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史传部三>法华传记卷第八
  •   书写救苦第十之二
     僧玄绪一 释惠道二
     释昙韵三 令孤元轨四
     蒋严恭五 李遗龙六
     梓姚待七 李丘令八
     陈行尼九 杨严恭十
     不信男十一 隋客僧十二
     孤山僧十三 齐仕人十四
     释修德十五 齐王臣十六
     并信女十七 释慧眺十八
      隋相州僧玄绪一
    僧玄绪。偏重法华。有同房师友。释道明。姓元
    同缘人也。少而高尚多奇。苦节禅诵之誉。有
    闻遐迩。以大业元年三月。于本寺而卒。其年
    七月。玄绪因行至郊野。日暮忽遇伽监。便往
    投宿至门首。乃见道明从寺方出。仪容言语
    不异平生。遂引绪至房。绪私心怪之而不敢
    问。至后夜明遂起谓绪。此非常处。上人慎勿
    上堂。至晓钟时。复来语绪。不许上堂。而形体
    顿销衰。颜色殊改。明去后秘绪遂往食堂
    后窗边。观觇其事。礼佛行香。皆如僧法。昔
    贡高逝者多列座。而在维那唱。施粥已即见。
    有人舁粥将来。将来粥皆作血色。行食遍
    并见。诸僧举身火然宛转闷绝。躄地如一食
    之间。维那打静请僧。一时无复苦相。绪骇惧
    还所止房。少时明至。转更憔悴。绪问之。明
    曰。此是地狱苦不可言。绪复问曰。何辜至
    此。明曰。为往时取僧一束柴。煮染衣忘不陪
    偿。当此一年然足受罪。明乃以手褰衣。脐膝
    已下。并皆焦黑。因泣涕而言曰。上人慈悲愿
    见救度。绪惊叹谓明曰。公精练之人。犹尚
    如此。况吾辈当复何如。不审。何方可得相
    免。明曰。买柴百束倍增为僧温室。并写法华
    经一部。绪曰。吾当自竭所有。一日之内。为
    君办之。愿公早离此苦。因遂分别。绪即还
    寺。依言为酬。并写经重更往寻。寂无所见。
    其夜梦明威仪庠序。来谓绪。依公大恩。离苦
    生净土矣
      宋瓦官寺释惠道二
    释惠道豫州人。惠果同母之弟也。不修行业。
    善于兴贩。当众仓厨。私自食用。知僧帛方便
    割盗。后遇疾而死。胸上暖。三日苏云。吾冥官
    被驱。向幽远闇路。路遇一沙门。谓道曰。汝不
    信兄言。恣用僧物。王若推问罪福如何答之。
    道更不知所答。沙门曰。汝应作是言。我昔有
    造法华经八部愿。故授此言已忽然不见。道
    既至阎魔王所。王问。汝修何功德。答吾有造
    法华经八部愿。然料理僧务未果所愿。王微
    笑曰。汝昔虽不发此愿。今既云有愿。即当发
    愿。盗用僧物。其罪深重。造法华经八部者。必
    脱八狱。依此一言。放还人间。须归人间如实
    而修。乃以一人官。示归路得苏活。尽所有舍
    衣钵。造八部法华经。其经见在矣(新录)
      定州昙韵三
    释昙韵定州人。后住隰州行年七十。隋末丧
    乱隐于离石比干山。常诵法华经。欲写其
    经。无人同志。如此积年。忽有书生无何而至
    云。所欲洁净写经并能行之。于即清旦。食
    讫入浴着净衣。受八戒入净室。口含檀香。烧
    香悬旛。寂然抄写至暮。方出。明又如先。曾不
    告倦。及经写了。如法嚫奉相送出门。斯须
    不见。乃至装潢。一如正法。韵受持读诵之。七
    重裹结一重一度香水洗手。初无暂废。梦普
    贤现前告韵云。善哉如法书写法华。即身能
    离二十五苦。后遭胡贼。乃箱盛其经置高岩
    上。经年贼静方寻不见。周慞穷觅。乃于岩下
