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史传部三>法华传记卷第十
  •   依正供养第十二 附出法供养
     释慧绍一 释慧益二
     释法光三 释大志四
     释会通五 比丘尼六
     书生七 释僧瑜八
     十种供九 供养益十
     妙华天十一 宝璎天十二
     老女十三 优婆塞十四
     释僧达十五 法供养十六
     无行比丘十七
      宋临川招提寺释慧绍一
    释慧绍。不知氏族。小儿时。母哺鱼肉辄吐咽
    菜不疑。于是便蔬食。至八岁出家为僧。后随
    要止临川招提寺。诵法华经。每至药王品。[廷-壬+西]
    密有烧身之志。常雇人斫薪。积于东山石室
    数丈。中央开一龛。足容己身。[廷-壬+西]还寺辞要。于
    烧身之日。于东山设大会告别。知识其口阖
    境奔波车马人众。及齎金宝者。不可称计。至
    夜初更。行道诵经。绍自行香竟。执烛燃薪。入
    中而坐。诵药王本事品。众既不见绍。悟其已
    去。礼拜未毕。悉至苏已。洞燃诵经声未息。火
    至额闻唱一心。言已奄绝。大众咸见有一星。
    其大如斗。直下烟中。俄而上天。时见者咸谓。
    天宫迎绍。经三日薪聚乃尽。前临终时谓同
    行曰。吾烧身处。当生梧桐。慎莫伐之。烧身三
    日果生矣
      宋京师竹林寺释慧益二
    释慧益广陵人也。少出家。随师止寿春。宋孝
    建中。出都憩竹林寺。精懃苦行。诵通法华。每
    至药王品。流泪叹曰。人身难受。佛教难遇。得
    好欲烧身。众人闻者。毁赞交语。大明四年始
    断粒唯饵麻麦。到六年更断麦等。但食苏
    油。又绝苏油。唯服香丸。虽四大绵微。而神情
    警正孝武深加敬异致问。慇懃遣太宰江夏
    王义恭。诣寺谏益。益誓志无改。至大明七年
    四月八日。将就焚烧。[廷-壬+西]于锺山之南置镬办
    油。其日朝乘牛车。而以人牵自寺之山。以帝
    王是兆民所凭。又三宝所寄。乃自力入台。至
    云龙门。不能步下。令人启闻。慧益道人。今
    舍身诣门奉辞。深以佛法仰累。帝闻改容。即
    躬出云龙门。益既见帝。重以佛法凭嘱。于是
    辞去。帝亦续至。诸王妃后道俗士庶。填满山
    谷。投衣弃宝。不可胜计。益入镬据一小床。以
    衣具自缠。上加一长帽。以油灌之。将就着火。
    帝令太宰至镬所。请谕曰。道行多方。何必殒
    命。幸愿三思。更就异途。益雅志确然。曾无
    悔念。[廷-壬+西]答曰。微躯贱命。何足上留天心。圣慈
    罔已者。愿度二十人。出家降敕即许。益[廷-壬+西]
    手自执烛以燃帽。帽燃[廷-壬+西]弃烛。合掌诵药
    王品。火至眉。诵声犹分明。及眼乃昧。贵贱哀
    嗟响振幽谷。莫不弹指称佛。惆怅泪下。火至
    明旦[廷-壬+西]尽。帝于时闻空中笳管。异香芬苾。帝
    尽日方还官。夜梦见益。振锡而至。更嘱以
    佛法。明日帝为设会度人。令斋主唱白。具序
    征祥。烧身之处。谓药王寺。以拟本事也
      齐陇西释法光三
    释法光。秦州陇西人。少而有信。至二十九方
    出家。苦行头陀。不服绵纩绝五谷。唯饵松叶。
    后誓志烧身。欲供养法。[廷-壬+西]服松膏及饮油。经
    于半年。至齐永明五年十月二十日。于陇西
    记城寺内。集薪焚身。以满先志。火来至目。诵
    法华经声犹记。至鼻[廷-壬+西]昧奄然。春秋四十有
    一(已上三缘梁高僧传十二)
      隋九江庐山沙门释大志四
    释大志。姓顾氏会稽山阴人。发蒙出家。师事
    天台智者。顗睹其形神洒落高放物表。因名
    为大志。禅诵为业。苦节自专。四方名所无远。
    必造而言气清穆。仪相真严。故见者眄睐知
    非凡器。开皇十年。来游庐岳。住峰顶寺。不隶
    公名。不豫僧伍。诵法华经。索然闲雅绝能
