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史传部二>阿育王传卷第二(本缘之余)
  • 王又问言。庄严生时。其事云何。树神答言。
    语所不及。言不能宣。今当略说。便作偈言
     身出金色光  人天所乐见
     大地山海动  如船在海浪
    王以百千两金。置此处起塔而去。于是尊者
    将王复至迦毘罗城。举右手而言。此是抱菩
    萨示净饭王处。又示诸释天祀之处。时将菩
    萨入此天祀。泥木天像皆来恭敬曲躬礼拜。
    恕头檀王因是之故号为天中天。又示唤诸
    相师相菩萨处。阿斯陀仙相菩萨子必作佛
    处。又复示王波闍波提养菩萨处。又示菩萨
    学书之处。菩萨骑象处。学乘马处。乘车之
    处。学射之处菩萨散劳之处。菩萨以六万婇
    女相娱乐处。菩萨见老病死生厌患之处。又
    复将王至阎菩树举手指言。此是菩萨坐凉
    之处。又至林中。示菩萨思惟弃欲恶不善。有
    觉有观离生喜乐获得初禅。树为曲荫影不
    移转。即时五体投地为菩萨作礼。示指城门
    而语王。此是菩萨将百千诸天。前后围遶出
    迦毘罗处。又示以马璎珞付车匿还处。又示
    菩萨一身己入林之处。又示菩萨以刀剃发
    掷虚空中帝释奉接处。又示菩萨而以宝衣
    从猎师边博袈裟处。又示频婆娑罗王以半
    国请菩萨处。又示菩萨至阿兰加罗郁头蓝
    处。又示菩萨苦行六年之处。即便说偈
     菩萨六年难苦行  身卧灰上棘刺上
     知此邪行非真道  便舍苦行修正法
    复示菩萨受难陀跋难陀百味乳糜之处。又
    示菩萨向菩提树处。所示之处。王于此中悉
    皆起塔。尊者又示迦罗龙王赞菩萨处。于是
    王乃礼尊者足合掌而言。我今欲问迦罗龙
    王曾见佛事。尊者即时语龙王言。速起速起。
    王欲问汝见佛时事。龙王便起。向尊者边合
    掌白言。大德有何约敕。尊者语王言。此是迦
    罗龙王偈赞佛者。王即合掌以说偈言
     汝见真金  炽然之色  无上世尊
     面如满月  汝为我说  十力少分
     云何端严  向菩提树
    龙王答言。端严之事非言所及。今当略说。即
    说。偈言
     佛足蹑地  大地山河  踊跃[跳-兆+叵][跳-兆+我]
     六种震动  如来身光  遏绝日月
     普照十方  一切蒙益
    王于此处起塔而去。遂与尊者向菩提树。尊
    者举手而示王言。此处是菩萨以慈悲心为
    伴力处。坏破魔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佛陀
    处。王乃于此起塔。以百千两金而布施之。此
    是四天王天奉佛四钵。如来受之拍成一钵
    处。亦是五百贾客施食之处。又示菩萨向波
    罗捺女处。又示婆罗门赞佛之处。王于此
    处亦皆起塔。尊者将王复至古仙林中。举右
    手而言。此是如来转法轮处。王于此处起
    塔。以百千两金与之。又以示如来度千婆罗
    门处。又示频婆娑罗王听法得见谛处。亦是
    八万四千天王远尘离垢得法眼净处。亦是
    无量婆罗门及居士得须陀洹处。又示帝释
    受化处。又示如来作神变处。又示如来忉利
    天上为母说法来下之处。王于上来所示之
    处皆起宝塔。尊者将王复至拘尸那城。举手
    而言。此是如来化缘已讫入涅槃处。王闻是
    语懊恼闷绝。以水洒面令得醒悟。施百千两
