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经疏部二>妙法莲华经文句卷第一下
  • 别观无生智者。镜譬法界。眼譬观智。青
    黄赤白小大长短譬十法界。青譬地狱因果。
    黄譬饿鬼因果。赤譬畜生因果。白譬人天
    因果。小色像譬二乘因果。大色像譬通菩萨
    因果。短色像譬别菩萨因果。长色像譬佛因
    果。皆于镜中分别无谬。若欲自正。令九因
    果不生一因果生。若欲正他。令他九因果
    不生一因果生。依于法界行菩提行。次第
    用析体观智。断四住生令不生。次用恒沙
    佛法。断客尘烦恼。令无知不生。后用实相
    智慧断无明。令根本不生。若无四住则分
    段不生。若无无知则方便不生。若无无明
    则实报不生。生亦不生。不生亦不生。故名
    不生。是名别教无生智也。约圆教观无生
    智者。观镜团圆。不观背面不观形像。非
    背非闇非面非明。不取种种形容。不取
    种种檠像。但观团圆。无际畔。无始终。无明
    闇。无一异差别者。譬于圆观。不取十法界
    相貌。无善恶。无邪正。无小大等。一切皆泯。
    但缘诸法实相法性佛法。若色若香无非实
    相。观烦恼业生。即无生无生不生。故曰无
    生。阴入界苦即是法身。非显现故名为法
    身。障即法身。贪恚痴即般若。非能明故名
    为般若。无所可照性自明了。业行系缚皆
    名解脱。非断缚得脱。亦无体可系。亦无
    能系故称解脱。解脱即业不生。般若即烦恼
    不生。法身即苦不生。是三不生即一不生。是
    一不生即三不生。非三非一故言不生。况
    变易烦恼业苦而非不生。此即圆无生观智
    (云云)。本迹者。是憍陈如本自不生。非始不生。
    欲引乳为酪。故迹为初教不生。引酪为生
    苏。故迹为通不生。引生为熟。故迹为别
    不生。引熟为醍醐。故迹为圆不生。而其本
    地住阿字门。谓一切法初不生故。若闻阿字
    门。则解一切义皆非生非不生。垂迹引化。
    能为生不生。众生若能会圆不生。则同阿
    若。非本非迹非生非不生。大事因缘于
    兹毕矣。故下文云。富楼那种种变化事。我若
    具足说。众生闻是者。心则怀疑惑。即其义
    也。阿含云。阿难持伞盖灯随佛后。大梵王
    持伞盖灯。随陈如后。斯皆示迹而欲显本
    也。观心不生者。约三观。不生可知不烦更
    说。摩诃迦叶。此翻大龟氏。其先代学道。
    灵龟负仙图而应。从德命族故言龟氏。真
    谛三藏翻光波。古仙人。身光炎踊能映余
    光。使不现故言光波。亦云饮光。迦叶身光
    亦能映物。名毕鉢罗。或毕鉢波罗延。或梯毘
    犁。毕鉢罗树也。父母祷树神求得此子。以
    树名之。跋耆子生此聚落。人以为号。其家
    大富。增一阿含云。罗阅只大富长者。名迦毘
    罗。妇名檀那子名毕鉢罗。子妇名婆陀。
    其家千倍胜瓶沙王。十六大国无以为邻。
    付法藏言。毘婆尸佛灭后。塔像金色缺坏。时
    有贫女丐得金珠倩匠为薄金师欢喜治
    莹佛毕。立誓为夫妇。九十一劫。人中天
    上身恒金色心恒受乐。最后托摩竭提国尼
    拘律陀婆罗门家生。畏胜王得罪。减一耕
    犁。但用九百九十九双牛金犁。又经云。其
    家有[叠*毛]。最下品者。直百千两金。以钉钉入
    地七尺。[叠*毛]不穿破如本不异。六十库金
    粟。一库容三百四十斛。库仓类也。又经云。
    以麦饭供养支佛。怛越忉利各千反受乐。
    身有三十相。直论金色剡浮那陀金。在浊
    水底光彻水上。在闇闇灭。迦叶身光胜于
    此金。身光照一由旬。阙二相。应是无白毫
    肉髻也。故诸天请结集时赞言。耆年欲恚
    慢已除。其形譬如紫金柱。上下端严妙无
    比目明清净如莲花。舍此家业。又纳金色
    妇迭卧无欲。舍而出家。身披无价宝衣。截
    为僧伽梨。四叠奉佛为座。如是三舍世无
    伦匹。是为舍大。于跋耆聚落。值佛奉宝衣。
    佛授粪扫大衣。此衣是大圣大衣。又不麤重。
