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史传部三>法华传记卷第七
  •   转读灭罪第九书字救苦第十之一
     仁孙子一 苏长妾二
     隋彦武三 韩睦之四
     释净藏五 蒙逊王六
     隋慧缘七 释僧融八
     天竺僧九 竺沙弥十
     大乘天十一 隋严敬十二
     安居女十三 大原女十四
     尼妙空十五 节家女十六
      京师高表仁孙子一
    京师高表仁孙子。尝读法华经。龙朔三年正
    月二十七日。乘马从顺义门出。有两骑追之
    曰。令捉获矣。其人问曰。卿是何人。答曰。我
    是阎王使者。故来追卿。其人惶忙走马西出。
    欲投普光寺。使人曰。疾投寺门勿令入。入即
    得脱。及至寺门。乃见一骑投门。又西走欲入
    开善寺。又令骑投门。遂尔相从西奔。欲还
    本宅。宅在化度寺东。恐道远。乃欲入醴泉坊。
    一骑在前。其人以拳击之。鬼遂落马后鬼曰。
    此人大麤。急曳下挽却头发。即被牵发。如
    刀割状。遥掷于地。亦随发落马人与还。至
    晚苏云。备见阎王云。君何盗僧果子。何事
    说三宝过。遂依伏罪无敢厝言。王言盗果
    之罪。合吞铁丸四百五十枚。四年受之方尽。
    说过之罪。合耕其舌。因放令出。遂苏少时。
    还绝口如吞物遍身赫赤。有苦楚相缠。经日
    方醒云。经一年吞百余丸。其苦难言。明日复
    尔。恰经四日吞丸亦尽。方欲拔舌耕之拔而
    不出。勘案所由乃云。曾读法华。舌不可出。遂
    放令活。今见在化度寺圆满师处。听法忏悔
    云云
      苏长安家妾二
    唐武德中。以都水使者。苏长为己州刺史。苏
    将家口赴任。渡嘉陵江。中流风起船没。男女
    六十余人。一时溺死。唯有一妾。常读法华经。
    船中水入。妾头戴经函。誓与俱溺。既而船没。
    妾独不沈。随波泛滥。顷之着岸。遂沈经函
    而出。开视其经。了无湿污。今尚存。杨州嫁为
    人妇。而逾笃信焉(岑令说云。见此妾自言。然临困便至江上。船人亦云尔)
      隋魏州彦武三
    隋开皇中。魏州史博陵崔彦武。因行郡至
    一邑。愕然惊喜。谓从者曰。吾昔尝在此邑中
    为人妇。今知家处。因乘马入循巷。屈曲至
    一家。命叩门。主人公年老。走出拜谒彦武
    入家。先升其堂。视东壁上。去地六七尺。有
    高隆处。客谓主人曰。吾昔所读法华经。并
    金钗五只。藏此壁中。经函是也。其经第七
    卷尾后纸。火烧失文字。吾今每诵此经。至
    第七卷尾。恒忘失不能记得。因令左右凿壁。
    果得经函开。第七卷尾。及金钗。并如其言。
    主人涕泣曰。亡妻存日。常读此经钗亦是。
    亡妻因产死。遂失所在。不谓使君乃示其处。
    彦武指庭前槐树。吾欲产时。自解头发。置
    此树空中。试令人探。树中果得发于是主
    人悲喜彦武留衣物。厚给主人而去(法苑第二十六
    卷云。右一验出冥报记)
      彭城域人韩睦之四
    韩睦之彭城域人来秦始初。彭城没虏睦之。
    流亡儿于乱。为人所略。不知在何处。睦之本
    事佛精进力。至心读观世音经。欲读万遍愿
    得儿。又每得千遍。辄请众僧斋。已得六七
    千遍。都无感动。睦之叹曰。圣人宁当不应众
    生耶。是我心未至尔。因此日夜。不复数其
    遍数。唯自誓以感彻为期。其儿定传卖。为
