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史传部二>阿育王经卷第八
  •   佛弟子五人传授法藏因缘下
      优波笈多因缘
    尔时舍那婆私于大醍醐山起寺已。即便思
    惟。卖香商主名笈多。生已未生。见其已生。其
    儿名优波笈多。世尊所记无相佛。我入涅槃
    百年后能作佛事。生已未生。见其未生。舍
    那婆私以方便力。教化卖香商主令其精进。
    时舍那婆私一日多将弟子入其家。别日与
    一弟子入其家。复于一日独入其家。笈多当
    作佛事。见舍那婆私独来其家。问言。圣人
    何故独无弟子随从。长老语言。我是老人。何
    得有人随从于我。若有人乐精进出家则有
    随从。笈多语言。我乐在家受五欲乐不能出
    家。若我生儿当随长老。长老言。如是如是。
    恒作此愿。勿令退失。乃至笈多生儿。名阿
    波笈多(翻不正护)。至其长大。舍那婆私往至笈多
    所语言。汝先有愿。若我生儿。当与长老。今儿
    已生。此儿有德汝当听其随我出家。笈多言。
    我今唯有一儿。若第二儿生当与长老。时
    舍那婆私思惟。此儿是优波笈多不。见其非
    是。语笈多言。如是。乃至第二儿生名陀那笈
    多(翻宝护)。至其长大。舍那婆私往笈多处语
    言。汝先愿第二儿生当与我。今儿已生。汝当
    听其随我出家。笈多答言。长老勿瞋。我有
    二儿共治家业。一令觅物。一令守护。若第
    三儿生。当与长老。舍那婆私复更思惟。此是
    优波笈多不。见其非是。语笈多言。如是。乃
    至第三儿生。端正好色甚可爱乐。过人之色
    不及天色。是故名为优波笈多。是儿长大。其
    父留之以法治生多获其利。时舍那婆私往
    笈多处语言。善男子。汝先愿第三儿生当以
    与我。今儿已生。汝当听其随我出家。笈多
    答言。我当作誓令其治生。若长若退不得出
    家。不长不退乃听出家。是时魔王令摩偷罗
    国一切人众悉买其物令其得利。乃至舍那
    婆私往笈多所。时优波笈多正在卖香。长老
    语言。汝心心法生。云何为善。云何为恶。优
    波笈多答言。我今不知心心法。云何为善。
    云何为恶。长老语言。若心心法与贪嗔痴相
    应。是名为恶。与不贪不瞋不痴相应。是名为
    善。乃至长老复于异时更往优波笈多所语
    言。善男子。汝云何心心法生。为善为恶。答
    言。我今不知心心法。云何为善。云何为恶。
    长老言。汝今欲知心心法为善恶者。若能受
    道除心心法恶。我当作事。时长老以黑白土
    为丸而语之言。若汝黑心起取黑丸。若白心
    起取白丸。当作不净观。如所说念佛应当思
    惟。是时优波笈多欲善作心心法而取多黑
    丸。乃至不得一白丸。复更思惟取二分黑丸
    一分白丸。复更思惟取。半黑丸半白丸。复更
    思惟取。二分白丸。一分黑丸。复更思惟乃至
    一切白心起悉取白丸。是时摩偷罗国有婬
    女。名婆娑婆达多(翻天主与)。其有一婢。往优波
    笈多处买香。多得香还。其主问言。汝于何
    处得此多香。将不于估客偷此香来。婢答言。
    有估客名优波笈多。形色具足言语微妙。
    以法卖物。其主闻已。于优波笈多起婬欲心。
    复令其婢至优波笈多处。汝当语彼云。我欲
    与汝共相娱乐。乃至其婢白优波笈多。优波
    笈多言。汝可答彼。我今相见。未是其时。婢还
    白其主。其主云。彼不能以五百银钱与我。是
    故不来。复令婢往而语之言。我不须钱。但须
    汝来共相娱乐。其婢复往优波笈多所说其
