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事汇部上>经律异相卷第二十一(声闻现行恶行僧部第十)
  •   调达与佛结怨之始一 调达欲害佛及佛
      弟子二 调达博学兼修神足止要利养三
       调达拘迦利更相赞叹四 调达就佛
      索众不得翻失眷属五 调达先身为野狐
      六 调达欲侵陵拘夷身入地狱七 提婆
      达多昔为野干破瓶丧命八 提婆达多昔
      为猕猴取井中月九 提婆达多先身杀金
      色师子十 提舍等四比丘受罪轻重十一
       善星比丘违反如来谤无因果十二
      调达与佛结怨之始一
    尔时调达。心念毒害诽谤如来。自谓有道。众
    人呵之。天龙鬼神释梵四王。悉共晓喻。卿欲
    毁佛。由如举手欲掷日月。调达闻之。其心不
    改。时诸比丘。具以启佛。调达有何重嫌怀结
    乃尔。佛告诸比丘。调达不但今生。世世如是。
    过去世时。有梵志女。端正殊妙色像第一。
    诸梵志法假使处女与明经者。请诸同学五
    百之众。供养三月察其所知。时五百人中。一
    人博达。而年朽耄面丑眼青。父母愁忧。女亦
    怀恼。云何当为此人作妇。可以怨鬼。当
    奈之何。于时远方有一梵志。年既幼少。颜貌
    殊好。聪明智慧。闻彼梵志请诸同学欲处于
    女。寻时往诣。难问诸梵志等。皆穷无辞。五百
    之众智皆不及。时女父母及女。见之皆大欢
    喜。吾求女婿今乃获愿。年尊梵志曰。吾年
    既老久许我。女以为我妻。且以暇我所得施
    遗。悉用与卿。伤我年高。勿相毁辱。年少答
    曰。不可越法以从人情。我应纳之。三月毕竟。
    即以处女用与年少。其年老者。心怀毒恶。即
    相毁辱而夺我妇。世世所在与卿作怨。终不
    相置。年少梵志常行慈心。彼独怀害。佛告诸
    比丘。尔时年尊梵志。今调达是。年少梵志。我
    身是也。其女者瞿夷是(出生经第一卷)
      调达欲害佛及佛弟子二
    调达与阿闍世王。共议毁佛及诸弟子。王敕
    国人不得奉佛。时舍利弗等。及波和提比丘
    尼等。各将弟子去到他国。唯佛与五百罗汉。
    住崛山中。调达至王所言。佛诸弟子今已迸
    散。尚有五百弟子在佛左右。愿王明日请佛
    入城。吾当饮五百大象。使醉令蹋杀之。吾当
    作佛教化世间。王闻欢喜。即往请佛。佛知其
    谋。答言。大善。王退而去。还报调达。明日食
    时。佛与罗汉共入城门。醉象鸣鼻而前。唐
    突墙壁。树木折败一城战栗。五百罗汉飞在
    空中。独有尊者阿难在边。醉象齐头径前趣
    佛。佛举五指为五师子。同声俱吼。震动天地。
    醉象伏地不敢举头。醉解垂泪悔过。王及臣
    民莫不敬肃。世尊徐前至王殿上。与诸罗汉
    食讫咒愿。王白佛言。禀性不明。信彼谗言。兴
    造逆恶。愿垂大慈。恕我迷愚。佛告阿闍世及
    诸大众。世有八事。兴长诽谤。皆由名誉以
    致大罪。何等为八。利衰毁誉称讥苦乐。自古
    至今尟不为惑。佛即说偈(文多不载)佛曰。昔有国王。
    喜食雁肉。常遣猎师。张网捕雁。日送一雁。以
    供王食。时有雁王。将五百雁飞下求食。雁王
    堕网为猎师所得。余雁惊飞徘徊不去。时有
    一雁连翻追随。不避弓矢悲鸣吐血。昼夜不
    息。猎师见之。感怜其义。即放雁王令相随去。
    群雁得王欢喜回绕。尔时猎师。具以闻王。王
    感其义。断不捕雁。时雁王者。我身是也。一雁
    者阿难是也。五百群雁。今五百罗汉是也。食
    雁国王者。今大王是也。时猎师者。今调达
