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事汇部上>经律异相卷第六(现涅槃后事佛部第三)
  •   天人龙分舍利起塔一 阿育王造八
      万四千塔二 阿难问八万四千塔因三
       弗沙蜜多罗王坏塔四 天爱帝须王
      起塔请舍利及菩提树五 迦罗越比
      丘共人起塔独加供养后手雨七宝六
       须达起发爪塔七 身去影存仙人从化
      起发爪塔八 天起牙及缺盆塔九
       幼童聚沙为塔十 猕猴土石塔十一
       天上四塔十二 人中四塔十三 摩
      诃萨埵余骨塔十四 佛现菩萨舍利塔
      十五 禁寐王为迦叶佛起塔十六 治
      迦叶佛故塔十七 德主王起五百塔十
      八 踊出宝塔十九 诸佛舍利在金刚
      塔二十 起塔中悔二十一 造形像
      二十二 法灭尽二十三
      天人龙分舍利起塔一
    佛涅槃后。时波波国诸末罗众(梁言力士)遮罗颇
    国诸跋离众。罗摩伽国拘梨众。毘留提国婆
    罗门众。迦罗卫国释住众。毘舍离国诸离车
    众。摩竭提国阿闍贳王(胎经云优田王顶生王恶生阿闍贳王最兵马主容
    颜兵马主炽盛兵马主金刚兵马主)各严四兵王遣香姓婆罗门(十诵律云
    因姓胎经云优婆吉)白拘尸力士言。佛是我师我之所尊。
    于君国内而取灭度。故从远来请舍利分还
    国起塔。若分与我者举国宝重与君共之。力
    士答曰。世尊屈降此土于兹灭度。国内士民
    自当供养。远劳诸君不可得也。诸王共议。逊
    言和求既不见与。不惜身命当以力取。力士
    王曰。若欲举兵力足相抵。终不可得。香姓婆
    罗门于八众中高声唱言。佛积修善忍于无
    量劫。诸君亦应闻又赞忍辱。何可兴师共相
    陵夺。此非敬事。今舍利现在但当分作八
    分。使处处人民皆得供养。诸君亦皆受佛戒
    口诵语言。可争舍利遂相残害。力士报言。
    敬如君议。时烟婆罗门。即分为八分。时释提
    桓因即现为人语诸王言。我等诸天亦当有
    分。若共争力则有胜负。幸可见与勿足为
    难。时阿耨达龙王文邻龙王伊那钵龙王语
    八王言。我等亦应有舍利分。若不见与力足
    相伏。时优波吉言。诸君且止宜共分之。即
    分为三分。一分与诸天。一分与龙王。一分
    属八王。以蜜涂瓮里以瓮量之。诸天得分还
    于天上起七宝塔。诸龙得分还于龙宫亦起
    宝塔。阿闍贳王共数其分各得八万四千舍
    利。余有佛口一[咨*毛]无敢取者。以阿闍贳王初
    求舍利投地气乏最为笃至共持与之。阿闍
    贳欢喜鼓乐动天。难头示龙王中道相逢曰。
    佛留舍利持一分与我。王曰。不可得也。龙曰。
    我是难头示。能举卿国土掷八万里外磨碎
    如尘。王即怖懅以佛[咨*毛]与之。龙于须弥山
    下起塔。高八万四千里。耸水精琉璃塔。阿
    闍世王崩。阿育得其国土。时大臣白阿育王
    曰。难头示龙先易阿闍贳夺将佛[咨*毛]去。阿
    育闻之。即敕鬼神王作铁网铁籍。置须弥山
    下水中欲缚取龙王。龙王大怖共设计言。阿
    育事佛伺其熟卧取其宫殿移着须弥山水中。
    水精塔下自出相见具说本末其瞋必息。便
    遣龙捧取阿育宫殿。眠觉不知何处。见水精
    塔高八万四千里。喜怖交怀。难头示龙自出
    辞谢云。阿闍贳王自持与我我不夺也。释迦
    如来昔与我约云。吾涅槃后劫将尽时所有
    经律及袈裟应器皆取藏此塔中。弥勒来下
    当复出之。龙送王宫置于本处。烟婆罗门曰。
    请舍利瓶(菩萨胎经云盆)我还头那罗聚落起于瓶塔。
    力士与之。以瓶及着瓶舍利共起宝塔。波罗
    延那婆罗门居士复言。烧佛处炭与我。我还
    本国起为炭塔。衡国异道士求取地灰还国
    起塔。力士并然。亦有于闍维处起立宝塔。灰
    炭及土四十九斛。所起宝塔四十九。皆置长
    表法轮缯幡(出双卷泥洹十诵律序菩萨处胎经及阿育王经)
      阿育王造八万四千塔二
    阿育王庄严四兵。往开七塔故取舍利唯
    余龙塔。龙将王入宫言。此塔我所供养愿为
    留之。王即听许。还国造作八万四千宝函分
    布舍利遍此函中。复作八万四千宝瓶及诸
    幡盖。付诸夜叉于阎浮提一切地乃至大海
    处处起塔。先谘耶舍罗汉云。欲于一日一
    念中起八万四千塔令一时俱成。耶舍罗汉
    甚相赞美。王后与龙校其功德。并秤二像。
    而龙重王轻。王广请众僧植功不息。后复共
    秤。轻重衡平。王转复修习。知功德日多。兴