    故迦叶云。我受佛衣师想塔想未曾头枕。
    况以覆卧。如此大衣大进我行故言受大。
    佛弟子中多名迦叶。如十力三迦叶等。皆是
    大人。于诸同名中最长故标大迦叶也于
    跋耆聚落。初从佛闻增上戒定慧。即得无
    漏。受乞食法。行十二头陀。逾老不舍。后时
    佛语汝年高。可舍乞食归众受食。可舍
    麤重粪扫衣受坏色居士轻衣。迦叶白佛。
    佛不出世我当为辟支佛终身行头陀。我
    今不敢放所习更学余者。又为当来世作
    明。未来世言上座迦叶为佛所叹。我亦当
    学难行苦行。佛言善哉。是为行大。增一阿
    含。佛法中行十二头陀。难行苦行大迦叶第
    一。头陀既久须发长衣服弊。来诣佛所诸比
    丘起慢。佛命令就佛半座共坐迦叶不肯。
    佛言吾有四禅。禅定息心从始至终无有
    耗损。迦叶亦然。吾有大慈仁覆一切。汝亦
    如此体性亦慈。吾有大悲济度众生。汝亦
    如是。吾有四神三昧。一无形二无量意三清
    净积四不退转。汝亦如是。吾有六通汝亦
    如是。吾有四定。一禅定二智定三慧定四戒
    定。汝亦如是。增一阿含云。一婆罗门白佛。
    昨有婆罗门至我家。何者是。佛指迦叶。又
    问。此沙门非婆罗门。佛言沙门法律。婆罗门
    法律。我皆知迦叶亦尔。迦叶功德与我不
    异。何故不坐。诸比丘闻佛所赞。心惊毛竖
    佛引本因缘。昔有圣王号文陀竭。高才绝
    伦。天帝钦德遣千马车造阙迎王。天帝出
    候与王同坐。相娱乐已送王还宫。昔迦叶
    以生死座命吾同坐。吾今成佛以正法座
    报其往勋。对佛坐时天人咸谓佛师。又迦
    叶共阿难。为比丘尼说法。有一比丘尼不
    喜云。贩针儿在针师前卖针。迦叶语阿难
    言。此比丘尼以汝为针师。我为贩针儿。迦
    叶语尼言。佛说月喻经。日日增长常如新
    学者唯大迦叶。汝闻不。于大众中分半座。
    汝闻不。于大众中赞同佛广大功德。汝闻
    不。云何此人是贩针儿。如此等是被佛印可
    大也。位大者。于大众中为大。于千二百五
    十中为大。于五百中为大。于四大弟子
    中为大。为五山寺主。作阎浮提知事上座
    故言位大。佛烧身后灰场生四鉢多罗树此
    表迦叶集三僧只劫法为三藏四阿含。僧
    肇序云。宗极绝于称谓。贤圣以之冲默。玄
    旨非言不传。释迦以之致教约身口防之
    以禁律。明善恶则导之以契经。演幽微
    辨之以法相。此即明戒定慧三藏也。增一
    明人天因果。长破邪见。中明深义。杂明禅
    定。皆大迦叶之功也。若别论集者阿难诵出
    修多罗优波离诵出毘尼。迦叶诵出阿毘
    昙故。言结集大也。如来去后法付迦叶。能
    为一切而作依止犹如如来。何者。若有头
    陀苦行人我法则存。若无此人我法则不
    存。迦叶能荷负佛法令得久住。至未来
    佛付法授衣竟然后入灭故言持法大。而
    迦叶将隐密上天礼佛发为诸天说法云。
    为善生天为恶入渊五欲无常如花上露
    见阳则晞。于是别去诸天泣叹曰。里巷穷酸
    苦厄羸劣贫穷孤露彼恒矜愍。今舍灭度谁
    复覆护(云云)。约教明抖擞。抖擞十二种过。谓
    好衣求时苦。得时多怖畏。失时生懊恼。粪
    扫衣无水火盗贼王难五怖。若多畜者缝治
    浣负其劳亦多故但三衣。若僧中食则营佐
    僧事故乞食若受残食小食。扰动丧时故一
    坐食。多食难消生睡懈怠。少食饥县乏力
    故节量食。多器洗持多妨故一鉢食。须浆
    劳动故不饮浆。房舍生着故树下。树下又
    着故冢间。冢间忧悲妨故露地若卧消功增
    懒故常坐二是衣法。六是食法。四是住处
    法。且约乞食明抖擞者。乞易得生喜。难
    得生瞋。得好则爱得恶则忧。忧喜依色而
    起即色阴。受此忧喜即受阴。取忧喜相即
    想阴。忧喜即是行阴。分别忧喜即识阴。忧喜
    即意法二入三界。界入阴即苦谛。我能乞食。
    计有我无我。以乞为道以乞为实。如是谛
    当赞喜毁瞋我能被呵即疑不了为痴。是
