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史传部四>弘明集卷第四
  •  何承天达性论 颜光禄延之难
      达性论
    夫两仪既位。帝王参之。宇中莫尊焉。天以
    阴阳分。地以刚柔用。人以仁义立。人非天地
    不生。天地非人不灵。三才同体相须而成者
    也。故能禀气清和神明特达。情综古今智周
    万物。妙思穷幽赜制作侔造化。归仁与能
    是为君长。抚养黎元助天宣德。日月淑清四
    灵来格。祥风协律玉烛扬晖。九谷刍豢陆产
    水育。酸咸百品备其膳羞。栋宇舟车销金合
    土。丝紵玄黄供其器服。文以礼度娱以八音。
    庇物殖生罔不备设。夫民用俭则易足。易足
    则力有余。力有余则志情泰。乐治之心于是
    生焉。事简则不扰。不扰则神明灵。神明灵则
    谋虑审。济治之务于是成焉。故天地以俭素
    训民。乾坤以易简示人。所以训示慇懃若此
    之笃也。安得与夫飞沈蠉蠕并为众生哉。若
    夫众生者。取之有时用之有道。行火俟风暴。
    畋渔候豺獭。所以顺天时也。大夫不麛卵。
    庶人不数罟。行苇作歌宵鱼垂化。所以爱人
    用也。庖厨不迩五犯是翼。殷后改祝孔钓不
    网。所以明仁道也。至于生必有死形弊神
    散。犹春荣秋落四时代换。奚有于更受形哉。
    诗云。恺悌君子。求福不回。言弘道之在己也。
    三后在天。言精灵之升遐也。若乃内怀嗜
    欲外惮权教。虑深方生施而望报。在昔先师
    未之或言。余固不敏。罔知请事焉矣
      释何衡阳达性论    颜延之
    前得所论。深见弘虑。崇致人道黜远生类。物
    有明征事不愆义。维情辅教。足使异门扫
    轨。况在蕲同岂忘所附。徒恐琴瑟专一更失
    阐谐。故略广数条取尽后报。足下云。同体二
    仪共成三才者。是必合德之称。非遭人之目。
    然总庶类同号众生。亦含识之名。岂上哲之
    諡。然则议三才者无取于氓隶。言众生者亦
    何滥于圣智。虽情在序别自不患乱伦。若
    能两藉方教俱举。达义节彼离文采此。共实
    则可使倍宫自和析符复合。何讵怏怏执
    吕以毁律。且大德曰生有万之所同同于所
    万。岂得生之可异。不异之生宜其为众。但众
    品之中愚慧群差。人则役物以为养。物则见
    役以养人。虽始或因顺终至裁残。庶端萌
    起情嗜不禁。生害繁惨天理郁灭。皇圣哀其
    若此而不能顿夺所滞。故设候物之教。谨顺
    时之经。将以开仁育识反渐息泰耳。与道为
    心者。或不剂此而止。又知大制生死同之荣
    落。类诸区有诚亦宜然。然神理存没傥异于
    枯荄变谢。就同草木便当烟尽。而复云三后
    升遐精灵在天。若精灵必在。果异于草木。
    则受形之论。无乃更资来说。将由三后粹善
    报在生天耶。欲毁后生反立升遐。当毁更
    立。固知非力所除。若徒有精灵。尚无体状。未
    知在天当何凭以立。吾怯于庭断。故务求依
    放。而进退思索未获所安。凡气数之内无不
    感对。施报之道必然之符。言其必符何猜有
    望。故遗惠者无要。存功者有期。期存未善
    去惠。乃至人有贤否则意有公私。不可见物
    或期报因谓树德皆要且经世恒谈贵施者勿
    忆士子服义犹惠而不有。况在闻道要。更不
    得虚心而动必怀嗜事尽惮权耶。曾不能引
    之上济每驱之下沦。虽深诮挍责。亦已厚言
    不伐。足下婴城素坚难为飞书。而吾自居
    忧患情理无托。近辱褒告。欲其布意裁往
    释。虑不或值。颜延之白
      答颜永嘉
    敬览芳讯研复渊旨。区别三才步验精粹。宣
