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经藏 > 本缘部下>僧伽罗刹所集经卷上
  • 僧伽罗刹比丘所集佛行首
    尔时菩萨始行时。愍世间故发趣于道。彼出家故行忍。不相应故。心三昧断无知故行金刚智慧。除舍调戏行真谛故除弃意垢。为直行故为苦行。慈孝父母故心坚牢固不舍誓愿。离欲故为闻饶。已念报恩求解脱故着袈裟。欲应息住林间故不观。行者求知亲故知己身缚口行无欺故一切苦本意无所念不舍有故若复菩萨行智慧之时。以所知故名曰智慧数数于彼行中及诸众生不解深义长夜劝励分别决了智慧。此深此浅清净其利。此恶此丑亲近善知识。彼法不乱无量无限亦无增损。犹如剑戟所截皆断。彼智慧者亦复如是。现第一义故有共慧明。已意闇an4闭故开彼见明与共相应。以诸行故根门具足。无怯弱故现其威力。欲断不善财业现其有财业。以珍宝不可得故如是现珍宝也。以断命现其寿命。断诸结使故是力观察远事。与彼分别皆使决了救彼脆命。以彼愁忧故起欢喜之心。息意不起故去离恶法而成就善法去邪就正。以是之故成其智慧力。以生死故欲断望见至出要处。犹步世间故游一切境界。究竟一切智原使至无为
     善住不移动  无有生死畏
     即逮不还处  消灭三界趣
     百劫所造行  欲净众生类
     无有三世想  尔能无悕望
    是菩萨行谛之时。彼名谛者心无有虚妄言无有二。常娱乐其中。亦无彼此数数乐彼。寤寐之中未曾调戏亦不妄语。又闻。昔有王。名须陀摩。于王宫生统领四域法鼓远振群臣人民无不闻者。生如此有德人。往诣池水浴洗。乘羽宝之车欲出城门。时有婆罗门颜色端政聪明智慧欲来乞宝。婆罗门即白王自称姓名举手乞言。是时王闻乞丐言声便怀欢喜。即报言。止止尊者。须我还国当相救济。夫王之法言无有二。即诣彼池浴洗洗已竟便欲还国。是时有翅飞鬼名羯摩沙波罗。现其恐怖手执王身。是时彼王即自涕零。是时彼鬼观彼王意。云何大王何为啼哭有此愁忧之心。时菩萨报言。我无有此身想。唯我许婆罗门财宝。以是之故便怀愁忧。是时彼鬼即报王言。我未曾闻此甚奇甚特之事世所希闻。为彼人民故来相试。若今设放王去当复还不。时王甚怀喜悦。是时彼鬼身有两翅飞在虚空。观其所说即放使去。是时菩萨还国欢喜以财与彼婆罗门。实无有虚施不有悔有是审谛之言。是时国王即诣彼鬼所自称姓名。今已到此。是时彼鬼见王形貌即便惊怖有是实言。王颜色不变除去瞋怒无杀害意。便作是语。甚奇甚特未曾所闻。说此偈言
     我堪饮恶毒  洋铜灌口中
     利刀割其体  谁敢害法王
     宿福生王族  观德无有比
     勇猛实不虚  应相为国主
     我今当尊敬  从王不复杀
     改往修善行  众生随所乐
    是时菩萨行柔和之时。彼心柔和有此名声。言不卒暴。欲求法故常护彼意。未曾起怨恶不生悕望。口不吐恶言。为愚痴故现其智慧。除心垢故皆悉称名。无有若干吾我想不随幻。诸佛所拥护于此获如是德。亦无奸伪如是之秽皆悉避之。于中得柔和之心。善根本具足人所爱念。不惜身命神仙所叹誉。如是柔和观彼善恶之报。彼智功德具足如所说。善本不断贫穷之者。施以金银珍宝除去诸秽。寿十岁时遭遇厄难。所欲自在亦不杀生。善身造业心所生财口所传教。行所造业除去秽恶所覆盖者。尔时诸比丘世间有身已得休息。非己所有悉尽无余如是已尽。以是之故当去离染着前世所造者。彼已尽更不复造已。断根本苦休坏败。如是说已作是法住于此深妙法中。如手执轮六月不懈。诸佛世尊皆悉觉知皆悉成就。于是便说偈言
     不造谀谄意  觉知邪法业
     本亦不造此  当作如是观
     勇猛意如海  柔和不粗穬
     头面稽首礼  无着世希有
    是时菩萨慈孝于父母时。性有报恩恭敬承事。远恶就善随时供给。夙起夜寐瞻父母意无事不办。所约教训未曾违失。有如是柔和之心。以是之故有如是事。心所修行常自观察当办何事。所闻教诫寻即知之。常怀欢喜一切爱敬。念尽知父母之心。常念欲报恩无粗穬言此无处所。又闻。昔者未成菩萨时为大象王。端正无双头眼肌毛皆悉端正观无厌足。耳满充备众象中。长牙瓜方政有娱乐之心。脣chun2齿纯赤头耳满具。形体方圆极大高广犹高山峻。行步庠xiáng序七处满足犹青莲花。行步庠xiáng序无所罣碍。龙女所生游山泽中色如白雪。便为猎者所获将彼去时。是时山野树木皆悉屈申。水自涌沸将至所止。与种种甘馔饮食亦不肯食。是时象师在前长跪叉手。白彼象言便说此偈
