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事汇部上>经律异相卷第十五(声闻无学第三僧部第四)
  •   优波离为佛剃发得入第四禅一
      迦旃延教老母女卖贫遂得生天二
      难陀得柰女接足内愧闲居得道三
      难陀有三十相与佛相似四
      毕陵伽婆蹉以神足化放牧女人五
      跋难陀为二长老分物佛说其本缘六
      迦留陀夷非时教化致丧其命七
      阿难与佛先世为善友八
      阿难奉佛敕受持经典供给左右九
      阿难七梦佛为解说十
      阿难为旃陀罗母以咒力所摄十一
      阿难乞牛乳佛记其方来十二
      阿难化波斯匿王施十三
      阿难试山向比丘并问育王十四
      优波离为佛剃发得入第四禅一
    佛在王舍城无敢为剃发者。唯有一童子。名
    优波离。为佛剃发。儿父母在佛前合掌白
    佛言。甚能剃发但身太曲。父母教儿小直。
    又莫太直使出息不得麤大。又言。善能剃头
    而身太直。父母语言。莫太直。佛言。善能剃
    发。而入息太麤。父母语。莫麤入息令佛不安。
    又言。善能剃发。而出息太麤。父母语。莫麤出
    息令佛不安。时优波离。入出息尽入第四
    禅。佛告阿难言。优波离已入第四禅。汝取其
    刀。阿难奉教。阿难持故盛发器收世尊发。佛
    言。不应以故器盛。时有瞿波离王子。将军征
    讨来索佛须发。佛与。王得不知所安。佛言。安
    金塔银塔宝塔杂宝塔中。缯彩钵肆酖岚婆
    衣头罗衣裹。又云。不知何持。佛言。象马车
    乘若辇若舆。若头肩上担。时王子持世尊发
    去。所往征讨得胜。时彼王子还国起佛发塔。
    此是世尊在世时塔。后诸比丘行亦用前物
    盛持。佛言。不应头戴。亦不应持塔往大小便
    处。比丘为恭敬故不敢共塔宿。置于别房。
    佛言。安高杙上或置头边(出四分律第四分第三卷)
      迦旃延教老母卖贫遂得生天二
    阿槃提国有一长者。多财饶富悭贪暴恶
    无慈心。时有一婢。晨夜走使不得宁处。小
    有违失便受鞭捶。衣不蔽形食不充躯年老
    困悴思死不得。时适持瓶诣河取水。思惟是
    苦举声大哭。时迦旃延来至其所。问言。老
    母何以。答言。尊者。我既年老恒执苦役。加
    复贫困衣食不充思死不得。迦旃延言。汝若
    贫者何不卖贫。女人言曰。贫那可卖谁当
    买贫。迦旃延言。贫实可卖如是至三。女言
    卖。迦旃延言。审欲卖者一随我语。答言。唯
    诺。告言。汝先洗浴。洗浴已毕。告言。汝当布
    施。白言。尊者。我极贫困如今我身无毛许完
    纳。唯有此瓶是大家许当以何施。即授钵与。
    汝持此钵取少净水。如教取来奉迦旃延。迦
    旃延受寻为咒愿。次教受斋。后教念佛种种
    功德。即问。汝有住止处不。答言无也。若其
    磨时即卧磨下。舂炊作使便卧是中。或时
    无作止宿粪堆。迦旃延言。汝好持心恭谨
    走使。莫生嫌恨。因伺大家一切卧竟。密开
    其户。于户曲内敷净草坐。思惟观佛莫生恶
    念。尔时老母奉而归依如敕施行。于后夜
    中即便命终生忉利天。大家使人草索系
    脚拽置寒林。有一天子与五百天人以为
    眷属。福尽命终。此老母人即代其处。生天之
    法。其利根者自知来缘。其钝根生者但知
    受乐。尔时此女既生天中。与五百天女。娱
    乐受乐不知生缘。时舍利弗在忉利天。知
    此天子生天因缘。问言。天子。汝因何福生
    天中耶。答言不知。时舍利弗借其道眼观见
    故身。由迦旃延得生天上。即将五百天子来