    为十使。历三界四谛。即八十八使名集谛。
    若识乞食中四倒相似相续覆故谓常。适
    意谓乐动转所作覆故谓我。薄皮覆故谓
    净。识四覆无四倒勤遮二恶生二善。修
    四定根力觉道。是为道谛。于乞食中不计
    我则痴灭。痴灭故爱灭。爱灭故瞋灭。瞋灭故
    不自举则慢灭慢灭故被呵则无疑。无我
    故我见灭。我见灭故边见灭。不执是道则
    戒取灭。不计为实故见取灭。不邪执故邪
    见灭。此十灭故则八十八灭。八十八灭
    故子缚灭。子缚灭故果缚灭。果缚灭故二
    十五有灭。是为灭谛。若于乞食中。不见
    四真谛。是故久流转生死大苦海。若能见四
    谛。则得断生死。生死既尽已。更不受诸有。
    是为乞食中抖擞观慧。衣法住处法亦复如
    是。是三藏头陀也。通教抖擞者缘真证寂
    则是住处空慧为食空心行诸行为衣。常
    性空无不性空时。空慧抖擞皆如幻化。妄
    想诸恶寂灭不起。心心数法不行故。以不
    可得故诸相应中空相应最为第一。诸苦行
    中空行第一。诸抖擞中。空慧抖擞最为第一。
    略说竟别教抖擞者。依于法身以为住处。
    般若智慧以为食。一切诸行庄严遮覆。遮覆
    抖擞黑业之恶。般若抖擞烦恼之恶。法身
    抖擞生死苦恶。前抖擞分段烦恼业苦。次
    抖擞变易烦恼业苦。是为中道正观头陀。
    出过二乘所行苦行(云云)。圆教抖擞者。住处
    即衣即食。但是一法分别说三。一抖擞一切
    抖擞。一切抖擞一抖擞。非一非一切。于一
    切抖擞无非实相。诸佛所行是如来行。过
    诸菩萨所行清净(云云)。本迹者。本与如来同
    坐毕竟空理。同得广大法身。同得无碍智
    慧。同得无量功德。内舍法爱外无垢染。内
    外抖擞本已清净。欲引乳味事中抖擞。次
    引酪味空中抖擞。次引生苏别中抖擞。次
    引熟苏圆中抖擞。观心者。即空抖擞取相。
    即假抖擞尘沙。即中抖擞无明。一心中抖
    擞五住(云云)。三迦叶。迦叶如前释。优楼频蠡。
    亦优楼毘。亦优为。此翻木瓜林。那提。此翻
    河。亦江伽耶。亦竭夷亦象。此翻城家在王
    舍城南七由旬。毘婆尸佛时共树刹柱。缘
    是为兄弟。兄为瓶沙王师五百弟子。两弟
    各二百五十。行兄法。佛作十种变。谓龙毒
    不中。龙火不烧。恒水不溺。三方取果。北
    取粳粮忉利甘露。知嫌隐去。知念现来。
    火灭不然。斧举不下。广出瑞应虽覩众变
    邪执未改。故言瞿昙虽神不如我道真。佛即
    语云。汝非罗汉亦不得道。霍然开悟师徒
    皆伏。二弟见相亦随归佛。是则一千比丘。
    约教者。如增一阿含云。优留毘能将护四
    众供给四事。令无所乏最为第一。那提比
    丘心意寂然降伏诸结。精进最第一。伽耶比
    丘观了诸法都无所著。善能教化为最第
    一。是为酪教中意。若转入生苏。即应耻小
    慕大。例则可知。若转入熟苏。即应委业
    领教。若转入醍醐。如此经中得记作佛也。
    本迹者住于三德。林即般若。城即法身。水即
    解脱。是为秘密本藏。而迹依林城水以度
    众生也。观心者。正观心性。中道不动如城
    防敌不动而动。如水净诸边颠倒。双照枯
    荣如林蓊郁。三法相资即是连枝兄弟也。舍
    利弗具存。应言舍利弗罗。此翻身子。又翻
    舍利为珠。其母于女人中聪明。聪明相在
    眼珠。珠之所生故是珠子。又翻身。此女好
    形身。身之所生故言身子。时人以子显母。
    为作此号也。父为作名。名优波提舍。或
    优波替。此翻论义。论义得妻因论名子。
    标父德也。释论云。我名提舍。逐我作字。
    字优波提舍。优波此言逐。提舍者星名也。
    又舍标父利标母。双显父母故言舍利弗。
    弗子也。姓拘栗陀婆罗门种。增一云。我佛法
    中。智慧无穷决了诸疑者。舍利弗第一。昔
    者生经云。过去舅甥俱为织师。知王宝藏。
    因穿土盗之大获珍宝宝监白王。王云。勿
    扬彼盗寻来伺而执之。甥因令舅倒入被
