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史传部四>弘明集卷第十
  •  大梁皇帝敕答臣下神灭论
     庄严寺法云法师与公王朝贵书(并公王朝贵答)
      大梁皇帝敕答臣下神灭论
    位现致论要当有体。欲谈无佛应设宾主。标
    其宗旨辩其短长。来就佛理以屈佛理。则有
    佛之义既踬。神灭之论自行。岂有不求他意。
    妄作异端。运其隔心鼓其腾口。虚画疮疣空
    致诋呵。笃时之虫惊疑于往来。滞甃之蛙河
    汉于远大。其故何也。沦蒙怠而争一息。抱
    孤陋而守井干。岂知天地之长久溟海之壮
    阔。孟轲有云。人之所知不如人之所不知。信
    哉。观三圣设教。皆云不灭。其文浩博难可具
    载。止举二事试以为言。祭义云。惟孝子为
    能飨亲。礼运云。三日斋必见所祭。若谓飨
    非所飨。见非所见。违经背亲言诚可息。神
    灭之论朕所未详
      庄严寺法云法师与公王朝贵书
    主上答臣下审神灭论。今遣相呈。夫神妙寂
    寥可知而不可说。义经丘而未晓。理涉旦而
    犹昏
    主上凝天照本袭道赴机。垂答臣下。旨训周
    审。孝享之礼既彰。桀怀曾史之慕。三世之
    言复阐。纣协波仑之情。预非草木。谁不歌叹。
    希同挹风猷共加赞也。释法云呈
      临川王答
    得所送敕答神灭论。伏览渊旨理精辞诣。二
    教道协于当年。三世栋梁于今日。足使迷途
    自反。妙趣愈光。迟近写对更具披析。萧宏和

      建安王答
    辱告惠示。敕答臣下审神灭论。天识昭远圣
    情渊发。伏览玄微实晓庸昧。猥能存示深
    承笃顾。伟和南
      长沙王答
    惠示敕答臣下审神灭论。睿旨渊凝机照深
    邈。可以筌蹄惑见训诱蒙心。钻仰周环洗涤
    尘虑。遂能存示戢眷良深。萧渊业和南
      尚书令沈约答
    神本不灭久所伏膺。神灭之谈良用骇惕。近
    约法师殿内出。亦蒙敕答臣下一本欢受顶
    戴寻览忘疲。岂徒伏斯外道。可以永摧魔众。
    孔释兼弘。于是乎在。实不刊之妙旨。万代之
    舟航。弟子亦即彼论。微历疑覈比展具以呈
    也。沈约和南
      光禄领太子右率范岫答
    岫和南。伏见诏旨答臣下审神灭论。叡照
    渊深动鉴机切。敷引外典弘兹内教。发蒙启
    滞训诱未悟。方使四海禀仰十方赞挕R旒
    杜口道俗同欣。谨加习诵寤寐书绅。惠以逮
    示深承眷忆。范岫和南
      丹阳尹王莹答
    辱告伏览敕旨神不灭义。睿思机深天情云
    发。标理明例涣若冰消。指事造言共如日
    照。用启蒙愚载移瞽蔽。凡厥含识莫不挹佩。
    谨以书绅奉之没齿。弟子王莹和南
      中书令王志答
    辱告伏览。敕答臣下神灭论。旨高义博。照若
    发蒙。弟子夙奉释教。练服旧闻有自来矣。非
    唯雷同远大赞激天旨而已。且垂答二解。厌
    伏心灵。藻烛闻见。更不知何以阐扬玄猷光
    彰圣述。且得罔象不溷于其真。内外无纷如
    之滞。寔怀嘉掆心┦尽E寰煳ㄉ睢M踔
    和南
      右仆射袁昂答
    辱告并伏见。敕答臣下审神灭论。奉读循环
    顿醒昏缚。夫识神冥寞其理难穷。粤在庸
    愚。岂能探索。近取诸骸内。尚日用不知。况乎
    幽昧理归惑解。仰寻圣典既显言不无。但应
    宗教归依其有。就有谈有犹未能尽性。遂于
    不无论无斯可远矣。自非神解独脱机鉴绝
    伦。何能妙测不断之言深悟相续之旨。兼引
    喻二证方见神在皦然。求之三世不灭之理
    弥着。可谓钻之弥坚仰之弥高者也。方使众
    惑尘开群迷反路。伏诵无斁舞蹈不胜。弟子
    袁昂和南
      卫尉卿萧禺答
    辱告并伏见。诏答臣下审神灭论。夫三世虽
    明一乘玄远。或有偏蔽犹执异端。圣上探
    隐索微凝神系表。穷理尽性包括天人。内外
    辩析辞旨典奥。岂直群生靡惑。实亦阐提即
    晓。方宣扬四海垂范来世。惠使闻见唯深佩
    服。孤子萧禺顿首和南
      吏部尚书徐勉答
    天旨所答臣下神灭论。一日粗蒙垂示。辱告
    重送伏加研读。穷理尽寂精义入神。文义兼
    明超深俗表。仰详三世皎若发蒙。非直谨
    加诵持。辄令斑之未悟。惠示承眷至。弟子
    徐勉和南
      太子中庶陆果答
    果和南。伏览敕旨答臣下审神灭论。夫从无
