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诸宗部五>宏智禅师广录卷第六
  •  廓冲明之鉴。而洞照不遗。发玄枢之机。而
     信彩必中。具正眼濬洪辩者。有是哉。师居
     太白峰下。龙象蹴踏。锤凿敲击。辞意漫演
     罔不精到。或士庶信道而叩其方。或云水
     分卫而请其训。列素于前。走笔而应。即名
     字而说随诘问而对。故为之法语。摭其一
     二。聊以编次。噫苍苍之虚。洋洋之流。曾莫
     造其渊极。兹姑纪其录。当候妙契神悟者
     击节而赏音焉
    田地虚旷。是从来本所有者。当在净治揩磨
    去。诸妄缘幻习。自到清白圜明之处。空空无
    像。卓卓不倚。唯廓照本真。遗外境界。所以
    道。了了见无一物。个田地是生灭不到。渊
    源澄照之底。能发光能出应。历历诸尘。枵然
    无所偶。见闻之妙。超彼声色。一切处用无痕
    鉴无碍。自然心心法法相与平出。古人道。无
    心体得无心道。体得无心道也休。进可寺丞。
    意清坐默。游入环中之妙。是须恁么参究
    真实做处。唯静坐默究。深有所诣。外不被因
    缘流转。其心虚则容。其照妙则准。内无攀
    缘之思。廓然独存而不昏。灵然绝待而自得。
    得处不属情。须豁荡了无依倚。卓卓自神。始
    得不随垢相。个处歇得。净净而明。明而通。便
    能顺应还来对事。事事无碍。飘飘出岫云。濯
    濯流涧月。一切处光明神变。了无滞相。的的
    相应。函盖箭锋相似。更教养得熟体得稳。随
    处历历地。绝棱角勿道理。似白牯貍奴恁么
    去。唤作十成底汉。所以道。无心道者能如此。
    未得无心也大难
    旷远无畛。清净发光。其灵而无所碍。其明而
    无所照。可谓虚而自明。其明自净。超因缘离
    能所。其妙而存。其照也廓。又不可以有无言
    象拟议也。却于个里枢机旋关捩活。随应不
    勤大用无滞。在一切处。辊辊地不随缘不堕
    类。向其间放得稳。在彼同彼。在此同此。彼此
    混然无分辨处。所以道。似地擎山不知山之
    孤峻。如石含玉不知玉之无瑕。若能如是。是
    真出家。出家辈。是须恁么体取
    衲僧家。枯寒心念。休歇余缘。一味揩磨此一
    片田地。直是诛鉏尽草莽。四至界畔。了无一
    毫许污染。灵而明廓而莹。照彻体前。直得光
    滑净洁。着不得一尘。便与牵转牛鼻来。自然
    头角峥嵘地。异类中行履。了不犯人苗稼。腾
    腾任运。任运腾腾。无收系安排处。便是耕破
    劫空田地底。却恁么来。历历不昧。处处现成。
    一念万年。初无住相。所以道。心地含诸种。普
    雨悉皆[卄/朋]。既悟花情已。菩提果自成
    渠非修证。本来具足。他不污染。彻底清净。正
    当具足清净处。着得个眼。照得彻脱得尽。体
    得明践得稳。生死元无根蒂。出没元无朕迹。
    本光照顶。其虚而灵。本智应缘。虽寂而耀。真
    到无中边绝前后。始得成一片。根根尘尘。在
    在处处。出广长舌。传无尽灯。放大光明。作大
    佛事。元不借他一毫外法。的的是自家屋里

    闹里分身。触处现前。无一点子外来境界。二
    仪同根。万象一体。顺变任化。都不被夤缘笼
    络。便是得大自在底。风行月照。与物不相碍。
    然后休退。更来里许作担荷。智转理圆。功忘
    位满。不堕尊贵处。入流合尘。超然独耀。方知
    道。绍是功。绍了非其功也