    是前世已来。恒欲害我。我以大慈之力。因
    而得济。不念怨恶。自致得佛。王及群臣。莫不
    欢喜(出法句经第四卷)
      调达博学兼修神足止要利养三
    昔有比丘。名曰调达。聪明广学。十二年中坐
    禅入定心不移易。十二头陀初不缺减。起不
    净观。了出入息。世间第一法。乃至顶法一一
    分别。所诵佛经六万。象载不胜。后意转退渐
    生恶念。望人供养着世利养。至世尊所头面
    礼足。在一面立前白佛言。唯然世尊愿说神
    足之道。我闻此已当善修行。使我得神足已。
    游至他方处处教化。世尊告曰。汝今且置神
    足。何不学四。非常义。苦义空义无我之义。是
    时调达比丘。便生此念。如来所以不与我说
    神足者。恐有胜己耻在不如。调达即舍如
    来。往舍利弗所。求神足道。时舍利弗谓调达
    曰。汝今且置。何不修四非常。调达思惟。此舍
    利弗智慧第一。如吾观之犹如萤火比于日
    月。吾所诵习无与等者。犹尚不解神足之道。
    况舍利弗岂能解乎。即便舍去。至目连所。求
    神足道。目连语曰。止止调达。始行之人先学
    四非常。复当精修四禅。尔乃得神足道耳。调
    达恚怒。此目连者自夸神足无与等者。所以
    不与我者。恐其不如我。若得者己无名誉。吾
    今处处学神足道。皆不教我。吾弟阿难多闻
    博学。众德具足吾今当往问之。语阿难曰。吾
    闻卿善解神足之道。可与吾说。吾得神足已
    游至他方。处处教化。是时阿难便与说之。调
    达闻已。在闲静处专心一意。以麤入微复从
    微起还至于麤。以心举身以身举心。身心俱
    合渐渐离地。初如胡麻转如胡桃。渐离于地
    从地至床。从床至屋从屋至空。在虚空中作
    十八变。涌没自由。化作婴孩小儿。形貌端正。
    头上五处面如桃华。在阿闍世太子膝上。或
    笑或号现婴儿态。然太子知是调达身。终日
    翫弄无有厌足。或呜嗽唾。或擎其身傅左
    右手。太子思惟。调达神足胜彼瞿昙。能作无
    数变化。阿闍世日给五百釜食。随时供养不
    令有乏。尔时众多比丘。见阿闍世供给调达。
    具白世尊。佛告诸比丘。汝等勿贪调达供养。
    调达自陷亦陷他人。二俱堕罪。如芭蕉树。愚
    人求实不能克获。竹芦亦然。駏驉怀妊二命
    俱丧。昔有群鹫各各孚乳。鹫告其雏曰。汝若
    学飞悬在虚空。见地如槃慎勿上过。有随蓝
    风伤害于汝。头脑支节各在异处。时雏不随
    父教。飞越过量为风所吹丧命异处。汝等比
    丘勿兴斯意。比丘当知犹如群龟。告语诸子。
    汝等自护莫至某处。彼有猎者备获汝身分
    为五分。时诸龟子不随其语。便至某处共相
    欢娱。便为猎者所获。或有安隐还得归者。龟
    问其子汝从何来。子报父母。我等相将至彼
    处观。不见猎者。唯睹长綖而追我后。龟语其
    子。此綖逐汝由来久矣。先祖父母皆由此綖
    而致丧亡。诸比丘当知。犹如蛊狐昼夜伺求
    大便。畜兽屎粪已自食讫。复自大便。调达比
    丘。贪致供养亦复如是。昔大月支国。风俗常
    仪要当苏煎麦食猪。时官马驹谓其母曰。
    我等与王致力不计远近。皆赴其命。然食以
    草刍。饮以潦水。马告其子。汝等慎勿兴此
    意羡彼苏煎麦也。如是不久自当现验。时逼
    节会新岁垂至。家家缚猪投于镬汤。举声[口*睾]
    唤。马母告子。汝等颇忆苏煎麦不。欲知证
    验可往观之。诸马驹等知之审然。方知煎御
    情分。食草时复遇麦。护而不噉。佛说偈言
     芭蕉以实死  竹芦实亦然
     駏驉坐妊身  士以贪自丧(出出耀经第十卷)
      调达拘迦利更相赞叹四
