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史传部四>弘明集卷第十四
  •  竺道爽撽太山文
     释智静撽魔文
     释宝林破魔露布文
     释僧佑弘明论后序
      竺道爽撽太山文
    沙门竺道爽。敢告太山东岳神府及都录使
    者。盖玄元创判二仪始分。上置璇玑则助之
    以三光。下设后土则镇之以五岳。阴阳布化
    于八方。万物诞生于其中。是以太山据青龙
    之域。衡霍处诸阳之仪。华阳显零班之境。恒
    茷列幽武之宾。嵩峙皇川之中。镇四渎之所
    坟。此皆禀气运实无邪之秽。神道自然崇正
    不伪。因天之覆顺地之载。敦朴方直澹然玄
    净。进道四运之端。退履五教之精。内韬通微
    之资。外朗道德之明。上达虚无下育苍生。含
    德潜通无遐不彻。游步九崖翱翔玄阙。故能
    形无正始呼吸阴阳。握揽乾坤推步八荒。夫
    东岳者。龙春之初清阳之气。育动萌生王父
    之位。南箕北斗中星九天。东王西母无极先
    君。乘气凤翔去此幽玄。澄于太素不在人间。
    荡消众秽其道自然。而何妖祥之鬼魍魉之
    精。假东岳之道。托山居之灵。因游魂之狂诈。
    惑俗人之愚情。雕匠神典伪立神形。本无
    所记末无所经。外有害生之毒气。内则百鬼
    之流行。昼则谷饭成其势。夜则众邪处其庭。
    此皆狼蛇之群鬼。枭蟒之虚声。自三皇创
    基传载于今。历代所崇未睹斯响也。故零征
    记曰。夫神正者则潜曜幽昧。上腾高象下戏
    玄阙。逍遥云影龙翔八极。风兴雨施化若雷
    电。行厨不设百味自然。含慈秉素泽润苍生。
    恩过二养惠若朝阳。应天而食不害众命。此
    乃灵翔之妙节。清虚之神道。若神不正者则
    干于万物。因时托响传惑俗听。成祅散朴
    激动人心。倾财极杀断截众命。枉害中年俎
    其骨肉。精神离迸痛伤元气。东岳之神岂此
    之谓也。故枕中诫曰。含气蠢蠕百虫勿婴。
    无食鸟卵中有神灵。天元受命地庭有形。
    祖禀二仪焉可害生。此皆逆理违道本经。群
    民含慈顺天不杀。况害猪羊而饮其血。以此
    推之。其非神也
    又五岳真神则精之候。上法琁玑下承乾坤。
    禀道清虚无音无响。敬之不以欢。慢之不以
    戚。千誉万毁神无增损。而汝矫称假托生人
    因虚动气杀害在口。顺之则赐恩。违之则有
    祸。进退谄伪永无贤轨。毁辱真神。非其道
    也。故黄罗子经玄中记曰。夫自称山岳神者
    必是蟒蛇。自称江海神者必是鼋鼍鱼鳖。自
    称天地父母神者必是猫狸野兽。自称将军
    神者必是熊罴虎豹。自称仕人神者必是猿
    猴[狂-王+加]玃。自称宅舍神者必是犬羊猪犊。门户
    井窖破器之属。鬼魅假形皆称为神。惊恐万
    姓。淫鬼之气。此皆经之所载。传之明验也。
    自汝妖祥渐踰六载。招来四远靡不响应。送
    疾而往者如小水归海。获死而还者哀呼盈
    路。重者先亡便云算尽。轻者易降自称其福。
    若使重患难济则汝无恩。中容之疾非汝所
    救。二者无效。焉可奉事。乃令群民投心归
    命。既无良医善药。非散发之能降。经旬历月
    曾无影报。以此推之。有何证验。又国大元