    获之。箱巾糜烂发朽见经如旧鲜好。见者谓
    异矣(法苑云。京师西明寺道宣律师。以贞观十一年。曾至彼州目睹说之也)
      隆州令孤元轨四
    贞观五年。有隆州巴西县令孤元轨者。信敬
    佛法。欲书写法华金刚般若涅槃等。无由自
    捡。凭彼上抗禅师捡挍。抗乃为在寺。如法洁
    净写了。下袟还岐州庄所。经留在庄。并老子
    五千文同在一处。忽为外火延烧。堂是草覆。
    一时灰荡。轨于时任冯翊县令。家人相命拨
    灰。取金铜经。轴既拨外灰。其内诸经。宛然如
    故。潢色不改。唯箱帙成炭。又觅老子。便从火
    化。乃收取诸经。乡村嗟异。其金刚般若一
    卷题字燋黑。访问所由。乃初题经时。有州官
    能书。其人杂食行急不护洁净。直尔立题便
    去。由是被焚。其人现在。瑞经亦存京师。西明
    寺主神察自验说之(右缘出三宝感通记)
      蒋州严恭五
    隋开皇中严恭者。蒋州人也。于郭下造精舍。
    写法华经。清净供养。若纸若笔。必以净心不
    行欺诈。信心而与不行。乞觅随得。便营如法
    经。给书生欢喜。常有十人道俗送直。恭亲
    捡挍劳不告倦。尝有人。从贷经钱一万。恭
    不获已与之。贷者得钱。船载中覆钱失人
    活。是日恭入钱库见。一万钱湿如水。怪之后
    见。所贷钱人方知其没溺。又有商人。至官亭
    湖祭神上物。夜梦神云。请君以物送与严恭。
    法华令经用也。及觉所上之物在前。又恭曾
    至市买纸少钱。忽有人持二千钱授恭曰。助
    君买纸。言已不见。又有渔人。夜见江中火
    焰。焰浮来以船迎之。乃是经函。及明寻视乃
    见严家经函。其后发愿。略云。无一字而不经
    眼。无一字而不用心。及大业末。子孙犹传经
    业。郡盗相约不入其里。里人赖之至今。故业
    犹尔云(内典录第十)
      并州李遗龙六
    李遗龙者并州人。其家书业相继究微。龙父
    名曰乌龙。偏重此土道经。不信佛经。性耽
    嗜酒肉。谤佛经云。胡圣制酒肉。岂有慈悲。凡
    一生中。不书佛经。设复有人。赠投金玉利。都
    不见经。况自书写。遂发狂乱。语遗龙曰。若
    汝吾子。不可信佛经。信而犯者。灾横不少。即
    吐血而卒。后并州司马。发心贞固。偏重法
    华。如法欲写其经无能书。同志有人谓司马
    曰。乌龙之子遗龙。继业能书。其家邪见不写
    佛经。君威能伏邪心。堪任书写。司马以方便
    调伏。更不随。自称家传固辞。更雇余书生。
    造一部毕。若纸若笔。必以净心。自出珍宝。如
    法营。欲清净供养。复思惟。我既州主。龙岂不
    肯受言。逼以刑言。赎以金玉。龙遂立题目。悔
    责父遗嘱。入夜不觉。一日一夜。次夜梦。百千
    天人。围遶大威德天。龙前庭中住立问。谁人
    天。答我是汝父乌龙。先生愚气不信佛经。堕
    大地狱。炎火缠身一日一夜。万死万生。求死
    不得。求生不得。五百利犁搆我舌肉。不可具
    说。昨日地狱上忽有光明。于中现一化佛。说
    偈言
     假使遍法界  断善诸众生
     一闻法华经  决定成菩提
    如此六十四佛。次第而现说偈亦尔。尔时地
    狱火灭。变为凉池。我及众生。舍身生第四
    天。天上法尔。初三事即知。汝造题目六十四
    字。一一之字。现化佛身。说偈救苦。我与汝
    身。一肉血分。依我一人善缘。地狱罪人闻偈
    离苦。同生一处。今围绕者是也。汝舍先邪恶。
    书写佛经。以为家业。复此因缘隐而不见。龙
