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经藏 > 本缘部上>菩萨本缘经卷上_毘罗摩品第一
  • 毘罗摩品第一

     若心狭劣者  虽多行布施
     受者不清净  故令果报少
     若行惠施时  福田虽不净
     能生广大心  果报无有量
    我昔曾闻。过去有王。名地自在。受性暴恶。好行征伐。时有小国八万诸王。首戴宝冠常来朝侍。其王口恶身行无善。常为非法侵陵他境。王有辅相大婆罗门。修清净行。智人所赞。口言柔软不宣粗恶。有所造作能速成办。面目端严为世所敬。四毘陀典靡不综练。诸婆罗门所有经论。通达解了无有遗余。是时辅相年已衰迈。遇病未久奄尔即亡。王及人民闻其终殁。悉生懊恼思慕难忍。时王思念不去须臾。即为臣民而说偈言
     如何此大地  一旦无人治
     如海无主船  随风而东西
     我所尊敬者  出家已成就
     口善言柔软  常能利益世
     如何便终殁  令我心恼闷
     犹如无灯明  而入于闇an4室
    尔时诸臣即白王言。唯愿大王宽意莫愁。勿谓国中更无有任为辅相者。是法婆罗门虽复命终。其子年幼聪明黠慧。颜貌端正世无及者。发言柔软悦可众心。修行忍辱心常寂静。无有憍慢贡高自大。博学多闻无书不综。利益众生犹如梵王。名毘罗摩。唯愿大王。即命此人以为辅相。时王答言。彼若有子如汝说者。我从昔来所未曾闻。臣复言。大王是婆罗门子。常求正法离于邪法。爱护己法未能为人。王即答言。子若是才人。何得违毁先人家法。若离先业则不得名求正法者。是人先父常以正法佐吾治国。能令吾等远离众恶。虽作如是治国治务。终不破失婆罗门法。如其彼人如汝说者便可召来。诸臣奉命即遣使者。召毘罗摩。将诣王所。到已就坐歛容而踞。说如是言。大王。今日以何因缘而见顾命。王即答言。汝不知耶。我之薄佑汝父辅相不幸薨殒。大地倾丧人民扰动。我为之忧其心迷闷。时毘罗摩即白王言。夫爱别离非王独有如此。皆是有为法相也。大王昔来不曾闻耶。若天.龙.鬼神.阿修罗.干闼婆.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沙门.婆罗门。若老若少。悉无得离是终殁者。大王一切众生决定有之。大王。譬如火性悉能烧然一切之物。无常之法亦复如是。悉能坏灭一切众生。王不知耶。是老病死。能丧众生。如四衢道头华果之树。常为多人之所抖擞。大王譬如駃河常流不停。众生寿命亦复如是。大王如金翅鸟投龙宫中搏撮诸龙而食噉之。亦如师子在獐鹿群威猛。一切众生在三界中流回。死法亦复如是。大王如是死法非以亲近财货求赎软言诱恤而可得脱。亦不可以四兵威力逼迫御之令其退散。如是死法决定而有。是众生常法。以是义故大王于此不应生忧。时王闻已心生欢喜。复向诸臣说如是言。未曾有也。如是童子。年虽幼稚乃说先宿耆qi2旧之言。

    时王即语毘罗摩言。汝不知耶。汝之先父爱护于吾犹如赤子。是故我今感其恩重忧愁迷闷。吾今轻弱顽嚚yín无智。如汝所说吾永无分。汝今若见垂顾矜哀。愿先承嗣纂继家业。我当诚心尽寿归依。时毘罗摩即作是念。我今如何一旦对。至今闻此言莫知所作。犹如羸lei2人步涉高山。复作是念。今者承嗣毘辅国政。于诸人民虽多利益。然我所修纯善之法则为亏损。君治国土称万姓心。当有无量诸过患事。所谓刑罚。劫夺他财威陵天下。或摈或驱。要当随王行如是法。若行正法我善则损。今我若故修行善法。则不上称大王圣怀。若称王法善法日衰。作是念时。王复白言。大师今日何所思虑。时毘罗摩即答王言。我今所念当以何术令王身及国人民悉得利益无诸衰耗。亦复思惟王与国人福德过患。若先行善后行于恶则不名人。大王。宁为实语而作怨憎。不为谄言而作亲厚。宁说正法堕于地狱。不说邪谄生于天上。大王。我今思惟筹量是事。大王。若有人能思惟是义。当知是人则能利益一切众生。王闻是语心生欢喜复作是言。大师。我等若能如是行法。所修善法则为不损。时毘罗摩即奉王命纂承先父辅相之业。然后渐渐劝化。是王及八万四千小王修持正法。亦令其国所有人民背舍远恶不贪五欲。时王修行无量善法。如毘罗摩等无差别也。时毘罗摩见王如是。心生欢喜而作是言。我今已为修治国土。然我善法无所衰损。复作是念。我今当以何等因缘劝诸众生。悉令安住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道。然诸众生受性不同。或欲闻法或贪财货。或嗜五欲或乐爱语。或好愦闹多人亲附。或好随逐善人之行。或乐多爱心无厌足。我今幸有大智方便。悉能摄取一切众生。安止住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我亦复有余方便。譬如日出虽能照了一切天下。然不能为盲者作明。我亦如是。虽复能为一切众生说无上道。然不能为无慧目者而作利益。我今复当以衣服饮食而给足之令其饱满。心欢喜已然后复当为之说法令其信受。时毗罗摩思是义已。即至王所作如是言。我今已为无量众生作法事已。聚集三法。所谓修行正法。聚集钱财所愿成就。则令一切国土安乐无有怨雠。正法增长犹如初月。好名流布八方上下。唯愿大王。听我修行无上正法。

