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史传部二>阿育王经卷第一
  •   生因缘第一
    佛住王舍城竹林迦兰陀精舍。于彼早起着
    衣持钵。与比丘众围遶入王舍城乞食。是时
    空中而说颂曰
     佛身如金山  行步如象王
     面貌甚端严  犹若于满月
     与比丘围绕  俱行入于城
    尔时世尊将欲入城足履门阃。有种种不思
    议事。盲者得视。聋者能听。哑者能语。跛者能
    行。牢狱系闭皆得解脱。有怨憎者悉生慈悲。
    犊子系缚自然解脱其往母所。一切诸兽象
    马牛等心大欢喜悉皆鸣吼。一切飞鸟鹦鹉
    舍利俱翅罗孔雀等鸟鸣声相和。诸庄严具
    鐶钏钗璫种种宝物在箧笥中自然出声。甚
    可爱乐。一切伎乐自然俱作。是时此地自然
    清净。无诸秽恶沙砾瓦石荆棘毒草。六种震
    动。东踊西没。西踊东没。南踊北没。北踊南
    没。中央踊四边没。四边踊中央没。周回
    旋转现此种种奇特。之事尔时空中复说偈

     一切大地  四海为衣  国城诸山
     以为庄严  世尊蹈地  六种震动
     如海中舶  为风所吹
    时佛入城。以神力故令一切人悉生喜踊。如
    大海水为风所吹。一切人民而说偈言
     世间可爱乐  无过佛入国
     大地六种动  沙砾无遗余
     诸根不具足  悉皆得具足
     一切众乐器  自然出妙声
     佛光照诸国  如千日照世
     以香水洒地  及栴檀末香
     是时此国城  庄严中第一
    尔时世尊行至大路。于大路中有二小儿。一
    是何伽罗久履笥(翻最胜姓)儿。一是久履笴
    (翻胜姓)儿。此二小儿在沙中戏。第一小儿名闍
    耶(翻胜)。第二小儿名毘闍耶(翻不胜)。此二小儿见
    世尊身三十二相。第一小儿以沙为糗捧内
    佛钵。第二小儿合掌随喜。即说偈言
     自然大慈悲  圆光庄严身
     已远离生死  我今一心念
     以心念佛故  捧沙以供养
    是时闍耶供养已而发愿言。以此善根当令
    我为一繖地王于佛法中广作供养。佛知其
    心见其正愿。未来之世有胜妙果。由佛如来
    为福田故。以慈悲心而受此沙。即便含笑身
    出诸光。青黄赤白。或从顶出。或膝下出。膝下
    出光照八地狱。寒者得暖热者清凉。光照其
    身苦恼皆除。彼诸众生心生疑惑。我已脱苦。
    为即住此。为余处生。尔时世尊为起善念复
    作化人。令至其处。彼众生见而生心言。我等
    今者非异处生。但以此人力故令我脱苦。复
    于化人更生心念。地狱报业悉皆消灭。从彼
    命终生人天中有见谛处。从顶出光照四天
    王乃至阿迦尼吒。于光明中说苦无常空无
    我法。复说偈言
     当精进出家  相应于佛法
     灭除生死军  如象破宅舍
     若人于佛法  勤行不放逸
     舍一切生死  得一切苦灭
    佛之光明能照三千大千世界。照已还入佛
    身。若佛欲记过去业报光从背入。若佛欲记
    未来业报光从前入。若佛欲记地狱生者光
    从足入。若佛欲记畜生生者光从踝入。若佛
    欲记饿鬼生者光从脚趾入。若佛欲记人生
    者光从膝入。若佛欲记铁轮王生光从左掌
    入。若佛欲记金轮王生光从右掌入。若佛欲
    记天生光从脐入。若佛欲记声闻菩提光从
    口入。若佛欲记缘觉菩提光从白毫相处入。
    若佛欲记菩萨菩提光从肉髻入。光从三千
    世界还者。先绕佛三匝然后各随所入。今佛
    含笑身出光明。绕佛三匝从左掌入不无因
