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经疏部二>妙法莲华经文句卷第三下
  • 一切法非权非实者。文云。非如非异。又云。
    亦复不行上中下法有为无为实不实法。非
    虚非实如实相也。若一切法皆权。何所不
    破。纵令百千种师。一一师作百千种说。无
    不是权。如来有所说尚复是权。况复人师
    宁得非权。如前所出悉皆权也。若一切法
    皆实者。何所不破。唯此一事实。余二则非
    真。但一究竟道。宁得众多究竟道耶。如前
    所出诸师。皆破入实。宁复保其樔窟耶。若
    一切法亦权亦实。复何所不破。一切悉有
    权有实。那得自是一途非他异解。一一法
    中皆有权实。不得一向权一向实也。若一
    切法非权非实。复何所不破。何复纷纭强
    生建立。直列名尚自如此。遥观玄览旷荡
    高明为若此。况论旨趣耶。今就有权有实
    句更开十法。就十法中。为八番解释。一列
    十名。二生起。三解释。四引证。五结十为三
    种权实。六分别三种权实照三种二谛。七
    约诸经判权实。八约本迹判权实。一列名
    者。谓事理。理教教行缚脱因果体用渐顿开
    合通别悉檀。即是十种名也。二生起者。从无
    住本立一切法。无住者理也。一切法者事
    也。理事故有教。由教故有行。由行故有缚
    脱。由脱故成因果。由果故体显能用。故
    有渐顿之化。由开渐顿故有于开合。开合
    故有通别之益。分别两益故有四悉檀。是
    为十章次第(云云)。三解释者。理是真如。真如
    本净。有佛无佛常不变易故。名理为实事
    是心意识等起净不净业改动不定故。名
    事为权。若非理无以立事。非事不能显
    理。事有显理之功。是故殷勤称叹方便。理
    教者总前理事皆名为理。例如真俗俱称
    为谛。诸佛体之而得成圣。圣者正实也。
    欲以己法下被众生。因理而设教教即权
    也。非教无以显理。显理由教。是故如来称
    叹方便(云云)。教行者依教求理则生正行。行
    有进趣深浅之殊。故行名权也。教无进趣
    深浅之异。故教名实也。非教无以立行。非
    行无以会教。会教由行。是故如来称叹方
    便(云云)。缚脱者。为行违理则缚。缚是虚妄故
    称权。为行顺理则生解。解冥于理故称
    实。非缚无由求脱。得脱由缚。如因尸
    渡海。尸有济岸之力故。称叹方便。因果
    者。因有进趣暂用故名权。果有克终永证
    故为实。无果因无所望。无因果不自显。
    是以二观为方便道。断惑成因得入中道
    解脱之果。若非二观岂契中道。果由因克
    故。称叹方便。体用者。前方便为因。正观入
    住为果。住出为体用。体即实相无有分别。
    用即立一切法差降不同。如大地一生种种
    芽。非地无以生。非生无以显。寻流得源
    推用识体。用有显体之功故。称叹方便。
    渐顿者。修因证果从体起用。俱有渐顿今
    明起用。用渐为权用顿为实。若非渐引
    无由入顿。从渐得实故称叹方便。开合
    者。从顿开渐渐自不合亦不合顿。故名为
    权。渐令究竟还合于顿故名为实。由开
    故合。开有合力从开受名。故称叹方便。通
    别益者。通则半字无常之益。别即满字常住
    之益。然常益道长。喜生退没故。以化城接
    引。生安隐想。然后息化引至宝所。若无半
    益不得会常。半有显满之功故称叹方
    便。四悉檀者。三是世间是故为权。第一义
    是出世是故为实。非世不得出世。由三悉
    檀得第一义。是故如来称叹方便。当用四
    句释十番权实。三番是他经意。一番是此品
    意(云云)。四引证者。此十义通大小教。亘一切
    法。且引今经。不如三界见于三界。三界
    者是事。不如三界见者理也。诸法寂灭不
    可言宣是理。方便力为五比丘说是教。若
    闻此经是善行菩萨道证教行也。又汝等
    所行是菩萨道。佛子行道已。来世得作佛。
    又种种因缘而求佛道。但离虚妄名为解
    脱。未得一切解脱。尽行诸佛所有道法。道
    场得成果(云云)。我以佛眼观见六道众生。
    始见我身闻我所说。即皆信受入如来慧。
    除先修习学小乘者(云云)。穷子初逃中间客
    粪后则付财。初息化城后引宝所。种种欲
    种种性相忆念等。此通引一部为证。今别
    引一品。虽不次第十文具足。诸佛智慧甚
    深无量。其智慧门难解难入者。一切事理境
    智等。悉名为实。施设诠辩阿含言教悉是智
    慧门。此证理教论权实。难解难入。一切声
    闻支佛不能知者。即是缚脱论权实。所以
    者何。佛曾亲近至名称普闻。即是教行论权
    实。成就甚深至意趣难解。即是体用论权
    实。吾从成佛已来者。成佛即是果。果必有
    因。即是因果论权实。种种因缘譬喻。至令
