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目录部全>出三藏记集卷第一
  • 集三藏缘记第一
    十诵律五百罗汉出三藏记第二
    菩萨处胎经出八藏记第三
    胡汉译经文字音义同异记第四
    前后出经异记第五
      集三藏缘记第一(出大智度论)
    佛于俱夷那竭国萨罗双树间般涅槃。卧床
    北首。天地震动。师子等百兽悉大哮吼。诸天
    人号啕。山林树木皆悉摧裂。天女人女无量
    百千。[口*郁]咿交涕不能自胜。诸三学人佥然不
    乐。诸无学人但念诸法一切无常。唯阿难亲
    爱未除未离欲故。心没忧海不能自出。尔时
    阿泥卢豆语阿难。汝守佛法藏。不应如凡人
    自没忧海。一切有为是无常相。又佛委付汝
    法。汝今愁闷失所受事。汝当问佛。佛涅槃后。
    我曹云何行道。谁当作师。恶口车匿云何共
    住。佛经初首作何等语。如是种种未来之事。
    汝当应问。阿难闻是事。闷心小醒得念道力。
    于佛卧床边以此事问佛。佛告阿难。若我现
    在若我灭后。自依止法不余依止。云何比丘
    自依止法不余依止。内观身常念一心智慧
    现前勤修精进。除世间贪忧。外身内外身
    亦如是观。观内受心法念处亦复如是。是名
    自依止法不依止余。从今解脱戒经即是大
    师。如戒经所说。身业口业应如是行。车匿比
    丘如梵法治。若心软伏者。应教那陀迦旃延
    经。即可得道。我三阿僧只劫所集法宝藏。是
    初应作是说。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某方某国
    土某处树林。何以故。过去未来诸佛经初亦
    称是语。现在诸佛临涅槃时。亦教称如是语。
    我今涅槃后。经初亦称如是我闻之语。佛既
    灭度。诸大罗汉各各随意。于诸山林流泉谿
    谷。处处舍身而般涅槃。或有飞腾虚空鴈行
    而去。现种种神变令众人得信心清净。而般
    涅槃。尔时六欲诸天乃至遍净色界诸天见
    是事已各心念言。佛日既没。禅定解脱弟子
    光明亦复灭度。是诸众生种种烦恼婬怒痴
    病。是法药师。今疾灭度。谁当治者。无量智慧
    大海之中所生弟子诸妙莲花。今复干枯。法
    树摧折法云散灭。大智象王既已逝矣。象子
    亦随法。商人已去从谁求法宝。各共集会来
    诣大迦叶。作礼已说偈赞叹。叹已白言。大德
    仁者知不。法船欲破。法城欲颓。法海欲竭。法
    幢欲倒。法灯欲灭。行道渐少恶力转盛。当以
    大慈建立佛法
    尔时迦叶心大如海澄静不动。良久而答。汝
    等所说实如所言。世间不久无智盲冥。于是
    大迦叶默然受请。诸天礼已。忽然不现各自
    还去
    尔时迦叶思惟。云何使是三阿僧只劫难得
    佛法久住于世。思惟已。我知是法可得久住。
    于世应当集修妒路阿毘昙毘尼作三法藏。
    如是佛法可得久住。未来世人可得受行。所
    以者何。佛世世勤苦慈愍众生。学得是法为
    人演说。我曹亦应承用佛教宣扬开化。迦叶
    作是语已。住须弥山顶挝铜楗槌。说此偈

     诸佛弟子  若念于佛  当报佛恩
     莫入涅槃
    是楗槌音传大迦叶教。遍至三千大千世界。
    皆悉闻知。诸有弟子得神力者。皆来集会大
    迦叶所
    尔时迦叶告诸会者。佛法欲灭。佛从三阿僧
    只劫种种苦行慈愍众生学得是法。佛涅槃
    已。诸弟子中知法持法者及诵法者。皆亦随
    般涅槃。法今欲灭。未来众生甚可怜愍。失智
    慧眼愚痴盲冥。佛大慈悲愍伤众生。我曹应
    当承顺佛教。须待结集三藏竟已。随意灭