    桓王及封锡。六国之懿节。三台之辅光。赞
    皇家黎无慈悦。天祸谬加体婴微疾。谓汝
    之只能感灵德。故宣德信命诣汝神殿。献荐
    三牲加赠珍异。若汝圣道通干致妙者。何不
    上启九皇下谘后土。参集百灵显彰妙术。使
    国良辅消疾获安。既无响应。乃奄薨遐。验
    此虚妄焉足奉哉
    又昔太山石立社移神灵降象遐声万代。此
    则乾坤之所感。显为时瑞。汝托称其圣。既不
    能兴云致雨以表神德。图妖邪以损真道。正
    使汝能因盘动箸举杯尽酒。犹为鬼幻。非为
    真正。况无其征有何神也。又太山者则阎罗
    王之统。其土幽昧与世异灵。都录使者降同
    神行。定本命于皇记。察都籍于天曹。群恶无
    细不舍。纤善小而无遗。总集魂灵非生人应
    府矣。而何弊鬼诈称斯旨。横恣人间欺殆万
    端。蓬林之树乌鹊之野。翕动远近列于祠典。
    聚会男女树俗之心。秽气外衅枭声远布。毒
    锺王境为害滋甚。夫云雾蔽天群邪翳正。自
    汝妖异多所伤害。吾虽末流备阶三服。每览
    经传而睹斯孽。推古验今。邪不处正。吾将
    荡秽光扬圣道。告到严钩魅党还游冢墓。餐
    果饮泉足生之路。既令群民绝倾财之困。
    鸟兽无罗网之卒。若复顾恋望餐不去者。吾
    将宣集毘沙神王和罗子等。授以金刚屯真
    师勇武秋霜陵动三千威猛难当。曜戈明剑
    拟则摧山。降龙伏魔靡不稽颡。汝是小鬼敢
    触三光。鹄毛入炭鱼行镬汤。倾江灭火朝露
    见阳。吾念仁慈愍汝所行。占此危殆虑即伤
    心。速在吾前复汝本形。长归万里沧浪海边。
    勿复稽留。明顺奉行
      檄魔文    释智静
    释智静。顿首顿首明将军轮下。相与玄涂殊
    津人天一统。宗师虽异三界大同。每规良会
    申展曩积。而标榜未冥所以致隔。今法王御
    世十方思顺。灵网方申紘纲弥纽。大通有
    期高会在近。不任翘想并书喻意耳
    夫时塞有通否终则泰。千圣相寻群师迭袭。
    昔我皇祖本原天王体化应符龙飞初域。仗
    权形以附万邦。奋惠柯以覆六合。威荡四
    邪扫清三有。方当抗宏纲于八区。緪灵
    网于宇宙。夷静七荒宁一九土。而冥宗不吊
    真容凝静。重明寝晖虚舟覆浪。故令蚁邪
    番兴枭见暴起。噎染真涂尘惑清众。虐锺
    苍生毒流万劫。怀道有情异心同忿。我法王
    承运应期理乱。上承高胄下托群心。秉天旗
    以笼三千。握圣图以隆大业。云起四宫鸾翔
    天竺。降神迦维为时城堑。绥抚黎元善安卿
    士。奖导群情慰喻有疾。严慧柯于胸中。被神
    甲于身外。愍十八之无辜。哀三空之路绝。志
    匡大荒必平多难。百域千邦高伏风化。承
    君不忌重迷自覆。深摄愚怀故守伪见。狼据
    欲天鸱鸣神阙。叛涣疆场抗距灵节。谓大位
    可登弘规可改。览兹二三遂为叹息。昔大通
    统世群方影附。有伪痴天魔不遵正节。干
    忤圣听陈扰神虑。领卒塞虚。权形万变。精
    甲照曦霜戈拂域。灵鼓竞兴响冲方外。矫
    步陆梁自谓强盛。王师一奋群邪殄丧。众迷
    革心望风影伏。况君单将骁然介士无方
    众不成旅。而欲违背陵虐华邑。篡夺灵权
    腾邈最胜。以为忝真可不谬乎。今释迦统
    世。道隆先劫。妙化荡荡神罗远御。智士雍雍