    清啭。使诸听者忘疲。后于华山甘露峰南。建
    静观道场。头陀为业。子尔一身不避虓虎。闻
    有恶狩。辄往投之。皆避而不噉。山粒本绝。
    终日忘餐。或以饼果继命而已。外睹不堪其
    恼。而志安之。容色如故。经于七载。禅业无
    断。晚住此山福林寺会。大业屏除流徒隐逸。
    慨法陵迟。一至于此。乃变服毁形。头擐孝
    服。麤布为衣。在佛堂中。高声恸哭。三日三
    夕。初不断绝。寺僧慰喻。志曰。余叹恶业乃如
    此耶。要尽此形骸。伸明正教耳。遂往东都。上
    表曰。愿陛下兴显三宝。当然一臂于嵩岳
    用报国恩。帝许之。敕设大斋。七众通集。志不
    食三日。登大棚上烧铁赫然。用烙其臂。并
    令焦黑。以刀截断。肉裂骨现。又烙其骨令
    焦黑。已布裹蜡灌下火然之。光耀岩岫。于
    时大众。见其行苦。皆痛心贯髓。不安其足。
    而志虽加烧烙词色不变。言笑如初。时诵
    法句。或叹佛德。为众说法。声声不绝。臂烧
    既尽。如先下棚。七日入定。跏坐而卒。时年四
    十有三矣
      唐终南豹林谷释会通五
    释会通雍州万年御宿川人。少欣道捡。游泊
    林泉。苦节戒行。是其顾习。投终南豹林谷。潜
    隐综业。读法华经。至药王品。便欣厌舍。私
    集柴木。誓必行之。以贞观末年。静夜林中。积
    薪为窟。诵至药王。便令下火。风惊焰发。烟火
    俱盛。卓尔跏坐。声诵如故。寻尔西南。有大
    白光流入火聚。身方偃仆。至晓身火俱灭。
    乃收其遗骨。为起白塔。勒铭存焉
      荆州比丘尼六
    贞观之初。荆州有比丘尼。姊妹同诵法华。深
    厌形器。俱欲舍身。节约衣食。钦崇苦行。服诸
    香油。渐断粒食。后顿绝谷。推噉香蜜。精力
    所被。神志鲜爽。周告道俗。克日烧身。以贞观
    三年二月八日。于荆州大街。置二高座。乃以
    蜡布缠身至顶。惟出面目。众聚如山。歌赞云
    会。诵至烧处。其姊先以火柱妹顶请妹又
    以火柱姊顶清夜两炬。一时同耀。焰下至眼。
    声相转明。渐下鼻口。方乃歇灭。恰至明晨。合
    坐洞举。一时火化骸骨摧朽。二舌俱存合众
    欣嗟。为起高塔
      并州城西书生七
    并州城西有一书生。年二十四五。诵法华经。
    誓烧供养。乃集数束蒿干笼之。人问其故。密
    而不述。后于中夜。放火自烧。及人往救。火盛
    已死。乃就加柴薪。尽其形阴
      宋庐山招提寺释僧瑜八
    释僧瑜。姓周吴兴余抗人。弱冠出家。业素纯
    粹。元嘉十五年。与同学昙温慧光等。于庐山
    南岭。共建精舍。名曰招隐。瑜常以为结累三
    涂情形故也。情将尽矣形亦宜损。药王之[跳-兆+(辙-车)]
    独何云远。于是屡发言。誓始契烧身。以宋孝
    建二年六月三日。集薪为龛。并请僧设斋。告
    众辞别。是日云雾晦合。密雨交零。瑜[廷-壬+西]誓曰。
    若我所志克明。天当清朗。如其无感。便当滂
    注使此四辈知神应之无昧也。言已云景明
    霁。至初夜竟便入薪龛中。合掌平坐药药王
    品。火焰交至。犹合掌不散。道俗知者。奔赴
    弥山。并稽首作礼。愿结因缘。咸身紫气腾
    空。久之[廷-壬+西]歇。时年四十四。其后旬有四日。瑜
    房中生双梧桐。根枝丰茂。巨细相如贯壤直
    耸。遂成奇树。理识者以为娑罗宝树。克炳泥
    洹。瑜之庶几故现斯证。因号为双桐沙门。吴
    郡张辩。为平南长吏。亲睹其事。具为传赞。
    赞曰。悠悠玄机。茫茫至道。出生入死。孰为
    妙宝(其一)自昔药王。殊化绝伦。往闻其说。今睹
    斯人(其二)英英沙门。慧定心固。凝神紫气。表迹
    双树(其三)其德可乐。其操可贵。文之作矣。式[台-台+票]
    鬘[髟/弗](其四)
      十种供养记九
    逍遥园记云。外国法师鸠摩罗什。弘始七年
    冬。译新法华竟。一部七卷二十八品。明年春