    离诸着。即是渐顿论权实。所以者何。如
    来方便知见皆已具足。即是开合论权实。诸
    佛为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为令众生开
    示悟入佛之知见故者。是为利益论权实。
    取要言之佛悉成就。即是三悉檀成就也。
    止止不须说。即是第一义悉檀。是为四悉
    檀论权实。所以者何。佛悉成就第一希有。
    至诸法实相。即是理。所谓诸法如是相者。即
    是事。是为理事论权实。此一段长行明五
    佛权实。佛佛皆尔。然法华论解诸佛智慧甚
    深。为证甚深。甚深有五。谓义甚深。实体甚
    深。内证甚深。依止甚深。无上甚深。无上甚
    深。谓证大菩提也。名智慧门为说阿含义
    甚深。此与理教权实意同。论解佛曾亲近
    百千佛。为修行甚深。勇猛精进名称普闻。
    为增长功德甚深。此与教行权实意同。论
    解成就甚深未曾有法。为微妙事甚深。意
    趣难解等。为无上甚深入甚深此与体用权
    实意同。论解吾从成佛已来。为说如来功德
    成就法。此与因果权实意同论解无数方便
    者即是教化成就说法成就。此与渐顿权实
    意同。论解如来方便知见。乃至深入无际
    等。是自身成就不可思议境。胜余一切菩
    萨。此是明利也。论解能种种分别。悦可众
    心等。是言语成就。此是益也。与利益权实
    意同。论解取要言之止不须说等。为可化
    众生成就。此与四悉檀分别可化不可化意
    同。论解唯佛与佛乃能究尽。为无量福成
    就诸佛能知。谓如来法身之体不变故觉。能
    自证成就。能随顺众生。说一切诸法相等。
    此与理事权实意同。彼论解佛经。今疏冥
    符二圣。可谓与修多罗优波提舍皆合也。
    五结权实者。此十种通四教。合四十权实。
    若三藏中自证十法。名自行权实。说己十
    法利益众生。名化他权实。化他之十皆合
    为权。自行之十皆合为实。名为自他权实。
    余三教十法。束为三种权实亦如是。又当
    教各以事理教行缚脱因果四种。为自行权
    实。各以理教开合二种。是化他权实。各以体
    用渐顿通别悉檀四种。为自他权实。其名虽
    同其义各异也。别结者。三教若通若别。当分
    皆是化他权实。随他意语故。圆教若通若别。
    当分皆是自行权实。随自意语故。化他之三
    皆名为权。自行皆名为实。次结成四句。随
    他意语者。即一切法权。随自意语者。即一切
    法实。双取即一切法亦权亦实。双非即一切
    法非权非实。次结成三番释品者。若自行自
    意者。此文称道场所得法。大经云修道得
    故。摄大乘称如理如量智。皆是圆教自行权
    实随自意语。佛虽能于此不可说法方便能
    说。而众生不堪。若发轸单说此法。取众生
    者。即不能得也。故言不可说不可说也。复
    置此事。以自行权实。共别教权实。共取众
    生者。大机利者直得。钝者曲得。小机利钝俱
    不得。盖华严意也。复置此事。单用三藏权
    实。取众生者。大机利钝者。密得显不得。小
    机利钝者。但保于证取亦不得。盖三藏意
    也。复置是事。合用四种权实。共取众生者。
    大机利钝者曲直俱得。小机利钝者。保证俱
    不得。盖方等意也。复置是事。舍三藏权实。
    用三种权实。共取众生者。大机利钝俱得。
    小机利钝保证俱不得。盖般若意也。复置
    是事。舍三种权实。单用圆教自行权实取
    众生者。大小机利钝俱得。盖法华意也。如来
    智慧靡所不达。明照时宜用与可否。故释
    品云。方者诸方法也。便者善巧用也。巧用
    方法取众生得。是故殷勤称叹方便。复次
    如来自证权实俱不可说。愍念众生说自
    证之权为门。于物非宜。众生不能得入。
    故自证亦不可说。说别权实为门。利者
    得入钝者不入。于物非宜别权实亦不可
    说。说三藏权实为门。利者密入。钝者亦
    不入。于物非宜亦不可说。说三种化他权
    实为门。利者得入钝亦不入。于物非宜亦
    不可说。说二种化他权实为门。于利者得
    入。钝亦不入亦不可说。于物非宜。舍三
    种化他权实。但说自行之权。于利者钝者
    俱得入。从始至终以方便为门。是故如来
    称叹方便。释品云。方便为入实之门。即此
    意也。前一番。明如来能知方便能用方便。
    此一番明行者能随顺方便(云云)。复次如来
    自证修道所得于一切方便即是真实。而
    此真实不可得说。虽能说之众生不能即
    实。以方便力。带不即说一即利者能即
    钝不能即。又纯说一不即。利者密即钝者
    不即。又带三不即说一即。利者能即钝者
    不即。又带二不即说一即。利者能即钝者
    不即。又废三不即。纯说一切即。利钝者俱
    能即。于方便得见真实。上两意用方便从
