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史传部四>广弘明集卷第六
  •   辩惑篇第二之二
      列代王臣滞惑解上
    有唐太史傅奕者。本宗李老猜忌释门。潜图
    芟剪用达其鄙。武德之始上书具述。既非经
    国当时遂寝。奕不胜其愤。乃引古来王臣讪
    谤佛法者二十五人。撰次品目名为高识传。
    一帙十卷。抄于市卖欲广其尘。又加润饰增
    其罪状。至于张鲁据于汉中黄巾反于天下。
    斯并李门勃逆。皆覆而不显非。谓笃论之文
    乎。若夫城高必颓木秀斯拔。惟我清峻。故
    有异道嫉之。不足怪其鄙吝。未见厮徒。皂隶
    有加恼辱。明非目翳何事屏除。故因其立言
    仍随开喻。此则古来行事释判天分。未广见
    者谓为新致。聊陈旧解略显由途。资此神开
    可称高识。又傅氏寡识才用寄人。集叙时事
    废兴。太半坑残焚荡之事。可号非政所。须沙
    汰括捡之条。斯寔王化之本。故僧条俗格。
    代代滋彰。此乃禁非岂成除毁。傅氏通入废
    限。是谓披毛之夫终沦涂炭。可悲之甚矣。奕
    学周子史意在诛除。搜扬列代论佛法者。莫
    委存废。通疏二十五人。大略有二。初则崇
    敬佛法恐有婬秽。故须沙汰务得住持。二
    则憎嫉昌显危身挟怨。故须除荡以畅胸襟。
    初列住持王臣一十四人。傅奕高识传。通列
    为废除者。今简则是兴隆之人
     宋世祖 唐高祖 王度 颜延之 萧摹
     之 周朗 虞愿 张普惠 李[王*易] 卫元
     嵩 顾欢 邢子才 高道让 卢思道
    二列毁灭王臣一十一人。傅奕高识传。列为
    高识之人。今寻乃是废灭者
     魏大武 周高祖 蔡谟 刘昼 阳衒之
      荀济 章仇子陀 刘惠琳 范缜 李绪
      傅奕 (减省除灭半之) 王文同
    初序沙汰僧众者。夫以稊稂之秽青田。荣华
    之弊白首者。良有以也。故六群之过兴舍卫。
    十滥之伪起毘离。大圣因立条章。无学由而
    正犯。遂有七摈量其小失。四法拔其大[保/言]。张
    网目而示三千。显律仪而陈八万。故得正像
    咸称有道内外同号无尘。自法渐王门。金科
    之刑无坠。僧罗海岳。藏疾之隙滋章。举统
    以法绳之。烹鲜之仪可觌。随机以时劝勉。握
    泥之喻自邻。人谁无过。垂珠之诫有津。丑迹
    易欣。掩耳之夫难睹。所以宋唐两帝王颜等
    贤。鉴物性之昏明晓时缘之淳薄。纵释门之
    纷荡。则淄渑一乱。弹僧徒之得失。则泾渭殊
    流斥贪竞之鄙夫。毁藏积之僧滓。存高尚之
    道德。廷重惠以摄人。至如汉魏齐梁之为政
    也。恢恢天网取漏吞舟。察察王政事兼苛滥。
    所以大弘佛法通济于五乘。该洽明时陶渐
    于清浊。使浊者知归令自新于大造。清者容
    养悟适化之多方。其犹大赦天下。逋逃因之
    改容。忘瑕纳众。群小以之迁善。尧舜岂非圣
    主而化不及丹朱。汉祖焉乐乱阶而亮贯高
    之逆。孔门季路虽僻而预升堂。释种达多乃
    邪而参清众。是知权道抑扬神机利用。或收
    或纵。事出乘时。后序除废三宝意者。夫以保
