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史传部二>阿育王传卷第六
  • 尊者见阿沙罗其心调顺。即授以法。得阿
    罗汉。与筹着窟中。于是阿沙罗还于本国。比
    丘尼见上座来而语之言。今始端严。上座答
    言。蒙汝恩故今得端严。尔时长者天护即作
    般遮于瑟。聚集十六万八千罗汉。复有二倍
    学人净持戒者。时此众中阿沙罗最为上座
    而为咒愿。所施极少受果报胜。长者问言。佛
    种种说法。云何九十日。正见上座作此二语。
    上座答言。子为欲发汝本善根故。汝今知不。
    过去九十一劫毘婆尸佛时。我之与汝俱为
    商主。庄严船舫得入大海。大齎珍宝到于沙
    坛。即以珍宝聚于沙上。为毘婆尸佛作塔。
    有天神言。过七日已。当有大浪水。将汝安隐
    至阎浮提。而作供养。我之与汝以造塔缘。九
    十一劫不堕三恶八难之处。常生人天重以
    斯业。又于今日我得罗汉。而汝遭值最胜福
    田得供养是一万八千阿罗汉等。此非少施
    果报极多也。长者子。生死长远何以不入佛
    法出家。时长者子即便出家得阿罗汉。尊者
    优波鞠多。在那罗拔利阿练若处。尔时摩突
    罗国有一婆罗门深着我见。有优婆塞。语婆
    罗门言。何处有我。婆罗门言。谁说无我法。
    优婆塞言。尊者鞠多纯说无我之法。于是婆
    罗门即往阿练若处。见尊者鞠多与千万众
    前后围绕而为说法。尊者鞠多见婆罗门已
    知其心念。为说无我及无我所。亦无有人。亦
    无丈夫。无有众生。诸阴皆是生灭之法。亦复
    皆是苦空之法。婆罗门闻说此法即断身见
    悟须陀洹。出家学道得阿罗汉。尊者鞠多
    语之言。取筹掷着窟中。尊者优波鞠多在
    摩突罗国。时有一族姓子出家。恒患睡眠教
    授与法常复睡眠。尊者教语。遣令向阿练若
    处坐一树下覆复睡眠。尊者鞠多于其坐处
    周匝化作深千肘坑。忽便惊觉极大惶怖。心
    念和上优波鞠多。即时尊者鞠多化作一小
    径得使通行。便从中过至尊者所。教授已还
    遣本处。去至树下生大欢喜。和上脱我深坑
    之难。尊者即立其前语言。此坑不深。若堕三
    恶道坑。有堕生老病死之坑。甚深于此。汝
    若不见圣谛。生老病死之坑复过于此。闻此
    生老病死坑已便离睡眠。精进思惟得阿罗
    汉。尊者鞠多即遣掷筹使着窟中
    尊者优波鞠多。在那罗拔利阿练若处。时东
    国有一族姓子。于佛法中出家学道。善能营
    事所至到处诸比丘众。皆共劝请使知僧事。
    作如是言。长老必营僧事。檀越因汝得生善
    根。众僧因汝获得供养。时彼比丘厌倦多事
    不肯营理。闻优波鞠多教授第一。即往其所。
    白言。唯愿尊者。教授我法。尊者观察此是最
    后身应获道果。唯福未具。是以不得。尊者语
    言。若随我敕。当教授汝。答言。唯然受教。尊
    者语言。汝当为众僧劝化办于供养。白言。尊
    者。我未知此国谁有信心者。答言。汝但往
    化。必有信心者。比丘闻已。便于中前着衣
    持钵入摩突罗城。有一最胜长者。见此比丘
    生未曾有心。便往礼敬之而问言。阿闍梨。
    欲须何物。答言。尊者鞠多使我教化。我今不
    知此中人民谁有信心谁无信心。长者言。阿
    闍梨。慎勿忧愁。一切所须我悉为办。答言。明
    日欲供养僧。长者即为办具。比丘得已。在
    上座前长跪捉食。众僧上座即为咒愿。咒愿
    已讫得阿罗汉。尊者鞠多语使取筹掷着窟

    尊者鞠多在摩突罗国。于那罗拔利阿练若
    处住。时南天竺有族姓子。入佛法出家。善解
    造作塔寺。所行来处诸比丘僧。每常请作僧