    方便。此一意即方便即真实。真实即圆因。
    圆因即自行之方便。如此自行方便今始证
    入。上释品云。方便者即是真实。从自行方
    便得名。故言方便品。六分别照谛者。前既
    通别当分结束权实。今还约此智照义则易
    见。若通以十种。明自行二智者。即照随智
    二谛也。通用十法逗缘者。即照随情二谛
    也。若束四为二者。即照随情智二谛也。若
    当分照谛者。事理教行缚脱因果悉是自证。
    即照随智二谛也。理教开合此两属化他。
    即照随情二谛也。体用渐顿通别悉檀四通
    自他。即照随情智二谛也。三教照谛准此
    可解。又三藏三十种二智。是化他二智。皆
    照随情二谛若通别六十种。是自他二智。即
    照随情智二谛也。通教或时与前三藏。共
    为随情二谛。若圆教三十种权实。是自行二
    智。照随智二谛。又三教若通若别。皆是逗
    缘。悉是化他二智。照随情二谛。圆教若通
    若别。皆是自行二智。即照随智二谛。若束
    三教之实为权。束圆教之权为实。即自他
    二智。照随情智二谛也。七约诸经者。华严
    论教但是满字。论时但是乳。论法是一自
    行一化他。若对人但是菩萨。二乘聋哑生身
    菩萨亦未能发自行之权随智之实。若依
    今经文。未曾向人说如此事。约三藏者。
    若论教唯是半字。若论法是一种化他。若论
    时即是酪。若依今文。住立门外着弊垢衣。
    执除粪器。二乘人耳。约方等教。若论教对
    半论满。若论时并酪明苏。若论法有三
    种化他一种自行。若依今文。心相体信入出
    无难。约般若。若论教带半论满。若依时
    挟生而熟。若依法则有二种化他一种自
    行。若依今文。出内取与皆使令知。约法华。
    论教废半论满。若论时纯是醍醐。若论法
    唯有自行。若依今文开权显实。此实我子
    我之所生我实是父。付以家业授记作佛。
    前教不说者。今皆发之。正直舍方便。但说
    无上道。故是自行之权。故言方便品。自余或
    是自他二智。或化他二智。复次华严对二菩
    萨。说一自一他。不拟二乘不闻不解。三
    藏对二乘说一化他。不拟菩萨故无自
    行。方等具对小大。对二乘。说两化他。对菩
    萨说一自一他。般若亦对三。说一自二他。
    对二乘说一他对菩萨说一自一他。法华
    普对机熟者。但明一自不复论他。文云菩
    萨闻是法。疑网皆已除。千二百罗汉。悉亦
    当作佛。一切众生悉入自行之方便。故言
    方便品(云云)。八本迹者。如来本地久已证得
    一切权实。名为自行。中间垂迹亦作兼带
    等说。今日垂迹寂灭道场。带别化他说自
    行。次说一化他。次说三。次说二。次说废三
    等。皆名化他权实。束本权名实。束迹实
    名权。即是自他权实也。结此则有四句。一
    切实一切权。一切亦权亦实。一切非权非实
    (云云)。身子本证一切权实即自行。迹在鹿苑
    单受化他。在方等受一被三折。在般若
    带二转一。至法华废三悟一。皆是化他权
    实。束本权为实。束迹实为权。即自他权
    实亦具四句(云云)。若从佛迹说。亦是化他之
    权实。亦称方便品。若从引入圆因。自行亦
    是方便品。若从身子迹权。亦是方便品。若
    从身子迹入实。亦是方便品。为此诸义故
    称方便品也
    ○从此品下。讫分别功德品十九行偈。或
    至偈后现在四信弟子文尽。名为正说分。若
    作两正说。从此下讫授学无学人记品。是迹
    门正说。今且逐近就迹门正说更为两。一
    纵此下。是略开三显一。二从告舍利弗汝已
    殷勤下。是广开三显一
    ○略更为二。初从尔时世尊下。是略开三
    显一。二从尔时大众下。是动执生疑。略开三
    显一。有长行偈颂。长行为二。一寄言叹二
    智。二绝言叹二智。若不措言则无能知者。
    虽复称扬言不能尽。诸佛二智如前说(云
    云)。寄言为二。一明诸佛权实。二明释迦权
    实。诸佛道同是故俱叹。上光照他土。弥勒横
    问。文殊引古大众竖闻。正表于此故发轸
    定起。即明诸佛道同也。就叹诸佛文为
    三。一双叹二双释三双结。就双叹中先经家
    提起次正叹。尔时者。当尔之时也。佛常在
    定何故言起。此有所示。往古诸佛说此经
    时。必前入无量义即入法华。今佛亦尔。此
    示世界悉檀哀从定起。履历法缘二俱审谛。
    说必不谬增长物信。此示为人悉檀哀从
    定起。佛寂而常照。尚须入定方乃说法。况
    复散心妄有所说。此是对治悉檀。哀从定起。
    入定缘理安心实相。出定令他安心实相。
    此是第一义悉檀。哀从定起。安此四法故
    言安详而起也。告舍利弗者。小乘中智慧
    第一。将欲因其破小智显大智。废会开覆
    凡十种。如玄义中说。此乃经家提起之文。法
    华论云。佛入甚深三昧正念不动。如实智