     我本造善本  降此神象来
     何为不肯食  如有怨恨心
    是时彼神象便答偈言
     我母无有目  羸lei2瘦怀愁恼
     忆彼不能食  是故愿见恕
    于彼深山中不食。饥渴必当命终。甚痛甚苦毒。各当共别离。以是愁忧亦不能食亦不饮水。无有果蓏与我母者。二人俱当死。作如是辛酸语已。时猎师便怀欢喜放使去。于彼拘萨罗国。有一止住处隐学士名曰睒shan3施。行十善功德备具持瓶行取水。是时拘萨罗国王出行游猎。追逐麋鹿于山中射着。唤呼便忧父母。犹如飞鸟无有两翅。父母年老目盲无所见。今被毒箭俱亦当死。父母修四等心。便说此偈
     惟我父母老  目冥无所覩
     父母生子时  欲得蒙其力
     自觉而觉人  一切同自相
     如彼色声闻  智者自息意
     最胜愍萌类  皆至彼道场
     起者尽灭度  是世最妙义
    最初发意名菩萨者。有如是众行。消灭无明诸覆盖者。一切无明皆使至有明。无有能除无明者。欲现有明智慧所修行除其所觉者。如是菩萨观察。是时于众生类而行大慈。愍世间故发趣于道。皆是爱着亦不自任力势除其所觉者。如是菩萨观察。是时于众生类而起大慈。众生为色所缚。为欲爱缚着。无能有解色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萨观察。是时于众生类而发大慈。众生为阴怨憎二念相系缚。无有能觉此除其智者。如是菩萨观察。是时于众生类而起大慈。众生为苦重担为苦所害。无有能度此苦担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萨观察。是时于众生类而发大慈。众生类常怀恐惧。百苦并至无有能除其恐畏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萨观察。是时于众生类而起大慈。众生之类遭遇饥馑渴爱无厌。无有能脱此饥馑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萨观察。是时于众生类而起大慈。众生之类为因病所逼。一病动百病增。无有能脱此病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萨观察。是时于众生类而起大慈。众生之类生老病死。常自追身而厌患之。无有能脱此生老病死使至无为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萨观察。是时于众生类而起大慈。众生之类众事总猥着有常想。无有能除其总猥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萨观察。是时于众生类而起大慈。若众生之类所为事不办。志性荒乱无有能究竟其事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萨观察。是时于众生类而起大慈。众生之类贪着少味经历众苦。无有能脱此苦恼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萨观察。是时于众生类而起大慈。众生之类常怀犹豫。悕望远正就邪。无有能断其狐疑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萨观察。是时于众生类而起大慈。众生之类有若干见趣。无有能拔此见趣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萨观察。是时于众生类而起大慈。众生之类尘垢着不度彼岸。无能得度彼岸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萨观察。是时于众生类而起大慈。众生之类三种火盛而为焚烧。无有能脱此法者。亦不能以法雨灭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萨观察。是时于众生类而起大慈。众生之类轮转生死无有休息。亦无有能得度彼岸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萨观察。是时于众生类而起大慈。众生之类行垢所染着增益生本。无有能脱此生死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萨观察。