    度。诸来众会皆受教住。时大迦叶选取千人。
    除其阿难。皆阿罗汉。得六神通。具三明智。
    诸禅三昧自在出入逆顺超越。诵读三藏。知
    内外经书。诸外道家十八种大经亦善读知。
    皆能论议降伏异学。昔频浮娑罗王得道。八
    万四千官属亦各得道。是时王教敕宫中常
    饭食供养千人。阿闍贳王不断是法。时大
    迦叶思惟言。若我等常乞食者。当有外道强
    来难问废阙法事。今王舍城常设饭食供养
    千人。是中可住结集法藏。以是故选取千人
    不得多取。是时大迦叶与千人俱到王舍城
    耆闍崛山中。告阿闍贳王。给我等食日日送
    来。今我结集法藏。不得他行。是中夏安居。初
    十五日说戒。时大迦叶即入禅定。以天眼观
    视。今是众中谁有烦恼应逐出者。唯有阿难
    一人不尽。大迦叶从定起已。即于众中手牵
    阿难出言。今清净众结集法藏。汝结未尽不
    得住此。时阿难惭耻悲泣而自念言。我二十
    五年随侍世尊供给左右。初未曾得如是苦
    恼。佛实大德。慈悲念忍。念已白言。我能有力
    久可得道。但诸佛法阿罗汉者。不得供给左
    右使今。以是义故留残结不尽断耳。又言。汝
    更有罪。佛意不欲听女人出家。汝慇懃劝请
    佛听为道。以是故。佛之正法五百岁而衰微。
    是汝之罪。阿难言。我怜愍瞿昙弥。又三世
    诸佛法皆有四众。我世尊云何独无又言。佛
    欲涅槃近俱夷城。佛时脊痛。四叠沤多罗僧
    敷卧。语汝言。我须水。不供给。是汝之罪。阿
    难言。是时五百乘车截流而渡令水浑浊。是
    故不取。又言。政使水浊。佛有大神力。能令
    大海浊水清净。汝何以不与。又言。佛问汝。若
    有人四神足好修。可住世一劫若减一劫。佛
    四神足好修第一。欲住世一劫若减一劫。汝
    默然不答。如是至三。汝亦默然。汝若答佛神
    足好修应住世一劫若减一劫。正由汝故。令
    世尊早入涅槃。是汝之罪。阿难言。魔蔽我心。
    是故无言。非我恶心而不答佛。迦叶又言。汝
    与佛叠僧伽梨。以足蹈上。是汝之罪。阿难言。
    尔时大风卒起无人助我。风吹来堕我脚下。
    非不恭敬故蹈佛衣。又言。佛阴藏相涅槃后
    以示女人。是何可耻。是汝之罪。阿难言。我
    尔时思。若诸女人见佛阴藏相者。便自羞耻
    女人之形。愿求男子之身。修行佛相种福德
    业。故我示之。不为无耻故破戒也。大迦叶言。
    汝有六罪。应僧中悔过。阿难言诺。谨随大迦
    叶及僧教。是时阿难长跪合掌偏袒右肩即
    脱革屣六罪忏忏竟。大迦叶复于僧中手牵
    阿难出。语阿难言。断汝漏尽然后来入。残结
    未尽汝勿来也。如是语竟。便自闭门。尔时
    诸阿罗汉议言。谁能结集法藏者。阿泥卢豆
    言。舍利弗是为第二佛有好弟子。名憍梵波
    提。柔软和雅常处闲居善知法藏。今在天上
    尸利沙树园中。可遣使请来。大迦叶语下座。
    汝次应僧使到天上尸利沙树园中憍梵波提
    住处。到已语憍梵波提。大迦叶诸漏尽阿罗
    汉。皆会阎浮提。僧有大法事。汝可速来。是
    比丘欢喜敬诺受僧敕命。头面礼僧右遶三
    匝。如金翅鸟腾空而往。到已礼足言。大迦叶
    有语。今僧有大法事。可疾速来观众宝聚。是
    时憍梵波提心疑。语是比丘言。僧将无斗诤
    事唤我耶无有破僧者不。佛日不灭度耶。是
    比丘言。实如所言。大师世尊已灭度。憍梵波
    提言。佛灭度太疾。世间眼灭。随佛转法轮大
    将。我和尚舍利弗今在何所。答曰。先入涅槃。
    憍梵波提言。大师法将各自别离。当可奈何。
    摩诃目揵连今在何所。答言。亦已灭度。憍梵