    观。从三昧而起。现如来得自在力故。如来
    入定无能惊忤故。论与今义相应。第(一义)悉
    檀出过世间。故无能惊忤。四悉檀无障碍
    故得自在(云云)。加趺坐者。古往微尘恒沙诸
    佛。及弟子尽行此法故。又加趺起恶觉。尚
    生他敬心。况入深境界。而不适悦天人耶。
    又非世受用法。不与外道共。能破魔军烦
    恼故。又能生三种菩提道故。私谓此是四
    悉檀意也。问。余经云系念在前者云何。答。
    背色想生死烦恼境界在后故。观寂灭涅
    槃所缘。在前故应作四解(云云)。问。云何在
    面。答。凡人于面起欲能生猗乐。然后遍身。
    又九处流秽。面有七孔以不净治欲。故系
    缘在面(其一)又六识在面心多上缘。表一切
    贤圣尚空与空相应故。系缘在面(其二)又若
    观于面则能分别六识。为分别故故系缘
    在面(其三)又身有六分头面为胜。表诸法中实
    相第一。第一法故系缘在面(其四)就双叹二
    智。先叹实次叹权。实者诸佛智慧也。非三
    种化他权实故言诸佛。显自行之实故言
    智慧。此智慧体即一心三智。甚深无量者。即
    称叹之辞也。明佛实智竖彻如理之底故
    言甚深。横穷法界之边故言无量。无量甚
    深深高横广。譬如根深则条茂源远则流长。
    实智既然权智例尔(云云)。其智慧门即是叹
    权智也。盖是自行道前方便。有进趣之力故
    名为门。从门入到道中。道中称实道前谓
    权也。难解难入者叹权之辞也。不谋而了无
    方大用。七种方便不能测度。十住始解十地
    为入。举初与后中间难示难悟可知。而别
    举声闻缘觉所不能知者。执重故别破之
    耳。法身本意元以自行权实拟之。无机逃
    走故言不知。华严顿照聋哑瞽聩故言不知。
    方等弹斥保住草庵故言不知。般若转教无
    心悕取一[歹*食]之意故言不知。今大机启发
    放光动地。彼此今古诸佛道同。由怀疑惑故
    言不知。利根菩萨节节能知。钝同二乘是
    亦不知也。门者光宅取二乘方便。为今经智
    慧门。此须与夺。若尔即是得门。云何如来破
    言不知。不知者则非门也。与者此是最浅之
    能永不识所(云云)。今解自有方便智慧为门
    得入佛智慧。如璎珞云。二观为方便道。得
    入中道第一义谛。亦是三教各各有四门。为
    方便得入中道。光宅之解于二观中秖是
    一观。于十二门秖是一门(云云)。又方便智慧
    为门得入方便智。即是三教各各四门齐教
    入证也。自有佛智为门得入佛智慧。如
    上说圆因称方便品。即是自行观智为门。
    即是今经所叹其智慧门。圆教四门即其一
    也。自有实为门入方便智双照二谛即其
    义也。如此释者丰富开阔。何如光宅区区一
    种耶。若依论以阿含为门。此须开拓诸
    教准观可知(云云)。从所以者何下。光宅云
    叹释迦章。今推文意是双释诸佛二智也。
    佛曾亲近至尽行道法。是释诸佛实智。良
    由外值佛多禀承至要故。实智甚深。良由
    内行纯厚尽行道法故。实智无量。无量则
    释横广。甚深则释竖高也。勇猛精进名称
    普闻。是释诸佛权智。其智慧门难解难入。
    良由勇猛精进能入难入之门。既入门已泽
    被无疆物钦胜德。故名称普闻。亦可分句
    勇猛精进能入法门。即释权智深。名称普闻
    即释权智广。观权文无深广之语。例实智
    此义则成(云云)。从成就甚深下。双结诸佛二
    智。称理究竟故言成就。到彼岸底故言甚
    深。此结成实智也。称机适会故言随宜。非
    七方便所知故言难解。此结成权智也。随
    情则翳理故言难解。了义故意显故言易
    知。摄大乘云。了义经依文判义。不了义经
    依义判文即斯义也。有时解成就甚深未曾
    有法。结自行权实。随宜所说意趣难解。结
    化他权实(云云)。从吾从成佛已来者。是叹释
    迦权实。旧云释迦权实各各叹。谓吾从成佛
    下。是叹权。所以者何。是释权如来知见广
    大下。是叹实。从无量无碍下。是释实。从
    如来能种种分别下。是结叹实文。旧料拣前
    后有三意。一合叹诸佛二智者。明二智体
    同。开叹释迦二智者。明二智功用有异。二
    明垂迹之本。故诸佛先叹实。明显本之能。
    故释迦先叹权。三诸佛显自行。先须得实。
    释迦明化他。先以权引童蒙。而互现出没
    者。将明体圆不可偏存。存则失旨也。今谓
    不尔。但依文次第于义易解。不须曲辩。
    又汝云诸佛道同。云何异解。如人善赞孝
    顺而打掷父母(云云)。就释迦文亦为三。初
    双叹次双释后双结。吾从成佛已来叹实智。
    若实智不圆佛道不成。既云成佛。一成一
    切成。即是叹实智也。种种因缘下。是叹权
    智。四十余年以三种化他权实逗会众生。故