    演道心褒赏施士。贯综幽明推诚及物。行之
    于己则美。敷之于教则弘。殆无所间。退寻
    嘉诲之来。将欲令参观斗极复迷反迳思。或
    昧然未全晓洽。故复重申本怀。足下所谓共
    成三才者。是必合德之称。上哲之人。亦何
    为其然。夫立人之道取诸仁义。恻隐为仁者
    之表。耻恶为义心之端。牛山之木剪性于[弥/金]
    斧。恬漠之想汨虑于利害。诚直滋其萌[薛/女]
    援其善心。遂乃存而不算得无过与。又云。议
    三才者无取于氓隶。言众生者亦何滥于圣
    智。既已闻命。犹未知二涂。当以何为判。将伊
    颜下丽宁侨札上附。企望不倦。以祛未了。
    必令两藉俱举宫和符合。岂不尽善。又曰。大
    德曰。生有万之所同同于所万。岂得生之
    可异。非谓不然。人生虽均被大德。不可谓之
    众生。譬圣人虽同禀五常。不可谓之众人。奚
    取于不异之生必宜为众哉。来告云。人则役
    物以为养。物则见役以养人。大判如此。便
    是顾同鄙议。至于情嗜不禁害生惨物。所谓
    甚者泰者。圣人固已去之。又云。以道为心者。
    或不剂此而止。请问不止者。将自己不杀耶。
    令受教咸同耶。若自己不杀取足市[邱-丘+(序-予+墨)]。故是
    远庖厨。意必欲推之于编户。吾见雅论之不
    可立矣。又云。若同草木便当烟尽。精灵在天
    将何凭以立。夫神魄忽怳游魂为变。发扬凄
    怆。亦于何否之。仲由屈于知死。赐也失于
    所问。不更受形。前论之所明言所凭之方。请
    附夫子之对。及施报之道必然之符。当谓于
    氏高门。俟积善之庆。博阳不伐。膺公侯之祚。
    何关于后身乎。又云。经世恒谈施者勿忆士
    子服义惠而不有。诚哉斯言。微畅设报以
    要惠说徒之所先。悦报而为惠。举世之常务。
    疑经受累劫之罪。勤施获积倍之报。不似
    吾党之为道者。是以怏怏耳。知欲引之上济。
    亦甚所不惜。但丈夫处实者。颇陋前识之华。
    故不为也。若乃施非周急惠存功举揆诸高
    明亦有耻乎。此吾率其恒心久而不化。内惭
    璩子未暇有所谓也。何承天白
      重释何衡阳
    薄从岁事躬敛山田。田家节隙野老为俦。言
    止谷稼务尽耕牧。谈年计耦无闻达义。重获
    微辩得用昭慰。启告精至愈惭固结。今复
    忘书往怀。以输未述。夫藉意探理。不若析
    之圣文三才之论。故当本诸三画。三画既陈
    中称君德。所以神致太上崇一元首。故前谓
    自非体合天地无以允应。斯弘研其清虑。
    未肯存同。犹以恐兼容罔弃广载不遗。笃物
    之志诚为优赡。恐理位杂越疑阳遂众。若恻
    隐所发穷博爱之量。耻恶所加尽佑直之正。
    则上仁上义。吾无间然。但情之者寡。利之者
    众。豫有其分。未臻其极者不得以配拟二
    仪耳。今方使极者为师。不极者为资。扶其敬
    让去其忮争。令[弥/金]斧铸刃利害寝端。驱百代
    之民出信厚之涂。则何萌不滋何善不援。而
    诬以不算未值其意。三才等列。不得取偏才
    之器。众生为号。不可滥无生之人。故此去氓
    隶彼甄圣智。两藉俱举旨在于斯。若侨札未
    能道一。皇王岂获上附。伊颜犹共赖气化宜
    乎下丽。二涂之判易于赜指。又知以人生虽
    均被大德。不可谓之众生。譬圣人虽同禀五
    常。不可谓之众人。夫不可谓之众人。以茂人
    者神明也。今已均被同众。复何讳众同。故当
    殊其特灵。不应异其得生。徒忌众名未亏众
    实。得无似蜀梁逃畏卒不能避。所谓役物为
    养见役养人者。欲言愚慧相倾惛算相制。事