    金于此起塔。而更合掌敬礼尊者足。复作是
    言。我今欲礼佛大弟子声闻之塔。尊者赞言。
    善哉善哉。王能发是重信敬之心。即将王至
    彼只陀林中。举手而言。大王。此是舍利弗
    塔。应当供养。王问言曰。此有何德。尊者答
    言。此是第一世尊法之大将。能转法轮。如来
    所记智慧第一。唯除如来。一切众生所有智
    慧十六分中不及其一。但可略说。谁能尽其
    智慧之藏。王闻欢喜。即以百千两金奉施此
    塔。即时归命舍利弗。而作偈言
     解脱诸有结  名称满世间
     于诸智慧中  是为最第一
    复示于王目揵连塔令王供养。王又问言。此
    有何德。尊者答言。如来所记神足第一。能以
    右足动帝释宫。复能降伏难陀拔难陀龙王。
    略而言之。不能说尽其功德彼岸。王以百千
    两金供养此塔。王即合掌而说偈言
     归命大名称  神足第一者
     于生老忧苦  而得于解脱
    遂复示王迦叶之塔。举手而言。此是摩诃迦
    叶之塔。亦应供养。王问言曰。有何功德。尊
    者答言。少欲知足头陀第一。如来分坐而与
    令坐。佛自脱衣以与迦叶。怜愍穷苦护持佛
    法。今为略说。岂能尽其苦行功德。王以百千
    两金施迦叶塔。即便合掌而作偈言
     坐于山窟  去除鬪诤  无诸忿怒
     常行禅定  少欲知足  功德最上
     我今顶礼  至心归命
    复示于王婆驹罗塔。教使供养。王言。此有何
    德。答言。如来所记无诸衰病少欲第一。未
    曾教人一四句偈王即使人持一金钱布施此
    塔。辅相白王。同是大德阿罗汉塔。云何独以
    一钱用施。答言。以其自度不能度他人。是
    故唯以一钱与之。塔神不受还授与王。辅相
    复言。实是少欲。乃至一钱犹尚不取。尊者
    于是复示于王阿难之塔。语王供养。王言。
    有何功德。答言。如来所记总持第一。执持
    佛法念力智慧多闻如海。义妙言说人天供
    养。能知佛意一切善巧功德众法之箧。王闻
    是语极大欢喜。以一亿两金布施此塔。大臣
    问言。云何诸供养中于此最胜。王言。以其
    总持法身之故。能令法灯至今不灭。阿难之
    力。譬如牛迹不受海水。佛智慧海阿难能受。
    以是因缘。诸供养中于此最多王已供养诸
    大弟子声闻塔竟。欢喜敬礼尊者。塔合掌
    恭敬而说偈言
     设百千祀  方得为人  我今便为
     不空受身  值良福田  具造人果
     以危脆财  而修坚法  我所起塔
     严阎浮提  犹如白云  庄校虚空
     我遭佛法  一切清净
    说是偈已作礼而去。阿恕伽王于佛生处塔。
    菩提树塔。转法轮塔。般涅槃塔。虽各各施与
    百千两金。于菩提塔其心最重。所以者何。
    佛于此处成正觉故。于是已后所得珍宝。常
    以奉施菩提之塔。王第一夫人帝舍罗叉心
    自念言。王得好宝尽与菩提。曾不见与。即
    语真陀罗摩登伽言。汝能为我坏怨嫉不。
    答言若与我金则能坏之。便许金钱。时摩登
    伽不解其意。谓为导彼菩提之树。即结咒索
    系菩提树。而欲咒杀转转干枯。王守树人来
    告王言。菩提之树今将欲枯。即说偈言
     如来在此处  觉悟诸世间
     逮得菩提道  证于一切智
     此树今将坏  转转欲干枯
    王闻斯语闷绝躄地。以水洒面久乃得醒。啼