    执。甥恐人识即级舅头。王令以尸置四交
    道引取其亲。后因贾客群集猥闹。甥载两
    车薪覆之。王又伺取。又因童儿舞戏投火
    烧之。又行置酒。伺者大醉。酒瓶盛骨而去。
    王忧狡猾出女严防。在水边先诫其女。来
    者执唤。其浮株于水。防者谓人视之乃株连
    日不备。因是得来通女。女执其衣其即授
    死人手而去。女大唤视之乃死手耳。因是
    有身生男端正。王令乳母抱出有呜者执
    之。连日饥渴至煮饼炉下。饼师与饼而呜。
    王更令出。因酤醇酒伺人大醉。抱儿而去
    出过他国。他国贤其谋。以大臣女妻之不
    用。因字之为儿。聘本国王女许之。疑是
    前盗。其人以五百骑鞍马衣服一种相似。往
    迎妇时。本王见之问是前盗。叹其奸诈以
    女妇之。甥者舍利弗是。舅者调达是(云云)。胎
    者。父名优波提舍。学通典籍。铁鍱其腹头
    戴火冠。独步王舍打论议鼓。国师陀罗自
    知陈故兼则相不祥。义屈夺封以女妻之。
    妻梦见人身被甲胄手执金刚杵碎一切
    山后立一山边。梦觉体重以问其夫。夫云。
    汝所怀者。破一切论师唯不胜一人当
    为弟子。舅名拘絺罗。论常胜姊。既怀智
    人论则胜弟。弟自念言。此非姊力。必怀智
    人寄辩母口。在胎尚尔何况出生耶。委家
    更广游学不暇剪爪。时人呼为长爪梵志
    (云云)。难陀跋难陀二龙。护王舍城雨泽以时。
    国无饥年。王及臣民。岁设大会置三高座。
    王太子论师。身子以八岁之年身到会所。
    问人三座人具答之。即越众登论牀。群儒
    皆耻不肯论议。胜此小儿无足显誉。脱
    其不如屈辱大矣。皆遣侍者传语问之。答
    过问表。尽堕诸幢无敢当者。王及臣民称
    庆无极。国将太平智人出世。及年十六
    究尽阎浮典籍。无事不闲博古览今演畅
    幽奥。十六大国论议无双。五天竺地最为第
    一。师事沙然梵志。梵志道术身子皆得。师有
    二百五十弟子。悉附身子而成就之。沙然
    临死欣然而笑。身子问故。答世俗无眼为
    恩爱所亲。我见金地国王死。夫人投火聚。
    愿同生一处。言已命终。后见金地商人问
    之果然。身子追悔我未尽师术而不授此
    法。为我非其人师秘乎。自知未达更求
    胜法。而无师可事。虽不逮此一法余法
    皆通。于外道众中最为第一。于道见頞
    [卑*页]威仪庠序。因问师法。頞[卑*页]答云。诸法从
    缘生。是故说因缘。是法缘及尽。我师如是
    说。一闻即得须陀洹果。来至佛所七日遍
    达佛法渊海。又云。十五日后得阿罗汉。为
    罗云和尚。憍梵作师。声闻众中右面弟子。调
    达破僧。引五百比丘去。身子往化五百人
    归(云云)。劳度差捔力。度差为花池。身子为象
    拔花蹋池。度差为夜叉鬼。身子为毘沙门
    王。种种皆胜度差降伏。中阿含云。身子是四
    众所生母目连是所养母(云云)。中阿含第二云。
    生处安居比丘。称叹满慈子。少欲知足精进
    闲居。一心正念智慧无漏。劝发亦称说此等
    法。时身子闻念我何时得见此人。此人何
    时到佛所。他示云。白哲隆鼻鹦鹉嘴者是其
    形相。后于安陀林。此云胜林。相见身子问。
    贤者于瞿昙所修梵行耶。答如是。又问为
    戒净修梵行耶。答不也。为心净见净度
    疑净知道非道净道迹知见净道迹智断净
    修梵行耶。答不也。又问向言如是今言不
    也。此义云何。答为无余涅槃故修梵行。又
    问以戒净故。设无余涅槃。答不也。乃至道
    迹智断净故。设无余涅槃。答不也。又问此
    义云何。答若以戒净设无余者。此以有余
    称无余。乃至道迹智断净设无余者。亦是
    有余称无余。若离此七者。凡夫人当般涅
    槃。凡夫离七故。以不离故。从戒净至心
    净。乃至道迹智断净。仁者听我说喻。如波
    斯匿王欲从拘萨罗至婆鸡帝。中间布七
    车。舍初乘二。乃至舍六乘七。婆鸡帝人问。
    为乘初车。答不也。乃至乘第七车。答不也。
    问离此七车。答不也。此喻问可知。身子问。