    形存命有生之所贵。重财爱食鄙俗之共珍。
    故位称大宝。无以摧于死王。力拔青山。莫
    有亡于老病。斯佛教也。故四山常逼王位非
    常。三相恒迁生涯有数。斯实录也。俗有谶记
    之传。不知由何而得。或云口授。或述符图。虚
    然显密布露士俗。窃以五运更袭帝者一人自。
    余凡叟谁之顾录。周祖已前有忌黑者。云有
    黑人次膺天位。故齐宣惶怖欲诛稠禅师。稠
    以情问。云有黑人当临天位。稠曰。斯浪言也。
    黑无过漆。漆可作耶。齐宣妄解手杀第七弟
    涣。故可笑也。周太祖初承俗谶。我名黑泰可
    以当之。既入关中改为黑皂。朝章野服咸悉
    同之。令僧衣黄以从谶纬。武帝雄略初不齿
    之。张宾定霸。元嵩赋诗。重道疑佛将行废立。
    有实禅师者。释门之望帝亦钦重。私问后运
    是谁应得。实曰。非僧所知。帝曰。如谶所传云
    黑者应得。僧多衣黑。窃有所疑。实曰。僧但一
    身谁所扶翼。决非僧也。帝曰。僧非得者。黑者
    是谁。实曰。至尊大人保信浪语。外相若闻岂
    言至圣。黑者大有老乌亦黑。大豆亦黑。如是
    非一。可亦得耶。帝闻有姓。乌姓窦者。假过诛
    之元其情本。疑意在释。遂即荡除。魏太武本
    是戎乡。素无文墨。八岁登位。一信崔浩。故两
    帝厚身信谗信谶。陵残佛化自取殃及。旋踵
    更兴。兴由时来。不在人力。故经传云。佛化惟
    远终于六万岁时住持。小圣功在九亿无学。
    不可削也。蔡谟已下上事诸贤。并挟私忿于
    僧有隙。发愤忘身。何况佛法。极笔而书罪状。
    深文而挂刑网。秃贼以惊视听。妖胡而动王
    臣且律令条章。未若凝脂之密。滔滔天网自
    有陷目之夫。言贼斯即盗科。述妖乃当死例。
    书表盛云妖贼。未识妖贼是谁。可谓匿名之
    书。足投诸火。如须勘检虚迹自形。前后上事
    虽有十贤。荀济一夫差有才用。自余连写未足
    人闻。傅奕后来谓自脱颖。言无典据才气虚
    劣。瓦砾云宝。贤愚所轻。然素本无道门起
    家。贫贱投僧乞贷。不遂所怀。蓄愤致嫌固其
    本志。武德之始西来入京。投道士王岿。岿
    道左之望。都邑所知。见其饥寒延居私宅。
    岿通人也。待以上宾。三数日间。遂通其妇入
    堂宴语。曾不避人。岿有兄子为僧。寺近岿宅。
    因往见之。奕大瞋怒。僧便告岿。岿初不信曰。
    傅奕贫士。我将接在宅。岂为不轨耶。僧曰。叔
    若有疑。可一往视。相将至宅。果如所言。岿掩
    气而旋。岿有女婿为果毅。常以为言。奕既窃
    妻而傅妖不可算矣。如唐吏部唐临冥报所
    传。神为泥人。固其宜哉。如别所显
    隋大业八年。天子在辽。有王文同者。郊东王
    堡人也。夙与僧争水磑之利。敕令巡问军实。
    乃矫诏集僧。三木加身考令云反。并令引邑
    议同谋遂诛剪僧徒于河间郡。杀道俗近一
    千人。传符达于蒲州。酷声遍于天下。时窦庆
    为河东太守。以状奏闻。帝大怒。于河间戮之。
    未及加刑。百姓脔之生噉。乃及于土地。以此
    反例下述。反僧亦相符。此然初因僧起谤毁
    佛法。咸因宿忿。不思累劫之溺。而欲一时