    波提言。佛法欲散。大人过去。众生可愍。长老
    阿难今何所作。答曰。阿难比丘忧愁啼哭不
    能自喻。憍梵波提言。阿难懊恼由有爱结别
    离生苦。罗[目*侯]罗复云何。答言。得阿罗汉故无
    忧无愁。但念诸法无常之相。憍梵波提言。难
    断之爱已能断故。又言。我失大师世尊。于是
    中住。亦何所为。我和尚大师复已灭度。我今
    不能下阎浮提。今即于此而般涅槃。说此语
    已即入禅定。涌在虚空身放光明种种神变。
    自身出火而烧于身。身中出水四道流下。至
    大迦叶所。水中有声说此偈言
     憍梵波提稽首礼  妙众第一大德僧
     闻佛灭度我随去  如大象去象子随
    下座比丘持衣钵还僧。是时中间阿难思惟
    求尽残结。其坐禅经行慇懃求道。是阿难
    智多定少。不即得道。定智等者乃可速得。后
    夜欲过。疲极偃息却卧就枕。头未至枕廓然
    得悟。如电光出闇者见道。阿难如是入金刚
    定。破一切诸烦恼山。得三明六通。具八解脱。
    作大力阿罗汉。即夜到僧堂门挠门而唤。大
    迦叶问言。挠门者谁。答言。我是阿难。又问。
    汝何以来答言。我于今夜得尽诸漏。又言。不
    与汝开门。汝从门钥孔来。阿难言尔。即以神
    力从非门而入。礼拜僧足忏悔。大迦叶言。莫
    复见责。大迦叶手摩其顶。我故为汝使得道
    故。汝无嫌恨。我亦如是。以汝自证譬如手画
    虚空无所染着。阿罗汉心亦复如是。复汝本
    座。是时僧中复共议言。憍梵波提已取灭度。
    更有谁能结集法藏。阿泥卢豆言。是长老阿
    难。于佛弟子常侍近佛。闻经能持佛常叹誉。
    唯是阿难结集法藏。是时大迦叶摩阿难头
    言。佛嘱累汝令持法藏。汝应报佛恩。佛在何
    处最初说法。佛诸大弟子能守护法藏者。皆
    已灭度。唯汝一人在。今应随佛心怜愍众生
    结集法藏。是时阿难敬礼僧已。坐师子座。时
    大迦叶说此偈言
     佛圣师子王 阿难是佛子 师子座处坐
     观众无有佛 如是大德众 无佛失威
    神 如空无月时 有宿而不严 汝大智
    人说 汝佛子当演 何处佛初说 今
    汝当布现
    是时长老阿难一心合手向佛涅槃方作如
    是说
     佛初说法时 尔时我不见 如是展转闻
     佛在波罗奈 佛为五比丘 初开甘
    露门 说四真谛法 苦集灭道谛 阿若
    憍陈如 最初得见道 八万诸天众 皆
    亦入道迹
    是千阿罗汉。闻是语已。上升虚空高七多罗
    树。皆言。无常力大。如我等眼见佛说法。今乃
    言我闻。便说偈言
     我见佛身相  犹如紫金山  妙相众德灭
     唯有名独存
    长老阿泥卢豆说此偈言
     咄世间无常  如水月芭蕉  功德满三界
     无常风所坏
    尔时大迦叶复说偈言
     无常力甚大 愚智贫富贵 得道及未得
     一切无能免 非巧言妙宝 非欺诳力
    诤 如火烧万物 无常相法尔
    大迦叶语阿难。从转法轮经至大般涅槃。集
    作四阿含。增一阿含。中阿含。长阿含。相应阿
    含。是名修妒路法藏。诸阿罗汉更问。谁能明
    了集毘尼藏。皆言。长老优波离。于五百阿罗
    汉中持律第一。我等今请。即请言。起就师子
    座。问佛在何处说初毘尼结戒。优波离即受
    僧命坐师子座。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毘舍离。
    尔时须邻那迦兰陀长者子。初作婬欲。以是
    因缘故。结初大罪二百五十戒义作三部。七
    法八法比丘尼毘尼增一。优波离问。杂部善
    部。如是等八十部作毘尼藏。诸阿罗汉复共