    至寒林。散华烧香供养死尸光明照曜。大
    家见之怪其所由。告令远近诣林观看。见诸
    天子供养此尸。即问天曰。此婢丑秽。生存
    之时人犹恶见。何故诸天而加供养。彼时天
    子具说本末(出贤愚经第七卷)
      难陀得柰女接足内愧闲居得道三
    佛在鞞舍离。时柰女严驾羽宝车诣如来所。
    亲觐问讯下车诣佛。时难陀去佛不远经行。
    柰女便至难陀行。以手接难陀足。便作是语。
    难陀。我是柰女。是时难陀即失精精污其手。
    柰女即以顶戴。往世尊所白言。世尊如此
    之人听在众次。佛告柰女。如是之人应在众
    次。所以然者。难陀不久当成就无漏。柰女
    默然不对而去。柰女不远。佛告阿难。诸有
    比丘尽集讲堂。既已会竟。佛告比丘。我于比
    丘中悉观察。皆当具舍勒以覆内形。如是诸
    比丘当作是学。佛告难陀。云何难陀。汝乃作
    如是形状。难陀内愧。白言。善哉世尊。愿速
    与我说法。使我闻法。在闲静处如实观察
    以自娱乐。佛告难陀。汝观此身。随其所行。
    从头至足发毛爪齿。若干不净盈满身中。如
    实观察。为是净耶为不净耶。当观彼漏。为何
    处所为从何来。是时难陀从佛受教礼足去。
    观此身中从头至足若干不净。诸所有处皆
    悉知彼由合会生。我今当离。则无欲意。便说
    偈言
     婬我知汝本  欲从思想生
     不我思想汝  则汝而不有
    是时难陀。在一静处闲居。成阿罗汉(出增一阿含经
    第三十九卷)
      难陀有三十相与佛相似四
    佛始得道。身色光明相照大千。人民天龙十
    方菩萨。皆听说法咸大欢喜。随其本行皆各
    得道。佛弟难陀独不从受。反戾佛教而欲为
    道。有三十相。将数弟子。着钵真越衣颜似
    佛。有诸比丘未得道眼者。遥见难陀便为作
    礼。佛告难陀。自今以后不得复着真越衣着
    皂袈裟。所以者何。汝反我戒受比丘礼。当堕
    泥犁中(出十分譬喻经第四卷)
      毕陵伽婆蹉以神足化放牧女人五
    毕陵伽婆蹉在王舍城。日时将至欲行乞食。
    至一放牧家食。其家女人啼。即问女言。何故
    啼耶。答言。闍梨。今节会日众人集戏。我无衣
    裳独不得去。时尊者即化作种种衣服珠宝
    璎珞金银校饰。与已便去。众人见之问言那
    得。具说因缘。闻达国王。王即唤牛女及比
    丘来。问尊者。何处得此好金非世所有。比丘
    即捉杖打壁扣床一切化成黄金。作如是言。
    首陀罗何处得金此即是也。王言闍梨。有
    大神足宜各还去(出僧只律第二十九卷)
      跋难陀为二长老分物佛说其本缘六
    佛在憍萨罗国。与多比丘安居。诸白衣居士
    见多众僧。为作房舍及衣。佛后岁还只洹
    安居。是处故有二长老比丘。诸居士心念。我
    等今岁布施使如去年。令诸比丘得衣我得
    福不断。多持衣物施二长老。作是念。是衣
    物分多。我等若分知得何罪竟不敢分。跋难
    陀游行诸处遍观施物多少。二长老遥见。从
    坐起迎与坐问讯。跋难陀问。众僧安居有施
    物不。答有。问言分未。答言未分。何故。长老
    答言。是衣物多我人少。若分不知得何罪。跋
    难陀言。汝未分者好。二长老语跋难陀。汝
    能分不。答能跋难陀言。此中应作羯磨不得
    直分。时二长老尽持衣出着跋难陀前。跋
    难陀分是衣作三分。语言。汝二人坐一聚边。
    自坐二聚间。语言。汝长老一心听羯磨言。
    汝等二人一聚衣名为三。我一人二聚衣名
    为三。是羯磨好不。答言好。持是衣裹缚欲担