    之快。泄在帝臣非关上事。非位不谋。已如
    前咎。徒为举斧终陷磨胸。故集者随传叙之。
    庶后叶之龟镜也
    后魏世祖 周高祖 宋世祖 唐高祖 赵
    王度 晋蔡谟 宋颜延之 宋萧摹之 宋
    周朗 宋虞愿 魏张普济 魏李[王*易] 齐刘
    昼 魏杨衒之
      后魏世祖太武皇帝。初立道学。置道坛废佛

    帝姓托跋氏。讳伏厘。后名焘。鲜卑胡人之别
    种也。西晋之乱有托跋卢。据有朔方。晋就封
    为代王。卢孙舍翼鞬或云珪。部落逾盛。众
    十万。北连云中西据阴山。云中南去汉塞四
    千里。以东晋孝武太元初。南至朔东三百里。
    平城为都二十余岁。依华造殿宗事佛道。登
    位三十四年。至晋帝隆安中。第三主托跋焘
    立。时年八岁。尚在幼冲。信任司徒崔浩。浩尤
    不信佛。情重李老仙术。以道德经授帝令讽
    味。因便重之。登位二年召天下方士。有道士
    寇谦之者。道门之魁杰也。自云于嵩高值天
    尊飞下。召谦赐以天师之号。令奉太平真君
    置静轮天宫。可获仙道。列辟闻之若遗。而浩
    深信之。帝由于平城郊置道场。方二百步。重
    层崇峻并备厚礼。具如释老志所述。后改号
    太平真君。以遂寇谦之道命也。因盖吴作乱。
    关中有沙门。畜弓矢。浩便进说与吴通谋。遂
    诛长安沙门。焚破佛像。四方亦然。惟留台
    下。至真君七年。遂一切荡除。坑僧破像自以
    为得志也。为谗所黩幽杀大子。恶疾殃身方
    族崔浩何嗟及矣。不久为阉人宗庆。所杀便
    崩。其孙嗣立。即开佛法天下大明
    第六帝孝文是称文祖。改姓为元。改代为魏。
    去胡服定官名。衣冠华夏移都河洛。佛法大
    兴。然世祖勇于武略怯于文雄。轻于自审
    重于信伪。而奕叙为命世之明后。寔诬也
    哉。寻奕搜检列代上事言及释门者。大略五
    焉。前已显之。今重昌辩。一以业运冥昧报
    果交加。二以教指俗伪终归空灭。三以寺宇
    崇丽顾陵嫉之。四以僧有杂行抄掠财色。五
    以僧本缘俗位隆抗礼。五相虽惑多。以杂行
    者为言焉。斯不达之曲士也。夫出家者。取其
    发足超方形心异俗。执持圣种震慑魔王。天
    帝尚来下拜。龙神无不奉者。非无五三杂行
    犯法负心。婆娑于色味。贪餮于名利。斯等行
    乖佛化正法稊稂。涅槃谓为秃人。梵网呼为
    大贼。戒海如尸不纳僧条。财法绝之斯禁显
    然。妄咎于佛深不可也。至如俗士纯臣有国
    常。有行贞洁者重之。为贪竞者罪之。不可
    以见一士乖僻合国并诛。一官浊滥举朝同
    剪。斯不可也。事见后魏书及十六国春秋。世
    祖见一寺过起。通国斩僧。无问少长一时残
    戮。可谓虏官长也。判事雷同奕引以为明略。
    明者逃矣。又以见僧受供厚礼频繁。自不能
    拔姤而增状。僧为福田。奉之自获其报。官
    是摄政。禄之以盛其功。今王赐臣下。让禄者
    是谁。俗施僧财。不受者常有。无禄之官不闻
    于国。受俸之士充牣九州。岂以一士受赇朝
    廷为之废务。一僧滥施释门由此致嫌。又不
    可也。是知清浊异途道俗通有。宪台绳纠于
    失法。详刑科处于重轻。斯俗政也。戒律以检