    由智出非出天理。是以始矜萌起终哀郁灭。
    岂与足下刍豢百品共其指归。凡动而善流
    下民之性。化而裁之上圣之功。谨为垣防犹
    患踰溢。况乃罔不备设以充侈志。方开所泰
    何议去甚。故知惨物之谈不得与薄夫同忧
    乐。杀意偏好生情博。所云与道为心者。博
    乎生情将使排虚率遂跖实。莫夭利泽通天
    而不为惠。庸适恩止麛卵事法豺獭耶。推此
    往也。非唯自己不复委咎市[邱-丘+(序-予+墨)]乎庖厨。且市
    庖之外非无御养。神农所书。中散所述。公理
    美其事仲彦精其业。是亦古有其传。今闻其
    人。何必以刲刳为禀和之性。爓[卄/瀹]为翼善之
    具哉。若以编户难齐忧鄙论未立是见。二叔
    不咸虑周德先亡。傥能申以远图要之长世。
    则日计可满岁功可期。精灵草木果已区别。
    游魂之答。亦精灵之说。若虽有无形天下宁
    有无形之有。顾此惟疑宜见正定。仲尼不答
    有无未辩。足下既辩其有。岂得同不辩之
    答。虽子嗜学。惧未获所附。或是晓晦涂隔隐
    着事悬。遂令明月废照世。智限心知谓必符
    之。言体之极于罔讲求。反意如非相尽。或世
    人守璞受让玉市将译胥牵俗还说国情苟
    未照尽。请复其具申近释。报施首称气数者
    以为物无妄。然各以类感。感类之中人心为
    大。心术之动隶历所不能得及其积致于可
    胜原而当断取世见据为高证。庄周云。莽卤
    灭裂报亦如之。孙卿曰。报应之势各以类至
    后身着戒可不敬与慈护之人深见此数。故
    正言其本非邀其末。长美遏恶反民大顺。济
    有生之类。入无死之地。令庆周兆物尊冠百
    神。安宜祚极子胤福限卿相而已。常善以救
    善亦从之势。犹影表不虑自来何言乎。要惠
    悦报疑罪勒施。似由近验吝情远猜德教。
    故方罚矜功而滥咎忘贤遗存异义。公私殊
    意已备前白。差不重云想处实陋华者。复
    见其居厚去薄耳。若施非周急惠而期誉。乃
    如之人诚道之蠹。惟子之耻丘亦耻之
      重答颜永嘉
    吾少信管见。老而弥笃。既言之。难云。将堙
    腐方寸。故愿凭流颺以托麟翮。厚意垂怀
    慧以重释。稽证周明华辞博赡。夫良玉时
    玷。贱夫指其瑕。望舒抱魄。野人睨其缺。岂伊
    好辩未获云。已复进请益之问。庶以研尽
    所滞。来告云。三才之论。故当本诸三画。三画
    既陈中称君德。所以神致太上崇一元首。若
    如论旨。以三画为三才。则初拟地爻三议天
    位。然而遯世无闷。非厚载之目。君子干干。非
    苍苍之称。果两仪罔托。亦何取于立人。但爻
    在中和。宜应君德耳。又云。恻隐穷博爱之
    量。耻恶尽佑直之方。则为上仁上义。便是
    许体仁义者为三才寻。又云。侨札未获上
    附。伊颜宜其下丽。则黄裳之人。其犹不及。
    虽赜之指高下无准。故惑者未悟也。夫阴阳
    陶气刚柔赋性。圆首方足霄貌匪殊。恻隐耻
    恶悠悠皆是。但参体二仪必举仁义为端耳。
    知欲限以名器慎其所假。遂令惠人洁士比
    性于毛群。庶几之贤同气于介族。立象之意。
    岂其然哉
    又云。已均被同众复何讳众同。故当殊其特
    灵。不应异其得生。夫特灵之神既异于众。得
    生之理何尝暂同。生本于理而理异焉。同众
    之生名将安附。若执此生名必使从众。则混
    成之物亦将在例耶。又云。谨为垣防犹患踰
    溢。况乃罔不设备以充侈志。方开所泰何议
    去甚。足下始云。皇圣设候物之教。谨顺时之
    经。将以反渐息泰。今复以方开所泰为难。未
    详此将难鄙议将讥圣人也。又云。市庖之外
    岂无御养。神农所书中散所述。何必以刲刳