    兵往讨。始造中路。龙王大小莫不奉迎。一塔
    舍利并以恭[南*犬]王。后观佛得道化人之处随
    复造塔(出阿育王经第一卷又出杂譬喻经上卷)在王境内有一千二
    百寺。造织金缕幡亦一千二百。又千叶金华
    欲手自悬散。始办而遇重疾。恐乖本心泫然
    泣下。沙门谓王曰。所修功德不可计数。正当
    开意何用悲为。但自一心。我当令王得果所
    愿。沙门即以神力使一千二百寺皆现王前。
    病苦即灭。欲系诸幡。凡诸刹抄低就王手。
    成就本愿。延寿二十五年(出迦叶经又出杂譬喻经)又兴功德
    二十年中。临命终时。继念三宝心心不绝。
    无所吝惜尽成菩提(出杂阿含经第二十五卷)
      阿难问八万四千塔因三
    阿难白佛。先造何因。分身舍利起八万四千
    宝塔。佛言。过去有国王名波塞奇领阎浮提
    八万四千国。时世有佛名曰弗沙。王与臣民
    供养于佛及比丘僧。时王念言。边陲小国处
    所偏僻人民之类无由修福。即召画师图画
    佛像。分布远国咸得供养。时诸画师看佛相
    好。适得一处忘失余处不能得成。时波塞奇
    王。调和众彩手自画像以为模揩。诸师写
    学画八万四千像。分布八万四千小国。诸
    小国王皆得供养。波塞奇王今我是也。缘
    此功德身有三十二相。涅槃之后复得八万
    四千诸塔(出贤愚经第四卷)
      弗沙蜜多罗王坏八万四千塔四
    阿育王崩。诸臣欲立太子以绍王位。有一大
    臣。名阿菟罗地。曰。阿育大王。誓舍满十万
    亿金。作诸功德。尚少四亿。太子封藏不与。
    王舍阎浮提地。以施佛法僧。欲以满之。今
    日大地皆属三宝。云何便使太子为王。诸臣
    即办四亿金送寺然后共立。知是四世王。名
    弗沙蜜多罗。问诸臣曰。我当作何等事。令我
    名业久在。有臣启曰王。先王阿育。造八万
    四千如来之塔。复兴种种供养。名德相传无
    有断绝。王曰。先王有大威德。能办此事。我不
    能作。更思余事。有一臣曰。有二种法。名传不
    灭。一者作善。二者作恶。先王造塔。今王坏
    塔。二俱不朽。王乃从之。即兴四兵往诣
    寺舍。先至鸡雀寺中门前。有石师子。即作师
    子吼。王闻惊怖。还入城中。如是再三。呼诸比
    丘问言。我坏塔坏房何等为善。比丘答曰。并
    不应行。必不得已宁坏僧房勿坏塔也。王
    即杀害比丘。坏诸塔寺。至婆伽罗国。又复
    唱言。若有得沙门头者赏之千金。此国有
    一罗汉。化作多比丘头。传与百姓送往请金。
    王之库藏金宝竭尽。后知罗汉倍复瞋忿。罗
    汉入灭尽定。王往杀之终不能得。以灭尽定
    力不伤其体。如是渐进至塔门边牙齿塔。神
    曰。有虫行神先求我女。我不与之。今为护法
    即呼女与。共立誓言。卿伏此王勿坏正法。时
    虫行神往南方海中排蹚大山推迮王上及
    四兵众。无不死尽。众人唱言。快哉快哉。孔
    雀苗裔于此永尽(出杂阿含经第二十五卷)
      天爱帝须王起塔请舍利及菩提树五
    摩哂陀等诸比丘。受师子国王名天爱帝须。
    夏三月四事供养讫。辞王曰。昔依师目下。朝
    夕承事。供养礼拜。违旷既久。今欲归去。王
    曰。依于法师。得受归戒。四事供养何事不
    乐。先言。佛已涅槃。今言。欲还问讯。诸比丘
    曰。佛般涅槃。舍利犹在。王曰。诸大德。当欲
    令我起塔为量度好处。即到沙弥修摩那所。
    问曰。当云何得如来舍利。沙弥答曰。但净治
    道路烧香散华。王与眷属俱受八戒。出那
    伽园林。自常致也。王即办具。修摩那还启
    其祖具宣上事。欲起塔。愿赐舍利。阿育曰
    汝可往忉利天宫白帝释。帝释有二舍利。一
    者右牙留帝释供养。二者右缺盆骨必付汝
    来。开函取舍利置于钵中。满钵白光犹如
    真珠以授与沙弥。沙弥复至帝释宫求右缺
    盆骨。帝释曰。善哉。开函与之。沙弥以祖所
    与舍利与王。王念。如来舍利我当顶戴。存
    念未竟。象即伏地。白伞自下。函即上顶。王举
    体怡悦如得甘露。降细微雨大地震动。王问
    大德。今当何置。答曰。下象头上。象发音声供
    养舍利。天龙鬼神皆大欢喜。即入城内人民
    供养。从南门出围绕取塔。昔三佛舍利亦在
    此塔园中。即斫伐棘刺先起塔基。与象顶
    等。白大德言。塔形云何。摩哂陀答曰。犹如
    [卄/积]稻。王曰。善哉。即起小塔欲下舍利。举国
    人民一切皆集。舍利从象顶上升虚空。高七
    多罗树现诸神变。五色玄黄。或时出水。或时
    出火。仍取舍利安置塔中。天地震动。大王夫