    益州人奴。见使因作役。一日独[妍-女+禾]草木。忽
    见一道人来相问。汝是韩睦之儿非。即惊答
    曰是。又问。愿见父不。答曰。愿此亦何由可
    得。道人又言。汝父切殊至今将汝归去。儿
    不知是神人。辞不敢许。道人曰。无苦但捉我
    袈裟角。儿试捉之。便觉恍然如人掣去。须
    臾而往。倚一家门外。乃是韩流移新居。儿不
    识是父舍。道人不进。遣儿入道。入见主人
    正坐读经。即其父也。相见不暇申悲喜。唯得
    叫道。门外有圣人。父便徒跣走出。比出已
    不复见矣。村邻道俗。莫不惊怪叹息
      隋鄜州宝室寺沙门净藏五
    沙门净藏。鄜州人也。少丧父母。出家住宝室
    寺。根性戆钝。不能读诵经典。昼夜叹息。恨先
    世业。更欲读法华经。蔬食苦节。从师始受经。
    经历岁月。才读一品。昼夜精勤。不食五谷。身
    力衰微顿闷绝。神至阎魔厅。王见净藏。欢喜
    令就金座。合掌赞曰。善哉大释子。勇猛读法
    华。不久得成佛。利益诸有情。赞已谓藏言。阿
    师寿在三年前业已尽。读法华力。既增至
    今。业寿既延。放还阿师。须读一部。闻是语
    已。如眠而觉。流泪悔恨。既读其文。予面见
    净藏。闻其始末而已
      梁蒙逊王六
    梁时沮渠蒙逊国王。依先业而遇于重病。困
    苦不息。以诸药而涂终不愈。祈天神地只。
    犹不治差。昙摩罗忏法师。号伊波勒菩萨。游
    化葱岭来至河西。大王闻沙门来。请问治病。
    忏答曰。大王病天竺诸药。所不能瘳。唯有妙
    药。名称妙法普门。能令为转读。王严应教。
    令为读者。病载除愈。由此起尊重心。自转抽
    撩观音一品。为于别卷。从彼时来。迄于今
    时传来矣
      隋豫州慧缘七
    释慧缘豫州人也。少出家。蔬食苦行。心欣生
    兜率。以所修行业。发愿回向彼业。志求奉见
    弥勒。十二年中更无休息。梦一人童子来告
    缘。汝行业欣兜率。虽生彼天。不可奉仕弥勒
    大士。何以故。未读法华故。若人受持十善。虽
    生彼天处。不受持妙法华经者。唯在外天不
    事补处。着欲因缘。还堕三途。说是语已。上
    升虚空。梦觉流泪。悔谢前心。更从师友受经。
    昼夜转读更三年。复梦前童子来谓缘。汝业
    既熟。寿命未尽。先欲奉见弥勒菩萨。从我
    胁下。即接上升入内院。弥勒菩萨。与大菩萨
    围绕说法。见缘入说偈赞曰。善哉大释子。转
    读一乘故。现身见我身。舍寿必生此。缘闻斯
    偈讫。欢喜流泪。见前后左右。百千众会在
    座。复见空座无人甚多。即问天众。何故有座
    无人。时有二菩萨。即是侍者。一名法音林。
    二名大妙相。即从座起谓慧缘曰。当知空座
    者释迦如来末法中。读诵法华妙教之人。当
    生之时所坐之座。是故彼座空无人。汝座在
    彼中。汝行业妙故。我迎接汝。先所见童子。
    岂异人乎。大妙相我是也。速还人间。令闻知
    此事。转读大乘。十二年后。舍寿至此处受教。
    复教从前童子来下。梦觉欢喜。对朋友而说
    此事。十二年后。无病而卒。紫云耸空。人皆谓
    瑞矣
      梁九江东林寺僧融八
    释僧融梁初人。住九江东林寺。笃志泛博游
    化已住。转读法华。于庐山独宿时。天雨雪。中
    夜始眠见有鬼兵。其类甚众。中有鬼将。带甲
    挟刃。形奇壮伟。有持胡床者。乃对融前踞之。
    便励色扬声曰。君何谓鬼神乃无灵耶。速拽
