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事汇部上>经律异相卷第十二(出家菩萨僧部第一)
  •   无垢山居女人庇雨其舍众仙称秽升空自证一
      慧王以百味饭化人入道二
      上首受恒伽货身施食三
      须摩提始是八岁女转身为男出家说法四
      摩诃卢读大乘经为圣所导五
      善慧得五种梦请佛解释六
      女人高楼见佛化成男身出家利益七
      女人在胎听法转身为丈夫出家修道八
      沙门慈狗转身为人立不退地九

      无垢山居女人庇雨其舍众仙称秽升空自证一
    昔拘楼秦佛时。有一比丘。名曰无垢。处于
    闲居。国界山窟。去彼不远。有五神仙。有一
    女人道遇大雨。入比丘窟雨霁出去。时五仙
    人见之。各各言曰。比丘奸秽。无垢闻之。即自
    踊身在于虚空。去地四丈九尺。诸仙见之飞
    虚空中。各曰。如吾经典所记。染欲尘者则
    不得飞。便五体投地伏首诬横。假使比丘不
    现神变。其五仙王堕大地狱。时无垢比丘。
    今慈氏菩萨也(出慧上菩萨经上卷)
      慧王以百味饭化人入道二
    过去有佛。名莫能胜。有一比丘。名曰慧王。
    平旦分卫得百味饭若干种食。路有尊者子。
    名离垢臂。为乳母所抱。遥见比丘。下乳母抱。
    寻随比丘从求饭食。于时比丘与其蜜揣。幼
    童即食知其甘美。遂随比丘蜜揣欲尽。比丘
    复授。转至佛所。稽首足下。慧王以所得食。
    授与幼童令其上佛。使发道意。佛寻受之已
    满佛钵。食不减损。次与声闻八万四千。菩萨
    十二亿。佛及圣众。皆悉充饱。如是之供至于
    七日。饭则如故亦不损减。幼童欢喜说颂赞
    佛。即发无上正真法意。时其父母求索其子。
    便诣佛所。幼童问讯偈赞父母。于时幼童。化
    其父母及五百人。悉令志求无上正真法。即
    皆弃家而为沙门。行菩萨道自致得佛。时
    慧王者即是溥首童真也。其离垢臂者吾身
    是也(出往古造行经)
      上首受恒伽货身施食三
    时有一菩萨。名曰上首。作一乞士。入城乞
    食。有一比丘。名曰恒伽。谓乞士言。汝从何
    来。答言。吾从真实中来。恒伽问言。何谓为真
    实。答曰。寂灭相故名为真实。恒伽曰。当于何
    求实法。答曰。当于六波罗蜜中求。恒伽欢喜。
    礼上首足下。而便问言。当以何食供养此人。
    上首答言。当以须陀味。恒伽即诣都市。而自
    唱言。吾欲卖身。谁欲须者。有一居士。名毘奴
    律。即问我言。吾欲买之。汝索何等。恒伽报言
    索。须陀那罗。曰。当索几枚。恒伽报言。欲须
    五枚。居士五钱买此道人以充使。恒伽白大
    家言。我身属汝。假我七日。欲供养上首比丘。
    居士告恒伽言。吾当将汝示于宅舍。放汝令
    还。时恒伽见舍宅已涉路而还。见此上首。乞
    食未得。即将上首。到都市中。买百味饮食。
    将到一寺。寺名四王。设施床座烧香散花。下
    种种饮食(出大方等陀罗尼经第一卷)
      须摩提始是八岁女转身为男出家说法四
    须摩提白佛言。世尊。所说菩萨四十事。我当
    奉行。令不缺减。时长老目连问。此四十事
    大士所行。汝小女人何能办之。答言。审实能
    行。若不信者当使三千大千国土皆当为我
    六反震动。雨于天花。诸音乐器不鼓自鸣。
    应时如言。女曰。证我至诚。若我后得佛无有
    虚者。其在会众悉作金色。寻如其语色如黄
    金。目连白佛言。初发大意为菩萨者。我为作
    礼。所以者何。八岁女子感应如此。岂况高士
    摩诃萨乎。文殊师利问言。云何不转女人身。
    须摩提报言。于是无所得。所以者何。法无男
    女。今者我当断仁所疑。须摩提言。令我不
    久当得正觉。我今便当变为男子。适作是语。
    即成男身。头发自堕袈裟在体。便作沙弥。又
    言。我作佛时。使我国中莫有三事。一者魔事。