    人。名阿菟罗求。从摩哂陀出家。摩哂陀言。
    我不得度女人。我妹名僧伽蜜多。在波吒利
    弗国。王可往迎并菩提树。王遣外甥名阿摽
    叉。摩哂陀以神通力即令下船一日便至。白
    阿育王言。摩哂陀使我来具陈上意。王曰。我
    儿摩哂陀。孙子修摩那。别后忧念不欢于心。
    日夜烦恼如断手足。时见此尼得释我心。今
    复去者我必死矣。语尼莫去。尼白王言。见意
    难违。刹利夫人见待出家。王许菩提树不
    可刀斧分。目揵连子帝须曰。如来在世已有
    五敕。一阿育王取菩提树与师子国不用刀
    斧。南枝自断入于金盆。二上升虚空陵云
    而住。三七日后自下还金盆中。布叶荣茂
    离离结实其叶玄黄。四师子国。初欲得我舍
    利。当作种种神变。五若所有相好。到师子
    国如我在世。王闻欢喜因立誓曰。若许取枝
    者令树悉现一切面枝。若许往师子国者愿
    自落金盆树复如本。即以香泥满金盆中。
    以八月十五日晡时。笔画树枝曲处凡作十
    画。前一画生根。后一画便断。根长四寸
    又生细根。交横抽枝犹如罗网。大枝长十
    肘。复有五枝各长四肘。五枝各生一子。复
    有千小枝。王见神变心大欢喜。向树大叫。
    众僧唱萨。小王及倍从一切大众皆悉大叫。
    地神惊怪亦复大叫声彻虚空。如是展转至
    于梵天。树枝从本改处即有百根。直下盆
    底十根穿盆下。九十细根围绕而生。如是次
    第日夜增长。时地六种震动。空中诸天作众
    伎乐。诸山树木如人舞状。天人打掌。夜叉
    熙笑。阿修罗王歌呗赞咏。梵王欣悦。于虚空
    中雷电霹雳。四足众生驰走鸣唤。诸鸟飞翔
    出种种音。菩提树子出六色光。光明遍照满
    于娑婆上至梵天。时菩提树上升虚空。停
    住七日竟。大众唯见光明不见盆树。王即
    从座而下供养菩提树。经历七日树复放光。
    照娑婆世界上至梵天。摄光还复虚空皆清。
    布叶结实从虚空下还入金盆。王见欢喜复
    更以阎浮利地供养小菩提树满于七日。王
    拜菩提树七日为阎浮利地王。九月十五日
    众僧布萨。菩提树从本生处。来到波吒利
    弗国城东。住娑罗树下枝条郁茂。王见欢
    喜。又拜为阎浮利地王。白僧伽蜜多言。时
    可去矣。答言。善哉。大王。即与八部鬼神护菩
    提树。八种大臣。八种婆罗门。八种居士。八具
    波伽人。八鹿罗车人。八迦陵伽人。王与八
    金瓮八银瓮辇水灌菩提树。受王教已依
    事而作。王与大众绕菩提树送于路上。天
    人夜叉干闼婆阿修罗日夜供养。到多摩摽。
    诸王自担菩提树。入水齐颈。即上船上与僧
    伽蜜多。王唤摽叉阿摽叉。菩提树在我国。
    我以阎浮利三拜为王。我自戴菩提树入水
    至颈。送置船上。敕阿摽叉。菩提树往到彼国。
    汝可语汝王。身自下水。水没至颈。迎菩提树
    顶戴担上。如我于此种种供养。作是敕已
    船即发去。是时海中当船住处纵广一由旬
    无有波浪。王自念言。佛菩提树今从我国去。
    作是念时流泪悲噎。船去之后王遥望见。种
    种华从海水出随从船后以供养之。又虚空
    中散种种华妓乐供养。水神又以种种华香
    供养。如是展转乃彻龙王宫。龙王即出欲
    夺取菩提树。于是僧伽蜜多比丘尼。化作
    金翅鸟王。龙王顶礼白言。今我欲请菩提
    树及大德。还我宫中七日供养。于是菩提
    树及大众悉入龙宫。龙王以王位拜树为王
    七日供养。过七日已。龙王自送菩提树到阎
    浮俱那卫渚。阿育王遥望不复见菩提树。啼
    哭而还。是时天爱王帝须。平治道路从城
    到俱那渚。地平如掌。僧伽蜜多以神通力。
    令王于宫城内遥见菩提树来。王出渚迎阎
    浮。俱那卫入水齐颈。树放六色光。王见欢喜。
    即以顶戴上岸。国有耆旧十六大姓。与王
    共迎菩提树。树到岸上。三日以师子洲供养
    菩提树。十六大姓知王国事。三日竟至四
    日。担菩提树次第到阿[少/兔]罗陀国。举国人
    民欢喜礼拜供养。十月十四日过中。菩提
    树从北城门入城中央。而复更从城南门出。
    从城南门去五百弓。此处过去诸佛亦皆入
    于三昧。俱那卫佛菩提树。名摩诃沙利婆。拘
    那含佛菩提树名忧昙钵。迦叶佛菩提树名
    尼俱陀。于伽弥国中。沙弥修摩那令作基
    址。都围度量布置门屋。及菩提树所止之
    处皆令方整置王门屋处。是时十六大姓悉
    服。围绕种王门屋地。始放于树。树升虚空
    高八十肘。即出六色光照师子国。皆悉周
    遍。上至梵天。众见树变心大欢喜。众中万人