    脱尽头皮。透出光影。万机不到处。千圣不传
    底。唯自照深证。密密相应。本明破昏。真照鉴
    远。有无情量。一切超过。妙在体前。功转劫
    外。便乃随缘合觉。不碍诸尘。心心不触物。步
    步不在途。唤作能绍家业底。既然透彻便好
    亲近去
    冲虚净怕。寒淡纯真。恁么打叠了多生陈习。
    陈习垢尽。本光现前。照破髑髅。不容他物。荡
    然宽[涧-日+舌]。如天水合秋。如雪月同色。个田地。无
    涯畛绝方所。浩然一片无棱缝。更须向里脱
    尽始得。正脱尽时。心思口议。千里万里。尚无
    辨白底道理。更那有指注处也。桶底脱汉。方
    信得及。所以道。唯证相应。相应处拨得。转入
    得世。游戏三昧。历历现前。声色影响。直下无
    迹。彼我不相往来。只为其中无受处。只个无
    受处。包含虚空法界森罗万象。无一点遗漏
    底。本色汉。当恁么体究
    衲僧做处。彻底不挂毫发。豁然莹净。如镜照
    镜。无外境界。无别尘缘。自照历然。一切不
    受。唤作就里担荷。恁么担荷了。智照幽而不
    昏。道合体而无住。从无住处。应化机宜。恰恰
    不漏。的的不染。谷神答响。风师行空。无碍自
    在。勿管带绝朕迹。要且灵灵地昧他不得。十
    成游践到个般田地。一切处稳。一切处闲。露
    地白牛。纯纯一色。趁也趁不去。须是亲证亲
    到始得
    默默自住。如如离缘。豁明无尘。直下透脱。元
    来到个处。不是今日新有底。从旧家旷大劫
    前。历历不昏。灵灵独耀。虽然恁么。不得不
    为。当恁么为时。直教一毫不生。一尘不翳。枯
    寒大休。廓彻明白。若休歇不尽。欲到个境界
    出生死。无有是处。直下打得透。了无思尘。净
    无缘虑。退步撒手。彻底了也。便能发光应世。
    物物相投。处处恰好。所以道。法法不隐藏。古
    今常显露
    衲僧真实处。要在履践。彻照渊源细中之细。
    混然明莹。一色无痕。更须转身过里许始得。
    所以唤作能绍家业。机丝不挂。光影杳绝。就
    父一蹊。妙在体处。尘滓亡节类泯。知之不及。
    回头取证。觑破髑髅。可中得了。便能出化。芦
    花明月。古渡船开。玉线金针。那时机转。入世
    应缘。尘尘皆尔。法法无他。顺风使帆。自然无
    碍矣
    诸佛诸祖无异证。俱到个歇处。三世断万机
    寂。直下无丝毫许对者。佛灵自照。妙彻根源。
    识得底里尽。分身应事。门门放光。物物现影。
    便知道。尽自个里流出。百草头一切处。了无
    则个与我作因作缘。通身彻底恁么去
    空无痕迹。照非情尘。光透静深。杳绝瑕垢。能
    恁么自知。恁么自了。清净妙明田地。是本所
    有者。多生不了。只为疑碍昏翳。自作彰隔。
    廓然智游。内忘功勋。直下脱略去担荷。去转
    身就位。借路着脚。灵机妙运。触事皆真。更无
    一毫一尘。是外来物尔
    法法自然。妙超语路。见成不间。乃至山林草
    木。未尝不发扬此事。觑得破方知广长舌相。
    处处藏缩不得。说者即是听者。听者即是说
    者。根尘融理智混。自他同心法一。更向甚么
    处作分疏。虽然恁么。透得目前。快须收拾归
    来。作屋里活计。始得稳坐
    道游环中。至虚忘像。净极自明。明唯自照。向
    尘境未作根门未痕底处。妙得生灭流转之
    迹泯矣。独据造化之本。其间丝发影事俱不
    受。唯证相应。从此一击。大千路开。物物头