    佛告诸比丘。调达凶危。横相嗟叹。拘迦利
    比丘赞叹调达。调达亦复叹拘迦利。其彼二
    人无义无理。诸比丘闻。唯然大圣。观拘迦
    利比丘。长因因依正典缘法律教。以信出家。
    横叹调达。调达嗟叹拘迦利。并以非为是。
    以是为非。佛言。此辈愚騃。前世亦然。过去世
    时。黄门命过弃樗树间。时作蛊狐乌鸟共来
    食肉。更相赞叹。鸟曰
     君体如师子  君头若仙人
     脂由鹿中王  善哉如好华
    蛊狐赞曰
     唯尊在树上  智慧最第一
     明照于十方  如积紫磨金
    如是往反。时大仙人言。横相嗟叹言虚无实。
    蛊狐者调达是。鸟者拘迦利是。仙人者则
    菩萨是(出佛说蛊狐鸟经)
      调达就佛索众不得翻失眷属五
    调达。往至世尊所。头面礼足在一面立。白佛
    言。我观如来。颜色变易诸根纯熟。年过少
    壮垂朽老迈。唯愿世尊。自闭静室禅定自
    娱。四部之众愿见付授。我当教戒如佛无
    异。随时供养四事不乏。佛曰。咄愚痴人。不虑
    后殃。舍利弗目连比丘。由尚不付。况汝懒
    惰弊恶之人。而可付授圣众。调达内兴妒
    嫉。闻世尊语。倍生恚怒。如来今日赞叹舍利
    弗目连比丘。而更轻贱小弟子。要当求便丧
    灭师徒。使此国界众生不睹其形不闻其声。
    时调达比丘。即从坐起礼足而退。在在周
    章巧言伪辞。诳惑俗人诱得数十。在在处处
    共相劝勉。取要言之。佛与大众围遶说法。时
    调达告己弟子曰。汝等莫听瞿昙所说不随
    正法。吾有一一深经好义。当以相教。但求
    方便欲坏圣众。佛言止止。调达。慎勿兴意坏
    乱圣众。后备受报其痛难忍。调达固执不改
    知其意正。佛观过去因缘宿对知不可回。调
    达将五百弟子。如来亦将五百弟子。俱游宝
    积山侧。菩萨门徒宽仁柔和。教以正法。修持
    禁戒出入进止不越其序。调达之众出言麤
    [麸-夫+黄]。语辄兴恚。与弟子语如怨斗讼。弟子厌
    患尽共舍之。往就菩萨。并自称说。吾有千弟
    子。众德具足。与世殊绝谁能及者。调达恚怒。
    即发誓愿。此人今日。诱我弟子坏我门徒。正
    使成佛我当坏其徒众。如今无异。如来观知
    调达。必坏圣众定无有疑。如来即从坐起。舍
    众而去。有五事。知不得坏乱众僧。一者如来
    目前。如来威神不舍本誓故。二者如来般泥
    洹后。设有人言。我今成佛逮最正觉。应当问
    之。释迦文佛在时汝为所在。三者未曾有恶
    时。四者比丘不竞利养。五者智慧神足弟子
    和合。如来以宿命智观。必知调达当坏乱众
    僧。如来即舍而去。调达在后与众说法。若有
    众生。事我为尊承受教戒。当习五法(五法文多不载)
    诸有比丘修此五法者。早得解脱尽有漏成
    无漏。何假瞿昙八直行耶。语舍利弗目连言。
    吾获大利成三界尊像如来。告舍利弗目连
    曰。吾患脊痛小欲安睡。卿等二人与圣众说
    法。调达右胁着地欲得睡寐。天神强勉调
    达左胁在地天神复厌诳有言语鼾声现外秽
    气远彻。目连以神足力。飞腾虚空作十八变。
    坐卧经行涌没自由。舍利弗告众会人。如来
    身神德无量。具足一切智。前达无穷却达无
    极。如来法者。得现法报快乐无为。智者之所
    修学。非愚者之所习。如来圣众者。五分法身
    皆悉成就。可敬可贵承事供养。为众生良佑
    福田。时诸比丘各生此念。我等愚惑不识真
    正。舍实就华弃本逐末。今观二贤所说世之
    希有。我等宁可舍此调达就如来众。不亦快
    乎。舍利弗知其心念。即从坐起。五百比丘皆