    云算盖世。武夫龙跳控弦万队。协略应真奇
    谋超拔。故命使持节前锋大将军阎浮都督
    归义侯萨陀。独禀天奇蒙尘玄镜。神高须弥
    猛气笼世。善武经文忠着皇阙。领众四十万
    亿扬鏕首路。使持节威远大将军四天都督
    忉利公。导师武胜标群文超。紘谋妙思绝尘
    心栖梦表。忧时忘身志必匡世。领众百万亿
    鸾飞天衢。使持节征魔大将军六天都督兜
    率王解脱月。妙思虚玄高步尘表。略并童真
    功侔九地。悼愍三涂忿若纵害。援剑慷慨
    龙回思奋。领众四百万亿云回天门。使持节
    通微大将军七天都督四禅王金刚藏。朗质
    映晖金颜遐烛。恩过九锡力倾山海。右眄则
    蒙泛飞波。左顾则扶桑落曜。德无不照威无
    不伏。领众七百万亿虎眄须弥。使持节镇域
    大将军九天都督八住王大维摩诘。奇算不
    思法柯远振。体含神姿权喻万变。呼吸则
    九服云从。叱咤则十方风靡。哀彼下民无辜
    酸楚。领众九百万亿饮马虚津。使持节览
    后大将军十三天都督小千诸军事九住王
    大文殊。承胄遐元形晖三界。胤自紫宫神高
    体大。应适千涂玄算万计。群动感于一身。众
    虑静于一念。深抱慈悲情兼四摄。领众若尘
    翱翔斯土。使持节匡教大将军录魔诸军事
    群邪校尉中千王观世音。智略渊深慧柯远
    振。明达四通朗鉴三固。或托迹群邪曜奇锋
    起。或权形二九息彼涂炭。挥手则铁围摧
    岩。嘘气则浮云颓崿。能为万方不请之友。
    领众不思仗戈虎啸。使持节布化大将军三
    界都督补处王大慈氏。妙质纵网天姿标
    杰。体踰金刚心笼尘表。猛气冲云慧柯远
    奋。无生转于胸中。权智应于事外。志有所规
    无往不就。威恩双行真俗并设。领众八万四
    千严警待命。勇出之徒充溢大千。金刚之
    士弥塞八极。咸思助征席卷六合。乘诸度之
    宝轩。守八正之修路。跨六通之灵马。控虚宗
    之神辔。弯四禅之劲弓。放权见之利箭。鸣骥
    桓桓轻步矫矫。奉命圣庭曾无有阙。贵郎
    导师胜子五百。幽鉴天命来投王化。圣上开
    衿感气归顺。皆授名爵封赏列土。功侔旧臣
    声盖万域。而君何心横生异计偃蹇荒边
    规固常位。毒害勃于苍生。灾祸流于永劫。
    可不哀哉。可不谬哉。君昔因时为物所惑。狂
    迷君心投危外窜。百行一愆贤达常失久。谓
    君觉知返愚归罪象魏束身抽簪同游群
    隽。以道自懽荣名终始。如何摄愚守谬偷安
    邪位。托痴山以自高。恃见林以游息。耽六欲
    之秽尘。翫邪迷以怡性。建憍慢之高幢。引无
    明之凶阵。阔步荒涂轻弄神器。盗篡天宫抗
    衡日月。恐不果哉。举手而映三光。把土以填
    巨海。虽拟心虚标事之难就。将军殖福玄津
    原承弥远。华貌暐然群情属目。望责之基易
    登。由来之功可惜。君可反往修来翻然归
    顺谢过朱门。以道齐好家国并存。君臣同显
    身名获安。晓目达观眷属晏然。可不美哉。
    今王师克举十方翘辔。手提法罗齐舞群圣。
    道柯曜于前驱。灵鼓振于后队。神锺一叩十
    方倾覆。海浪飞波陆原涌沸。于斯之时。须
    弥笼于一尘。天地回于一车。无动安于左
    衿。妙乐曜于右手。神力若斯。岂可当也。我