    哭而言。我见树王犹如见佛。菩提树坏我必
    定死。帝舍罗叉而白王言。菩提树虽死。我亦
    能与大王之乐。王言。菩提之树非女人也。乃
    是佛得无上道处。帝舍罗叉闻是语已。心生
    敬悔语摩登伽言。汝今还能令菩提树生如
    本不。答言。若不枯尽有少生气能令如本。
    故于是乃解咒结缕。恒以千瓶乳灌。未久之
    间树生如故。王守树人复来告王。树还复生
    与本无异。王闻是语踊跃欢喜诣菩提树观
    树而言。频婆娑罗王等所不能作。我于今日
    当作二种。云何二种。一者当造千杖宝瓶以
    盛香汁灌菩提树。二者当作般遮于瑟极大
    之会。王便即以金银琉璃作千宝瓶。满中香
    汤以灌于树。并众花鬘末香涂香复庄严之。
    王自洗浴着新净衣受持八斋。上高楼上遍
    观四方。诸佛弟子声闻之众。修正见者诸根
    寂定摧灭欲结。人天阿修罗等所应供养者。
    愿见怜愍。受我之请。诸乐禅定及智慧者。解
    脱众僧最胜真子。善逝法中之所生者哀受
    我请。居住罽宾昼夜无畏。摩诃婆那离越诸
    圣亦垂哀愍而受我请。阿耨大池峻嶮之处。
    及与河边诸山谷间舍利窟住者。香山住者。
    皆愿垂矜受我之请。王如是请已。四方来者
    三十万僧。十万僧者是阿罗汉。二十万僧者
    是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及清净凡夫悉皆
    就座。唯留上座所坐之处无敢坐者。王问上
    座。以何义故。坐此空处。答言。更有上座当
    坐此处。王复问言。更有上座大于汝耶。夜舍
    答言。昔佛所记师子吼中最为第一。名宾头
    卢跋罗豆婆闍。尊重于我。王闻此语衣毛皆
    竖。如迦昙花树
    又问言。颇有得见如来者不。夜舍答言。有宾
    头卢阿罗汉。见佛在时。王言。可得见不。答
    言。正尔。当来使王见之。王欢喜而言我得
    极大利益。今哀愍我第一得见宾头卢。即便
    合掌瞻仰而待。见宾头卢犹如半月亦如鹅
    王。与数千万阿罗汉等从空中来下坐上座
    头三十万众皆起恭敬。王见宾头卢头白眉
    秀。身体相好如辟支佛。即为作礼五体投地。
    呜尊者足起而胡跪。说于偈言
     如来虽灭度  尊者补处生
     哀愍垂教授  我当随顺行
    说此偈已问尊者言。见如来不。答言。我见。色
    如金聚。面如满月。三十二相庄严其身。梵音
    深妙大悲窟宅。王又问言。于何处见。尊者
    言。佛与五百阿罗汉等。在王舍城夏安居时。
    我在其中见盛福田。在舍卫国现大神变摧
    外道时。庄严化佛次第上至阿迦腻吒。我于
    尔时亦在其中。佛在忉利天为母说法。诸天
    围绕。来下之时我亦在其中。至僧伽户沙池
    侧时我亦在其中。莲花比丘尼化作转轮圣
    王。具足千子礼佛足时亦在其中。苏摩伽帝
    满富城内请佛之时。五百罗汉各现神变至
    满富城。我于尔时化作宝山。宝窟中坐往满
    富城。佛入王舍城次行乞食。汝以土施。罗提
    鞠多合掌随喜。佛记汝时我亦得见。王又问
    言。尊者。近来在何处住。尊者答言。在香山
    住。复问言曰。将从几许。答言。六万。大王且
    止。何须多问。日时已到可与僧食。食讫当更
    为王具说。王言。请从尊者教。先发起我念
    佛之心。灌菩提树然后与食。王唤维那萨娑
    蜜多而语之言。我以十万两金施于众僧。以