    是时于众生类而起大慈。众生之类身处大嶮xiǎn手攀脆绳。无能脱此脆绳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萨观察。是时于众生类而起大慈。众生之类犹如桑虫子为行所驱逼。亦无有能脱此使流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萨观察。是时于众生类而起大慈。众生之类发趣大生死常怀悕望。亦无能使还止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萨观察。是时于众生类而起大慈。众生之类发趣恶道常怀欲行想。无有能安处正道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萨观察。是时于众生类而起大慈。众生之类长夜自处幽冥无智之所。由无有能脱此邪道使处正智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萨观察。是时于众生类而发大发。众生之类不照见究竟见贤圣谛。无有能使见贤圣谛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萨观察。是时于众生类而起大慈。众生之类长夜处流滞。无有能脱此流滞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萨观察。是时于众生类而起大慈。众生之类无有闲静。与种种趣相应。无有能脱此闲静处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萨观察。是时于众生类而起大慈。众生之类贪着结使长夜染着。无有能灭此结使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萨观察。是时于众生类而起大慈。众生之类遭遇苦难志性荒乱。无有能使至解脱处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萨观察。是时于众生类而起大慈。众生之类谓欲为净内盛臭处。无有能脱此爱欲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萨观察。是时于众生类而起大慈。众生之类谓欲为乐诸阴苦患。无有能晓第一之义至涅槃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萨观察。是时于众生类而起大慈。众生之类着有常想谓不移动。无有能示涅槃之路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萨观察。是时于众生类而起大慈。众生之类计吾我想不解法数。无有能分别法者除其智者。如是菩萨观察。是时于众生类而起大慈。众生之类不得救护厌患于涅槃。犹如大狗常守死尸驰走东西无有休息。愚痴所为今亦如是。与彼狗无异自无性行。驰走东西不解涅槃义。阴盖所覆不悉观察。菩萨起勇猛意使至彼道便有是偈
     多有众生类  流转生死渊
     观此艰难苦  安处至涅槃
     阴云所覆盖  无光处幽冥
     智者皆现世  除云使光出
    尔时菩萨而行此檀。最初始时兴起法想。甘馔香美饶益众生随时相应。与第一义相应。心无悕爱味成就充满除去众结。亦无所远离。不逆乞者施已无变悔之心。皆是曩昔施行功德使彼无结着。为众人荷负重担。皆弃结使如今日之施。成其所愿欲使众生所欲皆获。从小已来无种种害意。忍诸种种秽患施功德。渐渐厚导引人民而作船师。数数不废于施。常好惠施内自清净外现秽相。不达一切者。谓一切众生除去憍慢无懈惓心。施心遂增颜色和悦无有怨恨。不自称誉亦不自下。爱乐众生一切所有皆悉惠施。义所成办合集人民。数数惠施无变悔心。心意喜悦叹誉布施果报远彻。以金银珍宝车磲马瑙车乘男女城郭皆悉惠施。内无悭嫉爱彼信施。欲充满彼悕望具足。欲使彼施果皆悉牢固。欲使彼乘船得度。以彼施故具足此义。观察施果捐弃诸结。众生贪着除去使无邪见。除去悭贪随时生。依法雨而雨是故归命
