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史传部二>阿育王经卷第五
  •   半菴摩勒施僧因缘品第五
    尔时阿育王得坚固信问诸比丘。谁已能于
    佛法之中最大布施。诸比丘答言。孤独长者
    已大布施。王复问言。其能几许佛法中施。比
    丘答言。用百千万金。阿育王闻即便思惟。孤
    独长者用百千万金。我于今者亦以百千万
    金以用布施。阿育大王已起八万四千塔。又
    于初生得道转法轮入涅槃及诸罗汉涅槃
    之处。各以十万金施。四部大会亦已作讫。
    又三十万众僧一分阿罗汉二分学人及精进
    凡夫。于一日中一时施食。又阿育王唯留珍
    宝。一切大地宫人大臣鸠那罗。及以自身悉
    施众僧。复以四十万金布施众僧。又以无数
    之金赎此大地。乃至自身后以九十六千万
    金布施众僧。时阿育王得病困笃生大忧恼。
    大臣成护。是其先世随喜施沙知识。闻大王
    病。便往王所而礼王足。即说偈言
     昔面如莲花  尘垢不能污
     大力诸怨家  不得见大王
     犹如日炎盛  人所不能视
     何故于今者  悲泣而流泪
    阿育王以偈答言
     我今生忧恼  不为身命财
     别离圣众故  是以我忧恼
     世尊诸弟子  成就诸功德
     以种种饮食  日日常供养
     当思惟此事  是故我流泪
    复次成护。我昔欲以百千万金供养三宝。而
    意未满。我今欲以四十千万金布施满我本
    心。思惟已便欲遣四十千万金送与鸡寺。是
    时鸠那罗儿名三波地(翻具足)为太子。大臣语
    太子言。阿育大王须臾应终。而今欲遣四十
    千万金送与鸡寺。一切国王以物为力。太子
    应当勒守物人勿令金出。于是太子即便勒
    之。阿育王敕不复施行。唯有金器供王食用。
    王食讫已便令送此金器与彼鸡寺。复断金器
    听以银器。王食竟已复令送此银器与彼鸡
    寺。复断银器乃至以铁器供王王食已复令
    送与鸡寺。复断铁器听用瓦器。时阿育王无
    复有物。唯半菴罗果在其手。中时阿育王心
    大悲恼。召诸大臣及以人民一切和合而语
    之言。谁于今日为此地主。大臣起而作礼合
    掌说言。唯天为主。更无异人。时阿育王泪落
    如雨。而说偈言
     今我阿育王  无复自在力
     唯半阿摩勒  于我得自在
     何用是富贵  如恒河流水
     先所领国土  豪富最第一
     今忽贫穷至  不复得自在
     一切诸合会  皆悉当分离
     如来正法言  无有能知者
     我先所敕令  一切无障罣
     犹如心意识  于缘得自在
     我今所教敕  如水碍于石
     一切诸怨贼  我先悉降伏
     王领一切地  摄一切贫苦
     今者无光明  如云障于月
     如阿输迦树  花叶悉枯落
     是我阿输迦  贫悴亦如是
    是时阿育王即呼傍臣。名曰跋陀罗目阿(翻贤
    面)而语之言。我失自在。汝今于我为最后使。
    唯此一事汝应当作。此半阿摩勒果送与鸡
    寺宣我语曰。阿育王礼众僧足。昔领一切阎
    浮提地今者唯有半阿摩勒果。是我最后所
    行布施。愿僧受之。此物虽小。以施众僧福德
    广大。而说偈言
     我本为人王  于宫得自在
     无常为自相  不久而磨灭
     能为疗治者  唯有圣福田
     今我无医药  愿今见济度
     此半阿摩勒  是我最后施
     小施而福广  是故应摄受
    时此使人。受王敕已。将半阿摩勒果往至鸡
    寺。于上座前以阿摩勒果供养众僧。合掌说

     一切地一繖  王领无障碍
     犹如日光明  遍照一切处
     以自欺诳业  功德于今尽