    千宝瓶盛满香汤灌菩提树。可打揵捶称我
    名字用为檀越作般遮于瑟。王子驹那罗左
    右面立不发口言。便举手指。我倍与之。见
    人皆笑。王亦自笑。语罗提鞠多。汝所为也。答
    言。人众极多贪福者众。王复言曰。我以三十
    万两金奉施于僧。以三千宝瓶盛满香汤灌
    菩提树。时驹那罗复举四指。王语罗提鞠
    多。谁与我竞。罗提鞠多长跪而言。谁能敢
    与人帝共竞。驹那罗婴孩小儿与父戏耳。
    王右顾见驹那罗即语上座言。我尽库藏
    一切宫人并诸辅相及与我身子驹那罗等。
    一切施僧。请称我名般遮于瑟。布施已讫。
    僧为咒愿。受咒愿竟。于菩提树四边缚格。自
    上其上。以四千宝瓶盛满香汤灌菩提树。灌
    菩提树已。欲与僧食。上座夜舍言。王遇胜
    福田。莫生优劣心。王自行食。乃至于沙弥。
    时有二沙弥行和敬法。一者以糗用施于彼。
    彼还以糗而与此。此以饼复施于彼。彼亦用
    饼还与施之。此更复以欢喜丸用施于彼。彼
    亦还以欢喜丸而复报与。王见是已笑而言
    曰。如小儿戏耳。时王行食到上座头。上座问
    言。王见非威仪事。能不生嫌心耶。王言。不
    也。见二沙弥如小儿戏。上座言。大王。莫生讥
    嫌。此二沙弥是俱解脱阿罗汉也。王闻是语
    生欢喜心。而自念言。我今当施一切众僧人
    一张[叠*毛]。时二沙弥已知王心作是思惟。今
    当使王倍生信敬。于是二沙弥一者具镬一
    者办染具。王见是已。语沙弥言。欲作何物。
    沙弥言。王以我故欲与众僧人一张[叠*毛]。今办
    染具。欲以染之。王闻此语。便自念言。彼二沙
    弥已知我心。王大欢喜。五体投地。礼沙弥足
    起合掌言。我之眷属极得大利获胜福田。今
    尽我力而用布施。语沙弥言。以汝之故。一切
    众僧人与三衣。于是便造般遮于瑟以四十
    万两金国土宫人辅相己身子驹那罗等。尽
    施众僧而还归家。阿恕伽王信敬具足。起八
    万四千塔。作般遮于瑟竟。阎浮提内多分之
    一信向佛法
      阿恕伽王第本缘
    阿恕伽王弟名宿大哆。信敬外道讥说佛法。
    作是言。出家沙门无有得解脱者。时阿恕伽
    王语宿大哆言。何以知之。答言。诸沙门等不
    修苦行好着乐事故。阿恕伽王。语宿大哆言。
    汝今莫于不可信处而强生信。可信之处而
    不信敬。于佛法僧应生重信。阿恕伽王曾于
    一时共宿大哆出行游猎。见一婆罗门五热
    炙身。宿大哆心生信敬。往到其边礼足问言。
    苦行以来经今几时。答言。经十二年。常何
    所食。答言。食果食根。着何物衣。答言。着于
    草衣。为铺何物。答言铺草为座问言。汝今
    所行何事最苦。答言。唯见虫鹿牉合之时
    欲心炽盛。以此为苦。宿大哆言。汝着恶衣
    服食于恶食。犹生贪欲。况沙门释子着好
    衣服而食好食。能无欲也。我兄阿恕伽王无
    所别知。为诸沙门之所欺诳。时阿恕伽王闻
    弟此言。语辅相曰。善作方便使宿大哆令得
    信解。辅相答言。随王教敕。王脱天冠缨络
    服饰。着洗浴衣入浴室浴。辅相语宿大哆言。
    王若死者。汝当代之。今试着是天冠缨络。
    为好不也。宿大哆即随其语而便着之坐御
    座上。王出浴室见宿大哆坐御座上而语之
    曰。我犹未死汝已为王。便作是言。此中有谁。
    时有真陀罗。一手捉剑。一手捉铃。前白王言。
    何所约敕。王言。宿大哆我今已舍。付汝治罪。