    法王体道仁慈不忍便袭。权停诸军暂壹灵
    辔。临路遣书庶回迷驾。君可早定良图面缚
    归阙。委命皇庭逍遥玄境。隆名内晖游形外
    寄。上方即任非君而谁。夫惠尚识机明
    贵免祸。穷而知反。君子所美。斯乃转祸之高
    秋。取功之良节。昔夏桀无道殷王致伐。商
    纣首乱周武建师。此即古今之蓍龟将军之
    明诫。相与虽乖于当年。风流宜同于道味。
    人天崎岖何足致隔。想便霍然随书致命。
    所以窃痛其辞委曲往文者。不欲令兰芳夏
    凋修柯摧颖。深致思言。善自量算。无使君
    身倾筐三趣。莫令六天鞠生稊稗。造颖眄目
    助怀惕然。临路遣书诸情多愦。言不藉意
      破魔露布文    释宝林作
    贤劫大千微尘年。五浊鼎沸朔。现寿百龄日。
    使持节都督恒沙世界诸军事征魔大将军净
    州刺史十地王臣金刚藏。使持节都督八万
    波罗蜜诸军事破结将军领魔蛮校尉大司马
    梵州刺史八地公臣解脱月等。稽首和南上
    圣朝尚书。谨案夫六合同曜灵之鉴。群流归
    百谷之王。万化均于空玄。众奇宗于一智。斯
    盖理有宗极之统。物无殊趣之会。是以如来
    越重昏而孤兴。蔚勤功于旷劫。曜三涂之高
    明。拔洪痴于始造。穷圣德之区奥。究无生之
    虚致。览物化之枢机。握宏德之统纽。至若
    英姿挺特神光赫奕。虽复千晖并照固已绝
    矣。身殊万状而非众。体合至妙而不一。应出
    五道而非生。示入形止而非灭。希夷恍惚
    无名无像。莫测其深靡知其广。应群感而不
    劳。周万动而常静。历恒沙以倏忽。抚八荒于
    俄倾。两仪颓陷而不夷。力负潜移而不易。
    吸大火而不燋。怀洪流而不溺。乾坤不足以
    语其德。文玄不足以明其道。巨包六合。不
    可以称其大。妙入无间不可以名其小。尔乃
    亭毒苍生化兼始母。无欲无为而无不为。翱
    翔于应变之涂。逍遥于有无之表。挺达群圣
    之端。恬澹涅槃之域。二乘韬思于重忘之
    致。十住息虑于动静之机。梵王咨嗟以归德。
    帝释伏膺而厌位。其为圣也。亦已极矣。于是
    应定光之遐记。验大通之图录。出五道而龙
    兴。超帝皇以命世。道王三界德被十方。畿
    甸恒沙都邑大千。偃九定之闲室。登七觉之
    云观。濯八解之清池。游总持之广苑。尔乃
    居慈悲之殿。处空同之坐。衮龙众好天官
    顶相。左辅弥勒之流。右弼文殊之匹。前歌大
    方之雅颂。后舞四摄之銮拂。卫以八住体虚
    匹士。侍以四果卓落通仙。三台唯圣六府唯
    贤。尔乃宣教姬孔。宰守虞唐。扬威汤武。州牧
    三皇。其为化也。坦八正之平衢。开三乘之通
    津。列无为之妙宅。济大苦于劳尘。杜三恶之
    奸路。启欢乐于天人。爵以果任之位。禄以
    甘露之餐。功巨者赏以净土之封。勋小者指
    以化城之安。此乃超百王之洪业。太平之至
    始也。五趣宦身之清朝。四生士位之宗极。
    而群迷遇嶮背真弥旷。欣濡沫之近足。忘江
    湖于远全。故魔王波旬植愚根于旷始。积迷
    心于妄境。泛三染之洪波。入邪见之稠林。
    至乃窃弄神器假伪[冒-目+月]真。夸王天宫分列岳
    土。制命六天纵肆偏威。内以三公诸毒卿相
    九结。外以军将六师戎卒四兵。内行跋扈不