    贤名何等。梵行人云何称汝。答我父名满。
    我母名慈。梵行人称我为满慈子。身子称嗟
    善哉贤者满慈子。为如来弟子。智辩聪明决
    定安隐无畏。逮大辩才得甘露幢。于甘露
    自作证。值汝者得大饶益。诸梵行人应萦
    衣顶载。满慈子问。贤者何名。梵行人云何
    称。答我父字优波提舍。我母名舍利。故称
    我为舍利子。满慈子嗟曰。今与世尊等弟
    子共论而不知与第二世尊共论而不知。
    与法将共论而不知。与转法轮复转弟子
    共论而不知。若我知尊者。不能答一句。况
    复深论。善哉善哉为如来弟子。乃至萦衣顶
    戴(云云)。佛说一句。身子以一句为本。七日
    七夜作师子吼。更出异句异味使无穷尽。
    况佛多说。而身子智辩宁可尽耶。申阿含第
    二十云。佛在阿耨达池。龙王云。此众不见
    舍利弗。愿佛召之。佛命目连往只洹呼身
    子。正缝五纳衣。答云。汝但前去我在后来。
    目连云。我为佛使人云何前去。目连以手
    摩衣衣即成。身子念目连弄试我。我亦试
    之。即以衣绳掷地。汝能举此耶。目连念身
    子弄试我。即尽力举不起。身子于时以绳
    系阎浮树。一天下动。系二三四。四天下亦
    不立。又系小千中千大千亦不立。又系他
    方佛座脚。十方佛世界。皆镇镇不动。目连自
    念我神力第一。今不能动将不失神力。因
    催促令去。答汝前去。目连还佛所。已见身
    子在佛前。龙王见地动问佛。佛答二人之
    力。龙王及五百比丘。于目连生轻心。佛言
    舍利弗。于四神力得自在。目连亦自在而
    不能拔者佛力耳。语目连云。现汝神力。目
    连以鉢络。盛五百比丘。举着梵宫。一足蹑
    须弥。一足至梵宫。身在彼方而说偈满大
    千国。五百心伏(云云)。约教者。若三藏智慧即
    是无学十智断结证真辅佛扬化。释论四
    十称为右面大将。即其义也。通教智慧者。
    如般若中自说所以为摩诃萨。谓我见众
    生见佛见菩提见转法轮见。破如此等见
    故。名摩诃萨。诸贤圣自说己法。不如即今
    人妄有所说。当知身子非但破生死见。亦
    破佛见菩提法轮涅槃等见。此慧异初教
    也。别教智慧者。当约五味分别。若从元初
    但闻乳酪不闻余味。发心修行但行乳酪
    者。此是初教智慧也。若但闻酪。酪不由乳。
    善恶之性性本自空。不由修善破恶灭色
    取空。但修即空者是。通教智慧。若从元初
    得闻醍醐为醍醐故。[谷-禾+牛]牛求乳烹乳
    为酪。转酪为生苏。转生为熟苏。方得醍
    醐。修如此行。者即是别教智慧也。若从元
    初但闻牛食忍草。即出醍醐若能服者众
    病皆除一切诸药悉入其中。为此修行。即是
    圆教智慧也。本迹者。本住实相智度为母。
    从境生智慧。境即是身智慧即是子。悲愍
    众生。迹为五味身子。欲转烦恼恶血令成
    善乳。示为外道智慧。作大论师。欲烹乳
    为酪。示三藏智慧。为第二世尊。欲引酪为
    生苏。讷大现小受净名之屈。欲引生苏
    为熟苏。安慰饶益同梵行者。于般若领
    教。欲引熟苏为醍醐。于法华初悟。斯皆
    迹中外现。而本地内秘其实久矣。观心者。一
    心三观。摄得一切智慧。观心即空故。摄得
    酪智慧。观心即假故。摄得两苏智慧及世
    智慧。观心即中故。摄得醍醐智慧。是名观
    心中一慧一切慧一切慧一慧非一慧非一
    切慧(云云)
    大目揵连姓也。翻赞诵。文殊问经翻莱茯
    根。真谛云。勿伽罗。此翻胡豆。二物古仙
    所嗜。因以命族。释论云吉占师子父也。名
    拘律陀。拘律陀树名。祷树神得子。因以名
    焉。又目伽略兮度。未来因果经云。大目连罗
    夜那。同名者多故举大也。释论云。舍利弗才
    明见贵。目连豪爽取重。智艺相比德行互
    同。增一阿含云。我弟子中。神通轻举飞到十
    方者。大目连第一。释论四十一。称左面弟
    子。外道师徒五百。用呪移山。经一月日簸