    于七非。摈罚以正于三格。僧制以遮其外犯。
    法令以勗其内心。此佛教也。是则道俗律令。
    具足光明。昭彰于四俗。显昌于五众。有何不
    尽。须尔上言。所以
    上帝高居于九重殷鉴四海。列辟靡监于王
    事职司其忧。尔非其司妄行干政。徒为滥职
    何用当官。故后之上事。希有从之者。故经说
    四依拟分伪滥。人识难辩法智易明。何得见
    一僧行过。上累佛宗。见一戒或亏便轻正法。
    止可以道废人。以人不弘道也。不可以人废
    道。以道高出天人。抑又详之。今以五常检人。
    何人能具。五孝检士。何士备之。读易而忽阴
    阳。讲礼而存倨傲。闇君贼臣代代常有。尸禄
    乱政时时更繁。孔门三千。颜生独为德行。君
    人二十九代。唐尧常据。言初略述。统详则
    释门藻镜者殷矣
      二周祖武皇帝。志存道学。躬受符录猜忌
    佛门
    帝姓宇文氏。讳邕。太祖魏丞相黑泰之第三
    子也。族本鲜卑。元魏之末太祖挟魏。平阳王
    西顿关中。经魏四帝二十三年薨。世子洛阳
    公。受魏禅称周。当年被废。立弟宁都公。为帝
    四年崩。諡明帝。儿小立弟鲁国公为帝。即高
    祖也。改号保定元年。深谋独断猜忌为心。晦
    迹亲疏以蒙智术。保定六年改元天和。前后
    经于一纪。大[蒙-卄]宰晋国公宇文护太祖之犹
    子也。躬受遗诏辅翼帝图。雄略控御光时佐
    国。恐有废立。便引入内杀之。并子十人。族大
    臣六家。改元建德。诛除雄武摧剪扜城。虑远
    权衡英威自若。而能克己励精。露怀臣下。
    布袍菲食劳谦自持。躬履行阵步涉山谷。
    故得士卒之心死而不厌。时有谶记忌于黑
    衣。谓沙门中次当袭运。故帝初大信佛。以事
    逼身遂行废荡。以建德三年。纳道士张宾佞
    辩。便灭二教。更立通道观用畅本怀。至建德
    五年。平齐既讫。自以为。灭法之福佑也。改元
    宣政。至五月因疠而崩于云阳。子贇嗣位。杀
    齐王父子十人。正月一日改元大成。禅位其
    子衍。改元大象。自号天元皇帝。便开佛法。然
    则祸深福浅过奄其功。明年五月崩。諡曰文
    宣。后年正月改元大定。二月内禅位有隋。故
    奕述云。观武帝为政。果决能断。此其志也。既
    除妖邪之教。惟务强兵。五年之间大勋斯集
    盛矣。其有成功也。集者曰。弈云。无佛则国安
    祚远。如何周祖诛除才了凶崩忽临。则奕为
    狂矣。然则武帝惟武曾不迟疑。随心快意便
    行诛戮。害叔毁佛欺惘已深。祚促历移固其
    宜矣。况复疠及其身呼嗟何及。殃锺祸集又
    可悲凉。乃以正佛为妖邪。指伪道为师奉。
    闇君荒主岂待夏殷固諡法之司。魏周灭法
    之主俱为武者。不亦宜乎。余有除毁相状感
    于苦报。如别具述
      三宋世祖孝武皇帝。沙汰僧徒并致敬事。
    帝姓刘氏。讳骏。文帝之第三子也。为父讨逆。
    斩兄邵于南郊。并子三十一人。自立改元孝
    建。二年诛叔义宣。大明二年诛王僧达父子。
    有羌人高闍反。事及沙门昙标。下诏曰。佛法
    讹替沙门混杂。未足扶济鸿教而专成逋薮。