    下地诸鬼将欲加手。融默称观世音声未绝。
    即见所住床后有一天将。可长丈余。着黄皮
    [袖-由+夸]褶。手捉金刚杵拟之。鬼便惊散。甲胃之属。
    碎为尘粉。融尝于江陵专心转读。感普贤云。
    汝读法华罪性渐灭。三生必定得见身。融后
    不知终处矣(出梁高僧传)
      天竺阿兰若比丘九
    昔天竺国阿兰若比丘。大读摩诃衍。其国王
    常布发。令蹈上而过。有比丘语王言。此人
    摩呵罗。不多读经。何以大供养如是。王言。我
    一日夜半。欲见此比丘。即往到其住处。见此
    比丘。在窟中读法华经。见一金色光明人骑
    白象合手供养。我转近便灭。我即问大德。以
    我来故。金色光明人灭。比丘言。此即遍吉菩
    萨。遍吉菩萨自言。若有读诵法华经者。我当
    乘白象来教导之。我读法华经故。遍吉自来。
    遍吉法华名普贤也(出智度论)
      天竺于阗国瞿摩帝寺沙弥十
    于阗国有僧伽蓝。名瞿摩帝。是大乘寺。三千
    僧居。揵捶而食。时有一驱使沙弥。年十六。亦
    有尼干子。善占相。见此沙弥云。汝年十六。余
    命只一年。虽舍衣钵。不可延寿。沙弥悲愁。上
    座哀愍之。为后世善。教法华经。沙弥根钝。不
    识文字。上座一部之中最。方便寿量二品授
    之。沙弥专心转读。尼干子后见沙弥。生希
    有心。问汝修何功德。答吾才读经一两品。尼
    干叹曰。大乘之力不可思议。转十七岁寿。成
    七十年。乃出家投寺。读摩诃衍经(出西国传)
      天竺呴萨罗国摩诃衍提婆十一
    呴萨罗国大爱道故精舍侧。有沙门称摩诃
    衍提婆。秦云大乘天。披读法华等大乘典。时
    有大阿罗汉。三明六通清彻。是大乘天昔亲
    友也。阿罗汉曰。我见舍卫城门外上。虚空中
    有一饿鬼。身极长大。其状丑恶。忽有十二枚
    热铁丸。从口中入直下过去。既下过已还入
    口中。举体火燃。苦痛宛转。绝倒复起。起后
    还倒。即问。汝有何罪苦痛如斯。答吾前世曾
    为沙弥。给仕大乘天。时世极俭。麦饼为食。尔
    时为众僧行食。偏重大乘天。留十二分拟后
    食。以是罪故。受饿鬼身。苦毒如斯。汝忆知
    不。答其事实。受苦何疑。大乘天问。以何方便
    救之。答依汝起业。汝转读摩诃衍经。即依罗
    汉教。读般若法华般舟等各十遍。回向救苦。
    后时问阿罗汉。前沙弥苦何。答入定观知。依
    汝读经力。命终生第二天(同传)
      隋扬州严敬十二
    严敬扬州人。家富无子息。偏归正法。读法华
    经为业。后生男子。三岁热病眼闇。严教寿
    量品。少不能持。才诵题目。无奈何事。遇乱屋
    内掘穴。与衣食而舍走。乱静贼去三年方还。
    屋舍破坏。梁柱散在。下有微音。即忆知肓
    儿。披穴肥肤圆满。两眼复明。悲喜问因缘。儿
    曰。吾持法华寿量品题。有一人乘白象来放
    光。教句逗初读一品得明。助毕一部。后更
    不见所去。严生希有念。令诵经甚通利。如
    多年受持。予亲所闻也
      安居县样女十三
    安居县样少女。发心读法华提婆达多品。手
    涂香触经。口含香方始读。其母遇疾病。为读
    即消灭。静夜向灯读经。异香忽至。精诚十二
    年。女根灭男根生。秘不语之。临终之时。一茎
    莲华首边生。众皆谓生净土表示
      大原小女十四
    大原有小女。父母遭苦而亡。渐发人情。恋慕
