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藏 > 疑似部全>佛说法王经
  • 于其光□□□□□□□□□菩萨□□□□
    □□□□即从坐起。绕佛三匝却住一面。五
    体投地悲泣流涕而白佛言。天中尊如来欲
    入涅槃。时欲将至。若灭度后千五百岁。五浊
    众生多作恶业专行十恶。如此众生福德力
    薄。于佛所说十二部经甚深妙法多文广义
    意趣难解。于其法□不可□揽。愿佛慈悲为
    说大乘决定真实。令此众生得真妙药。疗诸
    毒病悉令得愈。佛告虚空藏菩萨。善哉善哉
    善男子。汝能为诸众生问如是事。得大利益
    不可思议。我当为汝分别宣说真实大乘决
    定了义。何以故。度众生故。令诸众生离烦恼
    故。出地狱苦生净土故。必定解脱超生死故。
    汝等皆当一心。为汝宣说。尔时大众皆大欢
    喜踊跃。异口同音俱发声言。愿佛慈悲为我
    宣说。佛言。诸善男子。欲求解脱当断攀缘。一
    心无二舍有心相。心性体空。于心性中无染
    无舍。若无取舍即无所得。若无所得即名菩
    提。何以故。众多烦恼皆一心生。心若不生烦
    恼不生。于诸境智即无取舍。若无取舍即离
    诸着。若离诸着即不攀缘。虚空藏菩萨白佛
    言。世尊。众生境智能生善恶。是缘起处。内外
    二边诸法相入。云何于中而不取舍。佛告虚
    空藏菩萨言。善男子。一禅聚观诸内外必竟
    不有。何以故。观内顾内真性不生。观外顾外
    无明不起。无生无起即无涅槃。是为清净。是
    妙良药。虚空藏菩萨白佛言。世尊。如来所说
    大乘实相甚深微妙无上良药入一乘谛。而
    后众生三业不净。作十恶业行阐提行。根基
    狭劣难可措心药病差别。作何方便令入大
    乘。佛告虚空藏菩萨。我有方便令入大乘。虚
    空藏菩萨白佛言。世尊。我从昔闻如来为大
    乘人说六波罗蜜法。为中乘人说十二因缘
    法。为小乘人说四谛法。为阐提人说十善法。
    皆对病根为说良药。云何今日说一乘法以
    救四人。佛告虚空藏菩萨言。我说一乘道法。
    犹如一地能生万物长养一切。犹如大雨普
    润一切在地生者皆得润泽。犹如一米一味
    之饭在世众生人及非人皆以为食。食者悉
    能长养身命。譬如药王善合妙丹。众生病热
    服者清凉。众生病冷服者温热。诸下痢者服
    之即断。诸下闭者服之即通。无病不愈。我说
    一乘法于彼四人疗诸疾病亦复如是。虚空
    藏菩萨白佛言。世尊。以何方便令彼十恶阐
    提众生入一乘道。佛告虚空藏菩萨。善男子。
    我一乘法即具三乘。更无别说而作三乘。汝
    当谛听。为汝宣说。善男子。妙道深体一
    相无二。以方便故而说三乘。诸法三乘皆
    符一观。一切众生虽有四种。而于佛性亦
    无有二。何以故。一切佛一切众生同一性相
    一体无异。众生之心自起分别。佛是众生。众
    生是佛。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佛性众生性皆
    同一性。一性平等等诸法故。我有方便令入
    一乘。善男子。令彼众生牢固心城。勿令贼入
    六识大门。金刚守护观心住处知心住处。于
    心住处即不住心。若不住心心则不住。不住
    诸恶及以境界即不攀缘。离攀缘故心即无
    求心。若无求心则无住。若无住处即名实住
    心。善男子。众生之心作诸烦恼。皆为心神所
    起不住故。其心若住即无烦恼。若无烦恼即
    是菩提。虚空藏菩萨白佛言。世尊。一切众生
    作诸烦恼其心不住。从何力起而作攀缘。愿
    佛慈悲为众宣说。佛言。一切众生作诸缘起
    有二性力。何等为二。一者缘外境界起。是缘
    性力。二者不缘境界起自心自起。是性力。善