    辅相言。宿大哆是王亲弟。唯愿听使忏悔改
    过。王言。用汝之语。听七日为王。然后杀之。
    于七日中为作百千音乐。百千婆罗门合掌
    称善。百千妓女围绕给侍。有四真陀罗以
    血涂手。面状欲杀人。在四门下高声唱言。
    一日已过余六日在。屠裂汝身分分肢体。
    绝断汝命。将亡不远。如上一日。乃至七日
    亦如是唱。七日既满。将宿大哆至于王所。王
    问弟言。汝七日中极为乐不。宿大哆答言我。
    七日中。目不见色。耳不闻声。鼻不嗅香。舌不
    别味。何以故。见真陀罗捉剑唱言。汝已一日
    为王。余六日在。日日如是乃至七日为死火
    逼恼。思惟怖畏通夜不寐。有何乐也。王言。
    汝忧一身之死犹。尚不以王位为乐。况沙门
    释子观生老病死忧悲之苦。地狱种种烧炙
    之苦。畜生重担更相残害恐怖之苦。诸饿鬼
    等饥渴之苦。人中富乐。犹有八苦随逐其
    身。况无福者。诸天虽乐衰退时苦。一切三
    界受生之类。身苦。心苦如是等苦之所逼切。
    五阴是真陀罗。六情如空聚。五尘如怨贼。
    三界皆为无常大火之所烧然。一切无常苦
    空无我。以是义故。云何当言沙门释子不能
    苦行无解脱也。沙门之志。于诸乐事都无
    所染。譬如莲花不着于水。厌患生死弃背世
    间亦复如是。云何不得解脱果也。阿恕伽王
    以种种方便教宿大哆。宿大哆于是合掌白
    王言。大王。我今当归依三宝。阿恕伽王即
    抱弟颈而作是言。我欲使汝信敬佛法。故
    作是方便。不必杀汝。宿大哆即以香花供养
    佛塔。而听说法。供养众僧。便向鸡头摩寺到
    于上座夜奢之所。在前而坐。听其说法。尔时
    夜奢观宿大哆过去之世。种诸善根今已成
    熟。应当现身得入涅槃。即为赞叹出家之法。
    宿大哆闻是语已。便生欢喜。于佛法中欲求
    出家。即起合掌白尊者言。今愿听我于佛法
    中出家学道。答言。子先应当白王。宿大哆
    即往白王言。大王。听我出家。我本狂醉如恶
    象无钩。王以方便钩我。令得柔伏调顺。重垂
    哀愍听我于彼大明之所修出家法。王闻是
    语。抱颈哀泣而语弟言。莫发此意。何以故。
    出家名为受丑陋法。着粪扫衣食于乞人。
    所弃之食。宿则树下铺以草叶。病则服于
    陈弃之药。汝少来婉乐不堪受此饥渴寒热。
    可息汝心。宿大哆言。我今不为厌患王位。亦
    复不求天上之乐。亦复无有众苦恼逼。亦不
    贪于钱财珍宝。亦不怖畏怨敌之难而求出
    家也。唯畏生老病死之苦而求出家。为得涅
    槃而求出家。王闻是语。举声大哭。宿大哆言。
    王不须哭。生死轮转不曾休息。会必别离。
    何用哭为。王言。汝今并可试学乞食。坐此树
    下草铺上宿。于是便与钵盂锡杖。使从宫
    人次第乞食宫人皆与美好饮食。王责宫人
    言。何以与彼好美饮食。与麤恶食使令调习。
    宫人受教与麤恶食。得亦复食不生增减。王
    见是已。即语弟言。听汝出家。汝若出家。必来
    见我。宿大哆既得听已。向鸡头摩寺而生念
    言。若我于此出家必多妨闹。即便往至他方
    远国出家学道。精勤得阿罗汉道便生心念。
    昔阿育王与我要言。若出家者必来见我今
    宜往见。即于中前着衣持钵诣花氏城。渐次
    乞食到王宫门。语守门人言。宿大哆欲求见
    王。守门之人即往白王言。宿大哆今在门外
