众生。显利益一。但以一佛乘故。
    为众生说法。显说法一。经文印义信如符
    契。若略和旧作四一者。数同义异。旧云
    果一今言理一。依义依文。依义者。若无
    理一。众事颠倒悉是魔说。非复佛经。故须
    理一。依文者。文称佛知见。今取所知见。所
    见即谛所知即境。境谛即实相之理。故名理
    一。旧云因一今云行一。因语单义别。行一
    语通收得因果。故言行一。人一教一与彼
    同。今且从略说以四一消文。先释理一复
    为四意。一约四位。二约四智。三约四门。四
    约观心。一约四位者。谛境不可知见。约于
    智眼乃能知见。二智四眼不能知见。唯一切
    种智佛眼则能知见。经云为令众生开佛知
    见。不论佛果自知自见。若偏语佛果即失
    众生。若语众生则无佛知见。故不可偏取。
    三教行人。虽是众生。未有佛眼佛智故。
    不能知见实相。圆教四位亦是众生。又分
    得佛眼佛智。则众生义成。知见义亦成。故
    寄此四位以释理一。如瑞相中天雨四花。
    表万善同归得入四位乘四位华以趣佛
    果。故约位显理也。开者即是十住。初破无
    明开如来藏见实相理。何者性德之理。而
    为通别两惑之所染着。难可了知。初心
    能圆信圆受圆伏。而未能断不名为开。内
    加观行。外藉法雨助。破通别惑藏。显出真
    修性。知见朗然开发。如日出闇灭眼目有
    用。故名为开。缘修破惑故名使得清净。仁
    王云入理般若名为住。住于十住小白花位
    也。示者惑障既除知见体显。体备万德。法
    界众德显示分明故名为示。即是十行大白
    位也。悟者障除体显法界行明。事理融通更
    无二趣。摄大乘师云。如理智如量智。今理量
    不二故名为悟。即十回向小赤位也。入者事
    理既融自在无碍。自在流注任运从阿到茶。
    入萨婆若海。如摄大乘师云如理如量通
    达自在。如量知见能持众德。如理知见能遮
    诸惑。即是十地大赤位也。然圆道妙位一位
    之中。即具四十一地功德。秖开即具示悟
    入等更非异心。但如理知见。无有分别浅
    深之相。欲显如量知见故。分别四位耳。发
    心毕竟二不别。如是二心前心难。既云难
    易。即知初心与毕竟心。应有明晦浅深之
    别。犹如月体初后俱圆而有朔望之殊。四位
    知见皆明照实相。而说开入之异耳(云云)。二
    约四智者。今欲以圆教四智对于四位。不
    如般若中通教释也。一道慧见道实性。实
    性中得开佛知见也。二道种慧。知十法界
    诸道种别解惑之相。一一皆示佛知见也。三
    一切智。知一切法一相寂灭。寂灭即悟佛知
    见也。四一切种智。知一切法一相寂灭相。
    种种行类相貌皆识。即入佛知见也。又道慧
    如理名开。道种慧如量名示。一切智理量不
    二称悟。一切种智理量双照为入。此亦约
    实理无浅深中。而浅深分别也。三约圆教
    四门。横释四句者。空门一空一切空。即开。
    佛知见。有门一有一切有。即示佛知见也。
    亦空亦有门。一切亦空亦有。即悟佛知见
    也。非空非有门。一切非空非有。即入佛知
    见。能通则四。所通则一。开示悟入是能通之
    门。所知所见是所通之理也。四约观心释者。
    观于心性三谛之理不可思议。此观明净名
    为开。虽不可思议。而能分别空假中心。宛
    然无滥名为示。空假中心。即三而一即一
    而三。名为悟。空假中心。非空假中。而齐
    照空假中。名为入。是为一心三观而分开
    示悟入之殊也。所以四种释者。见理由位
    位立由智。智发由门门通由观。观故则门
    通。门通故智成。智成故位立。位立故见理
    见理故名为理一也。从舍利弗是为诸佛
    以一大事下。即是结成理一义也。昔方便
    教。亦得义论开示悟入而非佛知见故是
    权。今明佛知见故是实。实即理一也。从告
    舍利弗如来但教化菩萨是明人一。就昔方
    便。谓教化三乘。理实而言但化菩萨。如彼
    穷子自谓客作贱人。长者所观实为己子。即
    是人一也。从诸有所作常为一事。光宅称教
    一。今言行一。诸三乘众行名之为诸。为圆
    故诸。即是一事。此行何所至到。唯趣佛之
    知见。即是行一意也。亦可持此为教一。若
    就教主为言。诸有所作唯以教化为事。
    此教一为便。若就行人为语。所作之事事
    作即是行。今取此便呼为行一也。然四句
    皆二义。至如理一中。若取能知见。即位一
    为便。所知见理一为便。人一句中若取教
    化教一为便。若取菩萨人一为便。教一句
    中。若取以一佛乘而为众生说法。此教一
    为便。若取乘运之义行一为便。四句通然
    逐便释耳。从但以一佛乘者。光宅为因一。
    今言教一。圆顿之教。名一佛乘。故序品云。
    说大乘经即是教义也。自别教已去。皆名
    有余之说。即不了义非佛一乘。光宅云。无
    缘觉声闻之二。无偏行菩萨之三。又有人云。
    无菩萨缘觉为无二。无声闻为无三。若
    作此解。秖是无三藏诸乘存于通乘。何
    关一佛乘耶。有人言。无缘觉为无二。无
    声闻为无三。存于菩萨大乘。若尔秖无三
    藏中二乘。不无三藏中菩萨。此存有余何
    关佛乘。何处经论以声闻为第三。既无此
    次第都是妄说。若依汝解。无二是无缘觉。
    无三是无菩萨。第一是声闻应不被无。若
    如此者则大倒乱。今言但以一佛乘者。纯
    说佛法之圆教乘也。无余乘者。无别教带
    方便有余之说。无二者。无般若中之带二。无
    三者。无方等中所对之三也。如此二三皆
    无。况三藏中三耶。从舍利弗一切十方诸佛
    法亦如是。即是第五总结。三世佛章各明
    教一行一。后总论人一理一。在文可见。若
    当章自作四一者亦得。而不及总文显也。
    菩萨缨珞经第十三。明九世佛。过去三世佛。
    现未亦尔。未来三世佛者。古佛慈悲入未来。
    作种种形度众生者是。未来现在佛者。当
    受未来记者是。未来未来佛者。当佛转次
    受记者是。过去准此可知(云云)。现在现在佛
    者。当化主者是。现在未来佛。次补者是。现在
    过去佛。古佛垂迹者是。从过去诸佛章。此
    中应具六义。但出二种。一开方便。二显真
    实。两则指上。两则指下。以无量无数方便
    者。明开权也。是法皆为一佛乘故明显实
    也。例上一佛乘即是教一。从诸佛闻法。是
    虽闻于法。法被众生兼得人一。究竟皆得
    一切种智。种智所知即是理一。能知即是行
    一。虽不次第四一兼足也。从未来佛章亦
    有二义。指上指下兼即具六(云云)。从现在
    佛门正是化主。初标佛出之意。如诸佛章
    中唯以大事因缘出现于世。此亦如是唯
    为饶益安乐众生而出于世也。次开权次
    显实。又具四一也

    妙法莲华经文句卷第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