    思惟。请阿难结集阿毘昙藏。即请言。起就师
    子座。佛在何处初说阿毘昙。阿难受僧命说。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婆提城。尔时佛告诸
    比丘。诸有五怖五罪五怨不灭。是因缘故。此
    生中身心受无量苦。复后世堕恶道中。诸有
    无此五怖五罪五怨。是因缘故。于今生种种
    身心受乐。后世生天上乐。何等五怖应远。一
    者杀生。二者盗。三者邪婬。四者妄语。五者饮
    酒。如是等名阿毘昙藏。三法藏集竟。诸天人
    鬼神诸龙王等。种种供养天花香幡盖衣服。
    供养法故。于是说偈
     怜愍世界故  集结三法藏  十力一切智
     说智光明灯
    略说三藏竟
      十诵律五百罗汉出三藏记第二
    又十诵律序云。迦叶言。我先从波婆城向拘
    尸城。道中闻佛涅槃。有愚痴比丘言。我今得
    自在。所欲便作。不欲便止。又有比丘。非法说
    法。法说非法。以此因缘应集法藏即羯磨。五
    百罗汉唯阿难在学地。共住王舍城安居。先
    令优波离出律藏。一一事竟。即问阿若憍陈
    如。次问长老均陀及十力迦叶等五百罗汉。
    乃至最下阿难言如优波离所说不。皆答我
    亦如是闻是事是法。尔时迦叶僧中唱言。大
    德僧听。初事集竟。是法是佛教。无有比丘言
    非法非佛教。僧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乃至
    集律藏一切竟。后方命阿难出修多罗藏及
    阿毘昙藏。阿难方云如是我闻。一时五百罗
    汉皆下地胡跪涕零而言。我从佛所面闻见
    法。而已言我闻。迦叶语阿难。从今三藏初皆
    称如是我闻。故复两存
      菩萨处胎经出八藏记第三
    菩萨处胎经云。迦叶告阿难言。佛所说法。一
    言一字汝勿使有缺漏。菩萨藏者集着一处。
    声闻藏者亦集着一处。戒律藏者亦着一处。
    尔时阿难最初出经。胎化藏为第一。中阴藏
    第二。摩诃衍方等藏第三。戒律藏第四。十住
    菩萨藏第五。杂藏第六。金刚藏第七。佛藏第
    八。是为释迦文佛经法具足矣
      胡汉译经音义同异记第四
    夫神理无声。因言辞以写意。言辞无迹。缘文
    字以图音。故字为言蹄。言为理筌。音义合
    符不可偏失。是以文字应用弥纶宇宙。虽迹
    系翰墨而理契乎神。昔造书之主凡有三人。
    长名曰梵。其书右行。次曰佉楼。其书左行。少
    者苍颉。其书下行。梵及佉楼居于天竺。黄史
    苍颉在于中夏。梵佉取法于净天。苍颉因华
    于鸟迹。文画诚异。传理则同矣。仰寻先觉所
    说。有六十四书。鹿轮转眼笔制区分。龙鬼八
    部字体殊式。唯梵及佉楼为世胜文。故天竺
    诸国谓之天书。西方写经虽同祖梵文。然三
    十六国往往有异。譬诸中土犹篆[竺-二+榴]之变体
    乎。案苍颉古文沿世代变。古移为[竺-二+榴]。[竺-二+榴]迁至
    篆。篆改成隶。其转易多矣。至于傍生八体则
    有仙龙云芝。二十四书则有揩奠鍼殳。名实
    虽繁为用盖尟。然原本定义。则体备于六文。
    适时为敏。则莫要于隶法。东西之书源亦可
    得而略究也。至于胡音。为语单复无恒。或
    一字以摄众理。或数言而成一义。寻大涅槃
    经列字五十。总释众义十有四音。名为字本。
    观其发语裁音。宛转相资。或舌根脣末。以长
    短为异。且胡字一音不得成语。必余言足句。
    然后义成。译人传意岂不艰哉。又梵书制文
    有半字满字。所以名半字者。义未具足。故字
    体半偏。犹汉文月字亏其傍也。所以名满字