    言种种因缘也。譬喻者。小乘中以芭蕉水
    沫为譬。大乘中以干城镜幻等譬。依诸论
    者以小乘譬乳。大乘譬醍醐也。广演者。能
    于一法出无量义也。无数方便者。即七种
    方便也。引导众生令离诸著者。说散十
    善离三途着。说净十善离欲界着。说三
    藏离见思着。说菩萨法离涅槃着。说佛
    法离顺道法爱着。从所以者何。是双释二
    智也。如来半句即是释实智。从真如实相
    中来。而得成佛道故名如来。即释成实
    智也。方便即是释权智。由于方便善巧故
    能种种因缘。知见波罗蜜者。即是双举权实
    知见也。一切种智名实知。佛眼名实见。道
    种智名权知。法眼名权见。悉到事理边故。
    悉名波罗蜜。皆已具足者。权实悉究竟也。若
    不作双释之意。那忽言皆已。皆已者双释
    意显也。从如来知见广大深远。即是双结释
    迦二智也。如来知见如前说。广大明横深
    远明竖。如此实智非横非竖。寄言往叹论
    其横竖照无限极。如函大盖大也。无量无
    碍下。即是结权智也。自行之权道前方便
    约诸法门。故知是结权智明矣。实智无若
    干也。光宅以此释实智。非但光宅不识实
    智。梁代皆不知其无碍慧无若干也(云云)。
    无量即佛地四等也。无碍即佛地四辩也。能
    于一辞一义。旋出无量乐说不穷。比于别
    通菩萨。如甲上土方地。力即十力。畏即四
    无所畏。禅尽禅之实相。定即首楞严定。三昧
    即王三昧。深入无际者。结成竖深。成就一
    切未曾有法结成横广。从舍利弗如来能种
    种分别下。旧将结成前权实。今用起后将
    欲绝言。更举权实为绝叹之由。文为二。
    初举绝叹之由。次指绝言之境。郑重者表
    殷勤也。如来能善分别。巧说诸法者。即举
    权也。言辞柔软悦可众心者。举实也。何以
    得知。上见他土说顿云。其声清净出柔软
    音下。身子领解云。闻佛柔软音深远甚微
    妙。据前后两文。知是举实智也。前叹中
    前实后权。今何意前权后实。明前欲寄言
    故从实而舒权今欲绝言须卷权归实耳。
    从取要言之是指实境。要者[卄/吴]过于实也。
    无量无边未曾有法是指权境。又举要是创
    指之端。无量无边是指权。未曾有法是指
    实。言此二法佛悉成就。修道得故此那可
    说。若单明一事不应言悉。既双指权实
    其意明矣。止者下。第二即绝言叹也。印师云。
    欲因止生其疑请之心也。观师云。实法难
    知故先抑止惊其常情。今明此法深寂言语
    道断。体不可说故止而叹之。设慈悲为说
    闻不能解。伤其善根是故止也。从所以者
    何下。是释止叹之意意为两。一就佛是最
    上人成就修得最上法故不可说。次明甚
    深境界不可思议故不可说。就佛成就下。
    明上人权实横满不可说。从唯佛与佛下。
    明上人权实竖深不可说。成就对不成就。
    乃至难解对不难解。即是横明成就。修道
    得故故不可说。唯佛与佛乃能究尽者。初
    中分获未尽其源。如十四日月光用未普。
    独佛与佛究竟边底。如十五日之月。体
    无不圆光无不遍。如此竖深修道得故。故
    不可说。从诸法实相下。即是甚深境界不
    可思议故不可说。光宅云。初一句标二智章。
    诸法标权智境。三三非一故言诸法。三法
    之中其教最显。教必逗机仍有其人。故知三
    三是权也。实相者是实智境。一理非虚故言
    实相。四一之中遍举一理。理是本故故是实
    也。中有九句还释上两章耳。前五句释权
    章。如是相者。三乘言教揽而可别也。如是性
    者。三乘教性分不可移易也。如是体者。三
    乘之教八音章句各各有体。菩萨教以六度
    为体(云云)。如是力者。三乘教用训导之力也。
    如是作者。三乘教被前人有造作也。广实
    智境略不牒章。实境有四一。以四广其一
    理。如是因者。境生真解为因。万善望果也。
    如是缘者。境发实智为缘。以因所望处为
    果。果起酬因为报。后二句双结。初句结权。
    本即举相末即举作。次句结实。究竟即结
    因。等即结报也。北地师云。三乘法皆有相
    性果报本末也。瑶师云。如是相性此释智慧
    照用。三乘萌异为相。必尔成三为性。发心
    为体随心。所堪为力。力有所造为作。作
    行招果为因。因者语其已分。所由为缘。缘
    者语其外力。遂克为果。酬因为报。相为本
    报为末。终同一致为究竟等也。如是者。其
    事不差也。畅师但约佛上作。相者十力各
    有相貌也。性者。从根各有所习。所习不改
    谓之为性。是性力境也。体者。根性不同
    所欲亦异。言其心用缚着故以体为名。此
    欲力境也。力者。定别名也。神通变动非定
    不运。镇心静乱非定不寂。故力为禅定境
    也。作者。是业。即业力境也。因者。道为因能