    此言。优波笈多犹答言。我今相见。未是其时。
    乃至别有长者子。往婆娑婆达多所。复有一
    商主。从北天竺来。将五百匹马及种种物至
    摩偷罗国。至已问摩偷罗国人。此国何处有
    第一端正女人。国人答言。有女人第一端
    正。名婆娑婆达多。商主又言。我今欲以五百
    银钱及种种宝物往至其处。是时婬女贪其
    物故。杀长者子取其身骸置不净处。与后商
    主共相娱乐。是长者子亲善知识于不净处
    觅得身骸往白国王。国王语言。汝可取彼婆
    娑婆达多。截其手脚及以耳鼻散置野外。乃
    至如王教令截其手脚散置野外。是时优波
    笈多。闻婆娑婆达多手脚被截散在野外。即
    便思惟。我于本时不乐见之共受五欲。今时
    欲见观其手脚及其耳鼻。复说偈曰
     昔以最胜衣  及种种宝饰
     如是等众具  庄严于其身
     若人乐解脱  欲厌离于世
     是时不当见  宝饰庄严身
     今时应往观  无慢无欢喜
     其色还本相  视之生厌离
    尔时优波笈多。将一小儿捉繖随从行至野
    外。是时其婢忆念其恩住其身边。驱逐乌
    鸟不令侵啄。乃至其婢语之。先数遣唤优波
    笈多。其人今来起欲心耶。其主闻之。即便说
    言。我好形容。今已毁坏。实为大苦。于此地
    上为血所污举身皆赤。我身如是。云何见之
    而起欲心。语其婢言。我手脚耳鼻集之一处
    无令得见。乃至其婢集在一处以衣覆之。是
    时优波笈多至已。对婆娑婆达多立而观之。
    婆娑婆达多见优波笈多语言。圣善至。昔时
    我身堪受五欲。于时遣使而言非时今手脚
    被截在血泥。何故而来。复说偈言
     前时之身  犹如莲花  大价宝衣
     以为庄严  而无功德  故不见汝
    我今如此。汝何故来。即身离庄严离欢喜。血
    为涂香见之惊惋。优波笈多答言。我今非是
    起欲心来。为见贪欲想及不净想。是故我来。
    复说偈曰
     以诸宝衣  及种种花  庄严汝身
     见者心乱  一切众人  有欲见者
     以无物故  而不得见  今汝此身
     散在诸处  一切众人  无不见者
     色还本相  离于庄严  臭处如是
     尸骸共住  身薄皮覆  以血灌之
     薄皮覆之  以肉泥之  千脉缠缚
     处处周遍  此身如是  云何起爱
     复说姊妹  外可爱色  世间人见
     起于欲心  若知其内  即得解脱
     贵贱尊卑  皆有臭尸  愚者见之
     起于净见  智者见之  起不净见
     此身臭秽  是不净处  以种种香
     用以熏身  此身可恶  垢腻脓血
     种种衣服  以自庄严  身不净箧
     以水净之  愚夫罪人  爱着此身
     若有人闻  佛说善法  随从受持
     厌离五欲  乐解脱心  入寂静林
     依道为筏  渡有彼岸
    婆娑婆达多闻其言深畏生死。闻佛功德变
    其意乐于涅槃。即便说偈答优波笈多
     如是如是  如汝所说  汝实智慧
     有大慈悲  今当更说  如来妙法
    乃至优波笈多。次第说法。所谓四谛。优波笈
    多更观其身。观其身竟得厌欲界。以自说法
    故通达四谛得那含果。婆娑婆达多得须陀
    洹果。是时婆娑婆达多语优波笈多言。善哉
    善哉。摩诃萨埵。以汝力故覆三恶道大苦恼
    处。开发天堂涅槃之道。复次如来应等正觉
    及以法僧我今归依。复说偈言
     我往归依佛  两足第一尊
     佛眼若青莲  天人中可贵
     清净离欲法  无上应真僧
    乃至优波笈多。以说法故。令其欢喜还归本