    尔时大王闻是语已。心生惊喜。衣毛为竖。白言。大师。诸欲所作愿具告敕。毘罗摩言。我今欲作一切大施。施中所须愿为我办。尔时大王即于城外安旷之处庄严施场。唯愿大王。善言诱喻。诸作使者无令于我而生瞋恨。尔时大王及给使者。皆悉欢喜敬意供办饮食所须。寻于诸方击鼓宣令。若诸众生凡有所须。衣服饮食卧具医药。象马车乘香华璎珞。末香涂香舍宅灯明悉来集此。当相奉给。复说偈言
     我为利益  诸世间故
     随诸众生  所须之物
     乃至身体  手足肉血
     舍离之时  犹如草芥
     汝等若受  是供养时
     则当一切  思惟善法
     受供养已  不应贪着
     当以善法  利益一切
     若以我力  能速涅槃
     以为众生  流转生死
     是故久住  不取涅槃
     无量众生  堕老死狱
     我欲拔之  永离远离
    时毘罗摩菩萨摩诃萨所设供具。令无量百千万亿众生随意所须悉得充足。善言说法。诸大德。我今忘身以忧汝身。汝等今已受我供养。好自利益当观正法。若死至时虽有父母妻子亲族无量财宝。不能令命住一念顷。及其命尽独至他世。父母妻子亲族财宝无随去者。唯有业行不能舍离。复为大众而说偈言
     为父母亲族  修行于恶法
     命终堕三趣  无有随逐者
     于今现在世  若受苦恼时
     虽有父母兄  不能受少分
     况于未来世  而当有代者
     是故当一心  莫为他行恶
    诸大德。汝等今身安隐无患。所谓衰老肺病欬逆头痛已无是病。当勤修行一切善法。是毘罗摩菩萨摩诃萨。以二摄法摄取众生。所谓财法。满九十日过夏已讫奉施嚫愿。所谓金盘具足八万盛以银粟。八万银盘盛以金粟。八万小牛八万乳牛悉从一犊。是一一牛乳日一斛hú。纯以白叠缠覆其身。金角银蹄庄严映饰。八万童女形体端正。金宝璎珞以自庄严。一一女人有一侍女。供给使令令皆净洁。是诸女人各有一牀。或金或银琉璃颇梨象牙香木。种种茵蓐以敷其上。牛车八万象马八万。及诸仓库。钱财珍宝不可称计。如是等物悉庄严已而作是念。今是施物将无少耶。尔时菩萨为诸婆罗门说如是言。汝等当知我今集聚如是种种金银女人车乘象马仓谷珍宝正为汝等。幸可少时寂然无言听我所愿。然后随意共分而去。尔时一切诸婆罗门寂然无声。是时菩萨为诸众生自谏其心。汝心所作常求果报。犹如猕猴入于稠林。而说偈言
     我今所布施  普为诸众生
     如是之布施  实不望其报
     愿悉施众生  等受于快乐
     以汝贪善故  久在于天上
     亦以贪恶故  久住于地狱
     复以贪着故  作此大施主
     或作贫穷人  或行于大施
     或时以自在  守财而悭贪
     或以自在故  自坠于贫苦
     或复以纵逸  久在于生死
     轮转无穷已  犹如轮转地
     我在久远来  随顺敬事汝
     虽作如是事  不能今汝喜
     汝令当安住  不动寂静中
     我今所布施  悉为诸众生
    尔时毘罗摩菩萨即以右手执持澡灌。以大慈悲熏修其心。怜愍一切诸众生故。涕泣流泪而作是念。我今所施不为梵王摩醯首罗释提桓因。假使更有胜是三者亦不悕求。唯求佛道欲利众生断诸烦恼。我今当舍己身妻子奴婢仆使珍宝舍宅。唯求解脱不求生死。我今所施柔软女人。愿诸众生于未来世。悉得断除所有贪欲。今我所施五种牛味。愿诸众生。于未来世常能惠施他人法味。今我所施如是敷具。愿诸众生。于未来世悉得如来金刚坐处。我今所施种种珍宝。愿诸众生。于未来世悉得如来七菩提宝。作是语已。从上坐所循行澡水而水不下。犹如悭人不肯布施。尔时菩萨即作是念。今此澡水何缘不下。复作是念。将非我愿未来之世不得成耶。谁之遮制令水不下。将非此中无有大德。其余不应受我供耶。或我所施不周普耶。或是我仆使不欢喜耶。将非此中有杀生耶。我今定知不困众生。我今所施亦是时施亦不观采是受非受。而此灌水何缘不下。尔时菩萨见婆罗门为此诸女生贪嫉心而起瞋恨。各各说言。彼女端正我应取之汝不应取。彼牛肥壮我应取之汝不应取。金银盘粟乃至珍宝亦复如是。

    尔时菩萨见诸婆罗门贪心诤物互相瞋恚。即作是言。是诸受者贪欲瞋恚愚痴乱心不能堪受。如是供养如车轴折。辐辋破坏不任运载。我亦如是。种子良善而田薄恶。以此受者心不善故令是澡水不肯流下。我今虽作如是布施。亦无有人教我令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而我自为一切众生故发是心。今当自试。若我审能愍众生者灌水当下。即以左手执罐泻之。水即流下菩萨右手。诸婆罗门见是事已各生惭愧。离所施物修行梵行。诸婆罗门寻共稽首。求请菩萨以为和尚。菩萨怜愍即便受之。教令修学四无量心。以是因缘命终即得生梵天上。令无量众生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菩萨摩诃萨行檀波罗蜜时。不见此是福田此非福田。亦不分别多亲少疑。是故菩萨若布施时。或多或少或好或恶。应以一心清净奉上莫于受者生下劣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