    住本在默阻思。伏如来藏窅绝难言。故使
    仲初建薪火之执。惠远广然灭之难。传疑众
    谈踳沦旷稔。宸聪天纵圣照生知。了根授药
    随方运便。遂乃辩礼矫枉指孝示隅。良由迷
    发俗学。便浇俗以况道。惑资外文即就外
    以明内。任言出奇。因所据理固以城堑。三
    世负荷群生。现在破闇当来掴网。一牍之间
    于何不利。片言之益岂可覶缕。生因曩庆至
    德同时。预奉余论。顶戴踊跃。惠示不遗深抱
    笃念。陆果和南
      散骑常侍萧琛答
    弟子琛和南。辱告伏见。敕旨所答臣下审神
    灭论。妙测机神发挥礼教。实足使净法增光。
    儒门敬业。物悟缘觉民思孝道。人伦之本于
    兹益明。诡经乱俗不撝自坏。诵读藻挾ゴ
    不胜。家弟闇短招愆。今在比理。公私煎惧
    情虑震越。无以仰赞洪谟对扬精义。奉化
    开道伏用竦怍。眷奖覃示铭[佩-一]仁诱。弟子
    萧琛和南
      二王常侍彬缄答
    辱告伏见。敕旨答臣下审神灭论。圣思渊凝
    天理孤绝。辩三世则释义明。举二事则孝道
    畅。塞钻凿之路。杜异途之口足使魔堞永沦
    正峰长峻。弟子伏膺至道遵奉天则。喜跃之
    心宁复恒准。王彬缄和南
      太子中舍陆煦答
    猥辱逮告。伏见至尊答臣下审神灭论。俯仰
    膜拜徘徊空首。窃闻圣惟一揆。唐虞未有前
    言知几其神。今日独奉梁诏道载则万有挤
    其沦迷。德寿则九服扬其照筮。方可振民育
    德。百年均其摄受。劳民动物千古咸其折伏。
    法师智深决定。受持之持佥允。志洽通敏。
    承神之神谐克。陆煦和南
      黄门郎徐绲答
    绲和南。辱告并逮示。敕答神灭论。伏览渊
    旨疏心荡累。窃惟希夷之本难寻。妙密之源
    莫睹。自非上圣无以谈其宗。非夫至睿焉能
    道其极。皇上穷神体寂鉴道。居微发德音则
    三世自彰。布善言而千里承响。诚协礼敬义
    感人只。理扇玄风德被幽显。悠悠巨夜长昏
    鯈晓。蠢蠢愚生一朝独悟。励鹿苑之潜功。
    澍法流于日用。鸿名永播懋实方驰。迷滞知
    反沦疑自息。弟子归向早深倍兼捲谩i
    以周旋不敢云坠。但蠡测管窥终怀如失耳。
    徐绲和南
      侍中王暕答
    枉告并奉览。敕答臣下审神灭论。圣旨玄照
    启寤群蒙。义显幽微理宣寂昧。夫经述故身
    之义。系叙游魂之谈。愚浅所辩已为非灭。
    况复叡思弘远尽理穷微。引文证典焕然冰
    释。肉眼之人虔恭回向。惑累之众悛改浮心。
    发明既往训导将来。伏奉渊教欣蹈罔已。王
    暕和南
      侍中柳恽答
    辱告惠示。敕所答臣下神灭论。夫指归无二
    宗致本一。续故不断释训之弘规。入室容声
    弘经之深旨。中外两圣影响相符。虽理在固
    然而疑执相半。伏奉渊旨照若发蒙。顾会玄
    趣穷神知寂。恻情尽状天地相似。千载阙疑
    从春冰而俱泮。一世颠倒与浮云而共开。只
    诵环徊永用悬解。存及之顾良以悲戢。弟子
    柳恽顿首白
      常侍柳[怡-台+登]答
    辱告惠示。敕答臣下审神灭论。渊旨冲邈理
    穷几奥。窃以。修因趣果神无两识。由道得灭
    佛唯一性。殷人示民有知。孔子祭则神在。
    或理传妙觉。或义阐生知。而杨墨纷纶徒然
    穿凿。凝滞遂往特掩名教。圣情玄览证无
    间然。振领持纲舒张毛目。抑扬三代汲引同
    归实假双法朗然无碍。伏奉循环疑吝俱尽。
    来告存及悲挹唯深。柳[怡-台+登]顿首白
      太子詹事王茂答
    茂和南。辱告伏见。敕旨答神灭论。顶戴欣
    跃不及捨琛I窭碛瓶跛浞墙ㄑ运A惺
    遗文炳然昭著。莫不抚掤蟆J阶褚偷洹
    岂可妄陈虚矫厚诬前诰。谓来缘之不期弃
    享荐之至礼。迷路茫茫归涂靡薄。苦空一到
    有悔无追。主上含明体圣妙穷真假。发义照
    辞舟航沦溺。岂唯天人赞仰信。亦诸佛回光。
    弟子夙昔栖心本凭净土。数延休幸预逢昌
    世。方当积累来因永陶。滋诱藻悦之诚。非
    止今日未获只叙。常深翘眷比故修诣。此白
    无由。王茂和南
      太常卿庾咏答
    辱告惠示。至尊敕答臣下神灭论。伏览未周
    烟云再廓。窃惟蠕动有知草木无识。神灭瞽
    论。欲以有知同此无识。乃谓种智亦与形骸
    俱尽。此实理之可悲。自非德合天地均大域
    中。属反流之日。值饮化之几。则二谛之言无