    头。浑是我放光说法处。身分百亿。独照而神。
    殊不堕名色里。圆应无功。鉴净而涵。谷虚而
    答。初不累于见闻也。真自在无碍游戏三昧。
    若恁么体得。何往不利焉
    通一线有应世对机底眼。的的不堕。万缘埋
    没不得。月下水风度松。光影不我混。音声不
    我休。萧然能应。超越不羁之像果耳。分流随
    事。恰恰不乖。犹是透脱尘网。未到本家。休歇
    余缘。坐空尘虑。默而昭净而照。虚而容廓而
    应。不与外尘作对。了了地独灵。到个田地。方
    识阿祖
    观身实相。观佛亦然。若端能体得到自己无
    外境界。则恰恰绝对待出思议。佛佛心心。精
    到无二。衲僧默游寂住。虚灵妙通。等太虚度
    尘劫。卓卓亡倚。明明非思。个是本所住处。机
    转化分。历世应事。照无功用无迹。闲云流水。
    初不留碍。直教纯纯稳稳。一切移不得。方不
    随夤缘转也。真实体取
    孙之所生处名祖。流之所出处名源。彻见其
    源。识得其祖。则知未流转已前堆堆地。不随
    生灭夤缘。尔虽不随。而具有一切影事。唤起
    过来。历历地根尘脱。知见超不被一切包裹。
    情空想断。自然圆明了知。飘飘在万象中。混
    它不得。诸尘里廓尔有余。百千三昧。门门庄
    严。法法具足。更须取拾归来。到旧时处所。复
    其源奉其祖。相合而一。方见通身去也
    默默照处天宇澄秋。照无照功。光影斯断。个
    是全超真诣底时节。源净体灵。枢虚机活。历
    历本明。其中发现。便提得出。在事事头上。恰
    恰具足。与二仪同。万象等。坦坦荡荡。纵纵横
    横。天同天。人同人。应其身现其相。而为说
    法。能如是体得十成。廓然亡所碍者
    风虎云龙。恰恰相随。元不着意于其间。个是
    自然事。衲僧变通。能以因缘和合。政如此也。
    其来而不彰。其去而不藏。妙入一切处。一切
    处混不得。飘飘出万象头上。历历在森罗影
    中。了无毛发许间隔。混混出应之机。的的到
    家之句。却须饱参。云断风休。秋清月落。水天
    无际。底处单明始得
    道非祖传。祖未来时。弥纶周匝。自然空空不
    痕。灵灵亡偶。独照出因缘。常活离形谷。所以
    唤作祖。唯证相应。不可授手。佛佛之到。以此
    为极。应化分身。花花叶叶。根根尘尘。智入三
    世。万机不我扰。一尘不我外。妙出大千经卷。
    何处更有影事可得
    渊湛寂默。彻照源底。个处虚而灵。廓而明。虽
    有昭然自鉴之像。而无影响相偶。底时窥得
    破犹有辨白担荷之功。更须退步。方诣环中。
    光发其间。卓卓独存。却解借功。名为诞生。斯
    乃出没几微。细细明辨。既能分身。便可御事。
    有印万象之印。其印不痕。游世对缘。自有尘
    尘三昧底受用。其用自冲。不可盈满。空谷之
    受云。寒溪之濯月。不出不在。迢然化外。更能
    放教无得无向。在在处处。还之旧地。毫发不
    曾移动。跛跛挈挈。百丑千拙。鼎鼎地自然圜
    顺。赵州洗钵吃茶。不着安排。从来成现。若如
    是具眼。一一觑得彻。方是个衲僧做处
    学佛究宗家之妙。须清心潜神默游内观。彻
    见法源。无芥蒂纤毫作障碍。廓然亡像。如水
    涵秋。皎然莹明。如月夺夜。正恁么也。昭昭不
    昏。湛湛无垢。本来如如。常寂常耀。其寂也非
    断灭所因。其耀也无影事所触虚白圆净。旷
    劫不移不动不昧。能默能知。底处行步得稳。
    玉壶转侧。一拨机回。分身应世。世界处所。差
