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诸宗部五>天童觉和尚语录序
  • 余顽愚拙疏无所可用。独于世味淡薄。人我
    相轻。若可学佛者。以故自幼喜从僧游。间遇
    本色道人。虽未言而意已亲。殆若磁石铁之
    冥契。有不可致诘者。否则虽日相从邈如也。

    天童长老觉公。则所谓未言而意已亲者。始
    余被罪南迁。泊舟庐山之下。与师一再邂逅
    耳而相与之意。便如故人。去岁罢相东来。师
    过余于四明。余复访之于山中。语累日益欢。
    尝谓师曰。学佛者期于了生死。诚可谓一大
    事矣。士大夫间。乃有酣饫声色驰骋势利。而
    口舌澜翻说佛说祖。自以为有得。甚者至以
    为谭笑之资。此何理也。余之有意于此事。而
    不敢自欺。他时真实处。办得少许。方敢拈出。
    求师别识也。师深肯此言。且教余以办道之
    方。余信受焉。会师之徒。以师语录序为请。
    余既不敢自欺。其敢措辞乎。姑记与师相从
    大略。以塞其请云。绍兴壬子望日。退晦居士
    范宗尹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