    房塔寺。其后不久心生厌倦营务之事。往
    诣优波鞠多所。白尊者言。唯愿教我禅定之
    法。尊者观察此比丘者。必应现身尽漏得道。
    修福未足。又复观察。以何事缘可得成道。知
    彼事要营造塔寺然后得道。遂便语言。能随
    我敕。当教授汝。答言。受教。尊者敕言。未作
    塔处今造塔寺。未作僧房处。为诸贤圣造作
    僧房。白尊者言。阿闍梨。未知此国谁信谁为
    不信。尊者语言。汝足堪能但劝化去。晨朝着
    衣持钵入城乞食。见一长者。长者接足为作
    礼敬而问之言。阿闍梨。从何处来。答言。我从
    南天竺来。长者问言。欲作何事。答言。我从尊
    者鞠多求受禅法。尊者教我。使营塔寺造
    作僧房。长者语言。莫有忧愁。一切所须悉当
    供给。于是比丘将此长者共量佛地。绳未到
    地比丘便得阿罗汉果。使捉一筹着于窟中。
    虽得罗汉所营塔寺尽使都讫
    尊者鞠多在摩突罗国。有一族姓子。诣尊者
    所入法出家。贪嗜饮食。由此贪故不能得道。
    尊者即请此比丘。明日受我食。明日尊者为
    作乳糜盛满钵与语言。待冷而食。便口气吹
    冷。语和上言。已冷。尊者言。子今食虽冷。汝
    欲心火然。亦应以不净观水洗汝心欲令欲
    火灭。尊者以一空器着比丘前。语言。吐糜满
    器。尊者语言。食再嚼此糜吐空器中。不欲吐
    之俛仰而言。此吐所食。语尊者言。涎唾以
    合。云何可食。尊者语言。一切饮食与吐无异。
    汝不观察也。汝今应观食不净想。即时听法
    尽诸结使得阿罗汉。语使掷筹着于窟中
    南天竺有一族姓子。少欲知足好于麤弊。不
    以酥油涂身。亦不暖汤洗浴。亦不食酥油乳
    酪。厌恶生死身体羸劣不能得道。而作是言。
    谁当教授我。闻尊者优波鞠多在摩突罗国。
    便往至其所已。尊者观察应现身尽漏。以羸
    劣故不能得证。尊者即暖浴室办诸浴具。约
    敕年少道人为涂酥油以水洗浴与好饮食身
    心柔软。为说法要。即尽诸漏得阿罗汉。于是
    以筹掷着窟中
    摩突罗国有一族姓子。辞父母欲向尊者鞠
    多所求欲出家。既出家已。极爱着身故复欲
    还家。便往尊者所辞欲还家。尊者语言。且
    往明日。明日礼尊者足即欲还去。道中见天
    寺而作是念。若还向家。父母或能为我作大
    事。不如即住此天寺宿。明日当还诣尊者所。
    尊者即夜化作一夜叉担死人来。更有一夜
    叉空手而来。二鬼共诤。一言。我担死人来。第
    二者言。我担死人来。前一鬼言。我有证人。此
    人见我担死人来。时此人念言。我今毕定死
    竟应作实语。语后鬼言。此死人者前鬼担来。
    非是汝许。后鬼大瞋拔其一髆。前鬼以死人
    髆还续如故。后鬼复拔一臂。前鬼更拔死人
    臂还复补处。后拔其两脚。前鬼悉以彼死
    人脚补之如本。如是二鬼共食所拔新肉即
    时出去。于是爱身之心即便都灭。后至尊者
    所度使出家。为说法要得阿罗汉。便令掷筹
    着于窟中
    南天竺有一族姓子。入佛法出家。爱乐己身
    数数洗浴苏油涂身食好美食。身体肥壮不
    能得道。即向尊者所。而作是言。唯愿教授。尊
    者观察此比丘者现身应得漏尽。以着身故
    是以不得。尊者语言。能受我语。当教授汝。化
    作高树语使上头。四边化作千肘深坑。语
    言。放右手。又言。放左脚。后放右脚。更复
    语言。尽皆都放。此人于时分舍身命都放手
    足。即时到地。不见深坑亦不见树。为说深法
    得阿罗汉。便语掷筹着于窟中
    摩突罗国有族姓子。向尊者鞠多所欲求出
    家。于是尊者即度使出家。以悭覆心故不能
    得道。尊者敕言。汝今可修布施之业。白尊者