    别境像。俱是自所建立。与我四大同出。何所
    碍焉。既一切不碍。彼我无异相。自他无别名。
    声色丛中。飘飘超诣历历相投。所以道。山河
    无隔越。光明处处透。当恁么体取
    田地灵明。旷古不易。企望不得边际。丕平不
    受痕垢。向其间游践。野云倚山。家风闲淡。秋
    水着月。境界澄明。的的到个处所。便知心田
    法地。是万像出生根源。种性不枯。花叶遍界。
    所以道。一粒在荒田。不耘苗自秀
    道人本无所住。白云迷青山之根。明月怀流
    水之腹。云开山露。月转水寒。一段秋容。廓彻
    无际。诸尘俱不我到。万化寂不我移。向其间
    坐得稳底。便能跨步转身。应机入世。元有超
    方底句子。所谓六户不掩。四衢无踪。到到处
    处混不得。悄悄地不曾动着。十成汉自知去

    空廓怀抱。与太虚等。区分手段。与万像齐。一
    尘不分外。乃能应变。一点不留中。方能住禅。
    中既空而能应。受不受等。外既涉而常虚。住
    无住同。衲僧家风。于一切处。入三昧者。当恁
    么去
    十方法界。起自一心。一心寂时。诸相皆尽。阿
    那个是彼。阿那个是我。只为个时无差别相。
    直下一尘不立。一念不生。透过胞胎前皮袋
    后。一点妙明。圜混混地。无方隅绝朕迹。直是
    昧不得。昧不得处唤作自知。只自知处。唤作
    本得。了无分外得底毫发许。廓然廓然。妙存
    而无像。真闻而无响。所以道。非耳目之所到。
    个是妙契至到处所。其间发光。大千影现。头
    头是物物渠。俱是衲僧自受用境界。要且不
    借别人家里事。要须的的亲证始得。吾家种
    草。当如此为
    了达一切法空。则心心自在。尘尘透出。本来
    一段光明。无处不遍。便乃随机而化。遇物则
    宗。妙照诸缘。廓亡对待。松风水月。清淡相
    得。无往来心。无留滞相。要在中虚而有容。外
    应而不扰。如春着花。如镜照像相似。闹浩浩
    中。自然出一头地
    田地稳密密处。活计冷湫湫时。便见劫空。无
    毫发许作缘累。无丝糁许作障翳。虚极而光。
    净圜而耀。历历有亘万古不昏昧。底一段事。
    若点头知有。不随生灭。不住断常。要变应则
    与万象森罗同其化。要寂住则与二仪盖载
    同其道。出没卷舒。一切在我。本色汉。须恁么
    收放始得
    昼见日夜见月。不相瞒底时节。个是衲僧平
    稳行履处。自然无棱缝。若要恁么平稳去。须
    尽却意根下隐隐地舂织始得。要不隐隐么。
    须坐得断放得下。及得尽照得彻。光影俱忘。
    皮肤脱落。根尘净尽。自然眼目分明。受用具
    足。一切处不管带。一切时却相应。当明有暗。
    当暗有明。孤舟载月。夜宿芦花。一段光明。果
    然如是
    净洁冲明。眼力不及其涯畛。寂寥虚旷。心缘
    不得其方隅。实参真到底人。信是我本有田
    地。佛魔侵不得。尘垢染不得。方圆适中。履践
    合度。则妙用河沙。恰恰相济。从个田地发生。
    从个田地及尽。底事人人皆具。但向前为我
    讨一讨看。知有汉点头相悉
    肘后符能应一切事。顶门眼自照独脱身。双
    收双放。无中无外。大千与我同出。三世自然
    超过。空洞无际。真照孤明。个时影像俱尽。尽
    不得底。幽灵绝待。生灭莫得。到此田地。廓落
    亡依。缘尘不染。个时境界密合。函盖箭锋。恰
    恰无爽。游戏三昧。便属底人受用。顶眼肘符。