    忌皇宪。自萤光争晖天照。故乃顷者抗行神
    威扬兵道树。震雷公霹雳之声。列担山吐火
    之众。又持世致惑于静室。波仑悲号于都肆。
    斯皆痴狂纵暴亏于圣节。作乱中夏为日久
    矣。圣皇悼昏俗之聋瞽。悲弱丧以增怀。将
    总群邪以齐见。会九流而同津。于是命将大
    势之徒。简卒金刚之类。茹金嚼铁之夫。冲
    冰蹈火之士。勇卒尘沙骁雄亿万。星流风
    发龙腾魔境。置军万全之策。逼寇必死之野。
    而魔贼不祗敢执蛮荆之蠢尔。抗宗[米*会]之逋
    傲。建麾于自憍之地。结固于云迷之嶮。傍
    唐重复侠叠鳞次。且其形势也。则痴山嶆
    [山*敖]固其前。爱水浩汗张于后。邪林蔚荟蒙其
    左。痴涧渊玄带其右。尘劳之卒豺视于交境。
    六师之将虎步于长逵。望若云起蔽天雾塞
    六合。其为盛也。开辟罕有。臣等于是承圣
    朝之遐威。出超图之奇略。盖以高算之笼。弥
    以玄策之围。精骑千重步卒万匝。游师翳野
    屯塞要害。使前将军檀那望悭麾以直进。后
    军毘耶蹴懈卒于其后。禅那略游骑于其左。
    尸罗防密奸于其右。外军沤和浪骑队于平
    原之上。走短兵于诘屈之下。陈虎旅而高
    骧。设危机于幽伏。中军般若握玄枢之妙鉴。
    把战胜之奇术。控亿兆之雄将。拥尘沙之劲
    卒。于是众军响应万涂竞进。感动六合声震
    天地。雄夫奋威。浪奔白刃之光夺于曦曜。法
    鼓之音乱于雷震。勤马[起-巳+参][起-巳+覃]以腾掷。迅象
    飞控以驰驱。禅弓烟举而云兴。慧箭雨洒以
    流虚。鞭以假名之策。蹴入无有之原。研以师
    子之吼。刺以苦空之音。挥干将而乱斩。动戈
    矛而竞捷。横尘尸以被野。流劳血于长川。
    崩痴山之磋峨。竭爱水之洪流。穷僭于诸见
    之窟。挫高于七慢之樔。于是魔贼进无抗鳞
    之用。退无悕脱之隐。虑尽路穷回遑靡据。魔
    王面缚于麾庭。群将送命于军门。诸天电
    卷以归化。迷徒风驰于初晖。皇威扫荡其犹
    太阳之扑晨。霜注洪流以灭火。故使万世
    之逋寇土崩于崇朝。中华之昔难肃清于俄
    顷。斯诚圣皇神会之奇功。旷代着世之休烈
    虽昔殷汤建云功于夏郊。周武扫清氛于商
    野。斯乃上古之雄奇。岂以得齐于圣勋。臣辄
    奉宣皇猷绥慰初附。安以空同之宅。充以八
    解之流。防以戒善之礼。习以六度之风。耆年
    者悟其即真于新唱。弱丧者始闻归与之音。
    夫应天顺罚春秋之道。兴功定乱先王所美。
    元恶以宾只从圣宪。六合同明廓清宇内。玄
    风遐扇率土怀庆。朝有康哉之歌。野有乐郊
    之咏。功高道大非见所表。圣虑幽深非言能
    宣。粗条皇威奇算之方。又列众军龙骧之势。
    电驿星驰谨露布以闻。臣等诚惶以
    余以讲业之暇。聊复永日寓言假事。庶明大
    道冀好迳之流不远而复。经云。涅槃无生
    而无不生。至智无照而无不照。其唯如来
    乎。战胜不以干戈之功。略地不以兵强天下。
    皇王非处一之尊。霸臣非桓文之贵。丘旦之
    教于斯远矣。聃周之言似而非当。故知宗极
    存乎俗见之表。至尊王于真鉴之里。中人踌
    躇于无有之间。下愚惊笑于常迷之境。今
    庶览者舍河伯秋水之自多。远游于海若之