    亦相随。目连在后追随而去。瞿波离比丘。
    以右脚蹋调达曰。弊恶调达何为耽睡。舍利
    弗目连二人。将汝弟子去尽。调达寐觉甚怀
    忧戚(出调达问佛颜色经弥沙塞律略同)
      调达先身为野狐六
    乃往古昔。有一摩纳(梁言仙人)在山窟中诵刹利
    书。有一野狐往其左右。专听诵书心有所解。
    作是念。如我解此书语。足作诸兽中王。便起
    游行。逢一羸瘦野狐。便欲杀之。彼言何故杀
    我。答言。我是兽王。汝不伏我。彼言。愿莫见
    杀。我当随从。于是二狐便共游行。复逢一狐。
    问答如上。如是展转伏一切狐。便以群狐伏
    一切象。复以众象伏一切虎。复以众虎伏一
    切师子。遂便权得作兽中王。复作是念。我为
    兽王。不应以兽为妇。便乘白象。使诸群兽
    围迦夷国。数百千匝。王遣使问。何故如是。野
    狐答曰。我是兽王。应娶汝女。若不与我当
    灭汝国。使还白王。王集臣议。唯除一臣。皆云
    应与。国之所恃唯赖象马。我有象马彼有师
    子。象马闻气惶怖伏地。战必不如。何惜一女
    而丧一国。时一大臣聪锐远略。白王言。臣
    观古今未曾闻见人王之女与下贱兽。臣虽
    弱昧。要杀此狐群兽散走。王即问焉。大臣答
    言。王但遣使克期战日。从求一愿。令师子
    先战后吼。彼谓吾畏必令师子先吼后战。王
    至战日。当敕城内皆令塞耳。王用其语然后
    出军。军阵欲交。野狐果令师子先吼。野狐闻
    之心破七分。便于象上坠落于地。群兽散
    走。佛说偈言
     野狐憍慢盛  欲求其眷属
     行到迦夷城  自称是兽王
     人憍亦如是  现领于徒众
     在摩竭之国  法主以自号
    告诸比丘。尔时迦夷王者我是。聪锐大臣者
    舍利弗是。野狐王者调达是(出野狐求王事出弥沙塞律第四卷)
      调达欲侵陵拘夷身入地狱七
    调达在罗阅城。兴谋害心。后事彰露。时阿闍
    世王。语调达曰。汝宜出国不须住此。十六大
    国莫不闻知。调达造恶向于如来。调达闻已
    内怀忧戚。便还本国恚结所缠。唐突菩萨宫
    内。语瞿夷曰。我欲拜汝为第一夫人。不审圣
    女为可尔不。瞿夷语曰。前汝右手吾欲把之。
    调达舒手使把扼。腕骨碎五指血出。当时迷
    闷良久乃苏。是时调达转进入宫。踞菩萨床。
    宫人见之捉掷床下。即伤左髂不堪行来。舆
    还本舍。诸释皆嫌皆来告语。汝今宜可诣佛
    忏悔。调达闻之。私设巧诈。密作铁爪。害毒涂
    之。外形柔和内怀瞋恚。尔时调达忆佛所说。
    瞿昙沙门恒陈此言。有身无疮痏不为毒所
    害。毒无奈疮何。无恶无所造。我今当往佯
    如忏悔。以爪掴坏其脚。毒气流溢自当取
    死。诸人辇舆往诣世尊。去三七仞语左右人。
    下我在地吾欲步往。寻下在地。时勇火沸出
    缠裹其身。将入地狱(出调达生身入地狱经)
      提婆达多昔为野干破瓶丧命八
    佛住王舍城。是时提婆达多。欲破和合僧。比
    丘三谏而亦不止。佛言。过去世时。波罗奈
    国。有一婆罗门。于旷野中造立义井。供给行
    者。日已向暮。有群野干来饮残水。有野干
    王不饮地水。便内头罐中饮水。饮水已戴罐
    高举扑破。诸野干辈善意语之而不从受。如
    是非一破十四罐。时婆罗门伺见野干。便作
    木罐坚固难破。入易出难持着井边。捉杖伺
    之。野干群集。王如前饮讫。扑地不能令破。
    时婆罗门捉杖来出。打杀野干。时野干王
    者。今提婆达多是。时群野干者。今诸比丘谏
    提婆达多者是(出僧只律第八卷)
      提婆达多昔为猕猴取井中月九