     金银珍宝施  车磲马瑙珠
     瞻彼无厌足  今礼释师子
     象马及天金  色最为第一
     能施和颜色  归命解脱者
     车宝为第一  珍宝所璎珞
     颜色皆和悦  妻子及男女
     金鉢盛满银  或盛满碎金
     彼以欢喜施  谁胜毘沙门
     和悦以自施  如果茂盛好
     欢喜而惠施  彼满三世界
     男女极端政  妇身及头目
     为世而惠施  谁与此施等
     檀施无过此  天人所不及
     犹如彼上人  意大海无底
    彼菩萨修行戒时。于彼戒非为无戒。及身口所行心所起甘露之法。如彼花果拥护其根必生果实于彼而得皆是人所行。犹如彼士杀生不与取婬逸及诸放恣。菩萨不饮酒。于诸戒智慧皆悉具足。除去非戒于道场而常三昧。远离犯戒亦不有杀意。物性皆清净受彼信施。数数厚味亦无所犯内无所缺去不就有亦不敷花。依见不腐败无秽不造新秽果。所种有新善眠悟无愁。彼众生色最第一。由彼功德故善香远布。受信施故意常牢固。诸根具足故无所坏败。智慧住不移故无所不坏。缘彼人故有所增益。为彼人故担负苦恼。因善法故有其处所。无愁恼亦无所染。以形貌故有服饰。为彼人故有其财宝。无限无量无有穷尽。从初发意未曾变悔。况复菩萨禁戒成就。于是便说此偈
     上下及四方  诸有闻戒香
     皆悉等具足  远欲为最要
     亲近善知识  善者作功德
     善色无有比  戒香第一福
     诸秽悉休息  觉我无有我
     最胜后第七  我今当自礼
    若复菩萨行精进时。然彼心有所缘。心亦无懈惓。出家不可障断。为众生故而出家。不移动故有其力缘。种种众生有其精进。不可胜故有其忍。有所长益故示现于世。有其功德故示现众生。摄其心意故彼意不移动。为船师故得到彼岸。以定故不乱。发意躇步则有所度。以彼众生故成其所愿。欲成道故施象马宝车。是时菩萨。于彼众生有是精进。其有闻精进名者发趣于道。一身之中所作功德不可限量。况复如来无数阿僧只劫所作功德。端坐道场时降伏外道。经历生死以精进意除去愁忧
     精进最第一  归命法王主
     于佛善自觉  今归命无等
     彼尊为第一  法鼓声远布
     于觉觉自觉  是故归无着
    若复菩萨行忍时。无畏无所惧无所染。不观彼果报。有其力势拥护众生常远离恶数志性刚强自省己过。一切众生皆怀恐怖。使无恐怖示彼戒律。亦为一切众生降伏粗穬。去不善语慈愍众生。彼无量无限依众生语。设有所闻及诸至道迹微妙第一。犹如华果未常不敷华为风所吹动。山岩处穴采取诸花香味种种色处所福德音响。众生之类皆悉喜闻。犹如蜂王采诸花味以用作蜜。及诸小蜂而作蜜者。及诸泉源处处流溢。及诸那陀园快乐无比。有骂詈所为成办。诸求呪术为彼示惭愧。众生修行道者为厄难者而作救护。名曰忍辱仙人。是时迦蓝浮王往入深山欲猎麋鹿。适入山中见此忍辱仙人便前跪问。在此深山为求何道。忍答曰求忍。是时大王不自观察。亦不观察行欲有所试。即时便作是说。我今当截汝手脚。即截彼仙人手脚。复作是问。汝今为求何道。是时忍答言我求忍辱道。即时叹誉忍辱之德。是时大王倍怀瞋恚欲伤害其命。是时仙人已截手脚。便作誓愿言。使我世世勿怀嗔恚亦不有瞋恚。于彼大王解知诸法皆悉虚空。复有异仙。人往至彼仙人所而作是问。云何神仙不起瞋恚于彼王耶。若行此忍辱之时。有此大忍辱之力。当于尔时不起瞋恚之意。观此血色亦不变易。是时护世四天王往诣彼仙人住处。是时提头赖吒。头面作礼便作是问。我今欲杀迦蓝浮王为可尔不。作是语已。是时仙人默然不对。时第二天王复作是问。我今当杀彼男女大小及城郭人民皆悉荡尽。作是语已。是时仙人默然不对。是时毘楼[卄/披]叉王复作是问。我取彼境界国土所有人民尽取杀之愿见听许。是时仙人默然不对。是时毘沙门王复作是问。我欲取彼境界国土移着他方愿见听许。是时仙人欢喜欢誉忍辱之德便说此偈
     截头目手足  不起怨恶意
     所有尽施彼  况当于世间
    是时护世天王复作是问。云何仙人欲求何等道。是时仙人答曰
     欲使彼王身  无有恶行报
     彼王虽凶暴  忧彼不自忧