    去。二长老言。是聚衣我等未分。云何便去。
    跋难陀言。我若与汝分者。是中一好衣应与
    知法人。然后当分。答言与即持一上宝衣出
    着一边。分余衣作二分与二长老。跋难陀即
    裹缚多衣物。担负到只洹。诸比丘经行。遥
    见跋难陀来。自相谓言。此无惭无愧。有见闻
    疑罪。多欲无厌人来。渐渐近已。问言。跋难
    陀。汝从何处得是多衣物来。跋难陀广说上
    事。是中有比丘少欲知足行头陀。闻是事
    心嫌恨种种诃责。云何名比丘。故夺二长老
    物。以事白佛。佛亦种种诃责。语诸比丘。是
    跋难陀。非但今世夺是二长老比丘物。过去
    世河曲中。有二獭在河中住。河边得一鲤鱼。
    无能分者二獭守住。有野干来饮水。见已问
    言。阿舅汝作何等。獭言。外甥。我等得此大
    鱼不能分。汝能为我分不。答言能。此应经
    书语分不得直尔分。时野干即分鱼作三分
    头为一分尾为一分。中间肥者作一分。问
    言。谁喜近岸行。答言。此是。谁喜入深水行。
    答言。此是。时野干言。汝一心听说。经书言。
    近岸行者与尾。入深水行者与头。中间身分
    与知法者。尔时野干口衔是大鱼身归。妇见
    问曰。何处得。答言。有愚痴不知断事间得。
    诸比丘。此二獭者。即今二长老比丘是。时野
    干者。今跋难陀是(出十诵律善诵卷第三僧只律亦同)
      迦留陀夷非时教化致丧其命七
    佛在舍卫国。时长老迦留陀夷得阿罗汉道。
    心念。先在六群比丘中。于舍卫国污辱诸
    家。我念当还令得清净。即便入国度九百九
    十九家。若夫得道而妇不得。若妇得道而
    夫不得道。则不在数。时舍卫城有婆罗门家。
    应以声闻得度。迦留陀夷念言。我复度此家
    者。于舍卫城足满千室。晨朝持钵入城乞
    食。到婆罗门舍主人不在。其妇闭门煎[麸-夫+并]。迦
    留陀夷即入禅定起乃弹指。妇即回顾看门
    犹闭。作是念。此沙门从何处入。此必贪[麸-夫+并]故
    来。我终不与。若使眼脱我亦不与。而以神力
    两眼脱出。复念。出眼如碗我亦不与。即以神
    力变眼如碗。复念。若倒立我前我亦不与。即
    以神力于前倒立。复念。若死我亦不与。复
    以神力入灭受想定。心想皆灭无所觉知。时
    婆罗门妇牵挽不动。即大惊怖。念是沙门常
    游波斯匿王宫。末利夫人之师。若闻在我家
    死者。我等大衰。彼若活者我与一[麸-夫+并]。迦留陀
    夷便出于定。妇即看[麸-夫+并]。先煎者好意惜不与。
    更刮盆边复作一小[麸-夫+并]煎之转胜。以先者与。
    适举一[麸-夫+并]余皆相着。迦留陀夷言。姊随心与
    我几许。举得四[麸-夫+并]欲持与之。迦留陀夷不受
    言。我不须是[麸-夫+并]若汝欲施者。可以与只洹
    中僧。是妇先世已种善根。即自思惟。是比
    丘僧实不贪[麸-夫+并]。但愍我故而来乞耳。即持[麸-夫+并]
    筐诣只洹中。施诸众僧。与僧[麸-夫+并]竟。在迦留
    陀夷前坐。时迦留陀夷。观其因缘为说妙
    法即于坐上远尘离垢得法眼净。归依三宝
    作优婆夷。尔乃反舍。时夫后还归具以白。
    我今已得须陀洹道。君今可往。是婆罗门即
    便往诣。迦留陀夷为说妙法。得法眼净为优
    婆塞。常尽财力供养闍梨。乃至身死犹命其
    子如在无异。其子奉命供养如法。子妇于后
    在机上织。遇见贼主年少端正。妇便唤之
    妇语之使来共相娱乐。时迦留陀夷往其舍
    食。为婆罗门妇说婬欲过诃破戒罪。妇即
    生疑恐知此事或向夫说。即作方便托疾请
    之。迦留陀夷住为说法。苦相留连乃至日