    为禀和。爓[卄/瀹]为翼善。夫禋瘗茧栗宗社三
    牲。晓芗豆俎以供宾客。七十之老俟肉而
    饱。岂得唯陈列草石取备上药而已。吾所忧
    不立者。非谓洪论难持退嫌此事不可顿去
    于世耳。又云。天下宁有无形之有。顾此惟
    疑宜见正定。寻来旨。似不嫌有鬼。当谓鬼宜
    有质得无惑。天竺之书说鬼别为生类故耶。
    昔人以鬼神为教。乃列于典经布在方策。郑
    侨吴札亦以为然。是以云和六变实降天神。
    龙门九成人鬼咸格。足下雅秉周礼近忽此
    义。方诘无形之有为支离之辩乎
    又云。后身着戒可不敬与慈护之人深见此
    数。未详所谓慈护者。谁氏之子。若据外书
    报应之说。皆吾所谓权教者耳。凡讲求至理
    曾不析以圣言。多采谲怪以相扶翼。得无似
    以水济水耶。又云。物无妄然必以类感。常
    善以救善亦从之。势犹影表不虑自来。斯言
    果然。则类感之物轻重必侔。影表之势脩短
    有度。致饰土木。不发慈愍之心。顺时獀狩。
    未根惨虐之性。天宫华乐焉赏而上升。地狱
    幽苦奚罚而沦陷。昌言穷轩轾。立法无衡
    石。一至于此。且阿保傅爱慎及溷腴良庖提
    刀情怵母族彼圣人者。明并日月化开三
    统。若令报应必符。亦何妨于教而缄扃羲唐
    之纪。埋闭周孔之世。肇结网罟。兴累亿之
    罪。仍制牲牢。开长夜之罚。遗彼天厨甘此刍
    豢。曾无拯溺之仁。横成纳隍之酷。其为不然
    宜简渊虑。若谓穷神之智。犹有所不尽虽高
    情爱奇想。亦未至于侮圣也
    足下论仁义则云。情之者少利之者多。言施
    惠则许其遗贤忘报在情既少孰能遗贤利之
    者多曷云忘报。若能推乐施之士。以期欲仁
    之俦。演忘报之意。别向义之心。则义寔
    在斯。求仁不远。至于济有生之类入无死之
    地。庆周兆物尊冠百神。斯旨宏诞非本论所
    及。无乃秦师将遁行人言肆乎。岂其相迫。
    居吾语子。圣人在上不与百神争长。有始有
    卒。焉得无死之地。夫辩章幽明研精庶物。
    及初结绳终繁文教。性以道率。故绝亲誉之
    名犯违。造化无伤博爱之量。以畋以渔养
    兼贤鄙。三品之获实充宾庖。金石发华。笙籥
    协节。醉酒饱德。介兹万年。处者弘日新之业。
    仕者敷先王之教。诚着明君泽被万物。龙章
    表观鸣玉节趋。斯亦尧孔之乐地也。及其不
    遇考槃阿涧以善其身。杀鸡为黍聊寄怀抱。
    或负鼎割烹扬隆名于长世。或屠羊鼓刀凌
    高志于浮云。此又君子之处心也。何必陋
    积善之延祚。希无验于来世。生背当年之真
    欢。徒疲役而靡归。系风补景非中庸之美。
    慕夷眩妖违通人之致。蹲膜揖让终不并立。
    窃愿吾子舍兼而遵一也。及蜀梁二叔。世人
    驿胥之譬非本义所继。故不复具云
      又释何衡阳
    圣虑难原神应不测。中散所云。中人自竭。莫
    得其端。岂其浅岸所可探抽。徒以魏文火
    布见刊异世。滕循虾须取愧当时。故于度
    外之事怯以意裁耳。足下已审其虚实。方书
    之不朽独鉴坚精。难复疑间。聊写余怀依答
    条释。事纬殃福义杂胡华。虽存简章自至烦
    文。过此以往余欲无言
    答曰。若如论旨。以三画为三才。则初拟地爻
    三议天位。然而遯世无闷。非厚载之目。君子
    干干。非苍苍之称。果两仪罔托。亦何取于立
    人。但爻在中和。宜应君德耳
    释曰。闻之前学。淳象始于参画。兼卦终于六
    爻。参画立本三才之位。六爻未变群龙所
    经。是以重卦之后。则以出处明之。故遯世干
    干潜藏偕行。圣人适时之义兼之道也。若以