    男子。令诸众生不起二性。则无烦恼则无菩
    提。若无烦恼若无菩提入真实处。是真菩提。
    汝等菩萨若化众生当令心住。虚空藏菩萨
    白佛言。世尊。化度众生令其心住。住在何处
    而得菩提。佛告虚空藏菩萨言。善哉善哉善
    男子。汝能善问。如是心义是大菩萨摩诃萨
    不可思议。汝当谛听为汝宣说。善男子。若化
    众生令其心住。住不在内。住不在外。住不中
    间。诸佛乘法亦不在内。亦不在外。亦不在
    中间。住一心神于无住处故得菩提。若得菩
    提亦无菩提可得。是名如如。何以故。烦恼妄
    生。为妄空故。诸法不自生。法亦空故。此心但
    有空名。心亦不可得心亦空故。诸善男子。若
    知心空。不应于一空心中妄见一切。若见一
    切即名心垢。心垢若无即名漏尽。眼色与心
    界三空常净。虚空藏菩萨白佛言。世尊。诸法
    若然。一切众生应于一身一心一世界能入
    一佛世界。一佛世界能入遍满虚空一切佛
    法世界。佛告虚空藏菩萨。善男子。如是如
    是。一切世界入一世界。一一世界有一一莲
    华座。一一莲华中各有一如来座。一一如来
    身充满一切世界。示现一切世界皆悉虚空。
    诸佛庄严一切世界有一一菩萨。身充满一
    切世界。有大神力。于一毛孔中安置一切世
    界。一切世界入一众生身。一一众生身一一
    世界数。一一世界即是一佛。一一佛道场一
    菩提树。一菩提树下各有一佛座。一佛身
    充满一切世界。一一佛妙声亦充满一切世
    界。一切世界皆随所应无不闻解皆为欢喜。
    诸行者知法在其身中。不应而于他方一切
    世界之处而心佛身。应于一心一世界处而
    求佛身。于一身中能生一切身。于一切身中
    能生一身。何以故。一身一佛身故。一切众生
    身。众生身及诸佛身皆从一心生。一心若善
    诸法善尽。一心若恶诸法恶尽。若作恶业则
    生恶众生之身。若作善业则生天人诸身。若
    于一心离一心想。于心相中空无所得。复离
    空心界于无取地能生佛身。于佛身中一身
    无二。一佛性故。一佛性中即一心性。于一心
    外更无他求。若作他求即为颠倒。何以故。一
    切心法无由外请。于外请处即名为他。若
    求他处即名虚妄。虚空藏菩萨白佛言。世尊。
    于一心中而得佛者。一切心中皆有佛性。一
    切众生皆有佛性。若各各能定身心即得成
    佛。离此外更无求佛处。佛告虚空藏菩萨言。
    善男子。如是如是。如汝所言。一切众生皆有
    佛性。诸佛如来皆以一心法令诸一切众生
    一切之心于一心中而求佛法而得佛身。虚
    空藏菩萨白佛言。世尊。若诸众生有佛性。于
    佛性中而求得佛。一切众生皆有心亦有佛
    性。是为可得是为可见。佛告虚空藏菩萨言。
    善男子。入佛妙性实相之际。亦不可得非不
    可得。亦不可见非不可见。何以故。菩萨说佛
    性有即名谤佛。说佛性无亦为谤佛。说佛性
    亦有亦无亦为谤佛。说佛性非有非无亦为
    谤佛。何以故。菩萨众生佛性非有如虚空。非
    无如菟角。菟角无故。虚空常故。非有质相。
    非有空相。离诸形相。无所著故。不在生处。
    是故不垢。不住灭处。是故不断。众生佛性
    妙相如是。说佛性有即增益谤。说佛性无损
    减谤。说佛性非有非无戏论谤。说佛性似有
    似无相违谤。虚空藏菩萨白佛言。世尊。众生
    佛性若妙如是离诸境界则无所染。由如虚
    空体性常净。云何众生作诸烦恼。若作烦恼
    心则是垢。是心之垢从何而生。唯愿世尊为
    众宣说。令诸众生皆悉闻知。令诸众生破诸
    烦恼。除荡心垢永离盖缠。佛即嬉怡微笑。以
    左手掌摩菩萨顶。放大光明普照一切。尔时
    大众一切众生皆大欢喜踊跃。佛言。菩萨为