    至涅槃。即至处道力境也。缘者。缘宿命力境
    也。果者。据今因所召果在未来。是天眼力
    境也。报者。今报以望往因据即漏尽力境
    也。故语报是漏尽也。本者是相末是报。总
    而望之都是处非处力境也。上来诸释非不
    一途。然于理不通于文不允。文不允者
    经云诸法。何法不收岂止三乘耶。理不通者。
    经云实相何所不在。而但在因果体。若实
    独在于佛佛则不权。权独在三乘。三乘则
    永无实。若三乘但为五。则权法不足复全
    无实。若四句但在佛佛全无权。实亦不足。
    义不涉于凡夫。则诸法之文。便是无用。实
    相不遍实相外别更有法。如此等过故皆
    不用也。释论三十一。明一一法各有九种。
    一各有体。二各有法如眼耳虽同四大造
    而眼有见用耳无见功。如火以热为法而
    不能润也。三各有力。如火以烧为力水
    以润为力。四各有因五各有缘。六各有果
    七各有性。八各有限碍。九各有开通方
    便。达磨郁多。将此九种会法华中十如。各
    有法者。即是法华中如是作。各有限碍者。
    即是法华中如是相。各有果者。即是法华
    中如是果如是报也。各有开通方便者。即是
    法华中如是本末究竟等。余者名同可解。今
    明此境为二。初一句略标权实章如文。次
    十句广释权实相。今作四番释。一约十法
    界。二约佛法界。三约离合。四约位。经云
    诸法。故用十法界释也。经云佛所成就第
    一希有之法。故用佛法界释也。经云止止
    不须说。我法妙难思。故用离合释也。经云
    唯佛与佛乃能究尽。故用位释也。约十法
    界者。谓六道四圣是为十法也。法虽无量
    数不出十。一一界中虽复多派。不出十如。
    如地狱界。当地自具相性本末。亦具畜生
    界相性本末。乃至具佛法界相性本末无
    有缺减。故毘昙毘婆沙第七云。地狱道成
    就他化天法。即是其例余九法界亦如是。当
    知一一界皆有九界十如。若照自位九界十
    如皆名为权。照其自位佛界十如名之为
    实。一中具无量。无量中具一。所以名不可
    思议。若照六道三圣五如为权。若照佛界
    四如为实。当分历历此则可说可示。何俟
    止止绝言叹也。所以一中无量。凡夫虽具绝
    理情迷。二乘虽具舍离求脱。菩萨虽具照
    则不周名不了了。如来洞览横竖具足。唯独
    自明了。余人所不见不可宣示。止止绝言
    其在此耳。上玄义中已说今不具记(云云)。二
    约佛法界释者。佛界非相非不相。而名如
    是相。指万善缘因。故下文云众宝庄校即
    其义也。佛界非性非不性。而名如是性。指
    智慧了因。故下文云有大白牛也。佛界非
    体非不体。而名如是体。指实相正因。故下
    文云其车高广也。佛界非力非不力。而名
    为力。指菩提道心慈善根力等。故下文云
    又于其上张设幰盖也。佛界非作非不作。
    而名如是作。指任运无功用道。故下文云
    其疾如风也。佛界非因非不因。而名如是
    因。指四十一位。故下文乘是宝乘游于四
    方也。佛界非缘非不缘。而名如是缘。指一
    切助菩提道。故下文又多仆从而侍卫之。
    佛界非果非不果。而名如是果。指妙觉朗
    然圆因所克。故下文直至道场也。佛界非报
    非不报。而名如是报。指大般涅槃。故下文
    得无量无漏清净之果报也。佛果非本非
    末。而言本末。本即佛相末即佛报。是自行
    权也。佛界非等非不等。而言究竟等。指于
    实相。故标章云实相也。是自行之实也。即
    实而权故言本末。即权而实故言为等。此
    是如来自行权实最为无上。无上相乃至无
    上果报。横广竖深而无有上。故标章云诸法
    实相也。例亦应言诸法实性实体实力。乃至
    应言实究竟等。但略举一而蔽诸耳。如来
    遍照横竖悉周如观掌果。秖为凡夫如双
    盲二乘如眇目菩萨夜视蒙胧不晓。不可
    得说。止止绝言其意在此耳。三约离合者。
    若佛心中所观。十界十如皆无上相。乃至无
    上果报。唯是一佛法界。如海总万流。若千
    车共一辙。此即自行权实。若随他意则有九
    法界十如相性等。即是化他权实。化他虽复
    有实皆束为权。自行虽复有权皆束为实。
    此即自行化他权实。随他则开。随自则合。横
    竖周照开合自在。虽开无量无量而一。虽
    合为一一而无量。虽无量一。而非一非无
    量。虽非一非无量而一而无量。唯佛与佛
    乃能究尽。凡夫则诽谤不信。二乘则迷闷不
    受。菩萨则尘杌未明。为此义故止止绝言
    (云云)。四约位者。如是相者一切众生皆有实
    相。本自有之。乃是如来藏之相貌也。如是
    性。即是性德智慧第一义空也。如是体。即是
    中道法性之理也。是为三德通十法界位
    位皆有。若研此三德入于十信位。则名如
    是力如是作。入四十一地。名如是因如是