    言都无所有。以何布施。尊者言。如法所得饮
    食衣钵之余。持施上下座。初日语时不肯欲
    与后日尊者遣二弟子在是比丘两边而坐。
    各耳中出光是悭比丘生敬尚心。减少食分
    施上下座。后日有檀越多持好饮食来与。便
    心生欢喜而作是念。由昨日少施今日得多。
    复转多施上下座。如是悭心破已。尊者为说
    法要得阿罗汉。遂便语言使着筹窟中
    摩突罗国有一族姓子。诣尊者所求欲出家。
    即听出家。常好睡眠不能得道。尊者鞠多遣
    使向阿练若处坐禅。坐禅复眠。尊者化作七
    头毘舍闍倒悬空中。卒觉见已。极大怖畏走
    诣和上所。和上问言。汝何以来。白和上言。在
    彼林中有七头毘舍闍。倒悬空中。极可怖畏。
    尊者语言。汝今还去诣彼坐禅。白言。极怖不
    敢复去。尊者言。毘舍闍不足畏怖。更有极可
    畏者。汝不畏之。睡眠可畏。甚于毘舍闍。毘舍
    闍遮汝睡眠。睡眠遮汝圣道。毘舍闍者能害
    一身。睡眠之患害无量身。毘舍闍者。不能使
    人留住生死。睡眠之患。淋漏于人流转生死。
    汝今还去诣彼坐禅。从是以后。畏毘舍闍不
    敢睡眠。思惟法相豁然悟解得阿罗汉。语使
    捉筹掷着窟中
    有一族姓子。诣尊者优波鞠多所出家。尊者
    即时度使出家。为其说法得须陀洹道。而语
    之言。生死之法不问多少。皆可恶贱。汝当勤
    求上果。彼比丘作是念言。我已断三恶道。何
    须进求上胜之果。游恣纵舍人天之中极至
    七生。此何足计。尊者鞠多将是比丘入摩突
    罗乞食。真陀罗村中见一小儿。举身生疮。疮
    中满虫。尊者鞠多语是比丘言。见此小儿
    不。此小儿是须陀洹人。族姓比丘问尊者言。
    以何因缘生真陀罗家。遍身生疮疽虫臭秽
    尊者答言。佛在世时。有一禅坊。中有维那。
    有一罗汉比丘。身体少痒爬搔有声。维那
    瞋言。汝身有疽虫疮耶。此中爬搔出向真陀
    罗村去。罗汉比丘语言。莫作是语。使汝得罪。
    尔时维那即从忏悔精进用行得须陀洹道。
    不求上进。由是因缘举身疮生疽虫臭秽。
    生真陀罗家受大苦恼。彼比丘闻是语已。即
    勤精进得罗汉道。便复与筹令着窟中。真
    陀罗子。尊者鞠多。即为说法得阿那含道。生
    净居天
    摩突罗国有族姓子。诣尊者所而求出家。出
    家已。尊者教观不净诸使暂不现前。自谓
    已得圣道。更不求上胜。尊者语言。子莫自放
    逸勤求圣道。白和上言。更何所为。我今便已
    得阿罗汉。尊者告言。子汝但未见干陀越国
    迦罗和女。故自言是阿罗汉。以未断结使生
    憍慢心。白和上言。我欲游行诣彼村落。尊者
    言。子去。于是便去。渐渐游行至干陀越国得
    叉尸罗城。晨朝着衣持钵入城乞食。次第乞
    食到迦罗门中。女擎食出而少现齿。于是比
    丘便起欲心颠倒惑着。以钵囊取酪取糗。彼
    女亦生欲心而作是语。阿闍梨。不触我手。不
    闻我声。暂遥见我而生欲心。彼比丘久习不
    净观。取其齿相即观作白骨人。因是白骨人
    观得阿罗汉。便说偈言
     欲现外贤好  婴愚深惑着
     知了内生厌  亦复不减损
     见其实体相  心即得解脱
    以渐还来至摩突罗国。见尊者鞠多。尊者语
    言。汝见迦罗和女不。答言。实见。尊者言。善
    哉。汝所作事今始得办。于是便掷筹窟中
    摩突罗国有一长者。钱财所有自然衰耗家
    计几尽。唯五百旧金钱在。作是思惟。我今当
    诣尊者鞠多所而求出家。此金钱者作医药
    直疗治疾病。即诣尊者出家。得出家已常倩
    他沙弥藏此金钱。尊者语言。若能知我无我
    是名出家。此五百金钱可与众僧。答言。和上