    诸众生所作如是问是名正问。是度众生。若
    作他问是名邪问。是灭众生。菩萨汝能正问
    是度众生。汝等众生皆当一心专念谛听。除
    散乱想无营物外坐性坚志。为汝宣说。若闻
    说者一切十恶众生皆得解脱。虚空藏菩萨
    白佛言。世尊。我等大众一切众生皆以一心
    无余乱想。唯愿世尊为众宣说。佛告菩萨大
    众等。一切烦恼从颠倒生。一切颠倒从妄想
    生。一切妄想从有我生。一切有我从无本生。
    一切无本即是无住。无住无本即为不有。有
    则为垢。无则为净。于其净处是常波罗蜜。是
    乐波罗蜜。是我波罗蜜。是净波罗蜜。若作是
    见名为正见。若作余见名为邪见。如是见者
    是人有慧。作他见者是人无慧。若有慧者则
    方便解。若无慧者则方便缚。虚空藏菩萨白
    佛言。世尊。于其净处若有众生常起常想。常
    起乐想。常起我想。常起净想。即是有慧。即
    非颠倒也。佛言。菩萨若有众生如是想则名
    正想。是人正见。是人有慧。何以故。如来法
    身常波罗蜜。乐波罗蜜。我波罗蜜。净波罗蜜。
    清净处诸佛法身。作是见者是人是佛。真一
    弟子从正法生。从法化生。从佛口生。得佛四
    依。虽曰凡夫是四依菩萨。善男子。于我灭后。
    若五百岁若千岁若千五百岁后。若复有人
    能于此经受持读诵如说修行。于常乐我净
    处信心正见。复以此法教一众生则名菩萨。
    虽曰凡夫得受供养。是出家人。虚空藏菩萨
    白佛言。世尊。夫是出家之人剔除须发而被
    法服受持具戒不染于俗。是名出家得受供
    养。如来今说凡夫是出家人得受供养。不
    了其义。愿佛慈悲为我宣说。佛告虚空藏菩
    萨言。善男子。剔除须发者。剔除名想伏身无
    我。而被法服直心无谄曲欲离俗故。持具戒
    者不起贪嗔痴。我说彼人是名出家。虽是
    凡夫能伏身心不起我慢心不染尘俗。久离
    于俗心如金刚不坏戒性。虽是凡夫是真出
    家。复于此教大乘经中修行如说信佛语故。
    见常乐我净为众生宣说。虽是凡夫是四依
    人。是行菩萨得受供养。名曰行者。得慧方便
    说大乘法。如是法性皆不离心。从心化生。湛
    然常一。一相无二。于一相中亦无内外亦无
    中间。离一切故。若离一切即无生灭。无生灭
    者即是真如。真如常住。法僧不灭。三界众生
    自生自灭。善男子。故说众生无我。诸佛如来
    是真实我。能破生死流故。汝等众生。若求常
    住当离诸欲作无生行。虚空藏菩萨白佛言。
    世尊。作何行业名无生行。佛言。诸善男子。
    我不生他则他不生我。何以故。体性清净空
    非有非无常。诸境空清净非无非不断。菩萨
    诸佛如来恒以一味一性之香熏诸众生一心
    性净。而诸智者得会空解。而诸愚者入迷执
    缚。何以故。智者众生无有痴故。于有觉性觉
    诸无明不起无觉不空不定。入一清净永离
    诸恼。愚者众生为有痴故。于有觉性不觉无
    明即起无觉作诸尘恼。若有悟觉则无无觉。
    若无无觉则病不生。若病不生则无有觉。若
    无有觉若无无觉即无痴心。何以故。一疑心
    中有二意故。若无疑心即不生病。若有生处
    即入空舍。一性真空有为无相。逢境缘起如
    空幻化。菩萨令诸众生当断疑心而作心师。
    不师于心离诸可欲无令放逸。若生念处即
    须当断。前念后念念不相违。即得顺理不起
    无明。不定有觉本不动故。若起念时止念前
    起。虚空藏菩萨白佛言。世尊。念前若起作何
    法觉而能止之。佛言。菩萨令诸行者每观心
    住处。知心住处即不住心。以是觉故。觉则止
    之。念欲不起。即无止观。若有起处安住虚空
    一性。空中染净俱灭。自性清净不取不舍。念
    亦不生。无生无行。心行处灭言语道断。一佛
    性觉更无余觉。妙性常存犹如虚空。不着一