    同时念佛。次第出家得罗汉道。日光未没
    树犹在虚空。日没之后娄彗皆下地大震动。
    时摩哂陀。与僧伽蜜多王及国人。集菩提树
    下。北枝一子而熟从枝堕落以奉摩哂陀。摩
    哂陀以核与王令栽。王即受于金盆中。以肥
    土壅。又以涂香覆上。须臾之间即生八株。各
    长四肘。王见如此惊叹。以白伞覆上。拜小
    树为王。王取一株。种于阎浮拘罗卫渚。又
    取一株薄拘罗婆门村中种。又取一株种植
    门中。又取一株种塔园中。又取一株种摩醯
    首罗寺。又取一株种支帝耶山中央。又取一
    株种楼醯那村。又取一株种往罗村。余四
    子在树上。次第熟落合生三十二株。悉取
    于由旬园种。如是转塔满师子国。以菩提树
    故国土安隐无有灾苦。时阿[少/兔]罗夫人与
    千女俱。往僧伽蜜多所为比丘尼。从度之
    后次第得阿罗汉。王外甥阿摽叉与五百人
    出家次第得阿罗汉。又一日王与摩哂陀往
    礼菩提树。到铁殿处。人民献华于王。王以华
    奉摩哂陀师以供养铁殿华堕地动。王见
    地动即问大德。此地何忽动也。答言。大王
    当来此殿众僧说戒。是故地现此瑞也。次第
    而去到菴罗处。有人以菴罗子香味具足献
    王。王以奉摩哂陀摩哂陀。噉核语王言。可
    种此核。王即种之。以水洒地。地皆震动。王
    问。何故地动。答言。当来世众僧方集处故现
    瑞相也。王即散华作礼而去。到支帝耶处。有
    人以瞻卜华献王。王以奉摩哂陀。地动。王
    问。何以地动。答言。当来此处起佛大塔故
    现此瑞。王言。我今当立塔。摩哂陀答言。不须
    王立。王多诸造作。当来世有王孙子。名木
    叉伽摩尼阿婆耶。当起大塔。王问是我孙
    耶获其福不。答言。不得。王取一石柱高二
    丈。而克石柱记。我孙名木杈伽摩尼阿婆耶。
    当来此中起大塔(出善见律毘婆沙论第三卷)
      迦罗越比丘共人起塔独加供养故手雨七宝
      六
    昔阿育王国有迦罗越。供养二万比丘。长
    请一年名闻国王。王召见之。闻卿家大富尽
    有何物耶。对曰。实无所有。王不信之。留迦罗
    越遣看其家。见门有七重舍宅。堂宇皆以
    七宝。有胜王宫。妇女亦胜。但无谷帛钱物。
    还以白王。王意渐解。迦罗越笑。王问。何笑
    耶。答言。王不见信耳。迦罗越以手指东空
    中便雨七宝。指南亦雨宝不可限量。王便
    遣还。而众僧精舍去宫不远。王便严驾诣
    精舍。见比丘僧作礼恭肃问上坐道人。迦
    罗越宿有何福自然珍宝念之便至。上座比
    丘入三昧见四百由旬人物心念。见长者子。
    昔惟卫佛时有四人共立塔寺。中有一人用
    意慇懃。塔寺成后以金银七宝及众好华共
    合和之。上三重塔上。以雨散四面。愿后食福
    恒不断绝。今得自然宝者是此一人。王闻大
    修功德(出譬喻经第一卷)
      须达起发爪塔十
    佛久游诸国。长者须达思恋渴仰。白佛言。愿
    留少物常得供养。佛与发爪。愿听起塔。佛
    乃许之。于舍卫国造作栾栱。彩画庄严(出十诵律善诵
    第一卷)
      身去影存仙人从化起发爪塔八
    佛至月氏国。西降女罗刹。时宿石窟中。于
    今佛影犹在。有人就内看之。则不能见。出孔
    则光相如佛。有时飞到罽宾国隶跋陀仙人
    山上。住虚空中。降此仙人。仙人言。我乐住
    此。愿佛与我发爪起塔供养。塔今现在此
    山下。有离越寺。离越应云隶跋陀(出大智度第十二卷)
      天起牙及缺盆塔九
    佛右牙右缺盆骨。在忉利天师子洲起塔。
    请得二缺盆及牙。今在释宫(出善见毘婆第二卷)
      幼童聚沙为塔十
    佛游波罗奈时。五百幼童相结为伴。俱共行
    戏于江水边聚沙为塔。各自说言。吾塔甚好
    卿学吾作。其五百童虽有善心宿命福薄。天
    大暴雨江水卒涨。五百幼童俱时溺死。父母
    号哭求索尸丧。莫知所在。佛言。宿命不请
    勿生怨恨。此诸儿等宿命应尔。今生兜率天。
    佛放光明。令此父母远见其子。寻时皆来
    散华供养。佛言。善哉。因造沙塔即得生天见
    弥勒佛。五百天子各启父母勿复愁忧。但
    努力精进。绕佛三匝作礼飞去(出五百幼童经叉出生经第四卷)
      猕猴起土石塔十一
    佛在罗阅只国。遣一罗汉名曰须漫。持佛
    发爪往罽宾南山中作一浮图。寺有五百罗
    汉常止其中。旦夕烧香绕塔礼拜。五百猕
    猴见道人供养。入深涧边负辇泥石起立佛
    塔。竖木为刹系以弊幡。旦夕礼拜。暴水泛