    渊门。不束情于近教。而骇神于荒唐之说也
    弘明论后序    释僧佑
    余所集弘明为法御侮。通人雅论胜士妙说。
    摧邪破惑之冲。弘道护法之堑。亦已备矣。然
    智者不迷。迷者乖智。若导以深法终于莫领。
    故复撮举世典指事取征。言非荣华理归质
    实。庶迷涂之人不远而复总释众疑。故曰弘
    明。论云
    夫二谛差别道俗斯分。道法空寂。包三界以
    等观。俗教封滞。执一国以限心。心限一国则
    耳目之外皆疑。观等三界则神化之理常照。
    执疑以迷照群生所以永沦者也。详检俗教
    并宪章五经。所尊唯天所法唯圣。然莫测天
    形莫窥圣心。虽敬而信之。犹蒙蒙不了。况
    乃佛尊于天法妙于圣。化出域中。理绝系表。
    肩吾犹惊怖于河汉。俗士安得不疑骇于觉
    海哉。既骇觉海则惊同河汉。一疑经说迂诞
    大而无征。二疑人死神灭无有三世。三疑莫
    见真佛无益国治。四疑古无法教近出汉世。
    五疑教在戎方化非华俗。六疑汉魏法微晋
    代始盛。以此六疑信心不树将溺宜拯。故较
    而论之。若疑经说迂诞大而无征者。盖以积
    劫不极世界无边也。今世咸知百年之外必
    至万岁。而不信积万之变至于旷劫。是限心
    以量造化也。咸知赤县之表必有四极。而不
    信积极之远复有世界。是执见以判太虚也。
    昔汤问革曰。上下八方有极乎。革曰。无极之
    外复无极。无尽之中复无尽。朕是以知其
    无极无尽也。上古大贤据理训圣千载符契
    悬与经合。井识之徒何知得异。夫以方寸之
    心谋己身而致谬。圆分之眸隔墙壁而不见。
    而欲侮尊经背圣说诬积劫罔世界。可为愍
    伤者一也。若疑人死神灭无有三世。是自诬
    其性灵而蔑弃其祖禰也。然则周孔制典昌
    言鬼神。易曰。游魂为变。是以知鬼神之情状。
    既情且状其无形乎。诗云。三后在天王配于
    京升灵上旻。岂曰灭乎。礼云。夏尊命事鬼
    敬神大禹所只。宁虚诞乎。书称周公代武云。
    能事鬼神姬旦祷亲。可虚罔乎。苟亡而有灵
    则三世如镜。变化轮回孰知其极。俗士执礼
    而背叛五经。非直诬佛亦侮圣也。若信鬼于
    五经而疑神于佛说。斯固聋瞽之徒非议所
    及。可为哀矜者二也。若疑莫见真佛无益国
    治。则禋祀望祑亦宜废弃。何者苍苍积空。谁
    见上帝之貌。茫茫累块。安识后稷之形。民
    自躬稼社神何力。人造墉畷蜡鬼奚功。然犹
    盛其牺牲之费。繁其岁时之祀者。莫不以幽
    灵宜尊而教民美报耶。况佛智周空界神凝
    域表。上帝成天。缘其陶铸之慈。圣王为人。依
    其亭育之戒。崇法则六天咸喜。废道则万神
    斯怒。今人莫见天形而称郊祀有福。不睹金
    容而谓敬事无报。轻本重末。可为震惧者三
    也。若疑古无佛教近出汉世者。夫神化隐显
    孰测始终哉。寻羲皇缅邈政绩犹湮。彼有
    法教亦安得闻之。昔佛图澄知临淄伏石有
    旧像露盘揵陀勒见盘鸱山中有古寺基[土*庶]。
    众人试掘并如其言。此万代之遗征。晋世之
    显验。谁判上古必无佛乎。列子称。周穆王时。
    西极有化人来。入水火贯金石。反山川移城
    邑。乘虚不坠触实不碍。千变万化不可穷极。