    佛住王舍城。时诸比丘。为提婆达多作举羯
    磨。六群比丘即同提婆达多同语同见。佛告
    比丘。过去世时。于空闲处。有五百猕猴游行
    林中。到一尼俱律树。树下有井井有月影。时
    猕猴王见是月影。语诸伴言。月今死落乃在
    井中。当共出之莫令世间长夜闇冥。共作议
    言云何能出。时猕猴王言。我知出法。我捉
    树枝汝捉我尾。展转相连乃可出之。时诸猕
    猴即如王语。展转相捉小未至水。连猕猴重
    树弱枝折一切猕猴堕井水中。时猕猴王者。
    今提婆达多是。尔时余猕猴者。今六群比丘
    是(出僧只律第八卷)
      提婆达多先身杀金色师子十
    佛告阿难。若有众生起一恶心。向三世佛等。
    若辟支若罗汉及着染衣人诸沙门等。获罪
    无量。所以者何。染色之衣是贤圣标式。若能
    发心敬染衣人。获福难量。我由信心敬戴之
    故致得成佛。阿难白言。昔往敬心其事云何。
    佛告阿难。古昔无量劫。此阎浮提有大国(报恩经云
    波罗奈国)王名提毘领八万四千诸小国王。世无佛
    法。有辟支佛。在于山间坐禅行道。时诸野
    狩咸来亲附。有一师子。名号[跳-兆+荼]迦罗毘(梁言坚誓)
    躯体金色光相焕然。食果噉草不害群生。时
    有猎师。剃头着袈裟。内佩弓箭行于泽中。见
    师子睡眠(报恩经云舐比丘足)便以毒箭射之师子惊觉即
    欲驰害见着袈裟便自念言此染衣者善人标
    相。我若害之。则为恶心向诸贤圣。思惟还息。
    箭毒内行命在不久。便说偈言耶罗婆奢沙
    婆呵。说此语时。天地大动无云雨血。诸天骇
    惕。即以天眼观见。猎师杀于师子。雨诸天华
    供养其尸。是时猎师剥师子皮。奉提毘王。时
    王念言。经言。有狩金色必是菩萨。问猎师
    言。师子死时有何瑞应。答言如上。王闻是语。
    悲喜交怀信心益猛。即召诸臣耆旧智人。令
    解是义。时空林中有一仙人字奢摩。为王解
    说。耶罗其义。唯剔头着染衣。当于生死疾
    得解脱。婆奢沙者。皆是贤圣之相近于涅槃。
    婆呵者。当为一切诸天世人所见敬仰。于时
    仙人解是语已。提毘欢喜。即召诸王悉集此
    处。作七宝车张师子皮。表示一切悉共敬戴。
    烧香散华而以供养。后复打金为棺。盛师子
    皮以用起塔。尔时师子。由发善心向染衣人。
    十亿万劫作转轮圣王。佛告阿难。时师子者。
    我身是。时国王者今弥勒是。时仙人者今舍
    利弗是。时猎师者今提婆达多是(出贤愚经第十三卷)
      提舍等四比丘受罪轻重十一
    婆伽婆在舍卫城。只树给孤独园。告诸比丘。
    有四大泥梨。一提舍大泥梨。身出火炎长二
    十肘。二瞿波梨大泥梨。身出火炎长三十
    肘。三调达大泥梨。身出火炎长四十肘。四末
    佉梨大泥梨。身出火炎长六十肘。诸有人民
    欲求安隐。获其气者。若二十大海水灌彼身
    上。彼海水尽火故不灭。犹如融铜。若有人
    以二十海渧水。浇融铜水渧速灭。提舍比
    丘火炎不灭。若复有人欲求安隐获其义者。
    复以二十大海水。灌其身上彼水速尽。提
    舍比丘愚人。遮比丘僧使一日不得食。使
    提舍比丘入大地狱。瞿波离比丘。有人欲
    使安隐获其义者。以大海水灌其身上。彼
    海水速尽。譬如二日所融铜。或有一人。以
    三十海水。着融铜中消尽。瞿波离比丘愚人。
    或有人起欲使获安隐义者。以三十大海水。
    灌其身上。大海水速尽。瞿波离比丘愚人。谤
    舍利弗目犍连比丘。身坏命终生三恶道。堕
    钵头摩地狱。瞿波离比丘入大泥梨。调达大
    泥梨。若复有人欲使获安隐义者。复以四十