    是衲僧传授一段事。十成体取
    端得衲僧巴鼻底。不凝不流。不纯不杂。历
    得干处转机。入得闹时具眼。通变交彻。了了
    不碍。月随流风偃草。烂烂靡靡。终不我混。所
    以道。类不齐超有路。应底时节。许[仁-二+尔]恁么去。
    百草头上。收拾归来。合作么生。得坐披衣。向
    后自看
    底一段事。全无学处。要在虚廓身心与大虚
    等量。自然于一切处具足。灵灵昧不得。历历
    混不得。月随流水。雨逐行云。了无如许心。能
    成如许事。但莫将已碍物。自然无物碍[仁-二+尔]。身
    心一如。身外无余。同体同用。一性一相。根根
    尘尘。直下绝待。所以道。圣人无己。靡所不
    已。恁么现前。恁么明白。便知道。收来放去。
    作一头露地白牛。趁也趁不去
    道人行止。流云无心。满月普应。不为一切所
    留。历历在万像中。卓卓出一头地。随缘遇触。
    不染不杂。与彼同用。与我同体。言语不能为
    之传。思惟不能为之到。超摇绝待。宛转亡功。
    妙得于心识情量之外。途中受用。屋里承当。
    了生死出因缘。真见灵然元无所住。所以道。
    周遍十方心。不在一切处
    休歇也如大海受百川相似。无不到这里一
    味。放行也如长潮乘疾风相似。无不来这畔
    同行。岂不是达真源底里。岂不是得大用现
    前。衲僧家。随机应变。恰恰恁么。又几曾立心
    想尘缘来。是须十成体取
    真净不痕。功勋及尽。那时却无辨处。虽无可
    辨。即是全身。眼根不自见。亦昧它不得。底处
    发光。清白通照。芦花混雪。明月濯秋。便有回
    互之机。顾鉴之路。猛提将来应用恰好。一切
    处外我不得。一切处收我不得。超出万象一
    头地。俱胝一指头禅。三十年受用不尽。得妙
    者简。所以默不与言。得用者闲。所以应不触
    物。道游神御。理固如斯。忽向其间。着一丝一
    糁。则枢机碍而不通。关[木*戾]窒而不转。空空处
    含一切有。有有处合一段空。更有甚么事
    元元之本。冲而无像。动而有应。当须彻底
    觑破。孤峭峭露堂堂。独灵灵明历历。都未带
    一点子外缘。唤作单明时节。至如与万像同
    出同没。诸尘三昧起处。净如海印。转若盘珠。
    落落地遍一切。钉钉地非异缘。可谓独耀无
    私底时节。夜月出而水明。春风吹而花发。不
    假功用。自然圜具。因因缘缘。果果报报。在其
    间无分外底。更须知道。光境俱亡。复是何

    野僧家风。以一钵为生涯。指万象为产业。此
    彼相。可如镜像水月混融无外。先不立我相。
    则物物非他缘。一相无相。都卢只个更无别
    事。恁么十成。了得应用。机前梭路不通。象外
    根尘俱泯。个时却须退步归家。方有饱参分。
    云迷一色。雪覆千山。透过了看。始见通身时

    履道底人。妙出言思。直下真实。自有肯路。又
    莫着道理。廓然淴合。月流诸水。风行太虚。自
    然不触不碍。超彼照用。虽照无痕。虽用无迹。
    入三昧于诸尘。收万象于一印。绝渗漏无走
    作。唤作了事衲僧。又须记取还家路子。云尽
    天寒。秋疏山瘦。个是本所住处
    衲僧本有田地。清旷丕平。望绝崖岸。在其间
    耕云种月。明白虚廓。自家受用。或出或没。任
    收任放。直得二仪同其生成。万象同其起灭。
    峥峥嵘嵘。何所从来。寂寂寞寞。何所至向。可
    谓虚空不可容纳。大地不可擎载。妙存不得