    父母。从尼真妙。受药王品。昼夜转读。祈念父
    母。梦有一沙门云。汝读法华一品。乘此善因。
    父母生净土。乃出家勤行精进。受持一部见
    在矣
      浔阳尼妙空十五
    尼妙空蔬食纸衣。专读法华经。乃至不受余
    经一偈。常愿生极乐。兼解念佛三昧。临终之
    时。紫云覆室。异香遍一县。后弟子尼梦。吾一
    生持法华。生极乐上品中生。若兼解义。必上
    品上生耳
      隋并州高守节家女十六
    高守节家代信奉。其家女系瘿疾。教读法华
    经。瘿病自除后其女出家为尼。见一癞病者。
    教读法华。不久病消。又见一哑者。读经令闻。
    欢喜而去。后得可闻。又见疟病者。闻诵经声。
    即得除去。精诚感通如此。不知已后事耳
      书写救苦第十之一
     秦姚兴一 天竺僧二
     外国女三 遂同学四
     释道俊五 济沙弥六
     越州经七 释法丰八
     释僧安九 释智琰十
     释义彻十一 唐寡妾十二
     箕司马十三 并司马十四
     唐陈氏十五 唐健安十六
      秦姚兴文皇帝一
    姚兴諡昭文都常安。晋安帝世。天竺法师鸠
    摩罗什。弘始三年冬到常安。姚兴厚加礼。请
    入逍遥园。别馆安置。敕令僧[(丰*力)/石]集诸沙门八
    百余人谘受什旨。八年于大寺草堂之中。出
    法华经竟。命僧叡道融。讲新法华。崇御佛
    法。秦主发愿云。什公书经。笔端放光。光中
    见化佛及文殊。[廷-壬+西]知此土感应。自笔造经。兼
    救亡亲。即于翻经院傍。别造净室。以七宝庄
    严室内。香水散洒。自香汤沐浴。八年三月八
    日。就书写始立题。放五色光。才得两卷。秦主
    梦。净室顿如广博严净土。金色光明。充满其
    中。光中见亡亲。欢喜说偈曰
     善哉圣王  自本造经  乘此功德
     生忉利天  供养之日  当生第四
     奉事弥勒  闻法悟解
    即觉在净室一部造讫。九年正月十五日。于
    大寺中。供三千僧。什在高座云。囊秽莫舍里
    真金。敷扬大义。雨华动地四方云集。九万余
    人。一时种佛乘因。万乘之心。尊三密教。兴
    既灵襟崇御佛法。照前润后矣
      天竺波罗奈国僧二
    昔波罗奈国南有连山。旷绝无人。幽谷瞑闇。
    毒蛇恶龙充满其中。迷失道路。入其深谷。十
    之一二无存者。时有俱睒弥国一游学僧。志
    慕大乘。寻其梵夹。闻云俗曰波罗奈城中王
    宫在法华夹。即办衣粮。涉嶮而独征。及日西
    宿连山中。夜半忽有青光。渐见大龙也。动山
    照地。来张口向僧。僧生恐怖作是念。一生空
    过不遂本怀。大乘功用救毒龙苦。即问汝
    食我不。龙曰。我报吐毒气。见者惊亡。更无害
    心。我是前身作沙门。恒怀忿毒。不行正道。此
    罪受丑身。八万四千小虫。噉食身肉。苦痛不
    可堪忍。汝施慈悲救此苦。僧曰。如何救。答
    造法华经。即奉上明月神珠。僧受珠。即出波
    罗奈奉献王。王集巧书。造法华经二夹。皆以
    白[叠*毛]而写。已与僧。僧还到山。山臭秽不可近。
    尔时无数天人。来至山中。天香满中。臭气止
    息。僧问天。天答吾是此山毒龙。我施明珠。师
    始造经。脱苦生天。今来供养本身。并欲报阿
    师恩。即与珠三枚还去。僧归国起塔收经。天
    人恒来供养经塔(出西国传)
      外国清信女三