    缘。是时阿难见已合掌。而说偈言
     佛除掉慢等  灭怨成胜因
     不无因而笑  齿白如珂雪
     以智慧能知  他所乐闻事
     以最胜光明  能令彼疑灭
     佛声如雷震  眼犹如牛王
     人天胜福田  当记施沙报
    佛言。阿难。我于今者不无因笑。有因缘故如
    来应正遍知现此含笑。阿难汝见小儿以手
    捧沙置钵中不。阿难白佛。唯然已见。世尊又
    言。此儿者我入涅槃百年后。当生波吒利弗
    多城王名阿育。为四分转轮王信乐正法。
    当广供养舍利起八万四千塔饶益多人。于
    是如来复说偈言
     我入涅槃后  当生孔雀姓
     名阿育人王  乐法广名闻
     以我舍利塔  庄严阎浮提
     是其功德报  施沙奉于佛
    佛时取沙授与阿难而语之言。汝取牛粪用
    和此沙涂佛经行地。阿难受教即用涂地。乃
    至波吒利弗多城。有王名旃那罗笈多(翻月护)。
    时王有子名频头娑罗(翻适实)。频头娑罗长子
    名修私摩(翻善结)
    是时有詹波城婆罗门生一女。色貌端正国
    中第一。相师记曰。是女夫当作王女应生
    二子。第一子作四分转轮王。第二子出家得
    道。婆罗门闻是语已生大欢喜。欲乐富贵将
    其女往波吒利弗多国。以一切庄严之具庄
    严其身。而白频头娑罗王言。我女端正国中
    第一。与王作妇。王即纳之以置宫内。一切内
    人皆作是念。此女端正彼国最胜。若王见者
    必当乐着不爱我等。诸内人等思惟是已。即
    便令其作剃毛师为王剃毛。又于一时王令
    剃毛。当剃毛时王便得眠。王眠既觉心生欢
    喜。即语其言。汝有所须随意所说。即白王言。
    我愿与王共相娱乐。时王语言。汝是剃毛师
    我是国王。云何同汝。复白王言。我是婆罗门
    女非剃毛师。彼婆罗门本欲以我为王夫人。
    王又问言。谁令汝作剃毛师耶。答言。内人。王
    又语言。汝今勿复更为此事。即便取之以为
    夫人。少时有娠十月生子。时王念言。我今
    无忧。即名此儿为阿输柯(即是阿育翻为无忧)。乃至生
    第二儿。除心忧故即名此儿为毘多输柯
    (翻为除忧)。其体麤涩父不爱念。时频头娑罗王欲
    相诸子谁堪绍继即命外道相师。名宾伽罗
    跋娑(翻苍犊)语言。和上我欲相诸王子。若我
    灭后谁堪为王。宾伽罗跋娑答言。大王欲相
    王子当入金殿。乃至频头娑罗王将至金殿。
    时阿育母语阿育言。大王今日欲相诸子汝
    可往彼。阿育答言。王不喜我。云何得往。其
    母语言。汝今但去。阿育答言今当如命。愿母
    遣人将食至彼。乃至阿育从波吒利弗多城
    出。时有大臣。名曰成护。遇见阿育问言。今者
    欲何处去。阿育答言。今日大王于金殿上欲
    相诸子。我今往彼。成护即以最胜旧象与阿
    育乘。阿育乘象至金殿所。至已于诸王中而
    便坐地。诸王皆有种种饮食金银为器。时阿
    育母即便遣人办饭与酪。盛以瓦器送与阿
    育。是时频头娑罗王语相师言。汝当次第相
    诸王子。于我灭后谁堪为王。相师思惟。若
    言阿育堪为王者。王不重之必当杀我。思惟
    是已便白王言我今以因缘相不出其名。王
    答言好。相师即言。若王子中有好乘者便堪
    为王。大王复言。汝可更相。相师复言。若胜坐
    处是堪为王。大王复言。汝可更相。相师复
    言。有好饮食及以好器则堪为王。时诸王子
    闻其此言各各思惟。若有好乘坐处饮食器
    者我当作王。阿育思惟。今此相师不出其名
    以相故说。若好乘等堪为王者我乘最胜。又