    梦觉。流泪悔过。具白司马。闻者欢喜。皆谓不
    意而造题尚尔。况乎若自书。若教人书。是人
    所得功德。无有限量。龙家书业。相传至于今
    矣。州内或每字礼供。而每日书。或行别赞
    咏。而每日写者盖多(云云新录)
      唐梓州姚待七
    梓州郪县人姚待。以长安四年甲辰夏发
    愿。为亡亲自写四大部经法华维摩各一部
    药师经十卷金刚般若经一百卷。写诸经了。
    写般若经。得十四卷。日午时有一鹿。突门而
    入。立经床前。举头舐案讫。便伏床下。家有狗
    五六个。见鹿摇尾不敢辄吠。姚待下床抱得。
    亦不惊惧。为授三归。跳踯屈脚。放而不去。至
    先天年中。诸经并毕。皆以帙裹将欲入函。有
    屠儿李回好者。不知何故。忽然而来。立于
    案前。指经而笑合掌而立欲取经。其屠儿口
    哑耳聋。两眼俱赤耽酒凶恶。小有此德所写
    之经。皆以璎珞装轴。唯般若经。饰以檀素。但
    个取素轴。明此人于般若有缘。待遂裹以白
    纸。盛以漆函。屠儿手所持刀。横经函上。笑而
    驰去。一去之后。不复再见。莫知所之。邻家梦
    鹿是待母。屠儿待父。命终之后。各依业受生。
    其子发愿。为二亲自写大乘经。报已定故。顿
    不能害。且来受化而去。至开元四年。有玄宗
    观道士朱法印。极明庄老。往眉州讲说岁久
    乃还。时乡中学士二十余人。相就礼问。友人
    王超曹府。令竖子杀羊一腔。以袋盛肉。煮熟
    之后。心知其杀但忍。馋不得断。随例吃。计食
    不过四五脔。经于一日。至日映时。欻然壮热
    头痛。支节有若割切。至黄昏际。困笃弥甚。耳
    闻门外。有唤姚待之声。心虽不欲出。看不觉
    身。以出外问有何事。使人黄衣状若执刀。
    刺史唤言讫便行。待门外有溪。当去之时。亦
    不见溪阎。但见平坦大道。两边行树。行可三
    四里。见一大城城是梓州城。其城复道重
    楼。白壁朱柱。亦甚秀丽。更问使者。此不是梓
    州城。使人莫语。城有五重门。其门两边各有
    门室。门门相对。门上各各题额。欲似篆书。不
    识其字。门数虽多。并无守者。街巷并亦无人。
    使者入五重门内。有一大厅。廊宇高峻。厅事
    及门。并无人守。至屏牖后。窥见厅上。有一
    人着紫。身稍肥大。容色端丽。如此已下使者
    入。入追姚待到。走入遥拜。怒目厉声。何因勾
    率尔。许入杀人于净处。吃思量莫知其事。俱
    见其嗔怒。眼中及口。皆有火光。忙怕惊惶。罔
    知攸指。即分疏曰。比来但持经。不曾杀人。亦
    不吃人肉。使问持何经。答持法华维摩药师
    金刚般若经。着紫之人。闻姚待此说。凞怡微
    笑。闻称大善声。傍忽有人。着黄衣不见其脚。
    手把一物。长二尺许。八棱成就。似打鼓槌。高
    声唱曰。何于朱道士房吃肉。更不敢讳。便承
    实吃。吃几许。报吃五六脔。着紫人问着黄
    衣人。其人报云。吃四两八铢。即把笔书槌
    耳中遥闻。事非本心。且放令去待曹府到曰。
    推问着紫人。又云。大云寺佛殿。早修遣成应
    诺。走出可五六步。厅西头有一人着枷杻。四
    道钉[金*牒]请问。姚待厅上人唤姚。功曹回不称
    待名。看所著枷者。乃是屠儿李回好。着紫
    人问云。此人读经写经虚实。报云。是实。答了
    回看。但见空枷在地。不见屠儿。待初入时。厅
    前及门。不见有人守掌。及其得出。厅两边各
    有数千人。朱紫黄绿。位次各立。亦多女人。担
    枷负锁。或有反缚者。亦有笼头者。乃于众