    二者泥犁。三者女态。若我至诚。我身当如
    三十沙门。适作是语。形体颜色如年三十。复
    谓文殊师利言。我作佛时。令我国人皆作金
    色。地及城郭有七宝树。宝池宝华不多不少。
    悉皆亭等。又言诸在会者当作金色。应时众
    会皆并金容。时持地神即从地出。化作天身。
    举声称扬。叹须摩提。三言之德。不久作佛
    (出佛说须摩提菩萨经)
      摩诃卢读大乘经为圣所导五
    摩诃卢比丘。国王谓其大读摩诃乘。常解
    发令其蹈过。又有比丘。乃语王言。此摩诃卢
    不多读经。何以供养如是。王言。我日夜欲见
    此比丘。即往见在窟中读法花经。见一金色
    光明。人骑白象合手供养。王来转迫便灭
    不现。即问。大德。我来金光明人灭何也。比
    丘言。此即遍吉菩萨(法华经中普贤是也)来教导我诵于
    此经(出大智论第九卷)
      善慧得五种梦请佛解释六
    善慧比丘。白普光如来言。我昔日在深山
    中。得五种梦。一者梦卧大海。二者梦枕须
    弥。三者梦海中一切众生入我身内。四者梦
    手执日。五者梦手执月。唯愿世尊为我解
    说。时佛答曰。梦卧大海者。汝身即时在于生
    死大海之中。梦枕须弥者。出于生死得涅槃
    相。梦大海中一切众生入身内者。当于生死
    大海。为诸众生作归依处。梦手执日者。智慧
    光明普照法界。梦手执月者。以方便智入于
    生死。以清凉法化导众生(出过去现在因果经第一卷)
      女人高楼见佛化成男子出家利益七
    须福长者有女。名曰龙施。厥年十四。时在
    浴室澡浴涂香着好衣毕。佛与眷属放眉间
    毫相之光。照七重门内。令殿舍皆明。女见
    光明踰于日月。心知非恒。便走上七重楼
    上。东向见佛在门外住。女大欢喜。则自念言。
    今得施佛及众弟子。以发意作菩萨行愿。令
    我后得道如佛。魔见女发大意心为不乐。即
    下化作女父。谓龙施言。汝所念大重。佛道难
    得。今世幸有佛。不如求罗汉。且俱度世泥洹
    无异。龙施对曰。不如父言。佛智广大度人无
    极。罗汉智少如一尘耳。有何高仁乐于小
    者。魔复言。未闻女人作转轮王。况乃得作佛。
    不如求罗汉早取泥洹去。龙施报言。我亦闻。
    女人不得作转轮王。不得作佛。我当精进转
    此女人作男子身。盖闻。天下行菩萨法。亿劫
    不懈者。后得作佛。魔见女意不转。益以愁毒。
    更作急教言。若作菩萨行者。不贪世间。不惜
    寿命。今汝精进。能从楼上自投地者。后可得
    作佛。龙施心念。我今见佛。贪菩萨道。父又
    教以精进。身可得佛。我何惜此危脆之命。即
    住栏边。向佛叉手言。自归于天中天。以一切
    智。知我所求。请弃躯命不舍菩萨。以身施佛。
    愿如散花。便纵身自投楼下。未及至地。化成
    男子。佛笑。五色光从口中出照一佛刹。还绕
    佛身三匝从顶上入。汝见此女自投空中化
    成男子不。是女乃前世时。已事万佛。后当供
    养恒沙未来佛。至七亿六千万劫当得作佛。
    号曰名上。其寿一劫。般泥洹后。经道兴盛。半
    劫乃灭。于是龙施身住佛前报父母言。愿
    放舍我得作沙门。父母即听。中外眷属皆发
    无上道意(出龙施女经)
      女人在胎听法转身为丈夫出家修道八
    佛在罗阅只。菩萨及四部大会。佛说法。有
    迦罗妇怀妊在座。腹中怀子。叉手听经。佛
    欲使众会见之。便见大光明照迦罗妇坐。众
    人皆见腹中女叉手听经。犹如照镜。佛持八
    种声。问腹中女言汝以何故叉手听经。用
    佛威神即答佛言。以世间人皆行十恶。我欲
    令行十善。又以世人生死不绝。又世间人
    不孝从父母。不供养沙门婆罗门道人。是
    故叉手听经。时女说是语竟便生。譬如太
    子从右胁生。地为六反震动。虚空中有自然
    天乐。雨天众花。千叶莲花大如车轮。以宝作
    茎。状如青琉璃。女即坐莲花上。帝释持天