    既能变人之形。又且易人之虑。穆王敬之若
    神事之若君。观其灵迹乃开士之化。大法萌
    兆已见周初。感应之渐非起汉世。而封执一
    时。为叹息者四也。若疑教在戎方化非华夏
    者。则是前圣执地以定教。非设教以移俗
    也。昔三皇无为五帝德化。三王礼刑七国
    摧势。地常诸夏。而世教九变。今反以至道
    之源。镜以大智之训。感而遂通。何往不被。夫
    禹出西羌舜生东夷。孰云地贱而弃其圣。丘
    欲居夷聃适西戎。道之所在宁选于地。夫以
    俗圣设教犹不系于华夷。况佛统大千。岂限
    化于西域哉。案礼王制云。四海之内方三千
    里。中夏所据亦已不旷。伊洛本夏而鞠为戎
    墟。吴楚本夷而翻成华邑。道有运流而地无
    恒化矣。且夫厚载无疆寰域异统北辰西北。
    故知天竺居中今以区区中土称华以距正
    法。虽欲距塞而神化常通。可为悲凉者五
    也。若疑汉魏法微晋代始盛者。道运崇替未
    可致诘也。寻沙门之修释教。何异孔氏之述
    唐虞乎。孔修五经垂范百王。然春秋诸侯莫
    肯遵用。战代蔑之将坠于地。爰至秦皇复加
    燔烬。岂仲尼之不肖而诗书之浅鄙哉。迩及
    汉武始显儒教。举明经之相。崇孔圣之术。宁
    可以见轻七国而遂废于后代乎。案汉元之
    世。刘向序仙云。七十四人出在佛经。故知经
    流中夏其来已久。逮明帝感梦而傅毅称佛。
    于是秦景东使而摄腾西至。乃图像于开阳
    之观。藏经于兰台之室。不讲深文。莫识奥
    义。是以楚王修仁洁之祠。孝桓建华盖之祭。
    法相未融。唯神之而已。至魏武英鉴书述妙
    化。孙权雄略造立塔寺。晋武之初机缘渐
    深。耆域耀神通之迹。竺护集法宝之藏。所以
    百辟搢绅。洗心以进德。万邦黎献。刻意而
    迁善。暨晋明叡悟秉一栖神。手画宝像表观
    乐览。既而安上弘经于山东。什公宣法于关
    右。精义既敷实相弥照。英才硕智。并验理而
    伏膺矣。故知法云始于触石。慧水基乎滥
    觞。教必有渐神化之常限。感应因时非缘
    如何。故儒术非愚于秦而智于汉。用与不用
    耳。佛法非浅于汉而深于晋。明与不明耳。
    是知五经恒善而崇替随运。佛化常炽而通
    塞在缘。一以此思可无深惑。而执疑莫悟。可
    为痛悼者六也。夫信顺福基迷谤祸门。而况
    蒙蒙之徒多不量力。以己所不知而诬先觉
    之遍知。以其所不见而罔至人之明见。鉴达
    三世反号邪僻。专拘目前自谓明智。于是迷
    疑塞胸谤讟盈口。轻议以市重苦。显诽以贾
    幽罚。言无锱铢之功。虑无毫厘之益。逝川若
    飞藏山如电。一息不还奄然后世。报随影至
    悔其可追。夫神化茫茫幽明代运。五道变化
    于何不足。天宫显验。赵简秦穆之锡是也。
    鬼道交报。杜伯彭生之见是也。修德福应。殷
    戊宋景之验是也。多杀祸及。白起程普之
    证是也。现世幽微备详典籍。来生冥应布
    在尊经。但缘感理奥因果义微。微难领故
    略而不陈。前哲所辩关键已正。轻率鄙怀继
    之于末。虽文匪珪璋而事足鞶鉴。惟恺悌君
    子自求多福焉

    弘明集卷第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