    初爻非地。三位非天。以为两仪罔托立人无
    取。未知足下前论三才同体。何因而生。若犹
    受之系说不轶师训。何独得之复卦丧之单
    象。如义文之外更有三才。此自春秋新意。
    吾无识焉。且遯世干干虽非覆载之名。一体
    之中未失卑高之实。岂得以变动之辞。废立
    本之义。又知以爻在中和宜应君德。若徒有
    中和之爻。竟无中和之人。则爻将何放。若中
    和在德则不得人背中和。体合之论固未
    可殊越
    答曰。上仁上义便是许体仁义者为三才寻。
    又云。侨札未获上附。伊颜宜其下丽。则黄
    裳之人其犹不及。虽赜之指高下无准。故
    惑者未悟
    释曰。所云上仁上义。谓兼总仁义之极。可以
    对飨天地者耳。非谓少有耻爱便为三才。前
    释已具怪复是问四。彼域中唯王是体知三。
    此两仪非圣不居。易老同归可无重惑。案
    东鲁阶差。侨札理不允备。何由上附至位。
    依西方准墨。伊颜未获法身。故当下丽生品。
    来论挟姬议释。故两解此意。冀以取了反致
    辞费。圣作君师贤为臣资。接畅神功影向大
    业。行藏可共默语亦同。体分至此何负黄裳。
    议者徒见不得等位。元首横生诮恨。而不知
    引之极地。更非守节之情。指断如斯。何谓无

    答曰。夫阴阳陶气刚柔赋性。圆首方足宵貌
    匪殊。恻隐耻恶悠悠皆是。但参体二仪必举
    仁为端耳
    释曰。若谓圆首方足必同耻恻之实宵恳
    匪殊。皆可参体二仪。蹻跖之徒亦当在三才
    之数耶。若诚不得则不可见横目之同便与
    大人同列。悠悠之伦品量难齐。既云。仁者安
    仁智者利仁。又云。力行近仁畏罪强仁若一
    之正位将真伪相冒。庄周云。天下之善人寡
    不善人多。其分若此。何谓皆是
    答曰。知欲限以名器。顺其所假。遂令惠人
    絜士比性于毛群。庶几之贤同气于介族。立
    象之意。岂其然乎
    释曰。名器有限。良由资体不备。虽欲假之疑
    阳谓何含灵为人毛群所不能同禀气成生。
    絜士有不得异象。放其灵非象。其生一之而
    已。无乃诬漫
    答曰。已均被同众云云。特灵之神既异于众。
    得生之理何尝暂同。生本于理而理异焉。同
    众之生名将安附。若执此生名必使从众。则
    混成之物亦将在例耶
    释曰。吾前谓同于所万。岂得生之可异。足
    下答云。非谓不然。又曰。奚取不异之生必宜
    为众是则去吾为众。而取吾不异。岂有不
    异而非众哉。所以复云。故当殊其特灵不应
    异其得生耳。今答又谓。得生之理何尝暂同。
    生本于理而理异焉。请问得生之理。故是阴
    阳耶。吾不见其异。而足下谓未尝暂同。若有
    异理非复照蒸耶。则阴阳之表更有受生涂
    趣。三世讵宜竖立。使混成之生与物同气。
    岂混成之谓。若徒假生名莫见生实。则非向
    言之匹。言生非生即是有物不物。李叟此说
    或更有其义。以无诘有。颇为未类
    答曰。谨为垣防云云。始云。皇圣设候物之
    教。谨顺时之经。将以反渐息泰。今复以方开
    所泰为难。未详此将难鄙议为讥圣人也。
    释曰。前观本论。自九谷以下至孔钓不网。
    始知高议。谓凡有宰作皆出圣人。躬为师匠
    以率先下民也。孤鄙拙意。自谓每所施为动
    必有因。圣人从为之节。使不迁越此二。怀之
    大断彼我所不同。吾将节其奢流。故有息泰
    之说。足下方明备设。未知于何去甚而中。答
    又云。所谓甚者圣人固已去之。不了此意。故
    近复以所泰为问。答云。未详谁难或自忘前

    答曰。市庖之外云云。夫禋瘗茧栗宗社三牲。
