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事汇部上>经律异相卷第九(外化菩萨部第二)
  •   文殊变金光首女令成丑坏一 文殊现
      身诸刹取钵弘教二 普贤誓护五种法
      师三 净精进化功德财久忍众苦四
       树提摩纳手出龙象五 普施求珠降伏
      海神以济穷乏六 重胜王与女人一处
      为阿难所讥七 大萨他婆渡海船坏杀
      身济众八 端坐山中鸟孺顶上子未
      能飞终不舍去九 入海采珠以济贫
      苦十 坐海以救估客十一 从地踊
      出现长舌相十二 牧牛小儿善说般
      若义弘广大乘十三
      文殊变金光首女令成丑坏一
    上金光首与长者子畏闻。俱在游观园散花
    烧香庄严伎乐。时彼女人观长者子意以为
    足。文殊师利(旧法云濡首)化此女身应时终亡。颜
    色变恶。眼耳鼻口脓血流出。身体[病-丙+(绛-糸)]烂不可
    复视。青蝇飞来周匝共食。时长者子见此女
    身变坏如是。怖懅不安欲求自归济脱是患。
    当从何所而免斯苦。时文殊师利童真威神。
    令园树木自然出赞。时长者子闻树赞颂。欢
    喜踊跃善心即生。以衣[袖-由+戒]盛女人死尸弃丛
    树间而舍之去。于是世尊欲以开化彼长者
    子。从身放光其明普照摩竭国界。长者子见
    如来威神巍巍。心生欢喜。其天帝释则在前
    立。见长者子而叹之曰。年少善缘。获得福
    利。乃能见佛。时彼年少闻此劝赞。即与天
    帝俱诣佛所。帝释天意。华用与年少言。可取
    此华散如来上。散已稽首佛足前住白言。今
    自归佛及法圣众。有放逸女上金光首。实与
    戏乐诣游观园。则于今日颜貌变恶即时寿
    终。舍诸一切宗室眷属。发大恐惧。将无国王
    推问之耶。佛言且止。时上金光首。见长者子
    以蒙开化。随从律教。即与伎乐往诣佛所。
    稽首佛足退住一面。时文殊师利谓长者子
    曰。为识此姊不。答云。已知之矣。又问。云何
    知乎。于是长者子报文殊师利。而说颂曰。色
    者如聚沫。痛痒泡起顷。幻想如野马。吾晓知
    如是。佛告阿难。文殊师利乃往古世劝化此
    女使发道意。吾本前世而劝化之使发道意。
    上金光首过九十二百千劫。当得作佛。号宝
    光明。长者子当为菩萨。名德光耀。其复作
    佛。未灭度时。授德光燿菩萨之决。乃般泥洹
    号曰持[火*佥](出大净法门经)
      文殊现身诸刹取钵弘教二
    有二百天子发菩萨心。而未坚固皆欲堕落。
    各自念言佛法难得。我等今定不学菩萨。不
    如取罗汉辟支佛而般泥洹。佛知是人可成
    菩萨。而意中退。佛便化作一迦罗越。持百味
    饭满钵到佛前。而便作礼以钵上佛。佛即受
    钵。文殊师利白言。世尊。当故报恩。舍利弗
    疑即便问佛。佛即以钵舍地。其钵便下没过
    诸刹。直过七十二恒沙等刹土。名曰沤呵
    沙。其佛号曰光明王。今现在世。其钵于彼
    佛刹住止空中亦无持者。钵所过诸佛刹。其
    佛侍者皆问于佛。佛答上方有佛号释迦文。
    钵从彼来。救护堕退菩萨意耳。佛语舍利弗。
    行求钵来。舍利弗即承佛威神。自以慧力以
    万三昧过万佛刹都不见钵。从三昧起还白
    佛言。求之不见。复遣目连亦复不见。须菩提
    等五百尊者悉不能见。弥勒菩萨又不能见。
    令文殊师利求钵。文殊师利不起于坐即入
    三昧。以其右手指地下。行过诸佛刹莫不闻