    坐大地饭酪第一。我器地造以水为饮。如我
    所见我当作王。是时相师问讯其母。其母问
    言。大王灭后谁当作王。答言阿育。复语相
    师。王或更问堪作王者。汝可远去不须住此。
    若阿育得王汝当更来。是时相师远至余国。
    时频头娑罗王所领国名德叉尸罗。欲为反
    逆不从王化。频头娑罗王语阿育言。汝可集
    四种兵往至彼国。器仗资物悉不与之。乃至
    阿育领四兵众从波吒利弗多国出。众人白
    阿育言。我等今者无有器仗及以资物。云何
    当能征罚彼国。阿育答言。若有功德应为
    王者器仗资物自然而出。作此语已。应时地
    开。器仗资物一时而出。是时阿育领四种兵
    罚德叉尸罗。时德叉尸罗人民闻阿育来。出
    半由旬庄严道路。香水洒地奉迎阿育而说
    言。我等迎王不为鬪诤。亦不与彼大王相嫌。
    但王所遣大臣在我国者为治无道。愿欲废
    之。是时人民以诸供具供养阿育。迎至国中。
    如是乃至广说。时阿育王遣使往佉师国。佉
    师国中有二健儿。白其王言。我等二人力能
    平山。彼阿育来不足臣事。是时诸天而发声
    言阿育当为四分转轮王领阎浮提。不可逆
    也。时频头娑罗王长子修私摩。从苑中还入
    波吒利弗多城。是时频头娑罗王第一大臣
    顶上无发。从城内出中路相逢。修私摩戏手
    拍其头。是时大臣思惟说言。其今以手拍
    我。若作王时汝以刀害我。宜作方便令其
    后时不得为王。是时大臣令五百臣离修私
    摩。又言阿育当为四分转轮王我等应当悉
    共事之。乃至令德叉尸罗人民反此大王不
    复臣属。频头娑罗王遣修私摩往征罚之。时
    修私摩虽复到彼而不能罚。是时阿育自还
    本国频头娑罗王身遇重病命将欲绝。敕语
    使人可遣阿育更往德叉尸罗国速令修私摩
    还。我今欲以国事付之。尔时诸臣以黄姜汁
    涂阿育身示作病相。复煮落叉(不解翻)汁以钵
    盛之置在一处唱阿育病。是时频头娑罗王
    未终之顷。诸大臣等庄严阿育至大王所。白
    大王言。此是王子大王应当授之王位。若修
    私摩还我复当以王位与之。是时大王闻是
    语已心大瞋忿。时阿育言。若我如法得为王
    者。天当即时与我天冠。作是言已诸天即以
    天冠着其头上。大王见已倍生瞋恚。遂有热
    血从其口出即便命终。阿育于是即登王位。
    登王位已即拜成护为第一臣。是时修私摩
    闻大王终阿育就位生大瞋恚。即与兵众欲
    罚阿育。时阿育王于其城中出多兵众守城
    四门。令二勇猛大力之将领诸兵众守南西
    二门。复令大臣成护领诸兵众守。城北门时
    阿育王自领兵众守城东门。大臣成护以诸
    方便于城东门作诸机关。刻木以为阿育王
    身及诸军众。掘地作坑与无烟火以物覆之。
    复以燥土用置其上。时修私摩领诸兵众欲
    攻北门。成护语言汝莫攻我当攻东门。汝若
    得杀阿育王者我自降伏。时修私摩便从其
    语。即回军众往攻东门。见机关人悉皆不动。
    于是直前即堕火坑自烧而死。修私摩死。已
    彼有军主。名跋陀罗(翻贤)由他(翻伏)大力勇
    猛领诸军众其数过千。于佛法中出家修道
    即得阿罗汉果。时阿育王领理国事有五百大
    臣于阿育王起轻慢心。阿育王语诸大臣。汝
    可折取花果树以护棘刺树。诸臣答言大王
    不尔。当折取棘刺树以护花果树。阿育王复
    言不如是。当折取花树护棘刺树。如是至三
    时诸大臣不受其教。阿育王瞋即自拔刀斩
    五百臣首。乃至阿育王复于一时将五百婇
    女入于后园。园中有树名阿输柯树生花叶