    峨已动。目连念言。此山若移多所损害。即
    于山顶虚空中结跏山还不动。外道相谓
    我法山动计日必移。云何安固还若于初。必
    是沙门使尔。自知力弱归心佛道。令无量
    人正法出家也。难陀跋难陀兄弟。居须弥边
    海。佛常飞空上忉利宫。是龙瞋恨。云何秃
    人从我上过。后时佛欲上天。是龙吐黑云
    闇雾隐翳三光。诸比丘咸欲降之。佛不听。
    目连云。我能降是龙。龙以身遶须弥七匝。
    尾挑海水头枕山顶。目连倍现其身。遶山
    十四匝。尾出海外头枕梵宫。是龙瞋盛雨
    金刚砂。目连变砂为宝花轻软可爱。犹瞋
    不已。目连化为细身入龙身内。从眼入耳
    出。耳入鼻出。钻齧其身即受苦痛其心乃
    伏。目连摄巨细身示沙门像。将是二龙来
    至佛所。调达引五百比丘为己徒众。目连
    厌之令眠大熟。鼾吼雷鸣下风出声。瞿伽
    离以脚蹋之犹故不寤。身子说法回五百
    人心。目连手擎将还僧得和合。杂阿含二十
    九。佛在舍卫十五日说戒。佛默然不言。阿
    难四请。佛言众不清净。吾今不复说戒。汝
    可令上座若持律者诵戒者唱。目连寻入
    定。观谁不清净。见马师满宿二比丘。即手
    执牵出闭门更请佛说。佛言吾无二言。今
    不复自说戒。目连云。众不清净。我亦不复
    为维那也。耆域此翻固活。生忉利天。目连
    弟子病。乘通往问。值诸天出园游戏。耆域乘
    车不下。但合掌而已。目连驻之。域即云。诸
    天受乐匆遽不暇相看。尊者欲何所求。具
    说来意。答云。断食为要。目连放之车乃
    得前。帝释与脩罗战胜。造得胜堂。七宝楼
    观庄严奇特。梁柱支节皆容一綖。不相着
    而能相持。天福之妙力能如此。目连飞往。帝
    释将目连看堂。诸天女皆羞目连。悉隐逃
    不出。目连念。帝释着乐不修道本。即变化
    烧得胜堂。赫然崩坏。仍为帝释广说无常。
    帝释欢喜。后堂俨然无灰烟色。又络囊。盛
    五百罗汉如前说。如来梵声深远。远听如
    佛边不异。目连欲知佛声远近。极去远远
    犹如近闻。仍用神力飞过西方恒河沙土。
    闻释师子声。如本不异。去去不已神力尽
    身疲。正值他方大众共食。仍息鉢缘上经
    行。彼人惊怪此人头虫从何处来。彼佛言。
    此是东方无量佛土有佛名释尊。神足第一
    弟子。寻声极此非虫也。涅槃云。佛求侍者
    心在阿难。如东日照西璧(云云)。约教论神
    通者。依四禅十四变化。依观练熏修十一
    切无漏事禅。能作十八变。此即初教中神
    通。依空起慧。以空慧心修诸神通。即通教
    中神通。次第依三谛习得神通。展转深人
    过于二乘。即别教神通。依于实相所得神
    通。不以二相见诸佛土。从真起应不动
    真际遍十法界。是则圆教神通(云云)。往昔曾
    助辟支佛。剃头浣染缝袈裟。发愿得神通
    (云云)。本迹者。本住真际首楞严定。能于一念
    遍应十方。种种示现施作佛事。以慈悲故。
    迹为五味神通引令入极(云云)。观心者。观
    于一心欻有一切心。观一切心倏无诸心。
    心无有无。通至实相。即神通观也。摩诃迦
    栴延。此翻为文饰。亦肩乘。人云字误。应言
    扇绳。亦好肩。亦名柯罗。柯罗此翻思胜。皆
    从姓为名。增一阿含云。善分别义敷演道
    教者。迦栴延最第一。如长阿含云。有外道
    执断见谓无他世。凡有十番问答。外道言
    无有他世。答言。今之日月为天为人。为此
    世他世耶。若无他世则无明日。又问。我
    见人死不还。云何说其受苦。故知无他
    世。答云。如罪人被驻宁得归不。又问。若
    生天何故不归。故知无他世。答云。如人
    堕厕得出宁肯更入厕不。又天上一日当
    此百年。生彼三五日。未遑归心。设有归者
    而汝已化宁得知之。又问我镬煮罪人。密
    盖其上。伺之不见神出故。知无他世。答
    云。汝昼眠时。傍人在边见汝神出不。又
    问。我剥死人皮脔肉碎骨求神不得故。知
    无他世。答云。如小儿析薪寸寸分裂求火。