    正月。本齐挍定。造金字经。七宝以为庄严。光
    色映园。道俗如市。瞻仰礼拜。感梦云。阙一尘
    一劫四字。更勘梵本如所梦。秦王欢喜曰。什
    师深得经旨。良会圣心。先所写者。阙此四
    字。寻经缀之。王谓什云。朕如法供养经卷。法
    式何等。什曰。若欲如说供养经卷。须依经
    说。略备十种供具。一华二香三璎珞四抹香
    五涂香六烧香七幡盖八衣服九妓乐十合掌
    也。王曰。未审。何等香华。什曰。香者海岸香
    麝香郁金香苏合香等。用净洁香。去不净香。
    非抹为微尘类。华者水陆时华。如莲华等类。
    若无时华。以七宝成。拟曼陀罗等四华及时
    妙华。外国用优钵罗华苏摩那华等。璎珞者
    用珠宝成。拟如意珠璎珞摩尼珠璎珞等。外
    国用一百杂宝璎珞。抹香者抹檀木根茎等。
    若和水以为涂香。拟沈水等。若合火为烧香
    拟薰。幡盖者用净洁叠。外国用藕糸等绝服。
    拟天妙衣。妓乐者用鼓箫笛琴箜篌等。合掌
    者以敬心为供。用莲华合掌。皆用净洁。寄事
    悟理。王曰。其果报一何。什曰。果报有远近。近
    依局情不关善体。远得常住佛果。王曰。其局
    情近果及远妙果一何。什曰。如此供养果报
    微妙。诸佛所叹。且昔佛在世时。有旃檀香口
    比丘。九十一劫。在人中天上。身诸毛孔。出旃
    檀香。口中常出优钵罗华香。最后值佛。得阿
    罗汉。三明六通。具八解脱。此毘婆尸佛灭后。
    以香供塔所得果报。迦毘罗城一百童子。昔
    同在一邑。作伎乐持香华。供养佛塔。九十一
    劫不堕恶道。同受快乐。值佛尽苦。华天昔以
    野泽草华。用散众僧。所生之处。常雨天华。威
    德比丘。以萎华散塔上。亦复如是。外国有一
    婆罗门。造三逆杀父母阿罗汉也。后生悔心。
    以香华供养经卷。罪垢微薄。以余业故。虽堕
    地狱。猛火如温水目谓温泉。入中快乐。身
    有异香。罪人闻之。得生天上。善化王以幡盖
    覆支佛庙。感轮王业。华盖比丘。以草盖覆
    塔。九十一劫。华盖覆护其身。妙音以伎乐供
    佛。乃至过去诸佛。皆成佛道。初发心时。一华
    一香等。以供养佛。如贤劫千佛中。执华如来。
    从悦意佛。初发心时。以好衣名香。贡上其
    佛。自致正觉。善思如来。从普观佛。初发道
    心。采一莲华。贡上彼佛。自致正觉。贤重如
    来。从大清喜佛。奉上杂香。自致正觉。闲静如
    来。从无上佛。初发心时。奉上璎珞。自致正
    觉。如此远近所得果报。不可称记。何况于法
    华。而为供养。以佛智慧。不得其功德边。王闻
    此说。心开意解。调供具严净道路。散华洒水。
    王臣大众悬列大道。金匣收经。安置案上。王
    自顶戴。三千比丘。唱赞前遵。安详修行。入于
    大寺。以十种供。而供养之。众星来下乘云在
    空。见者盖多。五色云盖靉靆。垂覆逍遥园上。
    见未曾有。于时白月十五日。入夜秦王后妃
    王母婇女。并在翻经馆傍净室中。王自梦。逍
    遥园地。如广博严净土。文殊在高开题目。菩
    萨大众。从九方来。所设供具。遍于九方。以事
    启什。什曰。此是陛下信所致。法华大教缘在
    兹国。灭后之中。此感难有。明日各散。什叹
    曰。于阎浮提。第三佛事矣(记文烦广之取意而出耳)
      灭度受持供养经卷者弥勒出世时得益
      十
    法住记云。弥勒如来成正觉已。为声闻众。三
    会说法。令出生死得证涅槃。乃至若诸国王
    及以臣。度一切施于今释迦牟尼佛。正法中
    能为法事自种善根。或教他种。谓于大乘素
    呾览藏所有甚深空性相应诸大乘经。谓般
    若波罗蜜多经妙芬陀利经金光明经等。如
    是等大乘经。有百俱胝部党差别大乘毘奈
    耶声闻三藏。于如是等正法藏中。或是佛
    说。或菩萨说。或声闻说。或诸天说。或智者
    说。能引义利。乃至有能于四句颂。若自读若