    切。菩萨若行此行。犹如执杖以打虚空不
    染而着。是名法行。若有染处即入方外。游行
    净地一心无二。入定正性观一实谛。而以忏
    悔。尔时众中有一阐提名曰多欲。从昔以来
    多作恶业。专行十恶。为诸憎恚嫉姤四蛇牵
    引为诸妄想二鼠啮断心根。犹如有人绳悬
    在树。四蛇在下吐毒向之。树上二鼠啮绳欲
    断。若心灭即三业净。若心不灭眼色与心俱
    为妄想。为见所缚将堕地狱。尔时一阐提因
    佛闻法。于一念中心生惭愧。欲问如来忏悔
    之法。心怀惭愧不能发问。如来神通即知其
    意。欲令是人离诸苦恼出地狱门苦。语虚空
    藏菩萨言。于我涅槃后。若有阐提之人多作
    恶业。灭佛三宝谤正法作五逆。必当堕落。于
    诸地狱乃至十二大劫由不得出。汝等菩萨当
    发慈心。令此众生发露忏悔皆得解脱。虚空
    藏菩萨白佛言。世尊。作何法悔而得罪除。愿
    佛慈悲为分别说。佛言。菩萨若欲忏悔当观
    实谛。若见实谛诸罪悉除。佛说语已。尔时众
    中百千万亿一切众生人及非人。皆悉一心
    观一实谛。观见见已罪垢皆灭。唯阐提人不
    见。其一阐提多欲即从座起五体投地而白
    佛言。世尊。我心无明。虽复学观不见实谛。从
    无始以来乃至今日纯行十恶。作何方便令
    我得见实谛令罪消除。佛告多欲。汝等阐提
    皆悉一心。为汝分别解说。多欲。汝等众生当
    观身心一佛性。法身佛性即一无二。若此二
    种能作一观。是名正观。亦名一相正见。若见
    有二即名为邪。若作邪见即烦恼起。若无邪
    见烦恼不生。烦恼若断即名清净。佛言。汝等
    众生皆当一心观一佛性。佛性之外更无所
    见。若有所见皆为虚妄。作是虚妄则为颠倒。
    多欲一心净则法法净。一心垢则多法垢。垢
    则为罪。净则为真。心若离垢罪即不生。多欲
    白佛言。世尊。我从昔来乃至今日。作诸恶业
    无量无边。历千万劫今日发心。观一佛性实
    谛。无边之罪皆悉除不。愿佛世尊为我解说。
    令我一心无疑。佛言。多欲。若观实谛诸罪悉
    除。何以故。多欲。昔日垢心今日净心。一心无
    二更无别心。今日心净昔心亦净。是故当知
    从无数劫来诸罪尽灭。譬如千年尘镜以衣
    一拂。其镜即明。诸尘皆尽无有遗余。又如千
    年闇室燃一炬灯。诸闇皆尽。汝等众生常应
    一心观一实谛。于诸法内作诸法行。去离世
    间一切诸法。何以故。多欲。世间动不动法皆
    是败坏。其法若坏行亦无常。行若无常法则
    生灭。离生灭法即名真谛。多欲。譬如瓦师作
    诸瓦器。随心所欲其器无定。其器相□及以
    名字皆悉生灭。唯有瓦性一性是常。诸余体段
    悉皆生灭。是生灭体即不自生。若不自生即
    是不有。多欲。佛性如瓦。众生性如器。是生灭
    法。若离诸业即是佛身。观一佛身即无他业。
    多欲白佛言。世尊。我观实谛诸罪已灭。复作
    何业而生法身。佛告多欲。若观实谛诸病不
    起罪垢俱息。心如金刚必竟不坏。善能持戒。
    心如虚空内外清净。善入禅聚。心如风火。诸
    行悉散善依智慧。即名解脱。以解脱故则能
    知见。多欲。汝能修行是事即得五分法身。多
    欲白佛言。世尊。五分法身有何因果。佛言。多
    欲。佛性常因法身常果。何以故。因心佛性缘
    得果。离因离果则无因果。若无因果是佛真
    身。多欲。于心净国当住寂净当观实念。则此
    念中即生净国。可为众生如如说法。入心真
    空离诸动说。三识一性金刚不坏
    尔时众中复有菩萨名曰无行。即从座起偏
    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向佛而白佛言。世尊。
    若佛灭后五百岁。若千岁若千五百岁后。若