    加以奸心频发凶状屡闻。败道乱俗人神交
    忿。可付所在精加沙汰。后有违犯严其诛坐
    遂设诸条禁。自非戒行精苦。并使还俗。诏虽
    严重竟不施行。先是晋成帝时。庾冰专政。
    欲令沙门致敬王者。何充王谧等驳议不同。
    及桓玄篡位。复述前议俱不果行。备如别述。
    世祖以大明六年。使有司奏议令僧致敬。既
    行刳斮之虐。鞭颜竣面而斩之。人不胜其酷
    也。且僧拜非经国之典。亦不行之。大明八年
    崩。子业立。寻为明帝所夺。而傅奕叙为高识
    之帝。滥刑何识之可高耶。倏忽绝嗣身名俱
    灭。可为殷鉴矣。案萧子显述曰。宋氏自称水
    德。承运曲干。正位八君卜年五纪。四经绝
    嫡三号中兴。关间祸难相陵骨肉。何可言

      四大唐高祖太武皇帝。沙汰释李二宗诏。帝
    以武德末年僧徒多僻。下诏澄简肃清遗法。
    非谓除灭。尤为失旨。故诏云。朕膺期驭宇。兴
    隆教法深思利益。情在护持。使玉石区分薰
    莸有辩。长存妙道永固福田。正本澄源宜从
    沙汰。斯正诏也。而奕叙为灭法则诬君罪
    惘。值容养宽政网漏吞舟。故存其首领耳。
    余如后述
    奕又引元魏尚书令任城王澄奏议不许邑里
    更造伽蓝妨人居住。又引尚书令高肇奏僧
    只户粟散给。贫人阅其表奏无除。毁状但在
    匡政理教除其僻险。斯之详纠弘护之规谏
    乎  后赵中书太原王度。奏议序。石虎下书
    问曰。佛号世尊国家所奉。闾里小人无爵袟。
    者为应得事佛不。又沙门皆应高洁贞正。行
    能精洁然后可为道士。今沙门甚众。或有奸
    宄。避役多非其人可料简。详议度奏。以王者
    郊祀天地祭奉百神。故礼有恒飨。佛生西域。
    非中华所奉。汉氏初得其道。惟听西域胡
    人立寺都邑。魏承汉制。赵由旧章请赵人不
    听诣寺。已为沙门者遣还初服。朝士多同此
    议。虎下诏曰。度议佛是外神非诸华所奉。朕
    出边戎。宜从本俗。夫制由上行永世作则。苟
    允事无亏。何拘前代。其夷赵为道士。乐事佛
    者悉听余有。奕为润饰多陈妖诈。道家之书
    伪妄自昔。黄书合气士女淫行。赤章厌祷幽
    明乱起。是知妄作者凶。乱俗者杀。罪有余
    矣。何者。奕云。佛图澄令弟子游说郡国。支遁
    之徒为其股肱。翻三玄妙旨文饰邪教。斯言
    訾谤天地不容何者。佛图澄者得圣之人也。
    乳孔流光。不假灯炬之照。瞻铃映掌。坐观
    成败之仪。两主奉之若神。百辟敬之如佛。预
    启东储之贰。前表石葱之祸。及难生妖现。谏
    虎以刑滥法深享寿不遥。斯言甚切。而奕乃
    云。令虎杀侄取其帝位。何斯言之过欤。又云。
    支遁之徒为其羽翼。晋氏南度止一道林虽是
    同时。江山胡越。安得散身奔北股肱赵朝。又
    云。翻三玄妙旨文饰邪教。此亦虚言何得妄
    指。且道之述作止在五千。自余千卷都是虚
    诈。备详魏日姜斌事乎。然则自忖者审。谓僧
    亦然。且佛之教义纶综有归。前后文理无相
    乖竞。寻绎道经滥窃何甚。不能自立一义。
    并傍佛宗。或四果十地连写内经。或地狱天
    堂全书佛旨。斯并业行之升沈。报因之盛则