    晓芗豆俎以供宾客。七十之老俟肉而饱。
    岂得唯陈草石取备上药而已。所忧不立者
    非谓洪论难持。退兼此事不可顿去于世耳
    释曰。神农定生周人备教。既唱粒食。又言。上
    药既用牺牢。又称苹蘩祭膳之道。故无定
    方。前举市庖之外复有御养者。指旧刳瀹之
    滞。以明延性不一。非谓经世之事。皆当取备
    草石。然刍豢之功希至百龄。芝术之懿亟闻
    千藏。由是言之。七十之老何必谢恩于肉食。
    但自封一域者舍此无术耳。想不顿去于世。
    犹是前释所云不能顿夺所滞也。始获符同
    敢不归美。既知不可顿去。或不谓道尽于此
    答曰。天下宁有无形之有云云。寻来旨似不
    嫌有鬼。当宜有质得无惑。天竺之书说鬼别
    为生类耶。昔人以鬼神为教。乃列于典经布
    在方策。郑侨吴札亦以为然。是以云和六
    变实降天神。龙门九成人鬼咸格。足下雅秉
    周礼近忽此义。方诘无形之有。为支离之辩

    释曰。非唯不嫌有鬼。乃谓有必有形足下不
    无是同处有复异。是以比及质诘。欲以求尽。
    请舍天竺之说。谨依中土之经。又置别为生
    类。共议登遐精灵体状有无。固然宜报定。
    典策之中鬼神累万。所不了者非其名号。比
    获三论每来益众。万鬼毕至竟未片答。虽启
    告周博非解企渴。无形之有既不匠立。徒谓
    支离以为通说。若以覈正为支离者。将以浮
    漫为直达乎
    答曰。后身着戒云云未详所谓慈护者。谁氏
    之子。若据外书报应之说。皆吾所谓权教者
    耳。凡讲求至理曾不析之。圣言多采谲怪以
    相扶翼。得无似以水济水乎
    释曰。慈护之主计亦久闻。其人责以谁子。将
    以文殊释氏知谓报应之说皆是权教。权道
    隐深非圣不尽。虽子通识虑亦未见其极。吾
    疲于推求。而足下逸于独了。良有恧然。若
    权教所言皆为欺妄。则自然之中无复报应。
    吾懦于击决。足下列于专断。亦又惧焉。神
    高听卑。庸可诬哉。想云圣言者。必姬孔之
    语。今之所谈皆其信顺之事。而谓曾不析
    之。复是未经详思来论立姬废释。故吾引释
    符姬。答不越问。未觉多采。由余日磾不生
    华壤。何限九服之外不有穷理之人。内外为
    判诚亦难乎。若自信其度独师。耳目习识之
    表皆为谲怪。则吾亦已矣
    答曰。又云。物无妄然必以类感云云。斯言果
    然。则类感之物轻重必侔。影表之势脩短有
    度。致饰土木。不发慈愍之心。顺时獀狩。未
    根惨虐之性。天宫华乐焉赏而上升。地狱幽
    苦奚罚而沦陷。昌言穷轩轾。立法无衡石。
    一至于此
    释曰。影表之说以征感报。来意疑不必侔嫌
    其无度。即复除福应也。福应非他气数所生。
    若灭福应即无气数矣。足下功存步验而还
    伐所知。想信道为心者必不至此。若谓不慈
    于土木之饰。有甚于顺时之杀者。无乃大负
    夫人之心。黄屋玉玺非必尧舜之情。崇居丽
    养岂是释迦之意。责天宫之赏。求地狱之罚。
    颇类昔人亚夫之诘英布之问。有味乎其言。
    此盖众息心之所详。吾可得而略之
    答曰。且阿保傅爱慎及溷腴。良庖提刀情怵
    母族。彼圣人者。明并日月化开三统。若令
    报应必符。亦何妨于教。而缄扃羲唐之纪。埋
    闭周孔之世。肇结网罟。兴累亿之罪。仍制牲
    牢。开长夜之罚。遗彼天厨甘此刍豢。曾无拯
    溺之仁。横成纳隍之酷。其为不然。宜简渊虑。
    若谓穷神之智犹有不尽。虽高情爱奇想。亦
    未至于侮圣
    释曰。知谓报应之义缄羲周之世。以此推求