     譬如日入时  无复有光明
     以恭敬顶礼  施半阿摩勒
     显其福德尽  今为最后施
    是时上座集诸比丘而语之言。汝等今当起
    怖畏心。如佛所说。见他无常是处可畏。谁能
    于此不生厌离何以故
     勇猛能布施  孔雀阿育王
     王领于大地  阎浮提自在
     今日果报尽  唯有阿摩勒
     大地诸珍宝  悉为他所护
     今此阿育王  舍半阿摩勒
     诸有凡夫人  福德力生慢
     当为说无常  令其生厌离
    时诸众僧得阿育王半阿摩罗果。碎以为末
    以置羹中遍行众僧。时阿育王语成护言。谁
    今为王。成护礼足合掌说言天为地主。更无
    有人。时阿育王以人扶起遍观四方。向众僧
    处合掌而言。今留珍宝此外大地乃至大海
    一切施僧。又说偈言
     水为大地衣  七宝严地面
     持一切众生  及以诸山等
     我今以舍此  布施诸众僧
     于众僧得果  是故我今施
     以此布施福  不求帝释处
     亦不乐梵天  及诸大地主
     唯欲以此福  愿求心自在
     得共圣人法  人所不能夺
    乃至阿育王。以多罗叶。书此偈语。以齿印之。
    执书合掌向彼僧处而作是言。以此大地一
    切施僧。说己便终。乃至大臣用五色彩以庄
    严舆供养王身。供养已便水欲以灌太子顶
    以授王位。成护语诸臣言。一切大地阿育大
    王已施众僧。诸臣答言。我等今者当作云何。
    成护答言。先阿育王作意。我用百千万金施
    佛法僧。已与九十六千万金。欲更满之。而
    诸臣不听。王意不满。故以一切大地布施众
    僧。诸臣即便取四十千万金以赎大地。即以
    海水灌太子三波地顶。令登王位。三波地儿
    名毘梨诃钵底(翻太白星)。太白有儿名毘梨沙斯那
    (翻牛毕)。牛毕有儿名弗沙跋摩(翻尾铠星)。尾铠有儿
    名弗沙蜜多罗(翻差友)。乃至弗沙蜜多罗得登
    王位。集诸大臣。以何方便能令我名恒住不
    失。诸臣答言。大王之姓从阿育王来。是阿
    育王起八万四千塔乃至佛法未灭。阿育大王
    名闻亦在。王今应当起八万四千塔。时王答
    言。阿育大王有大神力人无及者。更有方便
    得流名不。是时有婆罗门咒愿第一。而是凡夫
    不信佛法。白王言。有二种因名得常住。一者
    作恶。二者作善。阿育大王起八万四千塔。
    天今坏之名则常在。乃至弗沙蜜多罗王。
    严驾四兵欲坏佛法。往至鸡寺。至已于寺门
    闻有师子吼。王大怖畏。复还波吒利弗国。
    如是三反往至鸡寺亦复如是。还于本国集
    彼众僧而作是言。我于今者欲坏佛法。诸众
    僧中。于塔及寺各有所护。宜各说之。诸僧
    皆言。我等护塔。王于是时即杀上座次及诸
    僧。时有沙柯罗国是其所领。语彼国人。若有
    能得一比丘首。与其金钱。彼国有寺。名曰法
    王。时彼寺中有一罗汉。人欲取头而白王言。
    彼有比丘。今欲取头送与大王。时王闻已自
    欲取之。是时比丘入灭尽定。以定力故。刀
    杖火毒不能侵害。既不得杀。复往余处至
    拘瑟他歌(翻库藏)国。彼国有一夜叉神守护佛
    牙。是夜叉思惟佛法当灭。我既受戒。不复杀
    生。我有女儿已利履(亡失反)夜叉本欲求之。以
    其先常作恶业故而我不许。为护佛法今应
    与之。复有一大力夜叉常护弗沙蜜多罗王。
    以其力故人无侵害。是护佛牙神将护王夜
    叉至于南海。是时已利履夜叉取太山。压弗
    沙蜜多罗王及其四兵。一时皆死。是故此山
    名修尼喜多。弗沙蜜多罗王既被杀已。孔雀
    大姓从此而灭

    阿育王经卷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