    漾一时漂死。生忉利天。即以天眼自见本末。
    各持华香伎乐临故尸上绕之七匝。诸天人
    遥睹散华奏乐遶猕猴尸。有五百婆罗门外
    学邪见。问天曰。何为屈意供养于此。答曰。是
    吾故身。昔在世间学诸沙门戏立塔寺。藉此
    生天今报之恩。卿等邪见百劫勤苦无所一
    得。不如共往耆闍崛山礼拜供事其福无限。
    时婆罗门即皆欣然。共至佛所五体投地散
    华供养(出法句譬喻经第一卷)
      天上四塔十二
    忉利天城东照明园中有佛发塔。城南麤涩
    园中有佛爪塔。城西欢喜园中有佛钵塔。城
    北驾御园中有佛牙塔(出集经抄大智论云帝释取菩萨发城东门外立塔又持
    宝衣亦于城东立塔)
      人中四塔十三
    迦维罗卫国谓天地之中立生处塔。摩竭提
    国善胜道场。元吉树下起成道塔。波罗奈
    国仙人住处鹿野苑中立转法轮塔。拘尸那
    国力士生地秀林双树间起般涅槃塔(出经集抄)
      摩诃萨埵余骨起塔十四
    过去王子。名摩诃萨埵。出游林野。见虎新产
    七子多日饥饿命将欲绝。即脱衣裳以竹刺
    颈从高投下卧于虎前。虎舐其血渐就食尽。
    大王及宫内听子不还。即遣人追求。使还具
    说。王敕收其舍利。起七宝塔(出金光明经第四卷)
      佛现菩萨时舍利塔十五
    有七宝塔。从地踊出。佛从座起。为塔作礼。
    时道场菩提树神问曰。如来最胜最尊何缘
    而礼此塔。佛答曰。昔行菩萨道时有全身舍
    利在此塔中。因是身早成佛道。使阿难开塔
    取舍利示此大众。阿难启塔开七宝函。舍利
    红白。佛言。是戒定慧之所勋修。甚难可得
    最上福田。大众欢喜恭敬顶礼(出金光明经第四卷)
      禁寐王为迦叶佛起塔十六
    过去世时有禁寐王。迦叶如来般涅槃后。是
    王即以金银为塔。纵广千由旬高一由旬。累
    银金为堑今犹地中。尔时如来即出此塔
    示诸四众。迦叶全身舍利俨然如本(出弥沙塞律第三十卷)
      治迦叶佛故塔十七
    迦叶佛泥洹闍维之后。以佛舍利起七宝塔。
    兴敬供养。经历数世。塔自雕坏。无补治者。
    有义合邑九万三千人。时瓶沙王为上首。告
    众人曰。汝等各自劝厉。共造福德。佛世难
    遇。人身难得。虽得为人。或堕边地。生邪见
    舍。我等何为。贪此俗乐。不如开意治朽塔寺。
    即共修理。复共发愿。设有福者。不堕三涂及
    八难处。共生人天。见释迦文。初会说法。皆得
    度脱。以王为首。时人命终。生忉利天。经历数
    世。释迦出兴时。九万三千人。生摩竭国瓶沙
    作王(出普曜经第九卷)
      德主王起五百塔十八
    过去世时。有转轮王。名曰德主。尝于一日。起
    五百塔。高五百由旬(出大智论第五十七卷)
      踊出宝塔十九
    尔时佛前。有七宝塔。高五百由旬。纵广二百
    五十由旬。从地踊出。住在空中。种种宝物。
    而庄校之。五千栏楯龛室千万。无数幢幡。以
    为严饰。垂宝璎珞。宝铃万亿。而悬其上。四
    面皆出多摩罗跋栴檀之香。充遍世界。其诸
    幡盖。以金银琉璃砗磲码瑙真珠琥珀七宝
    合成。高至四天王宫。三十三天。雨天曼陀罗
    华。供养宝塔。下至八部。以一切华香璎珞
    幡盖伎乐。供养宝塔。尔时塔中。出大音声叹
    言。善哉释迦牟尼佛。以平等慧。教菩萨法。四
    众闻塔所出音声。皆得法喜。怪未曾有。此宝
    塔中。有如来全身。过去东方无量千万阿僧
    只世界。国名宝净。佛号多宝。其佛行菩萨道
    时。作大誓愿。若我成佛灭度之后。于十方国
    土。有说法华经处。我之塔庙为听经故。踊
    现其前以作证明。若有说法华。全身舍利
    在于塔中。赞言善哉。大乐说菩萨。白佛言。
    世尊。我等愿欲见此佛身。佛言。多宝佛有深
    重愿。若我宝塔。为听法华经故出于诸佛前
    时。欲以我身示四众者。彼佛分身诸佛。在
    于十方。尽还一处。然后我身乃出现耳。大
    乐说言。我等亦愿欲见世尊分身诸佛。佛放
    白毫一光。东西南北四维上下诸佛。诸佛
    各告众菩萨言。善男子。我今应往娑婆世界
    释迦牟尼佛所。并供养多宝如来宝塔。时娑
    婆世界即变清净。琉璃为地。宝树庄严。黄金
    为绳。以界八道。无诸聚落村营城邑大海江
    河山川林薮烧大宝香。移诸天人置于他土。
    是时诸佛各将一大菩萨以为侍者。至娑婆
    世界。各到宝树下。树下皆有师子之座。高
    五百由旬。十方诸佛皆悉来集。坐于八方。