    以得被。三世之谈几乎息矣。圣上愍此四生
    方沦六道。研校孔释共相提证。使穷陆知海。
    幽都见日。至言与秋阳同朗。群疑与春冰俱
    释。虽发论弘道德感冲襟。而豫闻训诱俯欣
    前业。法师服膺法门深同此庆。谨当赞味吟
    诵始终无斁。弟子庾咏和南
      豫章王行事萧昂答
    辱告宣示。敕答臣下审神灭论。圣旨披析。
    使惑者焕然。神之不灭着于通诰。理既眇
    默。故致有迷。主上识照知来鉴踰藏往。摛
    几外之妙思。攻异端之妄说。又引礼经取验
    虚实。孝敬之道于此方弘。孤子萧昂顿首和

      太中大夫庾昙隆答
    辱告伏见。主上答臣下审神灭论。昏蒙启悟
    焕尔照朗。夫至理虚寂道趣空微。上圣极智
    乃当穷其妙实。下凡浮生自不辩其玄渊。
    如闻立论者经典垂训。皆是教迹。至于在佛
    故书诡怪难以理期。此则言语道断。仰劳圣
    思为臣下剖释群情。岂不欣赞。铭挹明旨抱
    用始终。法师典诲弥增惭戢。弟子庾昙隆
    和南
      太子洗马萧靡答
    惠示敕答臣下审神灭论。披览未周情以
    悦。主上凝神天纵将圣多能。文奥不刊辞溢
    系表。义证周经。孝治之情爰着。旨该释典。大
    慈之心弥笃。谨置之坐隅陈之机枕。寝兴钻
    阅永用书绅。班示不遗戢眷良原。弟子萧
    靡和南
      御史中烝王僧孺答
    辱告惠示送主上所答群臣仰谘神灭论。伏
    览循环载深钻奉。发蒙祛蔽朗若披云。窃以
    事蕴难形非圣莫阐。理寂区位在愚成惑。若
    非神超系表思越几前。岂能烛此微言。若
    闻金石洞兹妙境。曾靡榛蹊。谕之以必荐。
    示之以如在。使夫持论者不终泥于遥[跳-兆+(辙-车)]。专
    谬者无永沈于惑海。积奉渊谟孰不欢肃。裁
    此酬白不申系舞。王僧孺呈和南
      黄门侍郎王揖答
    辱告惠示。敕答臣下审神灭论。夫昊苍玄默
    本绝言议。性与天道固亦难闻。而爱育之仁
    依方感动。开诱之教沿事降设。矜局蛙于井
    谷。哀危蟪于寸阴。思发神衷言微理镜。引据
    前经文约旨远。凝神寂翳一理能贯。坟典纷
    纶。一言以蔽。显列圣之潜旨。决终古之滞惑。
    存灭由斯而晓。孝敬因兹而隆。信足以警诫
    重昏。仪范百代。所谓圣谟洋洋嘉言孔彰
    者也。弟子既惭辨理弥懵知音遂得。预闻道
    训颁觌妙藻。式捪鲁掠来故ピ颉5茏油跻
    和南
      吏部郎王泰答
    一日曲蒙宴私。预闻茫中书有神形偕灭之
    论。斯人迳廷不近人情。直以下才。末能折
    五鹿之角。辱告垂示。圣旨微引孝道发扬。
    冥致谨当。寻诵永祛蒙惑。弟子王泰顿首
    和南
      侍中蔡樽答
    辱告奉宣敕旨。答谘神灭论。夫神理玄妙。良
    难该辩。虽复前圣眷言后英犹惑。天旨爰
    释皎若发蒙。固以陵万古而擅奇悟。方来
    以不朽。伏奉朝闻载深捲尽=饕允樯鹩漓
    迷滞。蔡樽和南
      建康令王仲欣答
    仲欣白。辱告惠示。诏所答臣下神灭论。伏读
    渊丽挷皇ぴ尽;实蹍毙宰蕴旎穸涝丁N
    礼外照三明内映。金轮徐转则道济八紘。玉
    瓒既陈则孝隆七庙。开慧日于清汉。垂法云
    于大千。如在之义重阐兹晨。常住之明永证
    来劫。故以德冠百王。声高万古。弟子栖心法
    门崇信大典。舞蹈之诚独深凫藻。王仲欣和

      建安王外兵参军沈绩答
    弟子绩和南。垂示敕答臣下神灭论。伏深欣
    跃。弟子窃惟道不自弘。弘实由人。人须其
    识。识须其位。周易所称圣人大宝曰位。岂其
    意乎。然或位而不人。或人而不位。三者云备
    其理至难。故宣尼绝笔于获麟。孟轲反身于
    天爵。诚无其位也。呜呼真化殆将沦没。今天
    子以仁圣盛明。据至尊之位。盖曾山可以众
    煦飘。其和不可移也。锺鼓可以鸡豚乱。其
    鸣不可间也。将使惵惵黔首济其长夜。自
    非德合天地。谁能若斯。弟子早沐灵风既闻
    之矣。然而燕雀之集犹或相昏。飞蓬之门尚
    自交构。圣旨爰降辞高理惬。敦以人天之善。
    诫以莫大之形。一言作训内外俱悦。夫以
    孺子入井。凡民犹或伤之。况乃圣慈御物必
    以隐恻为心耶。能指白马之非白。犹见屈于
    中庸。至于神享机外志存弘化。魍魉摧其颊
    舌焉足道哉。神迹天贵本非窥观。遂能存
    示用惭冥德。弟子沈绩和南
      祠部郎司马筠答