    处。去已未久。婆娑婆达多即便命终生于天
    上。是时诸天为摩偷罗国人说其生天。诸人
    闻已供养其身。是时长老舍那婆私。往笈多
    所语言。汝当听优波笈多随我出家。笈多
    答言。我先有约。令其治生不利不锐。乃听
    出家。乃至长老舍那婆私。以神通力令其治
    生不利不锐。是时优波笈多即自思惟。称量
    算计不利不锐。舍那婆私更至笈多所而语
    言。汝此儿是佛所记。我入涅槃百年后当作
    佛事。汝当听其随我出家。乃至笈多听其出
    家。是时长老舍那婆私将优波笈多往那哆
    婆哆寺。与其出家受具足戒。至第四羯磨除
    一切结得阿罗汉果。是时舍那婆私语优波
    笈多言。善男子。如佛所记。我入涅槃百年
    后。有比丘名优波笈多无相佛当作佛事。如
    是再说。佛弟子中教化第一。善男子。汝当
    作佛法饶益。优波笈多答言。如是。舍那婆
    私教其说法。摩偷罗国一切人民闻有比丘
    名优波笈多无相佛当说法。无量千人皆欲
    往听。乃至长老优波笈多入三昧思惟。见佛
    说法处四众围绕如半月形。复更思惟。世尊
    说法次第云何。即见次第。谓欲味欲过欲出
    及四信等。如是次第乃至涅槃。优波笈多亦
    如是说法。是时魔王于大众中雨于真珠以
    乱人心。众人乱故无有一人能见四谛。优波
    笈多见众心乱。即自念言。谁作此事以乱众
    心。即见知是魔王所作。至第二日倍多人来。
    优波笈多更次第说四谛真法。是时魔王复
    更雨金以乱众心。无有一人能见四谛。优波
    笈多见众心乱。即自念言。谁作此事以乱众
    心。即见知是魔王所作。至第三日复倍多人
    来。优波笈多复更说法。是时魔王更杂雨珠
    金及作天伎乐。是时众人未得离欲。见色
    闻声其心变动。不复听法。是时魔王即以花
    鬘系优波笈多项。乃至优波笈多思惟。谁作
    此事。即知是魔王所作。优波笈多生意。此
    魔王于世尊法藏常作乱事。何故世尊不教
    化之。即自思惟。是我可化。佛记于我为无相
    佛。教化人摄受故。乃至思惟。今欲化之是
    其时不。即见魔王受化时至。是时长老优
    波笈多取三死尸。一者死蛇。二者死狗。三
    者死人。以神通力变三死尸以作花鬘往魔
    王处。魔王见优波笈多生大欢喜。优波笈
    多已受我化。即便以身欲受花鬘。优波笈多
    自手缚之。即以死蛇系其顶上。死狗死人系
    其颈下。优波笈多语魔王言。如汝先以非法
    之花以辱于我。如是我今还以死尸系缚于
    汝。汝今已与佛子和合。若有神力可以现我。
    譬如大风能动海水以为波浪。而不能动摩
    罗耶山(翻离垢山)。是时魔王欲脱死尸。用力极
    多而不能脱。譬如蚋子不能移山。魔王瞋忿
    上升虚空。而说偈言
     若我自不能  从颈脱死尸
     有余天能脱  其力则大我
    长老优波笈多复以偈言
     汝往归依梵  及日月帝释
     入火及大海  不燥烂不脱
     我以此死尸  系着于汝颈
     神力之所作  无有能脱者
    尔时魔王往摩醯首罗及帝释等三十三天四
    天王。为脱死尸而不得。脱复往大梵天
    处。大梵语言。善男子。十力弟子神力所作。谁
    能脱之。如大海岸水不能破。复说偈曰
     如莲花丝  缚于雪山  有能称举
     此不为难  神通之力  死尸系身
     我今不能  为汝脱之  若我诸天
     所有之力  不及如来  弟子之力
     譬如余光  不及火光  如此火光
     不及日光
    魔王语言。云何教我所作。我于今者当归