    也。问以位行阶级。则事逾河汉。如何叙集
    图传迷俗乱真。无纤毫以助化。有山岳之负
    犯。抂没卒岁。又可悲夫
      六蔡谟。字道明。陈留人。晋太常彭城王紘
    表。以肃祖好佛道。手画形像于乐贤堂。经历
    寇难而堂犹存。宜敕著作。咸使作颂。显宗出
    紘表博议。谟曰。佛者夷人。惟闻变夷从夏。
    不闻变夏从夷。先帝天纵多才。聊画此像。未
    是大晋盛德之形容。今欲发王命敕史官上
    称先帝好佛之志下为夷狄作一像之颂。于
    义有疑焉。康帝即位拜司徒。永和四年五月
    诏书下。固执不就。上疏乞骸骨。及孝宗临轩。
    征谟不至。(自且至中。皇)太后诏罢朝。公卿奏送谟
    廷尉以正刑书。谟率子弟素服诣廷尉待罪。
    诏免为庶人。便杜门不出。斯并刚愎之鄙
    夫。井坎之固量也。而奕叙为纯臣。未为笃
    论。何者谟之讽议。局据神州一域。以此为中
    国也。佛则通据阎浮一洲。以此为边地也。即
    目而叙。斯国东据海岸。三方则无。无则不
    可谓无边可见也。此洲而谈四周环海。天竺
    地之中心夏至北行。方中无影则天地之正
    国也。故佛生焉。况复隄封所及。三千日月万
    亿天地之中央也。惟佛所统非谟能晓。且庸
    度生常保局冰。执自以古同。谓家自为我
    土乐。人自以为我民良。不足怪也。中原嵩洛
    土圭。测景以为中也。乃是神州之别中耳。至
    时余分不能定之。江表岛夷地卑气厉情志
    飞扬。故曰扬州。晋氏奔之更称文国。变夷从
    夏斯言有由。则孔子居九夷非陋也。且有德
    则君人。无道则勃乱。故夏禹生于西羌。文王
    长于东夷。元魏托跋宗族北狄。并君临渎岳。
    向明南面。岂以生不在诸华。而逆其风化
    也。至如由余西戎孤臣。秦穆因而霸立。日
    磾玁狁微类。汉武纳而位存。故知道在则尊。
    未拘于夷夏也。蔡谟铿固自守。未曰通人。
    拒诏违命负罪殿废。正刑可矣。抑又详之。盈
    尺径寸之珠壁本惟绝域。穷神达理之叡圣
    不限方维。故崆峒非九州之限。昆仑乃五竺
    之地。而黄帝轩辕并西奔而趣之。李老尹喜
    又接武而登之。斯何故耶。知可归矣。且见机
    而作。无俟准的。至如夏桀之为政也。焚黄图
    诛龙逢。秦正之酷暴也。烧经籍坑儒士。时
    俗传之。无道之君也。然埏埴塼瓦非曰桀功。
    起予皇帝未尊吕德。然累叶盛行义须褒贬。
    古人有言。尧舜未必全圣。桀纣何能极愚。然
    而并归咎于夏殷。尊严于唐虞者。偏党不伦
    之诡经也。蔡氏遍隘何足可称
    唐特进郑公魏征策有百条。其一条曰。问经
    佛兴行早晚得失
    答珠星夜陨。佛生于周辰。白马朝来。法兴
    于汉世。故唐尧虞舜靡得详焉。孔子周公
    安能述也。然则法王自在变化无穷。纳须
    弥于芥子之中。覆日月于莲华之下。法云
    惠雨明珠宝船。出诸子于火宅。济群生于
    苦海。砮得砥则截骨而断筋。车得膏则马
    利而轮疾。诚须精心回向洁志归依。宜信
    傅毅之言。无从蔡谟之仪。斯国之重臣也。
    可谓高识有归。故太宗敬而制碑。手书其石。
    祔葬于昭陵。为万代之摸楷也。蔡谟年事俱