    辱告并垂示敕答臣下审神灭义。伏读周流式
    歌且舞。夫识虑沈隐精灵幽妙。近步无以追。
    凡情不能测。外圣知其若此。所以抑而不谈。
    故涉孔父其尚惛经。姬公其未曙。而碌碌之
    徒妄理信目锥画。管窥异见锋起。苟侚离
    贤之名。遂迷雪霜之实。愚惑到此深可矜
    伤。我皇道被幽显明踰日月。穷天地之极。
    尽终始之奥。忌莸紫之妨朱气。玟雉之
    乱凤玉。爰发圣衷降兹雅义。信足以光扬妙
    觉。拯厥沈泥。近照性灵之极。远明孝德之
    本。实使异学翦其邪心。向方笃其羡慕。谬
    以多幸豫奉陶钧。沐泽饮和有兼庆跃。流通
    曲被[佩-一]荷弥深。司马筠和南
      豫章王功曹参军沈绲答
    绲和南。弟子窃以为交求之道必取与为济。
    至于续蒙不告。则空致冲冲倏忽之观。
    殆将可息。所以自绝谘受崇深莫窥诚自愧
    也。徒以闇识因果脩局。诚冀履霜不退。坚
    冰可至耳。而法师弘心山薮幸能藏疾。虽未
    升堂遂招以法流。杜夷云。召渴马于滮泉。
    不待鞭策而至矣。垂示上答臣下神灭论。晨
    宵伏读用忘疲寝。构斯法栋导彼迷流。天属
    既申三世又辩。鬼神情状于焉可求。然谓海
    实广广孰能知。谓天盖高高不可测。圣论钩
    深旨超系表蒙情易骀恶能是。空铭末示
    终愧钻仰。弟子沈绲和南
      建安王功曹王缉答
    惠示敕答臣下审神灭论。窃以神者冥默历
    圣未传。宣尼犹称不言。庄生空构其语。求之
    方策。良叹交深谬觌。今论天思渊发妙旨凝
    深。至理既弘孝机兼极。信足蹈超万古。照
    烛来今。弟子生属昌辰。预觏圣藻。既冰涣于
    怀抱。信晓惑于随便。凡厥灵知孰不钻仰。
    矧伊蒙蔽激捔忌睢M跫┖湍
      右卫将军韦叡答
    至理虚寂冥晦难辩。言有似无。言无实有。
    妙于老谈精于释教。辞炳金书文光王牒者。
    由来尚矣。主上道括宇宙明并日月。隐显之
    机必照有无之要。已览遂垂以明论。詶析
    臣下导诱既深。训义方洽。凡在有心孰不庆
    幸。蒙示天制谨加读诵。垢吝云消特兼恒
    挕7ㄊ钗粼翟换帷=穹ɡ胛逵
    八解。去三界而就一乘。复得豫闻德音。弥
    足欣赞。惠告沾及戢[佩-一]寔深。韦叡和南
      廷尉卿谢绰答
    绰和南。辱告蒙示敕答臣下审神灭论。伏览
    渊谟用清魂府。既排短说实启群疑。窃惟人
    生最灵神用不极。上则知来藏往。次乃邻庶
    入几。以此观之。理无可灭。是以儒申其祀
    佛事大慈。照其生缘内外发明。已足祛滞。
    况复天诲谆谆引谕弥博。弘资始于黔黎。
    道识业于精爽。固令开蒙出障坐测重玄。
    异端既绝正路斯反。论者惭其墨守茫氏悟
    其膏肓豫在有识孰不系赞。但弟子徒怀
    游圣终懵管窥。顶奉戴跃永欢廕诱。谢绰和

      司徒祭酒范孝才答
    弟子孝才和南。逮示敕旨答臣下审神灭论。
    窃以彭生豕立咎现齐公。元伯缨垂事高汉
    史。且斩筹为喻义在必存神之不灭。法俗同
    贯欲灭其神。内外俱失。所谓管闚穹极宁
    辩西东。蠡度沧溟安知仿佛。天旨弘深慇懃
    于妙象。圣情隐恻流连于飨祭。岂直经教增
    隆。实使蒙愚悟道。眷逮所覃曲垂颁及。铭兹
    训诱方溢寸心。弟子茫孝才和南
      常侍王琳答
    辱告。惠示至尊答臣下审神灭论。谨罄庸管
    恭览圣制。声溢金石理洞渊泉。义贯六爻言
    该三世。足使僻学知宗迷途识反。弟子生幸
    休明身叨渥泽。复得倾耳天作拭目。神藻凫
    捴狭嘉藜图b莅浯疚ㄖ亍5茏
    王琳答
      库部郎何炟答
    炟和南。辱所赐书并垂示答臣下审神灭论。
    窃闻神其如在。求前王而未测住。常住其不
    移徒。伏膺而方晓。钻仰渊秘涣尔冰开。故
    知纷纶圣迹不由一道。参差动应本自因时。
    今浇流已息无明将启。物有其机教惟斯发。
    笃孝治之义。明觉者之旨。预有灵识谁不知
    庆。岂炎昊所得争衡。非轩唐所能竞爽。巍
    巍至德莫或可名。昭然大道于斯为极。何炟
    和南
      豫章王主簿王筠答
    筠和南辱告。垂示上答臣下审神灭论。窃闻
    僾然有见礼典之格言。今则不灭法教之弘
    旨。但妙相虚玄神功凝静。自非体道者。岂能
    默领其宗。不有知机者无由冥应其会。圣王
    迹洞万机心游七净。哀愍群生妪煦庶物。涤
    彼盖缠勗以解慧。祛其蒙惑。跻之仁寿信大