    依谁。大梵语言。汝今速往归依优波笈多。
    如人于此地堕即于是地得起。汝今从其神
    力堕。还从其神力起。是时魔王方知佛子神
    力为大。即便思惟复说偈言
     若梵王归依  佛弟子法藏
     谁复能思量  如来之神力
     如来之神力  实能降伏我
     但以慈悲故  是故不降伏
    我今已知佛力不复广说。复说偈言
     今我已知  世尊慈悲  心离烦恼
     譬如金山  我无明故  处处乱佛
     处处作恶  而不降伏
    尔时欲界主魔王无逃避处离优波笈多而思
    惟。即舍慢心往优波笈多处。礼其足说言长
    老我从菩提树间乃至今日。于世尊所起种
    种恶无量无数。复于娑罗国婆罗门舍。佛往
    彼处令不得食。是我所作。我所作恶佛亦不
    嗔我。或时化作龙蛇恶鬼种种可畏以怖。世
    尊亦不嗔我。长老今日无有慈悲。令一切世
    间天人阿修罗皆见怪笑令我羞愧。优波笈
    多言。汝无智慧不能思惟。欲以如来慈悲
    功德比于比丘。譬如芥子比须弥山。无异萤
    火等彼日光。取一掬水同于大海。如是沙门
    慈悲不得比十力慈悲佛。以是因缘。汝所作
    罪佛忍受之。魔王言。佛断一切惑。除一切疑。
    有大忍辱。我以烦恼恶故常欲恼佛。世尊以
    慈悲覆护于我。以是故。佛不伏我。长老当说。
    优波笈多答言。善男子。汝今当听。汝于佛
    多作众恶种不善法。除于如来生信敬心无
    以除灭。是故佛见当来久远不伏于汝。复说
    偈言
     汝心少敬重  如来则发起
     从小增长大  当得涅槃果
     汝所作众罪  今但略说之
     当以念慧水  洗除烦恼垢
    尔时魔王念佛举身毛竖。如歌昙婆花(不解翻)。
    复说偈言
     我多种种  苦恼世尊  世尊不瞋
     我愿相应  如儿罪过  父不责之
    尔时魔王多时思惟佛恩。以念佛故令其心
    冷礼长老之足而说偈言
     长老今日  已摄受我  能令于我
     恭敬世尊  今以死尸  系缚我颈
     以为庄严  唯愿大仙  以慈悲力
     为我脱之
    长老优波笈多言。若能有约当为脱之。魔王
    问言。云何为约。优波笈多言。汝从今去莫恼
    比丘。魔王答言如是如是。复当云何教我所
    作。长老答言。世尊法藏当广流布。是我所作。
    是时魔王惊而复说。教我所作。长老答言。汝
    今当知如来。入涅槃百年后我时出家。世尊
    法身我已得见。世尊色身我所未见。汝今为
    我所摄受故。如来色身汝当现我。我于今者
    更无所乐。唯乐见佛身。魔王偈答
     当共作约  若见我作  如来身色
     不得见礼  此是一切  智恭敬故
     长老礼我  我当自灭  令无有力
     担圣人礼  如伊兰芽  不能胜持
     象牙所担  故先共约
    长老优波笈多答言。如是。我不礼汝。魔王复
    言。小待须臾。乃至我入林中犹如往昔有一
    长者名曰首罗。我于尔时欲乱彼故化作佛
    身。金色晃曜圆光一寻犹如日光。如是色身
    不可思议。我今故作令人见者悉生信乐。是
    时长老优波笈多答言。如是。即便为除三
    种死尸。为欲见于如来色身故。是时魔王即
    入林中化作佛身。作佛身竟从林而出。譬如
    女人入屏帐里。种种庄严。庄严既竟然后乃
    出。如来色相无有譬喻。令人见者无不欢喜。
    譬如采画有种种色。尔时魔王以变化色庄
    严林竟。又复作舍利弗以置右边。作目揵
    连以置左边。复作阿难持钵在后。摩诃迦叶
    阿[少/兔]楼驮须菩提等。一千二百五十诸大声