    其形。至虚不得其名。有无功尽。凡圣路绝。方
    有到家时节。正恁么时。得个甚么。万顷眼寒
    清照雪。好看里许力耕人
    枯寒身心。洗磨田地。尘纷净尽。一境虚明。水
    月霁光。云山秋色。青青黯黯。湛湛灵灵。自照
    本根。不循枝叶。个时底处。超迈情缘。不限劫
    数。一念万年。终无变易。从此出应。虚谷行
    云。动静自若。顺入诸尘。常在三昧。所以云。
    那伽常在定。无有不定时
    历历妙存。灵灵独照。揽之不得。不可名其有。
    磨之不泯。不可名其无。出思议之心。离影像
    之迹。空其所存者妙。妙处体得灵。灵处唤得
    回。心月身云。随方发现。直下没踪迹。随处放
    光明。应物不乖。入尘不混。透出一切碍境。照
    破一切法空。于差别缘。入清净智。游戏三昧。
    何所不可。当如是真实体究
    履空忘缘。透照出影。一点灵然。昭昭不昧。三
    际心绝。四大缘尽。虚清妙明。独耀旷劫。衲僧
    能如是行履。则不被生死缚。正行履时。撒手
    悬崖。无可把捉。脚下线断。全超一步。佛佛祖
    祖。俱不到我真实妙照田地。唤作自己。个是
    绍家业时节。才涉思惟。又属流转去也。虚
    而长灵。净而长照。芦花明月。清白混然。棹入
    孤舟。不妨宛转。个时端的。且道。是谁急着眼

    游践十成去。无中边绝棱角。圜辊辊地。更当
    空洞无滓。霁秋月寒。光明洗夜。锦云花丽。气
    象成春。关[木*戾]虚通。机轮转侧。俱是衲僧自受
    用事。诸尘不为我翳。万法乃是心光。步步超
    方。鸟道无滞。历历应世。谷神不勤。其中混不
    得。底意类莫齐。刹刹尘尘。心心念念。初无异
    相。纯一真明。个是却来。用中得妙时节。若或
    收卷余缘。单明自己。磨洗无瑕。扫荡绝纇。孤
    明独照。默味至游。智到环中。事隔关外。个是
    卓卓一段不生灭底。须是退步归家。款款说
    此话始得
    衲僧游世。当虚廓其心。于中无一点尘滓。方
    能善应。不为物碍。不被法缚。堂堂出没其间。
    有自在分。才涉意思。便成埋没去也。要体
    得纯熟。自然游刃万机。不相触不相背。函盖
    箭锋。恰恰不爽。向外解收拾。绝渗漏。唤作能
    成家业底汉。却从个处归来。白云入谷。明月
    转山。有就父同体底时节。所以道。三人扶一
    杖卧一床。中外了无痕迹。混然成一片。闲如
    霁雨之云。湛若涵秋之水。诸上善人。记取个
    段事始得
    吾家一片田地。清旷莹明。历历自照。虚无缘
    而灵。寂无思而觉。乃佛祖出没化现。诞生涅
    槃之本处也。妙哉人人有之。而不能磨砻明
    净。昏昏不觉。为痴覆慧而流也。一念照得破。
    则超出尘劫。光明清白。三际不得转变。四相
    不得流化。孤耀湛存。亘古今混同异。为一切
    造化之母。底处发机大千。俱现尽是个中影
    事。的的体取
    应变底眼。游世底身。虚而灵寂而照。万象中
    出一头地。不被尘土埋没。不为夤缘茧络。行
    空月出谷云。无心而鉴。无私而作。为照明为
    润泽。恁么十成。脱得净洁。用得萧洒。唤作门
    里出身。更须体取内绍家业底时节。空为座
    寂为舍。妙存非有。渠不带缘。真照非无。渠不
    堕数。独耀环中。湛圜量外。至游神御大方无
    隅。底处发机。自然得无碍变通受用也
    道人游世应缘。飘飘不羁。如云成雨。如月随
    流。如兰处幽。如春在物。其为也无心。其应也
    有准。个是了事底汉做处。更须回途就父。向