    中。见待亲家翁张楷亦在其中。虽着小枷。而
    无钉[金*牒]。叩头令遗家。中造经不得多语。更欲
    前进。被人约而不许。其中有一人。散要露
    显语待忽去。此非语处。回见其中。乃是待
    庄边村人张贤者。抱病连年。水浆不能入口。
    卿人见者。皆为必死之证。妻子亲情。皆备
    凶具。姚待觉后报其儿。为写法华等经。不踰
    半旬。病便得差。得放出屏墙之外。门门皆有
    人。投刀杖弓槊。俨然备列。投门人不放。待
    出所生又从厅东走来叫云。我儿无事得放。
    何以鹿栏不放。令待展臂示之。即宣衣袖。出
    臂示之。即便得出。及至觉寤。已经一日矣
      扬州高邮县李丘令八
    李丘令者。扬州高邮县丞李丘一同父异母
    弟也。家属相继。放鹰犬杀生命。聚会亲族。以
    为欢娱。不知惭愧。家兄丘一。再治语冥事。心
    不信受。长安二年正月十九日。顿得重病便
    死。心上小援。丘令前依妻病。发造法华经一
    部愿。未果其志。其妻亦为救夫重病。立此造
    经誓。丘令死后七日方活。具说冥事云。吾初
    死之时。有六人罗刹婆。来云。我是炎魔大王
    使。以汝恶积故。追不可许暂住。即着枷锁。驱
    行而去十余里。有一人乘马朱衣。手执弓箭。
    见丘令嗔怒高声唱言。丘令是大恶者。何不
    舆火车。所言未毕。忽然身在火车。时有一沙
    门。以水洒车。身凉苦息。莫知谁救。更行五
    百余里。见大城峻峙中有厅殿。王安处宝座。
    前后左右。各有数千人。朱紫黄绿。位次各坐
    其外。庭中有无量罪人。杻械枷锁捡系反缚
    面缚等。种种杂居。皆向王而踞。王见我入嗔
    目问曰。汝无道杀生命。非法食噉。无功德分。
    岂非入宝山空手归哉。尔时默耻无酬答。王
    遣使取一卷书。五十余枚许。即披之曰。汝闻
    不。在生造罪。一一记录。即出所造罪。一一呵
    责。更无所逃。卷将毕时。王微笑曰。汝有大功
    德。为妻欲造法华经。未遂心愿。汝后室亦为
    汝起誓。赦汝已前众罪。将还人间。厅下官
    人。朱衣黄绿。白王言。恶人难赦。如何放还。
    王言。此人有写经愿。若在狱中。忆念昔事。唱
    立愿言。地狱空荒罪人生天。是故放还时。庭
    中无量罪人。闻此论说。舍身生天。吾亲蒙
    王放恩。由写经愿而活。即尽所有。造经一百
    部。自手书愿文。并留因缘出矣
      唐河东练行尼九
    河东有练行尼。常诵法华经。访工书者一人。
    数倍酬直。特为净室。令写此经。一起一浴。燃
    香薰衣。仍于写经之室。凿壁通外。加一竹筒。
    令写经人每欲出息。辄含竹筒吐气壁外。写
    七卷八年。及毕。供养殷重尽其恭敬。龙门
    僧法端。常集大众。讲法华经。以此尼经本。精
    定遣人请之。尼固辞不与法端。责让之。尼不
    得已。乃自送付法端等。开读唯见黄纸。了无
    文字。更开余卷。皆悉如此。法端等惭惧即送
    还尼。尼悲泣受以香水洗函。沐浴顶戴。遶佛
    行道。于七日不暂休息。既而开视。文字如故。
    后寻尼字。有人尼字练妙。后复改名感妙(法苑
    第二十七云。出冥报记尼法信)
      扬州严恭十
    扬州严恭者。本泉州人。家富于财。而无兄弟。
    父母爱恭。言无所违。陈大建初。恭年弱冠。请
    于父母。欲得钱五万往扬州市。父母从之。恭
    乘船载钱而下。去扬州数十里许。逢江中一
    船载龟。将诣市卖之。恭问。知其故念龟当死
    因请赎之。龟主曰。我龟大头别千钱乃可。恭
    问几头。答有五十。恭曰。我正有钱五万。愿以