    没。时迦留陀夷起到粪聚。贼主以利刀而
    断其头埋着粪中。至说戒日行筹长一。更
    相谘访。佛言。迦留陀夷已入涅槃。夜过已
    晨。佛与众僧入舍卫城到粪聚所。佛神力
    故死尸踊出在虚空中。诸比丘取着床上。持
    之出城以火烧身起塔供养。波斯匿王闻迦
    留陀夷某婆罗门家死。即灭七世左右十家
    皆夺财物。捕取五百贼。悉截手足着只洹堑
    中。诸比丘乞食得闻是事。具已白佛。佛言。
    过罪皆由非时入于聚落(出十诵律三诵第四卷)
      阿难与佛先世为善友八
    佛游波罗奈国。住树下坐欣然而笑。五色光
    出。阿难跪问。佛言。昔迦叶佛时。此处有精
    舍。精舍中有二万沙门。迦叶佛常说正法。阿
    难即施绳床跪劝曰。愿就尊坐。斯地有福乃
    致两佛。佛就坐毕。举手指曰。彼有大县其名
    维绫。时有陶家。名曰欢豫。为子慈爱数诣
    佛所禀佛清化。虽为陶家未尝垦土。惧害
    虫豸。唯取崩岸鼠壤之土。和之为器。以贸
    五谷。多少在彼未尝诤价。以供养老亲。亲老
    羸乏已且失明。欢豫仁孝难齐。迦叶佛晨兴
    摄衣持钵入城至欢豫家。问其亲曰。孝子安
    在。对曰。佛弟子小出耳。家有好饭豆羹。佛
    以钵受却坐饭毕即去。子归睹羹饭有减。曰。
    谁取此饭者。亲曰。天中天属来顾尔。自取
    羹饭饭毕即去欢豫怅然悲喜交集。曰。佛为
    如来无所著至真等正觉道法御天人师。诸
    天帝王肃虔供馔常恐不致世尊。吾居斯贱
    食又不腆。但愍吾斯贱故自取耳。悲喜交集
    稽首于地。追惟佛恩弘普乃尔。喜以忘饥十
    有五日。亲助之欢喜忘饥七日。却后月余
    佛复至其家。子又不在。佛复取羹饭饭毕
    即去。子寻还归亲又如事说之。欢豫并亲。重
    喜忘饥日数如前。其时龙雨日夜不休精舍
    毁漏。佛告诸沙门。欢豫新为居室。汝等往
    撤其瓦来以护精舍。诸沙门往。子又不在。亲
    曰。何人撤吾屋乎。沙门对曰。佛精舍漏。使吾
    等撤斯屋以补精舍。亲曰。善哉。吾子德重乃
    致于兹乎。欢喜稽首曰。愿益取之。吾福无
    量。沙门适去。子归睹之曰。谁撤屋者乎。亲
    曰。佛精舍漏遣沙门来取瓦补之。欢豫所在
    向佛稽首于地。尊慧无量。帝王诸侯兴七宝
    殿贡献相给。而佛不居。取此麤瓦惟欲福
    我。欣欣不食忘饥如前。佛将五百沙门前
    入王国。王名脂维。身自迎佛。王下车卸五
    威仪。作礼问讯就坐听经毕曰。愿天中天。与
    诸沙门下顾薄食。佛默可之。供馔皆备遣使
    奉迎。王自沃盥奉饭供养礼毕于佛前坐
    佛告王曰。王宿奉三尊今受宿福。得生人道
    去女为男获世上位。夫王者之法当以圣人
    教令制御其心。恕己育民。妖言烧国之火也。
    王其慎之。王稽首受教王又留佛。时三月七
    宝床机帷帐茵褥病药之供竭尽国珍。佛未
    之许。王心念曰。供养之上孰胜吾者。佛知
    王心有贡高意。即谓王曰。有胜王者其惠无
    量。王曰。愿闻其名。佛曰。维绫县有至孝之
    子。其名欢豫。奉佛三宝受吾明法。恕己视彼
    等育群生。清贞守真手不持宝。并诸利刃卖
    器养亲。不诤其价忍辱慈惠。以正道为心。以
    圣典为乐。不敢娶妻。惧傲其亲以为不孝。每
    之佛所侧心听法。为亲陈丧明之苦不清
    睹佛。言之流涕。佛取其食撤其屋瓦举门无
    怨。喜忘饥十有五日。其为至仁至孝德难具
    陈。吾当周行教化天下不得就王请。王有
    愠心与。佛曰。论功喻德。彼仁清贞信孝行
    难齐。兴居周旋未尝不孝。仁德思亲斯行