    昔外国有一清信女。发愿即以白[叠*毛]写法华
    经。一夏方讫。顶戴受持。至一国宿僧伽蓝。诵
    药王一品。而悲啼睡眠。至夜晓更见我身。即
    丈夫。寺众怪曰。昨日女人来投。今朝在丈夫
    何。答前女今男。一身发愿。受持经故尔。众举
    不信。又问。何处人谁儿女。答吾是外国善生
    婆罗门长女。本国造此经。以墨翰收室东角
    柱内。又苔内入金[竺-二+册]及珠一[果/衣]。若不信者。往
    诣其室。知虚实。即遣使奉问。实如所言。父母
    相见生希有念。舍室为寺。丈夫寺是也
      竺昙遂同学僧四
    竺昙遂不知何许人。少游放荡。不修戒行。
    而矜傲自恃。长于奸冗。或一言致犯。便积年
    怀恚。同寺少长。莫不致其嗔憾也。当一夕梦。
    妇人来语。君应作青溪庙神。后遇疾。将终谓
    同学曰。我平生多忤。少于质直。更以福德浅
    薄。当受鬼神之身为青溪庙主。诸君有缘可
    垂访也。及死果闻庙所有新神。诸道人往至
    庙中。与相酬对。音响言笑犹若平生。乃请僧
    转法华经。有慧觐沙门。旧恒读诵。因为作数
    契。每讫吟沈。亦辄唱菩萨。而悲不自胜。皆
    为之流涕。因言今受恶身。非当丑秽。艰辛剧
    苦。何可复言。弟子旧房户限下。有钱五千。
    可为追福。庶离斯苦。于是而别。僧众同学。为
    造法华经三部。设斋忏悔。庙遂寂无神迹。知
    依书经力。离苦生净处矣
      齐青州道[仁-二+(隹/乃)]五
    释道[仁-二+(隹/乃)]。俗姓王。不修戒行。广营田业。积布绢
    绫绮。动盈万计。而贪惜鄙吝。不拔一毛。后忽
    得重病。隐处合便利不通。命将欲绝。此寺有
    一法师。来为说法。心少开悟。遂舍所有三分
    之一。一遍施诸寺。施才讫其病立即轻愈。病
    寻差已。数日间捡挍阁上。见空无物。追忆
    财帛。遂尔发狂。专唱贼云。诸寺众僧。来劫
    我物。同侣开谏。初无醒寤。法师乃遍告诸寺。
    令还财物。[仁-二+(隹/乃)]见已叫声方止。一两日间。旧病
    还发。困苦更剧。复请法师。重求改悔。法师呵
    责劝喻。令舍悭贪。还施前物。病又再愈。既差
    之后。追吝钱财布绢绫绮。常怀恚恨。数日
    空卒。卒时目大如盏。遍身红赤似鬼。法师哀
    愍之曰。愚哉固悭惜财。堕饿鬼中。虽经百千
    劫。不可免脱。财物还害三世。此言在实。即
    取所有。为写法华经数十部。亦施诸寺咒愿
    讫。法师梦。[仁-二+(隹/乃)]纳衣而无秽气。告曰。吾愚吝
    财。堕鬼道中受苦。从今增胜阿师舍我财
    物。造法华经。离苦得乐也
      唐济州灵光寺沙弥六
    济州灵光寺。有一老僧失名。净修戒行。常持
    瓦钵。数十余年。未尝遣人执捉。后因遽务。令
    沙弥洗之。沙弥手误坠破此钵。老僧闻之。惊
    呼失声。恨惜之甚。遂偃卧而死。弟子送葬于
    野。经数日。沙弥共诸僧。复往坟所。视有大
    蛇。复坟内出来。缠遶沙弥。从足至顶。屈头向
    下。将欲吞之。僧徒惊叹。咒愿曰。缘一钵之
    故。悭毒嗔恚。死作蛇身。不悔往愆。又欲吞杀
    弟子。其大罪业何故如斯。广说善恶。为之忏
    悔。发愿良久蛇乃解身而去。沙弥迷闷痴骇
    旬日渐醒。为造法华经一部。就坟而供养。后
    见坟蛇既死。知改报而已(已上三缘又出自镜录)
      越州结缘经七
    梁天监十七年。依武帝纶言。每州县各造法