    阿输柯王见而说言。此树与我同名是故欢
    喜。时阿育王身体麤涩诸女人等不欲近之。
    王园中眠诸女人等为欲令王不欢喜故。折
    树花叶乃至令尽。阿育王觉见无花叶而问
    诸女。树花脱尽谁之所作。诸女答言我等所
    为。阿育王瞋即以竹箔里诸女人以火烧之。
    以其恶故时人谓为旃陀阿输柯王(翻可畏)。大
    臣成护白旃陀阿输柯王。如是所作若打若
    杀当付余人不应自作。王即募觅能行杀者。
    是时山中有村村中有人善。织衣业而生一
    子。其父字之名耆利柯(翻山)。其人可畏能行
    不仁恒骂父母家中男女悉皆打拍乃至一切
    众生无不杀害。常以网捕为业以其杀害多
    故。人复谓之旃陀耆利柯(翻可畏山)。王觅恶人而
    值遇之。使者语言王今欲以杀害治人。汝能
    为不。其人答言阎浮提中悉令杀尽我亦能
    为。使者以其所说还白大王。王即语言将此
    人来。使者受教往彼语之王令汝来。其答使
    言且待少时须见父母即白父母。阿育大王
    欲以一切杀害治人令我为之我今欲去。父
    母不许其人瞋故便害父母还使人处。使人
    语言汝来何迟。其人答言父母不听我来。我
    已害之后至王处。白大王言欲治人者当作
    牢狱。庄严狱门极令华丽。令见之者无不爱
    乐。复白王言请王严教有入狱者悉不得出。
    王言甚善。是时旃陀耆利柯往至鸡寺。寺
    中有一比丘诵修多罗。修多罗中说地狱事。
    谓镬汤鑪炭刀山剑树等种种苦事。若有人
    生地狱者随罪治之。乃至广说如五天使修
    多罗中说地狱事。是时旃陀耆利柯闻此语
    已。一切随之造地狱具。时舍卫国有一商主
    共妇入海。至海生儿仍名儿为海。乃至十二
    年海中往反。遇五百贼害此商主夺其财物
    唯儿得免。后于佛法出家。次第游行至波
    吒利弗多国。至已早起着衣持钵入国乞食。
    以不悉故见地狱门种种庄严。便入其中为
    欲乞食。入已见诸苦具即便欲出。旃陀耆利
    柯见而执之语言。汝今受死不得出也。是时
    比丘心怀怖惧啼泣流泪。旃陀耆利柯语言。
    汝今何事啼泣犹如小儿。比丘答言我不为
    惜此身但为值遇解脱难故。出家难得我今
    已得。释迦难值我已得值。法中真法我犹未
    得是故忧恼。旃陀耆利柯语比丘言。我已受
    大王命有入此狱者悉不得出。是时比丘啼
    泣而言汝当申我一月。答言一月不可听至
    七日。比丘思惟死近勤修精进至满七日。时
    有王子共内人语阿育王见而生瞋忿。即令
    将此二人付狱治罪。旃陀耆利柯即以二人
    置铁臼中以杵擣之。比丘见已深生怖畏。即
    说偈言
     大师佛慈悲  第一仙正说
     此色如泡聚  不实不常住
     此身色端严  灭为何所趣
     是故应舍离  痴人所乐法
     此缘我当知  解脱在此狱
     依此当得渡  三有之海岸
    尔时比丘于一夜中。精进思惟断除烦恼。即
    得阿罗汉果。旃陀耆利柯语比丘言。是夜已
    过明相已现。受苦时至汝应知之。比丘答言
    我今不知汝之所说。是夜已过明相已现。唯
    能自知无明夜过智慧日现。我以智慧日光
    见一切世间皆无有实。是故我今欲以佛法
    摄诸世间。语旃陀耆利柯言我今此身随汝
    意作。是时狱主无慈悲心不见世间。即大瞋
    忿以此比丘置铁镬中。盛以浓血屎溺杂
    秽。多与薪火煮此比丘。乃至薪尽身不烂坏。
    是时狱主见其不异即生瞋忿打骂狱卒。汝
    今何故不多与火。狱主即便自与薪火而火
    不燃。既见不燃便看镬中见此比丘坐莲华