    赎之。龟主喜取钱付龟而去。恭尽以龟放江
    中。而空船诣扬州。其龟主别恭行十余里。船
    没而死。是恭父母在家。昏时有乌衣客五十
    人。诣门寄宿。并送钱五万。付恭父曰。君儿在
    扬州。附此钱归。愿依数受之。恭父怪愕。疑恭
    死因审之。客曰。儿无恙。但不须钱用故附归
    耳。恭父受之。记是本钱而皆水湿。留客为设
    食。客止明旦辞去。后月余日。恭还家。父母大
    喜。既而问附钱所由。恭答无之。父母说客形
    状及附钱月日。赎龟之日。于是知五十客皆
    所赎龟也。父子惊叹。因扬州起精舍。专写
    法华经。遂从家扬州家转富。大起房廊。为
    写经之室。庄严清净供给丰厚。书生常数十
    人。扬州道俗共相崇敬。号曰严法华里。尝有
    知亲。从贷经钱一万。恭不获已与之。贷者受
    钱。以船戴归。中路倾船。一万湿钱。如新出
    水。恭甚怪之。后见前贷钱。入乃知湿钱。是所
    贷者。又有商人。至宫亭湖。于神所祭。须肉食
    并上物。其夜梦。神送物还之谓曰。债君为我
    持此奉法华。以给经用故也。且而所上神物。
    皆在其前。于是商人。叹异送达恭处。而倍
    加厚施。其后恭至市买经纸。适遇小钱。忽见
    一人。持钱三千授恭曰。助君买纸。言毕不见。
    而钱在其前。于是怪异。如此非一。隋开皇末
    恭死。邻人梦。恭死生净天。梦问净天何。答
    兜率内院。无杂秽故。恭死子孤传其业。隋季
    盗贼至江都者。皆相与约勿入严法华里。里
    人赖之。获全其处。至今写经不已。州邑共见。
    京师人云。亦多知之。附马宗公萧。最所祥审
    矣(记者曰。蒋州严恭。与扬严恭其事大同。彼缘出感通录等此缘出冥报记等。依有广略不同。前后出之。乞
    具寻始末悉之)
      满州虞县不信男十一
    满州虞县有一男。失姓名。偏事神道。不信佛
    法。若见佛像及僧洗目。若闻说法及诵经音
    洗耳。因善知识化诱。更不肯受。或时依私
    要。往诣仁寿寺僧道如所。在门外谓。如有私
    用。将贷钱三千文。如曰。钱在寺库。不可惜
    之。但吾依檀主请。造法华经。至方便品初行
    终。尚未书一字。砚水既干。公为吾办水毕。将
    欲起。男思惟。我本不见三宝今依无他。来投
    此处。若取砚水。岂非不祥。若不取之。必违要
    契。良久取水与之而去。如写行已寻男子。更
    不见所在。男驰走投河流。不觉僻地闷绝。
    良久而起。流泣悔过。投寺谓如曰。吾闷绝入
    死门。两人来驱向炎魔王宫。王初见吾恚曰。
    汝以邪见自庄严身。报在阿鼻。于时空中忽
    在异光。照吾顶。王捡始末。知是法华方便
    品初行终一字。取水令写。故文字现佛身来
    助。问此谁光。答我是方便品文字。法华文字。
    一一皆是佛也。此男归我故来救。时王欢喜
    曰。皆善哉。法华文字。变身放大光。尚救不信
    者。何况信心人。即示归路得还活。即出家舍
    家。写经一十六部。巡礼名山。不知所终
      隋大业中客僧十二
    隋大业中有客僧。行至太山庙求寄宿。庙令
    曰。此无别舍。唯神庙。庑下可宿。然而比来寄
    宿者。辄必死。僧曰无苦也。令不得已从之。
    为设床于庑下。僧至夜端坐诵经可一更。闻
    屋中环佩声。须臾神出为僧礼拜。僧曰。闻此
    宿者多死。岂檀越害之耶。愿见护之。神曰。遇
    其死者将至。闻弟子声。因自惧死非杀之也。
    愿师无虑。僧因近坐。说谈如食项。良久僧问