    缘。若至佛地名如是果如是报。初三名本。
    后三名末。初后同是三德。故言究竟等。初
    位三德通恶通善通贤通圣通小通大通
    始通极。虽在恶而不沈。虽在善而不升。
    虽在贤而不下。虽在圣而不高。虽在小
    而不窄。虽在大而不宽。虽在始而非新。
    虽在极而非故。故是不可思议。不可得说
    止止绝言耳。复次三德究竟等者。十界相性
    权实开合差别若干。以平等大慧如实观
    之。究竟皆等。若迷此境。即有六界相性。名
    为世谛。若解此境。即有二乘相性。名为真
    谛。达此非迷非解。即有菩萨佛界性相中
    道第一义谛。若以此慧。等于俗谛。俗谛非迷。
    等于真谛。真谛非解。非解非迷。双非迷解。
    但名平等。若双照者。权即是实。实即是权。
    虽二而不二。亦名究竟等也。又权实不二
    之境。七种方便。不能以不二智等不二之
    境。唯有诸佛以不二智等不二境。故言究
    竟等。又今大乘机动。不明九界性相。直说
    一切性相悉入佛界性相。昔教不说。谓昔
    不与今等今教说之。知昔与今等。故言
    究竟等。初约惑解等。次约人等。后约教等。
    说此甚广。记者不能委悉耳。若就绝言绝
    思。明不可思议。释论七十九云。不可思议
    名不决定。出一切心心数法。出一切言语
    道。不能行不能到。故名不可思议。若就
    譬喻明不可思议。如释论十四。不以败坏
    色得趣平等道。观色不异乃能等于大乘。
    如明与暗共合。而汝不见谓明暗异。欲知
    其义如彼月光。又日出时暗不向十方。暗
    常在无所归趣。明亦如是与暗共合。生死
    与道合。道即是生死。佛之所尽已尽所度已
    度。皆不可思议。诸经诸论此例甚多。若就事
    中不可思议者。如阿含经明四不可思议。
    谓众生世界龙佛。众生从何处来向何处
    去。为底而生为底而死。世界为有边无边。
    为可断不可断。为天龙人鬼谁所造耶。阿
    含云。一士夫于王舍城拘絺罗池侧。思惟世
    间边无边。见四兵入藕丝孔。自惊我狂耶。
    世无此狂。问佛。佛言非狂是脩罗。为诸天
    所逐退入藕丝孔藏。此乃世间思惟非涅
    槃道。无义饶益无法饶益无梵行饶益(云
    云)。龙雨为从龙口耳眼鼻舌出耶。实不从
    尔许出。但从其念出。念善念恶皆能出
    雨。由前本行今得是力。须弥腹有天名大
    力亦能作雨。又经出五道各一不可思议。
    地狱有断续。畜生能飞。鬼能变少为多。人
    能令火烧薪。天能自然致果报。皆是果报
    法事不可思议(云云)。此是约因缘事。释不可
    思议。况甚深境界。宁非不可思议耶。偈有
    二十一行为两。初十七行半颂长行。后三
    行半略开三显一动执生疑。前又二。初四
    行颂寄言叹。后十三行半颂绝言叹。夫偈颂
    长行互有广略者。令义易显耳。长行二佛
    权实各叹表化缘异。故颂中二佛合叹。示二
    智理同故。初寄言中又二。初两行合颂二佛
    二智。后二行合颂二佛释叹结叹等也。初又
    二。今初一句世雄者。颂上诸佛智慧也。不
    可量者。颂上甚深无量。此颂诸佛实智也。
    次三句颂上诸佛权智。此有三异。一上举人
    又标法。故云诸佛智慧。今颂但颂人。将人
    以美法。故云世雄。二者上开叹今合叹。以法
    别故须开。以人总故须合。三者上云一切
    二乘不知。今言一切众生类不知。佛力下。
    后一行颂叹释迦二智也。佛者颂吾从成
    佛也。正颂实智。力无畏等颂诸功德。是颂
    权智。余法者即指化他之权。是实智之余助
    耳。正颂上种种因缘(云云)。本从下后二行合
    颂二佛释叹结叹之意也。本从无数佛具足
    行诸道。颂上诸佛释叹。佛曾亲近百千诸佛
    尽行道法之文也。甚深微妙法。颂上结叹
    实成就甚深未曾有法也。难见难可了颂上
    结叹权意趣难解也。于无量亿劫行此诸道
    已。颂上释释迦知见波罗蜜皆已得具足。
    上二句举因具足。次下一句举果具足。我已
    悉知见一句。颂上结释迦二智如来知见广
    大之文也。或时用四偈。合颂上二佛权实。
    文为六。初世雄一句。总颂二佛二智。二诸
    天及世人三句颂拣人。三佛力下一行颂释
    迦中释权实。四本从下一行。颂诸佛释权
    实。五于无量下半行。颂上行因。六道场得成
    下二句。颂上得果。从如是大果报去。第二
    有十三行半颂上绝言也。文为五。初半行
    如是大果报。即颂不思议境。但举初后中
    间略可知。义字兼颂究竟等也。大与种种
    如玄义中说。我及十方佛下第二半行。追颂
    取要言之佛悉成就也。不可示下第三半行。
    追颂上止不须说也。实相非方所故不可
    示。非言语道故言辞相寂灭。从诸余众生
    类下。第四颂举不知之人。故上长行明无
    有知者故止而不说。颂中十行半颂出不