    教他读。若自持若教他持。若自解说若教他
    解说。或于法师恭敬供养。或于经卷恭敬供
    养。谓以种种香华幡盖伎乐灯明。而为供养。
    或于经卷。以诸杂彩囊葩缕带。而严饰之。由
    如是等善根力故。至弥勒如来成正觉时。善
    得人身。于彼佛第二会中。以净信心。舍离家
    法。出趣非家。净除须发。披着法服。既预圣
    众。随宿愿力。便得涅槃。是名第二为法事故。
    种善根者所得果报(法云经彼记大同此文)
      外国妙华天女十一
    昔外国有铁塔。高丈余。于中安置芬陀利迦
    阿差摩摩诃毘卢舍那经等梵夹。各有百千
    偈。时有一天女。夜时时来。以天曼陀罗华。供
    养铁塔。有一客游比丘。止宿塔影。夜分见天
    女。问曰。汝是谁。答我是忉利天妙华天女。释
    提桓因侍女也。比丘复问。有何因缘来至供
    养。天女曰。我昔为贫女乞丐自活。傍有池号
    曰妙池。夏月四色莲华弥满。于中而生。诸国
    婆罗门等。竞来采华。设莲华法会。尔时贫女
    发微信。采二茎白莲华。供养塔中芬陀利迦
    等修多罗。乘此一善。生忉利天。为帝释侍女。
    以依本缘。号曰妙华。欲报法恩。时时供养作
    是语已。隐而不现。沙门舍衣钵。买华供养塔
    及经卷(出要集)
      忉利天宝璎天子十二
    昔梁武帝。造五百袈裟。欲施须弥山顶五百
    阿罗汉。谓志公。公往忉利天上。施武帝袈
    裟。时有一天子。名曰宝璎。身所著璎珞。过天
    王百千万倍。光明映蔽余天。志公问曰。汝衣
    璎殊特何因。天答曰。我昔生在阎浮提华氏
    国。为长者子。以身所著衣服璎珞。供养妙法。
    以是因缘。生此天中。衣璎超过天王百千万
    倍。又有天子名妙云。形色端正。百千天女而
    围绕之。志公问因即答。我昔在摩竭陀国毕
    波罗邑。以华供养妙法。得此天报如此。百千
    威德天。皆由供养妙法果报。志公还来。具作
    是说
      长安县老女十三
    长安县有一老女。不知姓名。此女盲聋瘖哑。
    为人轻贱。时于大寺讲新法华。玄孙牵手向
    大寺。女虽到大寺。以盲聋故不见不闻。玄孙
    执老女二手而合。向讲肆方。女内心存念。合
    掌而礼。后经三月忽暴卒。玄孙欲行葬。老女
    尚暖。至夜三更。发声呼玄孙。闻者谓妖鬼生
    大恐。敢不应至。明日见起居。两眼俱明。语如
    常人。流泪悲起。玄孙问。谁鬼魅。答曰。吾非
    妖鬼。初死之时。见冥官驱向王所。王从座下。
    合掌向妾。汝大功德人。以合掌供养法华经。
    业障消尽。诸根复本。尚有余命。早还人间。示
    法华功力。即出少路。神入本身。眼耳平复。能
    言如此。经半日已饮食如例。女与玄孙往诣
    大寺。说其因缘。见者感喜。女舍居处。以供
    养经。不知卒时(出园记)
      江宁县优婆塞十四
    江宁县有优婆塞。能信小乘俱舍等说。不肯
    大乘。一时县主道俗诸众。造金字法华经营
    供养。士女蠢蠢。轻财重法。时小乘优婆塞。不
    意助熏香器。更七年后。无病顿亡。家人怪
    异。不营殡葬。明日日西得活。悲泣躄地。闷绝
    苏起。谓家室曰。吾初死时。先见大城。如金
    城。其中有众多殿堂。庄严奇妙。金银伟帐。琉
    璃白叠。甚可爱。城外白屋相接。城中童子出
    谓吾。汝是小乘人。不可入大城中。可住外白
    屋。城中唯有大乘人而居。时瞻望城中。宫殿
    多无居人。问童子。何宫殿无居人。答曰。江宁
    县供养大乘诸人。当生彼宫殿。彼等犹在人
    间。是故无人。尔时吾忆知昔施熏香器。谓童
    子曰。吾亦供养法华。岂居白屋。童子曰。我亦
    知之。助薰香器故近金城。非直供养故不可
    入城。若欲入城。早还人间。供养妙法。若供
    养经卷者。必生此处。即拜辞将还。踟蹰问童
    子。君谁此何处。童子曰。我是文殊师利。此