    上结加趺坐。见是事已即往白王。时王闻已
    与一切人民共往看之。是时比丘即以神力
    于一念顷从铁镬出身升虚空。譬如鹅王飞
    腾空中现十八变。时阿育王见此比丘犹如
    破山临于空中。心生欢喜而说偈言
     汝身同人身  神力过人力
     我不知此事  汝今为是谁
     是故当正说  应令我知之
     若我知此事  当为汝弟子
    尔时比丘心自思惟。此王今能堪受佛语。当
    广作塔供养舍利。为一切人受法饶益。作是
    思惟已欲显其功德。而说偈言
     佛灭一切漏  无比大慈悲
     最胜论议师  我是彼弟子
     无尽正法力  不着一切有
     佛人中牛王  自调复调他
     令我今得脱  三有之牢狱
    复次大王如佛所记。我入涅槃百年后。于波
    吒利弗多城当有王。名阿输柯作四分转轮
    王。于我舍利广作供养。起八万四千塔。复次
    大王王所起狱与地狱等。于此狱中杀害无
    数。王当除之于一切众生施与无畏。大王今
    应满世尊意。即说偈言
     是故大人王  于一切众生
     当起慈悲心  施与无怖畏
     当满世尊意  广起舍利塔
    尔时阿育王生念佛心。合掌忏悔而说偈言
     我归依佛法  及世尊弟子
     汝今十力子  当起忍辱心
     我所作众恶  悉忏悔于汝
     今当修精进  深生恭敬心
     我庄严此地  以种种佛塔
     其白如珂雪  如佛之所说
    比丘答言善哉。即以神力还其所住。时阿育
    王欲从狱出。旃陀耆利柯合掌说言。大王。当
    知我已受命入此狱者皆不得出。时王语言
    汝今欲杀我耶。答言如是。王言我等谁最
    前入。旃陀耆利柯答言我最前入。时王语诸
    狱卒捉旃陀耆利柯置落可屋(不解翻)以火焚之
    又复令人破坏此狱。于一切众生施与无畏。
    时王生心欲广造佛塔。庄严四兵往阿闍世
    王所起塔处名头楼那(翻瓶)至已令人坏塔取
    佛舍利。如是次第乃至七塔皆取舍利。复往
    一村名曰罗摩(翻戏)于此村中复有一塔最初
    起者。复欲破之以取舍利。时有龙王即将阿
    育入于龙宫。而白王言此塔是我供养王当留
    之。王即听许是龙王复将阿育至罗摩村。时
    王思惟此塔第一。是故龙王倍加守护。我于
    是塔不得舍利。思惟既竟还其本国。时阿育
    王作八万四千宝函分布舍利遍此函中。复
    作八万四千瓶及诸幡盖。付与夜叉令于一
    切大地乃至大海处处起塔。又言国有三种
    小中大。若国出千万两金者是处应起一王
    塔。是时德叉尸罗国。出三十六千万两金。彼
    国人民白阿育王言。王当与我三十六函。王
    闻是语即便思惟我欲处处广造佛塔。云何
    此国顿得多耶。时王以善方便语彼人民。今
    当除汝三十五千万两金。又言若国有多塔。
    若国有少塔从今已去悉听不复输金与我。
    乃至阿育王往耶舍大德阿罗汉处说言。我
    欲于一日一念中起八万四千塔一时俱成。
    而说偈言
     于先七塔中  取世尊舍利
     我孔雀姓王  一日中造作
     八万四千塔  光明如白云
    乃至阿育王起八万四千塔已守护佛法时诸
    人民谓为阿育法王。一切世人而说偈言
     大圣孔雀王  知法大饶益
     以塔印世间  舍恶名于地
     得善名法王  依法得安乐

    阿育王经卷第一

     右梁天监十一年六月二十日扶南沙门
     僧伽婆罗于阳都寿光殿译见宝唱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