    诸佛欲同开宝塔。即从坐起住虚空中。一切
    四众起立合掌一心观佛。于是释迦牟尼佛。
    以右指开七宝塔户。出大音声。如却关钥。
    一切众会。皆见多宝如来于宝塔中坐师子
    座。全身不散如入禅定。又闻其言。善哉善
    哉。释迦牟尼佛。快说是法华经。我为听是
    经故而来至此。尔时四众等见过去无量千
    万亿劫灭度之佛。说如是言。叹未曾有。以
    天宝华聚散多宝佛及释迦牟尼佛上。尔时
    多宝佛。于宝塔中。分半坐与释迦牟尼佛坐。
    时释迦牟尼佛坐其半坐。以神通力接诸大
    众。皆在虚空(出妙法莲华经第四卷)
      诸佛舍利在金刚塔二十
    佛告大众。自念古昔所行功德。舍身受身非
    一非二。我今说之。一身形法此大地种厚八
    十四万亿里。乃有风厚八十四万亿里。风
    下有水厚八十四万亿里。水下有火厚八十
    四万亿里。火下有沙厚八十四万亿里。沙
    下有金刚厚八十四万亿里。诸佛全身舍利
    及碎身舍利皆在金刚际刹中。金刚刹复厚
    八十四万亿里。名曰妙香。佛名不住。十号
    具足。现在说法(出菩萨处胎经第二卷)
      起塔中悔后生为大鱼二十一
    昔有沙门其家大富。造作塔庙。以栴檀为
    柱七宝为刹。未成之顷有五百沙门从远方
    来。而其国内有五百贤者。各各给与袈裟
    衣被。国人谓寺主。远人当去。我先发遣。阿
    闍梨常住自当作分寺主。沙门念言。我之功
    德积若须弥不可称计。而国人不能佐助我。
    我但为一切贱贵近远。便以火烧寺塔。后入
    地狱畜生各九十劫。后作大鱼。身在海中。
    长四十万里。眼如日月。牙长二万里。正白
    似雪山。舌广四万里。正赤似火山。口广五
    万里。时有五百人。入海采宝。正是先身给
    五百沙门衣者。因缘宿对鱼张口饮水。时舫
    从流甚疾。皆大恐怖。同称南无佛。鱼闻其音
    合口而听。水住不流。闻船上有讽经之声。鱼
    便泪出。自念不闻此音其来甚久。因不复
    食经历七日命终海中。浮尸着岸神生法家。
    堕地能语。便识宿命。年满八岁。得罗汉道。
    还诣海边见其故身。积骨如山观髑髅内七
    日不遍。坐烧塔寺百八十劫在恶道中(出譬喻经第四
    卷)
      造佛形像第二十二
      优填王造牛头栴檀像一 优填王造金
      像二 波斯匿王造金像三 波斯匿王造
      牛头栴檀像四 善容王造石像五 龙王
      石窟佛影六
    优填王造牛头栴檀像一
    四部惰于谘听法。释提桓因请佛。升三十
    三天。为母说法三月夏安居。如来欲生人
    渴仰。不将侍者不言而去。时舍卫国波斯
    匿王及拘翼国优填王至阿难所。问佛在所。
    阿难答曰。我亦不知。二王思睹如来遂生身
    疾。优填王即敕国内诸巧师匠。以牛头栴檀
    作如来像。举高五尺(出增一阿含经第十九卷)优填王问佛
    曰。如来灭后欲作佛像。恭敬承事当得何福。
    佛言。若作佛形像者。世世生处身体貌好
    死后得生第七梵天。复上胜诸天端政无
    比。常生豪贵家。气力超绝。众人爱敬。财富
    无量。或生阎浮帝王公侯贤善家。或生转
    轮王飞行天地。或生孝从道德之门。死不入
    三涂(出作像因缘经)
    优填王造金像二
    佛升忉利天。优填王不胜恋慕。铸金为像。闻
    佛当下以象载之仰候世尊犹如生佛。乃遥
    见佛足步虚空蹈双莲华放大光明。佛语像
    言。汝于来世大作佛事。我灭度后我诸弟子
    付嘱于汝。若有众生造立形像种种供养。是
    人来世必得念佛清净三昧。佛告阿难。持我
    语遍告弟子。我灭度后造佛形像。相好具
    足。亦作无量化佛。及画佛迹以微妙。彩及
    颇梨珠安白毫处。令人见之心生欢喜。能灭
    百亿那由他恒河沙劫生死之罪(出观佛三昧经第六卷)
    波斯匿王造金像三
    时波斯匿王闻优填王作如来像而供养之。
    复召工巧以紫磨金铸如来像。高于五尺。时
    阎浮提内始有二像(出增一阿含第十九卷)
    波斯匿王造牛头栴檀像四
    佛上忉利天。为母说法。经九十日。波斯匿
    王思欲见佛。刻牛头栴檀作如来像置佛坐
    处。佛后还入精舍像出迎佛。佛言。还坐。曰。
    吾般泥洹后可为四部众作法式。像即还坐。
    此像最是众像之始。后人所法者也。佛乃移
    住两边小精舍。与像异处。相去二十步。只
    洹精舍本有七层。诸国竞兴供养不绝。鼠
    衔灯炷烧幡盖。遂及精舍七重都尽。诸国王
    人民皆大悲恼。谓栴檀像已烧。却后四五日