    哉。为君善于智度者也。弟子世奉大法家传
    道训。而学浅行疏封累犹轸。既得餐禀圣教。
    豫闻弘诱。一音得解万善可偕。捲局槲
    以譬说。弟子王筠和南
      仓部郎孙挹答
    辱告。惠示敕答臣下审神灭论。伏奉欣仰喜
    不自支。夫江海渊旷非井蛙所达。泊然入
    定岂外道可能以。一毛不动则众邪退散。舟
    航既济而彼岸超登。圣后体蕴二仪德兼三
    代。抚灵机而总极。秉上智以调民。发号施令
    则风行草偃。临朝尊默而化动如神。隆五帝
    以比踪。超万劫其方永。犹复振金声于指
    掌。降妙思以发蒙。理既仰而方深趣。弥钻而
    踰远均宝珠于无价。齐莲华之不尘。孝敬被
    乎群黎。训范光于先圣。蚑行喘息同识斯
    欢。翾飞蠕动共陶兹庆。班告末临用深荣
    荷。谨顶受书绅永启庸惑。弟子孙挹和南
      丹阳亟萧[目*尔]素答
    辱告。并伏见敕答臣下审神灭论。性与天道
    称谓理绝。旷劫多幸猥班妙训。接足顶受
    欢敬载怀。窃谓神道寂寞法海难边。是以智
    积麻苇而未测。识了色尘而犹昧。岂其庸末
    所能激仰。然自惠云东渐宝舟南济。岁序绵
    长法音流远。明君良宰虽世能宗服。至于躬
    挹玄源亲体妙极者。竟未闻焉。是以两谛八
    解独阙皇言。九部三明空芜国学。呜呼可为
    叹息者也。窃寻神灭之起。则人出楞伽经
    名卫世。虽义屈提婆而余俗未弭。故使群疑
    异学习以成见。若不禀先觉之教。实终累
    于后生。圣上道济天下机洞无方。虎观与龙
    宫。并阅至德与实相齐导。故能符俗教而谛
    真道即孝享以弘觉性。照此因蒙拔兹疑网。
    虽复牟尼之柔软巧说。孔丘之博约善诱。曷
    以喻斯。巍巍乎十善已行金轮何远。法师禀
    空慧于旷生。习多闻于此世。法轮转而八部
    云会。微言发而天人摄受。故能播戒香于凤
    闱。藻觉葩于圣侧。信矣哉。能以佛道声
    令一切闻者也。弟子无记释藏不逮孔门。虽
    愿朝闻终惭吝薄。庶缘无尽之法兼利人我
    耳。疾塞甫尔心虑惛悸。谨力裁白不识诠次。
    倾迟谘展亲承至教也。弟子萧[目*尔]素顿首和

      中书郎伏[口*恒]答
    猥垂班示。至尊所答臣下审神灭论。伏奉
    渊旨顿祛群疑。天情独照妙鉴悬览。故非凡
    愚所可钻仰。然常师管见亦窃怀佳求。今复
    禀承教义。远寻经旨重规叠矩。信若符契。法
    师宣扬叡理弘赞圣言。方使二教同归真俗
    一致豫得。餐沐诲诱陶染至化。捇飨路缡
    兼舞蹈。迟比谘觌乃尽衿诚。临白欣佩不知
    裁述。伏[口*恒]呈
      五经博士贺瑒答
    辱告。垂示敕答臣下审神灭论。钻仰反复诵
    味循环。故知妙蕴机初事隔凡浅。神凝系表
    义绝庸情。皇上叡览通幽性与天道。所以机
    见英远独悟超深。述三圣以导未晓。标二事
    以洗偏惑。故系孝之旨愈明。因果之宗弥畅。
    崛山粹典即此重彰。洙水清教于兹再朗。譬
    诸日月无得踰焉。弟子虽冥烦多蔽。谬奉格
    言研求妙趣。犹如蹈舞。法师宣扬至道光阐
    大猷。猥惠未及益增铭荷。弟子贺瑒呈
      太子中舍人刘洽答
    辱告奉觌。敕旨所答臣下审神灭论。伏披素
    札仰瞻玄谈。文贯韶夏义测爻系。囊括典经
    牢笼述作。弘彼正教垂之方简。希夷卓尔难
    得而闻。斟酌贤圣剖破毫发。兼通内外之涂
    语。过天人之际矣。自非体兹至德思与神会。
    岂能深明要道人知企及。谨书诸绅。永以为
    佩。泠乎既入照若发蒙。比故修诣共申讲复
    也。弟子刘洽顿首呈
      五经博士严植之答
    辱告。伏见敕旨答臣下审神灭论。夫形分涉
    麤。或微隐难悟。况识理精密。岂迷见能晓
    所以。断常交鹜一异竞奔。若中道居怀则欲
    流可反。二边滞意彼岸长乖。神灭之论斯彰
    实重。仰赖圣主栋梁至教。明诏爰发朗若披
    云。非直冥符训典俯弘孝义。盖妙达生源幽
    穷行本。使执礼之性践霜露而弥笃。研神之
    识仰禅悦而增心。皆当习忍慧途翻流惑海。
    弟子早标素心未知津济。伏读欢欣充遍身
    识。猥惠存勗荷眷唯深。严植之呈
      东宫舍人曹思文答
    辱送敕书。弟子适近亦亲奉此旨。范中书遂
    迷滞。若斯良为可慨。圣上深惧黔黎致惑故。
    垂折衷之诏。此旨一行虽复愚闇之识。了知
    神不灭矣。弟子近聊就周孔以为难。今附相