    宁有可得不。又问。我秤死人更重。若神
    去应轻。若无神去则无他世。答云。如火与
    铁合铁则轻。铁失火则重。人生有神则轻。
    死失神则重。又问。我见临死人。反转求神
    不得故。知无他世。答云。如人反转求于
    贝声。宁得声耶。又问汝虽种种破。我执此
    甚久而不能舍。答云。如人采穭。初见麻
    取麻。次舍麻取麻皮。次舍麻皮取缕。次
    舍缕取布。次舍布取绢。次舍绢取银。次
    舍银取金。舍劣。取胜云何不能舍。又问
    非但我如是说。诸人亦如是说。云何谓我
    为非。答云。两商人逢鬼。鬼为人像语言。前
    路丰米足草载之何为。一商人便弃。前路
    人牛皆饥。遂为鬼所噉。一商人云。若得新
    米草。可弃故米草。人牛皆不为鬼所食。
    诸人妄说如鬼诳言。汝不纳我言。如弃故
    米草。今既得新何不弃故。又问我不能舍
    劝我则瞋。答曰。汝如养猪人路上遇粪头
    擎将还。在路逢雨汁下污头。傍人令弃倒
    更瞋他。谓汝不养猪故令我弃。反瞋劝者。
    如是番番析破广演诸义。外道便伏而赞叹
    言。尊者前说日月而我已解。欲闻智辩故
    番番执难。善哉妙说。迦栴延善论义相亦复
    如是。律中云。善能教化归戒。令屠受夜
    戒婬者受昼戒。后受报时各于昼夜见前
    乐相(云云)。又世典婆罗门。语五百释。能与我
    论不。五百释言。有瞿蜜释。国中无黠无闻
    言语丑拙。有周利槃特。于出家中亦为下
    者。汝能与此二人论。胜者我与汝能名。世
    典思惟胜此二人无足可尚。脱不如者甚
    为屈辱。后时于路遇槃特。问何名。答汝
    当问义何劳问名。又问汝能与我论义耶。
    答我能与梵王论。况汝盲无目者乎。又问盲
    即无目无目即盲。岂非烦重。周利作十八
    变。即云。此人但能飞变。更不解义。迦旃延
    天耳遥闻。即隐槃特示身如彼。从空而下
    问。汝字何等。答字男丈夫。又问男即丈夫。
    丈夫即男。岂非烦重。世典答。止止置此杂
    论可论深义。问颇不依法得涅槃耶。答
    不依五阴法能得涅槃。又问五阴依何生。
    答因爱生。又问云何断爱。答依八正道即
    能断爱。世典闻此远尘离垢。例皆如此。约
    教论义者。依无常苦空无我。破断常见等。
    是初教论义。依空无所有不可得。破断常爱
    见者。通教论义。故天女云。我无所得故辩
    如此。依总持四辩。观机照假以药逗病。
    破断常见者。是别教论义相。依实相毕竟
    不有不无。破断常见者。是圆教论义。约本
    迹者。本住福德智慧二种庄严。能问能答。
    为愍众生。迹为五味论义师耳。观心者。观
    智研境境发于智。智境往复即观心论义也。
    阿[少/兔]楼驮。亦云阿那律。亦阿泥卢豆。皆梵音
    奢切耳。此翻无贫。亦如意亦无猎名也。昔
    于饥世。赠辟支佛稗饭。获九十一劫果报
    充足故。名无贪。姓者劫初大水风吹结构以
    成世界。光音天命尽。化生为人。身有光飞
    而行。欢喜为食。无男女尊卑。众共生中
    呼为众生。自然地味。味如醍醐色如生苏
    甜如蜜。多食失光憔悴不能飞。少食者犹
    光泽。便有胜负遂相是非。致失地味。食自
    然地皮转相轻慢。失皮食地肤。转生诸恶。
    失肤食自然粳米。食米则男女根生遂为
    夫妇。羞故造舍多储取米。后米生糠[禾*会]。刈
    已不生枯株现。更相盗夺。遂立一平能者。
    为田主理诤讼。是为民主。民主有子名珍
    宝。珍宝有子名好味。始自民主草创之后。
    金轮相继。迄至善思。从懿摩至净饭。四世
    是铁轮。合有八万四千二百一十王。十二
    游经云。久远劫有王。早失父母。以国付弟。
    事一婆罗门。婆罗门言。汝当解王衣体瞿
    昙姓。因而从之。时人号为小瞿昙。住甘蔗
    园。贼盗他物从园过。捕贼寻迹执小瞿
    昙。木贯射之血流污地。大瞿昙悲哀。收血
    土。还园器盛。置左右呪之。此瞿昙若诚心。