    处金色世界。汝以小心故见小城。若大人见
    广博妙土。说此言已。城及童子。忽然不见。觉
    悟如梦。更发心倾家业。造金字经。修如法供
    养。时人皆谓。造金字经。必生金色世界矣
      隋天台山瀑布寺释僧达十五
    释僧达。姓羌台州人也。小出家断食。节苦
    读诵法华经。隋义宁中。发愿写法华经。未供
    养之。宿病忽发暴死。作宿作业。至炎魔厅。王
    见僧达来。从座而起。前来迎之。共入厅正殿。
    坐竟方语。阿师依宿作业。来至吾所。然写法
    华经。犹未供养。早还人间。又赦宿作业。当生
    净土。闻王语已。默然而出入本身活。遂庄严
    卷轴。供养经卷。不知去处(出寺记)
      法供养胜十六
    往昔久远难称限。尔时有佛。号药王如来。世
    界名大清。劫曰净除。药王如来寿二十中劫。
    诸声闻众三十六亿菩萨大士。有十二亿。时
    转轮圣王。名曰宝盖。典主四域。王有千子。其
    王供养药王如来具五中劫。与眷属俱。一切
    施安。奉敬药王。过五中劫已。告其千子。吾
    以供侍如来。君等亦当顺遵前储。于时千子
    闻父王教。复以五劫。供养药王如来。进以上
    妙。不违所安。彼第一太子。名曰善盖。闲居
    独处。静然思念。我等今者供养如来。宁有殊
    超彼者乎。承佛威神。虚空有天。而语之曰。族
    姓子岂欲知耶。有法供养。最尊无极。又问曰。
    何谓法之供养。天曰。尔当往问药王如来。普
    当为君分别说之。善盖即起。诣药王如来所。
    稽首于地。白药王如来曰。法之供养奉顺典
    者。为何储乎。世尊告曰。法供养者。顺如来
    所说经典。开化一切。是为法之供养。王子善
    盖。从药王佛。闻法供养。应时逮得柔顺法忍。
    出家修道。得五神通。欲知时王宝盖。岂异人
    乎。今见在佛宝[火*佥]如来是也。其王千子。此
    仁贤劫中。千佛兴者是。太子善盖。今我子释
    迦牟尼是也。是故当知。一切所供。无过法供
    养。去来今佛。皆从是出。欲得供养十方诸佛。
    即当受正法华经持讽诵读。宣示一切。分别
    一乘。无有三道。颂曰。假使有人欲供养者。当
    受持此正法华经(出正法华经焉)又如华手偈云。若以
    华涂香衣服及汤药。以此供养佛。不名为真
    供。如来坐道场。所得微妙法。若能修行者。是
    为真供养。应知供养法华。为最供养而已
      无行比丘十七
    昔外国有一比丘名无行。恒修法供养。所谓
    佛所说萨达磨芬陀利迦修多罗等。一切世
    间。难信难解。难受难见。能信能解。受持读
    诵。以方便力。为诸众生。分别解说。显示分
    明。守护法藏。是名法之供养。能修此供养。时
    十方诸佛如星而见。异口同声而说偈言
     宝满三千大千界  供养十方诸如来
     不如法华一句偈  受持读诵得成佛
     假使遍满大千界  断一切善毛道生
     若闻法华一句偈  功德薰心速成佛
    无行比丘。闻佛说偈。深入无生法忍。是为法
    供养益(出觉禅师记)
    上来已依西域传记。此土贤圣见闻撰集。梗
    概而记。其中或有相传无文。或见亲闻自新
    录之。虽恐本记虚实。意在劝后信矣
     已依旧记及口传  现见亲闻略撰集
     麤言细语归中道  见闻俱证无生忍

    法华经传记卷第十

     唐僧祥公。不知其氏族。博闻达识之人。
     而记法华之应验。诱愚昧之徒。殊载出传
     译等之科目。该括一化之始终。实维甚奇
     甚妙也。故盛行于世。为谈者之资矣。然转
     写误于豕亥[利-禾+垂]有差脱。不可称计。予尝披
     僧史传并众经录等。忽觉此记传之有本
     据。愈考愈质。辄命工镂梓。学者幸勿疑惑
     焉。时
     庆长庚子载季春望日 洛阳 释圆智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