    此五百钱是我衣直汤药之直。尊者即将向
    房里化作千金钱。语言。此千金钱作汝衣服
    汤药之直。汝五百金钱施与众僧。从和上教
    便以施僧。尊者教授即得罗汉。于此金钱不
    复贪着。遂语掷筹着于窟中
    摩突罗国有族姓子。诣尊者所出家学道。
    尊者即便教授以法得须陀洹。得已不复进
    修。尊者敕言。汝勤修道业。答言。和上。我以
    断三恶趣。何须更修。尊者晨朝着衣持钵共
    此比丘向摩突城次第乞食。乃至真陀罗子
    身有癞疮。父母以铧削疮极令血出。而为着
    药。患其疼痛不能堪忍。尊者语其弟子言。汝
    见此不。此是须陀洹。问和上言。以何业缘受
    大苦痛。尊者答言。佛在世时。禅坊之中有一
    维那。时有罗汉比丘。身生疮痍少多爬搔。
    维那瞋言。汝身上疮以铧削爬。即挽手出
    而语之言。汝向真陀罗村去。阿罗汉语言。汝
    得大罪。今可忏悔。时彼维那忏悔精进得须
    陀洹。得道讫已不求进故受此大苦生真陀
    罗家。尔时比丘闻是语已。心开意解。精进
    不久得阿罗汉。便使掷筹着于窟中。尊者即
    为真陀罗子说法得阿那含道。命终之后生
    净居天
    摩突罗国有一胜长者。生于一子。年始一岁
    命终。复生一长者家亦年一岁而复命终。如
    是次第生六长者家。皆年一岁而便命终。最
    后复生第七长者。家年七岁为贼将去。尊
    者鞠多观此小儿。应当现身得于道果。而复
    为贼之所恼。尊者复为度彼即便入室化作
    四兵欲捉彼贼。彼贼恐怖来向尊者叩头礼
    拜。尊者见已为说法要得须陀洹。捉此小儿
    手布施尊者。尊者于是度此小儿及彼劫贼
    悉令出家。皆得阿罗汉。尽各语使掷筹着
    于窟中。尊者语此小儿。可观汝亲族而化度
    之。于是小儿即坐观察。见于七世本身父母
    愁忧苦恼。便到其家而语之言。我是汝子。莫
    大愁恼。即为说法得须陀洹。如是七长者家
    悉为说法。皆得须陀洹
    摩突罗国有一族姓子。诣尊者所出家。尊者
    教使坐禅。便得世俗定。初禅二禅乃至第四
    禅。得初禅时便自以为得须陀洹。及得二禅
    谓得斯陀含。三禅谓得阿那含。四禅谓得阿
    罗汉。更不进求上胜之法。尊者敕言。汝莫放
    逸。应求上胜法。答言。我已得阿罗汉。更求何
    胜法。尊者欲化度彼。作善方便而语之言。子
    汝可游化诸聚落。于是受教遂便发去。尊者
    即于道中化作贾客。复化作五百群贼来破
    贾客杀害斫刺。族姓比丘即生恐怖。自知非
    阿罗汉。而作是言。我虽非阿罗汉是阿那含。
    时彼贾客亡破之后。有一长者女语是比丘
    言。阿闍梨。将我共去。比丘答言。佛不听我与
    女人独行。长者女言。我遥望阿闍梨而随后
    行。比丘怜愍故相望而行。尊者复化作大河。
    长者女言。阿闍梨度我过河。道人在下流。
    妇女在上流。妇女堕河。佛听比丘水火难处
    捉妇女出。妇女堕河。语比丘言。救我此难。
    尔时比丘即便捉出。当捉之时。生细滑想。便
    起欲心。于是自知非阿那含。出河已竟。女作
    是言。阿闍梨活我命。即是我大家。道人心生
    交通之想。捉女人手将向屏处欲共行欲。乃
    见是尊者鞠多。鞠多语言。汝得阿罗汉。云
    何如此。尊者即便将至僧房教其至心忏悔
    罪咎。为说法要即得阿罗汉。语使着筹于彼
    窟中
    摩突罗国有一长者子新取妇。竟辞其父母
    向尊者所。求哀出家。尊者即时度使出家。
    教受禅法。及其坐禅。心念己妇颜貌端正。
    尊者即化其妇在前而立。比丘见已语其妇
    言。汝何以来。答言。汝唤故来。比丘复言。我
    加趺坐来默然无言。何时唤汝。答言。汝口