    曰。世间人传说。太山活鬼宁有之也。神曰。
    弟子薄福有之。岂欲见先亡乎。僧曰。有两同
    学僧先死。愿见之。神问曰。姓名何。僧具答姓
    名。神曰。一人已生人间。一人重罪在狱不可
    唤。与师就见耳也。僧甚悦。因共起出门。不远
    而至一所。多见庙狱。火烧光焰甚盛。神将僧
    入一院。遥见一人在火中。号呼不能言。形
    变不可复识。而血肉燋臭。令人伤心曰。此是
    也。师不复欲历观耶。僧愁愍求出。俄而至
    庙。又与神同坐因问。欲救同学。有得理耶。神
    曰可得耳。能为写法华经者便免。既而将曙。
    神辞僧入堂。旦而庙令视。僧不死怪异之僧
    因为说。仍即为写法华经一部。经既成庄严
    毕。又将经就庙而宿。其夜神出如初。欢喜礼
    拜。慰问来意。僧以事告之。神曰。弟子知之。
    师为写经。始书题目。彼已脱免。今又出生不
    在人问也。然此处不净洁。不可安经。愿师
    还将送。经向寺。言讫久之。将晓辞诀而去。
    入僧送经于寺(又出法苑第十八)
      绛州孤山西河道场僧十三
    绛州有孤山。西河造立堂舍。多树林木。颇得
    山居形胜处也。永徽年中有二人僧。同房而
    住。一人名僧行。行三阶佛法。一人名僧法。行
    法华三昧。二人要契。若先亡者。必告生处。如
    昔无着世亲。后僧行先亡。虽思慕之三年。
    无示告生处。堂有观音像。断食祈誓。必有感
    应。僧法断食五日。在堂不出户外。至五日夜。
    梦有一沙门谓法曰。汝执取我裳角。将见僧
    行生处。即执裳角。须臾至地狱。猛火炽燃。不
    可亲近。铁网七重而覆其上。铁扉四面闭甚
    固。百千沙门。犯净戒不调身心者。在中受
    苦。沙门谓防守罗刹曰。此中有沙门僧行不。
    答有。又曰欲见。答不可见。沙门语罗刹昔同
    行思慕而来。我等佛子。汝如何固惜。答若欲
    见随意即见。时罗刹以锋贯黑炭示之曰。此
    是僧行也。僧法见黑炭流泣。沙门释子。如何
    受重苦愿欲见昔形。时罗刹唱活宛如平生。
    但身体烧烂。谓法曰。吾昔贡高恣犯。汝将救
    吾苦。法曰。如何救之。答为造法华经。法曰。
    如何造。答一日之中。以可毕其功。法曰。贫道
    岂可一日中毕。答吾苦不可忍。刹那难过。非
    一日猛利行。焉得苦息。尔时罗刹嗔呵。以锋
    贯之。投地狱中。法随前沙门而出梦觉。即日
    舍衣钵资。雇书生四十人。一日写之。供养礼
    拜。其夜又梦。前沙门来告。僧行早离地狱苦。
    近生第二天。盛自手注之而所见也
      北齐仕人十四
    北齐时有仕人。姓梁甚豪富。将死谓其妻子
    曰。吾平生爱奴及马。皆使乘日久称人意吾
    死可以为殉。不然无所使乘也。及其死家人
    以囊盛土。厌奴杀之。马则未杀。奴死四日。而
    苏说云。当不觉。去忽至官府门。门人因留止
    在门。所[这-言+至]一夜。明旦见其亡主。被锁严兵守
    卫。将入官所。见奴谓。且我谓死得使奴婢。遗
    言唤汝。今各自受。全不相关。今当白官放汝。
    言毕而入。奴从屏外窥之见官。问守卫人
    曰。昨日押取脂多少乎。对曰。得八升。官曰。
    更将去押取一斛六升。主即被牵出。竟不得
    言。明旦又来有喜色。谓奴曰。今为汝白也。
    乃入官问脂乎。对曰不得。官问所以。主司曰。
    此人死三日。家人为请僧设斋。每闻经呗声。
    铁梁辄折。故不得也。官曰。且将去。主司因白
    官请放奴。官即唤放俱出门。主遣传语其妻
    子曰。赖汝等追福。得免大苦。然犹未脱。能更