    难等。非所能逮矣。王曰善哉。欢豫至孝为
    佛所叹。德称之美乃至于兹。吾当贡之助
    其养也。迦叶佛说经竟。游行教化。王遣使
    者。重载五百乘车。粳米麻油醍醐石蜜杂物
    珍宝。谦辞致敬。使者到曰。天中天。重叹贤
    者至孝普慈。大王欣欢使吾致虔。愿纳此
    贡。以育于亲并供养佛。欢豫对曰。大王慈惠
    助吾。还宫具宣此意。同县梵志子名花结。
    与欢豫[髟/囱/心]角善友。累劫结亲道化相成。久
    而益厚。共于深水浴。遥睹大树。欢豫指曰。
    迦叶如来圣人在此。须先谒拜。佛道难忘
    吾敢冀矣。欢豫恻然曰。佛世难值犹优昙花。
    或复累劫乃一有耳。岂可失时。牵衣力挽
    共至佛所欢豫稽首华结不拜。揖让而坐。欢
    豫白佛言。华结者与我[髟/囱/心]角善友。邪迷未
    寤。愿灭其痴。迦叶如来应病说法。心即开
    解敬信三宝。二人欢喜稽首俱退。花结寻路
    曰。世幸有佛家为秽薮。汝不作沙门为乎。
    对曰。吾亲年在西垂。又俱丧明恃吾为命故
    不去家耳。华结曰。吾当为沙门矣。欢豫即
    如事启佛即授其戒。亿岁以后。生第四兜
    率天上。从天一下自致成佛。佛告诸比丘。
    时花结者我身是也。欢豫者阿难是。阿难为
    吾良友。力牵吾至佛所听经令吾得佛。夫贤
    友之喻乃万福之基。现世免王之牢狱。死
    则杜塞三涂之门户。升天得道皆贤友之助
    矣(出欢豫经)
      阿难奉佛敕受持经典供给左右九
    佛告文殊。我成佛来。过三十年。今此众中。谁
    能为我受持十二部经。供给左右所须之事。
    使不倾失自身善利。五百罗汉皆云。我能。佛
    言不了。目连观见如来。心在阿难。目连累
    劝阿难。阿难曰。秽弱不堪奉给。若佛与我三
    愿者。当从僧命。一者如来设赐故衣。听我不
    受。二者设受檀越别请。听我不从。三者听
    我出入无有时节。文殊言善哉。预见讥嫌。阿
    难事我。二十余年。具八种不可思议。一者
    不受别请食。二者不受陈衣服。三者来不非
    时。四者始具烦恼。随我出入诸王豪贵家。见
    诸女人不生欲心。五者说十二部经。一经于
    耳曾不再问。如泻一瓶置于一瓶。六者知他
    心智如佛入定。七者未得愿智而能了知。现
    得四果有后得者。八者秘密之言悉能了知。
    是故我常称其多闻。阿难具足八法。堪能
    受持十二部经。一者信根坚固。二者其心勇
    进。三者身无病苦。四者常勤精进。五者具足
    念心。六者心无憍慢。七者成就定意。八者
    具从闻生智(出菩萨从兜率天下经。贤愚经云。阿难昔为长者。释迦为沙弥师课诵经为
    乞食故功程不止长者愍之仍给衣食由是奉侍左右也)
      阿难七梦佛为解说十
    佛在只树。阿难于异处梦见七事。寻惊毛竖。
    我昨夜梦凡见七事。一者川流河海悉皆火
    然。二者日将欲没阎浮提冥。自见我身顶戴
    须弥。三者比丘宛转在于溷中。又见一人
    登比丘头度出净地。四者见有比丘法衣不
    具但结袈裟。手捉炬火乐入邪径。处荆棘
    中裂破衣裳。五者见栴檀树甚大茂好。猪
    从秽出揩栴檀树。六者见三品象子。[鼻*嵬]触
    [狼/齿]齧搪突大象。踏践好草搅浊清水。大
    象患之避逃而去。至大清水好草之中。象子
    遨戏都不觉知。故在本处水草乏绝。饥渴
    苦极咬齧树木遂皆饿死。七者见死师子王。
    名曰企萨。头生白毛如系傅饰。飞鸟百兽
    不敢摩近。师子内身自有虫出还食其肉。
    用此梦缘故晨诣佛。佛言。梦水中火然者。
    当来比丘违犯佛教。是非违戒用得供养。复