    为众生说法。当何法说。愿佛慈悲为我宣说
    令我无疑。佛告无行菩萨。善男子。若一千五
    百岁后为众生说法者。说体不说相。说义不
    说文。如是说者是真说法。若说文相动口动
    心。皆是诽谤善男子。若于一切众生处说法。
    当如如相说平等相说。何以故。当时一切众
    生皆同一病。一心一佛性一性平等等诸法
    故。于中若说高下即名邪说。其口当破其舌
    当裂。何以故。一切众生心垢同一垢。一切众
    生心净同一净。何以故。一切众生一心净则
    同一十善法净。一切众生一心垢则同一十
    恶垢。众生若病同一病众生须药应须一药。
    若说多法即名颠倒。何以故。为妄分别善恶
    法破一切法故。随基说法断佛道故。菩萨若
    当说法。当如如相说。无行菩萨白佛言。世
    尊。云何如如相说。佛告无行菩萨言。善男
    子。说一体真法是如如说。直心具说是如如
    说。无偏执说是如如说。无分别说是如如说。
    住心一净处说是如如说。诸说不可说是如
    如说。尔时无行菩萨欲令大众一切众生悉
    皆明了。重白佛言。世尊。云何说不可说是如
    如说。佛告无行菩萨言。善男子。一切诸法自
    相空说则不可说。一切说法无相说即不可
    说。一切诸法无作说即不可说。善男子。若如
    是说即不可说是如如说。无行菩萨白佛言。
    世尊。法若如是说云何直心具说。佛告无行
    菩萨言。善男子。直心者直以心信如来义说
    不以自心说。具者具十善义。具四谛义。具十
    二因缘义。具六波罗蜜义。具三解脱门义。具
    如是等法。于一心中一佛性地等一净说。是
    名具说。是如如说。何以故。一切诸法俱为一
    故。菩萨等一净法。犹如一大海水味种种珍
    宝所有。求者随心即得。犹如一神丹种种诸
    杂药和合而以合成疗治一切病。服者一一
    除愈等。一净法一心净一佛性一性净法亦
    复如是等诸法故。如是说者是净说。若别说
    者是秽说。何以故。一切众生皆有佛性无无
    佛性。但觉有远近。无无法身分者。若定根机。
    为小乘人说小乘法。为阐提人说阐提法。若
    如是说即名不说佛道法。是断佛性是灭佛
    身。是说法人当历百千万劫堕诸地狱。纵佛
    出世由不得出。纵令得出。若生人中即生边
    地下贱无有三宝处。缺脣无舌。获如是报。何
    以故。菩萨众生之性则是法性。法性常净具一
    切诸实相好。从本以来无得无失无出无没。
    性常真实。亦无虚妄亦无烦恼。亦无涅槃亦
    无增减。究竟清净一性清净。即是菩提清净
    性。菩提性一性无二平等清净言语道断。犹如
    虚空。内外清净是一清净。亦不处内外亦不
    处中间。无言无说。云何于中分别病药。若无
    分别是无分别智。善男子。离一心外一清净
    外一佛性外。即无佛可求。即无法可说。即无
    僧可得。何以故。佛是法故。法是僧故。僧是无
    为。无为则是佛性。佛性则是法身。是故我
    说。此经唯说一众生身一心。一清净一佛性
    一佛道场一菩提树。充满一切世界入一切
    众生身。善男子。一切佛从此经生。一切法从
    此经生。一切僧从此经见。受持是经者即名
    受持三宝。念此经者即名念三宝。供养此经
    者即名供养三宝。无行菩萨白佛言。世尊。云
    何念三宝。若念三宝得几多福。佛告无行菩
    萨。善男子。若念三宝犹如虚空。其福无量不
    可思议。若念三宝安住虚空。心中乃至不见
    佛法僧。是则不见诸法。不见诸法则于法中
    无疑惑。于清净处念一实相一体三宝。是念
    三宝。无行菩萨白佛言。世尊。于三宝中一心
    正念。于烦恼处自心不起。对缘不起。于诸善
    法亦复如是。住一净心依一佛性。不动不住
    不为法体。救众生如己身。化诸众生如化一