    尽功用罕施。自揣无能固辞于公政可也。而
    叙华夷事隔。未曰通人。又不足可称焉
      七颜延之。琅琊人。有文章。好饮酒。放逸
    不护细行。宋元嘉中迁太常。沙门慧琳以才
    学迥拔。为太祖所赏。每升独榻之礼。延之嫉
    焉曰。此三台之座。岂可使刑余居之。帝变色。
    奕叙之为名士。斯可知也。以琳得宠于文帝。
    延之非莅政之能官。嫉而讥之。既不预朝
    廷。退居里椤W泳钪荽淌贰3诵拐
    延之负杖避而讥之。不营产业。布衣蔬食独
    游野外。时彦以其不参朝贤。亦显论所不
    及。岂不以无预独榻之荣嫉琳而谓刑余也。
    余如达性论所评议也。然颜公着论。褒赞极
    多。至如通佛影迹通佛顶齿爪通佛衣钵杖
    通佛二[叠*毛]。不然。皆置言。高拔群英之所模楷
    者。刑余之言。一时之贬琳耳。其四论并见宋
    陆澄续法论
      八萧摹之。兰陵人。宋元嘉十二年为丹阳
    尹。奏称佛化被于中国已历四代。塔寺形像
    所在千计。进可以系心。退足以招劝。自顷
    已来。敬情浮末不以精诚为至。更以奢竞为
    重。违中越制。宜加检裁。不为之防流遁未已。
    请今后铸铜像造塔寺。先诣所在陈事列言。
    待报听造。观斯奏状仰止奔竞。非曰除灭。
    斯寔住持之相。居然昌显矣
      九周朗。汝南人。宋世祖时仕庐陵内史。上
    书曰。自释氏流教。其来有源。舒引容润既亦
    广矣。而假糅医术托以卜数。外刑不容。内
    教不悔。而横天地之间。莫之纠察。今宜申严
    佛律裨重国令。其疵恶显著者。悉宜罢遣。余
    则随其艺行。各为之条例。使禅义经诵人能
    其一。食不过蔬衣不出布。若更度者。则令先
    习义行本。其神心必能草腐人天竦精。以往
    者虽侯王家子。亦不宜拘。意同前矣
      第十虞愿。会稽人。仕宋明帝为中书。善
    容止直忤言。帝好奕颇废政事。愿曰。尧以此
    教丹朱。非人主所好。帝怒令曳下殿。初无
    惧色。二三日复召来明帝以所居故第起湘
    宫寺。制置宏壮。愿曰。此寺穿掘伤蝼蚁。塼
    瓦焚虫豸。劳役之苦百姓筋力。贩妻货子呼
    嗟满路。佛若有知。念其有罪。佛若无知。作之
    何益。忤旨出守晋安。此寔大慈之本怀。得佛
    之遗寄。而奕谓为除弹匪其意乎
      十一张普济。常山人。善百家之说。太和中
    迁谏议大夫。至孝明立不亲视朝。过崇佛法。
    郊庙之事多委有司。营造寺像略无休息。乃
    上谏略云。伏愿淑慎威仪万邦作式。躬致郊
    庙之虔。亲纡朔望之礼。则一人有庆兆民赖
    之。然后精进三宝信心如来。道由化深。故诸
    漏可尽。法随礼积。故彼岸可登。书奏不报。济
    谏如此。而奕弄笔妄加。荒秽之婬僧游于宫
    内。恣行非法。凡是妃主莫不通婬。百姓苦之
    而上不觉。斯言奸荡。何得妄施。宫禁有限。防
    御有则。擅言婬僻纵笔妄陈据太史之任。
    总清慎之机。专搆私愤显行轻毁。枭能食母。
    君子耻闻。亭曰柏人。汉后夜遁。非狂非醉。斯
    言难玷。但奕自行婬秽。其党例有妻孥。故
    李耳李思王之编户。张衡张鲁天师子孙。宗