    知。所过刹土皆为震动。凡诸刹土皆见文殊。
    过七十二恒河沙。其臂上毛一一毛间有
    亿百千光明亿百千莲华。一莲华上有坐菩
    萨。悉叹释迦文佛功德声闻菩萨及以佛土。
    时释迦文放足下光明。照下方过七十二恒
    河沙等刹。见其光明悉得摩仳低三昧。文
    殊师利以右手取钵。与无央数菩萨俱来。钵
    在手中作礼授钵。佛谓舍利弗。今为汝说过
    去劫事。往昔有佛。号勇莫能胜。有比丘僧。
    名曰慧王。持钵入惟致国中分卫。得百味饭。
    尔时有尊者子名离垢王。为乳母所抱。在城
    门上。其儿遥见比丘。而从抱下便往趣之。求
    其饮食。比丘即以蜜饼授之。其儿则食知味
    甘美。随比丘行不顾乳母。便随至勇莫能胜
    佛所。为佛作礼而坐一面。比丘以所持钵食
    与是小儿令其上佛。儿便授佛。佛食随满。以
    是遍八万四千比丘及菩萨万二千人。各各
    皆饱。其儿所持食犹无减损。佛以威神令儿
    欢喜。因从比丘受五戒法发菩提心。儿父母
    求子为佛作礼。子白父言。我今已得入菩萨
    法。愿作沙门。父母即听。吾等亦为发心从汝。
    佛言。慧王比丘文殊师利是。其时儿者我身
    是也。如我身等不可称数。阿僧只刹土诸佛。
    悉为文殊师利之所发动。我等悉蒙文殊师
    利之恩。其二百天子即时自念。释迦文佛为
    文殊师利之所发意自致成佛。我等何为懈
    怠。用是念故其心则坚(出阿闍世王经上卷)
      普贤誓护五种法师三
    普贤菩萨。以自在神通威德名闻。与大菩萨
    不可称数从东方来。所经诸国普皆震动。雨
    宝莲华作众伎乐。又与无数八部鬼神等大
    众围绕。礼释迦牟尼佛。白佛言。我于宝威
    德上王佛国。遥闻此娑婆世界说法华经共
    来听受。唯愿世尊当为说之。佛告普贤。若有
    善男子女人。成就四法。于如来灭后当得是
    法华经。普贤菩萨言。若有行立懃诵此经思
    惟此经。若人于此经有所忘失一句一偈。大
    菩萨众俱诣其所。而自现身供养守护安慰
    其心。亦为供养法华经故还令通利。见者
    欢喜转复精进。以见我故即得三昧及陀罗
    尼。若后恶世中四众来求索者。受持者。读
    诵者。书写者。欲修习是法华经。于三七日中
    应一心精进。满三七日亦当现其人前而为
    说法(出妙法莲华经第七卷)
      净精进化功德财久忍众苦四
    过去劫时佛号广光明(菩萨行经云离垢光)国王之子名
    财功德(菩萨行经云业首)时年十六。自恃端政而生憍
    慢。初不向佛恭敬礼拜。佛即行筹谁能教化。
    八万四千菩萨无受筹者。有一菩萨名净精
    进。言。我能。即时大千六反震动。便往王门
    立。王子见之恶言訾毁。以土坌面。刀杖瓦石
    而加其身。菩萨尔时不瞋不去心不疲厌。经
    一千年受如是苦。过二万岁乃得至彼第二
    门下。八万四千年七日未满方得至其第七
    门下。尔时王子见是菩萨便作是言。道士今
    来何所求索。即于菩萨生不思议心。云何是
    人。终经尔时多受众苦。而心不厌。尔时菩
    萨知王子心已自调伏。即便说偈令往诣佛。
    尔时王子即舍王位。在佛法中出家听法如
    法而住得无生忍。尔时净精进者我身是也。
    财功德者即弥勒是(出大集经第二十六卷又出调伏王子道心经菩萨行经大同)
      树提摩纳手出龙象五
    树提摩纳。在宝藏佛前。右膝着地长跪叉手。
    前白佛言。世尊。我今发无上菩提心成就善