    开东边小精舍户。忽见本像。众大欢喜。共
    治精舍。得作两重移像本处(出外国图记)
    善容王造石像五
    善容王(又名韦[马*太]首只阿育王弟也)入山游猎。见诸梵志。裸形
    曝露。或食木叶。或吸风服气。或卧棘刺中。种
    种自苦以求神仙。善容问曰。那无成办。梵
    志答曰。座有群鹿数共合会。我见心动不能
    自制。王曰。服食羸惙犹有婬欲。释子沙门。
    饮食甘美。在好床座。衣服随时。香华自薰。
    岂得无耶。阿育闻之即怀忧戚。吾维一弟。
    忽生邪见。恐永迷没政当除恶。敕给伎女
    共相欢娱。王躬语弟。何为取兄伎妾。恣意
    自乐。即欲杀之。大臣谏曰。王唯有一弟又
    少息胤。愿听七日。奉依王命。王始默然。语
    诸臣曰。听弟着吾衣冠入吾宫里伎乐自娱。
    至七日。王遣使问云。意志自由快乐不乎。善
    容曰。不见不闻有何快乐。王曰。触事如我复
    云何不闻不见耶。弟曰。应死之人命虽未
    终与死无异。当有何情着于五欲。王曰。今
    一身忧虑万端。一身应灭。在欲不乐。道说
    沙门忧念三世。一身死坏复受一身。亿百千
    世身身受苦。无量患恼。虽出为人。与他走使。
    衣食穷乏。念此辛酸故出家为道。求于无为
    度世之要。设不精勤当更历劫数之苦。善容
    乃心开意解。白王曰。今闻王教乃得醒悟。生
    老病死实可厌患。愁忧苦恼流转无穷。惟
    愿大王见听为道。王曰。宜知是时。弟即出
    家奉持禁戒昼夜精勤得罗汉道(出求离牢狱经)阿育
    王传云。阿育王闻弟得道。深心欢喜稽首礼
    敬请长供养。弟誓依林野以养余命。阿育即
    使鬼神于城内造山高数十丈。断外人物绝
    于来往。乃应王命。率舍衣资造石像一躯。高
    丈六即山为龛室
    佛影六
    有龙王请佛常住其所。若不住者我发恶心
    无由得道。诸梵天王复慇懃劝请。愿为一切
    众生莫独住此。龙以七宝殿奉上如来。佛言。
    不须但以罗刹石窟施我。佛摄神足独入石
    室。自敷坐具跏趺而坐。时罗刹女及龙。为
    四大弟子及阿难。又造五石室。佛受那先诃
    城王及诸国请。处处见佛虚空华座满中化
    佛。龙王欢喜发大誓愿。愿我来世得佛如此。
    佛受王请七日。摄于神足。从石窟出。与诸比
    丘游履诸处。龙所随从。后佛还国啼哭雨泪。
    白言。愿勿舍我。世尊安慰云。当坐汝窟中
    经千五百岁。时诸龙王合掌请佛入窟。佛
    坐窟中作十八变。踊身入石。犹如明镜。在
    于石内影现于外。远望则见。近视则无。诸
    天百千供养佛影。影亦说法。石窟高一丈八
    尺。深二十四步。石色清白(出观佛三昧经第六卷)
      法灭尽二十三
    佛言。我以正法付嘱人天者。我法千岁不动。
    告帝释四王。我涅槃后各于国土护持正法。
    过千载后。恶风暴雨多诸灾患。人民饥馑触
    物磨灭。饮食失味珍宝沈没。西方有王名
    钵罗婆。北方有王名耶婆那。南方有王名
    释迦。东方有王名兜沙罗。此四王皆多眷属。
    杀害比丘破坏塔寺。四方尽乱。时诸比丘来
    集中国。拘睒弥国王名摩因陀罗西那。生子。
    手似血涂。身似甲胄。有大勇力。有五百大臣
    同日生子。皆血手胄身。时拘睒弥国一日雨
    血。王见恶相即大恐怖请问相师。相师答曰。
    王今生子。当王阎浮提多杀害人。为名难当。
    年渐长大。时四恶王。从四方来。王大忧怖。
    有天神告曰。大王但立难当为王。足能降
    伏四大恶王。便依神言舍位与子。以髻中明
    珠。冠其子首。集五百大臣。香水灌顶。令往
    征伐。诸臣之子身被甲胄。从王征讨。与四恶
    王战。杀之都尽。王阎浮提。治拘睒弥鞞国。
    佛告四大天王。巴连弗国。当有婆罗门。名
    曰阿耆尼达多。通达比陀经论。此婆罗门当
    纳妻。其妻有身。便欲与人论议。以问相师。
    相师答曰。是胎中儿。当了达一切经论。生子
    明了解一切经论及诸医方。教授五百弟子。
    于我法中出家学道。通达三藏。善能说法。
    辩才巧妙摄多眷属。此巴连弗邑。当有大商
    主。名曰须陀那。其妻有身。便质直柔和诸
    根寂静。时彼商主即问相师。相师答曰。胎
    中儿极为良善。月满生子名曰修罗陀。年
    纪渐长于我法中出家学道。勤行精进证罗
    汉果。然其寡闻少欲知足。及少知旧居。在
    揵陀摩罗山。恒为难当王说法。难当见父
    王过世。两手抱父尸悲号啼哭忧恼伤心。时
    彼三藏为王说法。王忧恼即止。于佛法中生
    大敬信。而发声唱言。自今以后我施诸比丘