    为不符之证。羲唐邈矣。人莫之详。尚书所载
    不过数篇。方言德刑之失。遑记祸福之源。
    今帝典王策。犹不书性命之事。而征阙文
    以为古必无之。斯亦师心之过也。且信顺殃
    庆咸列姬孔之籍。谓之埋闭。如小迳乎。但
    言有远近教有浅深。故使智者与此而夺彼
    耶。夫生必有欲。欲必有求。欲嗛则争。求给
    则恬。争则相害。恬则相安。网罟之设。将蠲害
    以取安乎。且畋渔牲牢其事不异。足下前答。
    已知牲牢不可顿去于今世。复畋渔不可独
    弃于古。未为通类矣。好生恶死惠下愈笃。
    故有其死者顺其情。夺其生者逆其性。至人
    尚矣。何为犯顺而居逆哉。是知不能顿夺所
    滞。故因为之制耳。圣灵虽茂。无以叡懞惛之
    心。弱丧之民何可胜论。罪罚之来将物自取
    之。事远难致。不由天厨见遗物。近易耽故常
    刍豢是甘。拯溺出隍众哲所共。但化物不同。
    非道之异。不尽之让亦如遇当。子长爱奇本
    不类此
    答曰。足下论仁义。则云情之者少。利之者多。
    言施惠则许其遗贤忘报在情既少。熟能
    遗贤利之言多。曷云忘报。若能推乐施之
    士。以期欲仁之俦演忘报之意。引向义之
    心。则义寔在斯。求仁不远
    释曰。情仁义者寡。利仁义者众。闻之庄书。非
    直孤说。未获详挍遽见弹责。夫在情既少。
    利之者多。不能遗贤曷云忘报。实吾前后勤
    勤以为不得配拟二仪者耳。复非笃论所应
    据正。若乐施忘报即为体仁。忘报而施便为
    合义。可去欲字并除向名。在斯不远。谁不是

    答曰。济有生之类云云。斯旨宏诞非本论所
    及。无乃秦师将遁行人言肆乎
    释曰。足下论挟姬释。吾亦答兼戎周。足下以
    此抑彼。谓福极高门。吾申彼释。此云庆周
    兆物。足下据此所见。谓祚止公侯。吾信彼
    所闻。云尊冠百神。本议是争。曷云不及。夫论
    难之本以易夺为体。失之已外辄云宏诞。求
    理之涂几乎塞矣。师遁言肆。或不在此
    答曰。岂其相迫。居吾语子。圣人在上不与百
    神争长。有始有卒焉得无死之地云云
    释曰。岂其相迫一何务德。居吾语子。又何壮
    辞。凡为物之长。岂争之所得。非唯不争。必将
    下之。不可见尊冠百神便谓与百神争长。无
    乃取之滕薛弃之体仁知。谓物有始卒无不
    死之地。求之域内实如来趣。前释所谓胜类
    诸区有诚亦宜然者也。至如山经所图仙传
    所记。事关世载已不可原。况复道绝恒情理
    隔常照。必以于我。不然皆当绝弃。此又所不
    得安
    答曰。夫辩章幽明研精庶物云云
    释曰。逮省此章盛陈列代。文博体周颇善师
    法。歌诵圣世足为繁声。讨求道义未是要说
    耳。昔在幼壮。微涉群纪。皇王之轨贤智之迹。
    侧闻其略。敢辱其详惠示之笃实勤执事
    答曰。何必陋积庆之延祚。希无验于来生。蹲
    膜揖让终不并立。窃愿吾子舍兼而尊一
    云云
    释曰。不陋积庆。已申信顺之条。贯希来生。
    亦具感报之说。藻衮大裘同用一体。蹲膜揖
    让何为不俱行一世。理有可兼无谓宜舍
    答曰。蜀梁二叔世人驿胥之譬。非本论所
    继。故不复具云
    释曰。近此数条聊发戏端。亦犹越人问布。见
    采于前谈肆业及之无想多怪。然二叔为问。
    欲以却编户之疑。没而不答诚有望焉。足下
    连国云从宏论风行。吾幽生孤说每获窃议。
    此之不侔事有固然。实由通才所共者理。欻
    忘其烦贪复悉心

    弘明集卷第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