    虽不唤我觉观唤我。汝已口唤便为惭愧。若
    以心唤不为惭愧。宁心惭愧不口惭愧。口由
    心生心不由口。汝若不欲触不欲见者。何
    为有此觉观之念。汝既舍欲。若复还念。
    如以欧吐而更食之。尔时尊者现身在前为
    说法要得阿罗汉。即使着筹窟中
    尊者鞠多游行聚落。到旷野中见五百放牛
    人。皆来迎尊者接足作礼在一面坐。尊者为
    说法要悉得须陀洹果。以牛还主。放牛人
    于是出家尽得阿罗汉。遂使掷筹着于窟

    摩突罗国有一族姓子。诣尊者所出家学道。
    尊者鞠多教授禅法。即得世俗四禅。得初禅
    时自谓已得须陀洹果。乃至得于第四禅时。
    自谓已得阿罗汉果。尊者语言。汝勤精进可
    求上胜。答言。和上。我已得罗汉。尊者意欲更
    授禅法。使在阿练若处住。尊者遣化道人往
    问讯。问讯已在一面坐。化道人问言。汝于谁
    边出家。答言。我尊者鞠多所出家。化道人言。
    汝大福德。汝之和上是无相好佛。化道人
    问言。汝诵何经。答言。我诵修多罗毘尼阿毘
    昙。又问言。汝于佛法颇有所证未。答言。我有
    所证。已得须陀洹。乃至得阿罗汉。又问言。汝
    修何道得此四果。答言。我以世俗道。化比丘
    言。若以世俗道者。汝非得道果。是凡夫人。闻
    是语已。便于三界生厌恶心。即诣尊者所
    白和上言。我非得道。唯愿和上更教授我。于
    是尊者即时教授禅法。精进修习得阿罗汉。
    便语掷筹着于窟中
    摩突罗国有一长者子。新娶妇已心生念言。
    我于佛法欲求出家。便辞父母。父母答言。我
    唯有一子。死犹不放。何况生存。子白父母
    言。若不放我。我终不食。于是断食从初一日
    乃至六日。父母恐其死故即语之言。当从汝
    愿。但出家后与我相见。子言。若放我者当来
    奉见。于是父母便放出家。即诣尊者所出家。
    而自念言。我与父母有要。若得出家许还往
    见。便白和上往见父母及见己妇。妇语之言。
    汝若不与我为夫妇之道。我弃汝死。时此比
    丘即生悔心。欲得舍戒。作是念言。我先见和
    上然后舍之。诣和上所稽首白言。我欲还家。
    尊者告言。小住且待明日。于是尊者即于其
    夜为作现梦。使是比丘梦到父母家见其妇
    死父母亲族严备葬具。送其妇尸弃于冢间。
    须臾之顷。见青瘀烂臭疽虫满中。忽然惊
    觉即以梦事往白和上。和上闻已。而告之言。
    汝可往看。实如梦不。时此比丘乘和上神力。
    忽便到舍见其父母已送妇尸弃着冢间。疽
    虫唼食如其所梦。思惟观察重生厌恶得阿
    罗汉。即便还来。和上问言。汝见妇不。答言。
    已见妇之实相。遂便语使掷筹窟中
    有一族姓子。诣尊者所出家学道。尊者教授
    获得四禅。自谓已得四沙门果。尊者鞠多知
    其未得。而作方便教使六日供养众僧。族姓
    比丘往摩突罗城见五百优婆塞。皆来礼拜
    语此比丘言。阿闍梨。欲作何等。答言。彼阿练
    若处课我六日供养众僧。优婆塞言。阿闍梨。
    莫愁此事。当为办之。尔时比丘即生慢心。
    自思惟言。我非罗汉。阿罗汉者已断慢心。
    诣和上所而作此言。唯愿和上。当见教授。我
    犹未得阿罗汉也。于是尊者为说法要得阿
    罗汉即便掷筹着于窟中
    时罽宾国有一比丘名善见。获世俗四禅得
    五神通。若无雨时常能请得雨。起增上慢。自
    谓已获阿罗汉果。尊者鞠多将欲度彼。化使
    十二年。旱诸人惊怖。诣尊者所而作是。言
    愿为我等请。雨尊者答言。我不能请雨。罽
    宾国有善见比丘极能请雨。于是国人即遣
    使往彼比丘所。善见比丘便受其请。以世
    俗五通力飞至摩突罗。摩突罗国中人民劝