    身。爱诸众生由如护眼。是菩萨行非菩萨行。
    愿佛世尊为我宣说。佛告无行菩萨。是菩萨
    行。若化众生当令众生持心不持语。持行不
    持法。若为说法说文不说字。说义不说文。何
    以故。佛性是义故。何以故。离文相故。若取
    文相是为虚妄。若舍佛性是为失本。善男子。
    若失佛性而求佛者。由如影中为人治病。由
    如攒冰而以求火。由如无翼鸟意欲高飞。终
    无得法。善男子。于此经中调心取义。不得随
    文当取其理。若不取理即名虚妄。亦复不得
    于其理上恶取空相而化众生。即名空见一阐
    提。但令众生于一心中一佛性相观知实有。
    是实有相亦不在有亦不在无。观此妙有如
    如实相。当即住心。依此相处。若住相处即名
    清净。是清净处住即无本住即是动。是故诸
    佛如来从无本处建立一切法。尔时无行菩
    萨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大圣大佛尊  欲入涅槃寂  为度众生故
     说实一乘经  我住慈悲地  怜愍众生故
     于诸了义处  问佛一乘心  如来所说法
     皆离于世间  入实说佛性  诸法皆清净
     离文离相处  亦不中内外  说即不可说
     故名说如如  是故平等法  住在于一性
     一性清净法  本来不生灭  于空不空中
     妙性常无体  解脱非解脱  本净不染故
     诸染本不着  妄着如[泥/土]污  是[泥/土]自为污
     妙性常净故  净即无所净  污亦无所污
     [泥/土]性是为垢  垢性本相空  垢性似狂花
     落树还如故  树性无生灭  狂花自来去
     佛性本无生  离诸生灭处  无有动不动
     性本常尔故  一一不一一  不名不可说
     亦复离诸见  不见处可见  常乐我净故
     见则是菩提  菩提妙觉性  不动无所觉
     即是众生身  一心一佛性  一佛一道场
     一大菩提树  能满虚空界  普入众生身
     于真三宝中  同一无有二  不住形质处
     亦不住空边  入于妄有所  必竟空寂舍
     本来无本处  建立一切法  教化诸众生
     使入如来藏
    尔时佛见无行菩萨说偈语讫。即以神力故
    放大光明遍于三千大千世界。其光明中现
    十方净土。其诸国土皆悉严净。具有一切
    园林池沼。其池水中皆有五色莲华台座。其
    一一华上各有一一大城。其一一大城内皆
    有一一清净大磨尼宝。其一一大磨尼宝内
    有一如来座。一千二百五十人俱。其诸佛等
    皆为大众说一乘法。悉令众生于一身中一
    佛一性一清净处住心不动。不缘诸境不入
    诸智。心如虚空不染。一切心如金刚不坏。诸
    戒心如海水恒流。智慧皆悉解脱解脱智见
    得五分法身。尔时无行菩萨及诸大众一切
    众生。见是事已心大欢喜。皆住一心不缘一
    切入清净处。佛即收光语诸大众言。诸行
    者。我欲入涅槃寂。时欲将至。若我灭后五浊
    恶世。于此经中如诸修行观一身心。不住诸
    恶不离菩提。必得解脱得一乘道。佛告无行
    菩萨言。若我灭后五浊恶世。得见此经得闻
    此义。其人即如值佛。若我灭后若有一人。能
    于此经受持读诵如说修行。其心不动诸尘
    不触过无尘迹。复以此经令诸众生受持读
    诵。复说其义而以教之。是人虽是凡夫。即是
    菩萨如师子吼。尔时众中复有菩萨名曰法
    王。即从座起绕佛三匝。却住一面五体投地
    而白佛言。世尊。我于如来灭后五浊恶世阎
    浮提中。教化众生说此良药。疗治众病悉令除
    愈。复以此经金刚慧刀剪诸众生无明之意。
    复以此经清净法杖鞭除众生三毒之垢。复
    以此经大智力士解脱众生十缠之缚。复以