    若菩萨修行三昧时。设入彼三昧有所缘心。未曾忘失亦不放逸专其一心。若复不慇懃求方便亦不受诸行。解诸法味不着于法。于彼地中亦无结使。彼三昧之中清净无瑕秽。伏外敌无怯。弱一心解其气味。心无所著降伏志性未曾懈惓成其所行得三昧。欢喜根精进不移念不错乱。一劫所修觉知道品。念猗欢喜勇猛所获。皆依猗智渐渐得欢乐处。然菩萨行于彼三昧。行时起三昧善行已办三昧。善行若行若住未曾失之。彼以有此行善法具足。起诸善行诸所求皆悉现在前。设心有愁忧渐降伏其意使不忘失。思惟增益增益善。若心放逸复思惟善法。若心怀愁忧缘缚所系即能思惟彼解脱善。于己境界威仪悉善。为人演说乱想秽病及余种三昧。诸功德具足三昧彼处。彼处三昧行报之果实最为善行。犹如青青树木现净解脱。及余青黄白黑皆随彼三昧来往无所罣碍。欲以三昧力火聚日光无所不照。彼得天眼亦复如是昼夜彻照。亦复得天耳彻听有如是之力。彼菩萨得是三昧无限无量不可称计。尽由三昧之力亦由思惟。由不懈怠由智慧明。知卷知舒亦由悕望三昧。由去离恶相由逆顺三昧力。如是众想是彼三昧所生。彼彼总持门成三昧。所适之处亦无疲惓。求其方便不坚固三昧故而行三昧。为一切欲故降伏心意。善拥护思惟亦不错乱随意自在。不说人过无量无限无有穷尽。于今三昧断诸狐疑放种种光明。依一切善法诸结使净。数数习三昧依一切善法。于是便说此偈
     获此解脱心  三昧无罣碍
     新头趣大海  驶流难可制
     若意有所欲  心亦不移转
     欲断境界水  皆是根门行
     我于百年中  担负父母行
     不充我所愿  能报父母恩
     已得将护彼  指授父母处
     能觉知如是  世之所悕有
    是时菩萨行坚固心时。收摄解脱有如是方便。彼有勇猛意所为无罣碍。不为人所制持。是故当方便求。昔闻阿兰迦兰。起诸禅定舍彼禅已。更求三耶三佛无上道。便往行南半由旬。中诣彼空闲处作种种苦行。噉果饮水着纯黑皮衣。在树下结加趺坐。或时饮水或时食果蓏或时服气。作如是苦行于草上卧或以灰自拥。乐着于彼三宿之中颜色不变易。九日之中礼跪祠火。诸放逸者随彼言教。或时祠天头目渐羸lei2。两臂露现。或翘一足身体偻曲。亦不盗窃以法自乐。于彼苦行求道亦不饮食。皮骨相连身日日极。身黑面色萎黄犹如箜篌内无有实。肋脊悉现形有百变不可观省少壮之貌永无复有。犹如老象无所任施。坐卧行步而无有力亦不能语。虽复贪命不久在世。当于尔时天使已至彼所住之处。为设方便有如是若干变化。彼为法故寤寐不失其节。如是求解脱不顾其身。于是便说偈言
     设我当融烂  人身分为百
     又无瞋恚想  众生至无异
     彼意何可贪  苦恼无数变
     有计吾我想  眠与死何异
    是时菩萨多闻之时。所谓闻名者。自称扬其德最为第一息心。众人所敬待。志性不乱所闻能持。闻持具足亦不忘失。观察其义除去憍慢。有如是之业与智相应。今悉闻知以智无懈惓。恭敬于师长所愿自在。若饥虚者起大慈悲降伏大外道。无所罣碍亦无尘垢。于异刹土现其道行。不为爱欲所染着。起方便意为世人民欲使解脱。尔时菩萨有如是慈心一切智所因皆是方便所起于是便说此偈
     彼闻若干响  其色无有变
     牢固不久存  况我今日身
     最初受此法  有信于世尊
     便生大智慧  除去诸结使
    尔时菩萨行恩之时。识其恩德亦不忘失。便有是智慧。欲报其恩造少功德永以不忘失亦不永尽。犹如种少谷子终身不忘失。昔者菩萨欲求无上道时。在一闲静之处。有鹦鹉菩萨常处彼树。尔时有风吹彼树木相切磨。磨便有火出火渐炽盛遂及山岩。诸生青青树木火悉焚烧。有郁烟起色极自炽亦不时灭。犹如日光尘烟俱起大小树木皆悉被烧无有遗余。犹如天地融烂时。须臾之间闻见者皆为恐怖。所焚烧物随时便尽。诸树木皆悉尽。尔时菩萨为鹦鹉身。一夜之中便作是思惟。犹如飞鸟止此树木。当有返复之心。与彼相应便起恩意。况当我等长夜处其中。亦不能得灭此火。我今政是时现其威力往诣大海中。以两翅而取其水在彼火上而洒其火。或以翅洒或以口洒东西驰奔。是时有神便说此偈
     此火甚炽盛  烟云不可近
     虽有此善心  亦不能得灭
    是时菩萨鹦鹉语彼天言
     我处此山中  未曾失其恩
     云何当舍去  使火烧此林
     今我有此力  意欲灭此火
     不空居此山  欲得报其恩
    尔时树神复作是说
     此鸟有恩慈  其色甚端正
     此是应人法  世之所希有
    尔时天神作是思惟便语彼鹦鹉菩萨言