    无恐畏适意为乐。而问比丘。前四恶王毁灭
    佛法更几年岁。诸比丘答云。经十二年。王
    心念言。作师子吼。我当十二年中。供养五
    众种种丰足。供施之日。天当降香泽之雨。
    遍阎浮提一切苗稼皆得增长。诸方人众皆
    持供具来诣拘睒弥国。供养众僧。时诸比丘
    不勤三业。戏论过日。贪着利养好自严饰身
    着妙服离出家法形类比丘。而是法中大贼。
    坏正法幢。建恶魔幡。灭正法炬。然烦恼火。
    消正法海。坏正法桥。没正法船。没正法树。
    时天龙鬼神等于诸比丘皆生恶意。厌恶远
    离。不复卫护。而同声唱言。却后七日佛法
    灭尽。号啕悲泣。共相谓言。至说戒日比丘斗
    诤。如来正法于此而灭。诸优婆塞闻诸天言。
    共诣众中谏诸比丘斗诤。至十五日说戒。时
    揵陀摩罗山阿罗汉修罗陀。观阎浮提。今日
    何处。有众僧欲往说戒。即诣拘睒弥。时彼
    僧众乃有百千人。唯有此阿罗汉修罗陀来。
    又复有一三藏名曰弟子。此是如来最后大
    众聚集。尔时维那行舍罗筹。白三藏言。众僧
    已集。今为说波罗提木叉。时彼上座答言。阎
    浮提如来弟子皆来集此数有百千。如是众
    中我为上首。了达三藏不学戒律。况复余者
    而有所学。今当为谁而说戒律。时阿罗汉修
    罗陀立上座前。合掌白上座。但说波罗提木
    叉。如佛在时。舍利弗目揵连等大比丘众所
    学法我今已悉学。如来虽灭已出千岁。彼所
    制律仪我悉已备。上座弟子闻修罗陀比丘
    自言如来所制戒律我悉备持。起不忍心。有
    一弟子名曰安伽陀。极生忿恨。从坐起骂辱
    彼圣。汝是下座比丘愚痴无智而毁辱我师。
    即持利刀杀彼圣人。时有一鬼名曰大提木
    法。作是念言。世间唯有此一罗汉。而为恶
    比丘弟子所害。执持金刚杵打头命终。时阿
    罗汉弟子。见杀其师忿恨不忍。即杀三藏。时
    诸天世人悲哀啼泣。呜呼苦哉。如来正法今
    便都尽。即此大地六种震动。无量众生号
    吼啼泣。各各离散。时拘睒弥王。闻诸比丘
    杀阿罗汉及三藏法师。心生恼惋。诸邪见
    辈竞破塔庙。及害比丘。从是佛法索然顿灭
    (出杂阿含)佛告阿难。我泥洹后。法欲灭时。五浊
    恶世魔道兴盛。诸魔沙门坏乱吾道。着俗
    衣裳饰好袈裟五色之服。饮酒炙肉杀生贪
    味。无有慈心更相憎嫉。时有菩萨精进修
    德。一切敬待人所宗尚。教化平等。怜贫念
    老。救育穷厄。恒以经像。令人奉事。作诸福
    德。志性温善。不侵害人。捐身济物。不自惜
    己。忍辱仁和。设有是人。众魔比丘咸共嫉之。
    诽谤扬恶摈黜驱遣不令得住。自共于后不
    修道德。寺庙空荒不复修理。转就毁坏。但
    贪财物。积聚不散。不作福德。贩卖奴婢耕田
    种植。焚烧山林伤害众生。无有慈心。奴为
    比丘。婢为比丘尼。无有道德。婬劮浊乱。男女
    不别。令道薄淡。皆由斯辈。或避县官。依倚
    吾道。求作比丘。不修戒律。月半月尽。矫
    讲戒。厌惓懈怠。不欲听闻。抄略前后。不肯
    尽说。经不诵读。设有读者。不识字句。为强
    言是不谘明者。贡高求名嘘天推步。以为荣
    贵望人供养。诸魔比丘命终之后。精神当堕
    无泽地狱。五逆罪中饿鬼畜生靡不更历。过
    恒沙劫罪竟。乃出生在边国无三宝处。法欲
    灭时。女人精勤恒作功德。男子懈慢不用法
    语。眼见沙门如视粪土。无有信心。法轮殄没
    诸天泣泪。水旱不调五谷不熟。灾疫流行死
    亡者众。人民勤苦县官侵克。不修道理皆思
    乐乱。恶人转多善者甚少。日月转促人命转
    短。四十头白裁寿六十。男子寿短。女人命长。
    七八九十或至百岁。大水忽起卒至无期。世
    人不信故谓有常。众生杂类无有豪贱。没溺
    浮。漂鱼鳖噉食菩萨比丘众魔驱逐不预众
    会。菩萨入山福德之处惔怕自守以为忻快。
    寿命延长诸天卫护。月光出世得相遭值。共
    兴吾道五十二岁。首楞严经。般舟三昧。先
    灭化去。十二部经寻复化灭尽不复现不见
    文字。沙门袈裟自然变白。圣王去后吾法灭
    尽。譬如油灯临欲灭时光更猛盛。于是便灭。
    吾法尽时亦如灯灭。自此之后难可纲纪。如
    是久后弥勒当下世间作佛。天下太平毒气
    消除。雨润和适五谷滋茂。树木长大人长
    八丈。皆寿八万四千岁。众生得度不可。称
    计(出法灭尽经)

    经律异相卷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