    简。愿惠为一览之。折其诡经不寻故。束展此
    不多白。弟子曹思文和南
      秘书丞谢举答
    辱告惠示。敕答臣下审神灭论。窃闻语曰。万
    物纷纠则悬诸天象。众言[肴*ㄆ]舛则折乎圣
    理。昭自古事蔚在兹辰。伏辱叡训。垂文义
    深陶铸称象。匪臻希微孰识纶幽至极。尽性
    穷神愍斯六蔽。哀此四执黜小言之乱道。拯
    径行于夷路。旨肆而隐义婉而章。博约载
    弘广大悉备。一音半偈显兹悟拔。慧日正水
    荡此尘迷。俾宗奥有归教思攸在。异端自杜
    诬善知息。凝系表于绳初。导禅流于苦海。岂
    伊含孕三藏。冠冕七籍而已哉。弟子幸邀至
    运侧承格诱。沐流欢击奉以书绅。谢举白
      司农卿马元和答
    辱告。颁示敕旨垂答臣下审神灭论。窃闻标
    机之旨非凡所窥。符神之契唯仁是极。故众
    教徘徊理诣于惇善。群经委曲事尽于开济。
    伏惟至尊先天制物。体道裁化理绝言初。思
    包象外攻塞异端。阐导归一万有知宗。人天
    仰式。信沧海之舟梁玄霄之日月也。神灭之
    论宜所未安。何者前圣摛教抑引不同。括而
    言之理实无二。易云。积善之家必有余庆。
    积恶之家必有余殃。孝经云。生则亲安之。
    祭则鬼享之。虽未显论三世其旨已着。薪尽
    火灭。小乘权教妙有湛然。究竟通说因情即
    理。理实可依。且慎终追远民德归厚。有国
    有家历代由之。三才之宝不同降情。神灭之
    为论妨政寔多。非圣人者无法。非孝者无
    亲。二者俱违难以行于圣世矣。弟子庸乏懵
    于至道。滥蒙颁访所据凡浅。荷惕之诚追以
    无厝弟子马元和和南
      公论郎王靖答
    垂示圣旨答臣下审神灭论。伏惟至尊垂拱
    岩廓游心万古。居无弃日道胜唯机。爰访群
    下恢弘孝义。叡藻渊玄妙理深极。自非克
    明侚齐之君。就日望云之主。岂有剖判冥寂
    明章雅论。阐大圣于须臾。定俗疑于俄顷。非
    唯理测宸衷。亦以义切臣子。含和饮憓之
    邦。衣裳道素之域。莫不倾首仁泽沐浴唐风。
    弟子江淮孤生不学无术。虽复从师北面一
    经不明。纵忆旧文。岂伊仿佛。五经纷纶事类
    弘博。神明之旨其义多端。至如金石丝竹之
    响。公旦代武之说。宁非圣旨。且祭义而谈
    尤为显据。若论无神亦可无圣。许其有圣便
    应有神。神理炳然。岂容寂绝。弟子所见庸
    浅无以宣扬至泽。既涉访逮辄率所怀。弟子
    王靖和南
      散骑侍郎陆任太子中舍陆倕答
    辱告惠示。至尊所答臣下审神灭论。昔者异
    学争途。孟子抗周公之法。小乘乱道。龙树陈
    释迦之教。于是杨墨之党舌举口张。六师之
    徒辙乱旗靡。言神灭者可谓学僻而坚。南路
    求燕。北辕首楚。以斯适道千里而遥。圣上愍
    其迷途。爰奋天藻钩深致远。尽化知神。俾此
    因蒙均斯冰释。陈兹要道同彼月照。弟子并
    以凡薄始窃恩纪。缨冕则天之朝。餐捉稽古
    之论。赞幸之诚独加踊跃。猥颁告逮谨用书
    绅。陆任倕呈
      领军司马王僧恕答
    辱告。惠示敕旨答臣下审神灭论。甚哉理之
    大也。斯宁寸管之所见。言性之可闻而随类
    傥遇。怡然蒙释奉戴周旋。以次以诵。法师
    德迈当今。声标万古。知十之谈每会。起予之
    富必酬。想阐弘圣旨焕然云消耶。弟子学
    惭聚萤识非通见。何能仰赞洪辉宣扬妙范
    者欤。但论者执一惑之情。修一往之辙。固
    不可以语大方。焉知致远必泥哉。夫幽明之
    理皎然不差。因果相起义无独立。形灭自可
    以草为俦。神明常随缘而在。所以左氏有
    彭生豕。见尚书则祖考来格。礼云。若乐九变
    人鬼可得礼矣。结草之报岂其遂灭。元规所
    梦何得无神。神明不灭着之金口。丘尼所说
    弥有多据。若文虽五千诗乃三百。得其理者
    自可一言而蔽。故不复烦求广证。夫三圣虽
    有明教百家常置弘理。而尚使狂简斐然成
    章。攻乎屡作。今皇明体照幽寂识洞内外。
    以前圣之久远感异端之妄兴。霈然爰发。乃
    垂眷翰。使阐提一悟遂获果通阎浮执惑豁
    然洗滞。况复搢绅之士为益因其弘哉。弟子
    餐道无纪。法师许其一篑。遂能班逮神藻。
    使得豫沐清风。载欢载舞无以自譬。戢铭兼
    深弥其多矣。弟子王僧恕顿首和南
      五经博士明山宾答
    辱告。惠示敕旨答臣下审神灭论。源深趣远