    衣。与女着之。女报言。汝为罗汉。我为菩萨。
    汝非我辈。不与我同类。我自有衣。舍利弗白
    佛。此女为从何国来。当送衣也。佛言。此女
    从东南方佛刹清净国来。去此十万佛刹。本
    国衣便自然在虚空中来萧萧有声。女见衣
    来便着之。当得五通。又女本国人尽得五通。
    女得衣着讫。便从莲华上下行至佛前。女一
    举足。地为六反震动。头面着地为佛作礼。三
    言南无佛。便长跪白佛。今坐中大有诸迦罗
    妇。愿佛为说经。令得男子身。佛言。我亦不使
    汝作男子。亦不使汝作女人。皆自从身行得
    耳。佛言。有一事可疾得男子。何等为一。发心
    为菩萨道。又女人身当内自观。譬如机关。骨
    节相拄。但筋皮在上。女人常畏人。譬如蚢
    蛇虾蟆。不敢昼出。时坐中迦罗妇七十五人。
    闻佛说经欢喜踊跃。前以头面着地。为佛作
    礼白佛言。我愿发菩萨心作男子。我若不得
    男子身。我终不起。时七十五迦罗越。从舍卫
    国来至佛所。见诸妇皆在佛前。便心念言。
    已失我曹妇。便问舍利弗。此诸女人是我曹
    妇。何为是间。舍利弗答言。欲作比丘尼。卿
    当听不。迦罗越答言。先使我曹作比丘。舍
    利弗白佛言。是七十五迦罗越。皆欲作比
    丘。佛呼。善男子来。皆作比丘。头发自然堕。
    袈裟便来着身。手持应器。皆前为佛作礼。时
    七十五妇。各脱珠环皆以散佛上。便自然虚
    空中。化作七十五交露珠璎珞。帐中有七
    宝床。上有座。佛边有无数菩萨听经。七十
    五妇人。见是变化。皆大欢喜即用佛威神飞
    住虚空。自然有花雨散佛上。从虚空中来下。
    便得男子身。前白佛言。我愿作比丘。佛语弥
    勒菩萨。将去授戒。弥勒菩萨即授戒。作比
    丘僧。女自然有化花盖七重茎如莲华。即持
    与母言。佛是天上天下度人之师。母以花盖
    上佛。是天上天下之师盖上之。后母亦当为
    天下之盖。女语母言。今当发菩萨心。母答女
    言。我始怀汝时。于梦中常见佛及法比丘僧。
    无三毒心。身体安隐。知我腹中子为是菩萨
    摩诃萨。以是安隐。时发菩萨心。以母得华
    盖。便持上佛。地为六反震动。佛语舍利弗。
    四天下星宿。尚可知数。是女前后所度父母。
    不可知数(出胎中女听经)
      沙门慈狗转身为人立不退地九
    昔有一国。谷米踊贵。人民饥饿。时有沙门。
    入城分卫。无所一获。次至长者大豪贵门。得
    麤恶饭。适欲出城。门中逢一射猎杀生屠儿。
    抱一狗子持归欲杀。见沙门欢喜前为作礼。
    沙门咒愿老寿长生。沙门知有狗子欲杀噉
    之。问其何所齎。答曰。空行。沙门又问。吾已
    见杀生之罪。甚为不善。愿持我食贸此狗
    子。令得命济卿福无量。其人不与。沙门慇
    懃晓喻请之不肯随言。沙门又言。设不肯
    者。可以示我。其人即出。以示沙门。沙门举
    饭以饴狗子。以手摩之咒愿泪出。卿罪所致
    得是犬身。不得自在见杀食噉。使尔世世罪
    灭福生。离狗子身得生为人。所在遇法。狗子
    得食善心生焉。踊跃欢喜事已将去。归家杀
    食。狗子命过。生豪贵大长者家。适生堕地。
    便有慈心。时彼沙门。分卫次到长者门里。时
    长者子见彼沙门。忆识本缘。便前稽首礼沙
    门足。请前供养百味饮食。前白父母。今我欲
    逐此大和上。奉受经戒为作弟子。父母爱重
    不肯听之。今我一门有汝一子。当以续后。家
    门之主何因便欲弃我而去。小儿啼泣不肯
    饮食。不欲听我便自就死。父母见尔便听令
    去。随师学道。除去须发被三法衣。讽诵佛经。
    深解其义。便得三昧。立不退转。开化一切。
    发大道意。沙门即识宿命。发菩萨心。立不退
    转。岂况有人。供事三宝。讽诵大乘(出度脱狗子经)

    经律异相卷第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