    根。于三乘法若我所顾得己利者。令我两手
    自然而出白色龙象。佛神力故其两手中即
    出龙象。其色纯白七处到地。见是事已告言。
    龙象汝等。今者可升虚空去此。不远遍雨此
    界八德香水。觉悟此界一切众生。若有众生
    得遇一渧。闻其香气悉断五盖。所谓婬欲瞋
    恚睡眠掉戏疑。是时龙象在虚空中。周游速
    疾犹如力士善射放箭。是二龙象所作诸事
    悉成就已。复还来至摩纳前住。时树提见之
    心大欢喜(出树提摩纳发菩提誓愿经)
      普施求珠降伏海神以济穷乏六
    昔者菩萨从四姓生。堕地即曰。众生万祸吾
    当济之。无明无法吾当除其盲聋令之闻见
    众圣明范。九亲惊曰。未闻孩幼而能言。斯
    将非天龙鬼神之灵乎。当卜之焉。答曰。吾为
    上圣之所化。怀普明之智。非彼众妖慎无疑
    矣。言毕即默。亲曰。儿有乾坤弘润之志。将
    非凡夫乎。名曰普施。年至十岁。佛诸典籍流
    俗众术靡不贯综。辞亲济众布施贫乏。亲曰。
    吾有最富之上名也。尔可恣意。对曰。不足乞
    作沙门。垂[来/贝]法服应器锡杖以斯济众。父母
    听之。周旋教化经一大国。国有豪姓亦明众
    书。睹其仪容普施心性惔怕净若天金。有上
    圣之表。将为世雄。谓普施曰。吾有陋女愿给
    箕帚。答口。大善。须吾还也。即附载度海上岸
    入山。到无人处遥睹银城。宫有毒蛇绕城七
    匝。体大百围举首相看。普施念曰。斯有害
    心吾当兴慈。蛇毒即灭垂首而眠。登首入城。
    城中天神睹之。欣豫曰。久服圣德今来翔兹。
    诚吾心愿。留三旬。普施以事委付近臣。身
    受供馔。时供养毕以明月真珠一枚送之。
    珠明四万里。志愿若发众宝满足。若后得
    佛愿为弟子。普施曰可。即复前行。睹黄金城
    毒蛇围城十有四匝。巨躯倍前举首数丈。普
    施复入慈定蛇即垂首。登之入城。中有天人
    相见欢喜曰。久服灵耀翔兹甚善。愿留百八
    十日。吾所供养。过是辞退。天人复以神珠一
    枚送之。明耀二十万里。志之所愿众宝满
    中。若子得道愿为弟子神足无上。即复前进
    睹琉璃城。又有毒蛇躯以绕城二十一匝。仰
    首瞋目当彼城门。复生慈定誓济众生。毒歇
    垂首登之入城。天人欣喜如前。请留三时。愿
    供所志期竟辞退。又送神珠明耀百六十万
    里。珠之所在众宝寻从。满其明内在志所欲
    无求不获。子得正觉愿为弟子有最明之智。
    曰必获尔愿。普施得珠反其旧居。海诸神
    佥会议曰。吾等巨海唯斯三珠为吾荣华。道
    士悉得。吾等宁当都亡诸宝不失斯珠。海神
    化为凡人。当普施前曰。吾闻仁者获世上宝。
    可得观乎。即以示之。神搏手夺取。普施曰。
    吾历险跨海乃获斯宝欲济困乏。反为斯神
    所见夺乎。曰尔还吾珠不者吾竭尔海。神
    曰。巨海深广孰能尽之。天劝作风。普施曰。
    吾于锭光佛前。愿得道力反覆众海。指擢须
    弥震天地移诸刹。佛从吾志。吾今得之矣。
    今尔鬼物丝发之力。焉能遏吾正真之势乎。
    即并两足摽渫海水投铁围外。遍净天曰。吾
    昔于锭光佛前闻其志愿。必为世尊度吾等
    众生。即下助其渫水十分去八。海神怖曰。斯
    水尽矣。吾居坏也。即还其珠。寻路布施。所
    过之国无复贫民。处处诸王无不改操。以五
    戒十善为国政法。开狱大赦。润逮众生遂至
    得佛。普施我身是。父者即白净王是。母者即
    吾母舍妙是。时道士女今裘夷是。时银城