     知汝有恩慈  为汝当灭火
     相愍有此心  我当速灭火
     尔时有大云  愍彼鹦鹉故
     今当灭此火  使彼愿获果
    况当成等正觉。于是便说此偈
     如来在彼时  有此恩慈心
     诸有发欢喜  天人所供养
     以能到彼岸  远离生老病
     笃信已牢固  统摄十方国
    尔时菩萨着袈裟时。为世人轨则。为众生等变俗就道。此是大幢盖。如是舍国王妻子。出家学道以度诸狐疑。是时菩萨着袈裟时。有如是增益功德。曾闻过去三耶三佛。游在园观花果茂盛欲得出家。于彼园中人民游行。有佛出世观无厌足。人民炽盛于彼园中无有众音。着袈裟三色清明。耳向解脱声音柔和寿有限齐一切自归。为一切苦故降伏瞋恚色如赤铜。尽力喘息烟风起。见色已便作是说。然与我心相应。起此心是我解脱。是时护袈裟有众功德舍彼瑕秽缘是之故便说此偈
     亦不自识名  与彼而相应
     亦不善浴洗  降伏故来此
     速降伏彼果  割己无所惜
     口作善言教  必当自坏败
     虽复作此观  与我说是义
     我当惠施彼  忍此苦恼业
    已自割己降伏其心。便作是语而说此偈
     莫作苦恼患  有如是悭嫉
     此果虽复小  恶报无有限
    尔时菩萨乐闲居静处于彼园观。清净无众乱亦无众事。行到彼者皆怀恐怖心所爱乐。曾闻有仙人所居处极妙无比。广说如上仙人所住处。彼所有众事皆尽无余。远此园观去。当于尔时未定阿惟三佛菩萨为兔身。是时兔依仙人住。时兔见仙人下山。便以偈语仙人言
     人身处世间  极妙无有比
     已得生人间  应处山林园
     善哉此仙人  善色面亲近
     无有众瑕恶  心自能降伏
     杀害之所起  自知齐限量
     能自降伏心  无有境界想
    已舍境界可食。我为出家故求解脱道。心意决了莫舍甘露。去彼悕望意功德同处山林。有如是三昧意无众乱。已处此山林。当乐此山林。如夜月照明日照于昼。能仁有恩慈应住此山林。然仙人少壮时。于彼山林中而居住。今年已老何缘舍此去。时是仙人便作是语。自伏其心倍复欢喜而作是语。若仙人去者谁当乐此住。菩萨兔便说此偈 我今无此豆  粳米及余谷
     心能自降伏  愿住此山林
    尔时成阿惟三佛遂住于彼。照明于世间乐彼闲居。以是之故当住彼山林。便说此偈
     境界甚庠xiáng序  山林行苦业
     常乐居闲静  当自思惟行
     懈脱身功德  心意常和悦
     智慧极微妙  当亲近山林
    尔时菩萨有此亲友之心。常怀慈心自省所生如实所生。如所闻有山林中广。说如契经。便作是念。此山林无有众果。诸法解脱以忍法解脱。是时菩萨长夜之中有此慈心。诸法解脱于彼人民无所触娆。于彼端坐思惟不移动。鸟巢顶上。觉知鸟在顶上乳。恒恐怀怖惧卵堕落身不移动。是时便观察便舍身而行彼处不动。善慇懃力生乐摄彼。是时鸟已生翅。已生翅未能飞终不舍去。今行此慈竟有何奇亦不恐怖。众生亦未曾为如是自知便。说此偈
     彼能办此事  故于人中大
     亦不触娆彼  此德无有上
     是故彼世尊  最为第一神
     故在道场处  功德自备具
    是时菩萨行悲时。自有力势堪负重担求一处所。一切众生我当度脱之增益功德。于诸苦脱无力者除世愁忧。无救护者为作救护。无悕望者为作悕望。无力势者为作力势。诸疾病者为作医王。为老者示现少壮意。为少者示现有力。曾闻世尊行道之时。无数比丘前后围绕。火焚烧园观时。比丘见大火烟起。各驰走向世尊。或有叹誉世尊者于如来前住。彼诸比丘住如来前观者。于是便说此偈
     如我无畴匹  三世功德具
     以此至诚语  使恶速休息
    说是偈已。是火聚火即休息。是时诸比丘叹未曾有。皆是世尊之恩力。欢喜于如来各各叹说此偈言未曾有。世尊告曰。诸比丘在一闲静处。种种境界若干种色。当于尔时我未成于等正觉。尔时我为桎梏罗瞿也。从彼生已来年少自在。好施于人求微妙行。当于尔时褰荼国界人民炽盛土地丰熟。多竹林苇树木高峻。时火所烧极炽盛渐及山泽。有如是之变。广说如契经。尔时有群鸟众。各各产乳翅羽未生。或有翅始生者。或有堕地者。或有破头尾者亦不堪任飞。或有饥饿者。见彼火炽盛各欲飞去。我尔时见此火已亦不护身。无数百千劫功德有如是护心。我尔时于彼清净便发此心。使此众生脱此大患。尔时我便灭此火火即时灭。我尔时于彼园灭此火行此悲心。况我今日成大悲。今日火当灭。于是世尊便说此偈