    知之人。文为八。初半偈总拣不入者。即七
    方便也。除诸下。第二二句拣能入者。即圆教
    十信。故言信力坚固者也。长行明究竟佛
    知。颂中明初信知。互举耳。诸佛子下。第三
    有一行半。拣二乘不知。假使满下。第四有
    一行。举身子不知。正使满下。第五一行半。
    举诸大弟子。辟支佛下。第六二行举支佛。
    新发意下。第七二行半。举发心菩萨不入。发
    心语通。或可六度菩萨三僧只未断惑名
    为发心。或可指上人天中自摄得六度而
    发心之语别拟通别等发心也。不退菩萨下。
    第八有一行。拣不退菩萨亦不知也。通教
    不退断界内惑。是故不知别理。别教地前
    亦有证位不退行不退等。亦所不知也。次
    又告舍利弗无漏下。第五一行半。颂上难解
    法佛能知实相境。无漏不思议者。颂上结
    要举权实所止之境也。甚深微妙法一句。
    颂上第一希有难解之法。我今已具得三句。
    颂上唯佛与佛乃能究尽也。明诸佛道同同
    皆究竟。故云唯我知是相十方佛亦然。释不
    思议者。如如意珠无毫厘之有能雨众宝。
    实相不生能生般若也。无漏不思议一行半
    为本。生出四种解释。已如上说。从无漏半
    句。为十法界释作本。十法界十如。收诸凡
    圣理性无漏失也。收三谛无漏失。权实智
    无漏失。约不思议为开合释作本。即权
    而实即实而权。故不可思议也。约甚深微妙
    法。为佛法界释作本。此可知。约唯我知是
    相。为约位释作本。此亦可知(云云)。从舍利弗
    当知诸佛语无异下。略开三显一动执生
    疑。就开显为二。初明诸佛显实。次明释
    迦开三。互明一边耳。诸佛语无异者。此论
    诸佛化道是同。次两句劝信。后两句正显实。
    世尊法久后。要当说真实。即显真。动昔之
    执。生今之疑。将非魔作佛。正由闻此语也。
    佛既如实语劝信。何事翻疑。为防因疑起
    谤者。故须劝信耳。从告诸声闻众下。明释
    迦开三。文为三。初一行正明开三。将明二
    乘之非。故言逮得涅槃者。又解我令脱苦缚
    逮得涅槃。即拟六度菩萨乘。何以知之。修
    六度行即免四趣缚。未能入灭度。三僧只
    百劫乃得涅槃。逮之言远乃及耳。又六度行
    前度他。故言我令脱苦缚。后取无漏故言
    逮得涅槃。此义推之知是六度乘也。又以
    数推之下句。云佛以方便力示以三乘教。
    若不指此将何为三。不应重数二乘为
    三乘也。次半行正斥三乘皆是虚伪。次两句
    出立三之意。意是权引离诸苦故。非为真
    实。但是方便门耳
    ○从尔时大众下。是腾疑致请。由闻三伪
    一真故。执动疑生。文为二。一叙疑。二正请
    决。叙疑又二。一经家叙。二正生疑。先叙千
    二百疑。次叙四众。上斥三乘皆是方便。叙
    疑但在二乘者。以其执重疑深偏举若至
    下陈疑中。即云求佛诸菩萨大数有八万。
    亦皆有疑。故知三乘佥疑。偏举二乘耳。从
    各作是念下。是正疑。又为二。一疑佛二智。
    二疑己所得。从何故殷懃称叹方便。即是总
    疑权实二智。从而作是言佛所得法甚深
    者。是疑实智。有所言说意趣难知下。是疑
    权智。以闻诸佛语无异要当说真实。从此
    生疑。何者佛昔说三乘智慧同证不差。但
    余习有尽不尽耳。今忽称叹如来二智非
    我所及。是故疑佛二智也。从佛说一解脱
    义我等亦得此法下。此是自疑所得。三乘圣
    道是真出要我修此理亦到涅槃。而今忽
    言皆是方便。未知何者真实。故言不知是
    义所趣。此从上斥三为伪而生是疑。尔时
    舍利下。第二正请。文有三请二止。就前为
    三止。瑶师龙师云。初止为理深难解。初请
    为自他求决。次止为惊疑不信。次请为久
    殖必解。后止为必谤堕恶。后请为利根得
    益。今师或时云。佛豫知三周得益前后不
    俱。故三抑俟其三请也。就初请为二。一长
    行二偈颂。长行为二。一陈疑二陈请。陈疑
    疑二智。陈请已请众请。颂中有十一行偈
    文为六。初二句颂疑实智。自说得下。第二
    三行颂疑权智。无漏诸下。第三有三行明
    三乘四众有疑。上句明罗汉。后二行明缘
    觉。中间称及求涅槃者。即是明六度菩萨。
    何以得知。上云逮得涅槃者。此中称及。及
    者此菩萨自求涅槃。又以及他。故异二乘
    知是菩萨也。于诸下。第四有一行半明身
    子疑。佛口所生下。第五有一行明佛子疑。
    诸天龙下。第六二行总明同疑请也。夫偈颂
    长行。可以意推。如其非颂即是长出。于义
    非急者。不能烦文分擘故略耳。从尔时佛
    告下。是二止。更牒疑为请悉如文(云云)

    妙法莲华经文句卷第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