    中天者今阿难是。金城天者目连是。琉璃城
    天者舍利弗是(出度无极集第一卷又出贤愚经)
      重胜王与女人一处为阿难所讥七
    阿难白佛。忆念我昔入舍卫城。见重胜王菩
    萨与女人同床。我谓犯秽心用惟虑得无异
    人。学梵行者于如来教将无造见闻想念。发
    斯语时三千大千世界六反振动。时重胜王
    菩萨即自踊身住于空中。去地四丈九尺。报
    阿难曰。犯禁秽者宁能踊身止虚空乎。在如
    来前。阿难投身即自悔过。如何偏见求大龙
    短。佛告阿难。彼女人者。乃往过去世为重胜
    王百生之偶。宿情未拔贪重胜颜。口发誓言。
    重胜王若与我愿得遂所娱当从其教。时重
    胜王心知其念。晨朝正服入之其室。即时
    颂曰
     我愚悖于欲  诸佛所不叹
     能蠲恩爱者  得佛人中上
    时女喜跃。即从坐起自投于地。归命自责伏
    罪悔过。为重胜王而叹颂曰
     吾已离诸欲  世尊之所叹
     节止恩爱着  愿佛无上道
     前心之所想  今自首悔过
     伤愍诸群生  究竟发道意
    尔时重胜王授彼女诀。转此女身后九十九
    劫当得作佛。号离无数百千所受如来(出慧上菩萨经
    上卷)
      大萨他婆渡海船坏杀身济众八
    释迦牟尼佛为菩萨时。名大萨他婆。当渡大
    海恶风坏船。语众贾人捉我头发手足当渡
    汝等。人人捉已以刀自杀。大海水法不停死
    尸。即时疾风吹至岸边(出大智论第四卷)
      菩萨端坐山中鸟孺顶上子未能飞不舍去
      九
    菩萨在山。慈心端坐思惟不动。鸟孺顶上觉
    鸟在顶。惧卵坠落身不移摇。舍身而行彼处
    不动及鸟生翅。但未能飞终不舍去。如是自
    知便说此偈
     若能办此事  于天人中天
     能不触娆彼  此德无有上
     是故彼世尊  最为第一神
     故在道场处  功德皆备具
     (出僧伽罗刹经上卷)
      入海采珠以济贫苦十
    吾从无数劫以来精进求道。初无懈息自致
    得佛。超越九劫出弥勒前。我念过去时国人
    贫穷生怜愍心。乃欲入海求如意珠。众人大
    会望风举帆。诣海龙王从求头上如意之珠。
    龙王闻其欲济穷士即以珠与。时诸贾客各
    各采宝悉皆具足乘船来还。海中诸龙及诸
    神鬼悉共议言。此如意珠海中上宝。非世俗
    人所当获者。云何损海益阎浮利。诚可惜之。
    当作方计还夺其珠不可失之。时诸龙鬼昼
    夜围绕欲夺其珠。导师德尊如意珠力不能
    夺之。度海既毕。菩萨踊跃住于海边。低头下
    手咒愿海神。以珠系颈。时海龙神因缘得便
    使珠堕海。导师感激吾行入海。乘船涉难勤
    苦无量乃得此宝。当救众乏。于今海神反令
    堕海。敕边侍人捉持器来。吾卷海水令至底
    泥。不得珠者终不休懈。即便卷水不惜寿命。
    水自然趣悉入器中。诸海龙神见之怀惧。此
    人威势精进之力。诚非世有。水不久竭。即持
    珠来辞谢还之。吾等即尔相试不图精进力
    势如是。天上天下无能胜君。导师获宝齎还
    国中。使雨七宝以供天下莫不安隐。时导师
    者则我身是(出生经第一卷)
      坐海以救估客十一
    昔者菩萨与五百商人入海采宝。入海数月
    获宝重载。将旋本土道逢飘风。雷电振地水
    神云集。四周若城眼中出火波涌灌山。众人
    啼曰。吾等死矣。恐怖易色仰天求哀。菩萨怆
    然心生计曰。吾之求佛但为众生耳。海神所