    欲见于王。王言疾将来入。宿大哆入王门。阿
    育王见其弟便下御座。五体投地为之作礼。
    起而合掌看宿大哆。泣泪而说偈言
     一切有生类  聚集为欢喜
     我今观汝眼  不见亲爱相
     汝必得胜果  甘露满汝心
    罗提鞠多见宿大哆着粪扫衣执持瓦钵。平
    等乞食好恶皆受。亦向于王而说偈言
     观宿大哆  少欲知足  所作已办
     故能欢喜  弃王种族  并花氏城
     珍宝库藏  及与荣禄  如舍涕唾
     履行圣种  永断结使  满足王种
     得大名称  莫不欢美
    于是阿恕伽王。扶宿大哆着御座上。以上妙
    饮食手自过与。饮食已竟行清净水。取一小
    座在前而坐求使说法。宿大哆便为说偈
     王位尊豪莫放逸  三宝难值当供养
    说此偈已从座起去。王与五百辅相城内人
    民。围绕恭敬送到门外。是名现证沙门之果。
    宿大哆作是念言。我兄昔以多种方便化我
    令入佛法之中。今当使彼增益信敬。即踊身
    虚空作种种变。阿育王与诸群臣举手说偈
     断绝恩爱亲  如鸟飞空去
     我为王位缚  保爱于世事
     嫌呵讥贱我  而自独解脱
     如此之果报  由心得自在
     禅定之果报  愚闇盲不见
     汝今飞腾去  破我之憍慢
     我智力亦微  使我得厌离
    于是宿大哆飞向边地。到他国已即遇大病
    头发除落。王闻其病遣医齎药往彼疗治。病
    得差已发生如故。遣医还去。后宿大哆食酪
    之时。身则安隐为易得故。徙就旷野放牧边
    住。时弗那槃达有尼干陀弟子。画作佛像而
    令礼拜于尼干子像。时佛弟子优婆塞者语
    阿恕伽王言。外道尼干子弟子画作佛像。
    令礼拜外道尼干子像。王闻瞋恚即便驱使。
    上及四十里夜叉鬼。下及四十里诸龙等。一
    日之中杀万八千尼干陀子于花氏城。花氏
    城中复有尼干子。亦画佛像令礼拜外道尼
    干陀像。时有优婆塞已告于王。王闻大瞋捉
    尼干陀并其眷属以火烧杀。击鼓唱言若有
    能得尼干子头当赏金钱。后宿大哆于尼干子
    舍寄宿。着恶衣服头发极长。与尼干陀子形
    貌相类。有鬼持刀在一面立。宿大哆自生念
    言。我之宿缘应为此鬼之所杀害。时鬼谓是
    尼干陀子。即便斩头。持至王所而索金钱。
    王见识是宿大哆头。复闻一臣道外沙门被
    杀者多所有者少。极为懊恼闷绝躄地。以水
    洒面久乃得苏。辅相白王言。今诸沙门滥死
    者多。王当施于沙门无畏。王即作号令言。自
    今已后一切沙门制不听杀。诸比丘等心生
    疑网。而问尊者优波鞠多言。有何因缘。宿大
    哆为鬼所杀。答言。若欲知者。至心谛听。过
    去之世有一猎师。水边着罥。有辟支佛乞
    食来过。在其罥边树下而坐。时彼猎师不能
    得鹿。自思惟。以何意故。鹿今都不近我罥耶。
    便四顾望见辟支佛于其罥傍一树下坐。即
    以剑斩头。尔时猎师今宿大哆。是以其往昔
    斩辟支佛故。堕地狱中。无量亿劫受大苦恼。
    乃至得道。犹为此鬼之所斩杀。比丘问言。复
    以何因缘生贵族成阿罗汉。答言。过去久远
    迦叶佛时供养众僧。以此福报得生贵族。又
    于尔时信心出家。一万岁中修行梵行。由是
    善因今成罗汉

    阿育王传卷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