    华经。时越州同营写经。将就观音道场。欲供
    养之。彼州有一老母。名曰神母。邪见隆盛。
    不信佛法。闻普告结缘纶旨。内心忧恼。将欲
    隐神庙下。使者告门户。神母闭户庙隐。卧
    木笼中。州县各书写供养。即一月余也。神母
    自谓。供养已过。出庙还家。路中遇使者道场
    来下。惊怖驰走。不觉躄地闷绝。经半日还活
    还家。流泪谓邻人曰。吾路中闷绝。见四人官
    属。赤服乘白马。驱妾呵曰。汝邪见不信因果。
    谤佛经无验。不见不闻。大王遣我等召汝。
    即命步使及传驱。向东北方五十余里。至大
    城。城中有厅王。手执白拂。而坐见吾。瞋恚
    曰。愚女甚恶。时验知在生事。迫悔法华不
    写。王忽含笑。汝改邪起正信。命犹未尽。须还
    人间修善止恶。诫已出城归本路。即活起也。
    闻者悲喜。神母舍所有。书写二部。就观音堵
    室而讲说。出家为尼。名曰妙功矣
      宋释法丰八
    释法丰。姓竺氏。炖煌人。往适龟兹。修理一寺。
    触事周办。时因号为法丰寺。既久专寺任。
    稍恃其功力。出内取与。颇乖斟酌。辄减省僧
    食。令不周足。久之遂亡生饿鬼中。常在寺院。
    至初夜后。作饿驰鸣巡房声叫。弟子宝慧闻
    而叹曰。是我师声。因问那尔。丰曰。由减僧食
    料。受饿鬼苦。苦剧难堪。愿见济度。弟子书写
    法华经。广为斋忏。得生清胜(云云自镜录云。出征验传)
      唐法海寺释僧安九
    释僧安。不知何处。住法海寺。自手写法华
    般若等诸部大乘。梦普贤乘白象王。现其人
    前云。汝经说佛智慧故等二句脱落。觉见新
    经。如梦告矣
      唐定水寺释智琰十
    释智琰。师事智凯。颇有洁操。巧书无比。自欲
    写法华。贫道不得纸。梦凤凰含纸来。觉见案
    有纸。即书一部收置塔中。发愿云。此经不
    朽必生后佛世。愿力有感。雨霜不湿塔上

      唐蒲州陷泉寺释义彻十一
    释义彻。住蒲州孤介山陷泉寺。发愿以身血
    写经。埋孤介山阳。期后佛出世。鸟兽不踏其
    地。又思惟事经卷风雨湿朽之。即向虚空。发
    愿书经。当于此空。霜雨不降。鸟兽不飞。若人
    净信祈念。彼空十余丈中。见法华文。宛然如
    钩锁。其地亲所见闻也
      唐绵州寡妾十二
    绵州有寡妾。为亡夫欲书法华经。即以钱百
    文。雇书生。于净室写之。一头牛来。于经室前
    而死。妾惊怖异。梦有一沙门。谓女言。牛是汝
    夫。以取他田粟故。受牛身。役属田主。为写妙
    法。舍身生天而已
      唐箕州司马十三
    箕州司马李通。发愿为亡室。写法华经七部。
    就箕山寺而供养。梦有天女。在空谓通曰。依
    汝功德。改鬼道报。今生忉利。通曰欲近。天
    曰。人身甚臭秽不可近之。汝业此善当生同
    天。将为配偶。忽然不见。觉后思慕悲喜不息。
    八十有六而卒。异香满室。得天迎焉
      唐并州司马楚宣宗十四
    楚宣宗家大富。有三男二女。小男遭病顿卒。
    宣发痴狂。裸身叫走一月余。时大兴国寺有
    沙门慧超。安慰宣宗云。生涯无常。父子永不
    存。谁人常住不变。亲子相见。若欲再相见。
    当为造法华经。宣公欢喜。为书法华。昼夜恋
    慕其儿。梦有一比丘。谓宣曰。若欲见儿。将从
    我去。即随沙门去。到于华园。园中有百千童
    子。游戏快乐。沙门指一童子年五六云。公少