    请言。阿闍梨。为我请雨。便为请雨。时乃大雨
    满阎浮提。一切人知生大欢喜。皆设供具而
    来供养。尔时善见大得利养。便起憍慢而作
    是言。优波鞠多所得供养不如于我。便自思
    惟。阿罗汉者无我慢。将知我今非是罗汉。
    即往诣尊者求教授法。尊者语言。汝不坚持
    佛法。云何教汝。佛不听比丘请雨。汝复生憍
    慢云。何自云。我得罗汉。即向尊者至心忏
    悔。尊者教授便得罗汉。使着筹窟中
    尊者鞠多。作是念言。提多迦为出未也。观犹
    未出。尊者尔时将比丘众至提多迦父母之
    家。渐渐转少。唯二比丘往到其家。乃至独往。
    长者问言。阿闍梨。何以独行。答言。无有弟
    子。是故独行。欲供给者便来供给。长者言。我
    乐居家不得供给。若后有子共相给使。尔时
    长者生子皆死。后生一子。字提多迦。渐渐
    长大。往尊者所。遂使出家学道。年满二十
    与受具戒。初白之时得须陀洹。第一羯磨
    得斯陀含。第二羯磨得阿那含。第三羯磨
    得阿罗汉。尊者鞠多作是思惟。我化缘已
    讫。以法供养佛竟。饶益同梵行者。使诸檀
    越大得饶益。而令正法相续不绝。又作是
    念。我多利众生。有窟长三丈六广二丈四。得
    阿罗汉者。各以一四寸之筹满此窟中。今涅
    槃时到。语提多迦言。子佛以法付嘱迦叶。迦
    叶以法付嘱阿难。阿难以法付我和上商那
    和修。商那和修以法付我。我今以法付嘱于
    汝。尊者鞠多告诸天大众。却后七日我当涅
    槃。尔时即集十万罗汉。学人与净持戒者不
    可称数。白衣之众无量千万。尊者于是飞腾
    虚空作十八变。使诸四众皆生欢喜。于无余
    涅槃。以窟中筹烧尊者身。一万罗汉见尊者
    涅槃亦入涅槃。诸天种种供养已。然后起塔。
    如来涅槃以法付嘱人。亦不得久住。何以故。
    诸天不拥护故。若付嘱天法。亦不得久住。
    何以故。诸天放逸故。是以如来付嘱人天。法
    得久住。如来欲涅槃时。入世俗心作是思惟。
    诸四天王应来我所。时四天王已知佛心来
    至佛所。右遶三匝头面作礼在一面坐。佛告
    四天王。我今不久当入涅槃。我涅槃后。汝
    等诸天拥护佛法。别语提头罗吒。汝可拥护
    东方佛法。语毘楼勒。汝今拥护南方佛法。
    语毘楼博叉。汝今拥护西方佛法。敕毘沙门。
    汝今护持北方佛法。满千年已法欲灭时。非
    法众生极为甚多。于阎浮提坏破十善。放
    大恶风天不降雨。谷米勇贵。霜雹为灾河泉
    少水。树无花果。人之威德生酥熟酥渐渐竭
    少。未来之世当有三恶王出。一名释拘。二
    名阎无那。三名钵罗扰。害百姓破坏佛法。
    如来肉髻及以佛牙当至东天竺。南方有王
    名释拘。将十万眷属破坏塔寺杀害众僧。西
    方有王名曰钵牢。亦将十万眷属亦坏破
    塔寺杀诸道人。北方有王名阎无那。亦将十
    万眷属破坏僧坊塔寺杀诸道人。当尔之时。
    诸非人鬼神亦苦恼人。劫盗等贼亦甚众多。
    恶王亦种种苦恼谪罚恐怖。乃至东方拘舍
    弥国王名曰大军。亦有十万军众围绕。大
    军王生一子。身着铠甲手中把血从母胎中
    出。其身有大力士之力。尔时五百长者同时
    生子。皆身着铠甲手中捉血从母胎出。即于
    其日天大雨血。大军王便使相师占相其子。
    相师言曰。此儿必当王一天下。唯有一过多
    所伤害。初生子时大设供养极有威德。如日
    之威难可看视。是故名为难可看视。乃至年
    满二十。尔时三恶王毁灭佛法。克害一切欲
    向东方。大军王闻其欲来

    阿育王传卷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