     由少之所生  本观一切变
     一切皆悉坏  慈哀于众生
    彼火即得灭。火灭未久。以智慧明灭世人火。尔时菩萨为生死故。菩萨欲生时。救济众生观生苦本。曾闻空静山林之中。有乌鹿鸽蛇在彼止。于彼有仙人菩萨常处其中食果饮水。尔时乌往诣彼仙人所。在一面立。便作是说。世有何苦。尔时乌便作是言。饥为最苦。由何因缘而生此苦。我等各各自当陈说。身体疲极烦炽诸根不定。口不能言耳无所闻。常怀思想。是故饥最为苦。此苦患身火所烧。由此饥馑此病难疗。共相牵连皆有如是之苦。是时鹿便作是语。惊怖为苦。所谓惊怖者。身在独处见猎师常怀惊怖。身心之秽常恐无此身。复畏猎师欲杀害己。此身有何牢。要住无常处驰走东西。此惊怖者由何而生。常有此念。彼一切有是行。舍离一切身。我等有此身常。怀惊怖须臾不宁。皆是本所造坏败之苦。有如是惊怖。以是之故。惊怖为苦。是时鸽便作是语。欲最为苦。更乐其中心境界净。思惟所处无脱此欲患。此欲犹如火。亦如脂酥着器。然则炽狂有所说染着其心。欲火亦复如是。染着其心消尽其形增益诸缚。无数劫为欲惑会合炽然烧人形体。以是之故。欲最为苦。时蛇便作是语。瞋恚最为苦。所谓瞋恚者。便伤害人命。无有尊卑。增诸罪根。身体颜色常变易。动有杀意。频蹙cu4眼赤牙齿长利人所恶见。摇头动身长息吐毒。身体肌皮纯有嗔恚之火。一切世人皆不喜见。常伏空处。饥亦瞋饱亦瞋。眼视不善。有如是之变。彼犹如火焚烧山泽。此瞋恚火亦复如是。以是故瞋恚为苦。尔时菩萨甚深之智。思惟此已。便说此偈
     一切皆悉苦  亲近其颜色
     生者必有苦  听我今所说
     犹如此大患  苦恼无有限
     一切是生根  是故生非真
    若有必成菩萨道者。流转生死以慈悲喜护愍一切众生。以捷疾之智无所罣碍。有勇猛意修一切智。无懈惓之心教化无有狐疑。常怀等见志性牢固不可沮坏。得彼气味不失其志。有力堪任分别诸法亦不毁漏。彼成大智慧施意解脱无变悔心。一切惠施如湿鞞国王。常修净行未曾懈惓如摩诃提披王忍力具足。如忍神仙戒不缺漏。如布赖多学士常乐出家颜色和悦。若复于爱敬之中意无染着。如大须达施那王游化世俗。瞿频陀王爱乐于法。如郁多罗摩纳乐闲静之处。为伎乐声响清彻。如善觉菩萨在大众中为师子吼。皆得解脱至泥洹界。诸功德具足必成。于道倍益诸德成菩萨行。于是便说此偈曰 倍无伤害意  菩萨功德净
     已志性牢固  如日放光明
     爱乐如是法  福田无有秽
     愍彼世人民  故说如是业
    是时菩萨不怀恐怖。从兜术天降神。观有为行无常心无乱想。常自观察知所从生处。亦复自知更不受胎。有是真谛究竟其原心无染着。降母胎中住彼处所亦无乱想。于彼观犯戒为恶行持戒为清净亦无染着。于胎之中无不净行。犹如莲花不染着水。于彼多起道意。已有此智慧。诸天子常卫护。兜术诸天递来宿卫。现婬不净行乐修梵行。自从菩萨降母胎中。夫人之身未曾有秽。菩萨戒行极为清净。心无伤害之意。施行立誓审谛至诚。欲出于家。大尊妙神天子。皆悉扶持胎净无恼。若举足行七步。时怀出家意即观四方。今当向何方便无众苦。香汁浴洗自然有香池。皆是前世功德所致。天雨优鉢拘文罗花而供如来。于是便说偈言
     无数世劳勤  救彼众生故
     转轮无有量  天人得安隐
     诸有天伎乐  皆得欢喜心
     香轮在前转  降伏众魔怨
    彼时菩萨从兜术天降神时。梵天众皆悉侍从。若世尊人民天众围绕时。此是第一相。若菩萨从兜术天降神地为大动。若世尊觉悟众生尘劳无有杂秽。此初瑞应地为大动。彼众生之类尘劳永不生。最第一乐。是初瑞应。若菩萨从兜术天降神时。有大光明照世间界。是智慧光明相初瑞应。诸幽冥之处皆悉见明。亦是智慧之相。若菩萨初生时举足行七步。此七觉意之瑞应。是时菩萨观察四方时。此是四贤圣谛之瑞应。是时菩萨大笑时现度人之瑞应。是时菩萨梦见。以此世界为牀。须弥山为机。手脚垂四海之外。此是世有常之想。此是甘露法味之瑞应。复梦缇隶迦树生齐上覆三千世界。此是道场之瑞应天人所尊敬。梦见众多飞鸟周匝围绕。皆同一色现众成就之瑞应。梦见虫头黑身白现优婆塞众成就之瑞应。复梦见山顶上行现得利不悭之瑞应。于是便说偈曰 瑞应未曾有  彼有大功德
     起者必当灭  苦乐之所更