    天神变血为人。迳十月左为男右为女。从
    是姓瞿昙。瞿昙此言纯淑。亦名舍夷。舍
    夷者贵姓也。仁贤劫初。当宝如来出世时。瞿
    昙识神始托生。若寻此意民主已来即姓瞿
    昙。从懿摩王四子。一面光二象食三路指四
    庄严。被猜徙雪山北直树林中。国人乐从者
    如市。郁为彊国。父王叹曰。我子有能。四子
    因此为姓。又其地释迦树甚茂。此翻直林。
    既于林立国。即以林为姓。外国语多含。释
    迦亦直亦能。今净饭所承。承庄严王后。庄
    严即是乌头。乌头生乌头罗。乌头罗生尼求
    罗。尼求罗生尸休罗。尸休罗即师子颊。师子
    颊生三饭。斛饭二子。长名摩诃男。季阿那
    律。乃是净饭王之侄儿。斛饭王之次子。世尊
    之堂弟。阿难之从兄。罗云之叔。非聊尔人
    也。故周公叹曰。我是文王之子。武王之弟。成
    王之叔。于天下非贱人也。而沐三握。餐三
    吐。礼贤尚尔况余人乎。贤愚经云。弗沙佛
    末法时世饥馑。有支佛名利吒。行乞空
    鉢无获。有一贫人见而悲悼。白言胜士能
    受稗不。即以所噉奉之。食已作十八变后
    更采稗。有兔跳抱其背变为死人。无伴
    得脱待闇还家。委地即成金人。拔指随生
    用脚更出取之无尽。恶人恶王欲来夺之。
    但见死尸。而其所覩纯是金宝。九十一劫果
    报充足。故号无贫。其生已后家业丰溢日夜
    增益。父母欲试之。盖空器皿往送发看百味
    具足。而其门下日日常有一万二千人。六千
    取债六千还直。出家已后随所至处人见
    欢喜。欲有所须如己家无异。阿那律精进
    七日七夜眼睫不交。眠是眼食既七日不眠
    眼则丧睛失肉眼已。佛令求天眼。系念在
    缘四大净色半头而发。彻障内外明闇悉
    覩。对梵王曰。吾见释迦大千世界如覩掌
    果。增一云。我佛法中。天眼彻视者。阿那律比
    丘第一。那律既失肉眼。佛与诸比丘恒为裁
    缝。佛在舍卫拘萨罗窟。佛与八百比丘集。
    为阿那律作三衣。佛自为舒张。诸比丘截
    者缝者。一日即成。佛广为说出家受衣进止
    共俱。无量人得道。约教者。依禅定发天眼。
    凡夫外道也。依无漏事禅发天眼。三藏义。
    依体法无漏慧发诸行。依诸行发天眼。通
    教意。依散善发肉眼。依定发天眼。依真
    发慧眼。依俗发法眼。依中发佛眼。别教
    意。依实相发天眼。天眼即佛眼圆教意。又
    依散善修肉眼。依定修天眼。三藏意。依
    空修肉眼天眼。是通意。次第修五眼。是别
    意。不次第修五眼。是圆意。本迹者。本住实
    相真天眼。不以二相见诸佛国。迹示半头
    天眼。观心者。观因缘生善心。即肉眼。观因
    缘生心空。即天眼。观因缘生心假。即法眼。
    即中即佛眼(云云)。劫宾那者。此翻房宿(音秀)父
    母祷房星感子故。用房星以名生身也。
    是比丘初出家未见佛。始向佛所夜值雨。
    寄宿陶师房中。以草为座。晚又一比丘亦
    寄宿。随后而来。前比丘即推草与之在地
    而坐。中夜相问欲何所之。答觅佛。后比丘
    即为说法。辞在阿含可捡取。豁然得道。后
    比丘即是佛也。共佛房宿(音夙)得见法身。
    从得道处为名故。言劫宾那。毘沙门持盖
    随宾那后。毘沙门是宿主。主既侍奉星宿亦
    然。此比丘善占星宿。明识图像从解得名。
    名劫宾那。增一阿含云。我佛法中。善知星
    宿日月者。劫宾那比丘第一。约教者。析破
    根尘之舍。同佛栖真谛之房。是三藏意。体
    达根尘。即共如来同宿真谛之房。是通教
    意。分别十法界根尘房舍。悉得见佛。是别
    教意。于一根尘房舍。即见一切房舍。见一
    切佛。即圆教意。约本迹者。本与如来同栖
    实相。迹示诸房宿耳。观心者。观五阴舍析
    空即空。与化佛同宿。观五阴舍即假。与
    报佛同宿。观五阴舍即中。与法佛同宿(云云)

    妙法莲华经文句卷第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