    胤显然无宜不有。不知今日道士何为。效僧
    远财绝色。清高独往不拘俗累。甚可怪也。故
    奕重其财色毁僧同之。如老子化胡经云。既
    化胡王令尹喜为佛。性强梁者毁形绝好。断
    其妻娶不令绍嗣。故名沙门。自余软善任从
    其本。则妻子不绝也。约斯论事。观中道士。衣
    冠容制不异俗流。妻子承嗣。义依道法。不可
    怪也。是以仙童玉女侍老君之侧。黄庭朱户
    述命门之事。深欲拟僧斯踪难泯。遂行流谤。
    固其然哉
      十二李瑒。赵人。魏延昌末为高阳王友。于
    时人多绝户为沙门。瑒上言曰。礼以教世法
    导将来。迹用既殊区流亦别。故三千之罪。
    莫大于不孝。不孝之大。无过于绝祀。然则
    绝祀之罪。大莫甚焉。安得轻纵背礼之情而
    肆其向法之意也。宁有弃堂堂之政。而从鬼
    教乎。灵太后责以鬼教谤毁佛法。瑒曰。窃欲
    清明佛法使道俗兼通。非敢排弃真学妄为
    訾毁。且鬼神之名皆是通灵达称。三皇五帝
    皆号为鬼。易曰。知鬼神之情状。周公自美。亦
    云。能事鬼神。礼曰。明则有礼乐。幽则有鬼
    神。佛非天非地。本出于人。应世导俗。其道幽
    隐。名之为鬼。愚谓非谤。灵太后不罪。后遇害
    于河阴。详瑒上言欲沙汰僻左。非为疵谤矣
      十三刘昼渤海人。才术不能自给。齐不仕
    之。着高才不遇传。以自况也。上书言。佛法
    诡诳。避役者以为林薮。又诋诃淫荡。有尼
    有优婆夷。实是僧之妻妾。损胎杀子其状难
    言。今僧尼二百许万。并俗女向有四百余万。
    六月一损胎。如是则年族二百万户矣。验此
    佛是疫胎之鬼也。全非圣人。亦言道士。非
    老庄之本。籍佛邪说为其配坐而已。详昼此
    言。殊尘听视。专言堕胎杀子。岂是正士言哉。
    孔子见人一善而忘其百非。鲍生见人一恶
    而终身不忘。弘隘之迹断可知矣。狂哲之心
    相去远矣。然则天下高尚沙门有逾百万。财
    色不顾名位莫缘。斯德隐之妄张婬杀。一年
    诛二子。沙门且然。一岁有二男。编户谁是。吐
    言孟浪未足广之。而奕重为正谏。及后上事
    还陈此略。考校则刘昼之门人矣
      十四阳衒之。北平人。元魏末为秘书监。见
    寺宇壮丽损费金碧。王公相竞侵渔百姓。乃
    撰洛阳伽蓝记言。不恤众庶也。后上书述。释
    教虚诞有为徒费。无执戈以卫国有饥寒于
    色养。逃役之流仆隶之类。避苦就乐非修道
    者。又佛言。有为虚妄皆是妄想。道人深知佛
    理。故违虚其罪。故又广引财事乞贷贪积
    无厌。又云。读佛经者尊同帝王。写佛画师全
    无恭敬。请沙门等同孔老拜俗。班之国史。行
    多浮险者乞立严敕知其真伪。然后佛法可
    遵师徒无滥。则逃兵之徒还归本役。国富兵
    多天下幸甚。衒之此奏。大同刘昼之词。言多
    庸猥不经周孔。故虽上事终委而不施行。而
    奕美之彻于府俞。致使净游浪宕之语。备写
    不遗。斯仍曲士之沈郁。非通人之留意也

    广弘明集卷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