     见彼皆欢喜  必当有佛出
     如日除云雾  无复有众尘
    是时菩萨志性不可回转如所说。如月初出于幽冥处众人所敬。即从座起欲得出家。是时便起此心。此最后有斯三更乐。是时菩萨从高牀下。尔时亦起是意。此最是高广之牀。如菩萨出城门时。是时便作是念。我不得道终不归还。犹如菩萨解璎珞以授车匿。尔时复作是念。计此宝衣最是我后所有。若复菩萨以马授车匿。是时亦作是念。此是我后所乘马。是时菩萨右手执刀自剃头发。是时菩萨复作是念。最是我遗余须发。是时菩萨以宝衣贸鹿皮用作袈裟。是时菩萨复作是念。最是我应所著衣。若复菩萨在道场坐。是时复作是念。我不解加趺坐。不逮一切智不起于座。于是便说此偈
     积德从小起  当获无量福
     犹水渧渐涨  必成大江河
     观此若干类  有为行所造
     应食甘露味  消灭诸恶毒
    一切智成等正觉时。观世无常苦空。彼已成等正觉无有众恼。所可因缘成等正觉。起者皆悉归灭。知一切死者与彼生相应皆悉觉知。是时分别眼识作如是觉知。高下随众生所为境界所有。智已办无有狐疑。于彼觉知本因缘等。正觉无有边幅。尔时有众智生觉知有道流布世间。觉知道不可移动。是时尽越一切苦一一分别境界。若于一劫若百劫若百千劫意流转不可移动。无染着意亦不乱。智慧无量亦不舍智慧。意善分别游境界里求其方便。果报无量智慧悉具足。一切无有罣碍。于是便说此偈
     觉一切物  亦无有量  来往周旋
     无所罣碍  悉觉一切  最胜所观
     除三界苦  当照世间  谁能分别
     唯佛能解  欲求微妙  当求如来
     如来随时  与彼相应  所当成就
     无有退转
    尔时世尊独游无侣亦无有师。功德无量欲训诲众生。于佛法众皆悉成一智成就成等正觉。最尊微妙无等者。觉知一切尘劳所趣根本一切皆悉成。念不移动以智分别一切法度。以一切结使微妙最为第一。畅说一切行故曰一切智。已有一切智。专其一心解一切法。断一切结使故曰一切灭。除去有无有爱。亦无有伴侣。一切功德智成就。等拥护一切众生如父母爱子。展转功德力成就。无贪憍慢故曰最胜。布现八贤圣道而转法轮。彼喻如影不在日前在闇an4前。此亦如是。一切结使不与道共相应。是故而转法轮。于是便说此偈
     一一功德具  彼不可限量
     况色不思议  一切相具足
     犹如月光明  而照幽冥中
     众宝集于海  释种德亦尔
    观诸缘起已智度十二因缘。尘垢牢固起爱着之智意驰其心中。或起有漏智造诸苦行而得出要道。知欲灭诸结使故。无有苦乐之想休息之想。智以无我故得增益。智与共相应识身心空。智欲降伏少壮之意。染着其心起依猗智。自省决了灭诸结使。起明慧智欲降伏结使。起伏息智欲度彼岸故起轻举智自称其身觉。众生以谛挍授起灭尽智。缘彼谛思惟有诸微妙禅。以彼思惟故起度彼岸智。彼心得悕望余者亦得悕望悉同其迹。意有所猗而逮智慧四大休止处。思惟与相类趣到彼岸。得天耳智等度彼境界。同其一行已得等度彼岸。得天鼻智依彼识欲有分别智。知他人心智所念。悉清净有所修行。欲化众生故便得自识宿命智。为彼善色故敷示四大。便得天眼智心有所觉。观察戒清净。得誓愿智大神仙功德。彼三昧种子所生度诸三昧界。欲长益彼故众生欢喜便得究竟智。于是便说此偈
     种种人思念  亲近现在前
     分别种种法  以示大神仙
     当觉知彼业  以舍诸尘盖
     悉达观察心  善哉人中上
    彼如实而无有爱欲。不与彼爱欲相应。亦无瞋恚及杀害之意。亦无愚痴觉知彼病。亦无谀谄常怀柔和。亦不自叹誉语出善教亦无有想。除去悕望之想亦无彼此之心。不伤害彼人。自得解脱无所适莫。有慈哀心所为皆悉办。非为无慈心有悲心。无杂秽想亦有护心欲等度护众生故有空心。禁戒具足有无愿心。智慧润泽有无想心。亦无所染亦无调戏。为世人民不离调戏。避诸恶业而说法教。禁戒成就无所缺漏。三昧成就定不移动。智慧成就皆悉至彼岸。十力具足无能胜者。得四无所畏无怯弱心。独步三界。于大众中而师子吼。于是便说此偈言
     犹如此大海  广博极微妙
     十力一切德  智者之所观
     犹如此大海  澜波摇动时
     有人立彼岸  不究其功德

    僧伽罗刹所集经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