    恶死尸。为其危命济众。斯乃开士之尚业矣
    吾不以身血注海。恶海神之意者船人终不
    被于岸。谓众人曰。尔等属手相持并援吾身。
    众人承命。菩萨即引刀自害。海神德焉漂
    舟上岸。众人普济。船人抱尸号哭曰。斯必
    菩萨非凡之徒也。躄踊呼天。宁令吾等命
    殒于兹。无丧上德之士矣。其言真诚上感诸
    天。天帝释睹菩萨之弘慈。帝释下曰。斯至德
    菩萨将为圣雄。今自活之。以天神药灌其口
    中。并通涂尸。菩萨即苏忽起坐与众相劳。
    帝释以名宝满其舟中。千倍于前。即还本土
    九亲相见靡不欢悦。賙穷济乏惠逮众生。显
    宣佛经开化愚冥。其国王服菩萨德诣禀清
    化。君仁臣忠率土持戒家有孝子。国丰毒歇
    黎庶欢欣。终生天上长离众苦。菩萨累劫
    精进不休遂至得佛。杀身济众者吾身是也。
    天帝释者弥勒是也。五百商人者今坐中五
    百应真是也(出杀身济贾人经又出度无极集)
      从地踊出现长舌相十二
    时千世界微尘等菩萨摩诃萨。从地踊出一
    心合掌仰瞻尊颜。而白佛言。我等于佛灭
    后。世尊分身所在国土灭度之处当广说此
    经。我等亦自欲得是真净大法受持读诵解
    说书写而供养之。尔时世尊于文殊师利等
    无量百千万亿旧住娑婆世界菩萨及诸声闻
    人非人等一切众前。出广长舌上至梵世。一
    切毛孔放无量色光。皆悉遍照十方世界。众
    宝树下师子坐上诸佛亦复如是(出法华经第六卷)
      牧牛小儿善说般若义弘广大乘十三
    昔有比丘精进持戒初不毁犯。住在精舍。所
    可讽诵是般若波罗蜜。有闻此比丘音声
    莫不欢喜。有一小儿始年七岁城外牧牛。遥
    闻比丘诵说经声。寻声诣寺听闻即解。貌大
    欢喜便问比丘。答不可意。小儿反说其义甚
    妙昔所希闻。比丘闻之叹此小儿。乃有智慧
    非是凡人。时儿即去还至牛所。所牧牛犊散
    走入山。儿寻其迹值虎被害。生长者家第一
    夫人作子。夫人怀妊口便能说般若波罗蜜。
    从朝至暮初不应息。其长者家素不奉法。怪
    此夫人谓口妄语谓呼鬼病。卜问谴崇无能
    知者。家中内外皆悉忧惶。是时比丘入城分
    卫诣长者门。遥闻经声心甚喜悦。即问长者
    内中谁说深经音声微妙。长者报言。妇得鬼
    病。昼夜妄语口初不息。比丘报言。此非鬼病。
    但说深经甚有义理。疑此夫人所怀妊儿是
    佛弟子。长者意解。即留比丘与作饮食。日月
    满足乃产一男。又无恶露。其儿适生叉手长
    跪说般若波罗蜜。夫人产已还复如本。如梦
    寤已了无所识。长者集僧睹儿说经初无质
    碍。是时众僧各各一心观此小儿。长者问言。
    此为何等。比丘答曰。真佛弟子。慎莫惊疑。好
    养育之。此儿后大当为一切众人作师。吾等
    悉当从其启受。至七岁悉知微妙。与众超绝
    智度无极。诸比丘等皆从受学。经中误脱有
    所短少。皆为删定足其所乏。儿每出入有所
    至止。辄开化人使发大乘。长者家室内外大
    小五百人众。皆从儿学发大乘意悉行佛事。
    儿所教授城郭市里。凡所开发无上道意者
    八万四千。承受弟子者五百人。诸比丘闻之
    意解志求大乘皆得法眼净。佛告阿难。是时
    小儿者吾身是也。时比丘者迦叶佛是也(出小儿闻
    法即解经)

    经律异相卷第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