    起诤斗。梦日将欲冥顶戴须弥者。世尊却
    至九十日。当般泥洹。后众比丘诸天龙人
    民。当从阿难启受经教。梦见比丘身着法衣
    不如常制。但结袈裟宛转溷中。有人登头出
    住净地者。佛泥曰后法向欲尽。当有比丘
    大会说经。时佛深法而不奉行。结近白衣寻
    随财色。居士谏呵而不信从。比丘受殃居士
    得福。梦见比丘结被袈裟。手持炬火乐入邪
    径。处荆棘中破裂衣裳者。佛泥曰后当有比
    丘。无有法衣着俗人服。但一袈裟结以络
    腋。弃戒乐俗育养妻子。分卫供给有则欢乐
    无则愁苦。梦栴檀树甚大茂好。猪从秽中出
    揩突树者。佛泥曰后当有比丘。不承用法饮
    酒迷乱食无期度。有明智士善意晓喻。更兴
    诽谤并骂罗汉。梦三品象子[鼻*嵬]突大象。踏
    践好草搅浊清水。大象患之避逃而去。往
    至清水美草之间。小象遨戏都不觉知。水
    草乏绝遂便饥死者。佛泥曰后当有长老
    明经比丘。教诫年少示其罪福。不肯从受死
    堕地狱。梦见死师子王名曰企萨。头生白毛
    如系傅饰。蜚虫鸟兽不敢侵食。身内虫出
    还噉其肉者。佛在世间广说经法。佛泥曰
    后无有外道能坏此法。但由弟子当自坏我
    法。汝之所梦但为将来现斯怪耳(出七梦十善经)
      阿难为旃陀罗母以咒力所摄十一
    阿难行路中道焦渴。有旃陀罗女名钵吉蹄
    汲水。阿难诣从乞水。女报阿难。我是摩邓
    伽种。阿难言。我不问是义但施我水。女曰。
    君母种成就。沙门瞿昙第一弟子。波斯匿王
    所敬。末利夫人阿闍梨。我是下贱。不敢持
    水相与。阿难又言。我不问是。但水见与。女
    许。时女先掬水浇阿难足。复掬水浇阿难
    手。便生婬意。阿难饮已便去。钵吉蹄还白父
    母言。阿母愿以沙门阿难为婿。母言。其转
    轮王子。刹利释种圣师贵族主。天人宗
    奉。我小家种云何得为夫。女言。不得者会
    当饮毒以刀自刺。若自绞死。母曰。有摩邓
    伽神语符咒。能移日月以堕着地。亦能咒
    因帝梵天使下。况不能得沙门。阿难使来
    若已死若生不能婬。若瞿昙所护者。我不能
    得。除此皆可得耳。女便起澡浴庄严身体。
    着白服饰敷诸卧具。遥相望。母以牛屎涂
    地。以五色綖结缕。盛满四瓶水。盛满四碗
    糗浆。以四口大刀竖牛屎。四角头四箭。然
    八明灯。取四死人髑。髅种种香涂其上。以
    华布地。捉熨斗烧香。绕三匝向东方跪。而
    诵摩邓伽咒术。时阿难在只洹林。意便恍惚
    为咒所缚。如鱼象被钩。随咒术至旃陀罗
    家。母便语女。阿难已至。时女前抱阿难。坐
    着床上。牵制衣掌。捻挃阿难。譬如力人
    手捉长毛。小羊从其人手。阿难见十方尽
    闍冥。譬如日月为罗柷所厌。阿难有大人
    力。当十大力士力。而不能得动。阿难以圣道
    谛力念还得寤。我今困厄世尊大慈宁不愍
    我。佛即知之。便诵佛语偈云
     佛者最极尊于世间  谛无有能过佛之前
     佛者最极尊于人天  谛诸法之王无上田
     法者最极尊于世间  谛无有能过法之前
     法者最极尊于人天  谛断诸缚结永息田
     僧者最极尊于世间  谛无能过有僧之前
     僧者最极尊于人天  谛美福第一无上田
    阿难以此实义。于旃陀罗舍得解。诵偈适
    竟。旃陀罗家内。所设咒具刀箭破折。瓶
    瓮破坏。灯灭髑髅迸碎。黑风起展转不相
    见。旃陀罗咒术不行。母便告女。此必瞿昙
    沙门神力所为。众物碎散咒术不行。阿难念
    言。世尊恩力也。阿难得解。如大象王盛年六