    闻。围绕化佛如半月形。作是化已。往至优波
    笈多所。优波笈多见佛身色生欢喜心。即从
    坐起观佛色身目不暂舍。即说偈言
     无常无慈悲  破坏如来色
     如来无常故  灭色入涅槃
    优波笈多缘念佛故心不能舍。我今见此化
    身见真佛无异。一心合掌略以偈赞
     面胜于莲花  眼胜优波罗
     色胜众花林  亦胜于真金
     可爱过于月  光明过于日
     智深过于海  不动过须弥
     行胜师子王  眼瞬胜牛王
    复次欢喜满心大声而说偈言
     以心清净业  今得此妙果
     以自业所造  不由他所作
     无量无数劫  修净身口业
     具足行六度  庄严不障身
     见者皆欢喜  怨家亦生爱
     我今见如来  云何不欢喜
    是时优波笈多。思惟念佛故不觉是魔。以一
    切身礼魔王足。譬如大树根折躄地。尔时魔
    王惊而说言。长老今者不应乖约。长老答言。
    云何为约。魔王言。先共作约。若我作佛不应
    作礼。云何于今而见礼耶。长老从地起。小声
    答言。我非不知如来涅槃如水灭火。但见如
    来其色微妙。是故作礼不礼汝也。魔王问言。
    汝一切身分顶礼我足。云何而言不礼我耶。
    优波笈多言。我不礼汝。亦不乖约。汝今当听。
    譬如以土为佛。若礼敬者。但作佛想不作土
    想。我今见汝。但作佛想不作魔想。尔时魔王
    即舍佛形。供养优波笈多还归本处。克后四
    日魔王即自打钟。令一切人悉皆闻知。若欲
    生天及得涅槃。皆应往优波笈多所谘受正
    法。若有人未见佛者。当往观优波笈多。于是
    魔王说偈言
     若人欲富贵  不乐于贫穷
     若乐天上乐  及大涅槃乐
     悉当听受法  思惟其义趣
     若人未曾见  最胜两足尊
     大师有慈悲  自然得圣法
     悉皆应当往  优波笈多所
     此人为世间  而作于明灯
    尔时此声遍满摩偷罗国。优波笈多降伏魔
    王已。摩偷罗国诸婆罗门等。一切人民皆往
    优波笈多所。时优波笈多坐师子座为众说
    法。心无所畏犹如师子。即说偈言
     若人无有智  不登师子座
     如苟登高座  深生大怖畏
     如师子无畏  摧伏外道论
     若能如是者  堪登师子座
    是时优波笈多。初所说法已次第说。所谓
    四谛。是时无数人有得阿那含果斯陀含果
    须陀洹果。乃至一万八千人出家思惟坐禅
    精进修道得阿罗汉果。于大醍醐山有石窟。
    长十八肘广十二肘。是时诸弟子已作所作
    竟。长老优波笈多语诸弟子。诸弟子中我已
    教化证阿罗汉果。得阿罗汉者取四寸筹置
    石窟中。乃至一日中有万八千阿罗汉。取筹
    置石窟中。是时乃至海边大地广闻名声。知
    摩偷罗国有优波笈多。教化第一佛之所记
      舍那婆私得道因缘
    尔时舍那婆私与优波笈多出家竟。优波笈
    多教化降伏魔王已。为摄受众生故。舍那婆
    私思惟摄受正法已竟。我今欲向罽宾国受
    三昧乐世尊所记。罽宾国是第一坐禅处。
    是时舍那婆私即往彼处。入于石窟受三昧
    乐。有清净凉风以吹其身。即得阿罗汉果受
    解脱乐。而说偈言
     着舍那婆衣  触五种三昧
     于最胜山中  端坐入禅定
     令风中出声  遍告罽宾国
     是舍那婆私  今已得道乐
     以清净自誓  得无漏解脱
     今舍那婆私  自说如是偈

    阿育王经卷第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