    写法华经。造像以相救济。冀因得免自今无
    设祭。既而益吾罪。言毕而别奴遂生而具言
    之。家中毕以其日设会。于是领追福。合门
    练行焉
      定州释修德十五
    唐定州中山禅师释修德者。不知氏族。苦节
    成性。守道山林。依华严及起信。安心结业。推
    念修禅。于永徽四年。归诚方广。因发大心。至
    精抄写。故别于净院。植诸树。凡历三年。兼之
    华药。灌以香水。洁净造纸。后别筑净台。于
    上起屋。召善书人伪州王恭。别院斋戒沐浴
    净衣焚香。布华悬诸幡盖礼经忏悔。方升座
    焉。下笔合香。举笔吐气。每日恒然精勤无怠。
    禅师躬自入净运想。烧香笔翰之间。并专心
    自因修若是。迄乎终始。每写一卷。施缣十
    疋。迄成一部。总施六百余段。恭因发心。并皆
    不受劳诚竭虑筋力都尽。写经才毕。俄从永
    化德以经成。设斋庆集大众。同清希心。礼见
    禅师。便于众前。烧香散华。发弘誓愿。才开
    经藏。放大光明。周七十余里照定州城。城中
    士女。并皆同见。中山斋众。既睹希奇。得未
    曾有。投身宛转悲嗥忏悔。禅师又勒石。写涅
    槃法华经各一部。初移入龛之际。石涅槃法
    华。并放光明。满十余里。举众咸睹。感悟无
    涯。既有感应。利益何疑矣
      齐太祖高帝十六
    齐太祖高帝道成。姓萧偏崇重佛。故造陟屺
    止观二寺。四月八日。常铸金像。七月十五日。
    普寺造盆供。僧三百。自以香汁和墨。手写法
    华经八部金字法华二部。皆五香厨四宝遂
    盛。静夜良辰清斋行道。每放金色光。照耀殿
    内。诸侯皆共视。倍更发心。相议。我等结二
    十八人。各各造一品。庄严奇丽。七月十五
    日。就止观寺。须供养礼拜。即如佥议。当于
    供日。天雨细华。如云母而下。琉璃轴放光。照
    一里余。众皆欢喜。中有特进士。七十有八顿
    闷绝。良久起居。欢喜流泪。吾如梦见自身。左
    右有羽翼。飞到天上。即兜率宫前入内院。弥
    勒告曰。高帝并诸侯。皆来我所。法华力耳。汝
    还人间。宜告此事。即特飞下见羽翼。是法华
    一品。诸君莫懈怠。王臣弥发信心焉
      并州清信女十七
    并州有一清信女。姓楚修念西方行业。凡此
    州男女七岁。皆解念佛三昧。此女深生厌离。
    发愿书写法华一部。回向西方。梦西方圣众
    来告女。汝行念佛三昧。造法华经。是故来
    语。从是已后二十五年。方来迎。语已而去。此
    女弥发信心。自写法华。念阿弥陀。七十六方
    卒。微细音乐闻空中。异香满室。奇瑞盖多
      唐襄州神足寺慧眺十八
    释慧眺。姓庄氏。少出家以小乘为业。驰誉江
    汉。承象王哲公讲。开三论心生不忍曰。三论
    明空讲者着空。言讫舌出三尺。鼻眼两耳。并
    皆流血。七日不语。有汰律师闻之曰。汝大痴
    也。一言毁经罪过五逆。可信大乘。方得免耳。
    乃令忏悔。舌还收入。便舆往哲所。誓惟听大
    乘。后每讲法华华严。用陈忏悔。尝在松林坐
    禅。见有三人。形服都雅。请受菩萨戒。受讫
    白曰。禅师利根。若不改心信大乘者。千佛出
    世。犹在地狱。闻此语重属涕泪交流。大哭
    还寺。在哲房前。宛转呜咽。不能得语。更劝化
    俗士。造华严大品法华维摩思益各百部。终
    时感林树变白可谓。过而能改焉

    法华经传记卷第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