    十醉暴凶恶。身大牙长。从铁靽得解。从城走
    向空闲处。阿难亦尔。世尊诵佛语。从旃陀罗
    舍得解。还向只洹。时此女人。逐阿难至只洹
    门。并作是语。阿难是我夫阿难是我夫。逐阿
    难后不离须臾。阿难具以白佛。佛曰。我于诸
    法中不见幻惑如此。女人以婬系意。阿难平
    旦着衣持钵。入舍卫城分卫。而此女人亦逐
    其后。语诸长者。阿难是我夫阿难是我夫。阿
    难还至佛所。又前白佛。佛曰。汝往共语。如姊
    妹相向。何以故。此女人应当作比丘尼。女
    白佛言。唯愿世尊。还我夫婿。佛曰。若须阿
    难者。于我法中作比丘尼。当以相与。女人欢
    喜女还奉辞。父母欢喜本殖善根。各应得
    道。父母及女同往诣佛。世尊广为说法。无数
    方便现诸法义。柔软义檀义尸义。说婬不净
    义。增长生诸结根义。出家义诸道品义。又
    说四圣谛。时此女人即在坐上解四圣谛。父
    母得阿那含道。女得须陀洹道。譬如纯白[叠*毛]
    衣易为染色。时父母归佛归法归僧。听为
    优婆塞向佛。阿难悔其痴罪。乞为比丘尼。
    得依世尊修行梵行。佛告阿难。将二比丘尼
    及此女人。钵拓钵提瞿昙弥所。以此女为
    道授具足戒。大爱道问阿难。云何阿难。世
    尊。许旃陀罗女为道耶。阿难报瞿昙弥。然
    即与剃发受戒。得阿罗汉(出戒因缘经第三卷又出摩邓伽女经)
      阿难乞牛乳佛记其方来十二
    佛在舍卫国。时患中风。呼阿难。往婆罗门家
    乞牛乳。阿难即如言求索。婆罗门言。牛在彼
    间自往搆取。阿难即往到牛所。牛常喜觝踏
    人不可得近。阿难自念。我所事师法。不得
    自搆取牛乳也。忉利天王释即来下。化作
    婆罗门被服住牛傍。阿难请搆取牛乳。婆
    罗门言诺。即以右手扪摸牛乳言。佛小中风。
    汝与我乳。令佛饮之。佛差者汝得福不可称
    量。牛言。此手扪摸我乳何益快乎。取我两
    乳。去置两乳。遗我子。我子朝来未饮食也。犊
    子在母傍。闻说佛声即语言。持我分尽用与
    佛。佛者天上天下人之大师也。甚难得值。我
    自食草饮水。我作人时坐随恶知识。不信
    佛经。使我作牛马十六劫。到今乃得闻佛声。
    持我所饮乳。尽用与佛。满器而去。令我后
    世智慧得佛道。阿难持乳还。佛问之。牛母子
    何说。阿难依事而答。佛言。牛母后弥勒佛时。
    与作沙门得阿罗汉道。犊子死后作人。当为
    我悬缯散华烧香。持经戒二十劫已后。当作
    阿罗汉。佛度脱天下万民(出犊子经)
      阿难化波斯匿王施十三
    舍卫国岁饥。诸比丘各欲分散。以为岁节。阿
    难言。若诸比丘诣余国而造岁节。此无数人
    失于德本。假使如来止此。舍卫多所安隐。波
    斯匿闻。请佛及僧三月供养。佛言。过去世
    时。波罗奈国王。名梵达有大威德。名称远闻。
    时国饥馑乞者众多。王喜施与。四面云集。天
    久不雨。谷米转贵人民饥困。乞者日滋仓
    廪虚竭。大臣请息。王曰。若尔违我本心。何忍
    逆之。时诸明法吏宣告四远。敢有乞者皆弃
    都市。乞者愁忧王问。大臣答曰。有此远来
    得。梵志即入。王问。谁使汝来梵志答。腹使
    我来。时王愍以偈报曰。施赤犊牛千头并诸
    犊子。梵志者阿难是(出生经第三卷腹使经大同小异)
      阿难试山向比丘并问阿育王十四
    阿难与两比丘。到阿育王国。在山向中。比
    丘之松上。香华自至。铃鸣如语。山向比丘。不
    知何故。出四面作礼。还斋堂中诵经。阿难与
    两比丘。化作乞儿。复将三百乞儿往乞食。
    山向比丘作食饭讫。索衣便假衣之。三百乞