    岂鹿兔所测。随类得解或亦各欣其所见。奉
    以周旋不胜舞跃。法师学冠一时道协千载。
    起予之说寄在明德。想弘宣妙旨无复遗蕴
    耶。弟子业谢专经智非通识。岂能仰述渊猷
    赞扬风教。论者限以视听。岂达旷远目睹百
    年心惑三世。谓形魄既亡神魂俱灭。斯则既
    违释典。复乖孔教矣。焉可与言至道语其妙
    理者哉。夫明则有礼乐。幽则有鬼神。是以孔
    宣垂范以知死酬问。周文立教以多才代终。
    诗称三后在天。书云。祖考来格。且濠上英华
    着方生之论。柱下叡哲称其鬼不神。为薪而
    火传交臂而生谢。此皆陈之载籍章其明者
    也。夫缘假故有灭。业造故无常。是以五阴合
    成终同烟尽。四微虚构会均火灭。穷谓神明
    之道非业非缘。非业非缘故虽迁不灭。能缘
    能业故苦乐殊报。此能仁之妙唱。搢绅之所
    抑也。虽教有殊途理还一致。今弃周孔之正
    文。背释氏之真说。未知以此将欲何归。正法
    住世尚有断常之说。况象法已流而无异
    端之论。有神不灭乃三圣同风。虽典籍着明
    多历年所。通儒硕学并未能值。皇上智周空
    有照极神源。爰发圣衷亲染神翰。弘奖至教
    启悟重昏。令夫学者永祛疑惑。眷逮不遗。使
    得豫餐风训。沐浴顶戴良兼欣戢。明山宾和

      通直郎庾黔娄答
    孝经云。生则亲安之。祭则鬼飨之
    乐记云。明则有礼乐。幽则有鬼神
    诗云。肃雍和鸣。先祖是听
    周官宗伯职云。乐九变人鬼可得而礼。祭义
    云。入户忾然必有闻乎其叹息之声
    尚书云。若尔三王有丕子之责
    左传云。[鱼*玄]神化为黄能。伯有为妖。彭生敢

    右七条
    弟子生此百年。早闻三世。验以众经求诸故
    实。神鬼之证既布中国之书。菩提之果又表
    西天之学。圣教相符性灵无泯。致言或异其
    揆唯一。但以圣人之化因物通感。抑引从急
    与夺随机。非会不言言必成务。非时不感感
    惟济物。而参差业报取舍之涂遂分。往还缘
    集沦悟之情相舛。猥其小识晦兹大旨。滞亲
    闻见莫辩幽微。此榆枋所以笑九万。赤县所
    以骇大千。故其宜也。若斯之伦遂构穿凿驾
    危辩。鼓伪言扇非学。是谓异端。故宣尼之
    所害也。我皇继三五而临万机。绍七百以御
    六辩。勋格无称道还淳粹。经天纬地之德。
    左日右月之明。皇王之所未晓。群圣之所不
    备。亿兆之所宜通。将来之所必至。莫不鬯其
    玄波而达其幽致者也。伏览神论该冠真俗。
    三才载朗九服移心。蚑行蠢蠕犹知舞蹈。况
    在生灵谁不抚节。弟子少缺下帷尤蔽名理。
    既符夙志窃深踊跃。至于百家恢怪所述
    良多。搜神灵鬼显验非一。且般若之书本明
    斯义。既魔徒所排辄无兼引。自非格言孰能
    取正。略说七条。皆承经典。譬犹秋毫之凭五
    岳。触氏之附六军。敢沥微尘只增悚污。弟
    子庾黔娄和南
      太子家令殷钧答
    近辱告惠示。主上所敕臣下审神灭论。性与
    天道诚不得闻。徒观二谛兼通三圣。俱阐片
    言析妙半字。含灵辞存五礼之中。旨该六合
    之外。譬河海之纪地。犹日月之丽天。伏读欢
    愉魂影相庆。何者弟子夙陶玄化及长不亏。
    常恐识业未弘中涂回枉。或端然静念心翱
    翔而靡薄。或吐言设论时见屈于辩聪。夫大
    道甚夷而黎元好径。咸用此也。今猥奉神旨
    昭若发蒙。且服且诵永为身宝。数日来公私
    牵挽。还辄顿卧未即白答。衔眷弥深。殷钧和

      秘书郎张缅答
    寻三世昉然二果昭著。安可惑六尘而不晓。
    迷五涂而长没。以为形谢神灭骸亡识朽。此
    外道之邪见。岂可御瞿昙之正法。所谓轻陈
    一旅敌堂堂之锋。辄驰驽骀与骐骥而并行。
    恐长劫有尽领虫方至。一身死坏复受一身。
    精神无托人畜随缘。涅槃明文瑞应高说。主
    上圣照幽深镜察潭远。譬两祭而知不灭。喻
    妄作于背亲。义随八引而舛入。言比性道而
    难闻。弟子少游弱水。受戒樊邓师白马寺期
    法师。屡为谈生死之深趣。亟说精神之妙
    旨。尔来师心绝此疑想。复睹斯判。益破魔
    涂。非但阅觌于今。方结缘于后。徒知归
    信闇比求名。猥惠沾示深承眷笃。弟子张缅
    和南
      五经博士陆琏答
    琏白。逮告垂示敕答臣下审神灭论。伏读天
    旨昭镜尘蒙。弟子门宗三宝。少奉道训。虽