    者。理既究竟。故字体圆满。犹汉文日字盈其
    形也。故半字恶义以譬烦恼。满字善义以譬
    常住。又半字为体。如汉文言字。满字为体。如
    汉文诸字。以者配言方成诸字。诸字两合即
    满之例也。言字单立即半之类也。半字虽单
    为字根本。缘有半字得成满字。譬凡夫始于
    无明得成常住。故因字制义以譬涅槃。梵文
    义奥皆此类也。是以宣领梵文寄在明译。译
    者释也。交释两国。言谬则理乖矣。自前汉之
    末。经法始通译音胥讹。未能明练。故浮屠桑
    门言谬汉史。音字犹然。况于义乎。案中夏
    [(雪-雨)/粉/廾]典诵诗执礼师资相授犹有讹乱。诗云。有
    菟斯首。斯当作鲜。齐语音讹遂变诗文。此
    桑门之例也。礼记云。孔子蚤作。蚤当作早。而
    字同蚤。虱此古字同文。即浮屠之例也。中国
    旧经而有斯蚤之异。华戎远译何怪于屠桑
    哉。若夫度字传义则置言由笔。所以新旧众
    经大同小异。天竺语称维摩诘。旧译解云无
    垢称。关中译云净名。净即无垢。名即是称。此
    言殊而义均也。旧经称众佑。新经云世尊。此
    立义之异旨也。旧经云干沓和。新经云干闼
    婆。此国音之不同也。略举三条。余可类推
    矣。是以义之得失由乎译人。辞之质文系于
    执笔。或善胡义而不了汉旨。或明汉文而
    不晓胡意。虽有偏解终隔圆通。若胡汉两
    明意义四畅。然后宣述经奥于是乎正。前古
    译人莫能曲练。所以旧经文意致有阻碍。岂
    经碍哉。译之失耳。昔安息世高。聪哲不群。所
    出众经质文允正。安玄严调既亹亹以条理。
    支越竺兰亦彬彬以雅畅。凡斯数贤并见美
    前代。及护公专精兼习华戎。译文传经不
    [保/言]于旧。逮乎罗什法师俊神金照。秦僧融肇
    慧机水镜。故能表发挥翰克明经奥。大乘微
    言于斯炳焕。至昙纤之传涅槃。跋陀之出华
    严。辞理辩畅明踰日月。观其为义继轨什公
    矣。至于杂类细经多出四含。或以汉来。或自
    晋出。译人无名莫能详究。然文过则伤艳。质
    甚则患野。野艳为弊同失经体。故知明允之
    匠难可世遇矣。佑窃寻经言异论咒术言语
    文字皆是佛说。然则言本是一。而胡汉分
    音。义本不二。则质文殊体。虽传译得失运通
    随缘。而尊经妙理湛然常照矣。既仰集始缘
    故次述末译。始缘兴于西方。末译行于东国。
    故原始要终寓之记末云
      前后出经异记第五
    旧经众佑 新经世尊
    旧经扶萨(亦云开士) 新经菩萨
    旧经各佛(亦独觉) 新经辟支佛(亦缘觉)
    旧经萨芸若 新经萨婆若
    旧经沟港道(亦道迹) 新经须陀洹
    旧经频来果(亦一往来) 新经斯陀含
    旧经不还果 新经阿那含
    旧经无着果(亦应真亦应仪) 新经阿罗汉(亦言阿罗诃)
    旧经摩纳 新经长者
    旧经濡首 新经文殊
    旧经光世音 新经观世音
    旧经须扶提 新经须菩提
    旧经舍梨子(亦秋露子) 新经舍利弗
    旧经为五众 新经为五阴
    旧经十二处 新经十二入
    旧经为持 新经为性
    旧经背舍 新经解脱
    旧经胜处 新经除入
    旧经正断 新经正勤
    旧经觉意 新经菩提
    旧经直行 新经正道
    旧经干沓和 新经干闼婆
    旧经除馑除馑女 新经比丘比丘尼
    旧经怛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佛 新经阿耨
    多罗三藐三菩提

    三藏记集卷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