    男也。欢喜欲抱早走不从。宣云。我恋慕汝寤
    寐未息。汝何不近。童子曰。我且生公家。无
    常父子。有何恩爱。若为我写经。我暂相见。若
    欲当生得见者。深心造经。以为业。同生佛刹。
    永俱相会。复此言已舍去。宣公白沙门。我既
    觉悟。既不相追。沙门亦还去。宣随去。梦觉对
    慧超说此事。发深心信写经为业。后出家得
    净土迎。更示他矣
      唐陈氏十五
    唐龙朔三年。长安城内通轨坊三卫刘公信
    妻陈氏母先亡。陈因患暴死。见人将入地狱。
    备见诸苦。不可具述。末后见一地狱。石门牢
    固。有两大鬼。形容伟壮。守门左右怒目瞑陈。
    汝何人到此。见石门忽开。亡母在中。受苦不
    可具述。受苦稍歇。近门母子相见。遥得共
    语。母语女言。汝还努力为吾写经。女谘孃。欲
    写何经。为吾写法华。言讫石门便闭。陈还得
    苏。具向夫说。夫即凭妹夫赵师子。欲写法华。
    其师子旧解写经有一经生。将一部新写法
    华未装潢。其人先与他受雇写。经主姓范。此
    经生将他法华。转向赵师子处。贸二百钱。施
    主不知贸钱。师子复语妇兄云。今既待经。在
    家有一部法华。兄赎取此经。向直一千钱。陈
    夫将四百钱。赎得装潢。周讫在家。为母供
    养。其女陈后梦。见母从女索经。吾先遣汝。为
    吾写一部法华。何因迄今不得。女报母言。已
    为孃赎得一部法华。现装潢了。在家供养。母
    语女言。止为此经吾转受苦。冥道中。狱卒打
    吾脊破。汝看吾身疮。狱官语云。汝何因取他
    范家经。将为己经。汝何有福。汝大罪过。女
    见母说如此。更为母别写法华。其经未了。女
    梦中复见母来催经。即见一僧。手捉一卷法
    华语母云。汝女已为汝写经第一卷了。功德
    已成。何因复来敦逼。待写了何须[公/心]急。后写
    经成母来报女。因汝为吾写经。今得出冥道。
    好处受生。得汝恩力故。来报汝。汝当好住善
    为妇礼。信心为本。言讫悲泪共别。后时勘问。
    前赎法华。主果是姓范。范家虽不得经。其经
    已成。施福已满。后人转贸。自得罪咎。刘妻赎
    所微得少福。然亡母不得力
      唐溜州李健安十六
    唐溜州李健安。生年十八。身痛风疾。二亲忧
    恼饮食不通。健安见而增悲。作此思惟。吾将
    为二亲及脱患。自写法华。即求装潢纸。欲写
    经手振不能书之。才造第一卷。显然其字形
    如鸟迹。见者不了其文。更雇他经生。于别室
    中。而书写之。未毕第一卷间。健安既死。唯
    心胸暖。经生舍而遁去一日一夜。后方苏息。
    风疾忽愈。身体轻安。自说冥事曰。吾初死之
    时。见官牒使。被缚到大城边而立。时有一童
    子。手执白拂。来摩触吾身。身凉快乐安怀。尔
    时从城中一官出来。百千官属随从。对吾礼
    敬曰。君名字在官牒中。君故杀一鼠。缚颈不
    通气息。以是因缘故。王召君。然君为二亲造
    法华题。依此善根。文殊来救旧疾方除。君经
    尚不毕第一卷。经生恐怖而遁去。君既有大
    善。余命方八十二。亲亦延报命。各各九十岁。
    作是语已入城。童子更示归途得再活。闻者
    叹希有。健安及二亲。舍家业造十部法华。请
    僧供养。其经本今收大寺矣

    法华经传记卷第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