    诚归至教。识暗玄津。谨寻内外群圣开引殊
    文。如来说三乘以标一致。言二谛以悟滞方。
    先王诠五礼以通爱敬。宣六乐以导性灵。或
    显三世以征因果。或明诚感以验应实。岂可
    顿排神源永绝缘识者哉。若然则善恶之报
    虚陈。祭敬之设为妄。求之情理其可安乎。而
    昧惑之徒尚多偏执。是以圣明玄览游神妙
    门。动言出理皎若朝晖。发文显证朗如宵烛。
    顿足开建愚惛惬信凡鄙者也。伏习诏旨
    综检心源。谨裁还白不宣捨琛5茏勇界龀
      杨州别驾张翻答
    辱告。伏见敕答臣下审神灭论。盛旨穷机微
    言合道。生知出六儒之首。自然该十圣之外。
    至如感果之规理照三世。孝飨之范义贯百
    王。妙会与春冰等释。至趣若秋旻共朗。足使
    调阐变情。桀跖移志。反浇风于遂古。振淳波
    乎方册。英声茂实粤不可尚。法师精理之秀
    擅高日下。俱沐圣化独游神明。深鉴道蕴洞
    识宗涂。弟子昔闻师说悟太儒之旨。今偶
    昌时奉不灭之训。信以照澈吝蒙纾洗尘。盖
    足蹈手舞言象岂能胜。张翻和南
      太子左率王珍国答
    辱告。伏见敕答臣下审神灭论。神之不灭经
    典明文。即心语事皎然在理。论神有灭实所
    骇叹。天照渊凝妙旨周博。折彼异端弘兹
    雅范。信可以朗悟冥涂。栋梁千载矣。伏览
    欢戴窃深罔极。比故诣展迟获谘申。王珍国

      领军将军曹景宗答
    枉告所宣答神灭敕。理周万古旨包三世。六
    趣长迷于此永悟。五道恒疑晓若发蒙。自非
    鉴穷八解。照侔十号。排罔逸俗。安得如此。奉
    佩书绅。敢违寝食。法师识踰有境学诣无生。
    裕扬之善焕如东里。披翫周环用忘所疾。曹
    景宗白答
      光禄勋颜缮答
    猥枉明诰颁述敕旨。审神不灭以答臣下。理
    据显然表里该妙。所以惠见独宣舟梁合
    举。夫目所不睹帷屏为隔。耳所不闻遐迩致
    拥。不得以不闻不见。便谓无声无物。今欲
    诘内教。当仗外书外书。不殊内教兹现书云。
    魂气无所不之。佛经又曰。而神不灭。既内
    外符同神在之事无所多疑。疑其灭者即蜉
    蝣不知晦朔。蟪蛄之非春秋。宁识大椿之永
    久日月之无穷。主上圣明超古微妙通神。在
    三之旨有证。孝飨之理斯光。苍生管见已晦
    而复晓。晚俗沦真既迷而更悟。弟子宿植逢
    幸豫从餐道。投心慈氏归敬诚深。唯孱来缘
    可期载怀凫藻而已。弟子颜缮呈
      五经博士沈宏答
    弟子宏稽首和南。辱告伏览。敕答臣下审神
    灭论。夫唯几难晓用晦易昏。自非凝神斯鉴
    探赜斯朗。岂能拯重雰于有惑。岂能运独
    见于无明。窃惟大圣御宇上德表物。踊法
    云以湛润。开慧日而增晖。远比溟海近譬井
    干。粤今遂古孰能识乎此焉。至如经喻雀飞
    瓶在。火灭字存。礼云。非类弗歆祭乃降祉。
    且梦兰以授郑穆。结草以抗杜回。凡此群例
    不可悉纪。又五道递往六度同归。皆神之显
    验。不灭之幽旨。但[郗-巾+ㄙ]克[跳-兆+丽]足岂从邯郸比
    踪。卢敖捷至宁与若士齐迹。今仰坠天璪俯
    逮阐提。所谓若披重雾以攀合璧。出幽夜而
    睹烛龙。短绠汲渊望澜觇海。实欢喜顶戴。
    若无价宝珠。沈宏稽首和南
      建康平司马褧答
    辱告。惠示敕难灭性论。窃以慈波洪被道冠
    众。灵智照渊凝理绝群。古七禅八惠之辩。
    三空四谛之微。故以焕乎载籍炳于通诰也。
    所以优陀云。喻如百首齐音同赞妙觉。尚不
    能言万分之一矣。夫业生则报起因往则果
    来。虽义微而事着。亦理幽而证显。自近可以
    知远。寻迹可以探遐。譬如日月悬天。无假
    离娄之目。鸣锺在耳。不劳子期之听。而议
    者自昏迷途难晓。苟侚所怀坐颠坑阱。伏

    皇上今旨理妙辞缛。致极钩深。究至寂而
    更阐。启幽途以还澈。虽复列圣齐鏕群经联
    奥。灵山金口禅水玉舌。终不能舍此以求
    通。违兹而得正信哉。澡江汉之波尘滓以涤。
    导德齐礼还风反化。法俗兼通于是乎在。付
    比言展方尽述赞。弟子司马褧呈
      左承丘仲孚答
    伏览。敕旨答臣下审神灭论。圣照渊深包括
    真俗。理超系表义冠群识。钻奉神猷伏深舞
    蹈。惠示存眷。丘仲孚白

    弘明集卷第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