    稳处着脚。净处放身。独孤标亡伴侣。透威音
    那畔一路子。方能尽中边彻顶底。杀活卷舒
    有自由分
    廓而自灵。净而自明。能普遍而无取照之功。
    能分晓而无缘想之累。出有无表。超思议情。
    唯证相应。不从人得。佛佛祖祖。叶叶花花。联
    续底事也。应时不取相。照处不涉缘。便能堂
    堂不昧。只个家风。处处现成。任君收拾
    得皮得髓刚立阶梯。缀叶缀花。遂成流布。衲
    僧[覤-儿+且]得破。怪他祖师西来。作许多事。节外生
    枝眼里着屑。更有般汉。刺头做无限伎俩。刻
    舟记剑。甚么时得相应。而今直下放教落去。
    及教尽去。毫发颗糁。俱莫停留。净洁打叠了。
    自然有透脱处。圜混而明。灵通而妙。便知。本
    来无缺少无遗余。语言有所不到。闻见有所
    不及。如犀有通。如蚌有孕。一段光明。是自家
    真实游践处。着精神体取
    佛祖而来。元无僧俗。但人人有谛当。亲证真
    得处。名入佛心宗。彻法源底。老卢是卖樵汉。
    一到黄梅。便道。我欲作佛。祖碓屋负舂。直到
    心镜绝垢。自照历然。半夜传衣。度大庾岭。信
    衣放下。明上座。尽力提不起。方知。个人亲证
    真得。而今但莫推贤让圣。如着衣吃饭。念念
    无异思惟。心心不容染污。脱身空劫。撒手断
    崖。透根尘穷顶底。孤明独照。廓彻妙存。自然
    心花发明。应现刹土。何曾间隔变易来。便能
    入异类行鸟道。无碍自在矣
    吾家衲子。将以超脱生死。须槁身寒念。彻鉴
    渊底。虚凝圆照。透出四大五蕴。与因缘未和
    合。根门未成就。胞胎未包裹。情识未流浪时。
    着得个眼。何患不了。恁么了时。祖师鼻孔。衲
    僧命脉。把定放行。在我有自由分。所以道。妄
    息寂自生。寂生知则现。知生寂自灭。了了唯
    真见
    大休大歇底。口边醭生。舌上草出。直下放教
    尽去。洗得净洁。磨得精莹。如秋在水。如月印
    空。恁么湛湛明明。更须知有转身路子。转得
    身时。别无面孔教尔辨白。无辨白处。却昧不
    得。个是彻顶透底。穷根极源时节。千圣万圣。
    无异蹊辙。妙在回途。借路着脚。明中有暗用
    处无迹。百草头。闹市里。飘飘扬身。堂堂运
    步。自然骑声跨色。超听越眺恁么混成。方是
    衲僧门下事
    心本绝缘。法本无说。佛佛祖祖不获已。向第
    二义门。有问答机警。就其间。剔拨一等钝汉。
    所以德山道。我宗无语句。亦无一法与人。元
    是人人自到自肯。始有说话分。但直下排洗
    妄念尘垢。尘垢若净。廓然莹明。无涯畛无中
    边。圜混混光皎皎。照彻十方。坐断三际。一切
    因缘语言。到此着尘点不得。唯默默自知。灵
    灵独耀。与圣无异。于凡不减。元只是旧家一
    段事。何曾有分外得底。唤作真实田地。恁么
    证底汉。便能应万机入诸境。妙用灵通。自然
    无碍矣
    清净无染是尔身。圆照无缘是尔眼。身中之
    眼。不涉根门。眼中之身。不是色聚。所以道。
    曾无如外智能证于如。亦无智外如为智所
    证。可谓佛是法家底佛。法是佛家底法。衲僧
    到者里。方知从佛口生。从法花生。得佛法分。
    还端的么。两头俱坐断。只个古今人。当恁么
    体取
    法语(终)

    宏智禅师广录卷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