    此经大智法船运度众生令至彼岸。复以此
    经一性清净法。令诸众生皆得一身一心一
    佛一性一清净。决定入一乘决定出地狱。世
    尊。若我不能救众生令诸众生入诸地狱。即
    为是我灭没佛身。唯愿世尊以此佛法付嘱
    于我。为我更说。广度众生。令诸众生少闻多
    解少见多知。不求多文以取证义。于少法中
    必定解脱无余疑问。愿佛慈悲为我宣说。佛
    告大众。是法王菩萨已曾供养百千万亿劫
    诸佛。善能方便救度众生。是菩萨能以一味
    常风接续众生之命。汝等众生及未来者。若
    当受持是菩萨名者。复令大善知识转读此
    经广说其义。若有疾病皆悉得除。诸恶兽神
    无能近者。菩萨汝有如是利益众生。我以此
    经付嘱于汝。亦为汝说救度众生之法。少闻
    多解少见多知。不求多文以取证义。汝等菩
    萨皆悉一心谛听。为汝宣说。一切众生皆一
    心一佛一性。一切烦恼皆一心生。皆从境智
    二处缘起。何以故。以缘性自性二种性力起。
    二种力性从一念妄心生。是妄心无本。若一
    念动时烦恼即起。当观此念知念妄心。妄心
    无本。无本即无住。若知无住即觉心生。由于
    本觉净心无念。若心无念心即不动。心若不
    动亦无住心。是名清净。清净空心体性清净。
    无净可证。离诸清净故说清净。菩萨于清净
    心中。无作无起无垢无净无增无减。必竟
    不染。不在一处。离名数故。常尔不尔。由如
    金刚不坏一性。犹如虚空容受一切。由如莲
    华不着爱水。若行此行必定解脱。超生死流
    出地狱苦。菩萨此一心法。一名忏悔解脱。见
    实体故。二名法行解脱。住一处故。三名无行
    解脱。无住着故。此三解脱皆一心生。一切众
    生无二心故。一切众生皆一乘故。佛言。法王
    菩萨善男子。能知一法即当知一切法。一法
    不知一切法不知。何以故。诸法无不一相故。
    菩萨闻是一者即是少闻。无法不知是名多
    解。何以故。一切法性归一净故。见是一者即
    见一切佛身。何以故。一切佛身从一清净处
    生。一净之地是一切佛身。一切佛道场。一切
    佛菩提树。善男子。于此法中断诸烦恼。由如
    伐树。唯断一根不断枝叶。何以故。譬如有人。
    身中毒箭于身受痛。当即拔箭其痛即除。若
    不拔箭痛则不除。待问箭毛羽是何鸟翼。复
    问其竹是何山出。复问其箭是谁之射。是人
    苦痛其命已终。然拔其箭终知无益。善男子。
    心若有垢当即净心。心若在净即名清净。诸
    说清净离诸有取能入无取。何以故。无本无
    住处常乐我净故。无本无住真如真实。不离
    一切本离离故。性不离道处住无住故。与心
    等一无异不共故。不在常处本不断故。不动
    不住性常一故。一亦不一离名数故。善男子。
    六风不动大树恒安。一性金刚二见不起。有
    无不在住妙常空。慧剑无生剪诸烦恼。空解
    无碍降伏自心。魔王不生怨贼不起。善男子。
    于此法中求实体者。如种一不种枝叶但养
    其根。若得生者花果自出。我此少法亦复如
    是。由如一阿摩勤果种此一果即得无穷之果
    我说此法于诸法中最为第一。于诸乘中最
    为大乘王。是故此经名为法王。又以此经付
    嘱法王菩萨故名法王。汝等大众持是经者
    即脱诸难。若当持者如在在处处持。何以故。
    佛性常于心中常空寂。内禅真实清净金刚。
    六入城门常如如界。在不在处在空处中。汝
    等大众皆悉勿语。时欲将至。欲入涅槃。是经
    名涅槃庄严般若波罗蜜无碍解脱。佛说语
    已。尔时大众皆得涅槃般若波罗蜜空脱无
    碍。尔时法王菩萨从投地起。即于本处入大
    涅槃。会空解脱于无着地。举足下足皆游清
    净。合掌向佛作礼而去

    佛说法王经一卷