    儿不肯复去。乃朝夕供养乞儿悉病。山向比
    丘便朝夕烧香请福合药。三百乞儿悉死。山
    向比丘便行假丐沐浴棺敛。阿育国王令人
    葬之。后数日。阿难。又与两比丘化作三书生。
    衣被洁净。往到松中。山向比丘下讲堂迎之。
    设座令坐。三书生谓山向比丘言。汝事佛欲
    以何求。山向比丘言。佛道者神道也。天地
    之间唯佛道神。我事佛者。欲愿佛道度人非
    人。无他所求。三书生言。佛道不神也。但当
    空虚故也。人少有事者。汝何愚痴。追人事
    佛。山向比丘言。诸君所言非法也。佛道最
    神非人所见。变化无常非人所知。百姓愚痴
    自不知之。空作此语益诸君罪。三书生便怒。
    汝事佛不逆人意。汝工追我作奴不。山向比
    丘言。诺。三书生云。汝不中善奴。当令汝担屎。
    汝自当得百石粪。若不得百石粪者。当斩
    汝头。山向比丘便行担屎。不能得多还谢书
    生力极不能得多。乞原罪负。三书生大怒。
    便取缚之。痛鞭三百。忽然自去。阿难便化
    作优婆塞。往语山向比丘。三书生所为无
    道。不当语王令治之乎。山向比丘言。此自我
    过故致此耳。事佛者无所爱惜。求头与头求
    躯与躯。我但担屎见鞭此有何苦。阿难与
    两比丘。复作阿育王。往告山向比丘言。事
    佛定自无益也。空自勤苦。人生世间须臾当
    死。何独勤苦奉是经乎。我今欲相与议事。
    从我者佳。不从我者。道人必死。山向比丘
    言。大王欲议何事耶。王言我有贵女。才操
    绝人。面目好美。手如蜂子。我贪道人为人
    温良。欲以相与故来报意。道人必当相从。山
    向比丘言。知王厚意。我奉佛法已积年岁。功
    德未成反贪王女。耻辱佛道是罪不小。王
    若相杀自当受之。王便使人将山向比丘诣
    市斩之。山向比丘便礼佛而去。顾与王谢。乃
    是阿难。山向比丘便前作礼头面着地。阿难
    起持之。使之还坐悉自相识。阿难谓山向比
    丘。汝功德已成。汝当得道。我故试汝。视汝
    志意耳。山向比丘下地言。我无知被受佛恩。
    得在法中不能作善。烦苦神人来相忧念。阿
    难以道授山向比丘。俱上楼上诵经说义。合
    乐欢喜。阿育王作礼长跪。阿难问王。佛经
    有几卷。王答言。佛经甚多不可计数。今见
    在经有十二部。有八万四千卷。阿难问王。
    王已持几卷。王答言。我已诵三昧经万二千
    卷。般若波罗蜜经万二千卷。阿难问王。王见
    经已多。乃知天地相去几里。王答言。大品
    三昧经言。天地相去八十一万里。阿难问王。
    地有几品。王答言。般若波罗蜜经言。地有
    八十一城。城自有人。北城中人长十丈。中
    城中人长八尺。南城中人长三尺。阿难问
    王。王自知本是何人。王答言。不知识远但
    能知近。已尝入泥犁。已尝上天。已尝更勤
    苦。已尝作奴婢。已尝作六畜。已尝入火中。
    已尝作善人。从作善人。得为国王。已见勤
    苦之事。不敢复为恶也。阿难言。王本是提
    和竭佛比丘。名提头罗。山向比丘是释迦
    文佛。比丘须拔者也。自从佛去后。我人孤
    穷持法不固。以致罪过。踰历年数。不复相
    识。我昔与山向比丘。俱生小家我为兄山向
    比丘为弟。常自相怜出入相追。初不相识。
    我后当为国王。山向比丘来生我亦不识。天
    下反覆转相寄生。不可称数。今者自知得脱
    生死。便授阿育王罗汉之道(出阿难现变经)

    经律异相卷第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