    大海水。灌其身上。彼大海速尽彼火不灭。譬
    如三日所融铜。若有人以四十渧水。着融
    铜中。即时消尽无余。调达愚人。若有人起欲
    使获安隐义。以四十大海水灌其身上。彼大
    海火速尽彼火不灭。所以然者。调达愚人。欲
    害如来杀阿罗汉比丘尼。坏乱比丘僧。身坏
    命终三恶道生阿鼻地狱。调达比丘入大地
    狱。身出火炎长四十肘。诸有比丘。彼末佉梨
    大泥梨。若有一人欲使安隐。以六十大海水
    灌其身上。海水速尽彼火不灭。譬如四日所
    融铜。若有人以六十渧水。着融铜中即时
    消尽。末佉梨亦复如是。以六十大海水灌其
    身上。大海水速尽此火不灭。此末佉梨愚人。
    教受百拘梨人。使行邪见(出四泥梨经)
      善星比丘违反如来谤无因果十二
    佛言。我于一时。住王舍城。善星比丘为我给
    使。我于初夜。为天帝释说诸法要。弟子之法
    应后师眠。尔时善星。以我久坐心生恶念。时
    王舍城小男小女。若啼不止父母则语。汝若
    不止。当将汝付薄拘罗鬼。尔时善星反被拘
    执。而语我言。速入禅室薄拘罗来。帝释言。世
    尊。如是人等。亦复得入佛法中耶。我言。亦有
    佛性。当得无上菩提。我虽为是善星说法。而
    彼都无信受之心。我在迦尸国尸婆富罗城。
    善星为我给使。我入城乞食。无量众生虚心
    渴仰欲见我迹。善星随后毁灭。既不能灭。而
    令众生生不善心。我入城已。于酒家舍见一
    尼干。卷脊蹲地餐食酒糟。善星言。世间若
    有阿罗汉者。是人最胜。何以故。是人所说无
    因无果。我言痴人。汝常不闻。阿罗汉者不饮
    酒不害人不欺诳不盗婬。如是之人。杀害父
    母食噉酒糟。云何而言是阿罗汉。是人舍身。
    必定当堕阿鼻地狱。阿罗汉者。永断三恶。云
    何而言是阿罗汉。善星即言。四大之性犹可
    转易。欲令是人必堕阿鼻。无有是处。我言痴
    人。汝常不闻诸佛如来诚言无二。我虽为说
    法。而无信受之心。善男子。我与善星住王舍
    城。有一尼干。名曰苦得。常作是言。众生烦恼
    无有因缘。众生解脱亦无因缘。善星言。世间
    若有阿罗汉者。苦得为上。我言。痴人苦得尼
    干。实非罗汉。不能解了阿罗汉道。善星复言。
    何故罗汉。于阿罗汉而生妒嫉。我言痴人。我
    于罗汉不生妒嫉。而汝自生恶邪见耳。若言
    苦得是罗汉者。却后七日。当患宿食腹痛而
    死。生于食吐鬼中。其同学辈当舆其尸置寒
    林中。善星即语尼干。长老。好善思惟作诸方
    便。当令世尊堕妄语中。苦得断食。从初一
    日乃至六日。满七日已便食黑蜜。复饮冷水
    腹痛而终。同学舆尸置寒林中。即作食吐饿
    鬼之形。在其尸边。善星至寒林中。见苦得身。
    善星语言。大德死耶。苦得答言。我已死矣。云
    何死耶。答言。因腹痛死。谁出汝尸。答言。同
    学。出置何处。答言痴人。汝今不识是寒林耶。
    得何等身。答言。我得食吐鬼身。善星言。世尊。
    苦得尼干生三十三天。我言痴人。阿罗汉者
    无有生处。云何而言。苦得生于三十三天。如
    来与迦叶。往善星所。善星遥见生恶邪心。生
    身陷入堕阿鼻狱。譬如有人没圊厕中。有善
    知识以手挠之。若得首发便欲拔出。久求不
    得。尔乃息意。我亦如是。求觅善星微少善根。
    便欲拔济。终日求之。乃至不得如毛发许。是
    故不得拔其地狱(出大涅槃经第三十七卷)

    经律异相卷第二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